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章节试读

[古装迷情] 《女尊国小事纪》作者:暖酒倾风【完结】

文案:

女尊国的一位小镇学子在京城求学一见钟情并奋发图强追求心仪的小夫郎的小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问墨,冷慕宸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寒荒国是个以女子为尊的地方。

京城南边是闹市,北边是达官显贵们集中居住的地方,因为那里离皇宫最近。

顾问墨原本是巴蜀人,因为家里够有钱,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小镇上的人不懂京城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觉得中了功名就是顶有面子的事情。所以顾问墨他老爹从小就督促她读书,希望她能中个举,她爹觉得,如果她能光耀门楣的话,他也能在家里那些个狐狸精面前抬头挺胸,只是想想就觉得浑身充满干劲,顾问墨在她爹的压迫式的教育下,肚子里也算勉强有了些墨水,只是留下了一个治不好的后遗症,一看见八股文她就头疼。

与许多普通的学子一样,顾问墨考了几年之后,也终于榜上有名,虽然排在末尾,但是也终于进了京城。寒荒国的科举定在每年春末夏初交接之时,而进京的学子们则要在炎炎夏日中完成这最后一道鲤鱼跃龙门的测试。

顾问墨在京城里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平时三五个狐朋狗友闲时去赏花逗鸟,小日子过得很是惬意。按她的想法,自己的水平自己最清楚,自然也就不用再努力了。

冷慕宸是个很好看的小公子,具体好看到什么程度呢求亲的人已经快把冷家的门槛给踏破了。冷慕宸虽然不是嫡出,但是他爹是冷府里唯一的官家公子,当年在京城里容貌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在知道他嫁给冷御史做侧夫后很多人都十分惋惜,虽说只是庶子,但是单凭样貌也不应该嫁作侧室,很多人纷纷说这就好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但是人家郎情妾意,你情我愿,旁人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顾问墨在见到冷慕宸之前并不知道一见钟情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只知道她自己住的小镇里还没见过这么好看出众的男子。顾问墨自打上了京就每天跟一群狐朋狗友瞎鬼混,甚至还有几个胆子大的带她去那些烟花柳巷之地长见识,顾问墨跟着去了几回后,因为实在是受不了里面浓重的脂粉气,落荒而逃,后来每次都借口有事推脱不去。

顾问墨每天玩玩乐乐,偶尔也像模像样的看会儿书,没有她爹在她旁边督促,她的日子也渐渐懒怠起来,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见到冷慕宸为止。

所谓一见钟情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感觉,总之,自打见到冷慕宸以后,顾问墨整个人就好比是鬼迷心窍了一般地茶不思饭不想,每日里也不再与那些人一道出去玩乐,而是窝在客栈的厢房里思春。她这种花痴一般的神情每日都雷打不动的挂在脸上,引得与她同玩同住的一众学子们纷纷侧目,侧目过后就是作鸦雀状一哄而散,避之不及。原因自然是因为这模样实在上不得台面,太丢人,就连客栈的小二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顾问墨。

顾问墨是个没脑子的冲动派,她在熬了无数个日夜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她要娶这位冷家小公子。但是顾问墨转念一想,人家还不认识她到底是谁,怎么才能认识呢?她想了想决定去冷家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走好运遇见这位小公子。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自从她做了这个决定后就每天往冷府门口瞎晃悠,冷府的门卫日子久了只当她是个神经病,连一个眼神也懒得多给她。她不是个能轻言放弃的人,于是她充满干劲的往冷府门前转悠了月余日,然而她什么也没见到。

顾问墨认为经济基础是恋爱基础的根本,所以她决定换条路线:她要做官。

人有了动力之后就是不一样,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充满了干劲,仿佛一点儿都不会累似的,破天荒的完全好了看到书就头疼的毛病,每天勤奋地读书,和她一同进京的三五朋友被她的性格突变惊掉了下巴,那些个学子大多与之前的她一样,只是玩闹而已,并没想真的考上什么功名,大都是商贾之子,拿钱出来挥霍玩乐的。那些人看她这样,以为她是闹着玩儿,其中一人还特地给她炖了碗补药,意思是早治早好,她看也没看就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埋头苦读,惊呆了一众学子,结果就是顾问墨拉了一整碗的肚子,第二天面色苍白地继埋头苦读,这些人知道她这次是极认真的,也就不敢再去与她开玩笑,顾问墨的房间整日里锁着,时间长了除了店家小二,其余人已经懒得再去管顾问墨这个人了。

