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姐别来无恙小说[花之星宝]在线试读-精品言情-阅文林语

江小姐别来无恙小说[花之星宝]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焦迪和她一个宿舍的,女生的友谊来得快,一个宿舍,很快就熟了。焦迪大笑:“去你的,我姓焦,男神焦恩俊的焦。”当时焦迪看她的表情,就像看从山顶洞人走出来的原始人:“江小篱,你有没有搞错呀?连古装男神焦恩俊都不知道?”“江篱,坐这里。”焦迪唤道。焦迪的姓比较特别,当时她说她叫焦迪时,江篱反问:“娇滴?娇滴滴?”在苦村的时候,江老汉家连黑白电视都没有。焦迪看着江篱不锈钢托盘里的食物,一碗米饭,一个青菜。

江小姐别来无恙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江小姐别来无恙》作者:花之星宝【完结+番外】

大姐说,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表姨领养的人就是我了。

二姐说,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唐幸喜欢的人就是我了。

亲奶奶江老太说,你还送她回来做什么?不是说,这个孩子一辈子都跟我们江家没关系吗?

江篱出生就被抛弃,苦村的江老汉将她养到了十岁,又将她送回了江家。

爹不疼,妈不爱,没关系。有了苦村那十年,小小江篱憋了一口气,她要出人头地,不为别的,因为这是江老汉的遗愿。

后来,江小姐成了陈太太。

别人眼中的陈太太,肤白貌美大长腿,典型的狐狸精,所以将陈意迷得团团转。

陈意眼中的陈太太,是个很暖很暖的人。他庆幸,兜兜转转,还是没有错过。

十二岁那年,她叫他陈意哥哥,他却红了眼眶,漂亮薄唇说着伤人的话语: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来我家?如果不是你,我爸我妈就不会离婚。

十八岁那年,她考上了著名的A大。兼职时,她端着咖啡来到他那一桌。陈意的目光紧紧盯着她。有人问:你认识她吗?

他淡漠回答:不认识。

后来,她被男生疯狂表白,他出现在她面前,浅笑如暖阳:江小姐,别来无恙。

(暖爱励志文,男女主双处双洁,女主一步步成长,收获美好生活美好爱情的故事。江小姐名言:越努力越幸运。)

===========

☆、001,同学,你的内裤掉了

“奶奶,这个大学我要上。”昏暗的厨房光线里,江篱的眼睛却亮得如星子。她拿到了一本大学A大的录取通知书。

与此同时,复读一年的二姐江浪,考上了一个二本。江家祖祖辈辈就没出过一个读书人,现下却有了两个大学生。对于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不是喜事。

“你要读?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全家喝西北风,想让你爸爸断了续命的药?想让你二姐不念?”江老太铁青着脸,声声指责。

江篱想说,我也是江家的女儿啊,为什么二姐能念,我却不能念?

她张了张嘴,倔强的说:“我一定要念。”

“行,你要念可以,我们养你这么大,已经尽职了!你一分钱也别想我们给!”江老太一锤定音。

江家的平房楼,向阳那一间,江明的咳嗽声剧烈的响了起来。

江老太心都揪了起来,立即起身,去照顾江明。

江浪看着江篱,眼里带着愤恨:“你想读大学?别做梦了。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唐幸喜欢的就是我。现在我念大学了,你是不是还想把我的机会要抢走?呵呵,你考上了一本又怎么样?谁都不会喜欢你。你本来就是我们江家不要的孩子!”

说完,江浪也离开了厨房。

六岁的幺妹江溪拉了拉江篱的衣摆,甜甜的笑笑。由于天生兔唇,她讲话有些口齿不清:“三姐,别生气。三姐,我最喜欢你了。”

江篱心里一暖。别人都说江溪是丑八怪,她却最爱这个幺妹。

她拉着江溪的手,跟她面贴面,额头贴额头,鼻子贴鼻子,小小游戏,逗得江溪开怀大笑。

“小溪,你等着我,等三姐念完大学,我就挣好多好多的钱钱,给你找医生帮你把嘴巴医好,以后我们小溪就漂漂亮亮了哦。”

江溪小小人儿眼里闪着期待的光芒:“嗯。我等着。三姐,以后我会有你这样漂亮吗?”

