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时衣小说[卫风]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小冬竖起耳朵,听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今天明夫人让人送来了四身儿衣裳,看着都不象赶着做出来的,怕是早就预备了……”“明夫人身边的绿水……”胡氏和她说话的声音隐约可闻。成年人总以为孩子什么也不懂,所以,她们在说话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透露出些什么来。“是。”小冬心里略微不安。

嫁时衣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嫁时衣》作者:卫风【完结+番外】

文案:

不是说重生到古代总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前卫思想

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吗?

古代的人不都是连烤肉和火锅都没吃过,

听到“床前明月光”和“明月几时有”就痛哭流涕感动不已吗?

美少年美青年美中年们不是应该哭着喊着扑上来求包养吗?

>_<~~都是骗人的……

重生了之后一样要起早贪黑的上学,

一样要学这学那,

一样有复杂的人际关系,

一样要为将来嫁什么人而犯愁——

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没有胡思乱想的功夫,她要认认真真的,

给自己缝好一件嫁时衣。

第一章 从死亡开始

半夜里小冬被人摇醒,屋子里乱糟糟的,丫鬟们忙成一团,乳娘胡氏给她一件一件套上衣裳。

她眼睛通红,嘴唇在微微颤抖。

她低下头去给小冬穿鞋的时候,小冬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胡妈妈?怎么了?”

胡氏胡乱抹了一下脸,用斗篷把她裹了起来,飞快地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去看你娘。”

外面天很黑,风也很大。胡氏抱着她,她们后面跟着好多大大小小丫鬟,一个个缩头缩脑,呆滞而畏缩,象是被大雨淋得不知该往哪个地方钻的鹌鹑们。

小冬伏在胡妈妈的肩膀上。

母亲——母亲的病,怎么样了呢?

母亲……对她来说,很陌生遥远。小冬只见过她几次,每次屋子里都很暗,门窗紧闭,那个女子半躺着,朝她吃力地微笑,伸出来的手腕是苍白细瘦的,皮包骨头,青筋浮凸。

“小冬,来,到娘这里来……”

她有些畏怯,每次都是胡氏牵着着她过去,把她的小手放在病人的手中。

“她这些天,好吗?”

胡氏回话:“好,小郡主听话得很,也不挑食,也不吵闹。”

那个女人点点头。

屋子里很闷,床前点着炭盆,热烘烘的浊气升腾着,弥漫着,就算屏着气,那气息也无孔不入,牢牢沾附在头发里衣裳里皮肤里,从那屋里出来好久,小冬都还觉得那股气味儿在自己身边缭绕不去。

她的手往枕下摸,一时没有摸到,身子欠起来一些,继续摸索。

然后她终于摸出来东西,放到小冬的手心里头。

“来,这个给你……”她喘了口气,显然这样说话对她来说也很难以支持。

小冬低下头去看,那是一只雪白温润的玉兔,有个大杏子一样大小,兔子眼睛嵌着红宝石,活灵活现的。

“喜欢吗?”

小冬点点头。

她欣慰地笑笑:“跟胡妈妈出去玩儿吧……”

小冬看着她,没移动脚步。

“带她出去吧,别过了病气……”

女人突然抓起枕边的帕子掩住口鼻,头扭向床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胡氏忙抓着她退了几步,说了告退的话,便抱着她从那屋里出来了。

除了那一次,后来小冬又被带过去两次,一次她在昏睡,另一次连话也说不了,只能看着她,神情悲戚而疲倦,眼角干涩。

胡氏脚步匆忙,在上台阶时还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她本能地将怀里的小冬抱得更紧。

大风象鞭子一样抽在人的脸上,灰尘迷进了眼睛。胡氏停在那里,紧紧的闭了一下眼又睁开。

门帘被挑了起来,胡氏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小冬走了进去。

从外面忽然进到明亮的屋里,小冬有那么短短的瞬间眼前什么也没看见。

这屋里点了许多蜡烛,好象从来都没有这么亮过。

胡氏把小冬小心翼翼放在地上,打开外面包的斗篷,轻轻推了她一下:“去跟娘说说话吧,去吧。”

没人对小冬说什么。

可是她自己心里,明白。

她的母亲……快要死了。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小冬迎接了两次死亡。

上一次,是她自己的。

死亡带给她的不是一个永久的结束,而是一个陌生的开始,她变成了三岁的女孩儿赵小冬。

睁开眼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她并没有惊骇莫名。

连死亡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惊可怕的呢?

