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小说[影二叔]在线试读-精品言情-阅文林语

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小说[影二叔]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谁敢。”司徒婉朝前走了一步,那股强大的气势再一次释放开来,眼中杀意沉郁,让人的心不自由主的颤抖。发现下人们都不敢动手,司徒文韬老脸一沉,只见他杀气腾腾的走了过去,扬起手掌朝着司徒婉狠狠的扇去。“嘿,你还敢躲。”“把—把这个孽女给我抓起来。”正文 第9章 一脚立威眼看巴掌就要扇到自己,司徒婉这一次意外的没有躲闪。“你——你还敢还手?”司徒文韬满脸青筋暴动。

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作者:影二叔【完结】

文案:

一朝穿越,她成了被家人抛弃的大学士嫡长女。

亲爹为前途废嫡立庶,够狠;

姨娘贪材私吞她嫁妆,够贪;

庶妹虚伪夺她未婚夫,够贱;

比狠,火烧太子府;

讲贪,一夜搬空国库;

论贱,当街强抢美男。

若论三者谁之最,当数司徒大小姐第一。

某天,司徒大小姐满腔怨怒:“左擎宇,你真狠!”

“多谢爱妃夸奖。”靠近她的所有男性一个不留。

“你太贪!”

“必须的。”

标签:女强

正文 第1章 有点意思

叶英睁开眼睛,眼前竟站着一个男人,眸光怪异的看着自己的前胸。

几乎是想都不想,就一巴掌给抽了过去!

“混蛋!你往哪看呢!”

一巴掌拍出,却发现周遭的一切都很不对劲。

古色生香的房间,古代的床榻……连眼前这位自己扇了一巴掌,脸上一个红红的巴掌印,都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绝美姿容的男子,都是身着古装的。

我去!

这是穿越了,还是跑错剧组了?

叶英来不及反应过来,身前光线一暗,宛如谪仙一般的男人,突然朝着他逼近了过来。

“你,打我?”看着眼前的少女,长得好看,且弱不禁风的模样,可下手倒是多出几分狠辣。男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我救了你,你居然打我?”

“打你又如何?我还要杀了你呢!”

想我叶英,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特种兵,向来都是老娘调戏别人的,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近距离的看那个部位。

尼玛找死不是你这么找的好吗!

话落,叶英从床榻上翻身而起,挥动着拳头,那模样就好似一头炸了毛准备扑人的小猎豹。

男人眸光微微一黯,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她的小手,调戏一番,却被叶英迅速的一个反转,摔了对方一个四脚朝天!

男人几乎是,防不胜防的,就这么被摔倒在地上,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这绝对是平生,头一次被人这么……跟扔垃圾一样的,往地上摔!

可还未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见那少女跟兔子一般,一蹦一跳的,从房间的窗户,跳了出去。

“打完人就想逃!”男人嘴角不由一阵抽搐。

噗通一声,叶英,此刻内心绝对是崩溃的,原以为外头人行道,结果下子就掉进了一条小河里。

刺骨的河水冷得叶英,嘴唇不停的哆嗦,脑子里,忽而铺天盖地陌生记忆涌了出来。

凤澜国,司徒大学士府的嫡长女司徒婉。

母亲早逝,姨娘当家,有一个庶女妹妹,却因为姨娘受宠的原因,极受司徒大学士的宠爱。

风头早就盖过了她这个嫡长女,发展至今……司徒婉在这个学士府邸里,早就没有任何地位了。

沦落成那种下人,任谁都能打能骂的废物,弱小而又可怜!

司徒婉是吗?

以后我便是你,你便是我了!

在出任务时,叶英被自己人暗算致死。

既然重获新生了,那么……就好好活着吧!

莺歌搂的屋顶上,男子潇洒的身影迎着徐徐的夜风轻轻飘扬着,他敏锐的目光遥望着河里的人儿,只见对方双手大开大合,又脚一缩一蹬,如同一只青蛙一般。

望着这滑稽的一幕男子瞬间笑了:“这只小青蛙,有点意思。”

二十一世纪最流行的蛙泳,在对方的眼里却成了笑话。

上了岸,司徒婉巡视了四周的街道,片刻之后便众记忆中,找准了方向返回了原主的家。

然而,众后门回家的司徒婉并不知道,被她摔得四脚朝天的男子一直尾随他到了这里。

“司徒家?看对方的那姿容和气度,应该是司徒家的小姐吧?”

嘴角迅速的勾勒起一抹迷人的微笑来,之前犹如谪仙一般的气质,立刻瞬间颠覆,此刻的他,更像是一个浪荡子。

司徒家的小姐,咱们……来日方长!

