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作者:苏亦谜【完结】

文案

【脱饭站姐×顶流小生】

【几年前她追星一身伤,几年后他追妻火葬场】

顶流小生容忱,颜值高业务强,拥有强大的粉群。

他第一大站站长在一次行程后,却毫不犹豫地脱粉了。

顾兮:不回踩是我最后的温柔。

几年之后,朋友聚会,陪人玩真心话大冒险。

容忱抽出问题签,问她:“为别人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

顾兮回答:“发着高烧追着一个人跑了三个国家。”

容忱抱着旁观者的心态,漫不经心地问:“值得吗?”

顾兮看着他,只是笑:“当然不值得。”

后来容忱才知道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容忱:宝贝,你听我说……

男主:对外小奶狗|对内苏撩宠

女主:线下他强任他强|线上为他哐哐砸大墙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兮,容忱 ┃ 配角:杨程奕,蒋心若 ┃ 其它:站姐,追星,苏亦谜

第01章

入夜,帐篷里一片潮湿,不断有虫子吱吱的叫声传进来,忽长忽短,忽远忽近。

顾兮听得头皮发麻,更睡不着。

摸出手机,难得有信号,她赶紧给好友打电话。

“容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林颂悦正忙得焦头烂额,难得听到顾兮骂人,她反而笑了,“有生之年竟然还能从你嘴里听到这个名字,真神奇。”

“因为他有病,丛林冒险这种节目都接,来的都是什么鬼地方,鸡不生蛋鸟不拉屎,吃饭都要靠捕鱼打猎。”

这两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怨气积攒在心底,总算找到一个宣泄口。

顾兮话匣子打开,关都关不上。

“我就想不明白了,容忱已经拿了三年视帝,要地位有地位,要逼格有逼格,要人气有人气,犯得着吗……”

“停——”林颂悦打断她,没好气地说,“——我还在加班呢,等我忙完再听您抱怨您前偶像行吗?”

“悦悦,别挂电话。”

顾兮这才想起来,自己走得匆忙,林颂悦又一直加班,她都没来得及打一声招呼……

“我……我跟着容忱来丛林了……”

“脑子有问题的是你吧?!”林颂悦大惊失色,手上的工作也不管了,忙问,“你现在在哪里啊?安全吗?有没有事啊?”

“我现在在M国,跟着他们节目组,怕被发现,也不敢靠近。”说着自己现在的情况,顾兮慢慢恢复平静,“现在这边是晚上,我没事,就是一个人有点害怕,不敢睡。”

林颂悦又气又急,“你这都脱饭几百年了,为什么突然跟他跑去那种危险又艰苦的地方?”

“脱饭的时候我不是把站子交给其他人了吗?那个人前段时间又还给我了。”说到这里,顾兮叹了口气,“你也知道,那个站子我花了很多心血,最近经济不景气,一直合作的公司倒闭了,我现在没别的事,又接回来了。”

站子,明星新兴的粉丝组织形式,起源于韩国,近几年在国内迅速兴起。

站子的管理人员被称为前线站姐或者站长,跟明星行程,出明星美图,为明星圈饭,她们也通过出周边获得利来维持站子运营。

顾兮多年前为当红小生容忱开了个站子,站名Timeless,意为永恒,经常被粉丝亲切地叫做“恒姐”。

“那你也没必要跟去丛林啊。”

“你都不知道站子这几年变成什么样子了,那个人光顾着出周边赚钱,不好好拍也不好好修,我前几年辛苦攒下的粉丝全成了僵尸,转赞评各项数据还不如他那些刚开的小站子。

这次丛林肯定没有站姐敢跟,Timeless要是能出图,在他粉丝心目中地位一定能大大提高。再说这几年我跟着专业团队也去过野外,这次也算个锻炼。”

听到这里,林颂悦才稍微松了口气,感叹道:“刚才听你说陪着他去丛林,我还以为你旧情复燃,跟以前一样不要命地跟着他到处跑——刚想骂醒你。”

“你觉得可能吗?复燃的前提还念旧情,”谈到这个话题,顾兮声音有点冷,“我对他早就没什么感情了。”

四年前在伦敦发生意外后,林颂悦尽量避免在顾兮面前提起容忱,生怕勾起她不好的回忆。

毕竟认识顾兮的前几年,容忱几乎就是她人生的全部,那次带来的伤害也是自己没法想象的。

没想到顾兮现在对容忱竟然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信号时断时续,又没地方充电,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不得不挂断。

