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很甜小说[衾顾]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不好意思。”唐球抿了抿唇:“菲姐,我下午之前一定给您。”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是没有道理的,又饿又晕的唐球去洗手间方便一下,都能听到嚼舌根的。“我哪知道,都没跟她说过话,谁知道人事部怎么筛选的。”“怎么回事?”刘菲皱起了眉,语气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不耐烦:“工作效率也太慢了点吧。”这维语传媒,进不来的时候还各种幻想,但真的进来后......好操蛋啊。唐球看着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的吃饭,饿着肚

娇妻很甜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娇妻很甜》作者:衾顾【完结】

文案

一封邀请函,唐球跟着婶婶去八竿子打不着的豪门大亨家串门——只因跟那个豪门大亨以前当过几年邻居。

正巧碰上当家少爷回来,沉稳的脚步踏下楼梯,入眼就是一张清俊阴鸷的俊颜,西装一丝不苟,眼神古板无波。

本来热热闹闹的大厅顿时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霍少爷对着角落里某个吃的正欢的小姑娘招了招手:球球,过来。

唐球:???

……这都十三年过去了,霍远澜怎么还记得她!?

几天后,霍远澜组织了一场宴会,在宴会上当众宣布自己要结婚了。

全场哗然,只有唐球默默的拍了拍手。

散场后,穿着漏肩的香槟色晚礼服的唐球被霍远澜堵在走廊里,按着肩膀啃,霍少爷声音喑哑的在她耳边呢喃:我要结婚了,新娘就是你。

唐球一愣,差点哭出声:远、远澜哥,你别欺负我行么?

霍远澜:是你说要嫁给我的。

唐球委委屈屈的红了眼:我、我是八岁时说的……

不管!霍远澜捏着她小巧的下巴亲上去,嗫嚅道:我的小娇妻……

#全程无脑甜甜甜

#男主偏执,占有欲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球,霍远澜 ┃ 配角:专栏小甜饼《无限娇惯》求预收^_^ ┃ 其它:

第1章 大哥哥

夏天午后,梧桐路别墅区在绿茵的遮盖下躲过了一阵阵的热浪,颇为安逸。唐球也安逸的趴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玩手机,细白的小腿翘起来晃悠来晃悠去,面对着身后李毓芬恨铁不成钢的怒火,软绵绵的诡辩了一句:“妈妈,你总逛街小腿会变粗的!”

李毓芬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看着唐球纤细的腰肢和白到没血色皮肤就来气,没好气儿的抱怨道:“你当我愿意去?我不是得帮你挑衣服么!像你放假就在家里窝着,我能指望你什么?”

唐球一愣:“帮我?”

“你忘了?”李毓芬看她一眼:“你姑姑下午要带你去霍家赴宴,你就穿你那些幼儿园衣服去?球球,你可别给妈妈丢人了。”

唐球:“......”

难道她妈现在对她的攻击范围已经不只是她是个宅女了,还发展到了穿衣品味?什么幼儿园衣服......虽然她是幼稚了点,但说成幼儿园衣服也太过分了吧!唐球不服气的鼓着脸,活像一只小包子似的蜷起来听着李毓芬教训她,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只是在地毯上cos团子滚来滚去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到自己肿胀的左脸,疼的唐球立刻轻吸一口凉气捂住脸,委委屈屈的皱起秀气的眉头——她前两天蛀牙的老毛病犯了,疼的她寝食难安的。

正巧此时姑姑唐婉玉过来,看到唐球这幅模样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柔声说:“我们球球这小脸蛋也是真嫩,牙疼都能肿起来。”

旁边的李毓芬轻哼一声:“就是被惯的。”

唐婉玉没有李毓芬这么‘无情’,疼惜的拿出冰块给唐球敷了脸,然后把新买的裙子拿出来在唐球身上比划着,兴致勃勃的说:“嫂子,这件好看吧,是不是适合咱家球球?”

勤劳的姑姑等不到唐球这个懒货起床,早就自己去疯狂购物了——还顺道给唐球选了一件。

唐球看着姑姑拿着的那件鹅黄色的小礼服,是蓬松吉普赛款式的荷叶边,裙子上淡淡的花纹一看就是手工针织,高高束起的腰身使用的是昂贵的缎带装饰......

“姑姑。”唐球忍不住问:“这是AL新款吗?”

姑姑眼前一亮:“满识货的嘛!”

我天,唐球面色一变,心里话脱口而出:“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啊?”

