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水陌小说章节试读

[古装迷情] 《水陌》作者:半妖疼【完结】

文案:

她,名门闺秀,嫁入豪门,只是个傀儡。想逃,如何能够。

看脱线名妓,温吞才子,搞怪名医如何来帮忙。

究竟是青梅竹马,还是才子佳人,更或者来个灵魂伴侣?

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陌,展君然 ┃ 配角:娄珊珊,颜宜 ┃ 其它:

第1章 一、门当户对

迎亲队伍,锣鼓震天,声势浩大,从罗安城门到蒙府大门,喜庆的气氛蔓延染红整条大街。道路两旁挤满围观人群,里三层外三层,万人空巷,对这场蒙水联姻的婚礼品头论足。

“这是谁娶妻啊,这么隆重。”一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不无好奇的随口问。

便有好事者热情回应:“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吧,这是我们罗安城首富蒙员外的儿子娶妻,当然有派头了。”

“那不知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这么有福气。”

“是白水镇有名的第一美女水家大小姐,听说那叫一个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啧啧,真是可惜了这水灵灵的姑娘。”

“兄台此话怎讲,这看起来不是门当户对?”

“小弟你有所不知,那蒙家公子空有一副皮囊,实则草包。”

旁边又有人忍不住多嘴:“草包也就罢了,起码无公害,听说还凶残成性。谁知这娇滴滴的黄花闺女嫁过去会被怎样糟蹋。”

“哎,要我说,你们管那些做什么?这蒙家的流水席三天前就开始了,那是成千上百桌,还可以打包带走,听说要摆上大半个月。管他草包凶爆,我只知道吃他们的肉包芙蓉包才是正道。”

哈哈哈……

此言一出,众人皆乐了。

一轿之内,新娘子无视漫天喧哗,面色冷然,咬紧牙关,一遍又一遍的在内心回想出嫁前娘亲来找她说话的情景。

*** *** *** *** ***

敲门声起,“陌儿,娘可以进来吗?”

闻声,水陌连忙将整理好的行李包袱塞进被褥:“进来吧,娘。”

“陌儿,还没睡呢。”水夫人慈祥笑脸,难掩眉目间担忧神色。

“没呢,娘,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水陌扶着娘亲坐下。

“我的宝贝乖女儿明天就要出嫁了,做母亲的今晚如何成眠。陌儿,你也是吧?”

“娘……”水陌欲言又止。

水夫人拉过女儿冰凉的小手:“陌儿,娘知道这件事委屈你了。”

“娘,陌儿实在不愿意嫁。”水陌说着眼眶已湿。

“陌儿,娘何尝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自是深厚。可是陌儿,三年了,你等了他三年,他全无消息。难道你还要这样无谓的等下去吗?我们女人青春美貌也就只有几年,过了就再没有了。”水夫人何尝不是眼中带泪。

“女儿明白,只是心里放不下,更没有办法这样嫁人。”

“娘亲知道,不然三年前我不会帮你设法让你爹同意推迟婚事。可是现在,娘帮不了你,娘不能看着你这一辈子就这么毁了。蒙家对我们有恩,又是罗安首富,你嫁过去不会吃苦。蒙真那孩子我见过,一表人才,心地善良,不会亏待你的。”

水夫人看着垂头落泪,不肯出声的女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陌儿,事到如今,娘不能再瞒你。这几年我们水家看似富贵,其实早已落败,只是你爹一力苦撑,不想祖上产业在自己手中毁于一旦。你弟弟彦儿还小,帮不上忙。三年前,若不是蒙家帮忙,只怕我们现在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当蒙家开口要与你定亲时,你爹无法拒绝,想着你年纪到了,蒙家公子又是年轻才俊,才答应下来。”

水陌震惊道:“娘,怎么会这样,您怎么没有早点告诉我呢?”

