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精品言情-阅文林语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月有阴晴圆缺》作者:耕梦【完结】

文案:

美惠一个农村姑娘,在父母包办下和一个自己极不喜欢的青年-刘勇结了婚。在婚后的生活中,由于刘勇的朴实、勤劳、孝顺让她渐渐地喜欢上了刘勇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可惜天不眷恋1978年刘勇因病去世。这本因该幸福美满和谐的家庭就此破裂……

而美惠为了把自己与刘勇唯一儿子抚养成人,为了不被别人骚扰,她曾两次改嫁却遭到的是屈辱和虐待。因此她下定决心,誓不再嫁,和儿子刘三相依为命,她吃尽了常未吃过的苦,受尽了别人未受过的难,作为一个伟大的母亲,坚强地把儿子养大成人。

刘三长大后,外出打工初恋失败。母亲积劳成疾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难以自理。刘三便常在家里照顾母亲。一边耕种,一边自谋创业。几经周折,终于成了种植莓茶的发户。并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伴侣,夫唱妇随。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一天天的火了起来。

人生就是这样残酷,坎坎坷坷五味俱全。

内容标签: 乡村爱情 励志人生 小门小户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美惠 ┃ 配角:刘三 ┃ 其它:

第一章

康美惠高中毕业后回到家里,在生产队务农。靠劳力挣工分。

美惠刚满二十岁正值妙龄,她的容貌虽然谈不上天姿国色闭月羞花,但在康家寨也算得上是村花级别的。身高一米六多一点,胖瘦得体,身材苗条无论穿什么样衣服都显的好看就像衣架子一样,尤其是那两条乌黑发亮的长辫直拌到大腿。

一双丹凤眼明亮闪烁,一笑脸上两个酒窝更是迷人唇红齿白长了一副瓜子脸。说话斯斯文文甜美悦耳,眉弯如画。

姑娘大了自然被许多单身青年关注着,上门提请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但都被美惠婉言谢绝了,她说自己年轻气盛不宜过早成家。

其实美惠只是觉得以自己的能力不该就这样嫁给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整日慢慢碌碌并且又赚不了几个钱的农民。在她的心中自己未来的丈夫就算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但至少也应该是个年轻有为吃国家饭的干部才对。

不过幻想的事往往很难实现,毕竟只有很难实现的事人们才会去幻想。

过了一年又一年农民来的到不少,吃国家饭的干部却一个都没有。想想也是她不过是农村里一个普通村姑就算在农村是长得好看一点,但在城里这样的姑娘一抓一大把,那个干部又会看上她。

美惠的父母原本想女儿还年轻有点想法很正常,等过几年再大点就该想通了,可这些年来美惠不光没有想通反而心越来越大。

儿女的婚嫁本来就是父母的一桩心事,那个父母不希望自己女儿找到一个好归宿。

美惠的父母就生了她这么一个女儿这些年来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既要给她物色好人家又要为她的前途去考虑简直操碎了心。

这天美惠一家收工回家,美惠烧水准备梳洗,美惠妈忙着做晚饭,她爹劳累了一天此时正坐在堂屋抽着自己折的草烟养神。

这是同队的洗大妈面带笑容的来到她家。

美惠妈见洗大妈来了连忙上前问道;“洗姐这是什么风大晚上的把你给吹来了?”说着给她送来椅子道“来坐。”

洗大妈笑嘻嘻地说道“我今天来当然是有好事咯!”

美惠妈倒了杯热茶递到洗大妈手上问道:“啥好事还劳你大晚上的来。”这是美惠走了过来她也想听听这洗大妈来她家究竟有啥好事。

洗大妈吹了吹茶水喝了一口笑嘻嘻的道:“今天我是受刘勇那孩子所请登门提亲的,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正说着她看了看美惠接着说道:“年轻人有属于自己的前程世界就该成家立业了,美惠这孩子聪明又有文化长得也漂亮,她该配一个英俊,懂事,正值的与美惠相配的小伙。”

说到这她有看了看美惠的父母继续道:“所以我经过精心才选上了年轻且稳重,勤劳能吃苦的刘勇这才特地上门来牵线的。”

她停了停又喝了口茶道:“刘勇这孩子是本村人也是我们大家看着长大的,不用我说他的人品性格大家都十分清楚,加上他又是个孤儿你们就美惠这一个孩子,刘勇和美惠成了,他就是你们的女婿你们的儿,以后你们老了也有个依靠。”

