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差十载小说[怡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可有适合的人选?”皇帝指了指蹴鞠场,“且看看,可有中意的好儿郎?”真够挑剔的。“臣不敢。”宋期点点头,“臣舍不得让小女远嫁。”宋期瞥眸看向蹴鞠场, “没有。”宋期嘿嘿一笑,“臣胆子不大,不过,但凡陛下吩咐的,臣都敢。”皇帝哼笑,“老匹夫。”

青梅竹马差十载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青梅竹马差十载》作者:怡米【完结】

文案

张亦棠,昔日太尉府五公子,天之骄子,令人艳羡,一朝跌落成为孤儿,小小年纪背负血海深仇,金銮殿上,他剑指仇家,替家人报了仇,得到皇帝和权臣赏识。

他少年老成,却也厌世,眼底心底暗淡无光,本打算就此隐居,却被一名弃孩牵绊,从此,他心中多了一束光,光线微弱,却也斑斓。

宋筱,相府养女,因张亦棠来到相府,那时她不情愿;张亦棠因她留在相府,他亦不情愿。然而茫茫人海形单影只,总需要个人做伴儿,她陪他度过犹豫时光,他为她编织锦绣良缘。

他们时常拌嘴,偶然吵得面红耳赤,但在感情里,他甘愿认输,一输就是一辈子。

她是他的白月光,照亮他心底;

她是他的朱砂痣,炙热他胸膛。

宋筱:“徜徉在老五的心湖里,开心!”

张亦棠:“养肥的笨鱼,岂有不吃的道理。”

——起初,张亦棠只想做个好兄长,可悸动的心不允许。

——宋筱不知张亦棠何时爱上自己的,却知张亦棠不能没有她。

一个人是孤独,一双人是温暖。

腹黑男×乖巧女

【阅读指南】:

1.男女主年纪相差十岁;

2.两人并非兄妹,也非名义上的兄妹,只是都在丞相府里长大;

3.人物均无金手指;

4.无宅斗,剧情需要,女主不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筱,张亦棠 ┃ 配角:宋应然,莺啼,陈凇 ┃ 其它:

第1章

白雾散去,长满芦苇的河畔,有一少年盘膝而坐,静静等待鱼儿上钩。

少年身侧燃着篝火,火光映亮在他的侧颜,忽明忽暗。

须臾,鱼线晃动,少年手腕一提,一直硕肥的鲤鱼摇摆而出,伴着点点晶莹。

少年收线,把鲤鱼放进鱼篓。

风微扬,露出一撮撮茸毛,草丛中隐现危机。潜伏的狼群盯了少年许久,饥肠辘辘。

少年瞥了草丛一眼,转眸凝睇鱼线垂入湖面的位置,那里水波粼粼,光影横斜。

头狼一瞬不瞬凝睇河畔的少年,其余狼只慢慢前行,蓄势待发。

嗖。

嗖嗖。

狼群跃出草丛。

“五公子小心!”一道道声音响起,随即闪出几道身影,排开阵势与狼群对峙。

少年放下鱼竿转过身,没有去瞧头狼的眼睛,他自箭筒里取出一支箭,向火堆扫去,箭尖淬了蜡,遇火燃烧。

少年张弓搭箭,瞄准头狼,火苗的虚影映在头狼的双瞳里,幽幽可怖。

头狼仰脖嗥了一声,刚要发起进攻,孰料一只箭羽如红龙般擦过它的鼻尖,带着浓浓黑烟,燃了它几撮狼毛。

“嗷呜——”

头狼觳觫,受到惊吓,夹着尾巴扭头蹿进草丛,很快,其余狼只尾随而去。

少年收起弓箭,淡淡睨着草丛方向。

弓箭手上前,“五公子,此地险象环生,咱们还是尽早赶路吧!”

少年没动。

弓箭手躬身靠近他,提高了嗓音,“属下等恳请五公子移步!”

少年依然没动,缓缓开口,语气疲乏,“今日几月初几?”

