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过的很惨小说[公子卿城]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呵了声乐了,昨晚死活不吃蛋糕的人,现在也迫不得已了。手机没电,苏瑶也没了娱乐项目,索性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起来已是中午,日头高照,外面安安静静,秦冀南手撑着侧脸坐在椅子上打盹,门依旧关着。萧小白连跑三次门口听声音,里面安安静静,毫无动静,他下楼汇报,老爷子十分不高兴的翘着小胡子。秦冀南回头,面色发青的看着她:“切块蛋糕来。”她愉悦的先给自己切了一块,然后端了块给秦冀南,老爷子不放他们出去,是让他们在里面配种到精疲力尽呢?“嗯,估计是累了。”萧小白

听说你过的很惨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听说你过的很惨》作者:公子卿城【完结+番外】文案:

公司年会,秦太太接受采访时暗示记者在家被家暴,之后再没出现在大众眼前。

时隔三个月,秦太太发微博暗示丈夫出轨,自己被小三气到流产,之后微博账号被封。

又过了半年,秦太太再次报警,自己被谋杀,当晚出动了几辆警车。

每当海城人民提起秦太太,都不免唏嘘一声,那样的一个美人,可惜了。

PS:设定架空,勿对号入座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冀南、苏瑶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作死

夜风习习,墨色渲染开,天黑的像个罩子似得落下,屋外一片静悄悄,屋内只有中央空调浅浅的出风声。

秦冀南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带了几分烦躁,修长的五指一手松着领带,一手滑动手机解锁,浓黑的眉头稍微抬了抬,扫了眼面前微微弯着腰的小女佣,女孩年纪小,胆子也小,正一脸紧张的立在一边。

“先生,要杯咖啡吗?”

“不用。”

他说完看着手机上助理发来的文件,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犀利的目光再次扫过去:“太太呢?”

小女佣指了指楼上:“太太说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先睡了。”

秦冀南点了点头,解开的领带扔在沙发扶手上,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楼上去。

这栋别墅不大不小,一共三层,第三层是他的书房和藏书室,二楼也就做成了几间卧室,秦冀南站在二楼的卧室门前抬手不客气的敲了几下门,里面无人回应,他有耐性的又敲了几次,依旧无人回应。

他的耐性就像是清晨的露水,眨眼功夫,说消失就消失的干净,抬手压下门把开了灯,雪白的灯光落在卧室的大床上,被子中间微微的隆起,一撮黑发从被子里露出来,真的是睡着了。

秦冀南压下把她揪起来的想法,抿着唇关了灯也关了门退出来,他立在门边上没走,不过几秒的功夫,他再次压下门把进去,开了灯快速走到床边上,一把掀开被子。

被子里哪是睡着的秦太太,早变成了一具机器人,秦冀南沉着一张脸把电板塞进机器人的腰腹间,缪斯瞬间活了,转着圆溜溜的眼睛,跪在床上伸出只有三根手指头的手拽着他衣袖瘪着嘴告状。

秦冀南面无表情的“嗯”了声,拽下它脑门上的假发扔在床上,转身就往外走,缪斯麻溜的从床上跳下来,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

此刻身为秦太太的苏瑶正坐在陈嘉家的沙发上吃西瓜,陈嘉是她的大学室友,毕业后也只有她们两人留在海城发展,其他人都回了老家,平时也会联系,而她们因为同在一个城市,联系也就密切了些。

陈嘉看着正在悠哉吃西瓜的某人,到底是忍不住问:“卧槽,你怎么来了?”

“避难。”

“你又做了什么?”

在陈嘉眼里,每次苏瑶来她这里避难,都是因为做了某些事情,惹秦冀南不快活,而秦冀南是谁,就是她的禽兽老公。

“也没做什么。”苏瑶觉得自己最近已经很沉默了,都要低到尘埃里了。

“他不知道你在这里吧?”

陈嘉咽了口水,淡定下来的苏瑶摇摇头:“应该不知道。”

这是陈嘉刚换的地方,不至于知道吧,而且他那么忙,哪有时间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那就好,不过你到底做了什么?”