“你那时还小,沉浸在自己年少美好的爱情里,如何能告诉你。如今形势如此,娘也是实在没有办法。陌儿,你就当是为娘求你,求你帮帮水家,帮帮你爹。”

“娘,您千万别这样,您这样说是折煞陌儿了。你们生我养我,陌儿十六年来只知道在爹娘羽翼保护下无忧无虑。如今陌儿长大了,是孩儿孝敬你们的时候了,如何能不为水家出一份力。何况爹娘已经为我如此设想打算,陌儿再不懂事,当真枉为人了。娘,你放心,陌儿愿意出嫁蒙家,从此以后安心当蒙家媳妇,绝不做出有损蒙家脸面的事。”

“陌儿,娘代你爹和水家谢谢你。陌儿,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自己女儿有个好归宿,生活幸福美满。只要你学会放下,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新生活,那样你才会快乐。”

“陌儿记住了,娘。”

“时候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要出嫁了,我的陌儿啊,一定会是天底下最美的新娘子。”

水陌微笑着:“陌儿记住了。”

“那好,我先去睡了。”

“娘,你慢走。”

望着娘亲故作欣慰的离去背影,竟已显出老态,水陌不由心伤。她知道自己遗传了娘亲的美貌,自己是名满天下的美人,娘亲当年又何尝不是。纵使养尊处优,保养得宜,可年华稍纵即逝,岁月留痕,如今的她也只是一个为了丈夫儿女操劳烦心的普通女子,青春不再,美丽不再。

是否这就是女人一生永远无法改变的命运,而今自己亦是如此。

水陌将之前整理好的行李重新打开,一只像羊的木马掉了出来,木马身上有一个头戴桔梗花的小姑娘笑容灿烂。

水陌缓慢的拿起木马,从梳妆台找到木匣子,轻轻的放了进去,把木匣子抱在怀里。

一夜无眠。

她知道,这一夜之后,一切都会改变,有些东西将永远埋在她的心底了。

水陌不愿入睡,希望天可以不亮,似乎这样能让时间延长一些。

可,天终究是亮了。

*** *** *** *** ***

“新娘落轿……”媒婆声落,忽的一阵风起,将新娘子的红头盖吹起。

红头盖随风起舞,又被风抛下,掉落人群中,一只手适时抓住了它。

人们乍见新娘子容貌,起哄声渐停。

只见她,天生丽质,眉目如画,淡妆已是绝世风华,浓抹之色更是倾国倾城。自此,百口相传,实至名归,罗安城第一美女的头衔和凤冠一样戴在了水陌头上。

“这位小哥好兆头啊,拾得新娘头盖,看来你的好事也将近了,一起进来讨个喜气吧。”媒婆顺势牵出那人,不着痕迹拿过头盖扯开嗓门喊:“炮竹声响,新娘进门。”

炮仗声重新点燃人群沸腾,媒婆赶紧给新娘子戴上,没有注意到水陌的目光停留在小哥身上,二人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只是红了双眼。

泪水与头盖一起遮住眼前视线,水陌紧紧握住藏于袖中的木马,任泪水狂奔,听随媒婆指示麻木完成婚礼仪式。

一切的一切她已无法在意,只有让不解与疼痛一遍一遍袭击自己的心,连呼吸都是疼。

作者有话要说:水陌是我最初最爱的女主设定。

第2章 二、嫁做人妇

新房的门悄然打开,又悄然关上。

水陌藏起袖中木马,安静等待。

“水儿……”一个略带陌生的熟悉嗓音响起。

新娘子身子蓦地一震,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这么称呼她。

她到底等来了他,在她嫁给别人的新婚之夜,他来了。为什么?

“我回来了。”

在这个时候,为什么?

来人察觉她无动于衷,忍不住想掀开红盖头。

“别动。”水陌冷漠出声。

“水儿,是我,你的扬哥哥啊。”齐子扬心急而仍旧轻柔道。

“我知道是你,而不是我的夫君。”水陌声音里夹杂一丝掩藏不住的恨。

“水儿,难道你都忘了吗?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忘记约定的人是你,不是我。三年了,你音讯全无,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水陌终是忍不住哀怨道。

“对不起,水儿,我迟到了。可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你,名落孙山我就东山再起,我不敢提笔告诉你,怕你失望,更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到你身边。三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当我听到消息赶回来,已是你成婚之日。看着你身穿嫁衣与别人拜堂成亲,我的心有多痛,你知道吗?”齐子扬走来走去,情绪激动。

