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作者:昔月传说【完结+番外】

文案:

顾小鱼遭恶毒的后婆婆和大嫂算计,新婚不到半年死于非命。

死后魂魄被迫接受古医传承,囚于一个诡异的空间,在人间飘荡三十余年。

见证了后世沧桑,也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真相。

比如:她既不是叶家的孩子也不是顾家的孩子;她盲婚哑嫁的老公路平安是她一直暗恋的小哥哥;路平安是大家族遗失的孩子……

她以为她的魂魄会永远飘荡,却在路平安死的那一瞬间,重生回到一九八五年十月一日,她出嫁这一天……

可以报仇了吗?

这是她重生后的第三个念头。

作品标签:甜文、毒医、扮猪吃虎、随身流

=============

正文 第1章 重生的原因

顾小鱼歪倚在空间竹楼的竹塌上看重生小说看得正起劲,忽然听到小怜软糯惊慌的声音:“小鱼姐姐,你快出来,路平安不行了。

她心念一沉,想要出竹楼去看,却发现她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似的,无法动弹。

悲催如她,死后灵魂被吸进小小的毒医空间,囚禁三十多年不能出去,不能投胎……

以前好歹能在空间里的一亩三分地上游荡。

现在好了,竟然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是她即将魂飞魄散的节奏吗?

如果路平安真如小怜所说不行了,魂飞魄散就魂飞魄散吧?

她早过够了这种没有自由,无聊之极的生活……

她正胡思乱想,忽然头中一阵昏眩……

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来,发现她不在空间里。

而是在一间墙面被白石灰刷得雪白的小屋里。

她独自一人坐在一张小木床的床沿边上,屋内静静的,屋外却是人声鼎沸,喧闹之极。

这是什么地方?

光线这么明亮,应该不是……阴曹地府。

诶,等一下,这里怎么这么熟悉?

怎么像是她在桃林村的闺房?

这二十一世纪难得一见的红色大红木箱、这泥土色的蚊帐、这花里胡哨的被套和床单、自己身上穿着的土气衣服鞋袜……

全都和三十多年前的一模一样。

她这是在做梦还是重生了?

以灵魂方式存在(囚禁)于毒医空间的她,虽然被迫接受了毒医传承,因为没有身体,没有管理空间的权限,百无聊赖的她三十多年以看书打发时间。

一开始她看的是小怜从空间外收集来的古典名著,然后是诗词歌赋、工具书……

这些全都看腻后,她和小怜与时俱进,迷上了重生小说。

她和小怜看了至少一千加的重生小说,对重生、穿越、金手指什么的,相当熟悉、敏感。

不过熟悉归熟悉,敏感归敏感,难以置信也是真的。

书上都是胡编乱造的,怎么会变成现实呢?

所以啊,这只能是在做梦。

应该说,她绝对是在做梦。

就凭小怜在梦之初说的“路平安不行了”,就可以证明——路平安虽然百病缠身,却不是要命的病,他绝对没到行将就木的地步。

没那么容易死。

顾小鱼想到这里,决定出去找找她的亲人们。

是梦又如何?

梦里的亲人也是亲人,见一眼赚一眼。

她走向紧闭的房门,正要抬手拉门栓,毒医空间里的情形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然后是小怜软软糯糯的声音:“不是梦,小鱼姐姐,你重生了。”

“重生?不会吧?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我和空间现在在你的神识里,你先依照小说里写的方法进来,我再将原因告诉你。”

“好。”

顾小鱼带着疑惑答应着,照小说中所说的,默念“进去”,一眨眼已经站在了毒医空间里。

眼前立刻出现了她三十多年看熟了的景象:一株长势繁茂的深蓝色重瓣铁线莲,依在一间造型别致的二层木屋的东墙边花枝乱颤。

不远处是几辆装满东西的汽车、错落有致的药田、果园……

面积虽然不大,却是美轮美奂。

“小怜,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路平安不行了是什么意思?”她用指头轻轻戳了戳铁线莲花精小怜摇曳得最欢快的那片叶子,疑惑地问。

“路平安为救战友被歹徒一枪命中心脏,当场死亡,他的临终愿望和你的执念让你重生了。”

正文 第2章 一个人的婚礼

“他就这么死了吗?”想到路平安就这样死了,她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顾小鱼星眸之中霎时一片泪光,声音也变得哀婉:“……他的临终愿望……与我有关?”

