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休问荣枯]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傅予安摇头道:“能看到师姐安然无恙,我心情很好。”林菀瞬间沉默了,怎么又减好感度了?!就在林菀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予安继续话题时,一名穿着门内白色衣袍的弟子从远处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吼:“大师姐!不好了!大师姐!出事了!”林菀试探地问道:“师弟你……可是心情不好?”【好感度值-1,剩余好感度值:27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太好要出事,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恨不得告诉全逍遥门。第4章 前往蜀州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作者:休问荣枯【完结+番外】

文案

林菀因为看书时在评论区给其他读者排雷,穿成了书中结局悲惨的反派女配。在作死与自救之间,她果断选择了后者,誓要抱紧男主大腿,只求早日改写完结局回家。

经过她的不懈努力,男主逐渐和她亲密起来,眼看着离成功越来越近时,她突然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头了!

男主阴沉着脸:“师姐可真是魅力无边。”

林菀张了张口:“还……还行吧。”

男主脸更沉了:“原来师姐待我与他人并无不同。”

林菀心如刀割:“我可是为了你连掌门之位都不要!”

男主猛地将她按在床上:“可我想要的一直都是师姐你啊。”

内容标签: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菀(林菀青),傅予安 ┃ 配角:下一本:《师姐不好当》求戳专栏收藏 ┃ 其它:

第1章 我是反派

“师姐可曾后悔过?”男人喑哑着嗓子问。

他垂眸看着怀里早已死去多时的人,手中的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可惜,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笑,他的手一寸寸抚摸过怀中人的眉眼、脸颊、嘴唇,极尽缱绻地说:“这是我还你的……”

最终,傅予安一身修为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是仙门百家中实至名归的第一人,成为修真界的一段神话,百世流芳。

——全文完。

*

林菀退出阅读软件,在心里暗骂作者是个傻子。

这写得什么玩意儿啊?

男主怎么杀死反派师姐,怎么统领仙门百家全都没交代。一堆埋下的坑没填,伏笔没收,竟然就这么不明不白全文完了?

还有那个反派师姐,也太无脑了吧?

明明美貌修为皆属上乘,钱权名声无一不缺,不到二十岁便已结金丹,把跟她同辈的一众仙门弟子远远甩在身后。都这样了她还不满足,非要跟男主去争那同辈第一的位置,活生生把自己作成了全文第一大反派。

不是她吹,这种无脑文她也能写。

林菀越想越气不过,过去三个月她为这本文投了不少票砸了不少钱,作者就这么草草完结?

她再次点开阅读软件,在评论区里给其他读者排雷:各位慎重入坑,反派太无脑了,简直为作而生,换成男反派痛痛快快打一架估计更带感些。

评论发出去不到十分钟便收到不少回复,然而让林菀更气愤的是——她被攻击了。

“怎么?女的就不能和男的一争高下了?”

“不看滚,在这儿逼逼什么,安安静静地走就那么难?”

“神烦这种爱指指点点的人,你那么能你怎么不去写?”

林菀看着蹭蹭冒出来攻击她的评论,一气之下卸载掉了阅读软件,将手机放在一旁,倒头便睡。

你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为了一本无脑小说不值得!

林菀并不知道她睡着之后,桌面上的手机在黑暗中亮了起来,一条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静静地躺在通知中心栏处:

【尊敬的高级vip您好,我司本着为广大读者提供更全面、更舒适的阅读体验理念而生。我司不久前收到您对《修仙之归来成神》作品的意见,特诚邀您加盟此书,亲身参演,改写剧情,祝您体验愉快。】

……

林菀意识清醒的时候,只觉得身下的床硬得不像话。她转了转眼珠,眼皮沉重无比,浑身更是像被块巨石压住般,无法动弹。

“师姐?你醒了吗?”一道如黄莺般清脆的女声在她耳边响起。

林菀被这声“师姐”吓得一激灵,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一阵巨痛瞬间席卷而来,眼前虚影交叠。她失力跌回床上,背磕在床上发出一声巨响,疼得她呲牙咧嘴。

那女声又急切道:“师姐你干什么呢!快躺好!”

林菀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视线才逐渐清明,她愣愣地看向床边的人。

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女子坐在床边,乌黑的发用一条红色绸带束起一半,斜斜插着一根通体红色的发簪,剩下一半披散在肩上,整个人仙气飘飘,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仙子。

她从袖中拿出一块巾帕,替自己拭掉额头上因疼痛而冒出的冷汗,绝美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师姐觉得如何?可还有哪里不适?”

林菀看着女子一身古香古色的装扮,这才后知后觉地转头打量起四周。

她正躺在一张镂空的雕花木床上,身上盖着丝绸缎被,白色的幔帐垂挂在两侧,不远处摆放着一个鎏金熏炉,檀香在香炉中缓缓燃烧,袅袅青烟从中徐徐冒出,淡淡的檀木香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

林菀闭上眼:“……”

这一定全都是幻觉!

