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妖[娱乐圈]小说[云华掠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可阮瑶的心却猛地一紧。也快得阮瑶突然就贯通了整部戏的感觉,理解了萧郎这个角色为什么最后明明是爱着玉怜香的,却又不愿意回来看她的理由。所以,宁可怀抱着彼此恋慕的虚影死去,仿佛自己是那个在这场角逐中率先潇洒离去的那一个赢家,也不愿意去看一眼自己鲜活的情人,再过一段虚假甜蜜的幻梦。少女被捏着下巴抬起头看着楚其姝的时候,女人嫣红嘴角勾出的笑容格外的温柔。眼前的这妆容艳丽的女人眼角的泪光消失的那么快,那一丝真实的痛苦消失的也那么快,快得几乎让人心头热血猛然变冷了。前前后后,这段剧情其实落在实处也不过五分钟而已。&m

戏妖[娱乐圈]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戏妖[娱乐圈]》作者:云华掠影【完结+番外】

文案:

何谓戏妖?

为戏生,为戏死,轮回往复,无休无止。

对楚其姝而言,是一句话。

只要有人看她,楚其姝就永远都是最完美的那一个。

——无论何时。

====

粉丝角度文案:

#为什么人家的随机截图都是表情包,楚其姝的随机截图永远是舔屏壁纸#

#至今粉丝也没能知道他们到底粉了个什么360度无死角的神奇生物#

#姐妹,十项全能剧组外挂楚老师了解一下?一个人能演abo全性别的那种#

已经不需要计算有多少个站在坑边说打死我我也不吃安利的了。

事实证明,人类的本质就是王境泽定律。

=======

非典型娱乐圈,神级账号空降新手村的画风,

女主非人类,cp随缘

后期世界级爱抖露,自带buff属性。

有单向百合剧情注意闪避。

人物没原型,架空背景。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其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楚其姝泡好茶的时候,楼上的几个孩子还在叽叽喳喳的吵着手里的剧本要怎么弄。

六月份,高考刚刚结束的几个月完全可以说是如今的孩子们人生中最幸福最痛快的几个月了;高高兴兴凑在一起吃喝玩乐不小心便过去了好些天,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就算是年少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多多少少也有了些分离的愁苦。

他们报考的大学天南海北,很可能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毫无负担的纯粹聚会,若是早些年的学生毕业,大概就是交换交换同学录,拍些照片之类的,不过这群孩子对于这些老式的交流不是很感兴趣,卯着劲儿想弄一个绝对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多久之后都不过时的那种。

于是他们中有人突发奇想,说干脆拍了个小电影吧!将来大家离开了也能拿来看着玩。

一群小孩子闲着没事干,家长也都放生式养法,就这么撺掇起来,想要拍微电影。

地点就是楚其姝自家的茶馆,演员还没找到,导演看谁乐意干,剧本是其中一个姑娘自己用圆珠笔在笔记本上工工整整重新抄写了一遍的短篇小说,至于什么制作人出品人之类的,这群孩子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拍摄的“电影”与其说是正儿八经的电影,不如说是这群孩子最后的一点共同回忆。

嘻嘻哈哈的胡闹更多一些,大多数人一点也不在意成品如何。

就这么一个简陋过头比起拍电影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法,这些孩子也都毫不在意的样子。

楼下的楚其姝慢慢悠悠的泡着壶中的花茶,手边一碟给他们准备的桂花枣泥糕没了就添添了就没,一壶茶刚刚泡好,碟子里的糕点就已经添了三遍。

她把茶壶放上托盘的时候,一只细细白白的爪子正伸过来摸最后一块桂花枣泥糕。

楚其姝眉毛一抬睨了过去,对方冲她嘿嘿一笑,讪讪放下最后一块甜糕:“……好吃嘛。”

小姑娘梳着长马尾,杏眼桃腮娇甜可人,趴在那里活像是只撒娇甩着尾巴的猫。

楚其姝却撤下了碟子,不给她吃了。

“吃这么多,不怕等一下吃不下去饭啊。”

