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时衣小说[卫风]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小冬竖起耳朵,听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今天明夫人让人送来了四身儿衣裳,看着都不象赶着做出来的,怕是早就预备了……”“明夫人身边的绿水……”胡氏和她说话的声音隐约可闻。成年人总以为孩子什么也不懂,所以,她们在说话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透露出些什么来。“是。”小冬心里略微不安。

嫁时衣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嫁时衣》作者:卫风【完结+番外】

文案:

不是说重生到古代总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前卫思想

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吗?

古代的人不都是连烤肉和火锅都没吃过,

听到“床前明月光”和“明月几时有”就痛哭流涕感动不已吗?

美少年美青年美中年们不是应该哭着喊着扑上来求包养吗?

>_<~~都是骗人的……

重生了之后一样要起早贪黑的上学,

一样要学这学那,

一样有复杂的人际关系,

一样要为将来嫁什么人而犯愁——

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没有胡思乱想的功夫,她要认认真真的,

给自己缝好一件嫁时衣。

第一章 从死亡开始

半夜里小冬被人摇醒,屋子里乱糟糟的,丫鬟们忙成一团,乳娘胡氏给她一件一件套上衣裳。

她眼睛通红,嘴唇在微微颤抖。

她低下头去给小冬穿鞋的时候,小冬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脸。

“胡妈妈?怎么了?”

胡氏胡乱抹了一下脸,用斗篷把她裹了起来,飞快地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去看你娘。”

外面天很黑,风也很大。胡氏抱着她,她们后面跟着好多大大小小丫鬟,一个个缩头缩脑,呆滞而畏缩,象是被大雨淋得不知该往哪个地方钻的鹌鹑们。

小冬伏在胡妈妈的肩膀上。

母亲——母亲的病,怎么样了呢?

母亲……对她来说,很陌生遥远。小冬只见过她几次,每次屋子里都很暗,门窗紧闭,那个女子半躺着,朝她吃力地微笑,伸出来的手腕是苍白细瘦的,皮包骨头,青筋浮凸。

“小冬,来,到娘这里来……”

她有些畏怯,每次都是胡氏牵着着她过去,把她的小手放在病人的手中。

“她这些天,好吗?”

胡氏回话:“好,小郡主听话得很,也不挑食,也不吵闹。”

那个女人点点头。

屋子里很闷,床前点着炭盆,热烘烘的浊气升腾着,弥漫着,就算屏着气,那气息也无孔不入,牢牢沾附在头发里衣裳里皮肤里,从那屋里出来好久,小冬都还觉得那股气味儿在自己身边缭绕不去。

她的手往枕下摸,一时没有摸到,身子欠起来一些,继续摸索。

然后她终于摸出来东西,放到小冬的手心里头。

“来,这个给你……”她喘了口气,显然这样说话对她来说也很难以支持。

小冬低下头去看,那是一只雪白温润的玉兔,有个大杏子一样大小,兔子眼睛嵌着红宝石,活灵活现的。

“喜欢吗?”

小冬点点头。

她欣慰地笑笑:“跟胡妈妈出去玩儿吧……”

小冬看着她,没移动脚步。

“带她出去吧,别过了病气……”

女人突然抓起枕边的帕子掩住口鼻,头扭向床里,剧烈的咳嗽起来。

胡氏忙抓着她退了几步,说了告退的话,便抱着她从那屋里出来了。

除了那一次,后来小冬又被带过去两次,一次她在昏睡,另一次连话也说不了,只能看着她,神情悲戚而疲倦,眼角干涩。

胡氏脚步匆忙,在上台阶时还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她本能地将怀里的小冬抱得更紧。

大风象鞭子一样抽在人的脸上,灰尘迷进了眼睛。胡氏停在那里,紧紧的闭了一下眼又睁开。

门帘被挑了起来,胡氏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小冬走了进去。

从外面忽然进到明亮的屋里,小冬有那么短短的瞬间眼前什么也没看见。

这屋里点了许多蜡烛,好象从来都没有这么亮过。

胡氏把小冬小心翼翼放在地上,打开外面包的斗篷,轻轻推了她一下:“去跟娘说说话吧,去吧。”

没人对小冬说什么。

可是她自己心里,明白。

她的母亲……快要死了。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小冬迎接了两次死亡。

上一次,是她自己的。

死亡带给她的不是一个永久的结束,而是一个陌生的开始,她变成了三岁的女孩儿赵小冬。

睁开眼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她并没有惊骇莫名。

连死亡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惊可怕的呢?

