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灵大学鬼怪奇谭小说[女神踩过的地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别说黑天过来找抓瞎,这位置白天过来照样晕头转向。学院和本校基本隔绝,人事管理样样不搭界,所以也有知情人直接叫“封灵大学”。上联【强而有方】,下联【慎而有德】,横批【平阴阳秩序】大眼一扫,封灵学院显得格格不入,堪称万花丛中一点绿。位置也冷僻,在落霞校区最后边的新传大楼背后,一联画着鬼画符的灰色高墙背后,就是封灵学院的入口。简直是个小孤坟堆儿。哪有对联比横批还短的?“噢,你是说那个所有学生都带美瞳的学院吗?”

封灵大学鬼怪奇谭小说章节试读

[仙侠魔幻] 《封灵大学鬼怪奇谭》作者:女神踩过的地板【完结+番外】

文案:

以前,我以为——

哥哥是丧葬业巨头,吃喝不愁。

同学们是霸凌人才,每天戏精。

而我,是个踩狗屎运进好学院的独眼龙。

某一天,在我遭遇地铁惊魂事件后,我发现了新世界——

哥哥是大鬼,震慑群雄。

同学们是小鬼,各显神通。

而我,是个独眼龙斩鬼师。

明越:所以,说到最后,我还是个独眼龙orz。

设定套用部分现实,创作需要,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学院风,不太长,想写完的几个故事写完后,估计就会结尾。

内容标签:恐怖 三教九流 升级流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越 ┃ 配角:明业、颜峻、君蔚然、白琳琅、安雪茹、李仙洲(排名无先后) ┃ 其它:预收《全太阳系进化》求支持QVQ

第1章 地铁惊魂 一

明家庄是金陵城中一座大型殡仪城,取义古代的义庄,坐镇古都北角,收拢万顷阴气。

偏生庄子的法人手眼通天,能硬掰交通部的决定,将地铁二号线一端的终点站设在此地,端的是命硬无比,炒殡仪馆周围的地皮,也不怕被克死。

这一站除了清明时候人数爆炸,平日白天乘客寥寥。

此刻时间临近十一点半,金陵城二号线末班地铁准时从明家庄站开动,明越作为唯一的乘客,乖乖等着返回二号线的另一端终点站,金陵大学落霞校区。

车厢整洁空荡,白灯冷冷亮在车顶,寒风在车外呼啸。

明越带着耳机听歌,对面地铁电视播放着白天的新闻,她偶尔看一眼电视,更多时间则是盯着窗外,看高架桥上,地铁破开寒冬雾气,闯入城市的黄金灯海。

电视中的声音畅通无阻地进入明越耳中,说的是之前金陵在建9号线地铁塌方的事,闹得特别大,死了不少人:

“……11月30日9时18分发生的金陵九号线光城站特大地铁塌方事故……现场15名工作人员全部死亡……”

“今天,专案组接到群众举报重要线索……”

“……据知情人分析,光城站项目的公款亏空是事故的主要成因之一。”

“警方已对嫌疑人李国福展开抓捕……”

“其余事故调查正在进行中,我台将会进行跟踪报道……”

公款亏空。

冤死。

明越从大背包中摸出记事本,将这件事情梗概记下,心道回去学院给老师们说一声,这九号线可能要生冤魂了,最好能和相关部门沟通一下先暂停九号线运行,省的发生更大的祸事。

新闻还在播放。

又一遍。

还一遍。

再一遍。

明越:“……咦?”

车厢里只有两个人,对面椅子上那人听着新闻,畏寒一般猛地抖了一下,动作不小,将她口袋里的东西抖落了出来,啪嗒一声掉在这人的影子上,是一本护照。

明越停下笔。

对面人缩成团一动不动,没有拣的意思。

怪了,大半夜明家庄我常年都是唯一乘客,这人谁啊,抢我特权——二号线这么长,她都不下车的吗?明越心中惊奇,头一回看到坐半夜二号线跑出来兜风的。

新闻第N次开始循环播放了,还是这一条,平日好好的午间30分被剪刀手剪成了三分钟短视频,屏幕上女播音员空洞开合嘴唇,九号线光城站塌方事故从她嘴里一字一句吐出来,伴着车厢里寒气越来越重,阴沉沉压在肩头,车厢顶灯也开始噼啪闪烁起来。

这新闻明显是专门播给谁看的。

车厢里一共就两个活人,给谁的呢?