楚其姝是惯常喜欢惯着孩子的,无论和谁说话她都是温言软语的好脾气,总归不是让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儿又惧又烦的那副高高在上成年人的口吻,有的性子早熟便喜欢粘着她聊天,日子久了,大家也都熟悉了。

这是老街区,街坊四邻的彼此关照习惯了便也跟着常常照顾楚其姝的茶馆。有家中富裕的见孩子喜欢黏在这里的家长,便月初月末的扔一笔钱放在店里,让店长顺手包了自家孩子的一日三餐,高中生活很累人,但是也不是所有家长都有时间帮忙照顾孩子的。

比起摸不清底细的各种饭店餐馆,开在自家眼皮底下好些年的小茶馆也算是个放心的去处。

本来拍电影这种事情当父母的总觉得不靠谱,但是这群孩子把楚其姝往外一拽,便都同意了。

老板靠谱,地方靠谱,拍的东西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起玩的也都是左邻右舍看着长大的孩子,这么一看也没什么不能放心的。

所以楚其姝在这儿不仅仅是负责了场地和这群小孩的伙食的老板,也还是他们拿出去搪塞家长的挡箭牌。

摸甜糕的小姑娘叫温蓉蓉,是这一次“电影”的编剧,性格活泼又爱吃,是这几个人里和楚其姝关系最好的一个。

“姝姝,我的姝姝呀。”温蓉蓉的性子自来熟,认识的一开始就相当随意的就给楚其姝起了昵称,小姑娘甜水儿一样的脆嗓子叫着叠音,任谁都舍不得拒绝她的讨好:“我这个本子里有个角色太难了,大家怎么弄都演不好,你来好不好?”

啊,眼下还得加一个工作,就是这个小剧组的临时演员。

面对温蓉蓉这个几乎是突如其来的任性要求,楚其姝仍是那副好脾气的样子。

“我来?行呀,你想我演什么呀?”

少女笑嘻嘻地说:“我小说你看了吧?我想你演玉怜香这个角色。”

那双莹亮的眸子眼巴巴的瞧着她,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

——温蓉蓉喜欢看她,喜欢看她端端正正的坐在古色古香的藤木圈椅上,喜欢看她端着东西在古朴雅致的茶馆中走来走去的样子,也喜欢看她什么也不做的样子。

就是纯粹的喜欢,毫无理由的喜欢。

网络时代信息爆炸,莫说是人间佳人姝色,这群年纪不大的孩子已经看过的不知道多少,就是各种画出来的做出来的那些毫无瑕疵的美人他们也见过了太多太多。

但是这中间没有一个楚其姝。

少女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行走坐立都可成画,楚其姝绝对算不上是那种一眼绝色的惊艳类型,明艳的,雍容的,清秀的,妩媚的……各种各样的女人男人他们见了那么多,却没有一个有楚其姝这样的魔力。

——她什么也不需要做,只要她在那里,人无论如何控制自己的眼神,最后的目光总会落在她的身上。

都说什么美人在骨不在皮,若说美,楚其姝绝对不是惊艳非常的女人,她的五官只能说恰到好处的漂亮——可这种恰到好处的漂亮,在她身上却有种勾魂摄魄穿骨入肌的完美。

温蓉蓉喜欢看着楚其姝,连笔下流淌的文字塑造出来的角色也无自觉带上了她的影子。

此刻的邀请,也有了些许少女偷藏的私心。

而楚其姝想了想,点点头。

这是本很简单的小说,前后不过几万字而已,说的是青楼名妓玉怜香,幼年孤苦被卖入青楼,书画精通又天生媚骨,这个女人妖娆又洒脱,专情又风流,裙下之臣数不胜数,而唯有一人可入得她红绡帐中。

不是高官侯爵,也不是富豪士绅,不过是一个文弱清秀的书生。

而玉怜香纵容着自己的情人。

看为她一人痴迷甚至不惜背叛父母老师恩义的萧郎,大多数时间像是在看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的纵容着。

——一个堕落尘埃的女人,面对另一个干干净净的男人对自己的痴迷,有着心怀恶意的纵容。

“凭什么我和你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呢。”

