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沈家规矩多小说章节试读

[古装迷情] 《沈家规矩多》作者:君琳琅【完结】

文案:

宣城沈家,名厨世家。

不管哪行哪业,但凡能被称为世家者,大多规矩森严,沈家老爷子掌管下的沈家更是个中翘楚。

沈家继承人,乃老爷子的孙女,名念池,老爷子掌中珠。

故事便是讲的这位沈家姝。

阅读指南:

1.本文是大女主文,所有的剧情走向都以念念同学的意志为转移,感情线为事业线让步,不喜勿入,谢谢!

2.作者君的男主不讨人喜欢,人设也确实有毛病,但人无完人,且没有人规定言情小说最后的结局就是男女主甜甜蜜蜜到天长地久,所以阅读前请忽略他的姓氏!

3.女主父辈人的感情纠葛远比文下评论里的要复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可以评对错,却难言是非。女主不是圣人,但也豁达,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放过彼此!

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奖章:

厨四代沈念池因母亲早逝、父亲被逐出家门,自小由祖父教养长大,成为众人眼中沈家的下任接班人,但她却以母亲家的白案手艺出师,宣告着她要肩负起重振池家的重任。全国厨艺大赛在池家祖居之地举行,沈念池过五关斩六将,终于通过自身努力将池家的敌对方打败。历经风雨的池家大门重启,厨艺界开始了属于年轻人一代的故事。

这是一部以展现中华传统饮食文化传承与发展为主题的小说,描绘了中华传统文化在新时代面临冲击时老一辈人坚守与青年一代努力的美好画面。故事从小人物的视角出发,以小见大实现了主题的升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在时代更迭中经久不衰且熠熠生辉。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美食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念池、沈老爷子 ┃ 配角:沈初、俞望楼、沈俞、叶时、林兆等 ┃ 其它:美食

征文活动优秀作品奖章:

厨四代沈念池因母亲早逝、父亲被逐出家门,自小由祖父教养长大,成为众人眼中沈家的下任接班人,但她却以母亲家的白案手艺出师,宣告着她要肩负起重振池家的重任。全国厨艺大赛在池家祖居之地举行,沈念池过五关斩六将,终于通过自身努力将池家的敌对方打败。历经风雨的池家大门重启,厨艺界开始了属于年轻人一代的故事。

这是一部以展现中/华传统饮食文化传承与发展为主题的小说,描绘了中/华传统文化在新时代面临冲击时老一辈人坚守与青年一代努力的美好画面。故事从小人物的视角出发,以小见大实现了主题的升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在时代更迭中经久不衰且熠熠生辉。

第1章 宣城海鲜与沈家念池

8月半的宣城已是清风徐徐,一片凉爽。早上5点半,天已大亮,老城区的港口已经纷纷攘攘,人头攒动。大大小小的打鱼船塞满了航道,男人们忙着卸货,女人们开始准备讨价还价。

宣城靠海,又背山,风水极好,物阜民丰,即使是自然灾害的时候,全国各地饿死人的消息不断,宣城人也吃得饱。据老人们说,当年全城的人就指着海货活了,肥膏满满的螃蟹、鲜甜丰硕的大虾、肉质鲜美的虾虎还有大个的蛏子、海蛎子、扇贝、花甲,以及胶东特产的鲅鱼,愣是支撑着宣城人活过了三年又三年。现在老人们仍然对那段时光记忆犹新,因为难过,也因为现在再也吃不到那么原汁原味又个大饱满的海鲜咯。

宣城的海蓝、天蓝,是全国有名的风景区,当然也是吃货的天堂,尤其是老城区里的馆子,只有资深吃货才能找得到。各家馆子自有拿手好菜,但是却有共通之处——“鲜”。一大早去港口买回的新鲜海货,活奔乱跳,处理一下,即刻下锅,煎炸炖煮烹,加少许盐调味就是一道美食。即使是普通的家庭妇女没多少烹饪技巧,也能做出一锅好鱼汤、一盘好水饺,谁让食材本身就极鲜美呢。

虽然天还早,码头上已经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宣城的男女老少都知道,要吃好就得起得早,去晚了好的海货都被挑走了,谁让宣城人各个都是挑鱼捡虾的行家呢。当然,也有人少的摊子,不是货不好,而是已经预定了出去,这些都是专做批发或者给各个馆子留的,宣城人都知道,所以很少有人去那里谈价。当然,也有不死心的,卖相太好,即使知道已经被订出去了,还是想去试试。什么“就两条就两条,他们馆子也不缺这两条不是”,这是看见那大墨鱼馋得流口水的大叔;“咱们可是老街坊了,就给姐们个面子,俺家小孙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当给个见面礼”,这是打感情牌想买两斤虾虎的婶子。