像这样的日子顾问墨过得丝毫没觉得苦,日子一天天过得极快。她觉得唯一让她挂念的是冷慕宸,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这样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已经中了毒,是怎么也忘不了这位冷家的小公子了。她从未学过画画,但是却想给冷慕宸画一副,于是她找到京中一位摆摊的画师,凭她的描述挑挑拣拣地终于是完成了一副冷慕宸的画像。她每日看着画像继续上进用功,丝毫没觉得苦闷,时间似乎也过得极快,眨眼间已经到了科举的日子。

京城每年的这个时候空气中都飘着压抑的气息。

顾问墨心里打着鼓,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通过初试,总之考试的这些日子她倒真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助,写得十分溜,就是写得头昏脑涨,也不知能得什么名次。

顾问墨其实已经有些读晕了,连店小二问她要吃食么,她都能回一串之乎者也,吓得店小二直接落荒而逃。

这样忐忑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她进皇宫,顾问墨通过初试还得有殿试,她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进皇宫的一天,顾问墨倒是没有多少的紧张与兴奋,反而觉得极不真实,等到所有考试全部结束后,她依旧觉得脑子昏昏沉沉,她在京城中刚认识的郡伯府世女名叫贺又兰,看她这副样子瞬间十分同情,贺又兰是她刚入京不久就认识的朋友,这些日子她读书读得晕了,就拉着她一起读书,硬是把个纨绔子弟读得中了举,贺又兰是个不学无术的,只等着袭爵,虽然只是个四品伯爷,但是好歹人家也是个贵族,与顾问墨这种无位无爵的平头老百姓相比差得可不只一点点。

顾家就是个商贾之家,几代也没有出个真正像样的读书人,所以当官差送喜报时顾家一家老小目瞪口呆,顾问墨他爹最先醒过来,忙不迭给官差拿了一大把赏银。

顾问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墨,有钱能使墨推鬼。她一路打点,顺顺利利地进了翰林院,只是她科考成绩平平,虽说中了进士,但是也没多出众,她在翰林院里混了个打杂的小差事,每天勤勤恳恳地修书。

顾问墨在家书中的意思是不想回来,顾家当然是没话说,毕竟多少代也没能出这么有面子的事情。顾家家主感觉走在镇里路上连风都是甜的。

不过顾家毕竟还在经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还要处理,总也不能举家上京城。顾问墨她爹姓周,周老爹一心牵挂女儿,没过多久就准备收拾收拾上京。顾问墨依然心心念念要娶冷慕宸,自然是求之不得,盼着她爹能早点到,也能帮忙追夫。

顾问墨脑子笨,也没指望过考功名,顾家历代比她更有文化每天之乎者也的前辈都没能做到的事硬是让她给做到了。所以她很满意,也没有什么更高的志向和追求,再说本来就是为了娶夫才这么卖力,自从进了翰林院之后,勤勤恳恳之余就每天去冷府蹲点去了,毕竟她宏伟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实现了,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继续努力,争取能早日娶到自己想娶的小夫郎。然而冷慕宸并不经常出门,她日日在府周围转悠,硬生生地和那些送水果的、倒夜香的连同看后门的大娘都已经成了熟人。

顾问墨没觉得自己异想天开,毕竟有梦想才有实现的可能,如果连梦想都没有,那么就连做梦的机会估计也不会有,顾问墨每天依旧是没心没肺地跑到人家府邸周围晃悠,这其中倒也让她见到过冷慕宸几次,虽然次数并不多,但是顾问墨依旧觉得十分心满意足,就连在翰林院中修书都充满了快乐,心情十分愉快,有时高兴极了还哼两句小曲儿。翰林院中的林典簿倒十分喜欢她这种乐观的样子,时常与她聊天,告诉她一些平日里发生的一些趣事,对她多有照顾,顾问墨现在只是个打杂的,修的书也都是人家修好了她给改改订订,或者是跑个腿儿给人家端茶送水的,她倒不觉得有什么,总之向着她的目标是迈进了一大步的。

今日她又开始每日的例行功课,左手拿着鸡腿,右手拿着糖炒栗子。鬼鬼崇崇地跟在人家后面。今天的顾问墨比往常要高兴多了,因为今天竟然让她看见了冷慕宸,而且上她十分惊讶的是他竟然一个人就出来了,连个小厮也没带,冷慕宸穿着一身水蓝色长裙,头上戴了个斗笠,将整个头面遮住。顾问墨因为对他印象太深刻,所以即便是冷慕宸并没有将脸露出来,顾问墨依然是在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了他来。顾问墨心思不深,只当这位小公子是一时兴起偷偷一个人溜出来玩儿,于是边咬着鸡腿儿,边跟了上去。