明越:“……”

不是我我没有别乱说!

明越:今日从明家庄出来,我该烧柱香的。

她借着明暗的灯光,隔着镜片打量陌生人,这人穿着件黑色加拿大鹅,logo醒目,姿势怪异地半躺在地铁长椅上,不像是屁股坐的稳倒像是被人摁上去,带着毛帽子,露出个苍白下巴,不停冒虚汗。

打量到脚底,明越眼神一凝——

她的影子在动。

黑色的影子边缘像是纱帐吹了风,变成波浪形,衬着地上护照的红色外壳,黑色波形更加明显,同时,阴气独有的腥味从车厢四壁传来。

明越快速抬头看一眼车顶监控,果不其然,监控器一片黑暗,没有红点闪烁。

冤大头明越:“.......”

我这是,又遇上冤鬼越界执法现场了?

明越心中麻木发问,马上标记时间,距离午夜十二点阴阳转换还有二十分钟。她不自在地摸摸脸上的眼镜,这是一副平光镜,左镜片挂着纠正视力的蓝布片——

自然不为纠正视力,而是为了挡住她这双阴阳眼。

活人生阴眼,本就不是什么能公开言说的好事儿,更别提她的阴阳眼还有问题。右阳眼左阴眼,阳眼强如阳气源泉视力2.5,阴眼却阴力枯萎视力0.3,出门不带矫正镜三步就能撞电线杆上——

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大不了戴眼镜过活,偶尔对不干净的东西装看不见——

但更见鬼的是,明越体质纯阳,八字沉稳的像个三百斤的胖子,对阴气比狗鼻子还敏感,自小撞鬼不少,至今无鬼能成功上身,活的宛如一个行走的奇迹。

阴阳眼,阳眼见阳,阴眼见阴,明越这废柴阴阳眼在白日高浓度阳气环境中,根本无法保证阴眼准确见阴,活人阳间不敢胡诌,平日里带着布片也是为了阻挡阴眼的视线,防着时灵时不灵的阴眼忽然暴雷。

不过此刻车厢中阴气越来越重,浓度拔高,灯光爆闪,明越清楚感觉到左眼如海眼般,开始吞噬周遭的阴气海洋。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把眼镜收了起来,借着灯光定睛细看,恰好车厢一黑,不得了,眼前像是迎着黑暗来了一道电光,照亮了整个车厢——

车厢四壁爬满了鬼影,他们有的倒挂在车顶,有的活蛇般匍匐在地上,好几个将对面的加拿大鹅团团围住,一个小个子婴灵还黏糊的爬在那人脖子上,幽绿色的小手指伸缩着爬上活人脖子——

细看这些鬼全都肢体残缺不全,裸露出的筋脉骨骼爬满蛆虫,面目狰狞,浑身鲜血,滴滴答答流淌,在地板上蔓延成血泊,和影子融为一处,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

明越:“……”

等等刚才那新播事故报称死了几个来着?

噢15个。

……

妈的15个!

明越心一凉,就在此时,车顶白灯再次亮了起来,刺得明越眯眼,左眼灰色的眼珠和别的活人怎么看怎么不一样。

周平平姿势别扭地窝在地铁长椅上,喘着粗气,阴气从鼻孔灌进了她的肺腑,冻住整个人,让她手脚动弹不得。

四个小时了,从她六点十分登上二号线开始,她就再也下不去了。脚踝被鬼手死死绑住,费力扯动就是血肉撕裂的痛苦,鲜血打湿了她黑色的棉服,她求救的望向车厢中其他乘客,但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谈笑、坐下、离开,车厢空了满、满了空,只有她,被永远锁在了这趟死亡列车上。

电视上循环播放着九号线光城站塌方事故的新闻,尖刀一样刺入周平平的心脏,让她想要痛哭流涕,罪恶感像是剔骨刀划开她的背脊,贴着雪白的脊椎骨行走,破开人皮,看看里面活着的就是个什么妖魔。

