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大户贵夫妻小说[妙利]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这个世界和林菁他们穿越之前的历史完全不一样。按照史书的说法,除去之前虚无缥缈无可考的上古时代,真正有历史记录的国家大概两千多年前,这片土地被强大的“阙”朝统一,国祚延续六百年。之后每隔一两百年便改朝换代一次,接连换了六个朝代,而朝代更迭的愿意有的是黄袍加身的谋朝篡位,也有的是外族入侵,还有民不聊生下的反王起义,总之在千把年后,天下干脆分崩离析,进入了各地军阀割据的时代。岑太古花了三十年的时间,将各地的大小反王一个个捏死,一统天下,国号为“定”。他发展生产劝课

高门大户贵夫妻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高门大户贵夫妻》作者:妙利【完结+番外】

文案:

林菁和沈安侯两口子睡得好好的,一睁眼就来到了从未出现在历史中的燮朝

国公府的当家侯爷侯夫人,这名头听着似乎不错,可过了几天就发现问题

家里人口多,婆婆精明小叔子闹心,还有个十岁的儿砸和八岁的儿媳妇儿,林菁的内心是崩溃的

体能太差身体太弱,身为狼牙队长的沈安侯表示必须要锻炼锻炼再锻炼,八块腹肌一块都不能少

衣食住行样样不习惯,两人只好挽起袖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一不小心,夫妻同心闯出了一片天地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菁,沈安侯 ┃ 配角:楚氏,楚怀,沈淑窈,沈凌 ┃ 其它:美食,玩乐,奋斗

==================

第1章 初入沈府(捉虫非更新)

林菁踩着软底的布鞋慢慢往老太太的德福堂走,秋天的晨风吹在身上还有几分凉意。沈安侯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还在想怎么哄老太太呢?”

林菁白了他一眼没说话,沈安侯也不在意,背着手溜达着,口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跟在他们身后的婢女白薇和小厮捧剑对视一眼,只当自己是聋的瞎的,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

才穿过花厅,站在德福堂门前的红绢便远远的蹲了个道福:“大太太您可来了。老太太才念叨着,说没见着您,这早点吃着都不香了,就等着您来呢。”

她一边说一边笑,声音不大不小,清脆悦耳,不等林菁和沈安侯到门口就已经打起了帘子。林菁两口子点了点头算是道谢,也不用通传,径直就进了德福堂。

老太太楚氏早就听到了动静,正从梢间往正厅走,林菁赶紧上去搀了一把——其实老太太身体好着呢,哪里用的着人扶,不过是个意思罢了。

楚氏今儿穿了个紫色镶金边的广袖褂衣,里头是秋香色的襦衣并墨绿长裙,显得华贵又威严。小两口等老太太坐定,乖乖的行了问安礼,然后沈安侯说句有事就拍拍屁股走了,留林菁一个人端着笑脸应付老太太。

其实老太太人挺好,这不,想起林菁昨儿才回门子,立刻就问了:“你昨儿回去家里可还好?听说林夫人最近有些不爽利,可要你回去侍疾?”

“劳您挂记,我家里都好,母亲也没什么大事儿,昨儿我回门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林菁略起身一点儿,微微躬身回话,看楚氏点头后才又坐回去。

又说了两句,楚氏正要和她谈一谈沈放的事儿,就听到门外头红绢脆生生的叫了句“三老爷三太太好。”

这是三房沈攸带着妻子卢氏过来了。楚氏的表情变得略微严肃了些,门帘掀开,体态修长的男子带着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子进来,也同之前沈安侯他们两口子一样行了问安礼。

楚氏淡淡的叫了起,沈攸也不多呆,说了两句就走了,卢氏坐在林菁下手,对着林菁挺友好的轻笑了一下。

楚氏对卢氏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毕竟沈攸不是她生的,嫡母和庶子之间总是会有些隔阂,连带着和卢氏也并不亲近。好在卢氏和沈攸都是好性儿的人,也不在乎这点子冷遇,每天晨昏定省从不拉下。

卢氏前脚刚坐下,二房范氏后脚就进来了。如今老二沈敬是府上唯一带着实职的人,每日里辰时未到就出门上班,老太太自是免了他的请安。

范氏个儿不高,体型微胖,但保养得宜气质也好。她身后跟着一双子女,是15岁的沈淞和13岁的沈清漪。看到孙子孙女,楚氏的脸上也带了笑,看起来慈爱不少:“都赶紧起吧,坐下说会儿话,等会儿就用早点了。”