几个人围着一个黑胖的婶子,各出奇招,就是要抠出些海货。婶子没法子,几十年的邻居,不给面子不行,只能说:“这是沈老爷子亲自订的,说是今天要做什么席面,只要是好货就全包了,我这也没办法,要不你们跟老爷子商量商量。”然后,呃,就没有然后了。

沈老爷子,全名沈崇,江湖人称沈三爷,宣城本地人,今年73,耳不聋眼不花,不说鹤发童颜,但也是坐如钟站如松,体格硬朗,声如洪钟,端的是一副老神仙的架势。沈老爷子在宣城是家喻户晓,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刚刚能吃海货的娃子,只要说到吃,最先想起的一定是他。榆钱街中央的“沈园”就是他老人家的馆子,三进的院子,红砖碧瓦,酒菜飘香,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鲜味。

“沈园”在宣城人心中就是标准,顶级胶东菜的标准,谁要是没尝过他家的菜就说自己是老饕,那您就赶紧闭嘴,不然连三岁小孩都得鄙视。当然跟“沈园”齐名的就是沈老爷子的脾气,说一不二,老爷子辈分高,人又刻板严厉,性子确实有点不讨喜,但是架不住人家品行端正,日行一善,尤其是榆钱街里的老住户,没有一个没受过他老人家的帮助。按照“六度分隔”理论,只需要通过六个人就可以找到你想认识的人,好吗,全城人的亲戚朋友都受过人家的恩惠,自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所以,就没有然后了,谁也不敢说我去跟老爷子商量商量,这不是找揍吗。尤其是老爷子亲自出马,又说是做席面,谁都知道老爷子在别的方面是能通融的,但是一涉及到做菜,那您千万别开口,哪怕是找他借钱也比从他手里抠食材容易千万倍。

几位大爷大妈们看着胖婶子,各种控诉,不过都没敢张口,沈老爷子实在是积威深重。

“强婶,不好意思,来晚了,给您添麻烦了,我们这就卸货。”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齐齐回头。十五六岁的姑娘,难得的一身雪白,浅黄T恤,浅蓝牛仔裤,调高的马尾束在浅紫的帏帽里,一打眼很是耀眼。

“唉唉,老强,赶紧的,给妹子搬东西。”胖婶子一看到小姑娘,舒了好大一口气,真是快顶不住了,赶紧招呼蹲在船舷上的男人帮忙过秤搬货。其他人也知道货主来了,有点怏怏,已经有人转头走了,之前说给小孙子买虾虎的婶子还是有点不舍得,站在原地继续围观。

小姑娘把推着的自行车放好,后面跟着的一辆电动三轮车上下来三个小伙子,迅速向强婶子家的货箱靠拢。小姑娘也注意到了围观的婶子,看了看强婶子无奈的脸,也是知道了情况,笑眯眯地说:“强婶您今天可要给强叔加菜,看看今天这些货,可是下了大力气的”,又冲正在过秤的强叔拱拱手,“强叔,改天闲了去我家喝酒,爷爷可念叨着您呢”。强叔一听,一个劲地点头说好。

“你这丫头,光想着你强叔”胖婶子装出一副生气相。小姑娘也不怕,笑嘻嘻地挽着胖身子的胳膊,开口道:“哪能呢,强叔去跟老爷子喝酒,您跟我吃菜。我最近刚学了几个川菜,爽口又解馋,您哪天赏脸尝尝去”,说完还摇了摇胖婶子的胳膊。

“好好好,还是俺们念念懂事,知道强婶子好这口”胖婶子一听川菜顿时两眼冒光。宣城人多食海鲜,口味既可清淡,也好浓油赤酱,就是这个辣字确是很少沾口,毕竟海货本身味道极美,沾了辣味反倒有些喧宾夺主。

围观的婶子一听就立马知道了这姑娘的身份。念念,沈念池,沈家大小姐,沈老爷子的孙女,沈园的小东家。本还是想要继续纠缠一下的心思顿时歇了大半。

宣城大多数人都知道,沈老爷子幼承家学,二十出头娶了师叔家的独女,生有一子,名沈初,后来不知怎得被逐出家门,再也没在宣城出现,唯有一女留下,就是沈念池。老爷子对自己的儿子是没个好脸,但是对孙女,那是要啥给啥,宠爱非常。谁都知道老爷子的底线:1、厨艺,2、沈念池。虽然排位在后,但对在厨艺上要求严厉的老爷子来说,沈念池已经算是待遇非凡了,只要看看她的那些个师兄师弟就知道了。