弓箭手回答:“五月十七。”

“都十七了……快小满了。”少年放下鱼竿,嘴角牵起抹笑,青葱年岁,本该拥有纯真的笑容,可他的笑容显得沧桑许多。

缓慢站起身,迈开步子走向不远处备好的帘轿。

弓箭手小心翼翼呈上一封信函:“五公子,这是宋丞相托人送来的。”

少年脚步停顿,撕开信函,阅毕,站在轿边不知在思忖什么。

他是张亦棠,曾是太尉府五公子,两年前,张太尉携家眷在探亲的路上惨遭埋伏,太尉夫妇和膝下几名儿女遭遇杀害,其余家眷死的死,散的散。这桩灭门惨案骇人听闻。

那天,十岁的张亦棠因求学,未陪家人返乡,幸免于难。

家破人亡,他像是被世间遗弃的孤儿,茕茕孑立,无依无靠。

丞相宋期将他接入相府暂住,后来他放弃了监生身份,做了丞相嫡子的伴读。

不久前,大理寺查出了幕后真凶,对太尉一家痛下杀手的主谋人是朝中军功赫赫的镇远大将军。

昔日,张太尉统兵,与镇远大将军面和心不和,过节不少,早有人预言,两人早晚撕破脸,只是没曾想,镇远大将军竟这般歹毒。

金銮殿内,皇帝看着站在殿堂上,剑指镇远大将军的少年张亦棠,默许了他的复仇之举。

因镇远大将军有爵位,即便张亦棠再愤怒,也不能当场杀了他,于是,少年砍断了他的一条手臂,送他进了牢狱。

敢在皇帝面前动刀见血者,需要过人的胆识。

此举令人震撼,而且他年纪轻轻就懂得卧薪尝胆,少年老成,大抵如此。也因此,得到不少权贵的赏识,很多名门望族向他抛出橄榄枝,招他入幕。

然而,复仇后的张亦棠无亲无故、无牵无挂,只想离开这个伤心地,暗自舔舐伤口。

年纪轻轻,心头却覆了雪。

——

河畔,张亦棠收好信,久久凝睇长河。

护卫看他神情复杂,唤了一声,“五公子。”

张亦棠喃喃:“真没想到。”

想走却走不成。

护卫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小心试探:“相府出事了?”

张亦棠摇摇头,不再理会周遭,弯腰坐进轿子,帐帘垂下时,阖了阖眼帘。

当年走散的家眷中,有一名与太尉夫人情同姐妹的女子,女子身份成谜,或许只有太尉夫人知道她究竟是谁,当时女子快要临盆了,太尉夫人本想顺便送她去乡下坐月子,孰料途中惨遭埋伏。

那女子失踪了,今日,相府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沉睡的小丫头,小丫头手腕上系着一方娟帕,上面清清楚楚写下了她的来历,她的脚踝上还戴着一副银镯,算是信物吧。

那女子是太尉夫人的闺中密友,这小丫头勉强算得上张亦棠的“邻家”妹妹……

宋丞相将娟帕和银镯放在信函里,却没将女童送来,摆明了舍不得张亦棠离去。

张亦棠捏捏眉骨,有些头大,照顾妹妹算是份内事吧。

护卫久久等不到指示,隔着轿帘问道:“五公子,咱们要继续赶路吗?”

许久,里面的人答道:“不了,返程。”

“……”

皇城,丞相府。

微风拂过池塘,水面泛起涟漪,夏荷映日绽放,娇美无双,然而站在亭中的张亦棠无心赏花。

一名老妪站在他身后,温声道:“五公子,那女娃娃不肯进食,要不你去劝一劝?”

随之,丞相宋期徐徐走来,“阿棠,那娃娃防备心很重,你莫要吓到她。”

张亦棠:“好。”

宋期喟叹一声,坐在鹅颈椅上,拍拍身侧示意他过来坐,“花开花谢,潮去潮来,一切自有定数,莫再愁眉不展了。”

张亦棠撩袍坐在丞相身边,身体后仰,两手闲闲搭在木栏上,“相爷说笑了,小侄怎会因为一个孩童发愁。”

宋期笑笑,“那女娃挺闹腾的,老夫和内人膝下无女,不知该如何与女娃娃相处,应然陪着呢,你也去看看。”

提到的“应然”是丞相独子,与张亦棠年纪相仿。

张亦棠失笑,丞相夫妇不知该如何与女娃相处,他和宋应然就知道?

