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眼小说[琰阙]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扶着谢逸到路边打车。赵泠把谢逸小心翼翼的塞进去,自己跟着坐进去,看向司机:“去最近的医院,麻烦快点。”司机师傅看着两人手上和身上的血,也没说什么,直接踩下油门冲出去。赵泠也不在意,这世道,人人冷漠,能碰着好心人是幸运,碰不着,是常态。等了得有十来分钟,才等来一辆愿意接他们的车。随手把吊坠扔包里,抽出几张纸巾,压在谢逸后颈,又腾出一只手来简单处理了处理肩头的血迹,做完这一切,她才从包里摸出手机。看来是赶不过去了。

桃花眼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桃花眼》作者:琰阙【完结】

文案:

2011年,赵泠一无所有,揣着仅剩的几千块,从齐城跑到全然陌生的临城。

那晚,街头干架,她救下一个小少年。

后来,赵泠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小少年把她按在小巷的角落里,一双桃花眼灼灼的看着她,姐姐,求求你喜欢我一下啊。

他的桃花眼,是她看过最美的风景,看着他的时候,全世界都好像亮了。

谢逸这辈子没喜欢谁,后来,凌晨昏暗的街头,少女朝他伸出一双手。

就一瞬,谢逸陷了进去。

这个姑娘,这辈子得归他。

六的一批真大佬学霸X骚的一批沙雕校霸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娆,云鄞 ┃ 配角:现想 ┃ 其它:瞎几把写

第1章 一颗糖

凌晨十二点。

西西里。

作为近来酒吧街势头正盛的一家酒吧,这个时间点,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炫目迷离的霓虹闪的人眼睛都花,肆意的电音几乎要刺破人耳膜,尖叫声口哨声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光怪陆离的白光下,赵泠能看到台下无数黑压压攒动的人头。

她眉眼勾着,机械而又熟练的,把气氛炒到最高。

在最后一秒,歌声和舞步落下的同时,却又戛然而止。

周身静了下来。

赵泠低低喘息着,下了台,往后台走去。

有年轻的男生接替她上台,打过照面的瞬间,赵泠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

台上很快重新响起了音乐,新一轮的热潮,将重新燃起。

赵泠走进化妆间,呼吸渐渐平静开来。

随手抽了张放在桌上的纸,她轻轻擦擦汗,往自己的私人储物柜走去。

把擦了汗的纸随手扔进边上的垃圾桶,赵泠三下五除二从柜子里翻出一件黑色的皮夹克外套,往身上一拢,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休息时间有二十分钟左右。

赵泠上完厕所,靠在洗手间外边的墙上,从夹克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

烟咬进嘴里,垂着头擦亮打火机。

火苗蹿起来,一瞬间照亮那张明艳的有些过分的脸,连同垂下来时鸦羽般的长睫。

仅昙花一现。

火光熄灭。

赵泠把打火机揣兜里,纤细的手指夹住烟,红唇间溢出一丝白色烟雾。

朦胧的烟雾后,她微微眯起眼。

不远处有些昏暗的走廊里,走过来一个男生。

不认识。

脸很好看。

个头很高。

他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

赵泠看到一双桃花眼。

漆黑有光,天生多情。

像是星光都落进他眼底。

真是好看。

配着那张白净的脸,让人想起唇红齿白这个词。

少年感和男人味交织,迎面扑来。

不过,跟她没多大关系。

只对视两秒,赵泠就冷淡的垂下头,不再理会。

一支烟抽完,掐灭扔进垃圾桶,赵泠重新回后台。

补了妆和口红,上台。

这次,再没休息。

一直到凌晨两点。

一切终于结束,赵泠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走到化妆间门口的时候,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个人来。

白衬衫,黑西裤,身形笔挺,矜贵冷然。

浑身都透露着一股精英人士的气息。

赵泠微微颔首:“沈老板,您怎么过来了?”

“没什么。”见着她,男人的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过来看看。”

“最近还适应吗?”

“适应。”

“那就好。”

短暂的沉默,赵泠扣了下包带:“那没什么事情,沈老板我就先走了。”

“等等。”

赵泠脚步一顿。

沈岩盯着她,眼神一闪,几秒,从兜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礼盒:“这个,给你。”

赵泠没接:“这是什么?看起来很贵重,抱歉我不能要沈老板。”

“这前两天一个朋友送我的,翡翠手镯,你也知道,我用不着,恰好给你,我觉得你戴一定很好看。”

赵泠推辞:“太贵重了,你不如给淇淇留着。”

“她还小,戴不了。”

沈岩径直拉过赵泠的手:“听我的话,给你,就拿着。”

他动作温柔,语气也温柔,浑身都透着一股温文尔雅。

但他这样身份的人,又怎么会是善类。

所有的温柔,都藏着不容置喙的压迫。

赵泠无法挣开,只得接住。

沈岩静静看着她,眉眼间透出一点点笑意,狭长的眼睛却沉黑一片:“接了这个,也不代表什么,你不要有压力。”

