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花浓小说[秉烛游漆园]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更新时间2010-4-15 19:28:38 字数:2311“什么?”明锦走过去,低头看她手里的东西。“牡丹啊。”明澜喜滋滋的凑过去,在绣线上划拉。第四章 各有道理从老太太那里出来,明锦立刻去了齐氏屋里,齐氏正在前面跟春香娘说话,见她过来示意她先进去,明澜正在里屋对着窗户龇牙咧嘴,看到明锦兴奋的嚷嚷,“大姐快过来看。”“这是荷包啊?”明锦小心的避开敏感话题,开始期待成品。明锦笑容僵了一下,慢吞吞地道,“明天能做的出来嘛,别累坏了眼睛。”

锦上花浓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锦上花浓》作者:秉烛游漆园【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想她傅明锦正是青春飞扬,活力四射的年纪,

也算是个知荣知耻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

征服世界那是悬了点,驯服个古代大老粗难道还不行吗?

第一章傅家有女初长成

天还没亮,外面是一片漆黑,正是所谓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明锦睁开了眼,旁边的明澜睡成一个大字,白嫩的大腿横跨过被子,重重的压在她身上。

“香艳啊。”明锦啧啧两声,遗憾道,“可惜姑娘我不近女色。”

伸手推开明澜,冰凉的触感让她皱了皱眉头,拽着被子给明澜盖上。

“唔。”明澜似乎被吵醒,抗议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再次将被子压在身子底下继续睡。

明锦无奈,冻感冒了可不是玩的,轻轻拍拍她,又用力将被子拉回来,换来明澜更大的抗议声。

折腾了一回,原本略发冷的身上反倒出了一层汗,明锦轻手轻脚钻出被窝,潮湿的空气让她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她快速的将衣服裹在身上。

已经是晚春,可清晨时分的空气还带着凛冽,明锦将自己收拾整齐之后出了门。

四下里一片漆黑,只有丫头屋里传来些微动静,让傅家院子显得不那么冷寂,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微微收拢起来,带着露水,像是在垂首的少女,带着优雅和谦卑。

那是太阳即将升起的地方,明锦像每天一样,远远看过去。

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好像是已经等待了漫长的岁月,黑暗,和光明相对,压抑而又沉郁,明锦却感到莫名的心安,好像每天的这一刻才是她所最为放松的时候,好像被这样的黑暗淹没过去,就能回到曾经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

明锦勾起唇角,眼神微黯。

等了一会儿,天边才勉强散出些亮的意思,从浓黑到深蓝,再一丝一丝的抽去浓重,淡蓝,灰蓝,白……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一跃升起,没有一丝停顿,没有半点迟疑,一瞬间点亮大片的天空。

“新的一天。”明锦喃喃自语,感受着被阳光的沐浴,觉得力量从一点一点的温暖中恢复过来,瞬间又状态全满,思维也变得清晰有力。

想她傅明锦正是青春飞扬,活力四射的年纪,也算是个知荣知耻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现在也没让她光膀子围树叶上山去逮野猪,也没让她钻山洞挂树枝的陪恐龙捉迷藏,不过是穿越到封建社会活一回,又有爹有娘,没饥没寒,还有什么好矫情,有什么过不去的?

“又是一个好日子。”明锦眯起了眼,笑得欢畅。

“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好日子?”齐氏从她身后走了过来,声音里带了一丝笑意。

“娘。”明锦回头看着齐氏,唇角翘得更高。

“明锦倒是精神好,从来都起得早睡得晚。”傅维安也走了出来,去看他先前种下的那株芍药,除了在书房读书,他最多的时间就是去伺候他的花草。

明锦心想,那是,她从来都是精力旺盛不知疲惫的姑娘,通宵达旦的上网那是常事,到这要啥没啥的地方日落而息可把她给憋坏了,天黑作幺是找抽呢,这天亮还不赶紧起来撒欢折腾。

