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哥权倾天下小说[叶全]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记得和表哥在园中相遇的那天中午,继母便命人叫她去前院一起用饭。“表哥什么时候来?”重活一辈子的凝洛垂下眼,将那些往事尽藏入心中,淡声向小满。小满闻言忙站直了身子:“听说明日便到,具体什么时辰却是不知。”如今听闻孙然表哥要来,凝洛便打定主意躲着不见。她不敢说不去,连推脱都没有勇气,最后低着头在饭桌旁坐了一整晚,听着其他人谈笑风生恨不能钻到桌下去。凝洛略点了点头,没再多说:“我乏了。”白露将房中的灯一一熄了,只留床头小几上半截红烛,好方

前夫他哥权倾天下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前夫他哥权倾天下》作者:叶全【完结】

【本文文案】

凝洛上辈子是在逃跑的路上被几个腌臜男人追,最后为保清白跳河自杀的。

死了后,她看到陆宣的新妇钟绯云悲痛地跪在那里,喊她做妹妹。

都看到这新妇良善软弱,谁能想到就是这钟绯云买通了那些盗贼来害她呢。

她重生了,重生在被陆宣霸占前。

后来,她嫁给了陆宣权倾朝野的哥哥,作为长嫂来接钟绯云的孝敬茶……

内容标签: 种田文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下一本接档《被我抛弃的前夫登基了》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前世种种

有光从水面穿透下来,随着河水一漾一漾的,莫名让人觉得平静柔和。凝洛只觉身体轻盈起来,再不受那河水的束缚,轻飘飘地就跃出水面甚至漂浮在了半空中。

她下意识地低头,只见一个女子从河水中慢慢浮上来,最后背对着她飘在河面上。

那女子的发髻已经被河水冲得散乱,像一丛水草在河中摆动。鹅黄色的衣裙方才紧紧缠绕着她,现在大抵是进入了空气,在后背处微微鼓起一块。

凝洛在空中惨然一笑,她以为她挣脱的是河水,不想竟是自己的躯壳!

是了,她已经死了,被几个腌臜男子追着,不得已跳进了河里死了。

凝洛想到落水之前的事,看向河边却发现已经空无一人,除了岸边杂乱的脚印,除了水面上飘着的自己,什么也没有留下。

那些腌臜男人,他们把自己给逼死了,跑了。

凝洛好像被什么牵引着一般飘向前去,却意外的在城外的官道旁看见了一小撮人。

正是方才在她身后紧追不舍的那伙强盗,如今正围成了一个小圈,圈中心是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正是陆府下人装扮。

那丫鬟拿了几锭银子递给为首的强盗,又扫了众人一眼,口中道:“嘴巴闭紧些!”

说完便从里面钻出来,匆匆向城里方向走去了。

凝洛认出了那个丫鬟,陆宣的新妇带了不少下人作为陪嫁,她常带在身边的便有这位。凝洛恍然明白,方才害死她的那几个强盗便是那新妇派来的人!

竟是她,是她让人害自己?

凝洛这么想着的时候,一晃神,又出现在陆府,陆宣洞房中放眼望去仍是一片红,那新妇却坐在铺着大红锦缎褥子的床边嘤嘤哭着。

“原想着有个妹妹作伴一起服侍你,谁想她年纪轻轻的竟如此想不开!”那新妇用帕子遮着眼睛,声音听起来倒是悲怆。

陆宣叹口气,神情中是有悲伤的,但是抬头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新娘子,不由怜惜起来。

凝洛在一旁瞧着,只见他将新妇揽在怀中轻声安慰道:“能有你在她身后为她鞠一把泪,她这辈子也值了!”

新妇柔弱地伏在陆宣肩头,不再用帕子遮眼,凝洛总算看见她的一双眼睛,似乎是带着笑意眨了两下,毫无泪痕。

陆宣拥着新妇又柔声哄了几句,手却慢慢地移到新妇的领口,熟练地解起了盘扣:“别哭了,让我心疼呢!”