水陌从头盖底下看到齐子扬满是污秽破烂不堪的草鞋,可想而知他的心急火燎。这是当年他赴京赶考时,她亲手缝制的那双,她好想再看看他,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他说,可不是这里不是现在,是再也不能。

“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心痛到死又如何,我已是蒙家人。这三年哪怕你有只言片语,我们也不会到这地步。你,走吧。”

“来得及的,水儿,跟我走,我们现在就走,隐姓埋名,双宿双飞。”齐子扬不假思索道,现在只想带她走,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不,我已答应爹娘安心做蒙家媳妇,绝不做有辱家门之事。你快走吧。”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齐子扬激动的一把拉起水陌。新娘子挣扎之下,袖中之物掉落。

“这是,我送给你的木马。水儿,你还是爱着我的,跟我走吧。”齐子扬内心一喜,笑容刚要扬起,因水陌接下来的话停在脸上。

“正好,还给你,就当我们之间的一切一笔勾销。”

故作冰冷的语气寒了彼此的心。

时间在二人之间静止了。

水陌撑大瞳孔双眼盯着齐子扬纹丝不动的脚,忍住不让啜泣声泄露自己。

来人走出水陌的头盖视线范围,消失在新房门外。

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也没有看见她的。

见面三分情,视线相对的那一刻,根本藏不住自己的心。

年少的爱情美好,只因年少。又因年少,错过彼此,剩下让人心痛的美好。

他们终究是有缘无分了。

水陌的哭泣声湮没在蒙府的一片新婚喜庆中,无人得知。

*** *** *** *** ***

罗安城南街,蒙家布坊。

“少夫人,染料坊在问前天那款橄榄绿新布料需不需要多染一些送来?”布坊刘掌柜低首问道。

水陌埋首账簿中,头也不抬道:“让他们再做两缸,尽早送过来。”

“另外,锦绣织坊李老板约你下午宝月楼见面。”

“他有说什么事吗?”水陌停顿了下。

“这个,不清楚。”

“我下午有事,帮我跟李老板再约吧。”

刘掌柜刚退出门,负责绣工的王大娘手里拿着绣架冲了进来。

“少夫人,上次你教我的绣法,有一个地方我总是绣不好。你帮我看看吧?”

“好啊,是哪里?”

“在这里,鸳鸯的嘴巴,我总是绣得太大了。”

水陌放下笔,拿起绣花针,慢慢为王大娘演示:“嗯,只要像这样,在嘴沿的地方稍微收一些针,从这里引针,到这里,你看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哦对对对,是这样子的。少夫人真真是心灵手巧,少爷能娶到你这么秀外慧中,持家有道的夫人真是好福气啊。大娘我绣鸳鸯啊,就想着少爷和少夫人跟这对鸳鸯一样恩爱缠绵,早生贵子呢。”

王大娘质朴的话语没有一句不是刺在水陌心头上:“谢谢大娘。不知道你看见翠屏没有?

“有啊,刚才看到她在门口帮忙点货呢。”

“好的,大娘我有事先走了。”

“好好好,少夫人慢走。”

*** *** *** *** ***

“少奶奶,宝月楼到了。”翠屏在轿子外恭谨道。

“翠屏你按照之前的菜色,帮少爷打包点心回去,另外告诉少爷今天有事我晚点回去。”水陌下轿进门,语气平静吩咐道。翠屏依言去了。

“少夫人,您来了。今天宝月楼让人包场了,可能稍微吵闹一些,请您见谅。当然您的位置一早就给您安排好了。”宝月楼掌柜笑容满面迎了上来。

“没关系,生意要紧,掌柜不需要招呼我,您忙去吧。”

宝月酒楼中央大摆歌舞,要是往日她必定细问一番,不过今日她没有心情。

转了个弯,只见故人。

“少夫人好,这边请。”

水陌眼观鼻,鼻观心,一如往常视若无睹。

“水儿……”

“这里只有蒙家少夫人和酒楼伙计。为了所有人好,我们只是陌生人。”

“我知道。留在蒙家能够看到你已足矣。只是今日允许我例外一次,水儿,生辰愉快。”

房门关上,他走了。

水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而再再而三的斟酒,饮尽,自言自语道:“祝我自己生辰愉快。呵呵,呵,愉快!你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你?”