就去参加一个晚宴,有必要卖高奢的礼服吗......唐球抬头看了眼李毓芬和姑姑不动声色的模样,觉得她们真是太奢侈了!一点也不懂资产阶级劳动挣钱的辛苦!而此刻的唐球正是一个累死累活的实习生,完全懂!

“这能一样吗?”姑姑用‘你怎么这么蠢’的眼神看了唐球一眼,小声说道:“这可是霍家!”

唐球一愣,脱口而出:“霍家怎么了?”

“傻闺女。”李毓芬忍不住轻笑出声:“别以为小时候霍家跟咱们是邻居,你就意识不到人家现在的地位了,全国企业排名前十,房地产行业的龙头佼佼者......人家现在趁着回国举办一场晚宴,能记得咱们家这个老邻居给张请柬就已经很念旧了,难道还能穿的破破烂烂的去赴宴么?”

唐球听着,沉默不语的低头不自觉的抠着白嫩嫩的手指头,记忆忍不住回到了七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李毓芬口中的亿万富翁霍家还是他们家的邻居,虽然只做了短短几年的邻居。

而唐球对于霍家的记忆,只有父母常年不在家,单独住在一栋小别墅里的霍氏独生子,时不时去她们家蹭饭的大哥哥......那是一个奇怪的少年。

唐球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她自小被宠爱着长大,单纯的眼睛看世界从来都是温暖真善美,没有她不喜欢的东西和人......唯独除了那个大哥哥霍远澜。

他们做了三年的邻居,小的时候唐球还常常找霍远澜玩,他搬走了也因此伤心过一段时间。但是她长大了想法就变了,因为在唐球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霍远澜的眼神——那种现在回忆起来,才能觉得是冷静理智的过了头的可怕眼神,而他当时还只是一个少年呢。

如果去霍家做客,会不会见到霍远澜呢?想到这点,唐球居然忍不住有些怕,她连忙扯了扯姑姑的袖子:“那个......”

“嗯?”姑姑侧头:“怎么了?”

唐球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半晌后才组织好语言,假装自己只是随意一问:“我记得霍家有个大哥哥,他在吗?”

“咦,你说远澜么?”

霍远澜是霍氏偌大的企业唯一的独生子,继承人,也是霍氏董事长霍成半年前去世后接过公司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的人物,姑姑不可能不知道,她偏头想了想:“我听人说他好像在国外......”

在国外?唐球听到这个答案,忍不住眼前一亮,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小时候的记忆让她忍不住有些怂,她害怕见到霍远澜,尤其怕看到他那双毫无感情的琉璃色双眼。

“但也有可能在哦。”

结果刚刚放下的心听到姑姑急刹车似的又补充了一句,再一次的难免不安了起来。唐球苦恼的皱起了眉毛,忽然感觉齿间突兀的又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唔,她这本来就疼的牙在听说晚宴上可能有霍远澜的时候更疼了,一直持续到了她和姑姑到了霍家大宅自助晚宴开始的时候都在隐隐作痛。这颗蛀牙导致了很多连锁反应,例如她化妆也盖不住微微肿起来的左脸像个肉球,例如在这海鲜西点的豪华晚宴上她却没办法大吃特吃......

作为一个吃货,唐球现在真的十分难受,她看着那些生鱼片大龙虾真的好想带着手套直接开撸,只是牙齿不允许就算了,周围的人都衣香鬓影的端着一杯香槟走来走去的聊天,个个都那么优雅得体没一个大快朵颐的,她也有点不好意思。

做人真累,唐球无意中扫到了不远处一个踩着快要20公分高跟鞋的女士自由穿梭的时候,忍不住想。正感慨的时候,周围忽然迸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呀!那不是霍少爷么?”

“他不是在英国吗?”

“啧,人家一天飞来飞去的你知道踪迹吗?”

“赶紧去打招呼......”

