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生旦净末你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生旦净末你》作者:栗久【完结+番外】

文案:

《顾氏集团一掷千金收购长旗娱乐,原来竟然是为了她...》

宋烟看着新闻稿上眼含“爱意“的两个人,沉着脸就给自己的新婚丈夫拨通了电话道喜。

“恭喜啊,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你有钱了。”

顾孟平还没见到新闻:“知道了?”

“呵,不知道大山网络光纤全覆盖了吗?”

顾孟平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这位又想作什么妖:“那你不高兴?你不是喜欢拍戏吗?现在你可以挑自己喜欢的剧本去拍了。”

“我拍戏关你什么事,显摆你有钱是吧,有本事把hk买下来啊。”

那是个专门做珠宝首饰的牌子,每一件售品都售价昂贵。

顾孟平理智且冷漠道:“脑子不好就去医院看病,去什么乡下养生。”

宋烟气的丢掉手机,但是眉眼里却起了笑意。

挂了电话,顾孟平转身跟助理漫不经心道,

“去把HK给夫人买下来。“

○从一无所有到相伴一生,他们走过的不仅是口是心非,还有只因是你。

毒舌嘴碎爱老婆vs作天作地爱找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烟、顾孟平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阳光透过窗帘从外面刺进来,宋烟眉头微动,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

柜子上的手机已经响了两遍,刺激着人的大脑清醒,宋烟伸手要去够,被另一只明显有力的胳膊拦下,摩挲了两下,然后被人搂进怀里,顾孟平的头窝在她的肩颈处,吸了口气又吐出来,热热的,宋烟皱着眉头,去推他,唯一能够活动的一只手,也被顾孟平握住,塞回怀里,男人紧紧的箍着她,丝毫动弹不得。

“新婚第一天就要出去工作?”很明显不满的语气,大概是昨晚男人吃的满足,一大清早又在她滑嫩的肌肤上占尽了便宜,语调听起来并不太强硬,沙哑而又慵懒,似乎很好商量的样子。

“跟剧组请的假,也该回去了,一大群人还在等着我。”宋烟盯着男人□□的胸膛,上面还有几道昨晚两人欢/爱时留下的痕迹。

“等着就等着呗。”顾孟平并不在乎这些,他的大手随心的在她身上摩挲,勾住了宋烟一缕头发缠着手上,“这次又去多久?”

宋烟沉默了一下:“最多半个月戏就拍完了。”

“我去接你?”他挑眉。

“不用了。”怀中的女人并不似昨晚新婚夜一般热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淡,两人这婚结的荒唐又随便,他们前几天才因为宋烟要不要继续留在娱乐圈的问题争吵过,家里但凡能砸在地上发出些声响的东西,都被砸的粉碎,但是几天之后,顾孟平工作闲暇,宋烟请了几天假,两个人就把证给领了,这种事情,宣传出去估计都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但是发生在顾孟平和宋烟身上却又理所应当。

顾孟平已经松开了她,宋烟坐起身,拿到柜子上的手机,给经纪人回了条消息,被子随着动作滑落,如雪的肌肤,大大剌剌的暴露在顾孟平面前,乌黑的长发,樱红的唇,诱人的身体。

顾孟平看着宋烟,面上突然起了笑意,见人手指在手机上按了返回键,将她又重新再扯回自己身边,宋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惊呼了声,尾音尽数被顾孟平吞进肚中。

“叫的真好听。”他在她耳边,说着下流的话。

顾孟平唯一可取的估计就是他那手和皮相相符合的厨艺,幸好,他还知道心疼人,宋烟进了浴室洗漱,他就裹了睡衣,赤着脚进了厨房。

等宋烟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了早饭,冒着热气,顾孟平将盛满牛奶的杯子推到她面前:“喝了。”

宋烟手中的叉子上叉着块鸡蛋,抬眼看了眼杯中的牛奶,眉头下意识的就皱了起来:“我不喝。”

“不行。”

宋烟喜欢喝奶,但是不喜欢喝纯牛奶,助理那里都是给她备的都是酸奶,还能言之凿凿的为自己辩解说,有专家说过,酸奶的营养价值比纯奶要高。

当下,她就准备继续用这个理由来搪塞顾孟平,只是心中早就记熟的措辞还没张口,她就听见桌子对面的男人,漫不经心道:“要么自己喝了,要么我喂你。”

