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橘团小说[齐髯]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甜水巷!”汝贞和元镇一齐说道。“姑娘放心,我定帮姑娘讨回公道。姑娘先在客栈休息,我这就去帮姑娘讨回公道”元镇说道。“元大哥,我想和你一起去。”络秀想了想,说道:“我记得我是看见了一家茶坊,然后不小心闯进了小巷,巷子里好多卖点心的。哦对了,巷子的尽头还有一个单雄信墓。”这甜水巷其实从丰庆楼穿小径过去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只因络秀初来乍到,不记得路,还走了许多冤路,这才走了半晌,绕回了丰庆楼。元镇点点头,心想小姑娘受

金橘团小说章节试读

[古装迷情] 《金橘团》作者:齐髯【完结】

文案:

因年少,酒因境多

日更两章

一周内完结

言情小短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络秀,元镇 ┃ 配角:江汝贞 ┃ 其它:

☆、一 雪不能甜橘小酸

和陇西的秦长城一样,京都的外城也是版筑夯土而成,土夹在两块木板中间,用杵捣坚实,既成为墙。京都外城方圆四十余里,围绕城墙的护城河水深面宽,阔十余丈,河边遍种杨柳,粉墙朱户。

沈络秀暗暗心想,这护城河可要比陇西城的阔气的多。

过了护城河,沈络秀发现各个城门的外侧都筑有瓮城三层,镖局有特许证,不用担心无法进城,只是无法从正对着城门开设的四个正门通过,只能从正南的城门南熏门旁边的一个小门菜河水门通过。听师兄说,四个正门只有达官贵人才能出入,还都留有专供皇帝御驾通行的御道。想到面前可是当今天子通行的地方,沈络秀不由得多看两眼。

菜河水门这个名字来源于城中的河道菜河。菜河正名惠民河,京都百姓的用水皆取之于此。河道曲折蜿蜒,河水清澈见底,阳光乘着微风无意地飘落在河面上,似是为菜河盖上了一层金纱,倒有浮光跃金之感。进了城,便不得再骑马,众人下马步行,爹爹说菜河上共有桥十三座,他们沿着菜河走,过了第五座桥,也就是粜麦桥,就到了他们歇脚的客栈。

不知是看倦了慢悠悠流淌的河水,还是市井的繁盛吸引了外乡人的注意,亦或是络秀的少年心性,她东张西望,面上掩不住的兴奋,只觉得眼前街市酒楼,绣旆相招让人眼花缭乱,映入眼帘的彩楼相对,更是让她以为误入了仙境。络秀内心暗暗赞叹起京都的繁华。

这是沈络秀第一次随着爹爹走镖,他们经武威,过晋城,下陇西,风餐露宿三个多月,如今终于抵达京都。一路风尘仆仆,沈络秀原本白皙的脸蛋也被晒得黑了几个色度,她自己也没有在意,毕竟爹爹是个黑面大汉,师兄们也都肤色黝黑,有的还黑中带红,她早习以为常。只是入了京都,看到街上的女子们个个肌肤娇嫩,有几个姐姐容色如新月生晕,花树堆雪,络秀生为女子都看得痴了。她抬手摸摸自己的脸蛋,她的脸颊红扑扑的,流着微汗,肌肤没有京都女子的精细,而是有着关中女子的一丝毛糙,反衬着眼珠子黑漆漆的,炯炯有神。络秀瘪了瘪嘴,不自知地生出了一丝自卑的情绪,她不再东看西看,而是把头低垂了些。

低着头,看不清四周的热闹,贩卖之声却不绝于耳,络秀从熙熙攘攘的声音里听到了有人在唱着小曲儿。不同于陇西人爱听的大曲,这曲子的曲调缓慢悠扬,唱腔穿透力极强,那曲中的不甘和苍凉似乎穿过喧嚷,直入络秀的心灵。络秀禁不住抬起头来,看见一群人中,一老者闭眼操琴,泰然自若,曲毕人散,有一青衣少年走近,他身材颀长,往老人的琴盒里放了一把铜钱,远远看去,少说也要二十文。络秀暗暗吃惊,在陇西,一壶羊羔酒也不过二十文钱。

“络秀!”爹爹唤了络秀一声,络秀赶紧把视线收了回来。

“一天到晚心不在焉,到了都不知道!”爹爹呵斥道。

络秀没有说话,只是帮着师兄们卸下货物,搬进客栈为来往商旅安排的仓库,再跟着爹爹进了客栈的门。络秀跟着千嶂门里的先生读过几年书,大多字都识得,她看见客栈的彩旗上写着三个大字:丰庆楼。