江篱用力点点头:“嗯,一定会的。”

江明咳了很久,终于平息。

他的脸久病,枯黄,干瘦。

“妈,你跟江篱在吵什么?咳咳……”江明说上两句,就忍不住咳了起来。

江老太见他提到江篱,眼里闪过一丝阴沉。

“还能吵什么?她说要念大学。也不想想,我们连江浪都快供不起了。镇上的张西首看上了江篱,提出要拿十万彩礼,结果,她居然敢拒绝!我们江家真养了个白眼狼。”

江明觉得自己这病,真好不了了。这个夏天,他怕冷得要命。别人穿着短袖短裤都嫌热,恨不得光着身子。他却要穿长袖长裤,早晚还要加一件外套。

江明想起,十八年前的冬天,江篱出生之后,就被江老太扔进了后山……

到底他们才是真的亏欠了这孩子。

“妈,她不嫁就不嫁,想念就让她去念。我这病也治不好了,拖一天,算一天吧。”

要强了一辈子的江老太流下了浑浊的泪水:“我的儿啊……”

*

Z市,一座漂亮的南方城市,天空蓝得像水洗过的一样,蓝得纯粹。飘着朵朵白云,好像大朵大朵的棉花糖,想让人咬上一口,看看是不是甜甜的。

A大校园里,热闹非凡。学长学姐们,热情洋溢的帮助新生们。新生们大部分都是跟着爸爸妈妈一起来报道,脸上带着兴奋又期待的神情。有些甚至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来的。

大学里的女生穿着清凉漂亮的裙子,像热带鱼一样漂亮。

江篱形单影只,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长裤,有一些显眼。

她怀里揣着八百块钱,是林秀悄悄塞给她的。

江篱来之前,已事先问清楚,学费可以晚交,甚至到大四最后一个学期再交都行,但是一些福利像助学金,勤工俭学的机会都没有了。

江篱不介意,只要能让她念书,她靠自己的双手,一样可以把学费挣回来。

*

人群里,有谁发出一声惊叹:“哇,是谁啊?长得好帅,是我的菜呢。好想上去要个手机号。”

“陈意啊,艺术学院的陈意。艺术学院的男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你算了吧,不是他的菜。他旁边的女生是谁啊?”

……

叶雪晴带着骄傲的笑容,说:“哥,你看,她们在看你呢,一群花痴。”她的语气里带了点不满。

“哥,我都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妈非要小题大作,还要你来陪我报道。”

陈意看了一眼叶雪晴,他妈总算有了一个女儿,自然是千娇百宠的。只是,她是否还记得,她也曾经还有过一个女儿?

人群拥挤起来,江篱的包被挤掉了,本来包的质量就不太好,一摔在地上,拉链裂开,衣服掉了出来。一条带着小白兔图案的白色内裤无辜躺在地上。

一个男生好心唤道:“同学,你内裤掉了……”

江篱大窘。

她弯腰去捡内裤。

叶雪晴顺着陈意的目光看过去,忍不住噗嗤一笑:“好幼稚。”

陈意收回目光,目无表情地说:“走吧。”

旁边有人唤道:“江篱,你的宿舍在306号。”

江篱这两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陈意顿住了脚步,叶雪晴撞到了额头,不由哎呦娇嗔一声:“哥,你怎么停下来了?”

陈意回头看过去,只来得及看到江篱清丽的侧脸。她的皮肤很白,在一群人中,肤色像是白了好几个号。

后面跟上去的一大群人,将陈意的视线阻断了。

叶雪晴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陈意的衣摆,唤道:“哥,快点啦,我们先去学校转转再来报名吧。”人那么多,她不想排队。

其实A大她也不是第一次来,陈意今年升大三了。前两年,叶雪晴跟着陈母云宁来过几次。

陈意低头看了一眼叶雪晴。

叶雪晴明媚的笑容渐渐淡了一点。

虽然她一直唤着他哥,可是到底他们并不是亲兄妹,一个姓叶,一个姓陈,一听即知。

叶雪晴松了手,陈意收回了略显冷淡的目光。他不喜欢人跟他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叶雪晴自然知道。只是连她也不能例外,叶雪晴觉得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题外话------

第一章没按以前的来了,作了修改。我码了好久的三万稿子都不能用了,删掉好心疼啊,呜呜呜呜。

正式更新时间,是2月1号哦。公众期,一天一更,一章两千字哈。遇到PK的时候,就会加更的。

求妞们冒泡求收藏求免费的五星评价票票。这本我已打好鸡血满血复活了。

有免费评价票的妞们,记得给我评价票啊。五星五星哦,爱你们,么么哒。

新的故事,新的启航,希望有你们一路陪伴,见证江篱的成长和爱情之路哦。

男主陈意艺术系的,我家GG的专业,嘻嘻。

☆、002,老板,我被录用了吗

晚上,碧园,叶家别墅里,欢声笑语一片

佣人将晚餐摆上桌,圆方桌的花瓶里插了一束鲜花,白瓷盘子形状不一,菜色摆盘精心又漂亮。

云宁今天穿着青色修身旗袍,气质高雅。

叶雪晴甜甜的叫了一声:“妈。”她向云宁撒娇,宛如亲生母女。

“怎么样,雪晴,手续都办好了吗?我跟你爸都忙,不好意思,今天你上学的第一天,都没陪你去。”

