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太后是我白月光(穿书)小说[苓枝]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那就好。”太妃点头说。“臣妾方才突然记起一事。”殿里空气静谧了会儿才听太妃说,孙鸢眸光一闪:终于进入正题了。这次她抬头看着书案后的孙鸢,目光冷了下来。孙鸢暗自点头,面上却说:“太妃多虑了。正巧哀家也闲得无事,太妃能来哀家这儿,哀家高兴得紧。”她又和孙鸢说了几句闲话,仍旧没说到正事。“那宫女是枚姐姐从府中带来的侍女。”太妃说,“昨儿臣妾还想着今日来求太后将她放出来。谁知…&hellip

听说太后是我白月光(穿书)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听说太后是我白月光(穿书)》作者:苓枝【完结+番外】

文案:

为了避免走上原主的路,孙鸢躲在山谷逍遥自在。

顺便还谈了个对象。

谈婚论嫁之际,对象突然回京,只留下一句话让她等,这个时候孙鸢突然想起被她不经意遗忘的事。

她对象是原文出场就被打入大牢的男配,而她会背叛他入宫成为皇后,甚至太后。

孙鸢:“……”

人当然是要救的。

所以她入宫了。

后来……

她对象秘密好像还不少,

知道的秘密还挺多。

——

简单排雷:

1、不太甜(重点!)

2、架空穿书,历史乱炖,bug超多!

3、男主前世今生都知道女主不是原装货。

4、非古风。

综上,钟爱甜宠党、考据党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鸢 ┃ 配角:沈廉 ┃ 其它:1v1,he

☆、第一章

韶和六年,一抬软轿悄悄从毫不起眼的小门进了宫,自此宫中多了位鸢贵妃。同年六月,皇上立鸢贵妃为皇后,大赦天下,举国同庆。

身负冤屈的罪犯从牢里出来,对当今帝后感恩戴德。几月前锒铛入狱的端和亲王被特赦出狱。

韶和七年,皇上薨,膝下仅有一名幼子,左相力排众议,将皇子推上皇位,由太后垂帘听政。

一时间,太后被世人称为妖后,朝廷上下分为两派。同时,端和亲王回到京城,不少穿着常服的青年或老年男子进出端和王府。

乾元元年。

淑房殿。

左相下了朝避开其他臣子,独自一人来见太后。

大宫女秋景和春岚守在门口,见是他,便福身作礼。秋景笑着说:“大人请再稍等一会儿。”

左相点头:“劳驾。”

秋景进去,留下春岚一人守在门口。

“左相?”孙鸢握着笔的手一顿,抬起头说:“让他进来。”

“是。”

秋景应声出去,不一会儿身着红色朝服的俊朗青年进来,颔首道:“太后娘娘。”

冒犯不足,恭敬有余。

孙鸢轻轻搁下笔,从书案前站起来,走了几步才说:“左相这次来是为了何事?”

早朝时朝上吵得沸沸腾腾,左相来找她的目的,孙鸢心里早就有了底。

左相杨意看着孙鸢,上下嘴皮一碰吐出几个字:“端和亲王。”

听到这四个字,孙鸢轻轻一笑,在书案前停下,手拨弄着秋景前不久才剪下来的桃枝,似不经意说:“自端和亲王回来后,朝中上下极不平静。若是哀家没猜错,户部侍郎和平宣候几位朝中老人早就去找了他?”