身为杂志编辑的陈嘉不放心的打开电脑看了看,邮箱里也没什么关于秦先生的爆炸新闻,也没有关于秦太太的小道消息。

“你也知道秦冀南是什么人,阴晴不定,高兴的时候逗逗你,不高兴了就甩一边去。”

陈嘉想想也是,秦冀南的口碑确实不太好,为人腹黑又阴险,她也听了不少关于他的八卦。

“你打算住多久?”

“就今晚,明早就走。”

“OK,你随便吧,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们为何会结婚?又为何闹到现在的地步?”

这一直都是个秘密,苏瑶谁也没说过,就连关系很好的陈嘉也没提过。

“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秦冀南那人,你自求多福吧。”

她闷闷的点点头,自己的地方不敢回去,只能来陈嘉这里凑合一晚上,她手机一直是关机,直到睡前才开了机,秦冀南的信息跳了进来,她抖着手点开。

秦冀南:明天是什么日子还记得吧?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来自秦冀南的不友好,苏瑶缩了缩脖子,脑子不转也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利索的退出界面,再次关机扔一边。

早上她起来陈嘉已经上班去了,在床头柜上给她留了张字条:大不大?后面跟着个笑脸。

苏瑶一看就明白了,去客厅找了个矿泉水瓶子压在字条上面。

陈嘉住的地方是市中心的老破小,虽然房子又破又小,但地段好,出门就是地铁,她买了个饭团一边吃完一边进了地铁,过了上班的早高峰,地铁显得几分空荡,不过半个小时苏瑶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

苏瑶先是去了前台小姐姐让让那儿打了招呼:“今天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不在。”

“好的,苏总。”

苏瑶依旧不放心的加了句:“不管谁来找我都这么说。”

“OK,苏总你放心吧,有我在一个蚊子也不会放进去。”

苏瑶这才放心的进了办公室,估计秦冀南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吧,毕竟他那么忙。

刚走到门口就被会计刘姐的大嗓门叫住:“苏总,您老终于来上班呐,这些报表都需要您签字。”

刘姐嗓门大,引得其他员工齐刷刷的看过来,其他人纷纷嚷嚷着拿着报表来找她,瞬间给苏瑶一种错觉,这个公司她太重要,一天不来上班就运转不了。

她站在办公室门前咳咳两声:“都拿来吧,半个小时之后开会。”

她看着桌上堆的高高的文件,脸上依旧带笑,只是当她拿起最上面的财会报表,看清上面的账户余额之后,苏瑶脸上的笑怎么也扬不起来,慢慢的嘴角下沉,瘪着嘴丧气的坐在电脑前。

此刻是属于创业狗的挣扎时间,她毕业后做过几个市场营销的工作,加上周围人创业的多,她也动了些心思,所以回去问老苏要了点钱,折腾了家小小的婚介所,起初也就她一个人在里面干,后来盈利之后又招了几个人,再后来为了扩大市场,又开始做婚介网站,招市场人员。

一番折腾下来,公司虽招了十来个人,但盈利一直没多少起色,她是个比员工还要穷的老板,上班都不敢打车。

但已经辛苦了几年,又不忍心之前的辛苦白费,苏瑶不得不打起精神,逐个认真的看完报表,找出问题所在。

半个小时之后开会,她就各个部门的工作进行安排,广告部门下个月的指标,销售部门下个月的定量,以及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事情,等她说完下面坐着的十来张面孔齐刷刷的看着她。

苏瑶自然的摸了摸脸:“还有问题吗?没问题就散会了?”

会计刘姐是老员工,第一个提出问题:“苏总,空调又坏了,这次真的该换新的了。”

苏瑶咬了咬牙:“换吧。”

程序狗胡一兵第二个提出:“苏总,一天死机三十次的主机也该换了。”

苏瑶咬着唇:“换吧。”

销售狗张夜第三个提出问题:“苏总,咱们的办公室什么时候换?”

