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有时小说[伽碱法]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周东临一说话,温瑕就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酒气。她朝斜前桌伸出手,敲了敲她的椅背,坐在她斜上方的女孩子满脸抱歉地把练习册递到了她手里。周东临哗哗地翻着那本练习册,温瑕眉毛都没动一下,任由他翻看着。温瑕把练习册和杂志都收好,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第二天的新课。“你的作业呢?”温瑕把书递给了周东临,“在这里。”“没关系。”她并没有受到责备,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实在没什么对不起的。温瑕点头。入学不到一个月她就把班里的同学全都认全了。即使很多

年少有时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年少有时》作者:伽碱法【完结】

文案:

时间仿若挥鞭走马,倏地一下,也就过去了。而曾经奋斗或懒散的我们,究竟是马上挥鞭疾驰的人,还是跟在马后疲于奔命的人?

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姑娘的高中纪事。

内容标签: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瑕 ┃ 配角:梁宋,徐悠悠,李连军等 ┃ 其它:

☆、第 1 章

温瑕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有点惊讶,有点无奈,也有点疲惫。手机里还编辑着要发给徐悠悠的短信,她扯出笑容对着面前的人笑了笑,然后低头继续打完最后几个字给徐悠悠发了过去。

温瑕放好手机,抬头看着他,“这么巧,过来接人?”

男人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来接你。”温瑕被这三个字震得太阳穴都跳了跳,“徐悠悠告诉你的?”

徐悠悠,是温瑕的高中同学。

“嗯。”男人近前一步,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谢谢,不过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男人无奈地顿住,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难堪,“夏夏,我们好歹是同学。你需要对我这么戒备么?”

温瑕抬头看他,时隔多年,她实在不知道他演这一出又是为何。然而她最终还是点了头,一言不发地跟着他走去地铁站。

地铁很贴心,刚走到站内就来了,温瑕暗自庆幸不用跟他站在一旁聊天。周末下午,地铁上人不算多,男人拉着她的行李箱走到地铁上很快就找到了位置。温瑕坐下来,虽然只坐了四个小时的动车,但是对她这种稍微晕车的人来说,却跟四天一样漫长。她实在是很累,一点都不想跟别人寒暄。

男人在她旁边坐下来,笔直又修长的腿交叠起来,然后转过头看她,“很累?”

她应了一声,点点头,就看到他的手伸过来,温瑕眼疾手快地抬起手挡了一下,男人无奈地笑了笑,“怎么防备心这么强?”

温瑕也觉得有点尴尬,只好假装清咳一声,说:“习惯了。”刚说完,就看到坐在对面的女孩用手机对着他们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

温瑕皱了皱眉头,站起来,径直走过去,声音有点冷硬,“把照片删了。”

陌生的小姑娘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讷讷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她。照片上,她仿佛在生气,而旁边的男人正用一种无奈又宠溺的眼神看着她。温瑕静了那么一瞬,然后飞快地点了删除键。

面前的女孩有点尴尬地解释,“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男朋友对你很好。刚刚那幕很温馨。不好意思啊!”

温瑕把手机还给她,毫不客气地打破她的幻想,“一、他不是我男朋友,二、以后不要乱拍别人。”温瑕转过去,走回座位上,只觉心里的疲惫更重了一些。

“我眯一会。”她说完,就靠着椅背,闭上了双眼。身边传来一声若有如无的叹息声,温瑕觉得自己的思绪仿佛也被这么一声叹息搅得不得安宁。

感觉到旁边有气息在靠近,温瑕侧了一下头,睁开眼,看着把头歪过来的人,声音疲惫地喊他,“林商,我……”她的我字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商急急出言打断了,“我辞职了。”他像是怕她没有听清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温瑕,我辞职了。”

温瑕忍不住笑出声来,笑了一阵,她大概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只好揉了揉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停下来。

“林商,我们之间的不可能不在于你做什么职业,也不在于你在哪里工作。我们之间的不可能,纯属是因为,我不喜欢你。”

面前这个叫林商的男人难堪地涨红了脸,他的声音里既有悲伤又有愤怒,“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不肯接受我,到底是因为不喜欢我还是因为忘不了他?!”