正文 第2章 真正的大小姐

回到自己的房间,司徒婉换了身衣服,便倒在软绵绵被褥上,脑海里翻转着刚才发生的画面:刚刚自己揍那个登徒子的地方,这个新的身份。

她居然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青楼。

原主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青楼,到底谁歹毒,把人害死就算了,竟然还要丢到青楼去毁其名声,策划这一切的人,其心可诛!

可她这副身子骨,似乎太弱了,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唯有养精蓄锐,先睡一觉再说吧!

可似乎,老天爷连睡觉的机会都不给她,刚进入梦乡,脸上就防不胜防的挨了一巴掌。

猛地睁开双眸,只看见眼前一个穿着打扮,比自己都要好的古代丫鬟和一个老嬷嬷站在那里。

只见那丫鬟双手叉腰,气势凌云道:“小贱人,还不快给我起来。”

目光一扫对方,司徒婉便发现对方的眼神却如同见到仇人一般。

记忆飞快翻转,这就是司徒府邸的下人,她那个“好”妹妹的丫鬟?

直接冲正自己的住处就打人,简直是……一点大小姐的颜面都给,真不知道在这样的家里,原主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给谁你们胆闯进本小姐的房间的?”司徒婉脸渐渐阴沉了下来。

“进你这个破房间还用得着闯吗?你以为你是谁,司徒大小姐吗?真好笑。”丫鬟一脸嘲讽。

一大早闯进她的房间不说,还无视自己这个大小姐打了她一巴掌,真以为她还是那个司徒婉。

小宇宙瞬间爆发,不容对多说一个字,司徒婉猛然站起身左手揪起对方的耳朵,右手一阵狂甩,啪啪啪——

一连几巴掌一去,打得那丫鬟一脸的懵逼。那丫鬟身旁的老嬷嬷也是瞪大双眼,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说不出半句话来。

片刻之后,那丫鬟都被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拉回神来:“你――你竟敢打我。”

“一个以下犯上的下人,打你又如何?”司徒婉冷笑。

“我,我可是二小姐的贴身丫头,你敢打我?”

“二小姐,她算什么东西?别忘了,在这个家里,谁才是老大,在我这里还轮不到她一个庶小姐放肆。”司徒婉语气凌厉,无形中增添了一丝威严。

听着司徒婉的语气,李嬷嬷心头一阵哆嗦,这样的司徒婉,她还是第一次遇见,感觉有点恐怖。

“以后你们谁要是敢闯进入本小姐房间,我被把她的手脚砍下了做花肥,都给我滚。”司徒婉一声怒喝,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宛如一头随时都可能会爆走的狮子。

头一次被司徒婉强大的气势所惊讶,小丫鬟和那老嬷嬷仿佛见到地狱的阎王一般,吓得调头就跑。

一间别致的阁楼里,汪氏正给女儿司徒静梳头。

铜镜前,司徒静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笑容如花:“娘,女儿和三太子的婚事定下来了吗?”

虽说三太子承诺过要纳她为妃,但是皇上的赐婚圣旨还没有下,她心里总是不踏实。

正文 第3章 算账

要知道太子正妃的位置已经被司徒婉所占据,这么多年,为了夺走太子妃这个位置,她跟母亲用各种方式让司徒婉的形象毁于众人之前。

昨晚们母女就暗中派人将司徒婉劫走,将她丢进莺歌楼想彻底毁掉她。

然而,他们二人并不知真的司徒婉已死,一个新的司徒婉却回来了。

“昨夜你爹从宫里带话归来,今日皇上的赐婚圣旨就要到府里,你就安心等着做你的三太子妃吧!”汪氏笑脸如花。

“啊,今天就来圣旨,可是司徒婉和三太子的婚事不是还没有退吗?难道我要跟那个贱人一起嫁给太子?”司徒静瞬间崩溃了。

“静儿,这点你放心,那司徒婉如今在莺歌楼里,在那个地方,你觉得她还能完好无损?”

“嫁给太子之前都是要验明证身的,如果司徒婉不是清白之躯,你觉得太子会娶她?放心吧,这个正妃的位置没人敢跟你抢。”汪氏提醒道。

司徒婉做梦也没想到,汪氏母女为了夺她这个太子正妃的位置竟然用了这卑鄙的手段!

正当母女二人聊得正开心时,一个带着几分焦虑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正与娘亲谈着自己和三太子的婚事时被这个不愉快的声音打断,一丝怒意浮在司徒静的脸上浮现。

然而,当她们母女二人走出房门一看,却见李嬷嬷正带着一个红肿着脸的小丫鬟跑了过来。

望着眼前这一幕,母女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懵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的丫鬟小雨怎么变成这样?