老爷子从艺五十多年,总共也就收了不到十个徒弟,还要扣除沈念池和她爹。头些年是因为老爷子忙着提高厨艺,无暇他顾,后面完全是挑挑拣拣,觉得这个不行,那个偷懒,拜师者无数,东托西请,愣是没让老爷子动心。当然,挑也有挑的好处,收下的几个徒弟虽然四下飘散,但都名镇一方,因此老爷子虽然几十年来都没动过地方,但是名声赫赫,起码在北方的厨艺界那是响当当的老前辈了。

沈念池趁着跟强婶子说的当口,小声地问了情况,看着那个准备转头的婶子,开口道:“婶子,您要买虾虎?”

“啊,啊,是呀,我再去别处看看。”那位婶子没想到沈念池会和她搭话,有点讪讪,虽然自己是长辈,但也不好仗着辈分压人,再说本就是自己不对,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先订的,没道理非要从人家货主手里抠出来,即使撒泼也是没理。

沈念池也看出了她的意思,弯了弯嘴角,回头冲着一个黑瘦的小伙子道,“小齐,给李婶子挑两斤虾虎”。叫小齐的小伙子正准备将称好的虾虎搬上车,一听就放下货,找强叔要了个黑色的硬质塑料袋就往里面拣。

李婶子显然没有料到沈念池能答应,而且还知道她,有点手足无措地摸了摸衣角,不好意思地说:“这怎么好意思呀!不行的,不行的,强子,多少钱,我给钱”。强子还没接口,沈念池就笑道:“李婶子,别客气啦,您是小林的长辈,他今天没来,算是他孝敬您的,回去我让他多做几道菜就行了”。小林,沈念池的师侄,今年23,虽然年纪大,但是沈念池是越过她爹直接跟老爷子学艺,所以辈分高,即使年纪小,馆子里的小子们也得恭恭敬敬地叫声“小师姑”。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他是他,做菜也是他该干的,哪能这样算。”李婶子一听小林,更是不干了,直接掏钱,就要往沈念池手里塞。李婶子夫家姓林,正是小林的大伯。小林能进入沈园学艺,即使是不能直接拜在老爷子手下,只是拜了二厨为师,那也不能不好好听话,毕竟厨师这一行规矩极严。李婶子在这么充长辈,也不敢在沈家人跟前拿大,要是耽误了小林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一想到那个能说会道的妯娌,更是一阵害怕,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干嘛不早走。

“婶子别客气啦,前两天还听小林说他大哥大嫂和小侄子回来了,小侄子长得虎头虎脑的,可可爱了。他放假回去就跟他师父说,趁着他小侄子在家多学几个菜,好做给他吃呢。他要是今天来了不知道要给他侄子买多少东西呢,这么点虾虎算什么。您拿着,别嫌少,不然小林回去该说我小气了。”沈念池轻轻推开李婶子递来的钱,转头使个眼色给小齐,小齐麻溜地跑过来,将手里的塑料袋塞到李婶子的手里,转头就跑。

李婶子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强婶看到也走过来帮腔,“行了,孩子的心意,拿着吧!”李婶子这才撒手,笑着对沈念池说:“那谢谢了,我这……哎,等小林回来让他带醉蟹给你尝尝。”“那我就不客气了,先谢谢您!”

看着李婶子带着虾虎喜滋滋地走了,强婶冲沈念池努努嘴,“你呀!”强婶子也知道沈念池能够这么爽快不仅仅是因为李婶子跟小林的关系,毕竟两家是邻居,不匀出来给李婶子是道理,但是毕竟面上不好看,只是提前答应了沈家,现在沈念池直接相送,也算是给强婶面子。强婶看着姑娘这么懂事,没爹没妈的,顿时又是一阵心疼。