凝洛飘出了房间,陆宣的那些甜言蜜语,想来又要对着另一个人说一遍了。

他说过要娶她的,在她盈着泪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在二人浓情蜜意的时候,甚至在他已经决意娶别人的时候。

他向她许下那样多的诺言,要下什么聘礼,为她布置什么样的洞房。她全都信了,甚至包括他此生只娶她一人的誓言。

听闻陆宣那哥哥在朝中位高权重,是以陆宣才会做出这种欺男霸女之事吧?当初的她是何其可笑,怎么就认了呢?

凝洛只觉飘飘荡荡,也不知自己仅剩的这缕魂魄会飘向何方。

当风吹起来时,她就随着风在人世间飘荡。

她看到有些人家添丁进口,看到有那白发人送黑发人,也看有些男女浓情蜜意,看那年轻女孩儿羞涩地望向旁边的男子,看那天真的孩童在田野里扯起风筝。

一年又一日,她看到了太多的人世间沧桑,也看尽了悲欢离合,慢慢的,曾经的仇怨曾经的不甘就这么淡了。

她回忆自己生前的一切,甚至觉得那就是一幅画,一本书,一切都已经凝结成了秋日里晨间的霜,想起来时,凉凉淡淡的。

陆宣,谁是陆宣,那不过是记忆里的一抹影子罢了。

这一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东风,将她吹起,随着那风中的蒲公英一向飘向远方,来到了一处杳无人烟的荒野中。

这里有一座孤坟。

不大的土丘透着寒酸,没有石碑,只在坟前堆了几块碎石,依稀还有些纸钱的灰烬。

凝洛看着那孤坟,冥冥中竟然意识到,那孤坟里便是自己的尸身。

原来她死了后,这世上还有人将她记挂于心,还能在她死后为她上柱香?

凝洛看着那挺拔的背影却觉得眼生,饶是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也仍是小心地飘到了一旁,远远地看着。

那男人两鬓染霜,形貌不凡,神色间透着威严,显见的是位高权重之人,他手中一把香正燃着,他弯腰将香插好又直起身来,微低了头看着香烟缭绕。

凝洛不记得生前见过此人,却从对方不凡的衣着和略眼熟些的眉眼之间,隐约觉得这是陆宣的哥哥。

凝洛并不认识陆宣的哥哥的,以前只依稀见过那么一次,那是武将,当时看到觉得怕,便躲着了,如今不曾想,他竟然能为自己上一炷香,烧一捧纸钱。

正看着时,忽听得那男子口中道:“凝洛……”

这一声呼唤,竟若午夜梦回时的嗟叹,令凝洛一怔,软软的暖意袭入心中。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她从未有过的,这么多年月,她飘荡在人世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她待要抬头,细看下那陆宣的兄长时,却只觉像被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就此沉入了黑暗之中。

*************************

不知道过了多久,凝洛在一阵洒扫的声音中醒来,她盯着空中淡青色的床幔出了好一会子神儿,难不成自己这是又投胎做人了?可那帐子看起来也未免太过熟悉些。

还未来得及细想,双颊上只觉瘙痒难耐,正欲伸手去挠却在指尖接触到脸颊时猛地愣住了。

脸颊上似乎有好多痂,痂下痒得人心都乱了,心烦意乱中凝洛却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身体上的异常,只伸手掀开床幔光脚跑到铜镜前。

一连串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她根本不用分辨方向,不用看房中的摆设,身体的记忆带她绕开了房中的绣凳,直接送她到她想去的地方。

镜中人的脸上满是水疱和结痂,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可凝洛还是看到了那张脸上未脱的稚气。

那是十四岁的凝洛,刚刚因为出水痘而高烧了几天的凝洛。

凝洛犹疑着伸出手去,铜镜微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引起她心中的一阵悸动,她真的回来了,而且,回到了一切尚未发生的时候……

窗外却传来一声轻笑,而后一个略带讥讽的声音传来:“这人纵然是天仙的样貌也禁不起一脸的痂,看到那样的一张脸,总让我想到小时候在烂泥地里见过的癞□□!”

说完,那小丫鬟似是真看到一只癞□□在自己面前一样“咯咯”笑起来。

又有另一人的声音传来,先是“嘘”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道:“仔细让人听了去!”

先前那个却是不屑地嗤笑一声:“如今这边的境况谁还不躲着?便是厨房来传饭的人都不敢近咱们院门,远远地喊一声抬脚便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屋里那位得了瘟疫呢!”

