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小说[一暮倾城雪]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龙泽天盛怒之下衣袖一挥,案几上的笔墨撒了一地,那副丹青也被染上了墨汁。画中的美人儿也瞬间失去了光泽,显得暗淡无关。“息什么怒。”龙泽天将一摞奏章扔在高公公跟前,“你看看,你看看,这一摞都是平南王战场上的捷报,不日他们就要回城。”“传朕口谕,就说西凉还有叛军作乱,让平南王前去平定。”龙泽天冷笑道,“这夏候是真不把我这皇上放在眼里了,送来一个与平南王有关系的女人进来,当我这皇宫是他们侯府吗?他以为傍上平南王的大腿就能染指皇权了

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作者:一暮倾城雪【完结+番外】

文案:夏洛泱作为21世纪的一名某医院妇产科的助产护士,无意间穿进一部宫斗文中,通过自身的努力一步步修成皇后。

这个皇后忒全能:上得了竞技场,斗得了小三,破得了谋杀案,会弹琴,会画漫画,还会跳广场舞,会拔火罐,下得了厨房,种的了菜,还能接生......

皇帝:朕的皇后,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夏洛泱:我可是21世纪的新女性,肯定相当厉害了。

皇帝坏笑:看来是朕赚了。

夏洛泱:那是自然。

傲娇皇帝pk全能皇后.

友情提示:

●腹黑傲娇霸道皇帝x可爱聪明全能皇后。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宫斗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洛泱,龙泽天 ┃ 配角: ┃ 其它:

=================

第一节

“洛泱,走,下班了。”同事小翠拍拍夏洛泱的肩膀,“晓峰说晚上去庆祝庆祝。”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事儿一会儿就到。”夏洛泱冲小翠笑了笑,她走到洗手池边一遍又一遍洗干净自己的手,再脱下白大褂挂在休息室的柜子里,完成这一系列事情后,这才满意的走出急症室大门。

夏洛泱,女,1997年出生,江中人士,刚大学毕业,目前是江中某妇科医院里的一名助产实习护士。

刚走到急诊楼门口,就看到一名女孩坐在排椅上哭个不停,出于好心,夏洛泱走上前去询问。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

那名女孩抬起头哽咽道,“你看看这本书里的皇后娘娘太可怜了,你说要是古代也有医院,有先进的医疗设备的话,是不是很多女人就不会难产而亡了?”

难产而亡?我看是柠檬精和红眼病搞死的吧?夏洛泱心里这样想着,可当她看到书的作者时愣住了,作者叫“夏洛泱”。

“借我看看?”

“你就在这儿看吧,一会儿我就要回去了。”

“好。”夏洛泱挨着女孩坐了下来,随意看了一下大概,无非就是一些后宫争宠,派系夺权,各种阴谋算计,实在觉得无趣极了,夏洛泱将书还给女孩就离开了医院。

夏洛泱赶到烧烤店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

“等你很久了,怎么才来啊?”小翠有点责怪的意思,但又没表现得很明显。

“不好意思呀,我遇到一个女孩,她正在看小说,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就看了一会儿小说。”夏洛泱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整杯下去,“各位,我自罚一杯,算是赔罪了。”

那晚的聚会持续到一点,回家的时候夏洛泱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刚上车时就被车上挂着的玉佩给吸引了,夏洛泱征得司机同意后,取下玉佩看了许久,这确实是一块上好的古田玉,唯一不足的是这块玉佩有一个半圆形的缺口,更为奇怪的是夏洛泱拿着那块玉佩不久后就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穿进了那部由夏洛泱写的宫斗文中,周遭的声音异常嘈杂,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锣鼓鞭炮声,吵得她头痛欲裂,索性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并用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后宫是非之地向来都是几人欢喜几人忧。

原来今儿个是楚德宫的德妃娘娘怀上了龙嗣,一时间大伙儿都在那儿恭贺,皇上的赏赐送了一批又一批,楚德宫也成了后宫福泽宝坻,众嫔妃纷纷前来巴结这位刚怀上龙嗣的娘娘。

如今朝局纷乱,众派系并存,身为皇上的龙泽天不得不在这关键时候让德妃怀上龙嗣,可与楚德宫热闹非凡相比,皇后的凤仪殿与淑妃的湮淑宫就十分安静了。

皇后正逢今日小产,整个人病怏怏的,躺在凤榻上幻想着楚德宫的热闹,心里越发觉得寒凉,想当年她想要的只是一夫一妻的恬淡生活,最后却因各种原因嫁入皇宫一朝称后,于是身为皇后的她要眼睁睁的看着后宫众多妃子跟自己分享着同一个男人,而她得为皇家着想,鼓励并支持皇上雨露均沾,令皇家子嗣延绵。