沈大妈这番话可说进了美惠父母的心坎里,刘勇这孩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三岁没娘五岁没爹靠吃百家饭才活了下来十来岁就下地干活,干的活还不比成人少,从小就能吃苦还很懂事嘴也很甜,大老远看见你就会跟你打招呼很是讨人喜欢,谁家有事要找他帮忙,他都是随叫随到把事情办的明明白白的。

他比美惠大两岁张的还行,国字脸虎背熊腰的有把子力气是个做农业的好手,把他找上门也挺好的,既是女婿也是儿,美惠也不用到其它地方去天天就在自己身旁也不用怕她受欺负。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啊。

美惠父母倒是挺满意的不过,美惠倒是不太乐意,在她眼里刘勇不过是个文盲粗人,所以她一直板着个脸,很不高兴的说道:“我不同意!”便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美惠父亲顿时面带怒色大声说道:“你一个女娃懂什么,这婚姻大事自古就是父母做主由不得你不同意。”

多年来美惠的父母一直放纵她,可时至今日她年纪也不小了还这么任性一点都不懂事。

美惠父亲了一下美惠父亲平复了一下心情露出笑容对沈大妈道:“这儿女的婚事先别急,让我们再考虑考虑。”

沈大妈起身道:“你二老好好跟美惠商量商量,依我看啊!这是一门好亲事,这刘勇是大这灯笼都难找的一个好小伙啊!”

天黑了,美惠因为不高兴就早早的躺在床上,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耳边总是回想起沈大妈提亲说的话和父亲生气的声音。

她爹和他母亲坐在房外谈论着沈大妈说的话。

美惠听她爹说“依我看这门亲事可以答应。刘勇这孩子从小没了父母,又没有其他亲人,孤苦伶仃,受苦挨饿,受尽磨炼,知艰难,所以养成了勤劳简朴的好习惯,别人的孩子从小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大多游手好闲。

刘勇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嫖,本分可靠,将是个置家的好手再说李勇的父母生前和我相处的不错他爹临终前我在这那儿,他爹流着眼泪对我说:“老康啊,我快不行了,可怜我这个苦命的孩子,没人照看,请你看在我们相识一场,望你帮我为这孩子多操心,多关照下他,他命苦,等他长大了帮他成个家,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

美惠妈说:“我看行,刘勇这孩子十来岁就到生产队参加劳动。土坑里刨食,日晒雨淋,从来不叫苦,在队里他出勤率最高挣的工分也最多,是个可靠的小伙子。”

美惠虽然在房间躺着但他父母的谈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她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大声说:“我的事不要你们管,这刘勇有什么好的?打字不识一个,只不过是个蛮汉。”

美惠爹听了怒气冲冲的说“什么?他是没有文化,可我们做农民的靠的就是蛮力,肩挑背负在田地里滚爬靠的就是勤俭,文化能当饭吃吗?文化能变成粮食么?有文化若能当上干部拿国家钱,吃国家粮,那一辈子是日子过得舒坦是人上人,我也读过三天半书做农民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丁不丁甲不甲,我见了三天不新鲜。”

美惠妈接着她爹的话说道:“女儿啊,我和你爹一天比一天老,往后的日子都得靠你,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要是嫁出去或嫁远了!一年半载回不了一次娘家,你忍心你爹娘无依无靠么?吃五谷生百病,我们诺有一天生病了谁给我们端茶送水,有谁对我们嘘寒问暖,我们百年后谁给我们养老送终,你要为你父母着想啊。”

美惠一声不吭。

美惠爹知道她还是不肯答应。于是他火气冲冲上心头说:“你不要以为自己读了点书,识几个字把自己看的太高太大了桀骜不驯,你不想我们一个农家人,你现在已是一个农民,自己有几斤几两双手是茧,一身汗臭味能有那个富贵人家干部子女看得上你?婚姻从来讲的是门当户对半斤对八两。”

美惠爹停了停继续说,但语气缓和了几分:“当然人往高处走,鸟往高处飞,养女攀高门。可是你已二十多岁了有那个当干部的年青人来上门提亲,我们总不能上家人的门吧。

美惠妈接住她爹的话说:“就算你能嫁个当干部的,可人家谁会来当上门女婿吗?人家肯为我们俩养老送终么?能真心爱你?呵护你吗?能和你相敬如宾长相厮守么?到时候他有了新欢,对你爱答不理过几天在离婚可咋办啊!那时后悔可就迟了,我看刘勇挺好的这亲事就这么定了。”