但是,原来的小冬呢?幼小的,三岁的小女孩儿的身体里原来的灵魂哪儿去了呢?

她不知道,一切发生得毫无预兆,她就这么醒了来。

很巧,同她前一世的名字一样。韩小冬?赵小冬?

究竟哪一个小冬才是真实的?

女人换了衣裳,梳了头发,还化了一点淡妆,靠在床头边,象小冬第一次见她时那样,朝她伸出手来,轻声说:“小冬,过来。”

明明……明明对她没有多深的感情,可是小冬解释不了,现在胸口那种巨大的恐慌和疼痛……

她慢慢地走过去,女人轻轻握住她的小手。

“小冬……小冬……”

她用目光一寸一寸温柔的抚摸着女儿,以此来代替拥抱和真正的抚摸,仿佛要把她的样子牢牢刻在心中,永不忘记。

小冬第一次能这样清晰的,近距离的打量她的母亲。

她是个美人,尽管已经瘦得脱了形,仍然能看出她的秀丽脱俗。她的头发完全看不出因为生病而干枯稀疏,大概用了很多发油,梳成一个光亮整洁的螺髻,上头别着赤金花簪,脸上还淡淡地扫了胭脂,看上去仿佛是健康人才有的红晕。

她的眼睛也不象小冬曾经见她时那样混浊黯淡,清澈明朗。

可是小冬一点儿没觉得欢喜。

她已经想到了回光返照这个词。

屋里其他人也不会不明白。丫鬟们站在身周,虽然有这么些人,可是屋里静得没有半点杂乱的声音。

“以后要好好听你父亲和哥哥的话。”

小冬呆呆地看着她,不点头也不摇头。

她的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手指。虽然看上去仿佛光鲜健康,可是触感是骗不了人的。她的皮肤毫无弹性,象又涩又干的桑皮纸。松软的皮肤下面就是骨头,生硬硌手,又显得那样细脆,好象再稍稍用一点力气,就能将她的骨头折断一样。

这一刻小冬觉得自己象是站在一架摇摇欲坠的悬空的桥上。她身后是遥远的未来,她面前是不可测的过去。

后无归路,前途渺茫。

而眼前的这个人,她这一世的母亲,她的亲人,就要离她而去了。

小冬觉得难受。

不是想哭,只是觉得……喘不上气来,有什么东西塞在胸口,象铅一样沉重。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死亡的气息就在身周弥漫。

没人能够抗拒死亡的到来。

母亲没有再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无限爱怜。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身后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小冬缓慢地转过头去看。

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步伐那样快,把外面的冷风都带了进来。

屋里的丫鬟仆妇们一起屈膝:“王爷。”

有人迎上去替他把斗篷解下来,小冬怔了下。

这个人……就是她父亲吗?

还是位王爷?

他看起来年少英俊,气度不凡,就算面色焦虑气喘急促,也不失翩翩美男子的风范。

这人一点也不象个已经成家立室有了孩子的父亲。

他大步走过来,在床前站住,喊了一声:“青媛。”

胡氏把小冬抱了起来退到一边,将床前的位置让出来。

“青媛,我来了。”

青媛是她的名字吗?真好听。

她朝他微微笑,说:“你来了。”

小冬被胡氏抱了出来,到了一间暖洋洋的屋里,胡氏给她倒了热热的茶,还有人端了小点心来。

胡氏问她:“小冬饿不饿呀?吃一点好不好?”

小冬摇了摇头。

胡氏把一块点心放到她手里。

点心软糯,小冬哆嗦了一下。

胡氏问:“冷吗?”

不是冷。

她只是想到刚才握着的那只手,那是一只枯瘦的,毫无生机的手。

门帘被人掀起来,有个孩子的声音问:“胡妈妈,妹妹在不在这里?”

胡氏忙站了起来:“世子爷也来了?小郡主在屋里呢。”

小冬好奇地抬起头来。

有个男孩子,六七岁大,站在门边。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象玉石一样,皮肤象凝固的乳脂,真是个漂亮的过份的孩子。

“小冬妹妹。”

小冬瞅着他,没吭声。

胡氏问:“世子爷是和王爷一起来的吗?”

“嗯,”他转头往正屋看了一眼,神情黯然,不过很快又转过头来:“父亲说让我来陪妹妹。”

是不想让孩子看着母亲过世吧?