听到周围人或喜或惊的讨论,这个霍少爷除了是前两年继承霍氏的霍远澜还能是谁?唐球一个哆嗦,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众人所趋之中心——一堆西装革履的政治家也不敢真的像粉丝围攻明星那般把霍远澜死死的围住,只能站在台阶底下举着酒杯眼睁睁的看着霍远澜的身影从二楼拐角处出现,边系着西装纽扣边走下楼。

他清隽的五官犹如雕刻一般深邃中带着一丝柔和,面无表情,真皮皮鞋踩在地板上的时候发出古板无波的声音,而唐球一下子就用她绝佳的视力看到了霍远澜那双眼睛——那双琉璃色的双眼还和他少年时一般毫无感情,冷的像冰。

唐球莫名的心中一紧,急忙的回过头背对着熙熙攘攘的热闹人群,只想独自隐身在角落里,她对霍远澜的惧怕毫无道理但根深蒂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唐球越是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蜷缩成一团虾米的时候,偏偏就有意外出现。她急促的转身正好碰到身后经过的端着一盘子高脚杯酒的侍者,两者相撞就算侍者练成了单手端酒的功能也控制不了平衡,侍者瞪大了双眼,立刻想伸手扶住倾斜下坠的托盘,却没轻没重的怼到了重心不稳的唐球——

“啊!”随着一身尖叫,众人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看过去的就是一个穿着鹅黄色礼服的少女倒在地上,身上好几个香槟酒杯叽里咕噜的顺着裙子滚了下来——好家伙,这些杯子倒是没碎,全掉在唐球身上了。

她妄想维持的‘遗世独立’反倒误打误撞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唐球倒在地上欲哭无泪。此时她压根不怪这个侍者,也不可惜这条被毁了的裙子和滑稽的形象,她是害怕......

“小姐!”侍者在如此高端的晚宴上出了大错,也吓的面无人色,连忙弯腰去扶唐球站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您没有磕到吧。”

高端的晚宴就是有一个好处,看热闹的人少,纵然不少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也没人好意思围过来看的。这让唐球倒是松了口气,虽然有些狼狈的提着湿漉漉的裙摆,但依然笑笑:“没事啦,你不用担心。”

霍远澜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本来坐在沙发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个来跟他打招呼,嘴中二少表情谄媚的人时,无意中就扫到了唐球那边的兵荒马乱。看到了那一抹鹅黄色的侧影,女孩的头发挡住了脸,侧面只能看到一个精致小巧的下巴,身形婉约柔软,礼服掐住的腰细细的,杯子和水滴顺着她圆润挺翘的臀线滚了下来。

虽然没看见脸,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干净清新的气息,霍远澜微微眯了眯双眼——他觉得这种气息莫名熟悉。

“凌远。”趁着空当,霍远澜低声把旁边的助理叫过来,指了指唐球的身影:“那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新的一本,新的启航,这次是一个甜甜的小甜饼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哦~!

下本是双向暗恋小甜饼求预收,《别把我惯坏》女主是本书小球球的闺蜜哦~

s市地产界龙头展氏大亨总裁近期病危,诡谲多变风云暗涌后,继承家业的居然是文质彬彬的二少展殊清

英俊多金,风度翩翩的展二少顿时成了众多名媛的幻想对象,却意外喝醉对着采访镜头吐露真言:哪怕全天下的女人都想来要讨好我,许一夙也不会的,那就是个天生需要别人去娇惯着的主儿。

众人都愣住了:许一夙是谁?

由于展殊清这么一个‘无心之举’,许一夙陷入到了天天电话被打爆的困扰中

看着展殊清温和儒雅又无辜的对她笑,许一夙气的张牙舞爪的扑上去挠他:展殊清,你破坏我名节!

展殊清:最近瘦了,谁饿着你了?

许一夙:……都是被你害的!

展殊清:我太惯着你了是吧?

许一夙一把把他顶在墙上,趾高气昂的仰着小下巴:怎么,你惯腻了是吧?

展殊清一笑,低头掐住她的下巴亲了上去,含含糊糊的说:怎么可能?

从以前到现在,惯着她早就成了一种习惯了。

第2章 过来

凌远看过去,顿时有些懵:“这个......不太清楚啊,可能是夫人请的。”

唐婉玉也注意到了唐球那边的意外,连忙停住了寒暄跑过去,看着唐球一身的凌乱气的只感觉上气不接下气——

“唐球!”姑姑恨铁不成钢的看唐球,怒问:“你这怎么搞的?!”

“...姑姑。”唐球委屈,小声说着:“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这!”唐婉玉眉头紧锁,为难地说:“咱们还得去跟霍远澜打招呼呢,你这样怎么去啊!”