而这份坚韧的背后又有多少心酸呢?虽然心酸但她还是皇后,还得照例往楚德宫赏赐了不少。

“你们说这八小姐怎么昏迷了数日都没醒?该不会真如太医所言醒来后就变成傻子了吧?”伺.候夏洛泱的宫女巧云说道。

“巧云姐姐,你别说了,我们是下人伺.候好主子就是分内之事,要是我们再胡言乱语,估计要被淑妃娘娘给打死的。”小翠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你说这八小姐要是醒来后发现侯爷把她打伤了送进宫,会不会又寻死觅活的?要知道她与平南王可是两情相悦......”巧云继续道。

“巧云姐姐,我们该去请太医给八小姐治腿伤了。”小翠不想参与这场毫无意义的八卦中,就率先走了出去请太医。

其实夏洛泱早就被楚德宫的欢乐声吵醒了,睁开眼看到这陌生的宫墙心里觉得前所未有的害怕,索性装睡想探得更多的信息量。

太医赶到时夏洛泱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太医轻轻给夏洛泱的伤口敷上一层草药叮嘱多多休息就离开了。

等太医走后夏洛泱只觉腿上传来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疼。疼得她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八小姐,您怎么样了?”小翠是第一个赶到夏洛泱身边的,她紧张的问道。

“还好,还好,就是腿疼,还有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对,这是夏洛泱最想搞懂的问题。

历史上最折磨人的三大人性拷问: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做什么?Who,where和what的较量。

听到夏洛泱的疑惑,身边伺.候着的几个小宫女都吓傻了,这八小姐真的就傻了吗?要知道八小姐可是侯府顶聪明的一个。

夏洛泱集智慧与美貌并存,可惜却是个爹不疼在侯府没地位,甚至混得连个下人都不如的庶女。

“八小姐,您都忘了吗?您可是夏侯爷第八个女儿,淑妃娘娘的妹妹,前几日被侯爷送进宫来了。”巧云是个多嘴的,一股子的说了一堆。

“平南王呢?他在哪儿?”刚刚装睡之时听到这两宫女提到自己与平南王两情相悦,说不定日后这平南王还能相助自己。

“八小姐……”小翠哽咽道,“如今您还是忘了王爷吧,您要是再提到王爷,说不定您自个儿的命就保不住了。”

what?这么严重?

夏洛泱看了一眼自己的腿,穿书倒也算了,还穿成个残废,可这腿怎么这么疼啊?

“小翠,帮我找把剪刀来。”夏洛泱虽然是产科的,但也学过一些医学药理,她想“小翠,帮我找把剪刀来。”夏洛泱虽然是产科的,但是也学过一些药理,她想先看看自己腿伤的情况。

可巧云与小翠以为夏洛泱想不开忙制止,“八小姐,这可使不得,您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淑妃娘娘肯定会打死我们的。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再说了,皇上可是真龙天子,不比王爷差啊。”

真龙天子个屁,皇帝有那么多的女人,要她和一堆女人抢一个男人,她才不干呢。

夏洛泱知道自己要不来这剪刀了,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她慢慢的移动自己的腿,试图用牙齿将绑着腿的麻布咬个口子,还好她学过瑜伽身体非常的软,一会儿功夫就把绑着腿的麻布给撕开了。