杨意垂下眼拱手说:“端和亲王在这个当口回来,豺狼野心不减当年。娘娘应多多注意端和亲王的动作才是。”

孙鸢背对着他,杨意没看到孙鸢的脸色,只听到孙鸢冷硬地说:“哀家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娘娘不要忘了……”杨意还欲再提醒,孙鸢打断他,态度变得有些强硬:

“哀家知道了,爱卿先退下吧。”

杨意下一句不过就是想提醒孙鸢端和亲王沈廉当初是因谋反的罪名锒铛入狱,沈廉本就野心勃勃,这次回来,他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几句话在孙鸢这里早就没了新意,孙鸢不想再听一遍。

春岚和秋景再进来时,只看到孙鸢微扬着头站在书案前,眉目紧闭。她俩互相对视一眼,退了出去。

殿里殿外都静悄悄的。孙鸢维持着这个姿势累了,这才进了内室找了件披风披在身上,提起裙摆跨过门槛出去了。

春岚和秋景原本要跟上去,却听见孙鸢说:“你们二人就在这里守着,哀家很快就回来。”

这才没有跟上。

现在正是阳春三月,宫中种的桃树都开了,在枝头簇拥得可爱。

但今日天气不好,阴沉沉的,看远边的云和远处的山都快连在一起。孙鸢出去没多久,天上竟开始飘起了雪。

孙鸢呼出一口气,白雾很快就消散了。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十二年前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发现她到了一片山谷,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一身逶迤曳地的衣裳。

……她从未见过如此清新脱俗的穿越方式。

正在她疑惑之际,她发现自己不是穿越,而是穿书。

穿成了这本书里的恶毒女配,男配的白月光。

这白月光背叛了男配,不仅成了太后,还将他的侄子养成了傀儡皇帝。

如今孙鸢依旧走上了原主的路,成了当朝太后。

细碎的雪落到孙鸢肩上和发丝间,不一会儿就融成了小水滴。

秋景和春岚分开找了许久才找到孙鸢,秋景撑着膝盖轻喘着气,顾不得顺完气就快步从庭廊下走出来,撑开油纸伞遮住自己主子,劝道:“娘娘,回去吧。”

孙鸢无声叹了口气,紧了紧披风,说:“走吧。”

下雪了。

沈廉看着窗外的飘落下来的雪,思绪飘得有些远。

这个时候还下雪,真是难得一见。沈廉心道,屋里其余人看着正主走神,面面相觑:刚才他们是在说着太后的事吧?这端和亲王怎么不走心了?

“说起来,”沈廉收敛了笑容,突然说,“本王还不知太后是哪里人,怎会突然就入了宫,这么快就当上了皇后?”

“郴州。”张大人冷哼了一声说,“这么快就当上皇后,不知道她到底给先皇灌了什么迷魂汤。”

“话可不能这么说,”沈廉睨了张大人一眼说,“这不都叫她妖后,她除了给先皇灌迷魂汤手段还硬着呢。”

经沈廉这么一说,其余官员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气愤起来。

沈廉拿起茶杯掩住唇角的笑,低垂着眼,又说:“本王还有点事,就先失陪了。各位大人请自便。”

他不管几位朝廷命官的脸色,站起来掸了掸衣摆,对他们点了点头,出去了。

几位官员无法,不一会儿也自行离开了。

出了端和王府,刚才接话的张乘一甩衣袖,嗓音里压着怒火:“如今妖后当政,端和亲王的态度却暧昧不清,这是想让天下大乱还是给敌国入侵的机会?”

陈大人——陈斌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把棋子压在亲王殿下身上了。”他们毫无退路。

其余大人也挨个叹了气,各自上了自家马车离开了。

沈廉招来暗卫,问道:“你可知太后名讳?”

张乘说太后是郴州人,郴州地偏,出来的人也少之又少,除了放在沈廉心上的女子,还从未遇到过第二个郴州人。

暗卫摇头,口鼻蒙在黑巾下,说话蒙声蒙气,好在这并不影响沈廉听清他的话:“属下只知太后曾被册封为鸢贵妃,其余一概不知。”

……鸢贵妃,郴州人。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当初沈廉以谋逆的罪名入狱,但是与上辈子不同的是,他并未受到任何审讯。

——是的,沈廉是重生的。当他意识到自己重生的时候,欣喜若狂填充了他整个胸膛——上天终究看不过去,让他有机会去弥补上辈子曾经辜负的人。

但是在他按照上辈子走向,老老实实待在大牢等着死遁的机会时,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廉突然很想知道这些事,甚至连带着当朝太后也起了极大的兴趣。

夜幕降临,一道黑影从端和王府闪出来,在皇宫的那个方向消失。

秋景领着宫女伺候完孙鸢洗漱,又领着她们出去,对孙鸢行了个礼,合上朱红沉重的殿门。

孙鸢换上寝衣,正要上床,耳尖一动,捕捉到角落里传来的细微的声音,厉声道:“谁!”