“这是随我。”旁边的齐氏有些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伸手拉明锦,嘱咐道,“才暖和一点,别急着换薄衫,春捂秋冻。”

明锦笑眯眯的看着心疼自己的齐氏,回握住她的手道,“您摸我这手,暖和着呢。”

齐氏也笑了,点头携着女儿的手,往厨房去,明锦端了早餐,跟着齐氏一起到了傅老太太屋里。

春香早已经在外屋打扫,见两人来了欠身微笑,“老太太昨晚起夜,这会儿还睡着呢。”

正说着,就听见里面老太太的动静,春香忙走了进去伺候老太太起身。

齐氏带着明锦给老太太行了礼,又伺候着洗脸装扮。

虽然傅家已经远不如从前的光景,家里所有下人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傅老太太仍然觉得某些礼仪是必须坚持并且严格遵守的,傅家就算贫穷,就算没落,也是书香门第。

商户出身的齐氏不以为然,可胳膊拧不过大腿,身为媳妇哪儿能跟婆婆叫板,她只能寄希望于将来给儿子明瑞讨个听话的老婆,好一举把这些年的憋屈和劳累都讨回来,到时候……

“咳咳。”明锦低声清嗓子,提醒显然已经走神的母亲。

齐氏迅速回神,正巧对上老太太探究的眼神,忙低下头装乖。

老太太眼里闪过一丝不满,慢吞吞地道,“想什么呢?”

“呃。”齐氏尴尬不已,真是大意了。

“多大的人了,说话还坑坑巴巴。”老太太声音和缓,却字字不饶人,“最大的明锦都已经是这么大的姑娘了,你也算是长辈,在小辈面前也该有些顾忌,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任性。”

齐氏勉强咽下堵在喉咙中的话,强笑着道,“您说的是。”

老太太见她没有回嘴,似乎有些满意,又道,“咱们傅家和齐家不一样,书香门第四个字不是白说的,虽说是在自家屋里,可偏就是在家里没人看着才更要立得稳,守得住。”

“是我疏忽了,请您责罚。”齐氏被说得没法,笑得益发不自然。

“责罚倒是不用了,你也这么大年纪,总得在孩子面前给你留点脸面。”老太太瞥了一眼明锦。

齐氏心里暗骂,都已经当着明锦的面说到这份上,还留什么脸,脸色益发不好看。

旁边明锦绷住了劲儿,任凭老太太眼刀扫过来,纹丝没动。

老太太对明锦的反应还算满意,扭头淡淡道,“你吩咐厨房,今年都不要做玫瑰糕。”

齐氏一呆,忍不住问,“可是做得不好?”

“不是。”老太太面上更淡,风轻云淡地道,“昨儿个明澜跟我说,想吃玫瑰糕。”

齐氏咬住牙,替女儿求情,“她年纪还小……”

“都已经开始读书识字,不小了。”老太太语气加重,警告的意味很浓,“瞧你教出来的闺女。”

齐氏沉默了,她知道自己要是再说,怕是老太太要变本加厉的两年不再吃那糕点。

“闺女就得有个闺女的样子,”老太太却似乎被挑起了兴致,又开始老调重弹,“傅家人都得是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的!姑娘家是能随便要东西吃的吗?将来都是要嫁出去的,要这么给老傅家丢人,还不如都别嫁出去!”

她见齐氏还要说话,扬高了嗓子沉声喝道,“谁再馋嘴,就给我掌嘴。”

齐氏眼里快要冒出火星来,就要说话,被明锦轻轻拉了一把,才重新坐了回去,低头顺了一会儿气,用尽量平淡的语气道,“媳妇也有件事情要跟娘商量。”

“什么事。”老太太恢复了平静,声音也和缓了些。

“明锦的年纪也大了。”齐氏压住火气,小心翼翼地道,“我瞅着是不是该找个媒人帮忙留意,寻个婆家。”

明锦只觉得头皮发麻,果然,自家娘亲又要提这茬,眼瞅着老太太的脸又黑了半边。

“明锦的婚事早就已经定下。”老太太铁青着脸道,“你不用管。”

“我是明锦的亲娘。”齐氏终于忍不住,努力压着声音不要太高,“这桩婚事一直都没个说法,难道就让明锦一天一天耗下去?”