丰庆楼在京都不过是一座默默无名的酒店,可在土包子络秀的眼里,这酒楼可谓富丽堂皇!酒楼的大门口设着红杈子,绯绿帘,贴金红纱橘子灯。大门看起来像是两层,其实第二层不过是平面的楼檐,上面雕刻着花鸟鱼兽,檐下垂着流苏。在陇西,酒楼的门口不过一面彩旗而已,最多竖个红杈子,再没有多余的装饰了。络秀不知道,凡京师酒店,门首都会扎起这样高大的彩门。进了酒楼的大门,看到的也不是客人们在大堂里饮酒吃饭,而是一个方正宽敞的大廊厅,主廊约百余步,在廊厅之后的左右侧各有一个天井,天井的内侧才安置着一张张酒桌,天井的两侧则都是小閣子,里面传来喝酒聊天还有唱曲儿的声音。

刚通过廊厅,就有一个青衣少年走到络秀一行人的身旁,热情地招待起来。

青衣少年自称为阿金,是他们的茶饭量酒博士。阿金个子不高,明明身上瘦得就差皮包骨头,脸却圆圆的,鼻翼有一颗痣,笑起来眼角有两三道细纹。阿金领着络秀一行人在大堂东南角的位置落座,酒桌上已经安放好了碗筷,阿金又主动为众人先送来了一壶茶水。爹爹为了犒劳大家,特意点了两壶银瓶酒。

“好嘞,不知几位客官想吃些什么?”阿金笑答。

“麻腐鸡皮、脂麻辣菜、煎角子、姜油多、辣瓜儿、茭白、皮酱、肉饭算条……”

爹爹大概每次走镖都在这家歇脚,点菜不经思索,报了这一连串儿菜名,大半络秀都没有听说过。络秀听了爹爹点了十几个菜,不禁感叹爹爹这次可是实打实地大方了一把。其实络秀有所不知,京都风气崇尚奢华,讲究排场,去酒店的不问何人,哪怕只是两个人对坐饮酒,也要摆上四个盘盏,三到四个水菜碗,再加上几个果菜碟。爹爹点的已经算少的了。

虽然坐在最偏僻的角落里,但却方便络秀的视线从左往右一点点看过去,客人们三三两两落座,喝酒谈天,每桌客人都有各自的茶饭量酒博士,都穿着青色长衫,都笑面相迎,她看到视线的远处正前方摆着一个浅色木质的柜台,柜台上放着账簿和算盘,后面也坐着一个青衣少年,可唯独他没有满脸堆笑,而是面无表情地正低头写着什么。

“这个账房先生可真年轻啊。”络秀心想。

账房先生抬起头来,他的肤色是京都人的白皙,却不显得苍白,而是容色如玉,五官不似陇西男子的剑眉星目,而是平眉薄唇,面容里里透着淡雅温润,络秀想到了诗经描写男子的诗句,心想,这位青衣少年,虽没有充耳琇莹,会弁如星,其气质却如圭如璧,宽兮绰兮。

账房先生许是感受到络秀的灼灼目光,朝着络秀坐的方向望去,络秀赶忙目光微微下移,装作津津有味地样子盯着旁边那桌客人的吃食。

仔细一看,络秀发现那桌客人正在吃着一个个冰团子,冰团子外表黄色,看上去小巧可爱,咬开的时候络秀似乎听到泉石碎裂之声,咬破后团子里还有汁水流了出来。如今正是六月,骄阳似火,赶了大半天路的络秀更是口渴人乏,直勾勾地盯着前桌客人的冰团子,一时移不开眼。络秀默默吞了口水,她太想尝尝这个冰团子了,她偷偷望了眼爹爹,爹爹正在和师兄们一边喝酒,一边说着送镖的事宜。爹爹和师兄们喝了酒,说话声如洪钟,举手投足间满是陇西人的豪迈粗放,络秀也不敢打断,只好静静地看着冰团子,望团止渴。

不一会儿,阿金就送来了凉菜,也许是冰团子太过诱人,络秀心不在焉地吃着,眼睛还停留在冰团子上。这位老先生已经在吃第二个冰团子了,只见他吃完,吟咏道:“雪不能甜橘小酸,若为有此蜜冰团。”更是馋得络秀心里直痒痒。

“帘内清歌帘外宴。虽爱新声,不见如花面。”