凝洛才觉到脚底漫上来的凉意,低头看了一眼,脚背上也零星几个红疹,衬的那双柔嫩的脚更加白皙了。

凝洛缓缓走回床边坐下,窗外的声音犹言在耳:“……合该咱们命苦,摊上这么一位……”

“谁在外面说话?”凝洛沉声说道,“进屋来!”

窗外的动静一滞,然后有脚步声匆匆响起来,很快两名丫鬟就出现在门口,凝洛看她们停了一停又对视了一眼,才低头慢慢走进来。

凝洛沉默地看着她们,前世此时的自己听了那丫鬟的话心中只觉羞愤,照过镜子竟确实觉得无法见人,兀自伏在枕上哭了一通,却毫无办法。

“小姐,”白露受不了这沉默等待的气氛,忍不住抬头开了口,“您是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和小满就出去忙了,外面还有好多活计呢!”

说着语气中竟有了责怪的意味。

凝洛看向她,也没漏掉旁边那个丫鬟的小动作,她正慌张地看了凝洛一眼,然后轻轻地扯了一下白露的衣袖。

白露倒是无所畏惧地回视凝洛,方才便是她在窗外说个不停,虽然疑心被凝洛听了去,可这位大小姐素来追求息事宁人,想来也是无妨的。

凝洛看着面前的小丫鬟似带了几分挑衅的意味与她对视,不由淡淡地动了动眉,命道:“去外面廊下跪着!”

声音虽然轻,但是那言语中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不容置疑感。

仿佛她说的就是应该被执行的,她说的就是天地间的真理。

白露一愣,却是下意识地问道:“奴婢有什么错?”

“你是在问我?”凝洛反问。

她这一反问,白露顿时觉得自己错了,大错特错,怎么可以问出这么荒谬的话来。

小满不敢抬头,却忍不住再次伸手拉了拉白露的衣袖。

“去跪着吧!”凝洛淡淡地道,“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起来!”

声音依然是极轻的,可是却蕴含着让人无法反抗的力量。

白露呆了半晌,垂下眼帘。

她隐约觉得,眼前的姑娘变了,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让她忍不住服从。

作者有话要说:预收文求收藏,文名《被我抛弃的前夫登基了》点进专栏可见

阿柠不喜欢自己的上门夫婿,她暗搓搓地把上门夫婿抛弃了,想着另寻新欢。

新欢还没物色好,京城传来消息,前夫是皇室流落在外的血脉,登基为帝了……

前夫挑起阿柠的下巴:是谁嫌我太高太壮太粗鲁的?

阿柠:嘤嘤夫君饶命皇上饶命阿柠怕怕!

第2章 立威

白露仰脸望着凝洛,心里惊起万般疑惑,不过到底是忍下了。

她平时是张扬胆大的,并不惧怕这个小姐,但是此时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凝洛那种明明轻淡却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场,她还是低下头,屈了屈膝:“奴婢领命。”

说完,便低头走向门外。

小满原想为她求个情,此时却也有些怕了。

小姐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让她不敢言语,最后到底将话咽回肚子里了。

白露刚出门不久,就听院中有人惊呼道:“白露,你怎么跪在这里?”

凝洛素来知道自己房里是没什么规矩的,但是她没想到竟然这么没规矩。

她淡淡地吩咐道:“出去告诉这个院里的人,谁再大声喧嚷,也一并去跪着!”

小满本就因为房中剩了她一人而忐忑,如今得了凝洛的话竟如蒙大赦一般,忙一面点头应着一面匆匆走出去了。

白露跪得笔直,廊下已经站了几个丫鬟小厮,正围着她,小满挤进去看了脸上正一阵白一阵红的白露,才低声向众人道:“都散了吧,待会儿小姐知道了该生气了。”

丫鬟们正欲开口问询,小满慌得忙竖起食指“嘘”了一声,又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门口,这才低声将凝洛的吩咐告知众人。

“大小姐……”有人若有所思地喃喃开口,“怎么突然变得这样凶了?”

明明平时万事都随她们,根本不管的!