大抵可以说是对自己的情郎抱持着这样充满怨恨又饱含怜爱宠溺的复杂感情,又凭借可怕的理智压制自己没有让自己的情人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最后的结局是一个悲剧结局,玉怜香的情郎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懦弱了一辈子,拿了玉怜香给他的钱考了功名,一辈子没有娶妻生子,却也一辈子没有勇气回去迎娶一个青楼女子。

最后因为朝中争斗他沦为牺牲品发配边疆,宁可被路过抢夺财物的强盗生生打死也不愿意松手玉怜香最后送给他的那一枚白玉簪。

……这是一个,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会写出来的故事。

楚其姝看过温蓉蓉的小说,年轻人写故事偶尔总会有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勉强做作,温蓉蓉也不例外,年纪太浅,又想故作高深,但好在温蓉蓉的小说有种奇特的灵气掩饰住了那一点空洞的虚幻。

工工整整的抄写小本,却能让人仿佛看到一本本泛黄古旧的手札,像是透过少女的文字瞧见了那名灯火阑珊处半倚朱栏笑意恣肆,盛艳妆容之下的眼底却尽是凉薄嗤笑的倾国名妓。

她能写出来一个玉怜香,可其他人却演不来这个玉怜香。

楚其姝倒是一脸平淡的点点头,瞧那模样像是浑然不在意这小姑娘有多在意自己笔下的角色似的,温蓉蓉有点说不出来的委屈,却也知道大家嘻嘻哈哈的时候她太过认真反而是读不懂空气的那一个,唯一一点指望全在姝姝身上了。

“我穿这件衣服有些麻烦。”楚其姝想了想,本子上的故事是架空的朝代,但也能看出来是一个古代的故事,“我这的环境倒是合适,可是妆容服饰却是个问题。”

“没关系没关系。”温蓉蓉满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若是姝姝能演好,我就改改背景时间就是了,放在民国那时候也可以的。”

“成。”楚其姝笑眯眯的点点头,“那我试试。”

“哎呀姝姝,你别试了你就来嘛。”温蓉蓉急得眼皮直跳,“反正陆孟白鼓捣那些东西呢不会把你拍的特别丑的,先前是阮瑶演玉怜香但是陆孟白总说感觉不对,阮瑶那么好的脾气都快被他弄生气了……如果你去了,说不定他还能好好拍。”

楚其姝:“小白给你们当导演呀?”

“他脾气好坏的。”温蓉蓉不大高兴,就算作为小说作者她很高兴陆孟白这么负责,但是如果被牵连到的对象是自己的闺蜜,她的态度又是帮亲不帮理了:“而且大家就是一起玩嘛,那么认真做什么。”

楚其姝无奈笑道:“你先前还在说人家演得不好。”

“玉怜香这个角色就是演不好吗!”温蓉蓉气鼓鼓的说,“不过我们之中阮瑶长得最好看最适合演而已,但是我心目中的玉怜香的确不是她那个样子的。”

楚其姝看着小孩闹别扭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这话别让她听见。”

“没事没事,”温蓉蓉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阮瑶想反串演书生来着,问题是没人比她好看所以陆孟白不让她反串。”

楚其姝好奇道:“那谁演书生?”

“哦,宋子玉。”

楚其姝:“……那孩子我记得,用你们的话说是个宅男?”生得高高瘦瘦斯斯文文倒是的确符合书生的外貌描述,可是宋子玉的性子,那是能坐着就打死不站着的疲懒性子,而且书生的台词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能把他按在镜头前面让他背台词演男主角,这群孩子的关系也是不错。

温蓉蓉撇嘴道:“陆孟白长得帅可他打死不演啊,原话是‘那么多词儿谁要去那里自虐啊’。”

楚其姝扑哧一声笑出来了。

“行吧,那你先看看?”

“怎么看?”