一位女子柔美的歌声打断了络秀幻想自己吃冰团子的思绪,抬头一看,见一妙龄女子怀抱琵琶站在他们的酒桌前,女子年约十七八岁,头发向上梳至头顶,挽成一个圆型的同心髻,肤白如雪,双目含情,有弱柳扶风之姿,她悠悠开口,不仅唱出了歌词里的“牙板数敲珠一串”,还多了一丝独有的伤感,却不显矫情。

“唱得好!”离女子坐的最近的马师兄称赞了一声,他生得五大三粗,喝了酒,耳朵泛红,从兜里掏了好久,掏出了五文钱拍在了酒桌上。女子微微曲身,表示感谢。马师兄又赞了一句,却突然把手伸向女子的腰间,正要捏一把,被那女子闪开。

“登徒子!”女子恶狠狠地骂道。

马师兄不仅没摸到美人,反而挨了个登徒子的骂名,一时火上心头,哼了一声,叫嚷道:“不过是最低等的歌妓,装什么贞洁烈妇!”

络秀听了这话,心里莫名觉得难受极了。那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怒目圆睁,瞪了马师兄一眼,没有拿酒桌上的钱,便离开了。

马师兄还要发难,阿金赶了过来,微微弯着腰,依然是满脸笑意,说道:“不好意思,几位客官,我们这位汝贞姑娘,是个清角儿,为诸位唱个曲儿,客官要是不喜欢,呵她走开便是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莫不是这小娼妓的姘头,赶着为她说话。”马师兄大声说道。

络秀见状,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她还没有思考清楚,却已张了口:“马师兄,别说了!”

马师兄张了张嘴巴,似乎还不满意,却被爹爹打断了。

“好了!”

“一个姑娘家,又是小小年纪,哪里学得没有规矩。”爹爹又数落络秀道。

络秀一想到自己竟然出言反驳马师兄,脸唰一下红了起来,加上被爹爹呵斥,她低着头,双眉紧蹙,一时无措。

马师兄乖乖地闭上了嘴,没有再追究,而是喝了口酒,又和师兄们聊了起来,净是吹嘘自己曾经做过的英雄事迹。

“要是在陇西,多少姑娘抢着要服侍爷!去年在孙氏酒家,有个娘们长得可真好,我跟你们说,那娘们死乞白赖硬要缠着我..."

络秀默默吃着煎角子,再也没有看那位老先生吃冰团子的样子。

因为这场闹剧,络秀原本期待已久的这顿饭变得如甘蔗渣滓,索然无味。爹爹叫来阿金结账,“一共是二十两银子 。”阿金笑着说道。

络秀屏住呼吸,她暗暗将这个价格和陇西的作比较,二十两银子,在陇西足够吃十几顿大餐了!

络秀的目光追随着阿金的身影,看他把银票拿去账房先生那里,络秀遥遥地望着账房先生,看他和阿金说话,看他收钱找钱,账房先生似乎又感受到那灼灼的目光,抬起头朝络秀的方向望去。这次,络秀以更快的速度低下了头,直到阿金来时都没有抬起来。

“客官,这是本店有名的金橘团,送给诸位当做点心,请慢用。”阿金笑脸盈盈,说道。

听到金橘团,络秀一下子瞪大眼睛,抬起头来,但没有爹爹的允许,她不敢自己擅自拿一个吃。

“那谢谢了,”爹爹说道,“大家吃吧。”

得了爹爹的吩咐,络秀立刻往盘子里夹了一个金橘团,生怕有人和她抢似地赶紧咬了一大口,只觉得嘴里橘香四溢,嚼破后有甜甜的汁液流淌到络秀的舌尖上,络秀微微闭着眼,眉头也展开来,她不自知地偏了偏脑袋,嘴角也弯了弯,整个人一下子舒爽了起来。

“定是掌柜的知道了刚才那个小贱人的所作所为,才送来了这份点心道歉。”马师兄一边吃一边说道。

络秀吃得太沉醉,自动忽略了马师兄的话,她更不知道,若是此时她抬起头往正远处望去,正有一人眼里含笑,虽没有灼灼目光,但眼神中也透着好奇。

“好了马羌,这家的掌柜和我也算旧识,他今日不在酒楼,管账的是他的侄子。”爹爹没有吃金橘团,而是将最后一个金橘团给了络秀,边喝酒边说道。

络秀看见爹爹又夹了一个金橘团给自己,她不禁满面笑靥,她决定好好珍惜第二个金橘团,要慢慢品尝,细细回味。

马师兄没有再说话,爹爹让师兄们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杂卖务交货。

穿过酒楼里的大堂,就进了另外一栋楼,也就是络秀他们今晚投宿的地方。丰庆楼早年间只是一家酒楼,因着生意兴隆,掌柜的就买下了酒楼后面的小楼做了旅店,又打通了大堂,这样两座楼就连了起来。爹爹念着络秀今年已经十三岁,不再是垂髫孩童,就狠狠心单独为她定下了一间小室,让她一人在里面休息。