良久没人回答,孙鸢皱了皱眉,犹豫了半晌朝刚才传来声音的地方走去。

还没走到那儿,那道黑影快速闪出来,“铛”的一声,半截白刃横在孙鸢脆弱的脖颈上,这人说:“若是太后想要活命,就不要……”出声。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停了下来。他眼底的情绪翻滚起来,像是要把眼前的这个人吞噬进去。

即使是剑横在脖子上,孙鸢眼中也是一片冷静。她抬起眼皮看了眼把脸蒙得严严实实的刺客,冷静回答:“放心,哀家不会叫人。”哀家一个人就足够。

话音刚落,孙鸢眼神一沉,右脚袭向刺客腹部!

刺客一时不查,被孙鸢踢中,闷哼一声,控制不住连退几步。

这人竟然分神了。孙鸢心说,这刺客做得太不敬业了。

那人直起身,但出乎孙鸢意料,他竟然丢了剑。孙鸢警惕地看着他,他却伸手扯下黑布,露出一张冷硬好看的脸来:“是我。”

孙鸢认识他。

其实何止是认识。

看清眼前这个人,孙鸢心里欢喜,但是开口却说:“端和亲王?”

沈廉狠狠地皱起了眉,沉着脸看着孙鸢,一步步走向孙鸢:“太后?这两年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竟然嫁给了我皇兄?”

“你不是说要嫁给我?”

孙鸢不自觉后退了几步,面对沈廉一连串的质问,说:“王爷莫不是认错了人?哀家从未见过王爷。”

从未见过?沈廉气极反笑,心里绞痛,厉声说道:“从未见过?那太后是如何得知我是端和亲王?”

当时沈廉心生怀疑时,他就将苗头掐死在了襁褓。

他重生回来便提前与孙鸢见了面,几年后又留在山谷,和孙鸢朝夕相处。他走时看见孙鸢眼里分明含着对他的情意,怎么会又进宫?

但是现在的确是这样,真是好大一份惊喜。

孙鸢哑口无言。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起以前和先皇以及左相约定的事,缩在寝衣里的手捏得泛白,面上却冷淡地说:“先皇书房有你的画像,哀家自然会认得你是端和亲王。”

沈廉快步走近孙鸢,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一瞬间缩近。他掐着孙鸢的腰,把她抵在圆柱上,低头阴鸷地看向她。他压抑着怒气沉声说道:“你再说一遍?你不认识我?!”

危机感袭上心头,孙鸢冷凝着脸,说:“亲王是发什么疯?”

沈廉没说话,作势要亲下来,孙鸢愣了愣,轻轻推了下他肩膀,没推开。

唇舌即将交融之际,孙鸢想:去你妈的约定,我男人我还得推开,我是有病吧?

但很快孙鸢头脑又清醒了过来,左手垂在身侧掐着手心,右手毫无预兆地扬起来,如她所料一般落到沈廉的脸上,一声脆响炸起,两人的心同时跳了一下:“王爷请自重,哀家乏了,劳烦你先出去罢。”

作者有话要说:临睡前发现黄门侍郎是宦官担任……赶快爬上来改掉Orz

欢迎各位来捉虫!

☆、第二章

孙鸢到底还是留了情,她并没用上全力。

可即便是这样,沈廉嘴角还是渗出了血丝。

他冷着脸用拇指抹掉了嘴角的血迹,就着偏着头的姿势看着孙鸢,孙鸢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这让他心里的火又蹿得更高。

殿门外守着的宫人终于迟钝地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他敲了几下门,窗纸上勾勒出他的身影。

宫人心忧殿里出了事,又怕扰了太后清梦,于是轻声问道:“娘娘可还安好?”