一双略微冰凉的手轻覆在她额上,随后那女子的声音传来。

“师姐若是觉得乏就再睡会儿吧。”

林菀确定这一切不是幻觉后,睁开眼望着女子,试探地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闻言,那女子一脸紧张地看着她:“师姐可是伤到了脑袋?”她啐了一口,怒骂道,“傅予安可真个白眼狼,竟然将师姐骗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林菀闻言眉头一皱。

傅予安这个名字,她在什么地方见过来着……

就在此时,林菀突然听到“叮咚”一声,随后一道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乙方成功绑定角色:林菀青。】

【尊敬的乙方您好,在您成功改写反派角色结局前,我司系统将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爱听不听理念,为您提供全方位服务,祝您体验愉快。】

【乙方您好,系统“886”为您服务。】

林菀:“……”

活见鬼了。

浸淫某阅读软件多年的林菀,立刻明白了自己的现状——她好像是穿书了。

穿到了那本昨晚她刚骂过的书里,还穿成了书中结局悲惨的炮灰反派女配。

这本名为《修仙之归来成神》的书,是一本无cp文。男主傅予安是个孤儿,从小在外流浪,饱受欺辱,他十五岁这年因缘巧合被逍遥门掌门收入门下,跟着门内大师姐林菀青进行修习。

常人若要从炼气再到筑基,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而傅予安拜入逍遥门不到半年便已结金丹,当真是不折不扣的奇才。

然而正是因为这个,让他成为了大师姐林菀青的眼中钉肉中刺。她嫉妒傅予安天赋异禀,悟性极高,更害怕假以时日这半路出家的师弟,越过自己成为门内同辈第一人,与自己争夺掌门之位,时常在背地里陷害他,默许同门弟子欺负他。

傅予安哪里知晓这番缘由,只以为是师姐不满意自己的修为,越发奋发图强。

林菀青面对修为与日俱增的傅予安,再也忍不下去了,借着修真界五年一度的群英大会,狠狠地算计了他一波,污蔑他与魔族勾结,人证物证样样俱全。

傅予安因此被废去全身修为不说,还被封在了逍遥门禁地——无妄台下。这一封就是二十五年。

男主到底是男主,他被封后非但没死,反而另有一番奇遇,在无妄台下练就一身不世神功。待他挣脱封印出来后,当着全修真界的面,狠狠地揭穿了已是逍遥门掌门林菀青的真面目,并将她挫骨扬灰。

然后就全文大结局了,连个番外都没有。

林菀真是欲哭无泪,她不就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招谁惹谁了,要这么对她。

不行,她不能死,她得想个法子抢救一下自己。

也不知道现在发展到了何处。

林菀看了看床边那女子的装束,猜测她应该是原身的小师妹徐忧。

原作中描述“逍遥门徐忧,貌若桃花,身若柳枝,一式‘采枝’炉火纯青,能借草木为刃。喜好红色,发带、发簪及佩剑流苏穗子均为红色。”

林菀望着徐忧,有些紧张地问:“师妹,我有点想不起来,我和师弟是去了何处?”

徐忧立刻道:“你们去了黑树林。傅予安这白眼狼可真会装,回来的时候师姐只受了点轻伤,他竟然满身是血。”

黑树林?

原作中前十章的内容。

还好还好,问题不大,此时故事还处在前期铺垫阶段,原身明面上还是个严厉的好师姐。

那么接下来只要她尽可能远离男主,安安静静修习,本本分分练功,避免一切能和男主发生交集的可能就行了。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同门师姐弟,万万不要有再多瓜葛,以免将来死于非命。

她这个念头刚起,系统的声音便幽幽传来。

【乙方,你现在的想法很危险啊。】

林菀不解:“我怎么了?”

【林菀青作为反派,是无法与男主保持距离的。乙方刚刚的想法存在角色崩坏的可能性。】

林菀:“……”

不是,这玩意儿还讲究OOC?

林菀咬紧牙关:“那我还改个屁结局,我直接躺这张床上等死得了!”

【这边推荐乙方刷取甲方好感度,好感度值达到60分后,乙方将能自由操纵此角色,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林菀:“……那我还能回去吗?”

【乙方结局改写成功后,我司会送上本书永久户口做为奖励,到时是去是留将由乙方自行定夺。】

林菀:“……”

她疯了才会要一本小说里的户口。

能回去就好,林菀决定从现在开始,要做一个温柔善良,不争不抢的模范师姐。一切以为了早日把好感度刷到60分为奋斗目标,然后麻溜改完结局回到原世界。

林菀缓缓坐起身,徐忧扶着她靠在床头。

她实在是想不起书中这段对男主的描述,拉着徐忧的手问:“师弟他现下在何处?”