“你是在跟我叫板吗?”老太太斜睨着齐氏,声音低沉,眼神凌厉,“你是亲娘,我难道就不是亲祖母?”

“媳妇不敢,是我一时糊涂,说错话了,您别跟我计较。”齐氏忙垂下脸,又软声赔笑道,“只是咱们傅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总养着一个闺女在家里,面上也不好看。”

“你不用管。”老太太斩钉截铁的道,“到时候我自然有安排。”

齐氏又试着开口,却总是被傅老太太料敌先机的堵回来,憋得她眼都红了。

两人好容易从老太太那里脱身,齐氏匆匆往书房里去,明锦见她神色不对,慌忙跟上,“娘。”

“你别管。”齐氏怒气冲冲,越走越快,声音拔高了好几度,“回屋里去等我。”

明锦张了张口,无奈的停下脚步,却偷偷转了个弯,绕到书房窗后,侧耳细听。

第二章 河东狮吼

更新时间2010-4-13 23:24:56 字数:3654

书房里传来很大声响,显然是齐氏发了火,正摔打东西撒气,明锦低头屏息,努力分辨着声音的来源。

先是老爹的红木椅子倒在地上的声音,听起来显然老爹没有坐在上面,逃过一劫。

“这是干什么?”书房里立刻传来傅维安的叫声,可惜压低了嗓门,明显失了气势。

接着是铁镇纸砸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托盘,齐氏还是舍不得那些瓷碗,又不敢摔傅老爹的心肝宝贝书,从书房挑那仅有的几个能摔又不怕摔的东西出来,还真是难为她了。

然后,是一声打在身上的闷响。

好脾气的傅老爹终于炸了毛,“你这女人,跑书房里撒泼是怎么?”

明锦慌忙捂住嘴,免得笑声溢出来。

齐氏中气十足的叫嚣,“你个没良心的,我天天为了这个家从早到晚的做活受累,还要在你娘面前装孙子陪小心,当着闺女的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能回嘴吗?”

“自然……不能。”傅维安一听到傅老太太,明显被打消了气焰,声音软了下来,柔声劝道,“你就忍忍,老太太就这脾气,她没坏心。”

“没坏心,难道我就是坏人吗?”齐氏恨恨道,又拔高了嗓门,“我忍这么些年,那还不行我打她儿子出出气?”

傅维安无奈,“夫人小声些,别让人听见。”

“我偏要高声,我让全村人都听见,给我评评理,”齐氏依然气势逼人,声音却明显小了很多,“我嫁到你们家那么多年容易嘛,除了这破房子,傅家还剩下什么?我是跟着你吃好的了还是穿好的了?”

“委屈你啦。”傅维安声音很低,像是叹息。

“我不管,”老太太都没说哭的齐氏听了丈夫两句软话,声音立刻哽咽了,“这是明锦的终身大事,别的事让就让了,这事我半点都不会让的!”

“这个自然,”傅维安忙安抚道,“明锦的婚事不能含糊。”

齐氏没说话,接过傅维安递过来的帕子,抹了抹眼睛,又擦了擦鼻子。

“不过明锦才多大一点,”傅维安又有些好笑,“至于现在就忙不迭的安排人家吗。”

“你这爹是怎么当的。明锦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齐氏抱怨道,“再说了,就算她现在不大,也能先把亲事定下来,再留两年也安心啊,你以为好孩子那么多呢,不早点下手,都让别家抢光了。”

“你当是买东西呢。”傅维安轻轻拍拍齐氏的后背,失笑道,“还要抢的。”

