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处暑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处暑》作者:周弯弯【完结】

文案:

人人都想遇到轰轰烈烈的爱情,可那种爱情啊,就像香江上燃放的烟火,只能霎时炫目,真正的生活应该是朝与暮。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知意,徐沛尧 ┃ 配角:方炜,颜洋,任伟华,任知晓 ┃ 其它: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1、本文中的部分人物在《关于爱的两三事》中有出现过......

2、本文中的部分人物是短文《爱比死更冷》中的男女主角,但《爱比死更冷》因尺度问题,我自己封了......

任知意刚把车开出小区大门,老天爷就掉起了眼泪,还是特凶狠的那种。她的车技十年如一日的烂,这会儿雨点们好似不要命了一般拍打在挡风玻璃前,密集的程度跟汛期的黄果树瀑布有的一拼,她是半步都不敢往前挪动了。

任伟华就是在这个时候发了视频来,第四次仔细交代她晚上的宴席需要注意的事项。

那些注意事项,她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又因此刻被大雨困身,终于有些不耐烦的说:“爸!今晚是姐姐的订婚宴,她和她的如意郎君自然是全场瞩目的焦点、明日城中的头版头条。您跟我说一大堆注意事项干吗呀?我从前当姑娘的时候就一直活在她的万丈光芒之下,现如今都是已婚妇女了,您还担心我会抢了她的风头吗?”

视频里的任伟华听她这般言词,立马不悦了,声音一沉,呵斥她:“怎么说话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姐的情况。”

她双眼微微一斜,不看屏幕里的任伟华,刻意压低了声音,轻飘飘的吐了句:“那我晚上不去了,行吧?”

他当即断绝她的念想:“亲姐姐的订婚宴,做妹妹的不参加,成何体统?”

她清楚不参加订婚宴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也应该习惯了他这些年在某些问题上的态度,只是有时候心绪仍然受到影响,蔫蔫儿的,便忍不住沉默起来。

他见她不接话,又问:“沛尧呢?”

她敷衍的回答:“大概刚上飞机吧。”

他再次不悦了,质问她:“什么叫大概?他从哪里回来?新加坡还是香港?你不知道他坐几点的飞机吗?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你有没有跟他说晚上的订婚宴?”

她压根不想对他的提问一一解答,只捡了最后的一问回答:“说了。”

他见她态度松散,既生气却也无奈,顿了片刻,他收敛起先前的厉气,可仍是带着警告的口吻:“这几年我们任家的面子已经丢得差不多了,你最好不要再冒什么泡。”

论冒泡,任知意在任家同辈中要是认了第二,就绝对没人敢认第一了。毕竟别人都是八九岁才得来‘人憎狗嫌’这四个字,而她从三岁开始就不安分了。幼儿园时趁着午睡偷偷剪了男娃娃的小辫子,小学时把高年级学长的书包扔到水池里、翘掉无聊的音乐课溜进隔壁的中学在双杠上给一众哥哥姐姐们表演杠上飞,初中时跟两个女生打架打到对方抱着头去医院缝针,高中就更不得了了,抢了广播室的控制权,在全校同学面前大骂化学老师。

种种恶行,让她十八岁之前,换了九所学校,而九所学校的学生都把她列为了风云人物。这般折腾,学习成绩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可高考的时候却发挥得意外的好,收到那张来自帝都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任家上下都以为是她花十块钱造假得来的。

大学那四年,她格外的老实,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几乎变得和任知晓一样讨家人欢喜。可到底只是‘几乎’,刚一毕业,就露出了原形。先是与刚成立不到两个月的动漫公司合伙人闹不和,二话不说将对方扫地出门,接着同邵家小姐抢男朋友,闹得满城风云,好不容易抢到手了又弃之不要,再是在蒋官的夏日派对上喝吐到吓退全场人,种种劣行,连最疼她的大哥任翼都看不下去了,与她长谈了一回,问她是否愿意去香港锻炼锻炼。她当即就同意了。要不是前几年任知晓为了追求爱情而失去了一条腿,任翼为了追求爱情而捅破了自己其实是任妈妈和别的男人所生的尴尬事实,任妈妈在各种焦虑和巨大的压力中突发淋巴癌去世,她其实是打算老死在香港的。