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还好自己发现得早,成天这么包着不透气,这腿能好才怪。

不过自己也是够倒霉的,看来这原主也是个苦命的主儿,被自己的爹打成这样送进宫,还被迫与相爱的人分开……

淑妃一早就随着其他几位娘娘去了凤仪殿看望皇后,皇后娘娘虽然身子在慢慢恢复,可气色仍然很差,半躺在凤榻上,十分憔悴。

“我身子还没大好,各位妹妹们暂时就不用来请安了,更何况德妃如今还有了身子,理应好好修养才是,可别像我一样废了这身子。”皇后一脸的温婉和善。

“谢皇后体恤。”德妃屈了屈身子,一脸得意的看着夏淑妃。

贤妃孕育一儿一女,其儿子还是太子的伴读,虽然贤妃在样貌上逊色了些,不及其余几人的风姿绰约,但母凭子贵,凭着自己非常争气的儿子在这后宫混到皇后之下嫔妃之上的品级。

只见她将德妃拉到自己身边,盯着德妃微微隆起的肚子瞧了许久,“德妃妹妹可要紧着些身子,听闻前段时间有位有了身子的顺仪,不知怎地就突然失踪了。皇上近来一直操劳国事,连后宫都鲜少走动,德妃娘娘能在这时候怀了龙嗣,且何都尉又在前线立了大功,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呢。”

突然贤妃将话锋引向夏淑妃,“淑妃妹妹虽说是夏家的嫡长女,但没有像德妃娘娘那样能立战功的兄长,这夏家的兴衰荣辱怕是都要落在淑妃妹妹身上了。淑妃妹妹也要抓紧点。”

这般挑唆的话语,也就只有贤妃说得这么顺溜,夏淑妃不愧是夏家教出来的嫡女,她朝众妃笑了笑,“夏家百年基业,三代军候,这兴衰荣辱也不是眼下该操心的事儿,贤妃姐姐倒是要操心操心二皇子,毕竟啊,皇子再优秀,也终究是比不过太子殿下的。”

后宫争宠向来如此,皇后也见惯不惯了,她伸了个懒腰,“今儿个妹妹们也看望得差不多了,本宫身子实在是乏得很,就不留各位妹妹们用午膳了,各自散了吧。”

“是,臣妾告退。”

皇后看着那一群摇曳着身姿退下的各宫娘娘们笑了笑,“淑妃娘娘宫中送进来的那位,查查底细吧。”

“是,娘娘。”皇后的贴身宫女搀着皇后往寝殿走去......

夏淑妃回到湮淑宫时,夏洛泱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点心,看到夏洛泱一脸的怒气,夏洛泱噎住了,连连咳嗽,巧云忙不迭的递过一杯水。

“淑妃娘娘,您可算回来了。夏洛泱搀着支杖,往淑妃娘娘走去,手中还端着一盘抹茶糕,”娘娘,这可是膳房特意做的,您吃吃看,味道非常不错。“

淑妃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夏洛泱,用嫌弃的眼神盯着那只带伤的腿看了一会儿,有些烦躁的说道,”你自己吃吧,本宫不吃这些东西。”

谁知淑妃衣袖轻扬,那一盘子的抹茶糕纷纷的往地上滚去。

夏洛泱立在原地,满脸写着不解,这确定是原主的姐姐吗?

第二节

龙泽天下了早朝换了朝服后没多久就来了楚德宫,他本来是不想来的,德妃的哥哥前几日在前线战场立了大功,德妃在此时又怀了龙嗣,就算他再抗拒,为了稳固朝局也只能来这一趟了。

没想到,德妃娘娘竟然不在宫中,龙泽天等了许久,才令高公公出去寻人,因为他不想再来第二趟。

此时的龙泽天坐在正座上,悠闲的品着茶。茶才刚抿一口,门口就传过来一阵哭声,那哭声不急不缓像是有预谋一般。他轻悠悠的放下茶杯,眉毛都不耐烦得蹙成一团。

“皇上,您可来了,您要是再不来,今日臣妾恐怕要遭人毒手,皇上也会失去自己的皇子了。”德妃还没进门就开始嘤嘤的哭着诉苦。

一进门时就扑进龙泽天的怀里撒娇,“皇上,您可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龙泽天巧妙的将其推开,语气中带着一丝冷漠,“如今您可是当朝的德妃娘娘,又怀着身子,谁还敢欺负你不成?”——话外音就是你这么作,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皇上,您瞧瞧您说的,您是不知道那淑妃娘娘,今儿正好在御花园碰着她,还有她那个瘸腿的妹妹,今儿要不是高公公赶到,恐怕臣妾肚子里皇儿就保不住了。”

龙泽天最不喜欢别人哭哭唧唧的,可这德妃最擅长的就是流眼泪,最开始龙泽天被她那种娇小可怜的模样给吸引,如今进宫也有好些个年头,一直这样哭唧唧的,心里也怪烦躁的,所以皇上最不想来的就是楚德宫了。

他安抚了一会儿德妃温柔的说道,“爱妃如今可要保重自己的身子,今日之事我会查清楚,定会给爱妃一个交代,今日波斯送来了一批妃子笑,我想着爱妃应该会喜欢吃,就全都送到楚德宫来了。”

听到皇上这样说,德妃笑的嘴巴都笑歪了,“皇上,您的意思是其他宫都没送,就只送来楚德宫?”