光城站塌方的罪主李国福是她的姘头。

她多次撺掇情夫挪用公款,两人合伙买了街口站的好几套大房子,往年这么操作都没出大事儿,可谁知今年挪了光城站的公款没几天,就出了九号线塌陷的事儿,死了十几号人。

纸里包不住火,消息瞒不住李国福就想跑,没成想今天早上刚和周平平约好了八点的飞机出境,中午就传出了内线群众举报李国福的新闻。周平平也是心慌意乱揣了点现金和护照就想跑,谁知这一趟二号线地铁却让亡命天涯的‘浪漫约定’成了永远到不了的亡灵彼岸。

耳边是这些怨鬼吹拂来的声音:“杀人偿命……杀人偿命……”

“你姘头和你……两个活人害了我们兄弟姐妹十五个,两条命,一个都躲不掉……”

“他已经在地狱等着你了,我们把他推进了自己修的九号线里,呼啦一声……车开过去,他连个声音都没有……”

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淌,打湿了帽子让水貂毛黏成肮脏一块,周平平抖作一团,口中念念有词:“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不是我害死你们的……”

“……挪用公款的人不是我,是他是他!……没给你们戴安全帽的人也不是我……”

无论她怎么忏悔也没用,周遭阴冷的空气带着死亡的气息,阴灵的愤怒一旦跨越阴阳界限,那么就必须要鲜血来平息。

啪嗒一声,有人往地上扔了个小本子,周平平模模糊糊望去,那是本摊开的学生证,上面清楚写着【金陵大学封灵学院2018级学生】,封灵二字字体不同,灯光照亮的一刻,如冰块入火,消弭阴气,让人呼吸一清。

周平平心中猛地燃起希望,她看着对座那个学生开始表演‘平地掉东西’,自言自语道:“这个点了,也不知道宿管阿姨会不会放我进去。”

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

周平平无声呐喊道,哭的喘不上气。

遗憾的是,女学生用脚将学生证踢来踢去,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周平平一眼。

周平平:“.......”

周平平的心如坠冰窟,她闭上眼睛。

忽然她肩头被人一拍,一股雄浑热力从肩头飞速扩散开来,周遭阴气宛如头屑脱落,她猛地挣脱了动弹不得的状态,扭头看向拍她的人。

女学生笑眯眯说:“姐姐,你护照掉了。”

说话间,她眼中一金一灰两只美瞳在灯光下反光,怪模怪样。

周平平满脸涕泪望着明越,眼神宛如饿了七八天的穷鬼看见馒头。

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救命啊救救我啊!!有鬼——有鬼啊……”

明越敷衍拍拍她,打量周平平,这人满身的血红因果链,虽然不甚清晰,却都是代表着牵连死亡。

真是个活着该判无期死了该下油锅的人渣。

因为这种渣滓牵连怨鬼苦主承受阴律刑罚,太可惜了。

“姐姐,哪儿有鬼啊?”

“姐姐要去机场吗?那这个方向可是坐反了。”明越说着体贴话,看着自己身上的阳气逸散,淡淡黄色引得车厢里群鬼咆哮。

为首的男鬼勉强有点理智,威胁明越:“小丫头片子,没事滚远点!”

“周平平这婊/子和他奸夫害了我们兄弟十五人!杀人偿命!”

“你再不滚蛋,连你一起剁碎了喂狗!”

明越被这鬼口中扑面而来的浓烈阴气逼得屏气片刻,一手搭住周平平的肩膀,一手掏出菊花手机,检索金陵城九号线,果不其然,事情详细经过一应俱全,十五位死者的名字也加上了白蜡烛记号,还出了个意外事故:

今天晚上九时许,九号线再出人命案,十三楼站监控显示一男子在四周无人情况下,表演‘平地摔跤’,跌进了九号线轨道中,正好被冲来的九号线碾成血肉烂泥。

交通部急令九号线停运。

明越:“……”

明越摆出考试作弊被抓包的真诚笑容,冲领头男鬼道:“大哥,我晓得事情经过了,你们确实不容易,可是阴阳相隔,阴间有阴间的苛律,阳间有阳间的法条,你们这样越过判官来杀活人,是要下油锅堕畜生道的。”

再说,这女人的因果链是间接死亡,不是直接因果。

冤鬼们桀桀笑开,激荡得空气中血腥味一会浓一会淡。

“下油锅怕什么?!阳间的法律有何用!不还是让他们跑了?你自己看看这娼妇口袋里的护照和钱!”