说实话,当初看到少了条腿的任知晓,她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想起小时候看过的那部台湾言情剧中的一句台词,‘你失去的是一条腿,而紫菱失去了的是爱情’。幸哈她不是紫菱,虽然任知晓也和绿萍一样是天之骄女,虽然她也一直生活在任知晓的光环下,可她才不是自怨自艾的性格,更没有和自己的姐姐爱上同一个男人。

她尽心尽力的照顾了任知晓三个月,每天都绞尽脑汁想要逗她的亲姐姐一笑,助她的亲姐姐渡过人生的难关,她觉得那大概是她这辈子做过的第二认真的事。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任伟华在发现任翼不是自己亲儿子的第二天就解除了他在崇明实业的职务。她最敬爱的大哥一夜之间就被她的爸爸扫地出门了。当她觉得生活真的一团糟乱的时候,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任妈妈患上了淋巴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任妈妈就归天了。

那个冬天,阳光比往年要明媚的多,可她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其实大多数时候,她还是能理解任伟华的。他一直把面子看得跟命一样重要,结果先是儿子娶了他的私生女,没多久最疼爱的女儿少了条腿,紧接着得知一直当做接班人培养的好儿子是别人的种,想要狠狠责怪妻子,妻子却患病离世。这四个大巴掌接连打在他的脸上,就跟往心上扎了四刀差不多。只是几年下来,他的眼中仍然只看得到任知晓,心中仍然不肯原谅早都投胎转世的任妈妈,对任翼的打压也仍然在进行,就让她心生出一种厌倦烦躁的情绪。

清明节时,她和任知晓去扫墓,遇到专程从深圳赶回来的任翼和大着肚子段零露,还有已经三岁多的小圆子。两姐妹与任翼是同母异父,与段零露是同父异母,小圆子在叫姑姑还是叫姨姨的问题上犯了难。她抱着小圆子又是亲又是捏的,喜欢的不得了,可任知晓的态度却比较冷漠。她知道任知晓这些年深受任伟华的影响,又因为感觉运命对自己不公,心性早不如先前那般宽大,所以也不打算发表意见去评判任知晓态度的对错,但任知晓偏偏要抱怨出来,说他们不该来拜祭。

这可好,一下子就把她心里那一大堆□□给点着了。自任知晓没了一条腿后,那是她们第一次吵架。她忍让了许多年,发现到头来让任知晓养成了得寸进尺的坏习惯。

那天的雨,下得也像今天一样凶狠。她明明车技很烂,却赌气一般开的很快。事后,任伟华专门打电话批评她,怪她不顾任知晓的安全。

那晚,她想当然的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徐沛尧人在香港,偌大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得吓人。她把住隔壁的颜洋吵醒,邀他去宵夜。

颜洋是她的高中同学。

她高二下学期因为花钱大手大脚而被原来学校附近的混混们盯上,任妈妈为了她的人身安全,把她转校到了颜洋就读的高中,又因为任伟华肯花钱,她被校长特意安排坐到第一排、讲台正下方的位置,和当时身高比她矮了那么一点点的颜洋成为了同桌。以那时的大众审美来评判,颜洋正儿八经是个纯正的□□丝,作为崇明岛的原住民,说得好听点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实际刮上两场大台风基本就是水中睡,家中最多的东西是小鱼干、小虾干,在绝大多数男同学、女同学都营养过剩的名校里,他那矮小的身材差不多算是三等残废。要不是因为班主任是他亲舅舅,他和她完全不可能会有交集,自然也不可能有成为她转校后收下的第一个小弟的后续故事。