风止,少年起身作揖,然后走向月亮门。他腰杆挺直,步履稳健,面庞淡淡然,看不出情绪,自打遭遇变故,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再不见少年该有的阳光笑颜。

入了相府后罩房,就听见一声声哭嚷,女娃娃语不连贯,哽咽地上气不接下气,好像被全天下抛弃,跟他当时的处境很像。

宋应然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

张亦棠由嬷嬷引去内寝,拉开隔扇,走进一间装璜雅致的次间,次间内站着一个精致的女娃娃,女娃娃睁着朦胧大眼,一眨不眨凝睇来人,眼中充满不耐和排斥。

张亦棠微微一愣,这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脆弱的像一叶浮萍。

他试着伸手,放轻语气:“丫头,过来。”

女娃娃瞪他,脚底生根,孩童的敌意显而易见。

她不过来,张亦棠只好过去,可他一靠近,女娃娃就跑开,丝毫不待见他。

还伴着哭声,好像他欺负了她似的。

张亦棠没哄过小孩,也没什么耐心,走过去坐在软榻上,左膝曲起,左臂搭在膝盖上,定眸看着躲在桌子下面的小家伙,眯眯眸子重复一句:“过来。”

小家伙嘴巴努起老高,攥着小拳头瞪他,也不哭嚷了。

张亦棠想,他要是她,被陌生人抱也会哭,毕竟在小孩眼里,他们都是大灰狼。

“过不过来?”

小家伙不动。

张亦棠随手拿起炕几上的瓷碗,里面盛着羊奶,膻味足,他有点嫌弃,放回原处,点点桌面,“过来喝奶。”

都说有奶便是娘,他倒要看看饿肚子的小屁孩服不服软。

小家伙揉揉肚子,真的饿了,但她不懂什么是饿,每次一饿她就哭,准可以饭来张口。

她委屈巴巴地蹲在地上画圈圈,有点不好意思哭,跟头小蛮牛似的倔强。

张亦棠知道快两岁的孩子能听懂他的话,端起碗,凉凉道:“你不喝我喝。”

说完,忍着那股膻味,当真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把小家伙看得目瞪口呆。

这老家伙抢她饭碗……

她蹬蹬跑过去,拽他胳膊,低头看碗里面,空空如也,羊奶不见了。

哇!

果不其然,女娃娃张嘴就哭,还伸手抠他的嘴,想把奶水抠出来。

张亦棠嘴角抽搐,任她抠嘴,甚觉好笑,拨弄两下她的小辫儿,无奈道:“小麻烦。”

“小麻烦”委屈极了,这下真知道饿的感觉了。

丞相夫妇和宋应然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一幕,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疏冷的少年竟然任由一个陌生的小女娃抠嘴。

宋应然温和一笑,对父亲道:“看来爹爹能留住阿棠了。”

宋期板板脸,“他想走就走呗,谁要留他。”

丞相夫人睨着丈夫,“口是心非。”

宋期撇撇嘴,迈步走进内寝,与转眸看过来的张亦棠对视。

笑眯眯道:“阿棠啊,既然这女娃是故人托付给你的,你就暂且留下,等她稍微长大些,你们再一起走吧,反正府里空房多,不差你们的。”

宋期是皇城内出了名的妻管严,府内只有正妻一房,膝下也只有一个独苗,张亦棠跟宋应然交好,又胆识过人,宋期巴不得留下他好好培养,何况张太尉是他仕途上的半个师傅,他也算报答故人的知遇之恩了。

张亦棠挑眉,“既然府上空房多,那不介意留下这女娃……”

“介意!”宋期看了一眼不遗余力抠人嘴巴的女娃,“老夫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你要是不管她,老夫把她送走。”

一句话让女娃瞬间安静了。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满眼恐慌的女娃,张亦棠眼里有丝怜悯,宋期噤口,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快两岁的孩子能听懂大人讲的话,只是不会辨析其中的真假。

丞相夫人走进来,拍了一下丈夫的后背,“说什么浑话,小丫头这般可爱,我可舍不得送人。”

话说得明白,即便张亦棠不要小女娃,丞相府也不会亏待了她。

宋期白了妻子一眼,老夫老妻了,怎么这么没默契呢,他能随意打发这女娃么,刚刚不是为了挽留张亦棠么。

夫妻俩较劲儿,随后走进来的宋应然劝道:“阿棠,你就留下吧,你想寻处安静地儿,府里多的是,何必离开呢。”

宋期赶忙说:“是啊,府里容不下你了?年纪轻轻学人家隐居干嘛!你还没享受人生就想当白发翁了?”