唐球不自觉的一颤,她真的不想去跟霍远澜问好啊!而且人家家大业大的可能早就不记得她们这种小鱼小虾了,唐球真觉得去不去无所谓无所谓——其实本质还是不想跟霍远澜打招呼,她怕她说话发颤。

“你!”姑姑气的掐了她一把:“亏你小时候还跟人家是邻居。”

她说着,不顾唐球的反抗,就硬是把她拉过去。

唐球转身的一瞬间,一直盯着她的霍远澜顿时内心一怔,瞬间就知道她是谁了。原来是记忆里那个又单纯又傻的小姑娘球球......霍远澜看着被人拉着,慢慢越‘走’越近的唐球,紧绷的嘴角不自觉的有了细微的弧度,不顾周围排着队等着跟他握手的名流商贵,淡定自若的站了起来,主动向唐球走了过去——

他的动作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霍远澜在周围人惊诧的目光和唐球心中铺天盖地的窒息感中冲她招了招手:“球球,过来。”

霍远澜居然还记得她,还能认出来她?!唐球呼吸一滞的瞬间感觉整个大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如同一根根针一样刺着她,然而都比不上霍远澜的眼睛。她被又惊又喜的唐婉玉推到了霍远澜面前,五官僵硬的扯起一抹笑容,断断续续的打招呼:“远、远澜哥.....”

“没想到霍少爷还记得我们球球。”唐婉玉在一旁帮唐球撩了撩颊侧的头发,淡淡的笑:“真是受宠若惊,你妈妈还好么?”

“家母现在美国。”霍远澜虽然很绅士的笑了笑,但唐球能看出来他眼睛里一丝温度都没有:“我当然记得球球了,也记得您,多谢您小时候的照顾。”

能被霍少爷说记得的女人?周围的人有嗅觉灵敏的,已经立刻细细打量起来唐球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姑娘了——她实在是不怎么样,每个人心里都犯嘀咕,这小姑娘长的倒是清秀可人,嫩的像个小羊羔,就是这气场实在是不怎么样,跟霍少爷谈话这么难得的机会不优雅得体就算了,怎么还呆若木鸡的呢?

只见霍远澜凑到唐球耳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还拉着她坐到了自己的旁边,这种‘超级待遇’让在场的女宾都情不自禁的有些牙根发酸——然而当事人只感觉如坐针毡。

霍远澜这张沙发椅大的可以坐下四五个人,可唐球愣是不敢乱动,呆呆的闻着霍远澜身上传来的那种淡淡的冷清味道,脑子有些发晕。刚才霍远澜凑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她都没听清,只是被霍远澜对唐婉玉说自己想在酒席结束后跟自己叙叙旧,然后唐婉玉兴高采烈的跑掉了这件事打击到了。

啊......她不想跟霍远澜叙什么旧啊,她们两个根本没什么旧可叙的。

“球球。”正当唐球晕乎乎的坐到那帮打招呼的人终于全走了的时候,终于听到旁边的霍远澜低沉好听的声音:“毕业了么?”

唐球一愣,下意识的转头发现霍远澜那双琉璃色的双眼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弄的她莫名的有点不好意思的飞速又把头转了回来,支支吾吾的回答:“还没有,大四实习期。”

大四,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了了,但看着怎么还是这么小呢?霍远澜看着身边的唐球低眉顺眼,长长的睫毛微微发颤的模样,就觉得她和七八岁的时没什么不同,还是又傻又单纯。这么多年的岁月,对于她来说都长到哪儿去了?霍远澜打量着唐球僵硬的侧脸和柔软的发梢,微微眯了眯眼,刚想张口说句什么的时候,只见唐球眼前一亮,一下子站了起来——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衾顾《娇妻很甜》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娇妻很甜小说[衾顾]在线试读

“不好意思。”唐球抿了抿唇:“菲姐,我下午之前一定给您。”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不是没有道理的,又饿又晕的唐球去洗手间方便一下,都能听到嚼舌根的。“我哪知道,都没跟她说过话,谁知道人事部怎么筛选的。”“怎么回事?”刘菲皱起了眉,语气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不耐烦:“工作效率也太慢了点吧。”这维语传媒,进不来的时候还各种幻想,但真的进来后......好操蛋啊。唐球看着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的吃饭,饿着肚...

2019-09-03 07:27:45

我,虫族女王,又回来了小说[慕天心]在线试读

“电话多少?”石清颜看了下床边放的电话,这家旅店倒是贴心,还配了这种电话机,她坐到床边根据黎妍提供的电话拨出去。☆、妖怪?那边的男人沉默了下,方才道:“她在哪儿?”语气听不出什么,不过对石清颜来说,认识就好,其间复杂她懒得懂。“我没有父母,不过有朋友,我有他电话号码,你帮我找他好不好?”黎妍想了想,忍不住眼睛一亮,连忙道。没多久那边就接了电话,是个声音慵懒,仿佛没睡醒的男声,貌似还有点起床气。石清颜默默看了看夜色,凌晨打电话,好像确实...

