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藏小说[我爱吃山竹]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世事无绝对,万一在几百年后的今天有人运气好,在海水里捞出来一两个,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天要亡他啊!另一边。具体数量,哪怕是保守估计,也不会比现存量少。听完夏新的分析,郑西峰只觉得眼前一黑。现在做生意不都讲究开门红或者赔本赚吆喝么,怎么到她这里就行不通了?而且,这玩意儿网上不是说能卖一两个亿么,怎么实际上二十万都没人要?或者……三个、五个或者八个一组,打包便宜卖?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里面还有一整套茶具,不知道会不会稍微值钱一点。

海藏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海藏》作者:我爱吃山竹【完结】

文案:

女警察语气温柔:“你都丢了什么东西呀?”

叶青冷着脸,一个一个的数:“汝窑天青釉三足樽承盘、曜变天目茶碗、元青花、斗彩鸡缸杯……”

女警察:“?????”

这些不都是传说级的国宝吗?

“你想要海洋之心么?”

“想,只要是你送的,我都想!”蔺池含情脉脉。

第二天,看着床头突然出现的重达五十克拉的蓝钻石项链,蔺大总裁陷入了沉思。

叶青表示,海里还有好多好东西,这只是冰山一角。

PS:面瘫冷情精怪女x玻璃心大总裁

PPs:女主不是人!女主不是人!没有实体!她可以是整片大海,可以是一片浪花,可以是一个漩涡!

PPs:作者很帅,还宠妹子,建议收藏!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现代架空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青 ┃ 配角:蔺池 ┃ 其它:

第1章 初试

六月份的夏天,天气已然变得燥热起来。蝉鸣声夹杂着汽车引擎的声音,让大街上的行人只想立即往胃里灌一大杯冰水才好。

这时候,出现在不远处的女生就变得格外醒目了。

女生拥有将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宛若海藻一样的长发,远看的时候是黑色,但离的近了,再加上太阳的照射,隐隐约约能看出微微的蓝色来。再仔细观察,仿佛又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女生没有戴口罩,更没有戴太阳镜,好像热烈的太阳光不能影响她分毫,暴露在外面的完美的脸型以及五官让往来的男人有一瞬间的驻足。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下一秒,惨叫声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婆老婆,我知道错了,你松手吧!”

再这么下去,自己的耳朵要被揪掉了。男人心中哀嚎。

女人听到这种讨饶的话非但没有依言动作,反而磨了磨牙,然后狠狠地踩了男人一脚,“哼!”

“吧嗒”、“吧嗒”,高跟鞋的声音远去。

“老婆,别生气嘛,我跟你保证,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真的!”

听着这个动静,女生,也就是叶青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接着她继续自己的动作。

比起长相和身材,她身后背的蛇皮袋才是最惹眼的,上面清晰的“化肥”二字,令人忍俊不禁。

这么漂亮的女生,搭配这么丑的蛇皮袋,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

忽略周围的喷笑声,大约五分钟后,叶青停步。下一秒她抬头,“潘家园”三个字瞬间落入眼底,熙熙攘攘的人声从不远处传来。

这里就是帝都,乃至全国人气最旺的古旧物品交易市场了。

顺着指示牌来到潘家园的管理室,叶青将袋子放在地上,然后轻轻的敲了敲办公室的大门。

里面的打趣声戛然而止,“请进。”

推开面前的房门,一股空调的凉气立即窜了出来。

看到叶青,里面两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眼中先是闪过惊艳,愣神过后,接着他们才礼貌的开口,“你来这里有事吗?”

乖乖,这可能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跟那些女明星比起来都更胜一筹。

斟酌了一下,叶青将来意说明,“我想在市场里临时租一个摊位,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随着清冷的女声响起,其中矮胖秃顶的男人下意识的看了电脑一眼,今天是六月二十四,周日。

“有是有,不过周六周日的话摊位费比较贵,一千八一天。”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直接少了半天时间,租起来一点都不合算。

“要不你明天早点来,还能便宜几百块钱。”秃顶男人好心提醒。

明天她还有别的事,恐怕抽不出空,而且这包东西得早点处理掉。

想到这里,叶青摇头,然后委婉的拒绝,“不用了。”

“那好吧。”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两人也就没有多劝阻。

他们拿的虽然是死工资,但年底的红包还是跟当年的收益有关系。这世道,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秃顶男人起身,准备带着叶青去楼下会计室交款,到门口看到蛇皮袋子,他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这东西,他很久没见过了。毕竟如今生活富裕起来之后,人们的审美也在提高。为了迎合市场,现在的摊位都被铺盖的整整齐齐,丝毫不见杂乱。小贩们尽可能把自己所卖的东西变得高大上,像这么接地气儿的袋子不能说少见,几乎是绝迹了。

“要不……你去旁边买块颜色好看的布铺地上?”要是因为这点原因导致无人问津,这将近两千块钱不就打水漂了么?