苏瑶望天,她也想换啊,但是换大了租金太贵。

“等你们销售部创业绩新高时。”

张夜猝,倒地不起。

苏瑶也感觉很对不起这些和她一起同甘共苦的员工,奈何就是缺钱,销售部的业绩一直上不去,广告部的招商也做的一般,这个小公司是在摇摇欲坠啊。

散会后她留下销售部和广告部门,几个人讨论线下推广的事情。

一年一度的七夕虐狗节很快又要到来,她打算在七夕节当天搞线下推广,帮助广大单身狗找到心仪的另一半。

她这个想法想要实施起来,还需要大家一起的努力,做个细致的规划。

几个人小会开到中午才结束,苏瑶草草的吃了个外卖,下午又和几个程序狗开了小会,关于网站页面的调整、优化,如何让客户使用更便捷。

等会议结束外面的夕阳已经西斜,懒散的挂在天空上,染红了半边天,她靠在窗前松了口气,扒拉几下乱糟糟的发,在心里计算一遍账上的余额,还没算完前台让让的电话进来。

“苏总,有人送东西给你。”

她诧异的走出办公室:“男的女的?”

“一个漂亮的小姐姐。”

苏瑶郁闷了,漂亮的小姐姐?她认识漂亮的小姐姐一个巴掌就数过来。

等她去了前台,让让抱出一个精致的大盒子给她:“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盒子倒是很漂亮。”

苏瑶狐疑的抱着盒子回了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打开精美的盒子,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套华丽的衣服,她猛地想起秦冀南的短信。

今天是她和秦冀南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只是这个周年纪念日,过起来有些滑稽。

她和秦冀南的关系,只能用一言难尽形容。

第二章 尴尬

苏瑶拎起盒子里漂亮的裙子看了看,是秦冀南一贯喜欢的风格,他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尤其是和他一起出现在别人面前时。

她从抽屉里翻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未施粉黛的脸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还有隐隐约约的黑眼圈,皮肤状态也不是很好,整体下来,怎么看都多了几分油腻的邋遢感,这样被他带出去,肯定是不行的。

苏瑶不得不搓着手去前台小姐姐那儿借了化妆品和卷发棒,给自己化了个妆,还没结束,秦冀南的电话已经打来:“我上去还是你下来?”

她几乎能想象到坐在车里打电话的秦冀南,肯定是不爽的臭着一张脸,眼神不善,手搭在方向盘上,连看几次表。

加上昨晚发生的事情,怕是怒火更大,她忙说:“老地方,我马上来。”

苏瑶抱着盒子在众员工的注视下快速出了办公室,秦冀南的车停在一条街之外,她抱着盒子一路小跑着,远远地看见他车停靠在路边,车顶上落了些落叶。

秦冀南正低头看着手机,见她上来扭头看过去,穿着一套松松垮垮十分随意的黑色运动服,完全掩盖她身材的曲线,不可否认,化妆之后的脸十分惊艳,肤白大眼睛,鼻子挺嘴唇小,脸盘子小而线条流畅,这是一张十分上镜的脸。

苏瑶喘着气看着他,又想到前几天的事情,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他没急着发动车子,忽然递给她一个丝绒的盒子:“结婚一周年快乐!”

她愣了下,伸手接过,总觉得今天的秦冀南表情有些沉重:“谢谢你。”

“这是你应该的。”

他漆黑的眸子在她身上转了转,像是要看出什么,又像是要说什么,最后竟然什么也没说的发动车子。

她看着手里的礼物,心情顿时有些惆怅,她没有给秦冀南准备礼物。

今天是她和秦冀南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本应该是两人庆祝的事情,但秦老爷子热情的邀请他们回家吃饭,车子刚开进巷子口,苏瑶透过后车窗看见在广场上杵着拐棍尬舞的秦老爷子。

牛逼!

秦老爷子今年七十五,身材瘦削,个子一般,因保养的不错,是个十分显年轻的小老头,完全看不出有七十五,和他一起跳舞的老太太,只以为他才六十出头,而且是个富有的小老头。

秦冀南也看见了,车子靠边停下,苏瑶率先溜下车,朝着老爷子走去。

她乐呵呵的站在萧小白边上,萧小白是老爷子的助理,既负责公司事情又负责生活,此刻正拿着手机给老爷子录视频,然后打了马赛克之后上传某视频网站。

苏瑶瞥了眼,呵,还有不少粉丝呢!