“有区别么?”温瑕神色冷下来,只觉得心里的疲惫又深重了一些,重得仿佛就要控制不住溢出来了。即使已经过去了十年,她依然不希望被提起。这些年,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生活,过得安全又自在,她一点也不希望被哪个人打乱。她清楚地明白,自己对林商只有微薄的同学之谊,她实在不明白,这么多年,她拒绝了那么多次,为什么他还不死心。

地铁响起了到站提示。温瑕拖过自己的行李箱,站起来,“我到站了。谢谢你。回去吧,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机会。你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她一口气走到了酒店大堂,掏出手机恨恨地给徐悠悠发信息。

“以后我的事你要是敢跟林商再说一个字我们就绝交!”

发完信息,她长长的透了一口气,仿佛压在心里的抑郁都散了一些。

——

温瑕毕业后留在了A市的社会学研究所上班,这次回G市是来出差的,圈内有个会议在G市召开,她代表所里出来学习。

为期三天的会议学习很快就过去了,这期间,林商没有打过一次电话。温瑕在忙碌之余也松了一口气。此时,诸事已定,温瑕站在酒店的房间里往外看,正是一天的早晨,不过才7点,这个城市已经忙忙碌碌车水马龙了。G市是省城,离她的家乡秀水也就三个半小时动车的距离。温瑕收拾了行李,到网上订了一张票。她决定回一次家。

她已经差不多有一年没有回去了。

温瑕回到秀水已经是中午12点,她打了车回家,爸爸看到她回来又是惊喜又是责备,“怎么回来也不事先打个电话,还好家里的饭总是煮有多的。”温瑕只是笑,并不反驳。这一路上她都在想乱七八糟的事,压根就忘了给家里打电话。吃了饭,颠簸了半天的温瑕累得直接回房休息去了。

一觉醒来,太阳刚刚滑落天际,小城的灯光就已经点亮了马路两旁。温瑕吃了晚饭,看着西边暗红色的天光映照着稀稀落落人世的光影,迷迷蒙蒙的仿若隔离尘世的梦。她下了楼,踩了一辆共享单车,摇摇晃晃,慢慢悠悠地骑行在路上。夜风很好,她的心静悄悄的,有一股颇为让人心动的散漫和自由。

秀水一中门口的霓虹灯已经亮了。她将自行车停放好,走到门卫大叔处。大叔竟然问她是不是请假回校的学生。她笑了笑,说不是,是毕业多年回来看看而已。大叔也笑,毕竟她长得比较像个孩子,这么多年仿佛也没怎么变,依然是一团孩子气。她掏出身份证,依着规矩登记访问。大叔问她,怎么挑了个晚上的时间回来。她说,明天就要去A市了,突然想回来看看母校。大叔很温和地说,很多离开这里的学生都曾回来看过,还特意嘱咐她不要太晚,怕回去的时候不安全。她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她走过那又长又宽的主校道,两旁的芒果树龙眼树依然高大葱绿,在黑夜里尽是沉沉的暗影。她在篮球场上站了一会,想起高一的时候看高三的学长和老师们打球的情景,恍如昨日。她又溜达着来到了足球场,在绿茵草地上盘腿坐下,看着主教学楼里明亮的灯光发呆。

晚风一阵阵地吹过来,整个校园里里除了虫鸣鸟叫没有别的一丝声音。她想起高三那会和徐悠悠坐在这里谈心,不留神被个孩子撒了一头的沙子,真是窘迫又无奈。当时其实是生气得很的,只是跳着脚却不知道从何骂起。

温瑕笑了笑,长长叹了一声。兜兜转转,已经过了十年。

温瑕走时正好下第一节自修,冷寂的校园热热闹闹起来。她在一片人声鼎沸里走过一路光光影影回了家。秀水还是从前的秀水,一中还是从前的一中,只是再也没有她的故事,也没有他。