但是,原来的小冬呢?幼小的,三岁的小女孩儿的身体里原来的灵魂哪儿去了呢?

她不知道,一切发生得毫无预兆,她就这么醒了来。

很巧,同她前一世的名字一样。韩小冬?赵小冬?

究竟哪一个小冬才是真实的?

女人换了衣裳,梳了头发,还化了一点淡妆,靠在床头边,象小冬第一次见她时那样,朝她伸出手来,轻声说:“小冬,过来。”

明明……明明对她没有多深的感情,可是小冬解释不了,现在胸口那种巨大的恐慌和疼痛……

她慢慢地走过去,女人轻轻握住她的小手。

“小冬……小冬……”

她用目光一寸一寸温柔的抚摸着女儿,以此来代替拥抱和真正的抚摸,仿佛要把她的样子牢牢刻在心中,永不忘记。

小冬第一次能这样清晰的,近距离的打量她的母亲。

她是个美人,尽管已经瘦得脱了形,仍然能看出她的秀丽脱俗。她的头发完全看不出因为生病而干枯稀疏,大概用了很多发油,梳成一个光亮整洁的螺髻,上头别着赤金花簪,脸上还淡淡地扫了胭脂,看上去仿佛是健康人才有的红晕。

她的眼睛也不象小冬曾经见她时那样混浊黯淡,清澈明朗。

可是小冬一点儿没觉得欢喜。

她已经想到了回光返照这个词。

屋里其他人也不会不明白。丫鬟们站在身周,虽然有这么些人,可是屋里静得没有半点杂乱的声音。

“以后要好好听你父亲和哥哥的话。”

小冬呆呆地看着她,不点头也不摇头。

她的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手指。虽然看上去仿佛光鲜健康,可是触感是骗不了人的。她的皮肤毫无弹性,象又涩又干的桑皮纸。松软的皮肤下面就是骨头,生硬硌手,又显得那样细脆,好象再稍稍用一点力气,就能将她的骨头折断一样。

这一刻小冬觉得自己象是站在一架摇摇欲坠的悬空的桥上。她身后是遥远的未来,她面前是不可测的过去。

后无归路,前途渺茫。

而眼前的这个人,她这一世的母亲,她的亲人,就要离她而去了。

小冬觉得难受。

不是想哭,只是觉得……喘不上气来,有什么东西塞在胸口,象铅一样沉重。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死亡的气息就在身周弥漫。

没人能够抗拒死亡的到来。

母亲没有再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无限爱怜。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身后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小冬缓慢地转过头去看。

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步伐那样快,把外面的冷风都带了进来。

屋里的丫鬟仆妇们一起屈膝:“王爷。”

有人迎上去替他把斗篷解下来,小冬怔了下。

这个人……就是她父亲吗?

还是位王爷?

他看起来年少英俊,气度不凡,就算面色焦虑气喘急促,也不失翩翩美男子的风范。

这人一点也不象个已经成家立室有了孩子的父亲。

他大步走过来,在床前站住,喊了一声:“青媛。”

胡氏把小冬抱了起来退到一边,将床前的位置让出来。

“青媛,我来了。”

青媛是她的名字吗?真好听。

她朝他微微笑,说:“你来了。”

小冬被胡氏抱了出来,到了一间暖洋洋的屋里,胡氏给她倒了热热的茶,还有人端了小点心来。

胡氏问她:“小冬饿不饿呀?吃一点好不好?”

小冬摇了摇头。

胡氏把一块点心放到她手里。

点心软糯,小冬哆嗦了一下。

胡氏问:“冷吗?”