林颂悦不放心地嘱咐,“你一个人千万要小心,隔两三个小时给我发条微信或者短信。”

“可这个鬼地方一般没有信号。”顾兮宽慰她说,“你放心吧,来之前我给自己加了保险。这里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就是孤身一人难免会害怕。”

挂了电话,顾兮趁着有信号打开微博,上了微博站子号。

她跟容忱坐同一班飞机,昨天抵达这个M国偏僻的小城市。

一下飞机,顾兮拍完图立刻发微博,配上简短有力的情话——

【不远万里,只为你。】

这条微博转发量破天荒地过了二十万,几乎是平时的十倍。

顾兮快速地下拉,浏览转发评论。

有粉丝感慨时隔多年终于又看到恒姐出高水平的图,还有粉丝说恒姐真不愧是第一大站,这么危险的行程都敢跟。

更有甚者盘点起Timeless开站以来为容忱做的应援。

其中大部分都是自己做站姐时候为他做的,可现在翻出来,顾兮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

自己以前竟然……这么爱他……

而现在对他的感情却只存在于冷冰冰的数字上。

比如这一刻,看着站子号大幅度提高的数据和互动量,顾兮又生出继续经营的动力。

可心里不踏实,怎么睡都睡不着。

她干脆收起帐篷,拿出相机,背上野外出行必备的大背包,鬼鬼祟祟地接近容忱住的帐篷。

天将明未明,灰色边缘隐隐透出深黄的光,晕得云朦朦胧胧地浮现在天际。

顾兮把镜头一转,调好参数,开了连拍模式,按快门拍了一组图。

可惜没带三脚架,不然肯定能拍出组绝美的延时镜头。

顾兮拍完一回头,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边走来。

她赶紧蹲下身,伺机往旁边慢慢移动。

容忱穿了身灰白色运动装,拉链半开,里面的打底T恤衫贴在身上,隐隐显出一点肌肉线条。

他边走边往后捋头发,素着一张脸,神情烦躁。

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他那张脸依然自带打光般熠熠生辉。

饶是顾兮早已失去粉丝滤镜,见此景也不得不感叹,这真是本世纪最精彩的一张脸。

精彩到她曾经为这张脸不远万里、奔波流离,精彩到她误以为里面住了个纯粹无瑕的灵魂。

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两个摄像。

容忱走了两步,站定,收起脸上烦躁的表情,回头,努力做出无措的样子,“我要去洗手间。”

摄像师不为所动。

他转回身,又往前走了两步,摄像也跟着走了两步。

来之前做过功课,容忱知道摄像这是故意逗嘉宾玩,可他在野外被折腾得身心俱疲,懒于想更多花招应付。

容忱微微拧眉,不悦地说:“你们这个节目能不能尊重一下嘉宾。”

《说走就走》主打野外生存,条件恶劣,其中明星们素颜,发怒,甚至崩溃成为最大看点,也是前几期的收视保障。。

所以现在摄像师任他说什么都紧随其后。

他卖的这个人设在镜头前不能轻易发脾气。

容忱无法,深吸口气,眼睛一转,趁着摄像不注意快跑几步躲进草丛里。

两个摄像师扛着摄像机,行动不便,一时没跟上,再一晃眼人就不见了。

容忱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摄像机,这才安心站起来解开裤子……

这一举动吓坏了在草丛里躲着的顾兮。

她抱着相机,打算伺机抓拍几张图,现在……赶紧往草丛深处挪了挪。

幸好离得远,不然……

刚喜欢上容忱的时候,真把他当误入凡间的天使,不食人间烟火,不谙七情六欲。

打死也不会想到多年后竟然能看到他在自己不远处解手。

不知过了多久,顾兮伸头试探性地往那边看。

太阳还未完全跃出地平线,只在天边隐隐地透出点暖色。

他低着头,面有疲色,眉目温顺无辜。

晨光熹微,绿地无垠,他高大的身影处在其中,渺小得像被遗弃在天地间一样。

总算有了点平时温软小奶狗的样子。

顾兮惊喜地举起相机,连着卡了好几张。

艺人经验多年,容忱对镜头极敏感,几乎是快门按下的同时,他抬头看过来,“谁?”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小朋友节日快乐

好久没开文,作者还是很愉快的(*^▽^*)

娱乐圈文,人设又有点敏感,希望不要过分带入和zqsg

目前存稿可以日更很久,大家放心跳坑

九点还有一章

送个小剧场

﹋﹏﹋﹏﹋﹏﹋※小剧场分割线※﹋﹏﹋﹏﹋﹏﹋﹏

晚上,容忱准备发条微博。

拍戏与世隔绝了半个月,一上微博竟然有些看不懂。

他拍了一下顾兮,问:“最近有什么比较流行的词吗?”