直到许多年后,络秀还记得第一次住在京都的感觉,她一闭上眼,脑海中像是放花灯一般,浮现的都是今日所见所闻,有菜河的波光,老者的琴声,女子的脸庞,金橘团的玲珑可口,还有那个青衣少年俊朗的容颜。她这次随爹爹行镖,见了许多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景致,可她心里却觉得这京都最好。这样繁华美丽的地方她以前只以为在梦里才有,还有那样俊秀的少年她以为只存在于画本里。

络秀从小被爹爹严格管教,作为女子要三从四德,安分守己,可络秀这次出行却隐隐有了这样一个狂妄的念头,这天大地大,为何女子不可以出去闯荡一番。她年纪虽小,可和马贼搏斗时,她不也帮助爹爹捅了那贼人一刀?等她大些,本事再强些,她一个人就能和马贼搏斗,定不输给马师兄。络秀越想越心潮澎湃,更加了无睡意,那些画面也飞速地在她脑海里转着。直到五更天,络秀听到寺院的行者敲打木鱼发出的报晓声,才打了个哈欠,感觉到倦意,沉沉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

☆、一 妇人本质,惟白最难

第二日,爹爹和师兄们去杂卖务交货,爹爹给了些零碎银两给络秀,让她在丰庆楼周边转转,不要跑远。络秀昨晚入睡的晚,早上又因着习惯和畏惧爹爹,早早就起来了,现下她看见爹爹和师兄们离开,就一个人在小室里打着盹。小室逼仄,只有一张小床和一个小几,连个铜镜都没有,络秀的三丫髻此时也歪歪扭扭。

小憩了一会儿,也许是心里还兴奋着,络秀又站起身来,打算出客栈四处看看。

出了客栈,从大门前的街道往西走,是一家茶坊,络秀认为是茶坊,只因彩旗上写写着“行裹角茶坊”这几个字。虽说名字上是茶坊,里面做的确是京都里流行的博易,即参与者以钱或各种玩意儿做赌注来参加赌博,这种博易每五更点灯,至晓即散。络秀往里面望去,见坊内人头攒动,有人拿着衣服字画,有人拿着领巾抹额,有人垂头丧气,有人得意洋洋,络秀十分好奇,却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做什么,也不敢进去一探究竟。络秀在门口徘徊的时候看见一华服男子从茶坊里出来,那人不怒自威,经过络秀身边,吓得络秀赶紧往旁边走,却不想误进了旁侧的一条小巷。

一进小巷,络秀就傻了眼。巷内多是专门制作南方饮食的饭店,家家商店都是门庭若市,处处拥门。络秀稍一望去,就可以窥见店内琳琅满目的吃食,光糕点就有十几种。

“小娘子,这旋炒银杏可要尝尝?”

络秀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大伯推着一个饮食摊子站在她的右侧,摊子上全是各式各样的水果干。乍一看,络秀就发现了自己识得的栗子,山楂条,榛子,梨肉,核桃肉,乌李,还有胶枣,但还有十余样络秀叫不上名字,不知是什么水果。

络秀微微一笑,摇摇手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不一会儿,络秀看见了一家卖脂粉的,牌子上写着“李记香铺”。络秀不知不觉走了进去。

“小娘子,想买些什么?”络秀刚一进门,就有个大姐出来招呼。出来女子约三十出头,生得很美,脸上是适宜的酒晕妆,穿着沉香色的窄袖衣,衣服上还绣着折枝花纹。

络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店铺里陈列的那些妆饰,一时呆了。那女子看了一眼络秀,见她还是小姑娘,穿着银灰色的对襟短袖,肤色也较京都女子深了不少,便知她是外乡人,心下有了计较,笑着说:“小娘子刚来京都吧。我们店里新近了上等的米粉,小娘子可要看看?”