不是冷。

她只是想到刚才握着的那只手,那是一只枯瘦的,毫无生机的手。

门帘被人掀起来,有个孩子的声音问:“胡妈妈,妹妹在不在这里?”

胡氏忙站了起来:“世子爷也来了?小郡主在屋里呢。”

小冬好奇地抬起头来。

有个男孩子,六七岁大,站在门边。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象玉石一样,皮肤象凝固的乳脂,真是个漂亮的过份的孩子。

“小冬妹妹。”

小冬瞅着他,没吭声。

胡氏问:“世子爷是和王爷一起来的吗?”

“嗯,”他转头往正屋看了一眼,神情黯然,不过很快又转过头来:“父亲说让我来陪妹妹。”

是不想让孩子看着母亲过世吧?

胡氏转过头,飞快地用袖子拭了下眼:“从京城一路到这儿可不近呢,世子爷饿不饿?我让人拿些吃的来。”

他说:“我不饿,我来陪妹妹。”

他拿起盘子里一块点心递给小冬:“妹妹,这个给你吃。”

胡氏问他:“都是谁跟世子爷来的?替换衣服可带了么?”

“刘妈妈他们没来,就我跟父亲来的。”他把手里的点心一个劲儿朝小冬嘴边递:“妹妹吃。”

小冬手里也有块点心,一直没吃,都快攥出汗了。

胡氏替他把外面的袍子和鞋子都脱了,他也坐上炕。小冬手里的点心扔也不是,又不想吃,干脆递给他。

男孩子眼睛一亮:“妹妹这是要给我吃吗?”

他还真就接过去吃起来了,吃得快,有点噎,胡氏忙端了热腾腾的一碗甜羹汤过来。

“世子爷慢些。”

他拍拍胸口,有些不好意思:“从中午起就没吃饭,在路上也就啃了点干粮点心。”

小冬开口了,小声问:“哥哥?”

“对对,我是哥哥。”男孩子很惊喜:“我还以为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把我忘了呢。”

胡氏说:“哪能呢,不过世子和郡主也有半年多功夫没见了,小郡主许是觉得生,一会儿就好了。”

“嗯。”他牵着小冬的手:“等我多和妹妹说说话,妹妹就不觉得生了。对了,今年从开春我就进集贤堂读书了。”

集贤堂?是什么?学馆?听名字不象私塾。

胡氏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脸上微微露出笑容:“一转眼世子爷都到了读书的年纪了,日子过得真快。”

男孩子还是孩子,但是谈吐间在努力把自己当大人。说起读书来眉飞色舞的,小冬听着不太懂,人又小,眯着眼睛,半睡半醒地听他说话。

忽然间她听到有人在哭。似远似近,似真似幻。

小冬悚然一惊,抬起头睁开眼来。

没有听错,是哭声。

起先只是孤零零的一声,然后许多人都跟着哭起来。

胡氏探过身来,关切地看着她。

“妹妹,妹妹,不怕……”

男孩子把她抱起来,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声音颤抖不稳:“妹妹不怕……不怕……”

小冬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然后迅速被男孩子的衣裳吸走了。软厚的料子贴在脸上,有一种潮湿的暖。

第二章 前往京城的路

小冬在马车上颠得七荤八素。她相信这恐怕是这个时代最好的马车,但是——最好的,也是马车。

马车没有橡胶轮胎,没有液压减震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傻哥哥赵吕陪着她。

他的眼睛通红通红,肿得象熟杏一样。这个年纪的孩子显然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离死别。

而小冬却没有哭。

没有人会对一个三岁的孩子说你的母亲已经不在了,这年纪的孩子,也显然不能明白,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永别。

赵吕就笨笨地跟她说,她娘去很远的地方了,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小冬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他强打精神安慰自己。

她只是奇怪,为什么他不喊母亲?他说的是,青姨去很远的地方了。

难道,他和她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有可能——

小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不是王爷唯一的妻子。不过既然是王爷,那也就不大可能只有一个妻子。所以即使她和赵吕不同母,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路上停下来歇了一次,胡氏抱着小冬喂她点吃的。