顾兮正从包装袋往外拿面膜,没防备地手一抖,精华液滴在睡衣上。

她皱了皱眉,“莫挨老子。”

========预收文《宠儿》文案=========

朋友把他小女儿送来的时候,杨程奕是拒绝的。

十三岁的蒋心若笑起来,左颊有个酒窝,嘴甜地叫“哥哥。”

杨程奕的心瞬间就化了。

在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他家出落得自信漂亮,乖巧得不像话。

直到某一天,朋友约他去酒吧谈事情。

舞池里有个小妖精,背心热裤,惹眼火辣,扭动着身体,引得无数人尖叫。

杨程奕面色阴沉地按下他家宝宝的电话。

“蒋心若,冷不冷?用不用我给你披件外套?”

第02章

艺人经验多年,容忱对镜头极敏感,几乎是快门按下的同时,他抬头看过来,“谁?”

目光在空气中碰撞,一瞬间,顾兮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她抱着相机,起身就跑。

“站住。”容忱紧跟着追上来。

顾兮大脑一片空白,太阳穴突突直跳,心里只有千万不能被追上这个念头。

做站姐跟行程的时候,习惯追着容忱跑,没想到有一天还能被他倒追,也算不枉此行。

慌乱中,她有些自嘲地安慰自己。

身为摄像师,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能扛三脚架和相机,平时还要克服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体能自然不错。

顾兮不管不顾地一下子跑出很远。

原始丛林里树木繁密,地形复杂。

她一时之间花了眼,再回头,容忱已经追上来了。

“给我。”容忱伸手直接抢她怀里的相机。

这几天没怎么吃也没怎么睡,这时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顾兮一时没抓紧,手上的相机被他轻松取走。

对站姐来说,夺人相机等于取人性命。

这几天舍命拍的图全在里面,顾兮急了,伸手要抢回来,“你还我。”

容忱单手拿着相机,稍微举高防备她得手,冷声命令,“删了。”

他身高一米八五,自带气场强大,加上难得冷脸,有种不用开口说重话就能逼人就范的压迫感。

可容忱毕竟卖小奶狗人设,平时总是一副软萌乖顺的样子。

顾兮对这样陌生的他有点发憷,同时也冷静下来。

被他发现后,图拍得再好也不可能往微博上发。

对现在的她来说,不能发的图和没拍到也没什么区别。

于是顾兮痛快答应:“好,我这就删。”

容忱把相机递给她,带子仍缠在他手腕上。

顾兮打开相机。

容忱顺势凑过来看监视器。

他们离得很近,容忱独特的气息若有若无地萦绕在她身边。

如果放在几年前,不要说离得靠这么近,就是容忱出现在周围,她都可能会激动地晕过去。

而现在——顾兮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现在重要的是赶紧摆脱他。

她快速找出那张图,按下删除键,弹出“是否确定删除”的提示窗。

顾兮刚要继续按确定……

“等等。”容忱按住她的手,“这张可以留下来。”

他的手干燥温热,覆在她的手上,顾兮像突然被烫了一下,倏地缩回手,没好气地问:“你到底想怎样?”

“这张图上没有不能拍的东西,当然可以留下来。”

顾兮又依他指使往前翻看了几张,都是今天早晨拍的日出。

容忱慢慢撤回身,上下打量着她,“你……不是专门来拍我的?”

他离得远了一点,压迫感稍微缓解,顾兮抿了下唇,冷淡地说:“我可没那么闲。”

容忱又问:“那你为什么会来这个鬼地方?自由摄影师?”

“这跟你没有关系吧。”

“我要那张图。”容忱眨了眨眼睛,露出他招牌式的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

尽管早已看过无数次,尽管知道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但近在咫尺,顾兮还是猝不及防被闪了一下。

她忙移开目光,深吸两口气平定心跳。

心里嘀咕着怪不得这么多年,依然有那么多少女为这个笑容前仆后继。

一如当年的自己……

只是当年而已……

现在的顾兮想也不想就拒绝,“我拍的图为什么要给你?”