老爷子气喘吁吁的跳完,萧小白立马推着轮椅上前,老爷子稳稳的坐在里面朝他的舞伴们挥手:“我孙媳妇来看我啦,今天先走喽。”

那群老太太们捂着嘴笑,热情的朝他挥挥小手绢,苏瑶换过萧小白的位置,推着轮椅。

秦冀南的车原本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后来十分没耐性的一脚油门开了过去。

苏瑶担忧的问:“爷爷脚怎么了?”

秦老爷子沉了沉语调:“劈叉伤了韧带。”

苏瑶默默地咽了口水,老爷子七十五还能劈叉,她还不到三十岁,下腰都不行了。

秦冀南最先到家,不过短短一个月没回来,家里已经变成了老爷子的运动场,好好地前后院子改成了塑胶跑道和篮球场,以前的假山流水全没了,他把车停在塑胶跑道上,压抑着靠在车上点了根烟。

待苏瑶推着老爷子进来,也被院子里的场景震惊,到底是有钱人,说装修就装修,一天也不等。

秦老爷子是个倔强的小老头,即使伤了韧带也非要带她参观新建成的前后院子。

等她和老爷子进家门,秦冀南已经在餐桌前坐下,今天他刚从办公室出来,依旧是一身正式的黑西装,满脸的禁欲系,此刻外套挂在椅背上,着了件合身的白色衬衫,手臂上的纽扣解开,撸到了胳膊肘,露出半截麦色的小臂,手腕上佩戴着一块不算低调的正装表。

单看这背影和身板,也估摸着是个帅哥,但视线落在他脸上时,明显多了份闲杂人等莫靠近的不耐烦与深沉,今天的秦冀南心情不太好,都已经明显得写在了脸上。

秦冀南的眼神悠悠然飘到她身上,苏瑶微笑着几步走来,淡定的坐在他对面。

外面天尚未完全黑,屋内灯火通明,炽热的灯光落在他脸上,照得五官明明亮亮,秦冀南额前的碎发少许的遮住眉头,一双眸子里满是漆黑,看不出什么情绪,薄唇紧紧地抿着,搭配着他紧绷的下颚,苏瑶揣测不出,他为何不愉快呢?

想到前几天的事情,苏瑶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安静如鸡的坐着。

很快老爷子换了身花里古哨的衬衫过来,在主位上坐下,厨房开始上菜,他一双精明的眼在两人之间流转,本应该小辈的事情他不该管,只是他们秦家得情况有些特殊,他不得不掺和。

老爷子拍了拍手,家政人员捧着礼物上来,一人一个放在手边上。

“今天是你们结婚一周内纪念日,爷爷很是高兴,这是长辈给小辈的礼物。”

和秦冀南结婚之后,苏瑶没少收到秦老爷子的礼物,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她都堆在衣帽间里,她瞧着手边上的盒子,猜测不出里面是什么。

秦冀南也看了眼手边上的礼物,从小到大他收到老爷子几千份礼物,已经有了免疫,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惊讶。

“眨眼你们已经结婚一周年,虽然其中也走了不少弯路,冀南,你身为男人犯了每个男人都犯的错误,好在知错能改,苏瑶也愿意给你机会,我还是很看好你们的。”

苏瑶把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这种错误以后别在犯了,好好珍惜家庭,爷爷等着抱孙子,麻溜的,快点儿。

她默默地扯着嘴角不说话,对面秦冀南优雅得视而不见,只是低头看着米饭,可以做到安然不动。

忽然间老爷子和蔼的目光看了过来,问到:“瑶瑶最近身体怎样?”