沈淞已经是订了亲的大小伙儿了,自然不好和女人们混在一起,和楚氏告了罪说得赶紧去国子监,又给伯娘婶婶们行了礼,这才倒退着出去。林菁看着他这一板一眼的也是挺无语,古代就是这样,再亲近的家人来这么一套标准礼仪也要变得生疏的多。

有范氏到场,林菁就不用多说什么了,只安心看她一个人表演便是。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楚氏虽然和范氏说的热闹,但内心其实挺不耐烦,只是顾忌着范氏的面子没表现出来罢了。

说起来老太太的三个儿媳妇儿,她独偏爱范氏一些也是情有可原。楚氏乃是四家五姓中仅次于琅琊王氏的平宁楚家嫡出女儿,当年若不是兵祸临头,也不会下嫁给已经过世了的老国公沈周,还给他生下两儿一女。

虽然因为这场巧取豪夺让楚氏从“世家”掉到了“勋贵”,但她心中还是向往回到世家的氛围的,当年给长子沈放,也就是现在的沈安侯定下的妻子就是同为四家五姓的范家嫡女。然而沈放却是个倔强的,执意娶了程氏为妻,差点儿和楚氏闹翻。虽然最后还是的范氏联姻成功,但成亲的两个人却变成了沈放的亲弟弟沈敬和范家嫡女的庶妹范氏。

后来程家获罪被贬,程氏病逝,楚氏在给沈老大寻摸妻室就只能再往低了找——毕竟按照规矩,继室的身份不能高于原配。因此如今的三个儿媳中,林菁的出身反而是最低的,父亲不过是个八品的太医署医博士,别说和范氏这种世家女比较了,就是卢氏身为安邑伯嫡次女,身份也比林氏更高些。

不过老太太倒不嫌弃林菁,她比较嫌弃的是自家的糟心儿子沈放。说起来当年沈放在京中大小也算是个人物,身为宋国公的嫡长子,八岁进宫做太子伴读,无论是学识还是聪慧都得到当时的太子太傅大儒程舆的肯定,怎么看未来都不可限量。

就是这么个春风得意的人儿,十七岁被老圣人封为太子洗马,十八岁硬扛着楚氏的命令娶了程舆的孙女。原以为能就这么一路顺风顺水的走下去,辅佐太子成为一代名臣,却不料天降霹雳,先是宋国公沈周病逝,沈放辞官守孝,接着就是三王之乱,太子和秦王齐王三方人马在京中乱砍一通,结果太子身死,秦王齐王满府被烧,名不见经传的四皇子穆荇成了最后赢家。

程氏听到消息就病倒了,眼看着一天天消瘦下去,到第二年春天就去了,沈放也就这么颓废了,守完孝之后就蹲在府里种蘑菇。

穆荇也没拿沈放怎么样,既不清算也不启用,倒是按照袭爵降三等的规矩封了他当丹阳侯,不至于让他一把年纪了还要啃老。楚氏原本还等着沈放大彻大悟脱胎换骨,没想到他一颓废就是三年,这下子老太太也坐不住了,赶紧寻摸着再给他找个媳妇儿扭一扭他的性子。

这一寻摸就寻摸到了林氏。林氏,小字菁菁,是太医署医博士之女。因接连守孝,林氏一直拖到23岁还未成亲,而原本定亲的人家也早已悔婚另娶。楚氏得知林氏温柔可人,贤惠大气,最重要的是主意正又很有些手段能耐后,果断拍板,为长子沈放娉她为继室。

沈放对此没什么意见,林家更是分外惊喜,两个月后,林氏就这么带着二十八台嫁妆从宋国公府的正门进了沈家。

而也就是这一晚,沈安侯和林菁小两口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从未出现在历史上的燮朝,变成了这对刚刚洞房完的“新婚夫妇”。

这三天他们俩过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好在都带着原身的记忆和本能,并没有出什么纰漏,不过到底是心累,于是等到早点结束回到澹怀堂,林菁立刻摈退了伺候的婢女们,直接瘫倒在矮榻上。

沈安侯正在里间锻炼身体,听到动静擦着汗出来。林菁被他光着膀子的一身白肉晃了眼,撇着嘴嫌弃:“你的八块腹肌什么时候能练出来啊?”