美惠站起来冷冷的说:“说什么我也不嫁给刘勇。”

美惠爹听到顿时火冒三丈恶狠狠地说道:“你不听老子的话,我们就当没养你,你诺要别嫁他人,高飞远走以后就别进这个门,咱们两老是病是死也不要你来看一眼。我们讨街头也不会要你可怜我就此两断。”

美惠母亲温柔的说道:“人家有钱有米,富贵人家干部门第个个都是傲气十足,能把我们这样穷人当人看了?讨人嫌讨人贱倒还不如找个穷人家倒还落得个心里自在,和平。”

美惠眼含泪水,没有犟嘴,虽然她心里还是不愿意,但她知道父母之命不可违。只能听天由命,她也知道父母把自己拉扯这么大供自己读书不容易养育之恩比天大,自己不能伤了他们的心,唯有听爹妈的话顺他们的心才是敬孝道。同时她知道自己是父母唯一的希望,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亲人,父母离不开自己,自己不能离他们而去。

美惠妈似乎猜透乐美惠的心,知道她的心软了便带着笑容的说:“我的女儿从来都是最听爹妈的话,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们就你这样一个宝贝,你的终身大事,我们做父母的怎能马虎?我们也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比年轻人看的透彻,我们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挑女婿这种大事我们得看上看下一个鸡蛋那也得放平稳不是,何况一个人呢,必须得选一个靠得住的,一辈子爱你疼你,并有能力承担这个家的人,经过深思熟虑,我们认定刘勇会一辈子给你幸福的。

再说,沈大妈上次来美惠家给刘勇提亲,吃了闭门羹。可康家二老没关门,隔了几天,沈大妈又到美惠家。这天美惠不在家,沈大妈问美惠的父母道:“你们俩老跟美惠商量的怎么样了?”

美惠爹妈异口同声说道:“好,我们喜欢。”

沈大妈问道:“美惠的态度如何?如今新社会,儿女婚姻讲的是婚姻自由,两情相悦,父母不能包办,只能为孩子做点参考意见。她若不同意也不能勉强。”

美惠拍了胸脯说道:“你放心,我们康家大根大族的说出去的话吐出去的钉子绝对没有收回的话。

沈大妈说道“二老说的不能做数,我得问美惠自己。”

美惠妈笑着说道:“美惠答应的。”

中午美惠回了来了,沈大妈开口就问美慧:“你和刘勇的亲事,你同意不?”

美惠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沈大妈自然明白这一下就是表示愿意,女孩儿家害羞不便说明。沈大妈说道:“女儿的婚姻大事,既然你们都答应了,以后可不能反悔让别人笑话。”

美惠父母说道;“我们康家是懂规矩的,遵循古训答应的事就是铁板钉钉,绝不后悔。”

就这样美惠和刘勇已被一条无形行的红线牵在了一起。

刘勇是一个孤儿,康家是招他做上门女婿,当然定亲的彩礼一切从简,沈大妈带着他来到美惠家,刘勇在康家二老面前叩了三个头叫了“爹”“妈”这事就这样正式定下了。

父母人之本,

养育恩重山。

顺从爹娘意,

百善孝为先。。

第二章

美慧的父母请先生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准备让刘勇上门入赘。

这是美惠一生不会忘的一天。1973年农历九月初八,天公作美,天上没有一丝云彩,虽然已入秋,但山上的树还是青青的,菊花飘香,鸟儿很多,还未南归在枝头放歌飞翔。

清晨,红红的太阳刚从东边升起。刘勇在几个青年小伙的陪送下走进了康家,没有锣鼓,没有萧笛也没有鞭炮声

康家中堂前檐贴着一副对联。

上联:良辰良旦良缘巧配。

下联:佳女佳胥佳偶天成。

前面两头边檐住上也贴着副对联。

上联:天高云彩喜看鸳鸯比翼。

下联:山清海晏听凤鸾鸟和鸣。

进新房门的门柱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

上联:喜今日玉枝连理。

下联:愿来年兰枝腾芳。

横批:早生贵子。

刘勇步入中堂向早坐在高堂美惠爹娘行了三叩九拜大礼,美惠在洞房没有出来,所以那天的拜天地。没有了夫妻对拜。刘勇被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推进了洞房。