年少有时,是无法逆行的光。

温瑕踩着自行车,在一路飞过来的光里,看到了年少的自己。

☆、第 2 章

“从开学到现在,我们班委在班级工作方面一直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没有在学习和生活等各方面给大家起带头作用。在这里,我们尤其感谢温瑕同学对我们的批评指正……”陈建林此话一出,班里的同学齐刷刷地转了个头看向了温瑕的方向。在这些目光里,惊讶有之,敬佩有之,嘲笑有之。

被点到名字的温瑕停下手中的笔,面无表情地直起腰来,眼神冷冷地环视了一圈正带着各色表情看向自己的同学,那些看着她的人瞬间转过身子,不敢再看她一眼。温瑕嗤笑一声,转过头来看着讲台上一边还在声泪俱下地反思着自己如何不称职一边又在偷偷打量着她的班委,讥笑着放下自己手里的笔,袖着手靠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地看着讲台上的人,仿佛在看一出人间闹剧。

只是不巧,这出闹剧的始作俑者成了自己。

温瑕看着他们假模假式的鞠躬道歉,似有似无地叹了一声。

21班,一个在年级里不管是哪一项都几乎是倒数的班级,其犯错的范围几乎涵盖了所有学校班风班纪的考察项目。早读午读迟到人数年级最多,上课睡觉人数全年级最多,考试作弊人数最多却还是成绩全年级倒数第一,就连报名文化体育艺术节各项活动的人数都是全年级最少的一个班。

年轻的班主任周东临大发雷霆,班委们紧急召开了会议,不知道他们在会议上究竟如何沟通又是如何商定,但最终定的解决方案是——个别谈话。

温瑕被文娱委员叫到隔壁的空教室之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也不打算插手他们这些事。她始终觉得,在一个各有小团体且互相之间鄙视严重的班级里,她一个凡人除了独善其身之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她对自己的能耐,清楚得很。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对别人漠不关心的人。

然而等在教室里的是班长陈建林和副班长严有雯。这两位,可谓是温瑕在班里交集最多的人之二。

温瑕一向觉得班主任周东临选陈建林做班长是管理这个班级的一大败笔。这个男孩子性格其实比较软弱,做事也并无条理,除了有一副好看的皮囊之外,可以说一无是处。而副班长严有雯相对则要强势一些,这一点,温瑕大有体会。

21班的午读总会有一大批人迟到,根据学校考勤要求,迟到是要扣量化评分的。为了减少班级的扣分,班委们想出了一个堪称史上最馊的馊主意。他们去政教处拿回一堆假条,午读之前班委事先查看谁不在教室,就把谁的名字写在假条上。当然,假条上光有学生的名字是没有用的,还得有班主任的签名。

没有人会吃了熊心豹子胆去找周东临签那些假条,班委只能找人代签,而这个代签的人,正是温瑕。

温瑕的字大气成熟,和班主任周东临的字有七分相像。学生会的人根本看不区别来。

严有雯第一次拿假条过来让温瑕假冒周东临签字的时候是这样说的,“班主任没有空过来,让你代签一下这几个人的假条。”温瑕虽然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随手就签了。

严有雯看着温瑕签的字,如获至宝,两眼发光地对温瑕说,“温瑕,你的字真的跟班主任的字超像诶。”

温瑕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难道周老师找她代签不就是因为她的字和他的很像么?

然而她也只是奇怪了一下而已,直到第二天,严有雯又拿了假条过来,再次让她代签。名字还是那些名字。第三次的严有雯再次找到温瑕签假条的时候,温瑕没有动笔,只是问她,“这些人根本没有请假吧?”严有雯明显地愣了一下,温瑕继续问,“周老师也没有让我代签吧?”

严有雯回过神来,娇笑着拍了拍温瑕的肩膀,“哎呀,不愧是我们班第一名,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我也没办法呀,他们上不来,我又不想让我们班被扣分。”

温瑕依然不为所动。第一次铃声响了。

严有雯像是被铃声吓到,她泫然欲泣地看着温瑕,“温瑕,你就帮帮忙吧。咱们班已经被扣了很多分了,周老师都冲我们发了很多次火了。温瑕,我求你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好不好?”