一块布才几十块钱而已。

“不用了。”懒得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叶青拒绝。知道男人也是好心,她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谢谢你。”

礼貌在人际交往中很重要,她学了四年,终于学会了。

果不其然,男人见状,瞬间将乱七八糟的情绪抛到身后,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拍了拍后脑勺,“跟我来。”

瞥了地面上的蛇皮袋一眼,他犹豫的问:“要不我帮你……”抬一下?

看起来挺重的样子。

然而秃顶男子话还没说完,接着就看到面前的女生顺手一提,半人高的蛇皮袋子瞬间离开地面。

“叮铃咣啷”的器皿碰撞的声音传来。

人不可貌相啊……

莫名的抖了一下,男人当即闭上了嘴巴。

没想到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女生,居然这么暴力。如果自己没听错,里面装的应该是瓷器一流。

这么粗暴,也不怕摔碎。

不过想来应该是不值钱的缘故,现在古玩市场不是很景气。一点做工精美的家庭用品,比如几十乃至几百的碗碟倒是买的人不少。

今天是周末,人流量大,卖出去七八件大概就能捞回本了。

心思转动之间,叶青已经顺利的交了钱。就这样,秃顶男人在看了票据上的摊位号之后,轻车熟路的带着她往市场中心走。

“你运气不错,这摊位刚好挨着两个路口。好好卖,该喊就喊,做生意不要害羞。”语罢,秃顶男人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年约二十岁,尖嘴猴腮的青年,“你看看,这周围就他嗓门大,就他嘴最甜,也就他生意最好。”

看着围聚成一堆的年轻男女,还有喋喋不休、慷慨激昂讲着什么的青年,叶青不由得抿起了唇,用仅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开口:“他手上的东西……好像都是假的。”

而且是一眼假的那种。

“哟,小姑娘眼光不错。”能看出来这个的人不少,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看出来的人却也不多。

古玩行业规矩,同行之间不能相互拆穿,买卖交易各凭本事。哪怕是买主,打眼了也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

女生说这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想来她也是知道的。秃顶男人并没有多做提醒,只是笑着道:“能捡的漏在十几二十年前都被高人捡走了,整个潘家园,一万件东西里不一定有一件是真的。”

就算这一件是真的,也不太可能是精品。

古董就那么多,历史也只有那么长,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后这个行业的前景如何实在是难以捉摸。

“你看他给的价格,几十块钱想买真品简直就是做梦。”

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那些年轻男女估计是外地旅游来的,来潘家园凑个热闹,对于物品的真假也是心知肚明。

百八十块钱买个高兴,也没什么不好。

“行行行,看两位新婚,这东西我赔钱卖了。给别人都是八百,给你们凑个吉利数,六百六十六,祝两位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不远处,青年话音刚落下,女人脸上当即露出了一抹红霞。

如此,这单生意也算是成了。

六百多块钱一套餐具,连茶壶都有,图案还这么精致,最重要的是老婆喜欢。男人脑子一热,直接拿手机给尖嘴猴腮的青年转账。

美滋滋的收了钱,青年再转身,紧接着就看到了叶青。这下子,他眼睛都直了。

美女啊!

对方在这里做了好几年生意了,他是个什么德行,秃顶男人门清,“别愣着了,这姑娘今天跟你做邻居,你可别欺负人家。”

“当然不会。”青年赶忙摆手,他五官挤在一起,怎么看怎么猥琐。

“这小子长得虽然不像好人,但心肠还算不错,有什么不懂的你问他就行。”提醒了这么一句话,见叶青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秃顶男人并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看着面前的空地,叶青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将蛇皮袋放下。

尖嘴猴腮的青年笑嘻嘻的凑过来,“美女,要不要我给你帮忙?”

叶青摇头,“不用了,谢谢。”

真冷淡,但又没有被藐视的感觉,应该是性格使然。花两秒钟得出这个结论,青年并不在意,反而更加殷勤。

这个社会,几乎人人都是颜狗。

大约十分钟后,看着琳琅满目的器皿,青年扯了扯嘴角,语气古怪道:“没想到,你还挺专情的哈。”

居然清一色全是盘子!

铜的、银的、陶瓷的,青花、粉彩、净面,五福捧寿、金丝牡丹、蝶涌花间、蟠龙越墙……各种款式,各种图案应有尽有。

拍了拍手,叶青盘腿坐下,“我准备看看哪个更值钱一点。”

价钱啊……

以为她批发回来没有定价,青年挠了挠头,然后挨个指过去,“这个彩色蝴蝶的可以卖一百五,带龙纹的可以卖二百,带寿桃的寓意好,做工也不错,卖贵一点也有人要。”

“五百吧。”

听到这几个数字,叶青有片刻的沉默。

东西是她的,该怎么样还是得她做主。青年好心提完建议之后,就回自己摊位了。

可能是长相的缘故,叶青很快迎来了第一个客人。

吊儿郎当的男人拿起一个盘子,随口问道:“这个多少钱?”