“好不容易有一个清静的地方。”房门突地被一名男子打开。

“你是谁?”害怕被窥视的无名之火心头起,水陌喝道。

“你又是谁,怎么没来向我贺寿啊?”男子随意落座,似有酒意。

“出去,这里不是你的地方。”水陌放下酒杯,酒撒了一桌。

“今天宝月楼不是被我包下了吗?你不是来给我庆生的?”男子凑近了看了水陌一眼。

“不是。”

察觉出是未曾谋面的女子,男子蓦地一笑,令人有蓬荜生辉之感:“刚才唐突了佳人,颜某在此赔礼了。”

水陌深知自身美貌,却也被这名男子如此绝色的笑魇晃了下心神。

作者有话要说:她淡淡的,淡淡的等着自己的结局,如果没有遇见他……们

第3章 三、安湖一夜

男子自动自发倒满酒:“来,颜某自罚三杯,一为不请自来,二为无端冒犯,三为姑娘祝寿。”

伸手不打笑脸人,水陌只是奇道:“你怎么反倒向我祝寿?”

“这个原因嘛,就再值得我多罚一杯了,还请姑娘恕罪。”男子深深鞠了一躬。

水陌猜中其中缘故,淡然道:“无妨,不过是我非佳人,你非君子罢了。”

“姑娘这么说倒让颜某过意不去了。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请姑娘共度生辰,同游安湖,以示歉意。”

“同游是不必了,在此祝公子生辰愉快。”水陌说完饮尽杯中物,作势欲离去,却被一绯衣女子撞了满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女子急切道。

“没事。”水陌捋了捋衣服道。

“那就好。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你人呢,原来躲在这里窃玉偷香呢。还不快过来帮我给这位姑娘赔礼道歉。”后面这话是对男子说的。

“你别提了,我刚邀请她一同游湖,被拒了。”男子一脸悻然。

“哈哈,你居然也有被人拒绝的时候。”女子闻言大喜,握住水陌的手阻止她离开,“姑娘,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你一定要跟我们去游湖,走吧。”

绯衣女子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拉着她就直往外冲。

*** *** *** *** ***

宝月楼设在安湖边上,夜色如水,已有不少船只游荡湖上。

一艘私家船早已停靠岸边,华丽不失典雅,在湖光山色中等着他们。

“哇,今晚月色好美。”女子仰天长叹,尔后盯着水陌仰头赏月的侧脸,不禁叹道,“姑娘你比月亮还美。我是娄珊珊,那位被你拒绝的美男叫颜宜,请教姑娘姓名。”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半妖疼《水陌》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水陌小说[半妖疼]在线试读

*** *** *** *** ***水陌没有与它对视,径自走出房门。她一直觉得它不是一只动物,它是通晓人性的绝佳监视与追捕器。穿过驯兽房,来到隔间房内,只身坐在下人备好的浴桶中,蒸汽满室,水陌将自己埋首水中,如果可以这样与世隔绝就好了。“甜!”看着蒙真睡梦中安静甜美的容颜,水陌悄然起身,经过安儿的窝前,它抬头看了看。就算能够远离这一切,她又能去哪?成婚返亲之日,不是不想告知父母实情真相,只是不忍父母操劳家境之际再为自己焦头烂额,自己再不济,也是外人眼中的豪门少妇,衣食无忧,富贵荣...

2019-09-03 07:26:55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2019-09-03 07:26:55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6:55

首辅大人太病娇小说[知衣]在线试读

“太太,奴婢服侍您更衣吧,您这样不符合规矩。”“我本就是乡野女子,这样又有何不可?”繁枝有些惊心,阿秀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以前心里对这个女子不以为意,只认为她是好运,得了世子爷的垂青,本身好拿捏的很。繁枝回到清平小筑,看到阿秀不修边幅的躺在院子中,吓了一跳。阿秀听到繁枝的声音,仍然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太太,您…”阿秀听见这话,才从躺椅上缓缓的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繁枝。...