徐忧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过了一会儿,她道:“师姐你不是将他罚去无妄台了吗?”

怎么又是无妄台……

第2章 初见男主

无妄台乃是逍遥门惩罚弟子犯错之地,又分了上下两处。

上方是一个延伸出去的平台,平日里犯错的弟子都是罚来此处,少则三五天多则一两月。下方则是逍遥门禁地,非重错者不罚入此处,那下面封着许多怨灵,被罚来这里的弟子多半是有去无回。

原作中自逍遥门开创以来,总共也就封过三人。

一个是逍遥门第三任掌门,他为一己私欲,用活人修炼邪法,残忍杀害好几百人,事情败露后被封在无妄台下,最终被怨灵所杀。

再一个是某位天资聪颖的弟子,他被妖人所惑甘愿堕魔,当时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修真界众人联手将他制服,废除一身修为封在无妄台下。

最后一个便是傅予安了。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修真界对魔之一事格外小心,生怕稍有不慎便使修真界再次陷入困境。原身以此为由陷害傅予安,要的就是他命丧无妄台下。

一想到原身最后的结局,林菀便浑身一颤,她看了眼坐在一旁的徐忧:“师弟他……伤势如何?”

徐忧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心道师姐莫不是疯了,今日竟然关心起傅予安那白眼狼来。她压下心头疑惑,回答道:“只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

林菀点了点头,对她的话深信不疑。毕竟在原作中,徐忧可是原身最忠心的小跟班,原身指东她绝不会向西。

徐忧见她没说话,忍不住道:“师姐可是要我去教训教训他?”

林菀闻言一愣,连忙摆手道:“不必,你替我送些伤药去吧。”

她这句话刚说完,脑子里又响起系统烦人的声音。

【乙方OOC警告一次。温馨提示:集齐三次即可兑换电击体验一次。】

林菀惊了:“这也算OOC?”

【林菀青只会陷害男主,不会送伤药给他。】

林菀想了想,道:“那我……去看看他的惨样,满足我变态的心理需求行吗?”

【很行。】

“……”

这系统什么毛病?

林菀又靠了一会儿,觉得没那么难受后,扶着徐忧的手站起身来:“师妹你先回去吧,我想去趟藏书阁。”

徐忧手一僵,不赞同道:“师姐伤未痊愈,还是多休息的好。”

林菀压低声音,摆出大师姐的派头:“回吧。”

打发走徐忧后,林菀拿过搭在一旁的外衫披上,准备去无妄台会会那傅予安。

甫一推开门,她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住了。

陡峭高崖之上云雾缭绕,恍若轻纱,弟子们穿梭在其中,仿佛话本子中飘然出尘的仙人。林菀绕过蜿蜒曲折的回廊,来到一个巨大的广场,往远处看是一片翻腾的云海,下山的阶梯隐没在滚滚白云中,广场两旁长长的石壁上雕刻着逍遥门历任掌门的身平及门规,远远望去密密麻麻一大片。

林菀穿过广场又绕了一炷香才寻到无妄台所在之处。

只见前方不远处如雾般朦胧,后面隐约传来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她快步走过去,那些雾和帘子一样,轻轻向两侧拉开,露出后方透明的结界。

林菀抬手轻触结界,上面便立刻有水波流动,以她手指为中心漾开一圈圈波纹。她在心中默念密令,变幻几个手势后,波纹再漾开时便能进入了。

……

林菀一进入无妄台就看见角落缩着的那道人影。

一袭白袍全被染红,垂在地上的手伤痕累累,脸埋在膝盖里看不清神色,但这番动静都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已经是昏过去了。

林菀看到这一幕,心都凉了半截。

说好的皮外伤呢?

全都完了。

林菀快步走到傅予安身边,轻拍他的肩膀,唤道:“师弟,醒一醒。”

她连着唤了好几声后,傅予安的肩膀动了动,随后抬起头迷茫地望向她。

男主不愧是男主,都伤成这样了也没影响到他的容貌。

只见眼前的男子眉如墨画,肤白胜雪,一双眼眸像朦着一层雾气。拢冠的发带微微松动,几缕发丝垂落在旁,当真是撩人心弦。

还没等林菀感叹完傅予安的颜值,便见他突然快手擒过来,紧紧掐住林菀的脖子,眼里全是瘆人的杀意:“你还敢来?”

林菀瞳孔猛缩,呼吸在一点点被断绝,她大张着嘴,用力拍打傅予安的手,断断续续道:“师弟……你快放……手。”

傅予安掐着林菀的脖子,扬起嘴角,笑道:“我该夸师姐本事通天,还是该问师姐为何对我念念不忘?”