看到汪氏和司徒静,李嬷嬷就像是孩子见一妈一般,眼泪哗啦啦的落下。

“夫人,二小姐,您们可要给我和小雨做主呀!”

“奶娘,发生什么事了。”司徒静眨着那双困惑的眸子。

见二小姐追问,李嬷嬷就将自己跟小雨去找司徒婉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在描述的时候,李嬷嬷还不忘了添油加醋,激化汪氏母女心中的那股恨意。

李嬷嬷的话还未说完,汪氏母女瞬间火冒三丈,特别是司徒静,气得脸都黑了。

“不对呀,你说司徒婉在她的住处?”汪氏率先回过神来。

她昨晚不是让人将司徒婉绑了送往莺歌楼了吗?她怎么还在府里?

“是的,夫人。”

“这个小贱人,竟然敢动我的人,看我不剥了她的皮。”司徒静一声怒吼:“奶娘,你去找几个人过来,本小姐带你们撕了她。”

见女儿要去找司徒婉算账,汪氏也是越想越是困惑,她明明亲看到自己的人将司徒婉带出府的,为什么她还在府里。

感觉到不对劲,汪氏还是决定女儿去司徒婉那里看看。

然而,她们一帮人风风火炎的要去司徒婉住处算账时,老管火急火燎地出现了:“夫人,二小姐,皇上的圣旨来了,老爷你们到前厅去随他一起迎接圣旨。”

听老管家说圣旨到了,司徒静顿时猜到圣旨的内容,顿时心花怒意:“娘亲,圣旨来,快,我们快去接圣旨。”

不容汪氏多说,司徒婉拉起她的娘亲朝着前厅跑去,找司徒婉算账的事直接被抛之脑后。

正文 第4章 看大戏

前厅大院,一位身着蓝色太监服的宣旨人看到汪氏和司徒静都赶到后才娘声娘气的喊道:“司徒婉,接旨。”

“呃,公公,我那不孝女司徒婉还没有来?”司徒文韬有些尴尬。

“司徒大人,圣旨都到大半天了,这人还没来到,您这是何意呀,藐视圣旨吗?”那公公脸色一横,语气中夹着几分怒意。

“请公公恕罪,下官已经派人去催了,那不孝女很快就来了。”司徒文韬匆忙解释。

扫了司徒文韬一眼,又想到他未来的身份,那公公才放缓了语气:“好吧,那你们可要快些,咱家可是要回宫复旨的,若是回去晚了皇上怪罪下来,咱家怕你们担当得起。”

“是是是,公公教训的是。”司徒文韬一脸歉意。

“老爷老爷,大小姐不在她的别院!”那位被派出去的下人匆匆忙忙回来报告。

“不在别院?”这臭丫头关键时刻竟掉链子,司徒文韬面色阴沉:“不在别院就不找了吗?去,就算是将整个司徒府都翻过来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老爷,小人刚刚从厨房赶来时,似乎看到大小姐朝着厨房去了。”一位下人突然插话。

“去厨房,这个吃货,就知道吃。你们两个,即刻去厨房把她给我抓来。”司徒文韬气得脸都绿了。

今日,十分重要,可别被司徒婉那个孽女毁了。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派去厨房的下人又匆匆回来了。

“老爷,大小姐不在厨房。”

“什么,她也不在厨房,这个臭丫头到底跑哪去了。”司徒文韬变得急躁起来。

这孽账,存心想气死他吗?

就在司徒文韬派人四处寻找司徒婉下落时,司徒家最高的那层阁楼上。

司徒婉倚窗而坐,一边啃着叫花鸡,一边悠哉悠哉的喝着小酒。

时不是地扭着头看着前院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司徒文韬,又看看那些像小老鼠一样四处窜的下人,仿佛是在看一群小猴子在演戏一般,就差没有拍掌叫好。

啃光了叫花鸡,喝小酒喝完了小酒,司徒婉起身打了一个饱打嗝,这才悠哉悠哉的走下阁楼朝着前院而去。

正当司徒文韬因为司徒婉迟迟没有出现,圣旨迟迟没有传下来而心急如焚时,司徒婉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之意传来:“哟,大家怎么聚在这,这是要发月钱了吗?”