温蓉蓉有些茫然。

楚其姝挑着嘴角,原本端正坐着的姿势忽然有了些许的变化,她的腰肢变软了,眼睫垂下了,嘴角的弧度看起来更像是似笑非笑的轻佻。她仍是那副雅洁淡然的打扮,可是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眼前淡妆端丽的美人,眼角眉梢之间就凝出了一点遑论多么端庄的打扮都遮掩不去的风尘浪荡。

楚其姝的声音微微放缓,尾音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勾,字里行间仿佛都沁透了某种妖艳腻香的甜。

眼眸流光波光潋滟,她望着温蓉蓉,抬起了自己的手。

楚其姝的手生得很漂亮,是那种骨感微凸偏于中性美感的利落漂亮,而这双手仿佛突然抽走了骨头似的,轻描淡写的抹过唇间口脂,这么一个动作忽然就看得温蓉蓉瞬间面红耳赤,手指都局促到无处可放。

眼前美人仍然是楚其姝的模样,可那骨子里分明就是她心心念念的玉怜香,笑容旖艳又放浪。

楚其姝见她羞涩不安的样子,笑容愈发深切。

女人探过身子压在台子上,一把柔细腰肢软如花茎,指尖沾染的唇间艳色顺势揉在了少女红透滴血的耳垂上,声音沙哑缱绻,满满都是勾人心驰神荡的妖异勾魂。

“——这么看。”

寻常人演戏怎么演,楚其姝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自己要怎么“演”。

——亦或者说,她可以成为玉怜香。

戏妖本无形无心,因为她最初就是戏文中万人畅想的那个模样,戏中人生百相,她便跟着拥有人间百相,万种风情。

旁人演戏,需要演,需要入戏,楚其姝不需要。

——她就是戏中人。

温蓉蓉被她撩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两只手捂着脸,双颊红到滴血。

“——姐姐,你们在干嘛。”

楼梯上传来一道清冽少年的声音,两人同时抬头,瞧见楼梯上站着的陆孟白。

他叫她一声姐姐,却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非要说的话,陆孟白这些年算是楚其姝的房客,不过因为她年长,又和陆家父母关系亲近,少年又想要和她拉近一些关系,便叫了一声姐姐,从他高中入学那年住在这里便一直叫到现在,到了现在已经是改也改不过来了。

楚其姝原本还在调戏小姑娘,见自家养的小孩站在楼梯上喜怒莫测的看着自己,便乖乖收了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风情万种的玉怜香就又变回了端正清雅的楚其姝,瞧不出一点先前的风尘气。

温蓉蓉的脸还红着呢,见她变回了自己熟悉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可惜还是松了口气。

楚其姝幽幽叹口气,自个儿倒了杯花茶小口慢饮。

“现在的小孩真是不禁逗。”

不禁逗的小孩温蓉蓉怒瞪了她一下。

“姐姐想来演玉怜香?”

陆孟白从楼梯上缓步走出来,露出少年人清隽俊俏的一张脸,身姿颀长比例匀称,五官轮廓分明,是能轻而易举归属到无数少女梦中情人的那一种惊艳的类型。

“毕竟是蓉蓉来找我呢。”楚其姝轻轻一笑。

“如果姐姐演玉怜香……”陆孟白的声音刻意一顿,引得温蓉蓉下意识看他,少年等了一会楚其姝的反应,见她过了好一会才近乎纡尊降贵的拧过头看着自己,这才说道:“我就演书生。”

温蓉蓉眼睛顿时一亮。

楚其姝却一咋舌,故作不满道:“我不和你演。”

陆孟白眨眨眼,问道:“为什么?”

楚其姝卷起嘴角,幽幽一笑。

“我不和你演情人。”

——她知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和普通人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是对他们的不公平。

这俊俏少年对自己是个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与其勾勾搭搭不清不楚的吊着人家,不如一开始就说明白了。

不过这两年她明里暗里拒绝过无数次,话题挑开了说也不只是一次两次,陆孟白却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仿佛完全没把楚其姝的拒绝放在心上一样。

哪怕到了现在,楚其姝看得出来他也没歇了心思,最多只是不说而已。

他父母对楚其姝有恩,总不好对着陆孟白说得太过彻底撕破脸皮,而陆孟白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又曾委托她帮忙养孩子,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楚其姝也不能扔了这半大少年不管。

所以说,人情债啊……最讨厌啦。

楚其姝无奈的叹口气。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云华掠影《戏妖[娱乐圈]》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28:19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28:19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28:19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28:19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28:19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28:19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28:19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28:19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28:19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2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