沈安侯正喘着粗气呢,也是不爽的很。没穿越前他可是狼牙的教官,也是曾经最好的狼牙队长,别说八块腹肌了,单兵作战能和他单挑的不超过一巴掌。没想到一朝穿越变成个弱鸡,随便跑个八百米都坚持不下来。

这三天他抽着空就暗戳戳的做训练,只是时间到底太短,强度也不敢太高,怕这个弱鸡身体承受不起伤了根基,因此还看不出什么变化来,依旧是个微胖的死宅大叔款。

“你等着吧,给我三个月时间,保准能恢复健美身材。”沈安侯嬉皮笑脸的将被汗打湿的帕子搭在肩膀上,胳膊肘就去勾林菁的脖子:“咱们早饭吃什么?我可不想吃干点心了。”

林菁嫌弃的推开他。这个时代的人一般只吃两顿,唯有当官的和贵族才会加一顿早点,不过多以糕点和烙饼为主,不会做的太复杂。林菁刚刚在老太太那儿吃了几块马蹄糕,现在倒是不饿,不过对于干粮也是腻味了,想了想道:“要不让厨房包点饺子吧?”

“纯肉馅儿,加点儿姜末葱花,”吃了三天白水煮菜的沈安侯口水都要出来了:“再来一碗蘸料,绝杀!”

说干就干,沈安侯三下五除二套好衣服打理仪容,将侯在外头的白薇叫进来:“你去和厨房说一声,让他们做碗肉馅儿的饺子来。”

白薇恭敬听命的表情愣了一秒:“什么是饺子?”

“就是扁食,角儿,馄饨——你不知道?”

白薇茫然的摇头。

林菁和沈安侯:……

这个时代难道还没有饺子?

大约解释了饺子的做法,看白薇还是一脸迷迷瞪瞪的,沈安侯不耐烦了,干脆撸起袖子往大厨房走:“算了算了,爷亲自做一次,他们看看应该能学会了。”

他是什么人,狼牙队号称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干,连接生都学过,还搞不定一个饺子?白薇目瞪口呆的看着王霸之气四射的大老爷和笑嘻嘻的跟在后头的大太太林菁,总觉得这世道是不是变化的有点快。

都说君子远庖厨,大老爷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大太太居然也不拦一拦?

一旁的小厮捧剑看她发呆,伸手指悄悄捅了捅她,示意她跟上。白薇眨了眨眼:“不用拦着吗?大老爷要下厨诶?”

捧剑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林菁的背影:“你没发现大老爷和之前不一样了吗?这气势,和我当初刚到大老爷身边伺候的时候一模一样,不,简直还要更厉害。”捧剑小少年星星眼:“大老爷这三年呆在澹怀堂里不出来,连给老太太请安和去宫中上朝都称病躲了,如今大太太居然能哄着大老爷陪她请安陪她回门不说,连进厨房这种事儿都做了,你说还有什么是她办不到的?”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然而林菁并不知道身后有个小厮在感慨老夫人慧眼如炬大夫人手段高明,此时她正和沈安侯正看着面前的一对儿小孩儿,心中是说不出的尴尬。

第2章 儿子儿媳(捉虫非更新)

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娃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儿怯生生的给沈安侯和林菁行礼问好,若是细看就能发现两个小人儿的眉眼有几分相似,而就算不细看,只一个照面就知道这男娃儿和沈安侯绝对是一家子,那大眼睛高鼻梁简直是如出一辙。

这就是沈安侯和林菁两口子要面对的“历史遗留问题”了,原配程氏所出的沈放嫡长子,如今已经十岁的沈汀,以及沈汀的表妹兼未婚妻,程氏亲哥的嫡幼女,年仅八岁的小程氏。

当年三王之乱,程舆长子程业并长孙程辰都死在了那场混战中,而程氏就是程业的女儿,程辰的妹子。看着祖父程舆带着一家子回南阳,程氏悲从中来之余更是心疼年仅三岁还茫然懵懂的小侄女儿。也不知这一路前途渺茫,会遇到些什么,程氏干脆将小程氏定给了儿子当童养媳,将人留了下来。

沈放自然是随着程氏的心意,然而不出一年程氏病逝,沈放龟缩澹怀堂,别说照顾小姑娘,他连自己亲儿子都不管,要不是程氏还留下了不少得力的奴仆,楚氏虽然不待见程氏但也不至于为难两个孩子,只怕这小两只如今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儿了。

没爹没妈的孩子总是可怜的,虽然说在府中不愁吃穿,还能读书上进,但两个没甚底气是孩子总不免有些畏畏缩缩。尤其在听说沈放准备续娶之后,两个孩子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一方面盼着后妈是个能耐的,自己这一房总算能有个大人撑起来,一方面又怕后妈太厉害,以后连他们的立锥之地都没有。