胡氏转过头,飞快地用袖子拭了下眼:“从京城一路到这儿可不近呢,世子爷饿不饿?我让人拿些吃的来。”

他说:“我不饿,我来陪妹妹。”

他拿起盘子里一块点心递给小冬:“妹妹,这个给你吃。”

胡氏问他:“都是谁跟世子爷来的?替换衣服可带了么?”

“刘妈妈他们没来,就我跟父亲来的。”他把手里的点心一个劲儿朝小冬嘴边递:“妹妹吃。”

小冬手里也有块点心,一直没吃,都快攥出汗了。

胡氏替他把外面的袍子和鞋子都脱了,他也坐上炕。小冬手里的点心扔也不是,又不想吃,干脆递给他。

男孩子眼睛一亮:“妹妹这是要给我吃吗?”

他还真就接过去吃起来了,吃得快,有点噎,胡氏忙端了热腾腾的一碗甜羹汤过来。

“世子爷慢些。”

他拍拍胸口,有些不好意思:“从中午起就没吃饭,在路上也就啃了点干粮点心。”

小冬开口了,小声问:“哥哥?”

“对对,我是哥哥。”男孩子很惊喜:“我还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把我忘了呢。”

胡氏说:“哪能呢,不过世子和郡主也有半年多功夫没见了,小郡主许是觉得生,一会儿就好了。”

“嗯。”他牵着小冬的手:“等我多和妹妹说说话,妹妹就不觉得生了。对了,今年从开春我就进集贤堂读书了。”

集贤堂?是什么?学馆?听名字不象私塾。

胡氏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脸上微微露出笑容:“一转眼世子爷都到了读书的年纪了,日子过得真快。”

男孩子还是孩子,但是谈吐间在努力把自己当大人。说起读书来眉飞色舞的,小冬听着不太懂,人又小,眯着眼睛,半睡半醒地听他说话。

忽然间她听到有人在哭。似远似近,似真似幻。

小冬悚然一惊,抬起头睁开眼来。

没有听错,是哭声。

起先只是孤零零的一声,然后许多人都跟着哭起来。

胡氏探过身来,关切地看着她。

“妹妹,妹妹,不怕……”

男孩子把她抱起来,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声音颤抖不稳:“妹妹不怕……不怕……”

小冬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然后迅速被男孩子的衣裳吸走了。软厚的料子贴在脸上,有一种潮湿的暖。

第二章 前往京城的路

小冬在马车上颠得七荤八素。她相信这恐怕是这个时代最好的马车,但是——最好的,也是马车。

马车没有橡胶轮胎,没有液压减震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傻哥哥赵吕陪着她。

他的眼睛通红通红,肿得象熟杏一样。这个年纪的孩子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离死别。

而小冬却没有哭。

没有人会对一个三岁的孩子说你的母亲已经不在了,这年纪的孩子,也显然不能明白,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别。

赵吕就笨笨地跟她说,她娘去很远的地方了,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小冬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他强打精神安慰自己。

她只是奇怪,为什么他不喊母亲?他说的是,青姨去很远的地方了。

难道,他和她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有可能——

小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不是王爷唯一的妻子。不过既然是王爷,那也就不大可能只有一个妻子。所以即使她和赵吕不同母,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路上停下来歇了一次,胡氏抱着小冬喂她点吃的。

车外面是一片野地,阴天,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林草坡都笼在一层淡淡的雾里。她刚看了一眼,就被胡氏拽了回来:“外头阴冷,小心着了凉。”

小冬只吃了一小块儿糕也就吃不下了。赵吕吃了两块,也没有什么胃口。

看她老想看窗外头,赵吕也探头看看,跟她说:“这是到了跃马山了……嗯,天黑前咱们就能到京城。”

胡氏抱着小冬,她有些昏昏欲睡。

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母亲的丧事办得极简,几乎就是无声无息地下了葬。按说,王爷的妻子,就算不是正妻,也不该这么……简直就象是偷偷摸摸的一样。

如果说是不受待见的女人可能会如此,可是王爷带着世子特意从京城赶来,也不能说不重视。

小冬想不明白,靠在胡氏香香软软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母亲去了,她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过。但是毕竟感情不是很深,若说亲情,整天抱着她哄她照料她的胡氏倒更象一个真正的母亲。小冬喊胡妈妈喊得倒是很顺口。

她在梦里恍恍惚惚的,一时觉得自己还在现代,正在连夜赶设计文案,一时又发现自己站在空荡荡的古代大房子里头,到处都没有人,她一直走一直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一扇扇门都是关闭的,她大声呼喊,也听不到回声。

“妹妹,妹妹?”