他的临终愿望怎么会与她有关呢?

难道她猜测的那些是真的,他……喜欢她?

小怜没心没肺,一点不为路平安的死难过,它笑嘻嘻地说道:“他的临终愿望是,如果有来生,希望你平安喜乐,长命百岁。他是魂力特别强的人,他的愿望加上你的执念,让你重生回到了你们结婚这一天,快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的是你吧?”顾小鱼此时也明白过来了:她重生到他们结婚这一天,意味着一切可以重来,意味着她马上可以看到年轻的、生龙活虎的他。

她重生拥有身体便能真正得到毒医传承,能管理空间,能通过努力让空间升级,从而让小怜升级,幻化人形。

这是三十多年小怜在她耳边唠叨了无数次的……美好愿望。

如今实现了,小怜怎能不惊喜?

她自己又何须为已经是前世过往的路平安的死伤怀?

即使伤怀也得丢一边去。

她破涕为笑,看着小怜兴奋得花枝乱颤的枝叶,轻轻点着它最激动的几片叶子,轻声问道:“小怜,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

“呵呵,小鱼姐姐,你重生回来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早半个小时就好了。”小怜为了表示她的真切遗憾,花花叶叶全都静止下来,终于展现了一次让人心旷神怡的静态美。

顾小鱼看着它美丽的深蓝色花朵思索片刻,明白了它话里的意思:“你是说,路平安半个小时前被他的战友接走了。”

“是啊,现在外面好多人都在嘲笑你们一家子呢?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像前世一般流着眼泪低眉顺眼的出去吗?”

前世她出嫁之前,不,应该说她被赵佩芬和石美兰毒死之前,一直不知道路平安是她暗恋已久的小哥哥。

当他因为要赶去云山解救被困的战友,丢下娶亲队和她这个待嫁的新娘子离开后,她倔脾气上来,说要取消婚礼。

是大哥顾云龙拖着跛腿在众人面前给她下跪,她才不情不愿接受了一个没有新郎的婚礼。

前世,因为顾云龙这一“壮举”,村里乡亲将原本对着她的嘲笑转向了他,而她,变成了没有立场、不自爱的可怜虫,收获无数同情加瞧不起的眼神。

“当然不会了,这一次我要高高兴兴出嫁。”

顾小鱼说着闪出空间,回到她出嫁前的闺房。

她四顾看了看,目光最后落在枕畔一件式样简单、布料粗糙的大红西服上,眉头不由皱起。

这些年,因为小怜可以用意念从空间外获取物品,她平时在空间里穿的一直是走在时尚前列的高端服饰。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穿惯了好东西,现在让她穿这种土气又俗气的衣服,她真是……伸不开胳膊。

“小鱼姐姐,你等等,我收藏了很多红色衣服,原是准备自己幻化人形后穿的,现在给你江湖救急吧。”

酷爱红色的深蓝色铁线莲花精小怜一边说,一边将数十件质量上乘、款式精致大气的红色衣服送到了顾小鱼床上。

顾小鱼微笑着道过谢,不客气地挑拣起来。

喜欢的放在手边,不喜欢的让小怜立刻收回空间。

最后,她选了一件有腰带的风衣和一件衣领、衣兜有同色绣花的掐腰小西服。

正文 第3章 是娇娇女也是小保姆

顾小鱼将小西服放回空间备用,脱下身上的灯芯绒外套准备将风衣换上。

却发现身上那件粉红色秋衣也很老土。

哦,这个也得换,还有更里面的小背心……

她意念动时,已经从空间竹楼取了一整套崭新的淡粉色时尚内衣出来。

还有一条与这个年代的直筒裤款式相仿的黑色西裤。

换好衣服后,她正要拿了床上包在碎花布里的新布鞋换上,小怜已经送出了一双款式简单大方的黑色中跟皮鞋:“穿这个吧,刚找出来的经典时尚。”