旁边的人都看了过来,温瑕不想和她纠缠下去,提笔签了字。

然而那并不是最后一次。只是从那之后,不管严有雯理由多么的充分,温瑕再也没有代签过假条。

纠葛就是这样结下的。

谈话的时候,陈建林坐在温瑕面前,底气不足地问她,“温瑕,你对咱们班现在的管理有什么看法么?”

温瑕毫不迟疑地答,“没有。”

坐在一旁的严有雯嗤笑一声,“温瑕同学清冷高洁,怎么会关心我们班是好还是不好呢。”

温瑕一直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太年轻,其实她只要沉默就可以了的。然而她还是被这么一句话给气笑了,她讥笑地看着面前这个还不过16岁就已经打扮成熟又拿腔作势的人说,“那照副班长的看法,怎样才算是关心呢?帮你们弄虚作假签假条?”

“不过就是签个假条,怎么就是弄虚作假了?”

“那怎样才算?考试作弊?欺瞒老师?”

温瑕明明是笑着说的,但严有雯却被问得瞠目结舌。这些他们都做过。只是,她不是只想着学习么?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温瑕却再也不看她。她敛起了笑容,看着陈建林,声音缓慢地,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陈建林,班委能不能在一个班里起作用,首先要看看自己有没有以身作则。在每天迟到的人里,体育委员和劳动委员是最多的吧?团支书也不少吧?你们自己都做不好,凭什么要求别人做好呢?上回考试传抄答案的时候,学习委员是不是参与了?物理课睡觉的时候,你和副班长睡得都不比别人少吧?纪律、学习,你们一样都没做好,却要求旁人做到完美无缺,你觉得,可能么?”

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温瑕依然不知道自己的这段话究竟有什么过分的地方,可是,当陈建林抬起头的时候,她却发现他的眼眶已经红了,那里汪着两泡泪。

温瑕顿时失语,也心软下来,就没有再说下去。然而当她回到教室不久,严有雯就召集了所有的班委开会。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班委就都站在了讲台上,开始声泪俱下的自我检讨。

果然还是言多必失。

温瑕叹息。

很多年之后,她依然记得当时陈建林站在讲台上说“刚刚温瑕同学对我们进行了责怪,我深深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班长依然有很多不称职的地方”的那一霎那,全班同学纷纷朝她看过来的惊讶。

窗外一片黑暗,一丝月光也无。

温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每个人哭完,看着他们保证日后会怎样怎样做好,心里一片腻烦。

如此虚伪又软弱,谈什么改过自新。

温瑕冷笑着合上桌面上的杂志。

这真是个无聊透顶的晚自习。还好明天就是星期五了。

☆、第 3 章

温瑕第一次走进秀水一中的大门时,内心是震惊又欢喜的。她不是秀水市人,而是秀水市管辖下的一个小城镇里的。好在这个小镇离秀水市也不远,搭城际公交过来,大概只需要5首歌的时间。

秀水一中是省级重点中学,在整个秀水市的中学里属于龙头老大的地位。能进来这里读书,温瑕一直觉得很庆幸。来学校的那天,她拖着行李箱走过长长的的校道,辗转半天,从注册完成到宿舍整理行李,就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这里比她的初中大了整整十倍。

秀水一中每年新生入学前都会举行一次入学考试,当时温瑕考得并不理想,由此被分到了21班。这让温瑕倍感压力,想要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学校里脱颖而出并不容易。因此,在开学之后的一个月里,她一直都在埋头学习。直到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她考了年级三十五,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只是她没有想到,她这样的成绩还能在班里排第一。21班的水平可想而知。

虽然,她并不关心21班的水平究竟是高是低。

人的心就那么一点,能让她在意的实在寥寥。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伽碱法《年少有时》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27:06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27:06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27:06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27:06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27:06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27:06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27:06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27:06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27:06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2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