这小姐性子懦弱,平时院子里哪有什么规矩,还不是大家任意妄为。

白露一直跪着,也有几个平素与她要好的动了动替她求情的心,只是实在摸不准大小姐现在的脾气,一时也都不敢前往。

白露跪了一个时辰,人早已不复先前的劲头,莫说背挺不直了,连人都是跪坐的状态了,若不是心里还有根弦绷着,她早就瘫在那里了。

她有心向凝洛认个错服个软,可是又有点不敢。

再说她总觉得这位大小姐哪里不一样了,回想起之前看向她的眼神,她就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待到取饭的婆子将晚饭送到了凝洛房中,白露才总算有了站起来的机会。

送饭的婆子自然也看见了廊下跪着的白露,幸灾乐祸地一笑便拎着食盒进屋去了。

平时她和白露素来是丁卯相对,谁也看不惯谁,这下子白露遭殃,她可是高兴了!

“大小姐,吃饭了!”吴婆子将食盒往桌上一放,动作粗鲁,嘴里也没个客气。

凝洛并不言语,只是眼神从食盒上慢慢挪到吴婆子的脸上。

吴婆子被凝洛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这位小姐近日不怎么出门,莫说另几个院里的人都远着,便是这小姐房里的丫鬟们都躲着,连吃饭都没人伺候。

正胡乱想着,便有丫鬟上前打开食盒,将里面的饭菜一样样端出来。

吴婆子正纳罕间,又另有丫鬟扶着凝洛走到桌前,待到凝洛坐好,布菜的小丫鬟已为凝洛碗中夹了几箸菜。

凝洛却并不拿筷子,只用手背在白玉瓷碗外轻触了一下。

吴婆子却像被烫到一般抖了一下,嗫嚅道:“没什么事我……”

“这碗饭给婆子吃吧!”凝洛漠然地望着吴婆子,淡淡地道。

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吴婆子心中便是一颤。

面前明明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可她竟莫名觉得有些怕了,甚至,后背隐隐发寒。

眼前的大小姐,浑身透着邪气,让人觉得怪怪的。

“这怎么使得!”吴婆子慌忙中推辞敷衍道,“我,我吃过了……”

“白露。”凝洛唤道,“进来服侍吴婆子用饭。”

依然是清清淡淡的语气,声气也并不高,若是平时,根本不会有人在意这小姑娘的这么轻轻说出的一句话的。

可是如今,白露在廊下听了只觉那声呼唤犹如天籁,忙不迭地站了起来,却又因为双腿的酸痛险些摔在那里。

白露一面弯腰揉了揉剧痛的膝盖一面匆匆向房内走去,生怕再被凝洛挑出一丝怠慢。

她跪怕了,她害怕凝洛再那么看着她,害怕凝洛再罚她,她现在只想好好地当一个丫鬟。

她跪了这么久,终于体悟到,今天的凝洛和往日不一样,这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欺负的人!

凝洛却只是打量着桌上的饭菜,根本未曾看一眼慌忙而来诚惶诚恐的白露。

这种饭菜,她上辈子吃过的。

冷冷的,带着异味,吃起来并不好受,但是上辈子的她傻,就这么忍了,吃了,还不止吃了一次。

白露在廊下听闻要她服侍吴婆子吃饭时心中已有了计较,这婆子日日跟厨房的婆子勾结一处,每次取饭都要好久,回来时饭菜都凉的透透的,也着实该修理一番了。

她往日和吴婆子多有间隙,如今姑娘要收拾吴婆子,她正好当冲锋的。

那吴婆子看白露真要伸手去拿那白玉瓷碗,忙哈着腰向凝洛笑道:“我一个下人,怎么好吃姑娘的饭呢!”

凝洛拿起旁边的一卷书,正随手翻着,仿佛根本没把这什么吴婆子并白露看在眼里的,听到这个,只是轻轻抬起眼来,淡淡地来了一个字:“吃。”

她说出的话,仿佛风吹过时桃树上飘落的一瓣桃花,清灵软糯。

但是却让人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屋中的几个小丫鬟都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谁也不敢喘一口气。

但凡有眼色的都知道,这位大小姐变了,变得不一样了。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叶全《前夫他哥权倾天下》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49:18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49:18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49:18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49:18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49:18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49:18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49:18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49:18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18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