“……无碍。”孙鸢沉着声音答道。

殿里两个人谁也不肯让谁地对峙,盯着对方不开口也不先一步软下态度。

最后还是沈廉先一步跳窗离开了。

孙鸢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估摸着他应该是走远了,这才快步走到窗边,看着沈廉的身影与夜色逐渐融为一体,关上了窗。

她向来是信守承诺的人,不会做出毁约的事。

……即使是当时受制于人才不得已答应下来的。

*

“沈廉,该你上路了!”方脸的狱卒拿着用铁环穿成一串的钥匙,抖了半晌,找出关住沈廉的门的钥匙,很快就打开了。“快点!”

视线被乱发挡住了,沈廉伸手拨开,看清了狱卒的脸。

这狱卒他眼熟。

是上辈子送他去刑场的人。

被直呼名讳沈廉也不恼,早在入狱的时候,他就不是那云端之上的端和亲王。

上面的两位和其他几位大臣把他送进大牢,剥夺爵位,现在和平民无异。

狱卒见沈廉坐在地上只看着他不动,心里有些发怵。

好歹这也是曾经威名在外的王爷,即使是被打入大牢,现在即将被砍头,他的余威却还是在的。

狱卒硬着头皮踢了下沈廉,恶里恶气地说:“给我起来!别再和我摆谱!你以为你还是王爷不成?”

沈廉终于动了一下。

狱卒刚要松口气,却听沈廉说:“起不来,走不动。”脚跟传来一阵阵疼痛,就连手腕上也传来钻心的疼。

他的手筋脚筋早就被挑断了。

狱卒看向他血迹斑斑的双脚,犹豫着把他扶起来了。

话本里总写,当有人被砍头时,总会有人大喊“刀下留人”,于是那人就得救了。

但沈廉是因谋反入狱,又坐实了这个罪名,天下所有人对他恨之入骨,于是他死了。

死之前他看到藏在人群中看着他红了眼眶的人,那个不应该出现这里的、却在一众愤怒和看热闹的脸中显得格外醒目的人。

*

沈廉猛然惊醒,翻身坐起来扶着头。

此刻天已大亮,女婢夏禾带着一连串下人进来备下热水,听见床间动静,便柔声问道:“王爷醒了?这会儿可要用热水?”

沈廉没出声。

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梦到前世的事。

前世他和孙鸢情意相投,正要谈婚论嫁时出了意外,他被陷害抓进了大牢。后来手下的人告诉他害他的人正是孙鸢,而孙鸢早就登上了后位,成了国母。

在亲眼见到孙鸢之前,沈廉是不信的,甚至还将属下骂了回去:“阿鸢是本王还没过门的夫人,怎么可能嫁与皇兄!你们不要信口雌黄,挑拨我们的关系!”

在孙鸢穿着一袭凤袍出现在大牢的时候睥睨着他的时候,沈廉才不得不面对他一直逃避的现实。

但属下因此却对他心生间隙,最后在上面的人威逼利诱之下投服了。

死之后他魂魄未散,便一直跟在孙鸢身边,知道了掩盖在残酷事实下的真相。

这一世他仍旧什么也没改变。沈廉有些颓然。

但事实已到如此,沈廉只能尽自己所能护着她,不让她走上前世的路。

天还未亮时,孙鸢被殿外一阵吵闹声吵醒了。

外面的人尽力压低声音,但奈何孩童的声音仍旧尖锐。

孙鸢下了塌,随意披上外衫,扬声说道:“秋景。”

门外的人听到她的声音那一刻全都住了嘴,隔了一会儿才听秋景回道:“娘娘,陛下想进来见您。”

登基不久的小皇上在门外冷哼,颇为老气横秋:“朕来见母后,你们竟敢阻拦朕,当心朕让你们吃板子!”

