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到我怀里来小说[郑三变]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早课铃响起,老师还没来。“这个位置没人吧?”女生着急忙慌地坐下,生怕被也踩点而来的老师发现。全班都是熟人,只有丁芃芃一人面生,女生马上认出来,“你就是那个破例大四转进华大的学霸?”只有丁芃芃,孤零零地独坐在窗边。她倒不是很介意一个人,毕竟大四才转学进来,也没真打算要在新大学交朋友。丁芃芃继续认真看书,身边忽地疾风卷过,有人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丁芃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只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女生不耐烦地扭头,也低声凶道:“干嘛!”

乖,到我怀里来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乖,到我怀里来》作者:郑三变【完结+番外】

文案

丁芃芃和傅笙从认识到结婚,

用了不到三百天。

相识第十天,傅笙把丁芃芃堵在楼梯口。

他的桃花眼似笑非笑,“要和我好好相处,嗯?”

丁芃芃绯红脸,大气都不敢喘。

相识第二百五十天,傅笙带着丁芃芃去挑戒指。

他郑重地替她戴上,“你好,傅太太。”

丁芃芃耳廓烧红,“阿笙,我……”

傅笙弯下腰,低音炮沙哑:“要叫老公。”

婚后的每天清晨,

傅笙都要躲在书房里把结婚证拿出来仔细看一遍。

明明人前不苟言笑、冷酷无情的傅律师,

此时却在勾唇偷笑,眼里尽是柔情。

#如果可以,我还想告诉全世界,你是我的#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芃芃,傅笙 ┃ 配角:《老公变成首富之后》专栏求预收! ┃ 其它:

第1章 CH.01

CH.01 今天搬家啦

八月处暑,气候微凉。

两场秋雨过后,傍晚的穹顶上挤着一片血橙色的晚霞。

“丫头。”

“丫头,起来啦!”

丁芃芃打了个冷颤,在面包车的后座惊醒。

睁开眼,看到妈妈方萍的脸。

方萍今年五十出头,皮肤上长出了细微的皱纹,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整体瞧着还是很年轻。

她把车门推到底,“醒了吧?醒了就快点下车来帮忙,待会儿你爸又要骂人了。”

丁芃芃迷糊地点头,“好。”

今天一早,丁芃芃跟随父母跨市搬家,迁居至省会城市——映枫市。

搬家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哥哥丁瑞在失业啃老三个月后,家里用钱帮他在映枫市的国企里讨了个好职位,将来有机会入编。

其二,由于丁芃芃的成绩格外优异,所以原大学的校长给本省最好的大学写了封推荐信,希望丁芃芃可以转入华大,争取毕业后保送研究生。

正好,华大也在映枫市。

搬家事忙,几次来回,丁建军热得满背大汗。方萍也没闲着,跟在丈夫后头,麻利地拎些琐碎物件。

“把两个桶提上来。”方萍站在一楼平台上,扭头来喊。

“马上!”丁芃芃立即下车,把最后的两个塑料桶拽出来。

为了儿子可以专心事业早日入编,丁建军卖掉祖宗留下的老房子,拖家带口迁入一线省会城市。

新家是在一个旧小区里,没有门卫,没有监控,更不必提物业。如果要倒垃圾,还得走到对街的公共垃圾场去。

但新家也有不可匹及的好处,便宜。

连选在‘四’楼,当地人嫌弃不吉利的数字,也是图能再便宜几千块。

杂物把塑料桶塞得满当当,丁芃芃抡起两个一口气爬上四楼,身后还背着装有相机的书包,差点没背过气去。

新家的大门敞开,东西堆得溢出门外,只留出一条脚板宽的路。

丁芃芃放下桶,喘完几口大气,再踮起脚尖摸进了新家。

房子不大,比祖上的老房子要小不少。可谁都知道,一线城市的一平米,有时比十八线城市的十平米都贵。

好在二手房的家具都是现成的,也算是占到大便宜了。

一进门,站在玄关望向客厅,窗外的晚霞近得像是挂在一米外。

真美啊……拍进vlog(视频网络日志)里一定很好看。

丁芃芃随即取出书包里的相机,镜头对准天空中绮丽耀目的云霞,拍了一段几秒的空境素材。

“整天净搞些没用的玩意儿!”丁建军抬脚踢走挡路的纸皮箱,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一根香烟,插进嘴里点上,“车里的东西搬完了没?我还得开回去。”