丞相夫人也趁热打铁,“留下吧,走什么走,相府就是你的家,你不要家人了啊?”

家人……

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字眼,张亦棠搭在左膝盖上的手卷缩了下,似有触动。

丞相夫人抱起小女娃,颠了两下,小女娃很安静,好像还处在刚刚的惊吓中,她拍着小女娃的后背安抚孩子的情绪,转而对张亦棠道:“这几日,小丫头跟我住正房,等她熟悉环境了,再让奶娘陪她住后罩房,你继续住西厢房。”

张亦棠默然,没再坚持离开。

丞相夫人与丈夫对视一眼,扬扬下巴,好像在说,看吧,还是为妻厉害。

宋期扯扯嘴角,又扯扯小女娃的脸,心里软了一大截,别说,他做梦都想有个闺女,这不,无形之中送来一个,刚派人四处打探,均无孩子母亲的消息。

世态炎凉,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独自抚养幼女,艰辛且招是非,那女子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宋期无奈,轻声对女娃道:“别怕,以后啊,这里就是你的家,若是帮你找不到母亲,那你便是我相府的小姐。”

此话一出,一屋子仆人都惊诧了,他们知道,宋期从不食言而肥!

这个被遗弃的可怜娃娃转瞬成了他们的小主子,真是太给张公子面子了。

丞相夫人见丈夫一脸煦笑,似乎光阴重回到初遇的时候,风华正茂的公子手里捏着一朵娇花,憨憨的朝她笑。

许是被丈夫的笑勾起回忆,丞相夫人再看小女娃时,眼神又柔了几分,没接话茬,却是赞同的。

她说:“那阿棠就是咱们的次子。”

张亦棠忽然出声,拂了丞相夫人的美意,“承蒙夫人厚爱,小侄不胜感激,但小侄永远只是张家子嗣。”

丞相夫人:“……”

宋期揽住妻子肩膀,拍了下,张亦棠不比她怀中的女娃娃,这个女娃娃太小了,以后不会记得遗弃自己的母亲,心里不会留下阴霾烙印,可张亦棠是个少年,什么都记得,内心又敏感,不会随着时间淡忘那些殇霾。

心殇的愈合靠自己。

宋期咳了咳,“嗯嗯,你是张家的后人,我们时刻谨记。”

张亦棠垂眸,将情绪掩埋在眼帘下,起身行了一礼,“日后多有叨扰……”

宋期打断他,故作不悦,“那么客气作甚。”

张亦棠无奈一笑,转移话题,“赶了一夜的路,小侄饥肠辘辘,可否先讨杯羹?”

丞相夫妻:“……”

这少年转变得真快。

然后,时光流逝得更快。

不知不觉,已过去十三个夏秋……

第2章

张亦棠睁开眼,四周静悄悄的,唯有夏蜩在黄昏中不遗余力地鸣叫,拉开了夜的序幕。

张开手,遮蔽透过窗棂的夕阳,张亦棠睡眼惺忪,缓缓坐起身,脑海里不停回旋着过往。

“绵叶。”他开口,传唤仆人,绵叶是他一手培养的扈从,陪伴他数年有余。

稍间的年轻人闻声而入,操着一口皇城腔,“五爷口渴么?”

不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张亦棠蓦然侧目,盯着隔扇前的年轻人。

长眸微眯,“你是?”

年轻人径自去炕几前倒茶,恭恭敬敬道:“五爷睡糊涂了,昨儿夜里大小姐把绵叶要去了,小人是夫人新安排在您屋里伺候的棉絮。”

张亦棠点点头,昨晚被小丫头灌了酒,糊里糊涂被挖了墙角。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怡米《青梅竹马差十载》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27:51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27:51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27:51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27:51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27:51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27:51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27:51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27:51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27:51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2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