听到声音,一道道目光皆投向了司徒婉。

看到司徒婉来了,司徒静脸色一沉,正想破口大骂,可想到眼前这些都是宫里的人,如果自己举止粗鲁会被传到皇上和太后那里影响形象,她只能憋着怒气没敢释放。

那脸红通通的像是便秘。

“姐姐,你可算来了,圣旨到了,大家都在等你接圣旨呢!”司徒静柔声说道。

对于虚伪的司徒静,司徒婉将头扭向另一边,直接无视。

见司徒婉理都不理司徒静,司徒家的众人皆是一愣,司徒静这个废物大小姐竟然长脾气了?这一切都变得梦幻了。

正文 第5章 司徒婉接旨

被司徒婉无视,司徒静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时间怒也不是笑也不是,比哭还要难看。

“哦,不是发月钱呀,不发月钱我就回去了。”扫了众人一眼,司徒婉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混账东西,谁允许你走了?”司徒文韬忍不住喝道。

“爹,怎么说您也是堂堂大学士,说话要要注意用词,您叫我混账东西,那您算什么呢?老混账吗?”

“你—”司徒文韬脸色越发难看。

堂堂当朝大学士,还是一家之主,竟然被自己的女儿当众顶撞,他这张老脸都不知道朝哪放了。

“爹,我只是让您注意用词而己,您别激动,您的身体一向不好,万一激动过度一命呜呼了,那女儿就成罪人了。”司徒婉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模样。

“司徒婉,看你把你爹气的,还不跪下来给你爹请罪。”汪氏怒喝,这个小贱人今天发什么疯,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

“姨娘,请问我刚才哪句话说错了?”

被司徒婉这一问,汪氏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脸黑得像猪肝,十分难看。

老爷气得说不出话,汪氏呛成了哑巴,司徒静怕自己原开毕露不敢开口,下人更是不敢插嘴,若大的前院竟然变得安静了许多。

“那个,您传旨的公公是吗?”

“不然你以为咱家是来发月钱的?”

“公公,您若是有钱也赏点给我吧,我近来可穷了?”司徒婉笑嘻嘻道。

“司徒婉,你还真是—――算了,咱家不跟胡闹了。司徒婉,接旨吧。”那宣旨的太监娘声娘气的说。

知道圣旨不可违,司徒婉还是乖乖的跪了下来:“司徒婉接旨。”

“奉天承日皇帝召曰,司徒婉虽然是大学士长女,可行事不端行为不检,三太子仍未来储君,其妃子必是品貌兼优,德才兼备之才女。”

“司徒婉未能达到太子妃之基准,朕特下旨退了十年前定的此庄婚事,但念在司徒婉仍大学士之长女,大学士有功于朝廷,朕考虑再三,特将司徒婉赐于婚于朕擎王,七日之后完婚,钦此。”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影二叔《邪王宠妻:废材狂妃要逆天》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快穿之白莲花黑化指南小说[紫歌东来]在线试读

白怜花委屈巴巴的看着陆凌晟,说:“只不过失败了一次就这么狠,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他记着你的好,以后肯定会更加卖力工作的。”第9章 祸世之女VS正道修士“怎么会没用?以后派的任务稍微简单点,也能节约人力资源。”白怜花着急的看向孤辰,说,“你倒是说话呀,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失败。”不管怎样,她得刷一下好感,将来一起组队也有个照应。------------陆凌晟略有不悦,说:“他若是再败,我又该追究谁的责任。”她说:&l...

2019-09-03 07:48:57

你我的荣耀之巅小说[茶色怜骨]在线试读

“啊!这手……”“你好,我是新来的辅助鬼泣。”不同于女孩子的声音,也不同去男孩子的刚阳,巧妙取了中间差,以至于,还未正式上赛场,就已经俘获一批声控,手模党。修长的身段配上那抬起的手,更是引发了一轮尖叫。“你好,我是梦塔经纪人云封。”云封伸出手笑着说道,可是嘴角却挂着一抹狐狸笑。“我会的。”侧颜无敌杀啊!...

2019-09-03 07:48:57

[综]盘丝洞欢迎你小说[鹤非]在线试读

于是小仙女在短短十天迅速吃光了自己的零花钱。她来了纽约才知道,自己从前过得都是怎样一个苦行僧一样的生活,瞧瞧她爸妈选的巢穴,附近别说炸鸡店了,连吃个肉都要自己动手打。而且她爸妈的厨艺还都只是普通的及格线水平,导致塔拉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合格的辟谷的妖精了。托尼托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着鸡块,在塔拉心满意足的放下第五桶炸鸡的时候,开了口:“你就这么饿?”他扭头看了眼彼得,“你平时也是这么吃饭的吗?”塔拉则是舔指尖酱料的动作一僵,谨慎的抬起脸:“这...