他抬眸似笑非笑的看她:“不过让我喂你的话,你今天可能就不能回剧组了。”

臭流氓,宋烟在心里骂了声,但还是握住手边的杯子,凑在唇边屏住呼吸,灌了一大口,然后将剩下的鸡蛋全部塞进嘴里,又将剩下的牛奶喝光。

顾孟平过来收拾她的餐具,看到被喝的干干净净的牛奶,摸了摸她的脑袋:“真乖。”像是对着个幼儿园听话的小朋友。

宋烟打落他的手,面上尽是满满的嫌弃:“做的饭难吃死了。”话说完,一溜烟儿的就跑没了影儿,并不给顾孟平还嘴的余地。

顾孟平端起桌子上干干净净,只有零星油渍的白瓷盘子,嘴角噙着笑。

“口是心非。”

宋烟是个离着娱乐圈中心还有十万八千里的小艺人,摸爬滚打了三年,之前做的最多的就是被拖着去这儿拍个小广告,去哪儿拍个平面。

美则美矣,没有灵魂。

这是第一次宋烟面试一位大导演的电影时得到的评价。

这次接的戏是经纪人找了一圈的人脉给她接下来的,又是走后门又是带资进组,演的还是个恶毒女配,死于话多的女三号,却也是她这几年演的戏份台词最多的,扮相上也终于不用再扮傻装蠢。

其实剧组里也没有说特意要等她,整个剧组停下来等一个女三号去办自己的私事,不可能。真正让剧组慢下来的,是这部剧的女一号,唐然,现在娱乐圈里的新晋流量花旦,靠着部网剧起家,在大家已经看够了各种网红脸,台词跟对嘴的时候,凭借着一张稍有些辨识度和看起来制作有些用心的网剧脱颖而出。

所以说,观众都不是傻子,演员和剧组到底有没有用心还是单纯的圈钱,他们都还是可以看得出的。

唐然的经纪人那天突然跟导演请了假,具体是什么事情并不知道,反正就是后来几天的拍摄都没有人到现场来,导演派人去问了,那边回了句,等不急可以先找个替身演着。

那天导演在剧组发了好大的火,吓得宋烟又多喝了一盒酸奶。

剧组的工作半停不停,正好后面几天都没了宋烟的戏份,她就跟组里请了假,和顾孟平把婚给结了。

幸好导演看她拍戏的时候认真,进入角色也快,对这个拖了关系进来的小姑娘还算有几分好感,加上唐然的事情,当宋烟乖乖巧巧去找导演请假的时候,带着鸭舌帽,因为最近生气脸上冒了好几颗痘痘的中年导演,挥了挥手就允了。

等宋烟再回来的时候,正好上午有唐然的戏份,组里的人都在私下里猜测着,这次要是唐然在不出现的话,估计女主就要换人了,之前好像那边说让李导演用替身的时候,李导演就已经有几分不满了。

宋烟的经纪人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顾孟平派来的,胆大心细,在外人面前尽量装的成熟老练,但是到底是小女生,有了八卦,内心的好奇因子蠢蠢欲动。

“烟姐,你说唐然干嘛去了?”

宋烟手里握着杯冰冰凉凉的可乐在喝,透明的杯身上挂着寒气化成的水珠,搞得人手上湿乎乎的,宋烟擦了一遍又一遍。

“怎么?你也好奇啊?”