“好吧。谢谢。”顾小鱼嘿嘿一笑,接过皮鞋换上后,将空间里的一面大衣镜拿了出来。

她想要看看她换完衣服后的整体形象,顺便捯饬一下头发。

将头发挽成一个平素常挽的简单发髻,加了几枚小珍珠花发卡,她气定神闲地审视镜子中的自己。

镜子里的她是个毋庸置疑的美人。

海藻般的如墨长发挽成的别致发髻、毫无瑕疵的冰肌雪肤、精致秀气的眉眼、小巧的鼻子、有着可爱唇珠的精致红唇、玲珑曼妙的身姿……

有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美丽。

这样美貌的她,前世会得到路平安的喜欢,好像……不是没可能。

她看着镜中自己明艳之极的容貌,突然想起前世她死后,路平安在她唇上轻轻落下的一吻。

她至今对路平安这一举动百思不得其解。

他这样对她,分明是爱极了她的样子。

可是,他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总不会与她偷偷爱上他的情形类似吧?

带着疑惑,她从脖颈间掏出一枚淡紫色的平安玉牌捏在指尖轻轻摩挲,思绪沉入她和路平安前世的缘分。

她第一次见路平安,是在她十六岁时的夏天。

那时她是南城富商叶建国家传闻中的娇娇女,实际上的“小保姆”。

在知道她不是叶建国和吴曼华的女儿叶欣,而是被林桂香掉包的农家女顾小鱼后,她一直在想,吴曼华许是早就知道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吧?

否则,她怎么舍得那样苛待她?将她当保姆用?

以叶家的财力,别说请一个保姆,请一大帮子保姆都不差钱,她八岁前,他们家一直有请保姆。

但从她八岁时,吴曼华以保姆偷了家中财物为由将保姆辞退后,将家务一样一样派给了她。

当然,吴曼华明面上说的是准备自己亲自做家务的。

却每每以身体不好为由,将事情一一推给了家里唯一的女娃。

叶建国曾因此指责过吴曼华。

可惜顾小鱼生性温顺,不懂拒绝,没有在叶建国替她出头时趁机反抗,加上她天生厨艺好,被她做的美味饭菜养叼了嘴的叶建国吃不惯别人做的东西,和吴曼华争论了几回没有起到效果,默允了此事。

叶建国花心不着家,对自己三个子女却是一视同仁的好,虽然很少陪他们,钱财方面从不苛刻。

吴曼华在他眼里有重男轻女之嫌,出于补偿的心理,他经常私下给顾小鱼份额外的零花钱。

因为他这份悄悄的关爱,顾小鱼做“小保姆”做的并不算很糟心。

生性俭省的她甚至攒了一笔钱,算是薄有积蓄。

这年五月一个星期天的中午,一直以病秧子形象示人的吴曼华突然说她想吃红烧排骨,顾小鱼只得放下书本去菜场。

正文 第4章 缘

顾小鱼买了排骨回来的路上,经过街道旁的小胡同时,里面突然窜出一条体型硕大的成年狼狗,朝她直冲过来。

她当时就吓傻了。

除了瑟瑟发抖,连逃跑都忘了。

当狼狗张着大嘴,呲着锋利的牙齿向她冲过来时,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她这下不被这只狼狗咬死,也得咬残、咬伤……

不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别怕,退后一点。”

然后便是狼狗凄厉的嘶吼声。

发现有人在救自己,她赶紧睁开眼睛。

遂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根长棍正在和狼狗周旋。

他的身姿异常敏捷,手上的木棍时不时落在狼狗身上,而那只原本凶神恶煞的大狼狗在他面前竟然讨不到一点好。

不一会,狼狗落荒而逃。

等狼狗逃的没影,军装青年回过头对她微微一笑:“没事了,你快走吧。”