明越憋气,避开锋芒:“大哥大姐们,别说丧气话,阴律的严苛绝非一句激情犯罪能开脱的。”

为何这些人死了这么些天,还没有牛头马面来勾魂?

周平平惊恐地望着明越嘴巴开合,冲空气说话,浑身汗毛都炸开了,她尖叫一声,重重推开明越,自己缩在一旁,全身被阴气撕裂的伤口汩汩冒血,挪开的位置一片血迹殷然。

罪主的鲜血激起了苦主们发自灵魂深处的仇恨和愉快,阴气更重了,空气开始隐隐发黑。

明越冷不丁被推的一个趔趄,差点狗啃屎扑地上,回头看周平平果然离开她的阳气笼罩范围就脸色青白,惨叫不断,手指头克制不住往自己脖子上掐,明越只得一只手扯住周平平头发,摁住她的脖子:“闭嘴!”

冤鬼们齐声啸叫:“我们人都死了!不说丧气话说什么!”

“你这小丫头不识好歹,我们就连你一起吃了!吃了!”

明越:“……”

天爷,厉鬼夺智,话都说不利索了。

仿佛应和厉鬼们的话,车灯又开始神经病似的闪了起来,车厢内一黑一白。

一黑,明越抬头看着雪白车厢壁缝隙开始渗出血浆,粘稠往下流淌,厉鬼们踩着血浆吼叫着朝两人扑过来。

一亮,明越看了一眼地铁时钟,还有几秒。

一黑,女人孩子的哭声如尖刺般插入耳膜,满地血浆。

一亮,地铁传来到站提示,门打开,明越深吸口气,身体阳气迸射,阴间世界看来宛如一颗光芒万丈的太阳,厉鬼们纷纷惨叫,明越拉着周平平这摊死肉就往五米外的地铁门冲刺。

身后的厉鬼拉住了明越肩膀,明越将周平平一把推了出去,自己刚打算往外滚,却没成想被满脸涕泪的加拿大鹅一把推了回来!

明越:“……”

地铁门立刻关闭,周平平手指头被夹断了一根,肉块沾着血掉在车厢里,兜里钱洒了一地,不少夹在了安全门中,她捧着流血的手惨叫,满脸涕泪不停在玻璃门外给明月砰砰砰地磕头:“对不起对不起!”

“两条命……两条命……两条命弥补就够了……”

“对不起对不起…..替我吧…….对不起!”

说完,不顾断指,转头就跑。

明越:“……”

明越瞪大眼睛充满惊讶的表情宛智障,倒映在地铁玻璃门上,身后一只只黑色的手爬上她的肩膀,捂住她的嘴巴。

车顶行将朽木的白灯终于呻/吟一声,碎了,车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第2章 地铁惊魂 二【修】

明孝陵站还有一站。

距离十二点,阴阳交界还有十几分钟。

一道玻璃门,隔开了两个世界,门外清廖寒夜,门内阴阳厮杀。

漆黑色的鬼手散发着腐烂味道,缠满了明越的身体,攀住她肩头,车厢四壁渗漏的血浆宛如瀑布浇下来,让狭窄的空间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腥味。

明越皱眉,有土腥味,模糊的图景在她眼前一闪而过,依稀是黑暗的深坑、破碎的土石。

“闻到了吗?”为首的男恶鬼嘶嘶道,“尝到我们临死前的绝望了吗!”

“漆黑的地下,我们辛辛苦苦工作了几个月,没钱还把命搭进去了!”

“一个学生还想挡着我们复仇,下地狱去吧!”