小冬惊醒过来,赵吕松了口气:“到家了。”

到了?

车帘掀起来,胡氏先下了车,回身再来抱她。

赵吕不干了,硬是挤过来:“我抱妹妹,我抱。”

胡氏好言劝慰,赵吕哪里听她的,坚持说:“我能抱妹妹,我来抱。”

胡氏又不能硬赶他,可是要把小冬交给他抱那是万万不能。不管摔了哪一个她可都担不起。两人一时僵持住了。

小冬倒不急,托着腮蹲在那儿看着他们。胡氏急得大冷天出了一脑子汗,赵吕小脸儿涨得通红,谁都不退让。

一双手忽然伸过来,小冬被一把抱起来。

胡氏一眼看见,有些畏缩的退了一步:“王爷。”

赵吕也立马老实起来了。

小冬本能地伸手抱住了父亲的脖子。

抬起头可以看见大门前挂的大大的灯笼,上面写着“安”字,在风里微微摇晃。

赵吕挨挨蹭蹭地过来,看来还是不甘心。

王爷一手抱小的,一手牵着大的,就这么拖拖搭搭的进了府。

小冬的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四下里打量。

虽然点着灯笼,可是天黑风大,能看到的东西太少。

来来往往的下人都换了蓝布孝衣,侍卫还穿着劲装与护甲,但是腰间也换了黑带。

差不多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戚容,不论是真是假,看着就让人觉得沉痛。

有个女人迎了上来,她挽着青蛾髻,头上戴着素银头面,身上也是一身素白,眼睛微红。这明明是一身穿孝的打扮,可是小冬看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很怪。

是的,很怪异。

也许是“女要俏一身孝”这话确实有理,穿着素白衣裙的女子看起来眉梢眼角都是楚楚动人的风情韵质,她走动的时候也很迷人,腰肢象春风里初发的嫩柳一样,裙角温柔逶迤象片云彩。

她肯定不是下人,这样的女人在哪儿也不会只是个下人的。

“王爷,世子,”她屈膝行礼,顿了一下,又说:“这就是小郡主么?”

安王只朝她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吩咐了一声:“让人把玉芳阁收拾出来,把跟小冬的东西和跟她的人都安置进去。缺什么就找福海。”

那个女子眼睛微微圆睁,似乎意外之极。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卫风《嫁时衣》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嫁时衣小说[卫风]在线试读

小冬竖起耳朵,听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今天明夫人让人送来了四身儿衣裳,看着都不象赶着做出来的,怕是早就预备了……”“明夫人身边的绿水……”胡氏和她说话的声音隐约可闻。成年人总以为孩子什么也不懂,所以,她们在说话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透露出些什么来。“是。”小冬心里略微不安。...

2019-07-25 20:03:08

锦上花浓小说[秉烛游漆园]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0-4-15 19:28:38 字数:2311“什么?”明锦走过去,低头看她手里的东西。“牡丹啊。”明澜喜滋滋的凑过去,在绣线上划拉。第四章 各有道理从老太太那里出来,明锦立刻去了齐氏屋里,齐氏正在前面跟春香娘说话,见她过来示意她先进去,明澜正在里屋对着窗户龇牙咧嘴,看到明锦兴奋的嚷嚷,“大姐快过来看。”“这是荷包啊?”明锦小心的避开敏感话题,开始期待成品。明锦笑容僵了一下,慢吞吞地道,“明天能做的出来嘛,别累坏了眼睛。”...

2019-07-25 20:03:08

清朝经济适用男小说[邹邹]在线试读

此时一把清爽的嗓声响起,笑道:“齐嫂子,这小姑娘便是原不想哭,被你这么一笑话,也得哭大方了。”这青衣妇人走上前来,细细打量了齐粟娘,点头道:“既是到了我们这儿,好生歇口气,吃口饭,其他再说。”转头对那齐姓女人道:“齐嫂子,你家虽有空屋子,天旺正住着,我家演儿不在,我正缺伴儿,就让她到我那儿歇着吧。”说罢,微微咳嗽了两声。青衣妇人柔声笑道:“你知道我是个爱热闹的,最受不得冷清,若不是有你时时叫我,我哪里还挨得过这日子?”“嗳哟哟,掉金豆了,好了好了。”那妇人似是既可怜她,又有些忍俊不住,偏又不善言词,只得一...