赵泠眼神闪烁几下,没说话。

自相识以来,沈岩对她的意图,多多少少她都能感受到点。

但她现在所处的位置,让她没有拒绝和选择的资格。

足够强大的人,才有能力操控自己的人生。

她需要钱。

而沈岩手里,现在握着她的经济命脉。

半晌,赵泠收下东西,稍稍后撤,恭敬而疏离道:“谢谢沈老板,那我走了。”

“好。”

-

酒过三巡,热闹渐渐散下去。

谢逸一伙人准备离开。

大概是酒喝多了,一伙人相约去厕所解决生理需求。

谢逸没喝多少,酒吧里待久了,让人觉得闷。

他跟其他人打过招呼,先出外面等他们。

酒吧外面,他手插口袋,姿态有些懒散的靠在墙上,从兜里摸出手机。

赵泠懒得换衣服,直接拢着皮夹克出来。

一晚上不停歇的唱跳,让她现在感到异常疲倦。

她捂唇打了个呵欠,垂眼去摸烟。

摸出烟盒的瞬间,打火机被带出来,擦着掌心滑出,掉在地面。

凌晨两点的街头,一片寂静中,一道脆响,格外突兀。

谢逸从手机里抬起眼来,偏头,一抹高挑清瘦的身影站在门口,就几步远的地方。

有点眼熟。

好像是刚刚洗手间外面抽烟的那个姑娘。

她的脚边,躺着一支打火机,刚刚那声响应该就是从它而来。

心头微动,谢逸收了手机,上前,在女生弯腰之前,率先弯下腰去,捡起了那枚打火机。

赵泠恍神的瞬间,一只手伸到了她面前。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手里拿着她的打火机,虎口微微凹陷下去,手背关节微微凸起。

有力度又不失美感的一双手。

赵泠猛然想起从前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一个话题,问男人最性感的部位是哪里,有人提名手。

那会她不以为意。

现在细看,却觉得不无道理。

昏黄的灯光下,这么看,说句性感不过分。

她怔了两秒,回神,接过:“谢谢。”

抬眸的瞬间,却再次恍神。

哦。

这男生,她见过。

就刚刚在洗手间门口。

近看,更好看。

一张脸白白净净,栗色的头发,微卷,三七分,细碎的垂在额前,一双桃花眼微微勾着。

有点乖。

又有点撩。

极致的矛盾。

时间像是被定格。

比起赵泠,谢逸更加意外。

刚刚在里面隔着一团烟雾和一段距离,他没能看清那张脸。

现在,这张脸却完完全全清楚的出现在他面前。

出口处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她眉眼细长,短发微卷,其中一缕被风吹起,沾在唇角,红唇,黑发,活脱脱的......妖精。

尤其是眼下这个角度,谢逸看到她眼尾蔓延出来的上挑眼线,配着眼角处一颗泪痣,夜幕迷离的灯光附着其上,透着一股别样的美。

说不出的味道。

美人在骨不在皮,原来是这个意思。

惊艳。

谢逸长达十六年人生里,眼下却匮乏到只剩下这么一个词。

一股夜风吹来,赵泠终于回神。

有点冷。

她拢了下外套,看了谢逸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只点了下头,准备离开。

不过是一次有些意外的相遇。

人生里,这种意外的相遇每天不知道会有多少次。

看过忘了就好。

谢逸看着她,也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可等她走出两步,却又莫名心痒。

几秒,他舔了舔唇,快走几步。

高大的身影忽然挡住了去路。

赵泠偏头看他。

谢逸眼神不知该往哪儿放。

她今天只穿了一件露脐黑色小背心和一条短裤,一截腰和腿全露在外面,白的发光,上身的短款黑夹克也挡不了什么。

所有的曲线都衬得分明。

他别过眼,舌尖顶了下腮帮,几秒,从兜里摸出支棒棒糖:“这个给你。”

赵泠垂眸,看向那只棒棒糖。

“没别的意思,刚刚看你好像抽烟挺凶,那个不好,想抽烟的时候你就吃这个。”

谢逸随口解释一句,直接把棒棒糖塞她手里:“走了。”

话落,他就转过身。

赵泠看了看手里的棒棒糖,又看了看那道已经走开高大的背影,蹙了下眉。

几秒,才面无表情的把糖揣兜里,走了。

这次,再没回头。

谢逸走出几步才敢回头。

路灯下,她的身影渐行渐远。

隔一段距离,他看到她脖颈上系了一条黑色的choker,细带款的。

将她的脖颈衬得纤细雪白。

谢逸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天鹅颈。

他喉结上下滚了一下,忽的口干舌燥。

像是之前喝的酒,终于一股脑上了头。

心都跟着发了烫。

“逸哥,逸哥?逸哥!”一道粗犷的声音落在耳边,随即,一股力度压在了谢逸肩头。

他回眸,刘朋他们出来了。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叫你好几声也不答应?”男生凑他跟前,顺着他的视线往前看,几秒,“啧”了一声:“那个姑娘?”

一群人好奇的看过去,短短几眼,回过头来打趣谢逸。

“逸哥眼光不错啊。”

“远远都能瞧见那两条大白腿。”

“怎么,当了十六年的唐僧准备开荤了?”