手臂上吊着几只鬼的手,明越大力水手附身,抬手摸摸左眼,确认阴眼比较稳定,不会突然暴雷坑爹,这才对上了厉鬼的眼睛——瞧啊,两颗红葡萄似的,长得多有艺术感: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女神踩过的地板《封灵大学鬼怪奇谭》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封灵大学鬼怪奇谭小说[女神踩过的地板]在线试读

别说黑天过来找抓瞎,这位置白天过来照样晕头转向。学院和本校基本隔绝,人事管理样样不搭界,所以也有知情人直接叫“封灵大学”。上联【强而有方】,下联【慎而有德】,横批【平阴阳秩序】大眼一扫,封灵学院显得格格不入,堪称万花丛中一点绿。位置也冷僻,在落霞校区最后边的新传大楼背后,一联画着鬼画符的灰色高墙背后,就是封灵学院的入口。简直是个小孤坟堆儿。哪有对联比横批还短的?“噢,你是说那个所有学生都带美瞳的学院吗?”...

2019-09-03 07:27:30

早安,督军大人小说[漫雪雨寂]在线试读

“去逛化妆品店,要去吗?”玉琢替她们回答了上官婉,女生们约定好之后就各回各自的座位了,上官婉待坐定后,就将自家母亲给玉琢的糕点递给了玉琢“这是阿姨给我的?”玉琢有点不相信,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了,阿姨对她从来都没有变过。“逛什么啊?”上官婉点点头,表示可以,玉琢反正平时也没有什么事,也就同意一起参加了。“好啦,别这样想,喏,这是我额娘让我给你的。”晶莹剔透中带着娇艳欲滴的翠,让人瞬间眼前一亮,光看着都觉得十分贵重,...

2019-09-03 07:27:30

听说你过的很惨小说[公子卿城]在线试读

她呵了声乐了,昨晚死活不吃蛋糕的人,现在也迫不得已了。手机没电,苏瑶也没了娱乐项目,索性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起来已是中午,日头高照,外面安安静静,秦冀南手撑着侧脸坐在椅子上打盹,门依旧关着。萧小白连跑三次门口听声音,里面安安静静,毫无动静,他下楼汇报,老爷子十分不高兴的翘着小胡子。秦冀南回头,面色发青的看着她:“切块蛋糕来。”她愉悦的先给自己切了一块,然后端了块给秦冀南,老爷子不放他们出去,是让他们在里面配种到精疲力尽呢?“嗯,估计是累了。”萧小白...

2019-09-03 07:27:30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休问荣枯]在线试读

傅予安摇头道:“能看到师姐安然无恙,我心情很好。”林菀瞬间沉默了,怎么又减好感度了?!就在林菀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予安继续话题时,一名穿着门内白色衣袍的弟子从远处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吼:“大师姐!不好了!大师姐!出事了!”林菀试探地问道:“师弟你……可是心情不好?”【好感度值-1,剩余好感度值:27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太好要出事,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恨不得告诉全逍遥门。第4章 前往蜀州...

2019-09-03 07:27:30

年少有时小说[伽碱法]在线试读

周东临一说话,温瑕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酒气。她朝斜前桌伸出手,敲了敲她的椅背,坐在她斜上方的女孩子满脸抱歉地把练习册递到了她手里。周东临哗哗地翻着那本练习册,温瑕眉毛都没动一下,任由他翻看着。温瑕把练习册和杂志都收好,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第二天的新课。“你的作业呢?”温瑕把书递给了周东临,“在这里。”“没关系。”她并没有受到责备,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实在没什么对不起的。温瑕点头。入学不到一个月她就把班里的同学全都认全了。即使很多...

2019-09-03 07:27:30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2019-09-03 07:27:30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7:30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2019-09-03 07:27:30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7:30

首辅大人太病娇小说[知衣]在线试读

“太太,奴婢服侍您更衣吧,您这样不符合规矩。”“我本就是乡野女子,这样又有何不可?”繁枝有些惊心,阿秀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以前心里对这个女子不以为意,只认为她是好运,得了世子爷的垂青,本身好拿捏的很。繁枝回到清平小筑,看到阿秀不修边幅的躺在院子中,吓了一跳。阿秀听到繁枝的声音,仍然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太太,您…”阿秀听见这话,才从躺椅上缓缓的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繁枝。...

2019-09-03 07:2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