“妈,没关系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不是有哥陪着嘛。”

叶德本洗好手坐下来,晚餐开始。

“又粘着你妈了。云宁啊,你也太宠雪晴了。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就让她锻炼一下。”

叶德本是白手起家的,生意做得很大,跟前妻离婚之后,娶了云宁。云宁也是女强人一个,两人结婚后,夫妻二人联手,叶家的生意更是如日中天。

虽然是数落叶雪晴,可是叶德本眼里的宠爱谁都看得见。

“雪晴,吃点猪手吧,阿姨炖得很烂,女孩子吃了美容的。”

“我不要,妈,太肥啦。我怎么变美都没希望了,谁叫我的妈妈这么美呢,超越不了啊。”

云宁被逗得噗嗤一笑:“你这孩子,惯会哄我开心。”

陈意沉默的吃着饭,这一幕似曾相识。A大校园里,一声江篱,让他乱了思绪。

头脑里浮现出一双晶亮漆黑的眸子,十二岁的少女甜甜的喊着他陈意哥哥。

可是他却恶狠狠地说:“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爸和我妈就不会离婚。”

叶雪晴看了一眼陈意,替陈意夹了一块排骨,甜笑道:“哥,你也吃。”

云宁跟陈德本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

江篱啃了两个馒头,就着白开水,就算是晚餐了。

A大离市中心有点远。学校周围倒是有餐馆商店,但都是针对学生的,也不缺人。

这已经是她问的第二十家店了。

别人都说不缺人。有些人甚至一听她开口,就不耐烦的挥手。

“想来餐馆兼职?小姑娘,你能吃苦吗?你以为端盘子上菜,跟过家家似的?”

江篱语气坚定:“我能吃苦的。你看,我的手心还有老茧。”

“对不起,我们不招临时工。”

江篱上午报完名,下午就出来找工作了。

江篱可以说徒步走了几条街。从市中心这片区,又走到那片区。饶是从小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这会腿也走得有点打颤。

江篱心想,再问完这条街,她就回去了,明天再来。

这一条巷子,安安静静。不处在繁华地段,但两边不知名的树木茂盛,正开着花,让这小巷自有一种幽静之美。

一股独特的香味飘进鼻子里,江篱偏头看去,一家咖啡店就在眼前。

这香味,久违了,多年没闻过,没想到她却还识得,这是咖啡的幽香。

江篱看到咖啡店看面红色四方纸上写着招工,她一喜,抬起酸痛的脚走了过去。

门叮咚一响,里面布置得典雅大方,三三两两的客人正在喝咖啡,年轻的服务员满面笑容:“欢迎光临~”

江篱忍着疲倦,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显得落落大方:“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服务员是个留着BOBO头的年轻女孩,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江篱,对她说:“今天正好老板在,你找他谈吧。”

江篱被带到里间一个办公室里。与其说是一间办公室,不如说是一家仓库收拾了一个角落,供人临时办工。

“老板,有人要应聘。”服务员说完,就先出去了。

谷良正埋头清点帐簿,闻言头也没抬:“知道了。”

江篱静静站在那里,谷良抬头,江篱吃了一惊。眼前的人挺年轻的,二十出头吧。

谷良眼里也闪过一丝讶异。

“你还是学生吧?”

“嗯,我大一,看你们招兼职,我就过来了。我可以晚上都过来,还有周末没课的时候。”江篱找了那么多家,这家是唯一见到老板本尊的人,不由有一些急切。

谷良笑了,笑容浅浅又温和:“也不需要你天天来。以后周六周日各做八小时就可以了。轮两班,分早班和晚班。时间你跟小月商量就好。你最快什么时候能上班?”

“明天~”江篱脱口而出,后又觉得不好意思的笑笑。她好像太心急了。

谷良却不以为杵,他包容地笑笑:“行,你明天就来吧,小月先给你培训。”

谷良发话了,江篱却有点不敢相信:“老板,我被录用了吗?”