顾问墨一路尾随他,见他一路拐街串巷,最后在西街一个偏僻的巷口停了下来。偷偷摸摸地敲了其中一户破败的屋子。那屋子看起来比周围的屋子要更陈旧一些,屋主人并不精心收拾的样子,连门锁都是有些摇摇欲坠的,冷慕宸不知道为什么会停在这样一间已经有些破败的屋子前。顾问墨心里顿时充满了好奇,冷慕宸敲了几下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只见他径直走了进去,顾问墨就坐在门外没心没肺地啃着嘴里的鸡腿儿吃着手中的糖炒栗子,毕竟她早起到现在都还没吃口饭,现在刚好坐着休息会儿,顺便吃饱肚子。

第2章

顾问墨没有听墙角的兴趣,还有一点是她相信冷家小公子的为人,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杞人忧天地白担心。顾问墨也是真的饿了,鸡腿不一会儿被她啃得只剩下骨头,手中的糖炒栗子也被她吃得一颗也不剩。

顾问墨吃饱后冷慕宸依旧是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意思,她手撑着下巴坐在外面发呆,无聊了就往屋门处看一看,里面一直很安静,早晨的阳光暖暖地,照得她竟渐渐起了一丝睡意。正在她昏昏欲睡之时,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吓得她把嘴里的东西一口全吞了进去。在她呆愣的时间,里面竟然还传来打斗的声音,吓了顾问墨一大跳,当下也不再在外面闲坐,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上前飞起一脚将屋门踢开,然后冲了进去。

顾问墨是个冲动派,还是个没脑子的冲动派,等她一个飞踢踢开屋门,瞬间被眼前的画面给惊呆了。冷慕宸的斗笠已经掉在地上了,整个人头发乱糟糟的,眼角红红的,像是很委屈的样子,屋侧角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坐在那里悠闲的喝茶,并没有任何要理会他的意思,那年轻女子容貌还算端庄,长得颇为秀气,还有些娃娃脸的样子,虽然样子看起来有些稚嫩,但是从她的面容和举止中可以看出,她应该是与顾问墨她自己差不多的年岁。这年轻女子面色还颇为倨傲,顾问墨看着她心里顿生不悦。

冷慕宸看见一个陌生人闯了进来,顿时更有些手足无措,可能是觉得有些羞愧,双眼红了竟是一时有些想要掉泪的冲动。顾问墨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脸痞样儿的上前一把拍翻了那女子的水杯。水杯啪唧掉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脆响。那女子满脸都是怒气,眼睛瞪得像铜铃,恶狠狠地盯着顾问墨的脸。顾问墨得意洋洋地转身走回冷慕宸身边,冷慕宸凌乱着头发呆愣了半响,视线落在掉在地上的酒杯上,一副呆呆憨憨的样子,似乎还未从刚才的变故中反应过来。顾问墨悻悻地摸了摸鼻子,看到冷慕宸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她突然为刚才的行为感到了一丝丝的后悔。

院子里的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三人各有心思,都不言语,顾问墨左右看看二人,冷慕宸则是还有些呆愣,年轻女子依旧旁若无人的坐在那里喝着茶。不多时,冷慕宸渐渐回过神来,并未多言语,只是自己默默地捡起地上的斗笠,将灰尘拍干净,拿在手中。顾问墨看了他一眼,发觉他依然在盯着石桌旁边的女子,顿时怒上心头。顾问墨一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对着他只说了一个字:“走!”冷慕宸恍若未闻,顾问墨看那年轻女子,只听那女子道:“走呗,有种你就走呗,走了你就别回来了。”说完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顾问墨对着那女子不屑地呸了一声,也不再多言,直接一把拉起冷慕宸。冷慕宸被她大力一拉,直接就被拉得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走去。那女子见状也怒了,腾地一下站起身,在顾问墨身后怒声吼道:“站住!!我说你可以走了吗?”顾问墨自然是半点都不会理会她的,依旧径直往门外走去。冷慕宸被她拉得一路踉踉跄跄,直到两人出了门,几步过后,小屋的门竟被砰得一声用力关紧,伴随着的还有女子不屑的冷哼声。顾问墨并不惧怕她这些动作,心道就你那破门,还敢用力关,也不怕屋门倒了砸到您老人家,闪了您老人家的腰。