“那你拍了我打算做什么?”容忱面露诧异,展颜失笑,“留在相机里自己欣赏吗?”

顾兮见他笑得风骚,有些懊恼,刚才怎么没手快直接删掉。

想到这里,她又要伸手抢相机,“一时手痒,现在就删。”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一张图而已。”鲜少被人这么拒绝,容忱微微拧眉,“你出图市场价多少?我出钱买。”

有生之年还能让偶像出钱买自己拍的图,顾兮有片刻的错愕,继而嘴硬说:“我不缺这一张图的钱。”

见她这样坚持,又不想为一张照片继续纠缠。

“那算了。”容忱潇洒放手,还她相机。

顾兮又找出那张图,可越看越觉得日出色彩拍得特别好,云也难得拍出了层次感……

刚才一时冲动放出狠话,现在却怎么也下不了狠心。

容忱在周围转了一圈,转身问她:“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顾兮闻言也四下打量一圈,刚刚慌不择路,现在才发觉周围景色陌生得可怕。

见她这个表情,容忱有点无奈,“你为什么要往这里跑?”

“我带了GPS。”说着,顾兮去摸自己的口袋,却摸了个空。

她一惊,蹲下身,翻遍口袋和大背包,却都没找到。

难道是刚才跑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容忱见她这个样子,皱起眉头,语气严肃,“不要跟我说你弄丢了?”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苏亦谜《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点评: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脱粉后我被前偶像撩了小说[苏亦谜]在线试读

顾兮像根无依的草,此刻正顺着他这股风,倚靠在他肩头。顾兮抓着他的胳膊,汲取他身上的力量,慢慢地收住了眼泪。这里没有纸巾,容忱略一思索,向上扯着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她,温声说:“擦擦吧。”没想到她看着瘦,身上还藏了不少肉,触及之处寸寸柔软。容忱身上肌肉紧绷,强健有力。容忱叹了口气,亲自抬手给她擦眼泪。顾兮如梦初醒,忙接过他的衣服,“我自己来。”...

2019-09-03 07:26:43

首辅大人太病娇小说[知衣]在线试读

“太太,奴婢服侍您更衣吧,您这样不符合规矩。”“我本就是乡野女子,这样又有何不可?”繁枝有些惊心,阿秀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她以前心里对这个女子不以为意,只认为她是好运,得了世子爷的垂青,本身好拿捏的很。繁枝回到清平小筑,看到阿秀不修边幅的躺在院子中,吓了一跳。阿秀听到繁枝的声音,仍然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太太,您…”阿秀听见这话,才从躺椅上缓缓的起身,眼睛直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繁枝。...

2019-09-03 07:26:43

21世纪票证时代小说[全大]在线试读

“还有就是这个上衣好热,下午玩游戏的时候老是黏在背上,不舒服。”秦乐奇完全绕开了他/娘的引导。“衣服不透气,换一件就好了,以后咱不穿这件就行。”之前好像在某个视频上看到过,有些衣服的材料是和塑料相关的,可能是塑料衍生品,夸张点的直接是塑料瓶子加工而成的。“那还有呢?”小朋友嘛,天马行空很正常,有些话就需要引导。“我看看。”王笑笑摸了摸儿子的衣服,挺光滑的,但是不透气。这是上次婆婆从老家带过来的,还是第一次穿,估...

2019-09-03 07:26:43

穿成七零女知青[穿书]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苏敏和韩奋起赵宁宁都是前进五大队的。他俩一个在五大队,一个在六大队,队里有什么与知青有关的事儿,队长都是直接找他们两个商量。到时候自己提前去上工,不仅休息的够够的,说不定还能得个表扬呢。这也就便宜了苏敏她们有着好屋子可以住了。陈卫民和韩奋起都是六八年末六九年初下乡的,他们都算是老三届,一个高中六六年毕业,一个六七年毕业,在知青点也最有权威。韩奋起点点头:“没事,你的性子我们都清楚。而且她那人向来就是你越理她她越来劲儿,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也别理会她,她就消停了。”...