她这样子有点呆萌呆萌的,谷良不由笑了:“那自然。”

直到出了咖啡店,江篱还有点不可置信。

第一天,她就找到工作了,真好。

天已黑,走出小巷,主道灯红酒绿。

江篱走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可以打公用电话的小店。

她的第一个电话,是给苦村的林秀,报了平安。

第二个电话,打到江家。

江篱有些排斥,自然不想打这个电话,反正江家的人都不关心她的死活。

可是想到幺妹江溪那纯洁又全然信任的眼神,她的心不由软了。

江老太正在给江明擦洗身子。

没想到临到老了,又轮到她来照顾江明,就像照顾儿时的江明一样。

江老太的老人机响了起来,全家现在就她这一个手机与外界联系。

江溪见家人都在忙,喊了一声:“奶奶,电话。”

“没看到我正忙着吗?你接一下。”

“喂~”有点漏风,奶声奶气的声音。

江篱眼里立即有了笑容:“小溪~”

“三姐~”江溪声音变得欢快雀跃:“三姐,你到了吗?大学好不好玩?”

她到底年纪小,并不太懂得人生疾苦。

江篱笑着应道:“嗯,很好。将来我们小溪也要上大学哦。小溪,以后好好念书,知道吗?你告诉奶奶和爸爸,就说我已经到学校了。”

跟江溪聊了几分钟,江篱挂了电话。

回到宿舍,宿舍四个床位,除了她这张,其他位置还是空空的。

江篱特意选的靠门边的位置,以后她做兼职,回宿舍可能是最晚的,这样可以少打扰到室友。

江篱去宿舍接了一盆水,倒了开水壶里的热水,简单擦洗了一下,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而碧园,舒适的大床上,陈意却是梦到了几年前在江城的事情……

------题外话------

这是江篱的第一份工作,嘻嘻。肯定还要做其他兼职,不然赚不到钱。

不知道陈意梦到了什么呢?

你猜?我也不知道,哈哈。

求评价票哦。

最近的更新,因为临近过年,难免码字时间不稳定,如果没意外,都上午8点,若没有,就晚上8点哈。

有评价票的请妞们给我评一个吧,嘻嘻,不过评价票难得。

求冒泡求收藏哈。

☆、003,酸酸涩涩的感觉

少女穿着粉色卫衣,衬得脸洁白如玉。那一双眉毛和眼睛,仿佛是浓墨泼过的一样,黑白分明。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花之星宝《江小姐别来无恙》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前夫他哥权倾天下小说[叶全]在线试读

她记得和表哥在园中相遇的那天中午,继母便命人叫她去前院一起用饭。“表哥什么时候来?”重活一辈子的凝洛垂下眼,将那些往事尽藏入心中,淡声向小满。小满闻言忙站直了身子:“听说明日便到,具体什么时辰却是不知。”如今听闻孙然表哥要来,凝洛便打定主意躲着不见。她不敢说不去,连推脱都没有勇气,最后低着头在饭桌旁坐了一整晚,听着其他人谈笑风生恨不能钻到桌下去。凝洛略点了点头,没再多说:“我乏了。”白露将房中的灯一一熄了,只留床头小几上半截红烛,好方...

2019-09-03 07:49:23

穿书后我成了妈粉小说[云何子落]在线试读

——也不知道又是哪个对家嫉妒我们家何何的美貌,发这种通告来抹黑。——造谣的怎么不出来了??我家云何好的很,不需要你们担心。——“荷塘月色”cp我先磕为敬。对着怼到她脸上的镜头温和笑了几次,她的粉丝也在弹幕蠢蠢欲动了起来。——诶,看看我家何何,这种死亡怼到脸上的镜头都遮不住的美。.........对,没错。...

2019-09-03 07:49:23

穿成入赘男主的前妻小说[百合炒肉]在线试读

确实是的。姜温想这么说,但低头看骆琦真诚的大眼注视着他,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话。早晨迎着阳光起床,睁眼就能看到美男和甜甜的笑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好呀好呀!”骆琦双手在胸前纠结,手指颤动,眨着一双晶亮的眸子,不不知所措地望着面前的姜温,心跳加速。“我头不疼。”骆琦仰着巴掌大的脸蛋,望着姜温疑虑的眼神,“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没醒酒?”骆琦也不纠结这个问题,就是抱着不撒手,继续问:“你昨天答应我的,要抱着睡,你作为男人,...