两人就这样一拽一跟地走到巷子口,冷慕宸挣扎着挣开了她的手,顾问墨也突然意识到不对,拐过巷子口就是街道,这时间路上行人可不少,到时让人看到她们二人这样拉拉扯扯的确实不好。冷慕宸挣开她的手后,低下头并未言语,顾问墨想出声说些什么,但是大脑一片空白,竟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张了半天嘴只发出了一声啊就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冷慕宸看她有些呆傻的样子,抬起头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扑哧一笑,这笑容仿佛是阳春白雪,让顾问墨瞬时有些看呆了。在顾问墨愣神的时间,冷慕宸自己戴上斗笠走了,顾问墨呆呆地目送他拐出了巷子口,突然想起来,她连自我介绍都没有,经过这次之后,冷慕宸不知道会怎么看待自己,她想起今日有些唐突冒失的行为,不知道会不会给冷慕宸留下坏印象。顾问墨自己一人回了来京城赶考时买的一处颇有些偏僻的小院儿,院中只有一二仆役并一位老厨娘,顾问墨自己这次只身一人来赶考,她自小的丫鬟倩雪因着身体不适并水土不服且留在了老家,她一路只雇了几个镖局的镖头做护身用,待到京城,她招待了那几个镖头一顿酒肉,又给了些额外的赏钱,打发了她们回去,自此她一人呆在京城,小院中有些单调,她一时兴起,竟从别处移了个葡萄架来,又让那几个仆役给她扎了个秋千,她闲时就荡秋千晒太阳,顺便想想冷家小公子冷慕宸。

经过这次见面顾问墨倒是老老实实地在家呆了一阵,并没再天天地往人家府上跑,但是她也没老实太久,没多少时间后她又依然没事在人家府院外闲晃,不过冷慕宸也许是被上次的事打击到了,一个月也没出一次门,又或许是他知道了顾问墨这人,所以干脆躲着懒得见她了。顾问墨心里有许多疑问,比如上次的年轻女子是谁,又比如,她是不是还有机会再见得到冷慕宸一面呢?

时间这东西总是过得比什么都要快,眨眼间一天天地过去,时光飞逝,已经从初夏时节变成盛夏,看这烈日炎炎,气温升得高,但是京城不比巴蜀,这里毕竟是北方,北方不论什么时候都比南方气温要低上许多,顾问墨自己去买了冰块放在屋内,屋子里有了冰,自然不会太热,就在这个时节,顾问墨她老爹进京了。

顾问墨她爹是顾家正君,名字叫周南,周南这次来从巴蜀带了许多东西,还有许多银票,周南不是一个人来,把她自小的侍从倩雪也领了来,倩雪一见她就十分亲昵,一把上前抱住对方,对她道:“主子我可想死你了。”顾问墨把她一把推开,颇有些嫌弃地问:“你病都好了?”倩雪答道:“都好了,都好了,正君请了最好的大夫给我治,我日日都想着能早点好,赶快进京和你做伴呢。”顾问墨知她一向嘴甜,只笑笑也懒得理会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嘴。顾家有钱,但是在京城就不够看了,顾问墨在京城落脚也不过是买了个普通小院儿有个住的地方罢了。周南知道她可能缺钱,所以这次也是专门来给她送钱的,顾问墨的官职其实就是个闲差,没油水也没权利,她权当是赖在京城里混吃混喝,顺便看能不能娶夫郎。

顾问墨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就把这些日子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都说给周南听,当然也包括冷慕宸的事情。周氏听了她的一通言语之后半晌没有说话,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顾家是小户人家,只是有些钱财罢了,一家子大半辈子都没进过京城,周氏一听冷慕宸是高官之子顿时就有些傻眼,毕竟他大半辈子都没出过巴蜀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镇,小镇的人大都简单,并不懂得京城中官居几品都代表着什么,三品的御史大概就是顶大的官儿,比镇上县太爷和城里的知府大概都要厉害得多,周南有些打退堂鼓,捂着胸口念了一声佛号后劝顾问墨道:“问墨我们还是不要娶冷家公子了吧,爹再给你看个更好看的,就像是老家镇上最好看的公子,我让你娘去帮你说说,冷家公子你还是放弃得好些。”顾问墨冲着她爹撒了个娇,硬是磨得周南同意再观望观望看看。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暖酒倾风《女尊国小事纪》点评: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50:04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50:04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50:04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50:04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50:04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50:04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50:04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50:04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50:04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