“烟姐你不好奇吗?”宋烟虽然咖位小,但是架不住有钱,不说她自己在平常这些事情上娇气的不得了,单是顾孟平都不会让她亏待自己。她有个单独的休息间,里面还装了空调,后来好几次天气太热了,李导还跑来蹭了几次空调,当然那时候是宋烟已经表现出她不光是个花瓶的时候。

当初说让她另外一个女配共用一个在休息间的时候,穿着小细高跟鞋画着精致妆容的小女人,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可能,不做梦’。

两个人还因为这个大闹了一场,当然主要就是另一个艺人林雨开了嘲讽技能,吧啦吧啦嘴就没停过。

宋烟就在一边听着,手里还握着盒黄桃芒果口味的酸奶在喝,在林雨终于说出了“有本事你就自己花钱在建一个休息间啊”的时候。

宋烟的酸奶也喝到了底,因为喝不到东西了,管子发出咯咯几下声响,宋烟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十分轻松的道了句:“好啊。”

她等得就是她这句话,当天,宋烟独立的休息间就建了出来,林雨又跑去李导那边和稀泥,可惜李导这辈子就对艺术感兴趣,立志要拍出一部自己满意且能名传千古的作品。

宋烟在自己的独立休息间吹着空调喝着酸奶的时候,林雨在另一边休息间气的的跺脚。

“来了来了,烟姐…”小助理从外面进来,进了里面自动放小了声音,“唐然来了,但是李导好像不太高兴,唐然也不高兴,他们都去看热闹了。”

“你那么激动干嘛?”宋烟抬了抬下巴,让背着包的小助理坐去椅子上,“她来不来,跟咱们关系也不大。”

“我倒是愿意她今天来呢,要不然换主角,我好几场有对手戏的还得重新拍。”

宋烟喝完了可乐,用湿巾擦干净手又擦干,拿了桌子上的剧本,重新细细的研读了起来,并不算厚的剧本,每一页上都用笔写满了心得,右下角翻页的地方,因为经常翻动已经显了破损。

“嘉倩,你休息完了给我捏捏颈椎吧,老毛病又犯了。”

小助理也姓宋,当初面试的时候就这么一个姓宋的,宋烟多注意了几分,后来觉得这个姑娘面相讨喜,就留了下来。

“烟姐,我休息好了。”

长得肉乎乎的小丫头,手下也有几分子力气,宋烟颈椎的问题是老毛病了,用的力气轻了根本没什么用,之前经纪人温沁也给她按过,后来被宋烟嫌弃的不得了。

“烟姐我听说下午不是还有打戏吗?你现在这样行吗?要不咱们也去找找李导演到时候用个替身?”

宋烟拍的是部古装剧叫《桃花劫》,她演的是个在林间修行千年的狐狸精,唐然演的女主是朵在天上修炼成精的桃花,两人都喜欢天上的神君秦渊。

温沁在旁边听见宋嘉倩出的馊主意,毫不犹豫的伸手往她头上敲了下:“你帮她还是害她?来剧组这么久了?就顾着花痴祁让了?一点没打听到李导演最讨厌人动不动就要用替身了。”

宋嘉倩揉了揉脑袋,声音都小了好几个度,结结巴巴:“我,我忘了。”

“你就记得吃。”温沁恨铁不成钢,宋烟要出头,但是又不愿意接受顾孟平给她牵桥搭线,她跟了宋烟这时间,多少次跑通告的时候,被人不尊重,不在意的,她自己都数不过来,温沁比宋烟还要想让她出人头地。

宋烟表面上看金贵的不得了,实际里心里头佛的不得了,只要别人对她做的不过分了,她都能做到心如止水。

当初宋烟要宋嘉倩的时候,她是拦过的,这个小姑娘,一看就是那种好欺负,没什么脑子的,到时候她不光要带着宋烟,连带着还得负责教导宋嘉倩,平白的找罪受。

温沁沉着脸,把宋嘉倩给吓住了,宋烟身后的小助理脸都白了,给了她个眼神,小助理喏喏的将桌子上温沁最爱吃的樱桃双手送到面前:“温沁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温沁还是生气的样子,但是接过樱桃后明显面色缓和了下来,往椅子上一坐,就是要又开始对宋嘉倩展开苦口婆心的教导。

宋烟见此笑了笑,拿着剧本的手翻了一页。

作者有话要说:一个励志要写出具有深刻内涵文学作品的诗人,带着她非常烂的成果来跟大家见面了。

还是那句话,不要杠我,你杠我一句话,我就会少吃一碗香香的饭。

这是个短篇,没有存稿,两天一更,晚上更。

好了,我说完了,你们可以开始夸我了→_→

第二章

唐然和宋烟都是长旗娱乐签下的艺人,但是两个人自进组以来就没有太多交集,唐然现在的咖位不会主动来找她一个小十八线来主动搭话,宋烟也懒得找人聊天。

今天是唐然扮演的小桃花辛四四,因为听说了秦渊神君和宋烟演的小狐狸桑妩共度了一晚,生气的来找人单挑。

“你为什么昨晚和秦渊在一起?你们做了什么?!”辛四四手中的剑直指桑妩,她今天去秦渊神君殿内找他的时候,听到内院的两个人在扫地的小宫娥说,昨天桑妩约了秦渊一战,神君居然一整天都没有回来!