“弥儿。”孙鸢说,“快进来。”

沈知弥听到孙鸢这么唤他,当即放弃了追究这些不知好歹的宫人的责任,推开门欢欢喜喜扑进孙鸢怀里,唤道:“母后。”

孙鸢揽住他,柔声说:“弥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找母后了?睡不着?”

沈知弥委屈地点头,又向她告状:“他们拦着儿臣,不让儿臣进来找母后,母后定要好好惩戒一番才行。”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苓枝《听说太后是我白月光(穿书)》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听说太后是我白月光(穿书)小说[苓枝]在线试读

“那就好。”太妃点头说。“臣妾方才突然记起一事。”殿里空气静谧了会儿才听太妃说,孙鸢眸光一闪:终于进入正题了。这次她抬头看着书案后的孙鸢,目光冷了下来。孙鸢暗自点头,面上却说:“太妃多虑了。正巧哀家也闲得无事,太妃能来哀家这儿,哀家高兴得紧。”她又和孙鸢说了几句闲话,仍旧没说到正事。“那宫女是枚姐姐从府中带来的侍女。”太妃说,“昨儿臣妾还想着今日来求太后将她放出来。谁知…&hellip...

2019-09-03 07:28:31

她微笑时那么甜小说[长河不落月]在线试读

钱乐乐叉了一块苹果吃起来,十分真心地夸赞:“这苹果可真甜。”钱乐乐笑眯眯地道谢,就准备把付晓东给她叉的那块苹果拿起来吃。钱乐乐耸耸肩,挑了另外一块哈密瓜吃了。钱乐乐瞥了一眼站在那里没动的祁彦和满脸羞红的夏楠,又若无其事地把视线收了回去,付晓东手里托着一个水果拼盘进了门,见没人唱歌,诧异道:“这是谁点的歌,都开始了怎么还不唱?”一边朝钱乐乐那边过去,把水果拼盘往她面前推了推。付晓东憨笑一声,又给钱乐乐叉了块苹果:“你要是爱吃就多吃点,我看你晚上吃了...

2019-09-03 07:28:31

戏妖[娱乐圈]小说[云华掠影]在线试读

可阮瑶的心却猛地一紧。也快得阮瑶突然就贯通了整部戏的感觉,理解了萧郎这个角色为什么最后明明是爱着玉怜香的,却又不愿意回来看她的理由。所以,宁可怀抱着彼此恋慕的虚影死去,仿佛自己是那个在这场角逐中率先潇洒离去的那一个赢家,也不愿意去看一眼自己鲜活的情人,再过一段虚假甜蜜的幻梦。少女被捏着下巴抬起头看着楚其姝的时候,女人嫣红嘴角勾出的笑容格外的温柔。眼前的这妆容艳丽的女人眼角的泪光消失的那么快,那一丝真实的痛苦消失的也那么快,快得几乎让人心头热血猛然变冷了。前前后后,这段剧情其实落在实处也不过五分钟而已。&m...

2019-09-03 07:28:31

摔出一个捉鬼大师小说[扶筱]在线试读

谢云兰以为洪华很快就会回来,可是等了一天一夜没等到,这下就有些急了,所以就想着附在王陆昭身上去找洪华。念完后他才冷不丁的抬头去看唐笑笑:她什么时候学的这本事?要知道,她之前那三十几年也就偷偷喜欢过一个王陆昭,然后就一路单身到此刻,所以这女鬼给她演的这些情深深雨蒙蒙,她只觉得是在虐狗,好不巧,她不喜欢被虐!想到这,唐笑笑忍不住呸出声:“呸呸!你才是狗!”这下好了,玉佩出现裂纹鬼魂就不能安好的附在上面,为了防止洪华烟消云散,谢云兰决定让洪华一起住进她的这块玉佩,只是魂魄能附在某个物件上...