络秀点点头,只见那大姐拿出了一个粉盒,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小娘子看,这粉面可是质地纯正的梁米制成,精心挑选颜色鲜白。”

络秀看那粉面确实鲜白,还有一股香味。

“妇人本质,惟白最难。小娘子长得可人,就是肤色偏深了一些,若是再擦些粉,那就可是眉目口齿般般入画,比京都女子还要美上几分了。”

络秀何时听到人这样夸奖过自己,那大姐说得真挚,络秀渐渐动了心。

那妇人见状,又说道:“如今飞霞妆正是流行,小娘子若是喜欢,不如再拿一盒胭脂,先浅浅涂一层胭脂,再用□□盖住,这白里透红的妆容不知要迷倒多少少年郎呢?”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齐髯《金橘团》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金橘团小说[齐髯]在线试读

“甜水巷!”汝贞和元镇一齐说道。“姑娘放心,我定帮姑娘讨回公道。姑娘先在客栈休息,我这就去帮姑娘讨回公道”元镇说道。“元大哥,我想和你一起去。”络秀想了想,说道:“我记得我是看见了一家茶坊,然后不小心闯进了小巷,巷子里好多卖点心的。哦对了,巷子的尽头还有一个单雄信墓。”这甜水巷其实从丰庆楼穿小径过去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只因络秀初来乍到,不记得路,还走了许多冤路,这才走了半晌,绕回了丰庆楼。元镇点点头,心想小姑娘受...

2019-09-03 07:27:34

封灵大学鬼怪奇谭小说[女神踩过的地板]在线试读

别说黑天过来找抓瞎,这位置白天过来照样晕头转向。学院和本校基本隔绝,人事管理样样不搭界,所以也有知情人直接叫“封灵大学”。上联【强而有方】,下联【慎而有德】,横批【平阴阳秩序】大眼一扫,封灵学院显得格格不入,堪称万花丛中一点绿。位置也冷僻,在落霞校区最后边的新传大楼背后,一联画着鬼画符的灰色高墙背后,就是封灵学院的入口。简直是个小孤坟堆儿。哪有对联比横批还短的?“噢,你是说那个所有学生都带美瞳的学院吗?”...

2019-09-03 07:27:34

早安,督军大人小说[漫雪雨寂]在线试读

“去逛化妆品店,要去吗?”玉琢替她们回答了上官婉,女生们约定好之后就各回各自的座位了,上官婉待坐定后,就将自家母亲给玉琢的糕点递给了玉琢“这是阿姨给我的?”玉琢有点不相信,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了,阿姨对她从来都没有变过。“逛什么啊?”上官婉点点头,表示可以,玉琢反正平时也没有什么事,也就同意一起参加了。“好啦,别这样想,喏,这是我额娘让我给你的。”晶莹剔透中带着娇艳欲滴的翠,让人瞬间眼前一亮,光看着都觉得十分贵重,...

2019-09-03 07:27:34

听说你过的很惨小说[公子卿城]在线试读

她呵了声乐了,昨晚死活不吃蛋糕的人,现在也迫不得已了。手机没电,苏瑶也没了娱乐项目,索性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起来已是中午,日头高照,外面安安静静,秦冀南手撑着侧脸坐在椅子上打盹,门依旧关着。萧小白连跑三次门口听声音,里面安安静静,毫无动静,他下楼汇报,老爷子十分不高兴的翘着小胡子。秦冀南回头,面色发青的看着她:“切块蛋糕来。”她愉悦的先给自己切了一块,然后端了块给秦冀南,老爷子不放他们出去,是让他们在里面配种到精疲力尽呢?“嗯,估计是累了。”萧小白...

2019-09-03 07:27:34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休问荣枯]在线试读

傅予安摇头道:“能看到师姐安然无恙,我心情很好。”林菀瞬间沉默了,怎么又减好感度了?!就在林菀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予安继续话题时,一名穿着门内白色衣袍的弟子从远处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吼:“大师姐!不好了!大师姐!出事了!”林菀试探地问道:“师弟你……可是心情不好?”【好感度值-1,剩余好感度值:27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太好要出事,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恨不得告诉全逍遥门。第4章 前往蜀州...

2019-09-03 07:27:34

年少有时小说[伽碱法]在线试读

周东临一说话,温瑕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酒气。她朝斜前桌伸出手,敲了敲她的椅背,坐在她斜上方的女孩子满脸抱歉地把练习册递到了她手里。周东临哗哗地翻着那本练习册,温瑕眉毛都没动一下,任由他翻看着。温瑕把练习册和杂志都收好,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第二天的新课。“你的作业呢?”温瑕把书递给了周东临,“在这里。”“没关系。”她并没有受到责备,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实在没什么对不起的。温瑕点头。入学不到一个月她就把班里的同学全都认全了。即使很多...

2019-09-03 07:27:34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2019-09-03 07:27:34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7:34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2019-09-03 07:27:34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