2019-07-25 20:03:08

农妇小说[金钗十二]在线试读

这孩子虽小,倒也不认生。而且许草看的出来,既然娃娃能发声,自是因为没人教她的缘故,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开口说话。许草也闲的无事可做,所幸把自己和苗苗两人的鞋子给脱了,盘脚坐在了炕头上,教苗苗说话。杨苗苗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许草,小手揪着她的红嫁衣,慢慢张开了嘴巴,“啊...啊..”“啊..啊..”小苗苗挥着小胖手,冲着许草啊啊的叫了起来。哎,没娘的孩子也真是可怜。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说话。小苗苗张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许草,慢慢的开口了,“..了..狼...”...

2019-07-25 20:03:08

妾心如宅小说[姵璃]在线试读

不过是瞧了正门处的景观,便已如此目不暇接,晗初几乎能够想象得出,那些被抄手游廊阻挡了全貌的东西两苑,是如何雕梁画栋。饶是晗初已知晓了沈予的真实身份,但此时此刻,她还是为这座别院的精致所咋舌。一座私邸都有如此奢华的规模,遑论文昌侯府。沈予自问说得极为明白,这里只是给她暂住,以后他会光明正大地安顿她。晗初这才发现,这园子竟是建在水上,亦或是引了活泉入内。她跟着沈予步入其中,无端生出一种凌波之感,宛如走在水面之上。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别出心裁,当真是教她大开眼界。这算是……金屋藏娇吗?她很想开口询问,却自知没有...

2019-07-25 20:03:08

世家贵胄小说[盛世清歌]在线试读

☆、004 非奸即盗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之后,方悦容的面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变得极其难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大丫鬟,低声道:“去把六爷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姐弟俩彼此观察了一下,又问候了近况,倒是简练得多。所以方锦程也就耽搁了亲事,连同方锦衡也没娶妻,但是两人都订了亲事,只是不晓得姑娘家是否等得。方悦言姐妹俩说了好一会儿,她又央求着方悦容讨了些东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方锦衡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他与方悦容年纪相差甚少,当初属于三年抱俩。彼此之间也晓得脾性,只不过他一向不需要旁人操心,所以叮嘱得倒是少了。...

2019-07-25 20:03:08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2019-07-25 20:03:08

他的小甜猫小说[双喜丸子]在线试读

她感觉自己心跳逐渐加快,脸上一阵发烫,急于想要结束这种压迫感,她低声快速说道:“如果江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下一秒,她便绝望的发现,她身体的另一侧,瞬间也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他离她更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扫在她光滑的额头上,温热而撩拨。不过他并不答话,直接伸出修长的手,单手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就这么一直肆意看着她,似笑非笑。边说边抬脚打算从另一边逃走……终于,江杨看着她窘迫紧张的样子,眼底的戏谑逐渐演变成笑意...

2019-07-25 20:03:08

听说我是校草(重生)小说[卜鸥]在线试读

看来那语气中的不善并不是许莫非的错觉了。不过,许莫非并没有打算理睬。可宋双玉并不打算就此揭过,看着眼前毁了她大好前程的许莫非,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神色。宋双玉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想过无数次再见面的场景。可是她猜错了,许莫非的态度,让她感觉,似乎,许莫非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宋双玉也不算冤枉,事情本身也是由她引起的,结果也是她咎由自取。她看了看电梯的楼层标识,6楼和19楼已经有人按下了,刚好她要前往的楼层已经有人按过了,于是她便不再动作。似乎,两个月前的期末测评,不是许莫非在考试的前一天,在学校的官方直...

2019-07-25 20:03:08

我的娇妻我来疼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唐柏希兴奋的将她拥入怀中,神情略显激动,「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个答案,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以后不准再这么顽皮的吓我了,知不知道?」原本悬宕的心,此时终于能安然落回原来的位置了。***说完电话,蔡明慧一回头,便看见儿子站在身后,她那张年过半百却保养得没有一丝皱纹的秀丽脸孔,微露一抹歉疚。她眼如秋水,饱含浓浓的情意,羞怯的再说了一次,「我愿意。」他热切的覆上她甜美的唇瓣,用比以往加倍的热情,狂烈的吻着她。蔡明慧连忙解释,「柏希,你不要怪你爸爸,公司刚好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他一时走不开。」但唐柏希根本不在乎父亲怎...

2019-07-25 20: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