老爹“新婚”第二天,两个孩子特意起了个大早,来请安示好顺便探口风,没想到直接被拦在了门外,说是两位主子起晚了,正赶着去给老太太敬茶。那时候这俩才穿过来不到五个小时,对好口供想着千万不能露陷,根本没注意澹怀堂门边角落上站着两个孩子正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远。

第二天两个孩子踌躇了一下,没敢来打扰。第三天林菁回门,他们更不敢来讨嫌,等到今天终于坐不住,听说林菁从老太太那儿请安回来了,立刻手拉手的就往澹怀堂赶,和沈安侯两口子碰了个正着。

林菁虽然尴尬,但她是新妇又是后妈,脸上带个笑影儿有几分慈爱样子就够了,倒是沈安侯是真纠结。讲道理,这孩子该算是他的,他也想着无论当个慈父还是当个严父都好但至少得把人当自己儿子看待,然而问题是他真没生过娃儿。他和林菁结婚才两年,两人聚少离多,他哪里知道当爹该是个什么样子?总不能当成自己手里的刺儿头兵崽子操练吧。

于是气氛就这么卡住了。看着板着脸的老爹和事不关己袖手旁观的后妈,俩小孩子心中哇凉,可又不知道是该继续硬着头皮问好还是麻溜的找个借口回去。林菁一看沈安侯脸色也知道他这是麻爪了,也不能把孩子就这么晾着啊,于是她赶紧打了个圆场,笑眯眯的问跟前这俩小孩:“你们可用过了早点?”

林菁是中医世家出身,后来在中医院当了个疗养师,温柔可亲脾气好那是基本功。她却没想到这随口一说的话刚出口,两个孩子的脸色刷的就白了。按照规矩,请安之前是不能先吃饭的,得长辈吃过了才能回来用些点心,可他们小孩子家家的最是不顶饿,出门前各啃了一口米糕,虽然没多少,可到底是吃了。

林菁看他们的脸色就猜到自己问错话了,她倒是没想到规矩上去,只当孩子们被忽视的厉害,在院子里被婆子丫环们把控的严,索性一手拉了小程氏:“大老爷正要亲自下厨露一手呢,你们没吃早点就一块儿来吧,等会儿正好尝尝。”

大老爷下厨?两个孩子觉得今天一天受到的惊吓比一辈子加起来都多,大老爷怎么可以下厨?他可是大老爷啊。

林菁也知道这个年代讲究君子之道,小孩子觉得不可思议很正常。不过事实胜于雄辩,沈安侯的厨艺是真的不错,等会儿他们忙着吃饺子,估计就没工夫纠结这些细节了。

沈安侯不怎么会和孩子交流,不过有样学样还是行的,看林菁牵了小程氏,他也随手牵起沈汀,两个孩子就这么懵逼着的被带到了大厨房。

跟在两小后头的赵奶妈和章奶妈几乎要喜极而泣了,新太太是个好的,连大老爷也愿意照看少爷了,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这些都是细节!一点都不重要!

一路上两个小的都只顾着震惊去了,直到进了大厨房被沈安侯放开了手,沈汀才回过神来:刚刚,他亲爹,居然牵着他从澹怀堂门口走到了大厨房!这是沈汀这个亲妈早死亲爹不管的小白菜第一次感受到父爱。他眨巴着眼睛将涌出来的泪花逼回去,朦胧中看着案板前将袖子撸到上臂,熟练的和面的高大身影,感觉自己身在梦中,只愿此梦长存不醒。

小程氏却是一直被林菁牵在手里没放开。两人找了个干净地方,自然有下人搬来胡凳请她们坐下。看出小姑娘的不自在,林菁就跟她细细讲沈安侯在做什么:“面和好了得发一会儿,等会再揉了就劲道,像他力气大,还可以一边揉一边砸,也能让面团更松软。”可惜这个沈安侯太弱,跟本没什么力气,最后还是大厨出马搞定。

厨房里没有猪肉,上好的牛肉和羊肉倒是有几块。沈安侯挑挑拣拣,最后选了块带两份肥的牛肉开始剁馅儿,林菁就在一边解说:“诺,现在把肉剁成肉末就可以调馅儿了。你可吃葱蒜?若是有不爱吃的尽管说,让大老爷分开一份儿另外做就行,不费事儿。”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妙利《高门大户贵夫妻》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49:33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49:33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49:33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49:33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49:33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49:33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49:33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49:33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33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