这天康家没有摆什么宴席,也没有请什么亲朋好友来贺喜,也没有山珍海味,美味佳肴。早晨桌子上有两碗猪肉,一碗鸡蛋和两碗菜园子里的蔬菜,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其实这在当时已经是不错的家宴了。

婚后第二天起床,照旧一家四口和全队的劳动力一起上山下地干活,没有什么婚假,没有什么蜜月。

九月寒露,目前是油菜下种的季节,种油菜两个人配和种,一个人挖窝子,一个人撒种子丢肥料,刘勇想和美惠一起干,可美慧和他的堂兄组成了一队,刘勇只好和另外40多岁要赛娘组成一把锄头,剩余的大多数都是两夫妻,一套锄头,这自然让刘勇有点不快,但他知道美惠刚和自己新婚,她和自己一起干活是有些不好意思,便顺其自然。

太阳落山,美惠一家收工回到屋里,美惠经过一天疲劳已是筋疲力尽,便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一样不语,刘勇挑起肥料给自家田地的蔬菜施肥去了,美惠妈把晚饭做好了,他对美慧说道“叫刘勇先洗脸准备吃饭。”

美惠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不喊!他一个大男人,难道吃饭都要别人请吗?”

美惠爹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便走到自家田地,喊正在施肥的刘勇天黑了:“别干了,回家吃饭吧。”

刘勇笑着说道:“好我就来。”

经过几天奋战生产队的任务已全部完成,又到了摘收油菜的季节,前几天的天气很好,正当人们要上山摘油菜的时候,天气渐变,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气温逐渐下降,寒气袭人,季节不等人,不能因为天气不好而误了农事,生产队的劳力顶着风雨上了山上,落下的小雨凝结在树叶上成了水珠,没多久就把人们的衣服打湿了。刘勇见美慧脸上冷起了鸡皮疙瘩,嘴唇发乌。牙齿直打架,浑身发抖,他对美辉说“回去吧,别冷出病了。”

美惠没有吭声,但她实在坚持不住了便背着空背篓下山了。

刘勇虽然生的壮士,但手脚也冷的有些木楞,他坚持到人都差不多走完了,他才把自己和美慧两个人摘的菜子装成两条挑,挑到队伍里。共撑得300多斤。

美惠经风吹雨打雨寒气侵入体内,到晚上浑身不自在鼻塞,流着鼻涕,头痛,身体发烧,她晚饭也没吃,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但还是觉得冷,被子里发出哼哼声。

刘勇心里着急,对美慧说“上医院去看看吧!”美惠没有理他又道“有病就得治,你就这样睡着不行,走我们去医院。”

美惠低声说:“天都黑了,医院早关门了谁给你看病。”

美惠不上医院,刘勇只好一个人去医院,到医院时已经快到晚上八点的医院早已关门,刘勇在医院外高喊“医生开开门,我要看病。”他喊了好一阵,没人答应,一边用手敲打大门,边喊有人要看病。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耕梦《月有阴晴圆缺》点评:作者文笔流畅,让读者能够恨畅快的阅读,小说情节安排合理,能够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54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54

海藏小说[我爱吃山竹]在线试读

世事无绝对,万一在几百年后的今天有人运气好,在海水里捞出来一两个,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天要亡他啊!另一边。具体数量,哪怕是保守估计,也不会比现存量少。听完夏新的分析,郑西峰只觉得眼前一黑。现在做生意不都讲究开门红或者赔本赚吆喝么,怎么到她这里就行不通了?而且,这玩意儿网上不是说能卖一两个亿么,怎么实际上二十万都没人要?或者……三个、五个或者八个一组,打包便宜卖?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里面还有一整套茶具,不知道会不会稍微值钱一点。...

2019-09-03 07:49:54

高门大户贵夫妻小说[妙利]在线试读

这个世界和林菁他们穿越之前的历史完全不一样。按照史书的说法,除去之前虚无缥缈无可考的上古时代,真正有历史记录的国家大概两千多年前,这片土地被强大的“阙”朝统一,国祚延续六百年。之后每隔一两百年便改朝换代一次,接连换了六个朝代,而朝代更迭的愿意有的是黄袍加身的谋朝篡位,也有的是外族入侵,还有民不聊生下的反王起义,总之在千把年后,天下干脆分崩离析,进入了各地军阀割据的时代。岑太古花了三十年的时间,将各地的大小反王一个个捏死,一统天下,国号为“定”。他发展生产劝课...