搬家的面包车是租来的,用完了就得还。

“搬完了。”答完话,丁芃芃做贼似地收好相机。

丁建军也不是头一回烦她拿着相机拍来拍去了。

约莫一年前,丁芃芃的vlog在网上小火赚到第一桶金后,就再也没有显著盈利。那笔钱,丁芃芃留下三千块买了个中档相机,剩下的五千多全都上缴给父母。

事到如今,期盼相机可以利滚利是无望了。因此丁建军不止一次想过,若是当初三千块一并拿去补贴儿子,讨好了上司,也不至于被炒鱿鱼。

一根烟在丁建军手里,三口完事。他把烟头掐灭砸窗沿上,肺管里咳出几声,唤起女儿的小名,“丫头,你过来。”

丁芃芃不明所以,葡萄般又大又圆的眼珠子转动两圈,“爸,怎么啦?”

“这屋子不比以前的大,只有两间睡房。”丁建军若有所思地环视眼前的屋子,偏心得过于明显,“你哥每天工作辛苦,把睡房让给他。今晚爸帮你打个小床,攒以后就在书房里睡。”

“凭什么?”丁芃芃朝后退两步,并不乐意。

从小到大,都是丁蕤吃鸡腿,她啃鸡爪子。如今总该也让她尝尝鸡腿的滋味吧?

瞅见女儿脸上的不满,丁建军肚子里的暗火窜起,“什么凭什么?就凭你是个女孩,别不识好歹!”

眼见丈夫要发作,方萍赶忙揣着抹布凑过来,试图和稀泥,“丫头,你不是爱看书吗?书房里有两个书柜,以后都是你的。”

知女莫若母,丁芃芃是相当好哄。

一听见能独占书柜,她也所谓睡书房,“那行,我睡书房。”

事情轻松解决,丁建军的火气泄下。

他摆弄车钥匙,走向门口,“帮你妈收拾收拾屋子,你哥今晚还要回来吃饭。”

*

说是书房,也确实不大。

两个人高的书柜,一张半米长的书桌,再往窗下搭张床,床尾还得挨着书柜。如果要打开下面的柜门,还得先把床挪歪。

丁芃芃并不介意,收拾两下,又是像模像样的闺房,还比以前白赚两个书柜。

不亏。

新家收拾妥当,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有丁芃芃留在家里帮忙,方萍还抽空去了趟附近的菜市场,大方地买了只整鸡,说是要给全家炖鸡汤。

整鸡下锅,加点当归枸杞,炖个十五分钟,香味盖不住。

丁芃芃像往常一样在厨房打下手。

闻到鲜香,她使劲咽了咽口水,乞求道:“妈,我今晚能吃鸡腿吗?”

“行,今晚你和你哥一人分一只。”方萍平时不做主,今儿高兴,难得有主张。

“谢谢妈~”丁芃芃搭上方萍的肩膀,两个麻花辫差点翘上天,歪头撒娇道:“妈妈对我最好了~”

方萍揭开炖鸡的砂锅,白烟滚着鲜甜朝脸吹来,“你将来可是我们老丁家唯一的研究生,不像你哥,脑子笨又不肯用功。妈妈不疼你,疼谁去?”

她一直觉得,女儿成绩好,长得又甜,以后肯定能嫁个好人家。

“来,尝一口。”方萍勺起一小口鸡汤,递到女儿嘴边,“够不够咸?”