“滚。”谢逸忽的蹙了眉,遮了几人视线:“干你们屁事。”

作者有话要说:逸哥:是心动的感觉没跑了。

第2章 两颗糖

赵泠在西西里不远处租了套房,不大,也就二十平左右,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破旧的老电视机,还有一个狭窄的洗手间,有卫浴。

自己收拾一下,还算干净。

回来后她去卸妆洗澡,折腾了来回二十分钟,等头发擦到半干盘腿坐回到床上时,睡意都过去了。

外面万籁俱静,漆黑的夜色里灯光灭下去,只余下星星点点两三盏。

她垂眸,从包里摸出沈岩送她的礼盒,打开。

里面安静躺了一支手镯,看的出来成色很好,镯身翠绿,通透清莹,像是能滴出水来似得。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重新合上盖,把礼盒放在桌上。

有些烦躁。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示好。

这东西,她根本还不起。

靠着墙发了会儿呆,烟瘾又上来。

心里有事的时候她习惯性抽烟。

赵泠去翻烟和打火机。

摸出一支来咬嘴里,刚按亮打火机,一簇火苗闪过眼睫,随着她的动作,口袋里掉出什么东西来。

赵泠偏头。

一支棒棒糖,安静的躺在她身侧。

一个小时前,那个陌生的男生给的。

把这支棒棒糖塞给她的时候,他说想抽烟的时候就吃这个。

萍水相逢,他送了她一支棒棒糖。

他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盯着那支棒棒糖看了几秒,确认这东西没被人动过手脚。

赵泠撕开包装,塞进嘴里。

草莓味的。

甜的腻人。

像是童年里记忆的味道。

一支吃完,她的心莫名平静下来。

把棍扔了,摊开被子睡觉。

-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

随意去下面吃了点东西,赵泠坐在桌前,翻开买来的高一教材,开始按着昨天的进度继续看书。

一下午的时间过的不知不觉,再看时间时,已经是晚八点。

赵泠揉了揉眼睛,把教材和笔记本合上,收拾了东西,离开房间下去准备吃个饭。

刚走到门口,兜里,手机响起来。

旧款的按键手机,半年前买的,这会儿已经有些掉漆。

她拿出来扫了一眼屏幕,上面的号码来自她姑姑。

没接,抬手落在门把。

电话却很快进来第二通。

赵泠想到什么,几秒,叹一口气,走到床边,把窗户拉开一条缝。

在风灌进来的同时,接通。

“泠泠,泠泠是你吗?是我的泠泠吗?喂,喂——”一道年迈而又欣喜的声音被淹没在呼呼的风声里,显得有点遥远。

赵泠喉间哽了下:“是我,奶奶。”

“你什么时候回家?奶奶好想你啊。”

“奶奶我......”

“赵泠。”短暂的嘈杂,电话那端的声音忽的一变:“你刚刚有听到你奶奶的话吧?”

所有的酸楚在一瞬间褪下去,赵泠手指收紧。

她抿着唇,没讲话。

那边也不在意,继续逼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回齐城?别任性了。”

赵泠依旧没答,静了几秒,转移话题:“奶奶,最近还好吗?”

“还不是老样子,连屎尿都送不了,整天疯疯癫癫的,连人都不认识了,就知道喊你的名字。”说到这,女人的声音顿了一下,变得愤怒起来:“你还知道担心你奶奶啊?你也担心担心你姑姑我行不行!”

“你哥哥上大学要花钱,你小弟又在上初中,每天我是又要挣钱又要照顾老小,你倒好,赌气跑的老远!”

“还有啊......”

赵泠沉默的听她骂完,垂着头,眼珠动了下:“我爸妈已经去世了,没办法照顾奶奶,奶奶不也是姑姑跟舅舅的妈?你们两家轮流照顾不是理所应当的事?”

“我这不照顾了?不过你们家总不能什么力都不出吧?不出力总得出钱吧?”

“我们家出了。”

“出哪去了?你爸妈那套房不还好好的放在那儿?”

“我爸妈出车祸的保险金还有公司的抚恤金,你跟伯伯家私吞了还不够吗?”赵泠唇线抿成一条,声音冷硬:“姑姑,以前我天真不懂事,那些钱你们私吞也就私吞了,但以后,我不会再这么软弱。”

“至于那套房子......”赵泠眼睫颤了下,胸口急促的起伏,几秒,才勉强平静,她声音颤抖着:“那是我爸妈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谁都别想打它主意,我说过了,要想动那套房,就从我身上跨过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女人安静几秒,声音软下来,温声安抚:“你看姑姑又不是要你的房,那房你还留着,就是改下名的事。”

“泠泠啊,你听姑姑说,只要你愿意改名,你奶奶我一定好好伺候,给她养老送终,你也可以住到我们家,姑姑愿意收养你,一定比疼你哥还疼你。”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琰阙《桃花眼》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28:07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28:07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28:07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28:07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28:07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28:07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28:07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28:07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28:07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2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