2019-09-03 07:26:43

她是人质小说[百代山岚]在线试读

她去找了两件她姨夫的衣服,简洁的灰色毛衣,长而宽松的黑色裤子,现在是深秋,一阵风刮进来,她穿的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想起自己没有带厚衣服,便找了件小姨的驼色大衣裹在身上。西西忙背过身把衣服往他手里一塞,自己跑到了隔壁的书房。她很尴尬,又很担忧自己,他是一个杀人犯,万一哪天会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她长呼一口气,应该不用担心别的,只要自己没事就好。西西又是点了点头,她眼下除了点头这个动作,别的都已经废了,只有无限的妥协,妥协......她敲敲浴室的门,里面响着水流溅落的声音,哑着嗓子闷声道,“我...

2019-09-03 07:26:43

首席宠爱小说[三无是萌点]在线试读

半年听起来长,但对新设计师入职而言,尚且是可以接受的范围。湛蔚迟听她要辞职,连忙劝道,“顾倾,你别冲动!”她眯了下眼,倾身向前问,“如果我做到了呢?”她红唇微启,毫无犹豫的说,“半年。”“话是你说的,可别反悔。”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很明显。下楼来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顾倾把记事本交给简虹杉,语速飞快的跟她交代今天工作安排。...

2019-09-03 07:26:43

反派黑莲要洗白(穿书)小说[宫词myth]在线试读

宝莲是这个时代里被制度培养出来的教条式下人,她存在的意义便是一切都以主人明熙的态度为最高奉行标准,这是古代正常的主仆之情,但这对于此刻的明熙来说,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帮手了,而且真实相处后她才了解到,宝莲的性格是真的单纯,她不是不懂是非,她只是真心并且单纯的喜欢和侍奉着自己的主子明熙,仅此而已。明熙摆了摆手,不欲和他们多做纠缠,出了客房转身就去了林家的柴房附近。明熙按照记忆里的路线一路走到了林府柴房,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从柴房里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喝骂声,不用猜也能知道里面在做什么。看书的时候,她对于明熙身边这个完全...

2019-09-03 07:26:43

逢婚小说[顾慕白]在线试读

“三个。”要吃午饭的时候,许老师过来了。她不仅带来了午饭,还带了几件换洗衣物给陆桑。沈临州出差回来后一直守在病床前,一秒都没合眼,许老师看出他神色憔悴,让他回家休息。许老师叹了口气,“江铎性子太活泼了,我怕他闹你。”“我们家有几个卧室?”陆桑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几秒,张开嘴说:“我还要吃樱桃。”“这倒没看出来,他要是闹你,你就把我搬出来说说他。”三人一块吃了饭,沈临州一走,许老师转头道,&l...

2019-09-03 07:26:43

皇后她恃美而骄(重生)小说[水蜜桃味]在线试读

正室最看不惯的就是妾室,虽说这个妾室现在扶正了,但这些官家夫人还是不乐意跟她在一处。陈氏的八面玲珑在这时候就体现了出来,虽说不得贵夫人待见,可她依然泰然自若,跟周身的几个小官夫人有说有笑地畅谈起来。姜楚心知她赏湖是假,想趁机隔湖偷看三皇子是真。只因在这些正室夫人眼里,明媒正娶的继室和从小妾抬上来的继室到底不一样,前者那是可以把后者踩在脚底下的。按照规矩,平阳候应当另娶贵女做继室。可他对美色不甚在意,再加上陈氏出身过得去,膝下又育有一子,平阳候这才直接抬了陈氏做继室。国公府里的湖不算很宽阔,在边上恰好能看到...

2019-09-03 07:26:43

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学]小说[凝扇]在线试读

杜先生年轻时野惯了,现在身子不大行,没多会儿就结束了战斗。这一看几乎吓掉了他的三魂七魄,原本躺在他身边的美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蓬头垢面,更可怕的是脸上密布着纵横的深浅割痕,连原本的五官都看不出,身上的肉也是一块块烂掉的,涌动着某种白色的小蛆。随即一把捂住杜清翰的嘴,止住了他即将爆发出来的尖叫声。温香软玉抱了满怀,又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杜清翰也顾不上开不开灯了,急不可耐的开始翻云覆雨。昏昏沉沉睡过去,半夜醒来尿意隐隐,他没开床头台灯,忽然闻见一股腐朽的腥味儿,忍不住往旁边看了一眼。作者有话要说:路边的野花不...

2019-09-03 07:2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