2019-09-03 07:26:55

21世纪票证时代小说[全大]在线试读

“还有就是这个上衣好热,下午玩游戏的时候老是黏在背上,不舒服。”秦乐奇完全绕开了他/娘的引导。“衣服不透气,换一件就好了,以后咱不穿这件就行。”之前好像在某个视频上看到过,有些衣服的材料是和塑料相关的,可能是塑料衍生品,夸张点的直接是塑料瓶子加工而成的。“那还有呢?”小朋友嘛,天马行空很正常,有些话就需要引导。“我看看。”王笑笑摸了摸儿子的衣服,挺光滑的,但是不透气。这是上次婆婆从老家带过来的,还是第一次穿,估...

2019-09-03 07:26:55

穿成七零女知青[穿书]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苏敏和韩奋起赵宁宁都是前进五大队的。他俩一个在五大队,一个在六大队,队里有什么与知青有关的事儿,队长都是直接找他们两个商量。到时候自己提前去上工,不仅休息的够够的,说不定还能得个表扬呢。这也就便宜了苏敏她们有着好屋子可以住了。陈卫民和韩奋起都是六八年末六九年初下乡的,他们都算是老三届,一个高中六六年毕业,一个六七年毕业,在知青点也最有权威。韩奋起点点头:“没事,你的性子我们都清楚。而且她那人向来就是你越理她她越来劲儿,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也别理会她,她就消停了。”...

2019-09-03 07:26:55

她是人质小说[百代山岚]在线试读

她去找了两件她姨夫的衣服,简洁的灰色毛衣,长而宽松的黑色裤子,现在是深秋,一阵风刮进来,她穿的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想起自己没有带厚衣服,便找了件小姨的驼色大衣裹在身上。西西忙背过身把衣服往他手里一塞,自己跑到了隔壁的书房。她很尴尬,又很担忧自己,他是一个杀人犯,万一哪天会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她长呼一口气,应该不用担心别的,只要自己没事就好。西西又是点了点头,她眼下除了点头这个动作,别的都已经废了,只有无限的妥协,妥协......她敲敲浴室的门,里面响着水流溅落的声音,哑着嗓子闷声道,“我...

2019-09-03 07:26:55

首席宠爱小说[三无是萌点]在线试读

半年听起来长,但对新设计师入职而言,尚且是可以接受的范围。湛蔚迟听她要辞职,连忙劝道,“顾倾,你别冲动!”她眯了下眼,倾身向前问,“如果我做到了呢?”她红唇微启,毫无犹豫的说,“半年。”“话是你说的,可别反悔。”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很明显。下楼来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顾倾把记事本交给简虹杉,语速飞快的跟她交代今天工作安排。...

2019-09-03 07:26:55

反派黑莲要洗白(穿书)小说[宫词myth]在线试读

宝莲是这个时代里被制度培养出来的教条式下人,她存在的意义便是一切都以主人明熙的态度为最高奉行标准,这是古代正常的主仆之情,但这对于此刻的明熙来说,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帮手了,而且真实相处后她才了解到,宝莲的性格是真的单纯,她不是不懂是非,她只是真心并且单纯的喜欢和侍奉着自己的主子明熙,仅此而已。明熙摆了摆手,不欲和他们多做纠缠,出了客房转身就去了林家的柴房附近。明熙按照记忆里的路线一路走到了林府柴房,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从柴房里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喝骂声,不用猜也能知道里面在做什么。看书的时候,她对于明熙身边这个完全...

2019-09-03 07:26:55

逢婚小说[顾慕白]在线试读

“三个。”要吃午饭的时候,许老师过来了。她不仅带来了午饭,还带了几件换洗衣物给陆桑。沈临州出差回来后一直守在病床前,一秒都没合眼,许老师看出他神色憔悴,让他回家休息。许老师叹了口气,“江铎性子太活泼了,我怕他闹你。”“我们家有几个卧室?”陆桑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几秒,张开嘴说:“我还要吃樱桃。”“这倒没看出来,他要是闹你,你就把我搬出来说说他。”三人一块吃了饭,沈临州一走,许老师转头道,&l...

2019-09-03 07:2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