沈念池招呼着小齐他们三个搬好货,跟强婶算钱,两个人又推了一阵,最后还是强婶摸了零头,沈念池招呼强叔两夫妻改天去吃饭,这才算完。四个人,两辆车调头离开码头。

第2章 绿豆汤与胖厨子

榆钱街,宣城老城区的中央,清末被日耳曼人占据的时候就已经相当繁荣,因此大多保留了当地特色,除了石板街换成了水泥路,两旁的住家店面却大都是青砖碧瓦,一片古意。之所以称为榆钱街,就是因为以前道路两旁遍是榆钱,一到春天,小孩子们眼巴巴地盯着灶台上蒸着的榆钱饭,整条街都是榆钱的香味。虽然现在大多都换成了景观树,但是到了春天蒸榆钱饭仍是榆钱街的特色。

沈园就在这条街的中央,三进院,打头是五间打通的大瓦房做了馆子,三十多张桌子,打脚进去对着的帐台后面一溜的酒坛子,全是沈老爷子的佳酿,帐台上方挂着木牌子,就是今天沈家能出的菜。沈家规矩,没有菜牌,沈老爷子是先买食材再决定菜色,每天更新,用最新鲜的海鲜、最新鲜的蔬菜做最鲜的菜,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有了今天享誉整个北方饮食界的好口碑。

现在这个时间,馆子还没开,沈家不做早饭,这也是规矩,十点半开场,晚上九点关门,过时不候。以前一直是晚上十点关门,自从自家孙女开始上学,老爷子就提前了,什么都没自家孙女重要,就是这么的任性。

沈念池四人顺着小巷进入侧门,那里已经有人候着,一个瘦高的小伙子顺手接过小齐递来的箱子,看着里头活蹦乱跳的虾虎,顿时裂开嘴:“小师姑,今天这虾虎咋做?清蒸就够鲜了,再做个香辣的,不然椒盐也行。”还没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下,“师父!”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背着手站在他后面,“就知道吃,赶紧的。”

门外的三个小伙赶紧站直,恭恭敬敬叫了声师父,麻溜地往里而去,跟后面有狗追似的,可见有多怕这个师父了。

“师哥。”沈念池已经锁好了自行车,笑着跟汉子点点头。只见刚刚严肃的脸盘瞬间见了笑影,右手迅速伸出,青瓷小碗里大半碗浅红色的汤汁,微微冒着一点热气,显然是温度正好。沈念池也不客气,接过来一口气喝完,很是豪爽,“谢谢师哥!您这熬绿豆汤的本事可是越来越高了,洋槐花蜜是嫂子今年新弄的吧,小半勺味道刚刚好。”

没错,沈念池一入口就尝出了汤里的门道。中国人夏季大都会熬点绿豆汤祛暑,虽然家家会做,但是要熬得好却是门道,出锅早了有生味,出锅晚了就变绿豆沙,对于中餐来说,食材固然重要,火候却也是重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是这个味,即使是家家都做的食材,也是各家有各家的味。

沈老爷子教人,光火候这关就是要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年,鱼汤鸡汤老鸭汤是基本,但是像这小小一碗绿豆汤也是不能放过,老爷子名言,连一碗绿豆汤都熬不好你也就别来丢人现眼了。好吧,其实老爷子没说这么的大白话,却也是这么个意思。毕竟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燕窝鱼翅,但是人人都吃的东西都做不到最好,也就没脸说自己是名厨了。

汉子听到沈念池的称赞更是喜笑颜开,一个劲地夸“你这张嘴呦,真是羡慕死个人”。这不是虚言,厨子靠的就是一张嘴跟两只手,一张嘴能辨万千食材百般滋味,两只手能炮制出大千世界。手固然重要,但是可以后天努力,嘴却天生,即使练得再多,有些人终究是会差着半截,别看是半截,确实隔着天与地,高下立判,这就是厨子与厨师的差别,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称“师”的。别看只是一碗绿豆汤,这个谁都能分辨,但是能辨出是谁熬的本身就是本事,一碗汤的味道不仅仅源于食材本身也源于做它的人,不然为什么饭店里大厨跟三厨的菜叫价不同呢。

更何况尝出里面加的是新的槐花蜜,毕竟像花蜜这种东西可以长期保存,大多数人是分不清新旧的,更别说是加了多少,小半勺就是小半勺,沈家的调料勺统一定制,多少就是多少,做菜的时候哪怕多了那么细细的一层都不行,老爷子的汤勺可是不饶人的。中餐里没有精确到克的概念,大多是一满勺、一平勺、大半勺、半勺、小半勺、几滴等等诸如此类的模糊概念,中餐难做也难学一半原因由此,厨子做菜靠的是经验与味蕾。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君琳琅《沈家规矩多》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49:43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49:43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49:43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49:43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49:43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49:43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49:43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49:43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43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