2019-09-03 07:27:45

金橘团小说[齐髯]在线试读

“甜水巷!”汝贞和元镇一齐说道。“姑娘放心,我定帮姑娘讨回公道。姑娘先在客栈休息,我这就去帮姑娘讨回公道”元镇说道。“元大哥,我想和你一起去。”络秀想了想,说道:“我记得我是看见了一家茶坊,然后不小心闯进了小巷,巷子里好多卖点心的。哦对了,巷子的尽头还有一个单雄信墓。”这甜水巷其实从丰庆楼穿小径过去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只因络秀初来乍到,不记得路,还走了许多冤路,这才走了半晌,绕回了丰庆楼。元镇点点头,心想小姑娘受...

2019-09-03 07:27:45

封灵大学鬼怪奇谭小说[女神踩过的地板]在线试读

别说黑天过来找抓瞎,这位置白天过来照样晕头转向。学院和本校基本隔绝,人事管理样样不搭界,所以也有知情人直接叫“封灵大学”。上联【强而有方】,下联【慎而有德】,横批【平阴阳秩序】大眼一扫,封灵学院显得格格不入,堪称万花丛中一点绿。位置也冷僻,在落霞校区最后边的新传大楼背后,一联画着鬼画符的灰色高墙背后,就是封灵学院的入口。简直是个小孤坟堆儿。哪有对联比横批还短的?“噢,你是说那个所有学生都带美瞳的学院吗?”...

2019-09-03 07:27:45

早安,督军大人小说[漫雪雨寂]在线试读

“去逛化妆品店,要去吗?”玉琢替她们回答了上官婉,女生们约定好之后就各回各自的座位了,上官婉待坐定后,就将自家母亲给玉琢的糕点递给了玉琢“这是阿姨给我的?”玉琢有点不相信,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了,阿姨对她从来都没有变过。“逛什么啊?”上官婉点点头,表示可以,玉琢反正平时也没有什么事,也就同意一起参加了。“好啦,别这样想,喏,这是我额娘让我给你的。”晶莹剔透中带着娇艳欲滴的翠,让人瞬间眼前一亮,光看着都觉得十分贵重,...

2019-09-03 07:27:45

听说你过的很惨小说[公子卿城]在线试读

她呵了声乐了,昨晚死活不吃蛋糕的人,现在也迫不得已了。手机没电,苏瑶也没了娱乐项目,索性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起来已是中午,日头高照,外面安安静静,秦冀南手撑着侧脸坐在椅子上打盹,门依旧关着。萧小白连跑三次门口听声音,里面安安静静,毫无动静,他下楼汇报,老爷子十分不高兴的翘着小胡子。秦冀南回头,面色发青的看着她:“切块蛋糕来。”她愉悦的先给自己切了一块,然后端了块给秦冀南,老爷子不放他们出去,是让他们在里面配种到精疲力尽呢?“嗯,估计是累了。”萧小白...

2019-09-03 07:27:45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休问荣枯]在线试读

傅予安摇头道:“能看到师姐安然无恙,我心情很好。”林菀瞬间沉默了,怎么又减好感度了?!就在林菀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予安继续话题时,一名穿着门内白色衣袍的弟子从远处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吼:“大师姐!不好了!大师姐!出事了!”林菀试探地问道:“师弟你……可是心情不好?”【好感度值-1,剩余好感度值:27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太好要出事,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恨不得告诉全逍遥门。第4章 前往蜀州...

2019-09-03 07:27:45

年少有时小说[伽碱法]在线试读

周东临一说话,温瑕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酒气。她朝斜前桌伸出手,敲了敲她的椅背,坐在她斜上方的女孩子满脸抱歉地把练习册递到了她手里。周东临哗哗地翻着那本练习册,温瑕眉毛都没动一下,任由他翻看着。温瑕把练习册和杂志都收好,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第二天的新课。“你的作业呢?”温瑕把书递给了周东临,“在这里。”“没关系。”她并没有受到责备,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实在没什么对不起的。温瑕点头。入学不到一个月她就把班里的同学全都认全了。即使很多...

2019-09-03 07:27:45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2019-09-03 07:27:45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