她收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他哭得死去活来的,说保护伞走了,自己以后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她跟他当同桌这一年多来,但凡家里送了补脑子、补身子、补血补气的东西都会分他一大半,吃得他基因都突变了,身高刷刷刷的冲到了一米八几。她自然是要朝他翻白眼的,又教育他:“打不过你就跑啊。”他连连摇头,唉声叹气的说着:“失去你,我失去了安全感。”为着这安全感,他自上大学的第一天开始就买彩票,天天盼着中大奖,最后因为开发的游戏软件大卖而赚了一大笔钱,屁颠屁颠的买下了她隔壁的房子,还在第一次和徐沛尧见面吃饭的时候表现出了格外的喜悦,就好像一块死死黏上了她的狗皮膏药。

徐沛尧那时对他们之间的深厚友谊了解还不多,十分狐疑的问她:“他是不是偷偷喜欢你很多年了?”

她喝了点酒,心情是放松的,笑着撩起右胳膊的衣袖,向他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说着:“喜欢我结实的胳膊很多年了。”

把颜洋吵醒,再出门已是凌晨两点,大部分的宵夜店都收摊了。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面馆。

颜洋心不甘、情不愿的问她:“咱们就不能去酒吧吗?”

她低头看着菜牌,嘴里说:“我明天一早有个会,不能喝酒。”

他连连摇头:“你变了,变了变了。”又故意问她,“你还是我认识的任知意吗?是那个在炸串店和校长儿子的女朋友抢鸡腿,把偷窥女厕色的男同学打得满学校乱跑的那个任知意吗?”

她到是轻轻笑了一笑的,但没有理会他的问话,而是自顾自说着:“还真有点饿了。”

他便问:“晚上没吃饭?”

她说:“吃了一肚子气。”

他来了兴致:“嘿呦,还有人敢给你气受?谁这么不想活了?告诉我小爷我,我自愿当你的枪,你指哪儿,我打哪儿。”

她在菜牌上勾选了红烧牛肉面、羊肉炒刀削、韭菜煎饺、凉拌海带丝和卤花生,又给他点了一大罐啤酒,然后才抬头看了他一眼,半笑着说:“我要是真想收拾谁,还用得着你出手啊。”

他抬手招来服务生,将菜单给了人家,随后笑嘻嘻的问她:“是你爸还是你姐?”

她耸了耸肩,一副不想回答的模样。

他会意了,不再追问,而是在服务生送啤酒过来的时候向人家要了两个杯。

她由着他倒酒,反正不松口:“我今晚真不能喝。”

他也不勉强她,自己端了杯喝上一大口。

到这个点,面馆里的客人不多,上菜的速度挺快的。

她一口一口吃着面和菜,慢条斯理的模样让他看了觉得有些陌生。

他肚子里有话,憋了几天了,一直犹豫是否该告诉她。他端起啤酒,想着还是将那些话淹没了拉倒,可杯子到了嘴边,他到底是忍不住了。他说:“跟你说个事,不过你听了,可别吃不下去。”

她到干脆,表示:“那你别说了。”

被她这么一拒绝,他到感觉必须得讲出来才对,于是说:“我等你吃完再说。”

换了从前,她必得马上知道是什么事,可如今她改了动不动就着急上火的毛病,沉着了不少、也成熟了许多。她不慌不忙的吃完了一碗牛腩面,半碟子炒刀削,两个韭菜煎饺,几口海带丝,最后拿了些颗卤花生,边剥壳边对他说:“我差不多吃好了,你可以说了。”

他看了看她,飞快的吐出;“方炜生病了。”

她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愣上了几秒,回过神后,将剥好的花生仁塞到嘴里,含糊不清的问:“什么病。”

他见她眉眼低垂,晓得她心里定不是面上这般平静,但既然开了头,总得说全。他又告诉她:“跟你妈一样。”

她又愣住了,这次过了许久才缓过来,反问他:“淋巴癌?”