“客人您真有眼光,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宋代汝窑天青盘。”

“不贵,二十万您拿走。”叶青学着其他小贩那样推销。

“什么?!”男人惊叫。

尖嘴猴腮的青年一直在关注这边,听到这话,他口中的菊花茶瞬间喷了出去。

第2章 人物

“二十万?你怎么不去——”抢劫啊!原本男人是想说这句话的,但看到叶青这张脸,他在最后关头又将之咽了下去,不过语气和神态也不怎么好就对了。

叶青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于是淡淡道:“我这是真东西。”

真的不能再真了。

男人闻言,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眼,倒也没再说不信。然而他横看竖看,面前这个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而已,大学毕业了没有都不知道。

如此,叶青的信誉度降到了最低。

扬了扬眉毛,男人一脸嗤笑的问:“既然你说是真的,那你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儿弄来的?”

盘子崭新,连磕碰的痕迹都没有,就算是从宋朝小心翼翼供奉到现在,也不可能有这么完整。

所以面前这女生一定是在撒谎。

听到这句问话,叶青沉吟了片刻,然后缓缓解释:“我家祖传的。”

“你的意思是,这些盘子也都是真品?”男人忽然一扫心中被耍的懊恼,反而有些想笑。

“是。”如果他要是真的开口,石器时代的自己都能给他找几个出来。

不过那些器皿不好看,艺术价值也不高,听说除了相关博物馆之外没有多少人喜欢,她也就没费事去寻。想到这里,叶青垂下了眼睫。

怎么可能有人手里有一二三……四十多件真盘子,那家里得富裕成什么样子,还用出来摆摊?

体验生活可没有这么体验的,这叫败家。

男人挨个数了数蛇皮袋上放的瓷器,抬头看到她这样,忽然就没有撩妹的心思了,反而兴致勃勃的准备给她科普点知识,“那你知道,真正的宋代汝窑天青盘值多少钱么?”

这女生一看就是行外人,原本男人摩拳擦掌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好好给她上一课,免得她以后再闹出这种乌龙,全当是日行一善了。然而下一秒,女生的话让他面色一僵。

“知道。”叶青的声音不疾不徐,更没有半分卖弄的意思,她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用平静的语气讲述出来,只是稍微呆板了一些,活像掉书袋,“汝窑是北宋时期主要代表瓷,五大名窑之首,瓷器似玉、非玉、胜玉,其中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珍。”

汝窑乃官窑,所出器皿具为北宋皇室所用,但这皇室中人也分三六九等。其中天青多被皇帝作为御品,价值比起其他自然更胜一筹。

拿二十万买块瓷片行,买一个完整的盘子绝对不可能。

没想到科普不成反被教育,男人张了张嘴,脸色有些涨红。

对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叶青倒也没打算让他下不了台,想了想,她道:“我是帝都大学历史系的学生。”

所以知道这些事很正常。

抹了把脸,男人神情郁郁,“名校生?那你还来这里骗人。”

谁不知道金灭北宋之后,汝窑也随之消亡,因为开窑时间只有短短二十年,从中烧制出来的瓷器到南宋时候就不多了,流传到现在更是不必提,所存之量连三位数都没有。

台北故宫二十一件,帝都故宫十七件,海市博物馆八件,散藏在国外以及私人手中差不多只有十件,林林总总加起来存世的大概七十九件。1992年,直径八公分的汝窑小盘以154万美元的成交价被米国藏家拍走。2012年,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更是拍出了2.0786亿港元的天价。不提这些,其中一个汝窑出产的小残件都能拍到六万美元。

故而在潘家园这里,要用二十万买到这么完美的汝窑天青盘,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哪怕是买彩票中一千万都比这个概率大。

见对方就是不肯相信自己,叶青也懒得再同对方周旋,“我没有骗人。”

“我用信誉担保,学生证也可以给你看。”

现在证件伪造起来多简单,几十几百块钱米国常青藤大学毕业证都能弄两张,还带盖章的那种。

男人下意识的撇嘴,然后他将手中触感润糯的盘子放下,耸肩道:“我穷,不买。”

这玩意儿谁上当谁就是傻子,他虽然有钱,但也不是这么个造法。

语罢,男人摇头晃脑的离开了这里。

因为两人纠缠了足足半个小时,国人又喜欢凑热闹,所以等他走后,叶青的摊子很快就被原本围观的人给挤满了。

他们也想看看叫价二十万的盘子是个什么样。

好几个人嬉皮笑脸的找叶青聊天,除却汝窑天青盘之外,他们还指着别的盘子问东问西。

“那个是汝窑,那这个是什么?”

“元代景德镇出产的青花瓷。”

哟嚯,比汝窑更厉害,“多少钱?”

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叶青思来想去,决定再把价格往下降一降,“十万吧。”

还是很贵啊!

唏嘘片刻,那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买不起。”

“但你能让我拍个照嘛?”

很多年轻人是对古董没有研究的,但架不住他们脸皮厚。这些人觉得东西好看,下意识的就想拿手机。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我爱吃山竹《海藏》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49:38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49:38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49:38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49:38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49:38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49:38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49:38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49:38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38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