“自然是做一些孤男寡女,夜深人静该做的事情了。”宋烟扮演的桑妩穿着件火红的长衣,手中是把乌黑的羽毛扇,纤纤素手,皓腕轻摇,一举一动,眉眼之间,尽是勾人的风情。

“你!”辛四四气极,握剑就朝着桑妩刺过去,桑妩握手中的羽毛扇抵住剑锋,后退,“你若真想知道我与秦渊做了些什么,何不直接去问他!”

“你闭嘴!”

桑妩是修行了千年的妖,辛四四与她相比相差甚远,不过她看出来了秦渊对这个小桃花的在意,不过是故意出口逗逗她而已,没想到这朵桃花脾气竟然如此暴躁。

“我好言相劝与你,你不听,到时候可不要去找秦渊神君哭鼻子。”桑妩扬手,辛四四的剑直接就被打落在地,乌黑的羽毛扇尖,竟然是一片片锋利泛着寒光的刀片,桑妩用扇子抬起辛四四的下巴,声调妩媚却又带着几分狠厉,“瞧瞧这张小脸,今日我若是将它毁了,秦渊想必再也不会另眼相待与你了吧,嗯?”

狐妖一族生来妩媚,美艳不可方物,更不要说桑妩的父亲是他们一族的首领,桑妩拥有最纯粹的血脉,是林间那些寻常妖精几经磨难所得来的人形不可比的,美目含情。

辛四四自觉自己是天上的人,虽说落败于人,到看着桑妩那张妖艳的脸,又是嫉妒又是不屑最后化为满脸的不甘,也不愿意和桑妩搭话,就等着寻到的合适的机会从这只狐狸手中逃脱。

树林里四下风动,桑妩本来要松开的手,却突然又往辛四四脸上凑近了些:“你说,我在你脸上画些什么好呢?”声调上扬,似是在思考。

桑妩假意要动手,一枚石子突然飞来直击桑妩手腕,拙劣的技能,桑妩却也顺势离开了辛四四,站在三米开外,羽扇轻摇,笑意却不到眼底。

秦渊现身,将辛四四从地下扶起来,辛四四苍白着脸就要向秦渊告状。却被秦渊已收打断。

“对不起,我管教不严,是四四今日鲁莽了。”

桑妩一声轻笑:“今日我给你面子,不过我们这话也是该说说清楚了。”

桑妩望向秦渊,眼中带着道不尽的情绪:“当年与你有婚约的人是我,我父亲却也是因你而死,如今,你在天上做你的秦渊神君,我在这林间逍遥自在,却也是互不干扰,我并不指望你还我什么情,只望不要忘了当年说过的话。”

秦渊听此恍惚像是回到了几百年前的时候,那时候桑妩还不是像现在一样功力高强的妖,也如四四一般,在众多庇佑之下无忧无虑的活着,每日的清晨会到林间深处寻上一束最娇艳的花来赠与他。

“你一定要去天上做那什么神君吗?”

当时秦渊头也不回,只是道:“我生来便是为了天下苍生。”

而如今为了天下苍生的男人,再去为了一朵小桃花,求药,救人。

“我并不曾忘。”秦渊声音平淡。

桑妩望了一眼秦渊身后的辛四四:“那是你自己的事,我已经不再关心,但是这朵桃花若是一而再,再而三来扰我清净,下次你看见的便不再是我欺负她,而是她魂飞魄散的场景。”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栗久《生旦净末你》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50:19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50:19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50:19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50:19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50:19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50:19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50:19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50:19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50:19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5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