车外面是一片野地,阴天,远处的山,近处的树林草坡都笼在一层淡淡的雾里。她刚看了一眼,就被胡氏拽了回来:“外头阴冷,小心着了凉。”

小冬只吃了一小块儿糕也就吃不下了。赵吕吃了两块,也没有什么胃口。

看她老想看窗外头,赵吕也探头看看,跟她说:“这是到了跃马山了……嗯,天黑前咱们就能到京城。”

胡氏抱着小冬,她有些昏昏欲睡。

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母亲的丧事办得极简,几乎就是无声无息地下了葬。按说,王爷的妻子,就算不是正妻,也不该这么……简直就象是偷偷摸摸的一样。

如果说是不受待见的女人可能会如此,可是王爷带着世子特意从京城赶来,也不能说不重视。

小冬想不明白,靠在胡氏香香软软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母亲去了,她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过。但是毕竟感情不是很深,若说亲情,整天抱着她哄她照料她的胡氏倒更象一个真正的母亲。小冬喊胡妈妈喊得倒是很顺口。

她在梦里恍恍惚惚的,一时觉得自己还在现代,正在连夜赶设计文案,一时又发现自己站在空荡荡的古代大房子里头,到处都没有人,她一直走一直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一扇扇门都是关闭的,她大声呼喊,也听不到回声。

“妹妹,妹妹?”

小冬惊醒过来,赵吕松了口气:“到家了。”

到了?

车帘掀起来,胡氏先下了车,回身再来抱她。

赵吕不干了,硬是挤过来:“我抱妹妹,我抱。”

胡氏好言劝慰,赵吕哪里听她的,坚持说:“我能抱妹妹,我来抱。”

胡氏又不能硬赶他,可是要把小冬交给他抱那是万万不能。不管摔了哪一个她可都担不起。两人一时僵持住了。

小冬倒不急,托着腮蹲在那儿看着他们。胡氏急得大冷天出了一脑子汗,赵吕小脸儿涨得通红,谁都不退让。

一双手忽然伸过来,小冬被一把抱起来。

胡氏一眼看见,有些畏缩的退了一步:“王爷。”

赵吕也立马老实起来了。

小冬本能地伸手抱住了父亲的脖子。

抬起头可以看见大门前挂的大大的灯笼,上面写着“安”字,在风里微微摇晃。

赵吕挨挨蹭蹭地过来,看来还是不甘心。

王爷一手抱小的,一手牵着大的,就这么拖拖搭搭的进了府。

小冬的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四下里打量。

虽然点着灯笼,可是天黑风大,能看到的东西太少。

来来往往的下人都换了蓝布孝衣,侍卫还穿着劲装与护甲,但是腰间也换了黑带。

差不多所有的人脸上都带着戚容,不论是真是假,看着就让人觉得沉痛。

有个女人迎了上来,她挽着青蛾髻,头上戴着素银头面,身上也是一身素白,眼睛微红。这明明是一身穿孝的打扮,可是小冬看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很怪。

是的,很怪异。

也许是“女要俏一身孝”这话确实有理,穿着素白衣裙的女子看起来眉梢眼角都是楚楚动人的风情韵质,她走动的时候也很迷人,腰肢象春风里初发的嫩柳一样,裙角温柔逶迤象片云彩。

她肯定不是下人,这样的女人在哪儿也不会只是个下人的。

“王爷,世子,”她屈膝行礼,顿了一下,又说:“这就是小郡主么?”

安王只朝她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吩咐了一声:“让人把玉芳阁收拾出来,把跟小冬的东西和跟她的人都安置进去。缺什么就找福海。”

那个女子眼睛微微圆睁,似乎意外之极。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卫风《嫁时衣》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7-25 20:03:08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7-25 20:03:08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7-25 20:03:08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7-25 20:03:08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7-25 20:03:08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7-25 20:03:08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7-25 20:03:08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7-25 20:03:08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7-25 20:03:08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7-25 20: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