“嗯”龙泽天点点头,“朕还有奏章要看,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修养。”

“恭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走出楚德宫,龙泽天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将眼光投到高才文公公身上,“说吧,今日之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高公公一直跟在龙泽天身边,是龙泽天身边最得力与最信任之人。

高公公行了行礼,“回皇上,今日之事依老奴看是德妃娘娘怀了龙嗣,行走不便险些摔倒,反倒是那个小娘子聪明机智把娘娘给扶住了。”

“这宫里还有身手敏捷的小娘子?这么敏捷?朕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龙泽天虽然没见过夏洛泱,可在高公公的描述中,仿佛能看到一位身手敏捷思维活跃还十分聪明的女子。

高公公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眼中带着明显的笑意,那女人长得真的是一绝,虽只有一面却是非常有好感。

“她长得如何?”龙泽天继续问道,要说美貌的话,后宫之中无人比得过夏淑妃,所以自然龙泽天对夏洛泱充满了幻想与期待。

“那叫一个字:绝。”除了这个字,高公公再也想不到别的字来形容了。

“走”龙泽天眉开言笑心情瞬间大好大步朝前走去。

“皇上,您这不是去御书房的路呀?”

“谁跟你说去御书房了,朕是要去湮淑宫。”

回到湮淑宫后,夏淑妃一肚子怒火,原本是带夏洛泱去御花园散散心,没想到正好碰到德妃,那德妃仗着自己怀有身孕,故意造成假象让人误会,想趁机给她安上个故意谋害皇子的罪名,幸得夏洛泱机智护住了德妃,不然恐怕夏家就要大祸临头了。她虽然见不得德妃那副嘴脸,可也不至于如此糊涂,就算要动手,也不会傻到亲自来。

夏淑妃安排了几个下人将夏洛泱给抬回房,一路上夏洛泱心情非常好,虽然是被人抬着,但总归是捡回了一条命,她哼着轻快的歌儿。

夏洛泱走后,夏淑妃又摔了一套白玉盏。

“是谁惹朕的爱妃生气了?”

龙泽天的突然出现,把夏淑妃吓了一大跳,夏淑妃立马换上笑脸,朝龙泽天行了行礼,“臣妾拜见皇上,不知皇上突然到来,下人们怎么也不见通报一声?”

“是朕不让通报的,朕就是想吃你做的冰糖肘子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今日朕有没有这个口福?”龙泽天一把将夏淑妃搂在怀里,仔细的瞧着夏淑妃,心里却在刻画夏洛泱的样子。

男人果真都是好色的大猪蹄子。

“皇上的意思是要在湮淑宫用晚膳?”夏淑妃喜出望外,也因龙泽天的举动而羞红了脸,要知道皇上已经很多天将自己关在书房很少出门,就连皇后的凤仪殿都没怎么去,就更别提湮淑宫了。

“怎么?你不愿意?”龙泽天挑挑眉,朝夏淑妃笑了笑,这夏淑妃本就是夏府的嫡长女,生的貌美如花国色天香,当年可是有很多公子贵胄上门求取,最后却被夏候当成工具给送进宫来。

“是,臣妾这就去准备。”夏淑妃一脸幸福的往厨房走去,龙泽天一人坐在正座上,眼睛左骠右看,一直没发现那个娇滴滴的小娘子。

其实龙泽天留下来用晚膳是假,想一睹夏洛泱的容颜是真,一直到厨房端上一桌子的菜色时,这位八小姐才露面。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一暮倾城雪《炮灰的我穿成另类皇后(穿书)》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49:02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49:02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49:02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49:02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49:02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49:02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49:02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49:02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49:02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4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