她刚准备回答,秦冀南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急急地开口拦了下来:“瑶瑶身体很好,吃饭。”

她咬着筷子,有些疑惑,自己身体怎么了?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公子卿城《听说你过的很惨》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听说你过的很惨小说[公子卿城]在线试读

她呵了声乐了,昨晚死活不吃蛋糕的人,现在也迫不得已了。手机没电,苏瑶也没了娱乐项目,索性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起来已是中午,日头高照,外面安安静静,秦冀南手撑着侧脸坐在椅子上打盹,门依旧关着。萧小白连跑三次门口听声音,里面安安静静,毫无动静,他下楼汇报,老爷子十分不高兴的翘着小胡子。秦冀南回头,面色发青的看着她:“切块蛋糕来。”她愉悦的先给自己切了一块,然后端了块给秦冀南,老爷子不放他们出去,是让他们在里面配种到精疲力尽呢?“嗯,估计是累了。”萧小白...

2019-09-03 07:27:17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休问荣枯]在线试读

傅予安摇头道:“能看到师姐安然无恙,我心情很好。”林菀瞬间沉默了,怎么又减好感度了?!就在林菀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予安继续话题时,一名穿着门内白色衣袍的弟子从远处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吼:“大师姐!不好了!大师姐!出事了!”林菀试探地问道:“师弟你……可是心情不好?”【好感度值-1,剩余好感度值:27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太好要出事,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恨不得告诉全逍遥门。第4章 前往蜀州...

2019-09-03 07:27:17

年少有时小说[伽碱法]在线试读

周东临一说话,温瑕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酒气。她朝斜前桌伸出手,敲了敲她的椅背,坐在她斜上方的女孩子满脸抱歉地把练习册递到了她手里。周东临哗哗地翻着那本练习册,温瑕眉毛都没动一下,任由他翻看着。温瑕把练习册和杂志都收好,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第二天的新课。“你的作业呢?”温瑕把书递给了周东临,“在这里。”“没关系。”她并没有受到责备,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实在没什么对不起的。温瑕点头。入学不到一个月她就把班里的同学全都认全了。即使很多...

2019-09-03 07:27:17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2019-09-03 07:27:17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7:17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2019-09-03 07:27:17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7:17

首辅大人太病娇小说[知衣]在线试读

“太太,奴婢服侍您更衣吧,您这样不符合规矩。”“我本就是乡野女子,这样又有何不可?”繁枝有些惊心,阿秀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以前心里对这个女子不以为意,只认为她是好运,得了世子爷的垂青,本身好拿捏的很。繁枝回到清平小筑,看到阿秀不修边幅的躺在院子中,吓了一跳。阿秀听到繁枝的声音,仍然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太太,您…”阿秀听见这话,才从躺椅上缓缓的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繁枝。...

2019-09-03 07:27:17

21世纪票证时代小说[全大]在线试读

“还有就是这个上衣好热,下午玩游戏的时候老是黏在背上,不舒服。”秦乐奇完全绕开了他/娘的引导。“衣服不透气,换一件就好了,以后咱不穿这件就行。”之前好像在某个视频上看到过,有些衣服的材料是和塑料相关的,可能是塑料衍生品,夸张点的直接是塑料瓶子加工而成的。“那还有呢?”小朋友嘛,天马行空很正常,有些话就需要引导。“我看看。”王笑笑摸了摸儿子的衣服,挺光滑的,但是不透气。这是上次婆婆从老家带过来的,还是第一次穿,估...

2019-09-03 07:27:17

穿成七零女知青[穿书]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苏敏和韩奋起赵宁宁都是前进五大队的。他俩一个在五大队,一个在六大队,队里有什么与知青有关的事儿,队长都是直接找他们两个商量。到时候自己提前去上工,不仅休息的够够的,说不定还能得个表扬呢。这也就便宜了苏敏她们有着好屋子可以住了。陈卫民和韩奋起都是六八年末六九年初下乡的,他们都算是老三届,一个高中六六年毕业,一个六七年毕业,在知青点也最有权威。韩奋起点点头:“没事,你的性子我们都清楚。而且她那人向来就是你越理她她越来劲儿,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也别理会她,她就消停了。”...

2019-09-03 07:2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