2019-09-03 07:28:31

桃花眼小说[琰阙]在线试读

她扶着谢逸到路边打车。赵泠把谢逸小心翼翼的塞进去,自己跟着坐进去,看向司机:“去最近的医院,麻烦快点。”司机师傅看着两人手上和身上的血,也没说什么,直接踩下油门冲出去。赵泠也不在意,这世道,人人冷漠,能碰着好心人是幸运,碰不着,是常态。等了得有十来分钟,才等来一辆愿意接他们的车。随手把吊坠扔包里,抽出几张纸巾,压在谢逸后颈,又腾出一只手来简单处理了处理肩头的血迹,做完这一切,她才从包里摸出手机。看来是赶不过去了。...

2019-09-03 07:28:31

归舟小说[葭月九]在线试读

在他和弟弟竞争的时候,麦子提出了订婚,他也顺水推舟答应了。“哇,真好看,我想拍照片呢。”宋青青看着精致的食物,食欲大振,她一定要好好拍几张给叶岑看。“听说是下周呢,你看,我手上还有两张邀请函,是叶岑放在我包里的。”宋青青从包里翻出订婚的请柬,晃晃,打开来看到有照片,递给崔惟佳看。言答应他半年后回国完婚,他也很守信,回国后去公司上班,他能力很强,加上亲家的势力,他的弟弟像个纨绔子弟,不过却是个很有能耐的人,很受老爷子偏爱,他的父亲也更喜欢小儿子一点。崔惟佳笑着...

2019-09-03 07:28:31

闽月之谜小说[紫藤飘香]在线试读

“第二个问题,跟着我以后会颠沛流离,会被人追杀,可能随时会丢掉性命,尔等可还愿跟着我”曦月看几人神色均无迟疑,但知几人是真心跟随。便深声道“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所有人站着回话”“我说说我的的规矩吧。”“回小姐,我等自愿跟着小姐”“我等愿生死相随”第二条忠于我一人,不可背叛。几人听完心里感动之极,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暗卫的生命,也没有人有过除暗卫以外的朋友,这种感觉很好。...

2019-09-03 07:28:31

青梅竹马差十载小说[怡米]在线试读

“可有适合的人选?”皇帝指了指蹴鞠场,“且看看,可有中意的好儿郎?”真够挑剔的。“臣不敢。”宋期点点头,“臣舍不得让小女远嫁。”宋期瞥眸看向蹴鞠场, “没有。”宋期嘿嘿一笑,“臣胆子不大,不过,但凡陛下吩咐的,臣都敢。”皇帝哼笑,“老匹夫。”...

2019-09-03 07:28:31

娇妻很甜小说[衾顾]在线试读

“不好意思。”唐球抿了抿唇:“菲姐,我下午之前一定给您。”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是没有道理的,又饿又晕的唐球去洗手间方便一下,都能听到嚼舌根的。“我哪知道,都没跟她说过话,谁知道人事部怎么筛选的。”“怎么回事?”刘菲皱起了眉,语气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不耐烦:“工作效率也太慢了点吧。”这维语传媒,进不来的时候还各种幻想,但真的进来后......好操蛋啊。唐球看着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的吃饭,饿着肚...

2019-09-03 07:28:31

我,虫族女王,又回来了小说[慕天心]在线试读

“电话多少?”石清颜看了下床边放的电话,这家旅店倒是贴心,还配了这种电话机,她坐到床边根据黎妍提供的电话拨出去。☆、妖怪?那边的男人沉默了下,方才道:“她在哪儿?”语气听不出什么,不过对石清颜来说,认识就好,其间复杂她懒得懂。“我没有父母,不过有朋友,我有他电话号码,你帮我找他好不好?”黎妍想了想,忍不住眼睛一亮,连忙道。没多久那边就接了电话,是个声音慵懒,仿佛没睡醒的男声,貌似还有点起床气。石清颜默默看了看夜色,凌晨打电话,好像确实...

2019-09-03 07:2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