他点点头,说:“已经是晚期了。”

她叹了声气,又叹了声气,才说:“那没得救了。”

那晚,任知意连片刻钟都没睡着。

她实在吃了太多的东西,它们都顶在她胃上,迟迟不肯到肚子里,躺着只怕它们会从嘴里跳出来,所以她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消食。

翌日开会,精力自然集中不了。散会后,任伟华把她单独叫到办公室,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她其实早就想和任伟华吵一架了,好好问问她的爸爸为什么就不能对她慈爱一点?为什么就不能把她和任知晓放在同等的位置,但她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脑子里尽是任伟华那重叠在一起杂乱回音。

那天她是被人抬出任伟华办公室,送去医院的。医生说她是什么突发性眩晕症,她根本懒得关心自己身体出了什么毛病,就只觉得在医院躺着还挺舒心的。

徐沛尧从新加坡回来,去接她出院的时候,她正津津有味的吃着颜洋昨晚送来的雪花酥和麻辣牛肉、专心致志的看着近日大热的一部仙侠剧。

徐沛尧脱下外套随手挂在衣帽架上,信步走近到床边,俯身凑到她面前,半笑着问:“我估计你不太想出院吧?”

她与他初识时,感觉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可日子长了,尤其是结婚这一年来,不知怎么的,自己就渐渐落了下风。加上她住院这三天本就是装病,被他这么直戳要害,气势立马矮了一截,连忙扔掉手里的零食,做出抱头的姿势:“我头疼。”

他说:“我以为眩晕症应该是头晕。”

她狡辩:“我倒在地上的时候摔到脑袋了。”

他告诉她:“我刚向医生要了你的全身体检报告,你可以放心,没有任何脑震荡的迹象。”

她平日肯定是不会轻易屈服的,可这几天的战斗力不行,于是向他坦白:“我不想上班,行了吧?”

他点了点头,说:“回家也可以继续装病。”

说到底夫妻还是一体的,不靠任家吃饭的徐沛尧没理由站到任伟华那边去压榨她这个徐太太。

办了出院手续,他带她去吃晚餐。

清淡的潮汕菜,她对滴酒不沾的他说自己想喝酒。

他反问她:“你想哭了?”

她是挺想哭的,可这许多年来,她养成个坏毛病,不喝醉就绝对哭不出来。酒就像是导火线,灌到肚子里,就跟点着了火苗似的,不需要太长时间就会炸裂。

今晚她没有炸裂,半瓶洋酒下肚,也只是默默流了两行清泪。

她对他说。

“徐沛尧,我初恋快死了。”

第2章

八点出门,遇上倾盆大暴雨,城市交通一片混沌,连环撞车的交通事故将任知意堵在桥中间进退两难。

什么地痞流氓、蛇虫鼠蚁的,她样样都能对付的了,唯独就怕这狂风暴雨的鬼天气。

刚去香港生活那阵子,但凡有台风预警,她就不愿出门,抱着零食窝在沙发上煲长篇连续剧。那年的夏秋,途径香港的台风特别多,所以她请假的次数也特别多,自然惹得办公室里前后左右那些格子间里见坐着的本地人眼红非议。给她安排这份工作的任翼从上海打来电话问她究竟。她堂而皇之的表示:“我煲剧是为了学习粤语。你是不知道,粤语不灵光在这里生活有多不方便啊。”

她花了半年学习粤语,但仍然说的麻麻地。

交流时,遇到对方是善人,她定是努力拼凑当地词汇加上比手画脚务求把意思表达到位,遇到对方有意刁难,她就飚英语并附带最土的上海话损人。结果是遇到一堆装模作样的假洋鬼子,英语听不懂几句,上海话就更是外星语言。

认识徐沛尧就是因为上海话。

初春的周日,她外出寻吃,到了一家所谓的百年老店。店主一脸的傲娇自满样,还看不起不会讲本地话的部分外来食客,因此把她惹毛了。她将原封未动的碗仔翅当着店主的面倒进垃圾桶里,然后飙出一顿自家方言将他狠狠教育了一番。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周弯弯《处暑》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49:58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49:58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49:58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49:58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49:58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49:58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49:58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49:58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58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