那样清俊帅气的面容,那样明媚温暖的笑容,让十六岁的她心跳加速,脑海中蓦然出现“一见钟情”这四个字。

十六岁的她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过人,但相貌出众、性情温柔的她并不缺少追求者,情书收了一大摞,当面对她表白过的也有好几个。

这些人中不乏才貌双全的,可顾小鱼的心从未因任何人起过波澜。

只有今天,在面对这张陌生的笑脸时,她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她心底慢慢展开。

人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明艳的小脸羞得通红,她愣愣的看着他,直到他转身走了十多米,才回过神,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她以为她声音那么轻,他不一定能听到,谁知他竟回头对她挥了挥手:“不要客气,快回去吧。”

回眸一笑间,比刚才还要魅惑人的容颜,让那时还叫叶欣的顾小鱼心里酥酥麻麻,软成一团。

当然,那个时候,她还不没有想太多,她以为她只是被他的外表惊艳。

他俊逸的身影消失后,她拾起落在地上的菜篮准备回家,发现菜篮边有一枚系在断裂红绳上的淡紫色玉牌。

她下意识觉得这枚玉牌是他的,慌忙去追,却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因为这枚玉牌,她一直期待和这位将她从狼狗嘴里救下的兵哥哥的再次相逢,可惜接下来半年,她不仅没有遇到他,还将玉牌给弄丢了。

三年后她在吴曼华的一件旧衣服的衣兜里找回了玉牌,却到底因此丢失了接近他的勇气和契机。

第二次见他是半年后在姨表哥乔景元家里。

那天乔景元给她打电话,说他的几个战友在他家做客,他妈妈去外婆家没回,求厨艺高超的她帮忙做个饭。

表哥一直对她很好,这样的小要求她不会拒绝。

去了才发现她一直期待再见的他赫然在场,虽然他一点不记得她,她还是很高兴,那天的菜肴因为他做得特别美味。

玉牌弄丢了,她不好意思找他说这件事,却总忍不住关注他。

然后发现,他除了长得帅气,其他方面也很优秀,学识谈吐、战友间的评价赞誉,让她越来越欣赏越来越喜欢他这个表哥嘴里的平哥。

可惜她一直是羞涩矜持的人,做完饭,虽然心里一万个舍不得离开,还是丢下他们一屋子大男人回家了,也不敢问,他的全名。

正文 第5章 打回原形的农家女

顾小鱼而后时不时从乔景元嘴里听到一些“平哥”的消息,知道他善良正直、头脑灵活、足智多谋……

也远远见过他几回,每一次相遇都让她心花怒放。

可惜他从未正眼瞧过她。

于是她一边暗恋一边努力挥剑斩情丝。

三个月前,检查出胃癌晚期的林桂珍偷偷去叶家找她,告诉她,她不是叶家的女儿,是顾家的女儿。

当年林桂珍和吴曼华在同一家医院同一个病房待产,后来在同一天各生下一个女儿。

她嫉妒吴曼华生活奢侈富足,一念之差偷偷将两个孩子掉了包。

她说她原本想将这个秘密死守到底,可前不久,一直默默关注着叶家情况的她听说吴曼华要将她的漂亮乖巧的亲生女儿嫁给一个混蛋,坐不住了。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昔月传说《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重生八零之娇妻有毒小说[昔月传说]在线试读

顾小环不小心扯远了。“好,我放好衣服就出去送你。”给祖宗敬过香,拜别父母亲人,在顾小环和村里另一个小姑娘的护送下,顾小鱼落落大方走进迎亲队伍。她本想打个马虎眼,想到,马虎眼貌似打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个亲姐小鱼貌似不怪平安哥,她哼哼两声后说道:“平安哥是救过妈,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从来没有拿这个说事。至于哥哥对他的恩情,具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哥的腿是因为去年救包括他在内的一整队战友才残废的。你不知道,去年过年时哥的那帮战友全都来家看过哥,礼物那个多…&h...