2019-09-03 07:49:54

一品茶美人小说[月光码头]在线试读

“刚才见你对付秦时月时进退有度,觉得你是个人才,像你这么骄傲的女子,不该被人这样欺辱。”里面的声音有些懒散,此时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册。她虽然今夜将夏府丢失的茶叶找了回来,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她的处境依旧不好,如今再被沐子良退婚,这事无疑是雪上加霜,夏府此时怕是早已乱成一团。“我做事不需任何人道谢,只需要对方做些事情来还。”帘后的人淡淡地道。她深吸一口气后又回过头对着帘子道:“不知公子从何知道这件事情?为何要在此时告诉我?”夏浅语默默地在...

2019-09-03 07:49:54

江小姐别来无恙小说[花之星宝]在线试读

焦迪和她一个宿舍的,女生的友谊来得快,一个宿舍,很快就熟了。焦迪大笑:“去你的,我姓焦,男神焦恩俊的焦。”当时焦迪看她的表情,就像看从山顶洞人走出来的原始人:“江小篱,你有没有搞错呀?连古装男神焦恩俊都不知道?”“江篱,坐这里。”焦迪唤道。焦迪的姓比较特别,当时她说她叫焦迪时,江篱反问:“娇滴?娇滴滴?”在苦村的时候,江老汉家连黑白电视都没有。焦迪看着江篱不锈钢托盘里的食物,一碗米饭,一个青菜。...

2019-09-03 07:49:54

前夫他哥权倾天下小说[叶全]在线试读

她记得和表哥在园中相遇的那天中午,继母便命人叫她去前院一起用饭。“表哥什么时候来?”重活一辈子的凝洛垂下眼,将那些往事尽藏入心中,淡声向小满。小满闻言忙站直了身子:“听说明日便到,具体什么时辰却是不知。”如今听闻孙然表哥要来,凝洛便打定主意躲着不见。她不敢说不去,连推脱都没有勇气,最后低着头在饭桌旁坐了一整晚,听着其他人谈笑风生恨不能钻到桌下去。凝洛略点了点头,没再多说:“我乏了。”白露将房中的灯一一熄了,只留床头小几上半截红烛,好方...

2019-09-03 07:49:54

穿书后我成了妈粉小说[云何子落]在线试读

——也不知道又是哪个对家嫉妒我们家何何的美貌,发这种通告来抹黑。——造谣的怎么不出来了??我家云何好的很,不需要你们担心。——“荷塘月色”cp我先磕为敬。对着怼到她脸上的镜头温和笑了几次,她的粉丝也在弹幕蠢蠢欲动了起来。——诶,看看我家何何,这种死亡怼到脸上的镜头都遮不住的美。.........对,没错。...

2019-09-03 07:49:54

穿成入赘男主的前妻小说[百合炒肉]在线试读

确实是的。姜温想这么说,但低头看骆琦真诚的大眼注视着他,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话。早晨迎着阳光起床,睁眼就能看到美男和甜甜的笑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好呀好呀!”骆琦双手在胸前纠结,手指颤动,眨着一双晶亮的眸子,不不知所措地望着面前的姜温,心跳加速。“我头不疼。”骆琦仰着巴掌大的脸蛋,望着姜温疑虑的眼神,“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没醒酒?”骆琦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就是抱着不撒手,继续问:“你昨天答应我的,要抱着睡,你作为男人,...

2019-09-03 07:49:54

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小说[一暮倾城雪]在线试读

龙泽天盛怒之下衣袖一挥,案几上的笔墨撒了一地,那副丹青也被染上了墨汁。画中的美人儿也瞬间失去了光泽,显得暗淡无关。“息什么怒。”龙泽天将一摞奏章扔在高公公跟前,“你看看,你看看,这一摞都是平南王战场上的捷报,不日他们就要回城。”“传朕口谕,就说西凉还有叛军作乱,让平南王前去平定。”龙泽天冷笑道,“这夏候是真不把我这皇上放在眼里了,送来一个与平南王有关系的女人进来,当我这皇宫是他们侯府吗?他以为傍上平南王的大腿就能染指皇权了...

2019-09-03 07:4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