丁芃芃咂嘴,“嗯,好喝。”

“你哥嘴挑,要是鸡汤不够味儿,他都不爱喝。”说着,方萍抄起盐罐,再朝砂锅里洒了点精盐。

丁芃芃没答。

方萍把砂锅盖上,又踱步走到冰箱旁。打开冰箱,上层还空荡荡,下层的格子里却已经塞进了几袋水果。

“我刚刚在市场里买了点水果。丫头,你把这几个苹果端去送给隔壁的邻居。”

听到‘邻居’二字,丁芃芃不由自主地转头。

她的目光穿过身侧的墙壁,跃过四楼的平台,落在并不熟悉的红木门上。

四零二。

“去吧,记得要礼貌。”

叮嘱完,方萍关上门,留丁芃芃捧着一盘红富士,准备孤军奋战。

她打量四零二的大门,莫名觉得有一股格调感扑面而来。

这栋楼有些年头了,墙壁的漆面大片掉落,薄薄的木板门挡不住风雨飘摇,门上的对联撕掉又重贴,却盖不住底下的痕迹,每家每户都能看得出岁月。

可唯有四零二不同,明显前不久才翻新过。

结实的红木门,全新的白漆墙,还顺带把四零一的半面也粉刷上。

不难看出,四零二的主人活得很讲究。

凝视眼前的红木门,若不是走廊的路灯坏了,抽风似地一闪一灭,丁芃芃还会以为自己是在某个高档小区里。

她朝前两步,腾出右手,按下四零二的门铃。

指尖出力的瞬间,红木门里转起愉悦轻快的:“叮——咚——”

真好听。

不像四零一的门铃,一按下去,只会发出噪音般的电流声。

两家的门铃形状也不一样。自家的像搁置太久发黄的橡皮擦,反观四零二的,方方正正、干干净净,门铃的标志还能在夜里荧光。

虽然还没见到四零二的主人,可各式各样的细节,无不透露出两个字——

精致。

四零二内的铃声余音散尽,却没有人来开门。

丁芃芃不禁有些纳闷。

不在家?七点多了,正常上班也该下班了……难道在加班?还是说,和朋友出去泡吧嗨整晚?

丁芃芃两手捧着盘子,脸上挂着微笑,呆站在红木门前。

苹果不多,就五个。

为了摆盘漂亮,方萍还特地将四个垫在下面,一个搁在顶上,美其名曰:“多好看,金字塔。”

三秒后,丁芃芃收起傻笑。

算了,还是先回去吧,笑得脸都麻了。

没等她转身,四零二的红木门由内打开。

丁芃芃眨动双眼,在看清眼前的人后,四肢徒然有些僵直。

她的邻居,是个男的。

不单是个男的,而且脸庞、身材俱佳。

他的眉目凛冽,面部线条干净流畅,一对桃花眼勾魂似地瞟来,神情有些慵懒,却盖不住周身的疏离感。

目测才洗完澡,他的头发微湿,上半身裸露,下/半/身用白浴巾围挡。

有肌肉,有腹肌。

好、好一幅出浴美男图。

丁芃芃不禁结巴:“我、我,我是……”

两人的身高差距不小,丁芃芃得稍稍抬起头,才能看清男人的脸。

而男人的一对桃花眼也微微朝下,懒洋洋地开口:“有事吗?”

丁芃芃呆滞住。

连声音都是好听的低音炮……

她不得不怀疑,邻居怕是出生时贿赂了上帝。

太、犯、规、了!

作者有话要说:

傅笙: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我老婆。

-

打个剧情补丁:

女主原生家庭恶劣,女主性格虽软,但绝不会是樊胜美!

-

没错!我郑三变又杀回来了!

第一次写小甜饼,希望大家喜欢呀!

如果喜欢,辣就收藏、评论、收藏作者,来个素质三连鸭。

Ps:更新时间固定晚上六点!首章大方点,有三十个红包掉落!

第2章 CH.02(捉虫)

CH.02 邻居是个怪帅哥

“有事吗?”

丁芃芃动了动嘴唇,本想来一番正经的自我介绍,声带微颤,却没能发出一个音符。电视上的帅哥见多了,可现实中活生生地站在眼前,倒让人有些不知所措了。

邻居抬起肌肉匀称的手臂,将额前湿垂的碎发抓到脑后。

他的桃花眼微翘,语调抬起半分,“嗯?”