2019-09-03 07:27:01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7:01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2019-09-03 07:27:01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7:01

首辅大人太病娇小说[知衣]在线试读

“太太,奴婢服侍您更衣吧,您这样不符合规矩。”“我本就是乡野女子,这样又有何不可?”繁枝有些惊心,阿秀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以前心里对这个女子不以为意,只认为她是好运,得了世子爷的垂青,本身好拿捏的很。繁枝回到清平小筑,看到阿秀不修边幅的躺在院子中,吓了一跳。阿秀听到繁枝的声音,仍然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太太,您…”阿秀听见这话,才从躺椅上缓缓的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繁枝。...

2019-09-03 07:27:01

21世纪票证时代小说[全大]在线试读

“还有就是这个上衣好热,下午玩游戏的时候老是黏在背上,不舒服。”秦乐奇完全绕开了他/娘的引导。“衣服不透气,换一件就好了,以后咱不穿这件就行。”之前好像在某个视频上看到过,有些衣服的材料是和塑料相关的,可能是塑料衍生品,夸张点的直接是塑料瓶子加工而成的。“那还有呢?”小朋友嘛,天马行空很正常,有些话就需要引导。“我看看。”王笑笑摸了摸儿子的衣服,挺光滑的,但是不透气。这是上次婆婆从老家带过来的,还是第一次穿,估...

2019-09-03 07:27:01

穿成七零女知青[穿书]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苏敏和韩奋起赵宁宁都是前进五大队的。他俩一个在五大队,一个在六大队,队里有什么与知青有关的事儿,队长都是直接找他们两个商量。到时候自己提前去上工,不仅休息的够够的,说不定还能得个表扬呢。这也就便宜了苏敏她们有着好屋子可以住了。陈卫民和韩奋起都是六八年末六九年初下乡的,他们都算是老三届,一个高中六六年毕业,一个六七年毕业,在知青点也最有权威。韩奋起点点头:“没事,你的性子我们都清楚。而且她那人向来就是你越理她她越来劲儿,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也别理会她,她就消停了。”...

2019-09-03 07:27:01

她是人质小说[百代山岚]在线试读

她去找了两件她姨夫的衣服,简洁的灰色毛衣,长而宽松的黑色裤子,现在是深秋,一阵风刮进来,她穿的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想起自己没有带厚衣服,便找了件小姨的驼色大衣裹在身上。西西忙背过身把衣服往他手里一塞,自己跑到了隔壁的书房。她很尴尬,又很担忧自己,他是一个杀人犯,万一哪天会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她长呼一口气,应该不用担心别的,只要自己没事就好。西西又是点了点头,她眼下除了点头这个动作,别的都已经废了,只有无限的妥协,妥协......她敲敲浴室的门,里面响着水流溅落的声音,哑着嗓子闷声道,“我...

2019-09-03 07:27:01

首席宠爱小说[三无是萌点]在线试读

半年听起来长,但对新设计师入职而言,尚且是可以接受的范围。湛蔚迟听她要辞职,连忙劝道,“顾倾,你别冲动!”她眯了下眼,倾身向前问,“如果我做到了呢?”她红唇微启,毫无犹豫的说,“半年。”“话是你说的,可别反悔。”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很明显。下楼来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顾倾把记事本交给简虹杉,语速飞快的跟她交代今天工作安排。...

2019-09-03 07:27:01

反派黑莲要洗白(穿书)小说[宫词myth]在线试读

宝莲是这个时代里被制度培养出来的教条式下人,她存在的意义便是一切都以主人明熙的态度为最高奉行标准,这是古代正常的主仆之情,但这对于此刻的明熙来说,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帮手了,而且真实相处后她才了解到,宝莲的性格是真的单纯,她不是不懂是非,她只是真心并且单纯的喜欢和侍奉着自己的主子明熙,仅此而已。明熙摆了摆手,不欲和他们多做纠缠,出了客房转身就去了林家的柴房附近。明熙按照记忆里的路线一路走到了林府柴房,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从柴房里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喝骂声,不用猜也能知道里面在做什么。看书的时候,她对于明熙身边这个完全...

2019-09-03 07: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