林菀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像条在岸上苦苦挣扎,濒临死亡的鱼。

她下意识一掌拍过去,逼得傅予安往后一退。

傅予安震惊地看着林菀,暗自提息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这……怎么可能……”

林菀扶着石壁大力地喘息着,空气重新涌入喉咙,她咳了几声后:“师弟这是做什么?!”

她刚刚差点就被掐死了!要不是系统及时提醒她,后果简直无法想象,谁知道她在这里死了还能不能回到原世界,没准儿就彻底拜拜了。

林菀话音刚落,傅予安猛地上前攥住她的手,冷声道:“师姐这戏倒是越来越好了。”

林菀:“……”

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菀立刻在脑海中问系统:“什么情况?”

【未检测到异常数据。】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休问荣枯《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穿成反派后我决定自救小说[休问荣枯]在线试读

傅予安摇头道:“能看到师姐安然无恙,我心情很好。”林菀瞬间沉默了,怎么又减好感度了?!就在林菀不知道该怎么和傅予安继续话题时,一名穿着门内白色衣袍的弟子从远处急冲冲地朝这边跑来,边跑边吼:“大师姐!不好了!大师姐!出事了!”林菀试探地问道:“师弟你……可是心情不好?”【好感度值-1,剩余好感度值:27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太好要出事,但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恨不得告诉全逍遥门。第4章 前往蜀州...

2019-09-03 07:27:12

年少有时小说[伽碱法]在线试读

周东临一说话,温瑕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酒气。她朝斜前桌伸出手,敲了敲她的椅背,坐在她斜上方的女孩子满脸抱歉地把练习册递到了她手里。周东临哗哗地翻着那本练习册,温瑕眉毛都没动一下,任由他翻看着。温瑕把练习册和杂志都收好,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第二天的新课。“你的作业呢?”温瑕把书递给了周东临,“在这里。”“没关系。”她并没有受到责备,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实在没什么对不起的。温瑕点头。入学不到一个月她就把班里的同学全都认全了。即使很多...

2019-09-03 07:27:12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2019-09-03 07:27:12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7:12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2019-09-03 07:27:12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7:12

首辅大人太病娇小说[知衣]在线试读

“太太,奴婢服侍您更衣吧,您这样不符合规矩。”“我本就是乡野女子,这样又有何不可?”繁枝有些惊心,阿秀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以前心里对这个女子不以为意,只认为她是好运,得了世子爷的垂青,本身好拿捏的很。繁枝回到清平小筑,看到阿秀不修边幅的躺在院子中,吓了一跳。阿秀听到繁枝的声音,仍然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太太,您…”阿秀听见这话,才从躺椅上缓缓的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繁枝。...

2019-09-03 07:27:12

21世纪票证时代小说[全大]在线试读

“还有就是这个上衣好热,下午玩游戏的时候老是黏在背上,不舒服。”秦乐奇完全绕开了他/娘的引导。“衣服不透气,换一件就好了,以后咱不穿这件就行。”之前好像在某个视频上看到过,有些衣服的材料是和塑料相关的,可能是塑料衍生品,夸张点的直接是塑料瓶子加工而成的。“那还有呢?”小朋友嘛,天马行空很正常,有些话就需要引导。“我看看。”王笑笑摸了摸儿子的衣服,挺光滑的,但是不透气。这是上次婆婆从老家带过来的,还是第一次穿,估...

2019-09-03 07:27:12

穿成七零女知青[穿书]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苏敏和韩奋起赵宁宁都是前进五大队的。他俩一个在五大队,一个在六大队,队里有什么与知青有关的事儿,队长都是直接找他们两个商量。到时候自己提前去上工,不仅休息的够够的,说不定还能得个表扬呢。这也就便宜了苏敏她们有着好屋子可以住了。陈卫民和韩奋起都是六八年末六九年初下乡的,他们都算是老三届,一个高中六六年毕业,一个六七年毕业,在知青点也最有权威。韩奋起点点头:“没事,你的性子我们都清楚。而且她那人向来就是你越理她她越来劲儿,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也别理会她,她就消停了。”...

2019-09-03 07:27:12

她是人质小说[百代山岚]在线试读

她去找了两件她姨夫的衣服,简洁的灰色毛衣,长而宽松的黑色裤子,现在是深秋,一阵风刮进来,她穿的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想起自己没有带厚衣服,便找了件小姨的驼色大衣裹在身上。西西忙背过身把衣服往他手里一塞,自己跑到了隔壁的书房。她很尴尬,又很担忧自己,他是一个杀人犯,万一哪天会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她长呼一口气,应该不用担心别的,只要自己没事就好。西西又是点了点头,她眼下除了点头这个动作,别的都已经废了,只有无限的妥协,妥协......她敲敲浴室的门,里面响着水流溅落的声音,哑着嗓子闷声道,“我...

2019-09-03 07: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