2019-09-03 07:48:57

画春风小说[凡尘一琉璃]在线试读

她说道,脸上微带笑意。一边拿眼睛瞧着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方才还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怎么这会又笑了起来。方才林夫人那一下,可是手下没有留情。“行了,放开!”拉着她的两个丫鬟忙放开了手。她弯起嘴角。林家是县城的南北货商,生意挺大。...

2019-09-03 07:48:57

国色天香小说[洛水三千]在线试读

今天由于这个特殊情况,我下班就比较早,回到医院的时候刚好看到傻子在那看着公公,我听到傻子在说,爸爸,你觉得好些了吗?我媳妇儿去赚钱了,她每天都好辛苦的!我对他点点头说,嗯,今天下班早,你吃饭了没有?公公不能说话,他就跟我点了点头,眼睛里还带着一股欣慰,我能猜到他心中所想,我就帮他盖了盖被子说,爸,你不用担心我俩,他也很听话,你就安心的治疗,登你好了啊,我就在这里租个房子,咱就不回乡下了。在休息室待了一会,兰兰把我送出去,看着我上了出租车,她才挥手回去。听着他的话,我心里感觉一种满足,虽然他很傻,可他真的理...

2019-09-03 07:48:57

我不喜欢你了[重生]小说[卿亲]在线试读

在明德中学高中部,今年的高一学生一共有将近四百个,其中大部分是从初中部直升上来的,也有学校重金从其他中学挖过来的尖子生和中考考进来的优等生,以及少量的他市转校生。她同桌说:“我反正没跟她讲过话。”李萌萌笑喷了,一边拍桌子一边说:“一个阴森的智障!”她说着突然推了推她的后桌,问:“你说是不是啊颜颜?”此时此刻,明德中学高一五班,学生们正在课间休息,等待会儿上完最后一节自习课就放学。“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颜悄很奇怪啊,都转过来两...

2019-09-03 07:48:57

南山村致富日常小说[曲流水]在线试读

杜善薇立即快走几步,迎上去扶住她的手臂,一边答道:“阿太,我吃了,不算早了,昨晚睡得早。”昨晚曾祖母张子莲就来看过她,还和她闲聊了好长时间。爷爷杜庆国他们三兄弟的这一辈是“庆”字辈,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分别是华、国、民,非常具有时代特色。张子莲一听,顿时高兴不已,她矜持地笑了笑,抚了抚鬓角,道:“我耳不聋眼不瞎,身子骨好着呢,有什么不能听到的?”张子莲是一位身材娇小、相貌和善的老太太,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旧式斜襟衣裳,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没有...

2019-09-03 07:48:57

囚妻小说[倪净]在线试读

男朋友三个字让邵晋雷全身僵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翻个白眼,“你不要开玩笑了。”“哪个学姐?”邵晋雷深吸口气,想要平缓体内被挑起的蠢蠢欲动,“对我有好感,但我对没感觉。”应该,跟女生可以玩,但没打算跟任何女人交往。听的问话,官晶浪笑得眼睛都弯了,漂亮的脸蛋教人移不开眼,:“从今天开始,你要当我的男朋友。”“邵晋雷,你不不想负责?还你心里喜欢的那个学姐?”就因为那句要负责,半年来,邵晋雷...

2019-09-03 07:48:57

预言女王拽翻天小说[南国媄人]在线试读

刚说出四个字,帝都高层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连忙改了口:“权,权谨小姐,这是帝都与江城的药物局通行证。”“不知权谨小姐还有没有什么吩咐的?”接过绿色的通行证之后,权谨这才自带拽意地回话,就是那种坐拥过天下的语气:“我要干什么,用的着你?”第8章 她的身份,无人敢逆(1)“通行证申请的是永久权限。”帝都高层:“.....”“权谨小姐,那边的身份......”太神秘,...

2019-09-03 07:48:57

她的纨绔小少爷小说[椰子青青]在线试读

这话,叶寒宁也听不得。赵氏哼着附和:“可不就是,她那股骚媚劲儿就是娘胎带来的——”平日里无论赵氏如何打骂自己,为了爹,她不会有半点反抗。可如今却指着她无辜的娘骂——赵氏长着一张端正温良的脸,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尖酸刻薄。叶周氏听了,心中不甚赞同,但她了解赵氏的为人,为了家中安宁不愿在面上拂了赵氏。故而她只道:“阿秋不是那样的人。”她抽噎道:“祖母,她怎么就不是那样的人了?!你可没瞧见她平日里在街上走路的...

2019-09-03 07: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