2019-09-03 07:49:23

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小说[一暮倾城雪]在线试读

龙泽天盛怒之下衣袖一挥,案几上的笔墨撒了一地,那副丹青也被染上了墨汁。画中的美人儿也瞬间失去了光泽,显得暗淡无关。“息什么怒。”龙泽天将一摞奏章扔在高公公跟前,“你看看,你看看,这一摞都是平南王战场上的捷报,不日他们就要回城。”“传朕口谕,就说西凉还有叛军作乱,让平南王前去平定。”龙泽天冷笑道,“这夏候是真不把我这皇上放在眼里了,送来一个与平南王有关系的女人进来,当我这皇宫是他们侯府吗?他以为傍上平南王的大腿就能染指皇权了...

2019-09-03 07:49:23

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小说[影二叔]在线试读

“谁敢。”司徒婉朝前走了一步,那股强大的气势再一次释放开来,眼中杀意沉郁,让人的心不自由主的颤抖。发现下人们都不敢动手,司徒文韬老脸一沉,只见他杀气腾腾的走了过去,扬起手掌朝着司徒婉狠狠的扇去。“嘿,你还敢躲。”“把—把这个孽女给我抓起来。”正文 第9章 一脚立威眼看巴掌就要扇到自己,司徒婉这一次意外的没有躲闪。“你——你还敢还手?”司徒文韬满脸青筋暴动。...

2019-09-03 07:49:23

快穿之白莲花黑化指南小说[紫歌东来]在线试读

白怜花委屈巴巴的看着陆凌晟,说:“只不过失败了一次就这么狠,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他记着你的好,以后肯定会更加卖力工作的。”第9章 祸世之女VS正道修士“怎么会没用?以后派的任务稍微简单点,也能节约人力资源。”白怜花着急的看向孤辰,说,“你倒是说话呀,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失败。”不管怎样,她得刷一下好感,将来一起组队也有个照应。------------陆凌晟略有不悦,说:“他若是再败,我又该追究谁的责任。”她说:&l...

2019-09-03 07:49:23

你我的荣耀之巅小说[茶色怜骨]在线试读

“啊!这手……”“你好,我是新来的辅助鬼泣。”不同于女孩子的声音,也不同去男孩子的刚阳,巧妙取了中间差,以至于,还未正式上赛场,就已经俘获一批声控,手模党。修长的身段配上那抬起的手,更是引发了一轮尖叫。“你好,我是梦塔经纪人云封。”云封伸出手笑着说道,可是嘴角却挂着一抹狐狸笑。“我会的。”侧颜无敌杀啊!...

2019-09-03 07:49:23

[综]盘丝洞欢迎你小说[鹤非]在线试读

于是小仙女在短短十天迅速吃光了自己的零花钱。她来了纽约才知道,自己从前过得都是怎样一个苦行僧一样的生活,瞧瞧她爸妈选的巢穴,附近别说炸鸡店了,连吃个肉都要自己动手打。而且她爸妈的厨艺还都只是普通的及格线水平,导致塔拉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合格的辟谷的妖精了。托尼托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着鸡块,在塔拉心满意足的放下第五桶炸鸡的时候,开了口:“你就这么饿?”他扭头看了眼彼得,“你平时也是这么吃饭的吗?”塔拉则是舔指尖酱料的动作一僵,谨慎的抬起脸:“这...

2019-09-03 07:49:23

画春风小说[凡尘一琉璃]在线试读

她说道,脸上微带笑意。一边拿眼睛瞧着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方才还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怎么这会又笑了起来。方才林夫人那一下,可是手下没有留情。“行了,放开!”拉着她的两个丫鬟忙放开了手。她弯起嘴角。林家是县城的南北货商,生意挺大。...

2019-09-03 07:49:23

国色天香小说[洛水三千]在线试读

今天由于这个特殊情况,我下班就比较早,回到医院的时候刚好看到傻子在那看着公公,我听到傻子在说,爸爸,你觉得好些了吗?我媳妇儿去赚钱了,她每天都好辛苦的!我对他点点头说,嗯,今天下班早,你吃饭了没有?公公不能说话,他就跟我点了点头,眼睛里还带着一股欣慰,我能猜到他心中所想,我就帮他盖了盖被子说,爸,你不用担心我俩,他也很听话,你就安心的治疗,登你好了啊,我就在这里租个房子,咱就不回乡下了。在休息室待了一会,兰兰把我送出去,看着我上了出租车,她才挥手回去。听着他的话,我心里感觉一种满足,虽然他很傻,可他真的理...

2019-09-03 07:4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