这身材可真好啊……

丁芃芃闭上嘴,用力地咽了咽口水。

邻居:“……”

意识到自己正目瞪口呆地盯着人家的好身材,丁芃芃不好意思地垂眸,“抱歉,是我太失礼了!”

邻居没应。

她在心底默念三遍非礼勿视,视线挪向手上的苹果塔,“那个……我和家里人今天下午刚搬进四零一。”

搞明来意,邻居的语气礼貌,“你好。”

丁芃芃点头,讷讷道:“你好,我叫丁芃芃。”

邻居:“我姓傅。”

简简单单三个字,礼貌非常,也异常生疏,他在刻意保持距离。

丁芃芃不是自来熟,且对方已表现出生人勿进,她更不会冒然唐突。

可既然方萍叫她来送苹果,任务还是得完成才行。

“我妈妈下午买了些水果,这些是……”丁芃芃没抬头,视线朝下,一心速战速决。

邻居打断她,“谢谢,不用客气。”

不出意料是被拒绝,丁芃芃有些为难。

她的父母最注重邻里关系,尤其是丁建军。丁建军在乎脸面,如若送礼被拒,便会觉得对方是看不起自己。

同住一栋楼,丁建军又是个暴脾气,免不了会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丁芃芃转动眼珠子,决定另辟蹊径,“你不喜欢吃苹果吗?”

邻居:“是不太喜欢。”

“那雪梨呢?”丁芃芃抬眸,直接与邻居的一对桃花眼对上,用眼神说话:如果你不喜欢吃苹果的话,我去家里拿雪梨咯?

这次,双方的电路终于接上。

邻居瞥一眼四零一的木板门,善解人意地伸手,“苹果很好。”

丁芃芃松了口气,暗自在心里握拳,搞定!

出于礼貌,她没有踏进四零二的门槛,而是隔着原有的距离,稍稍前倾身子把盘子递出去。

正好,邻居也伸手来接——

“咚!”

邻居刚接过手,金字塔的塔尖掉了。苹果摔在地上轱辘打旋,不偏不倚地停在双方的中间线上。

“抱歉。”

“没事,我来就行。”

两人不约而同地蹲下,又默契地同时伸手去捡苹果。

丁芃芃慢了一步。

她看见邻居修长的手指在眼前晃过,动作行云流水,将红富士拢在手心里。

“你的手真快……”丁芃芃保持蹲姿,不经意平视而去,也看到了同样蹲下的邻居……

啊啊啊!

他才洗完澡,还裹着浴巾啊!

丁芃芃迅速捂住眼睛,弹簧似弹起身,慌了声地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好在走廊的路灯抽风,忽闪忽灭,要不然真的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她遮住双眼,看不见邻居站起来。

只听见浴巾摩擦的窸窣声,还有轻描淡写的一句:“你流鼻血了。”

流、鼻、血?

丁芃芃顺手擦过鼻尖,食指指背上真的刮出一道殷红,锈腥味也更重了。

邻居:“捏住鼻子。”

丁芃芃赶忙照做,又昂起下巴,声音依旧慌忙,“那、那我先回家了,拜拜,下次见。”

说罢,她也不等邻居回应,旋即踩上风火轮,逃命似地躲回家。

今天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

“拜拜。”

傅笙刚开口,对面四零一已经关上了大门。

他低头,看向右手捧着的苹果塔,忍不住想笑。

搬进四零二已有三年之久,对门不知道换了几户人家。可唯有这一家,会在搬家后特地来送水果问好。

有意思。

是叫做丁芃芃?很有意思。

合上红木门,傅笙把苹果随手一搁,再扯掉下/身围着的浴巾,露出半湿的宽松四角裤,重新回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眼前的玻璃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视频通话还未结束。

“是谁啊?”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郑三变《乖,到我怀里来》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9-03 07:26:49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9-03 07:26:49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9-03 07:26:49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9-03 07:26:49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9-03 07:26:49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9-03 07:26:49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9-03 07:26:49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9-03 07:26:49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9-03 07:26:49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9-03 07:2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