“谁跟你开玩笑,”齐氏气哼哼地拍开他的手道,“前些日子听思荣说,已经给春雨寻了婆家,就是城里的王家少爷,春雨那丫头哪点比得上我们明锦。我再不赶快给明锦找,这几个能看上眼的怕是都得被她们寻摸走了。”

明锦在窗后听得一脸黑线,这竞争意识,齐氏没去做生意真是屈了大才。

“那丫头都到嫁人的年纪了?”傅维安吃惊,“我上次见她才跟桌子一边高。”

“春雨比明锦只大两个月。”齐氏忍不住掐了傅维安一记,疼得他“嘶”了一声,才满意的收回手来,“你说我听了能不急吗?”

“是是。”傅维安心有余悸的握住齐氏的手,“夫人说得是。”

“咱明天去齐家一趟,”齐氏推他一把,却靠近了些,嗔道,“你去跟娘说,我不想过去再挨一顿。”

“好,”傅维安满口答应了,又问,“去送贺礼?”

“还没定下来呢,等定了再说。”齐氏笑道,“是我上回说的那个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傅维安安静下来,屋子里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明锦警觉地直起身,准备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模模糊糊的听见傅维安的轻声叹息,“好吧。”

那声音很轻,却让明锦顿住了脚步,傅维安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温柔和蔼的,可这一声叹息里却似乎饱含着从没有过的情感,沉重而辛酸,让明锦觉得心像是被细弱的针刺了无数下,这种疼并不尖锐,却在心口缠mian久久不去。

明锦咬住了唇,从阴影里走出来,快步回去齐氏屋里。

果然,齐氏没一会儿就回来,眼睛还微微泛着红,明锦心里一疼,觉得眼眶有点发胀。

这是母亲,这世上最疼爱自己的人。

明锦是家里第一个孩子,万众期待之下,居然是个女娃,傅老太太虽然自恃身份并没有说过一句重话,那张脸却阴沉了足有半年,对明锦也总是不闻不问。

傅老爷当时年纪轻,见母亲不高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敢时常看女儿,更不敢面对傅老太太的眼神,索性缩进书房里闷头读书,以至于明锦直到会说话都没有名字,还是齐氏自己给取了“明锦”,齐氏家里是做布料生意的,她能想到最美丽的女孩名字大概就是“锦”了。

按说孩子应该不会记得那么清楚,可明锦却不一样,从她一出生起傅家发生的所有事情,她全都记得。

或许是因为傅老太太对明锦的冷淡,加上某些莫名的同仇敌忾的情绪,齐氏对明锦异常疼爱,几乎超过了那一对双生儿女,成天的带在自己身边,明锦也比普通孩子懂事,教她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全不用她费心,还能不时的帮些小忙。

“娘还真舍不得你嫁人。”齐氏怜爱的摸了摸明锦的脑袋。

明锦坐起身,认真的对齐氏道,“那我就先不嫁人,陪着娘。”

这是实话,见识过傅老太太的样子,明锦对嫁人这件事明显有抵触,她还想过这样的日子,没事撒撒娇就能得点甜头,犯了错耍赖也能混过去,可要是嫁人就全不一样了。

“那哪儿行。”齐氏笑话她,也坐直了身子,“你已经到了年纪,若不是这附近真没什么好人家……”

“娘,”明锦软着嗓子靠在齐氏身上扭啊扭,她也就敢在母亲面前放肆,颇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祖母不是说了,我定过亲。”

不说还好,一说倒把齐氏说红了眼眶,她狠狠啐了一口,“那老头们之间喝醉了酒胡说八道也能做得准?”

其他事她可以看在傅维安面上不计较,不过是老太太想找个面子,她是小辈,让也就让了,可要是拿自家闺女终身幸福赌气,她拼死也不会答应。

明锦伸手从衣服里拉出荷包,里面是一块莹润的玉璧,老实说,“我瞅着,这不像是石头。”玉佩应该是挺贵重的礼物了吧,也不能真是胡说八道。

“瞧你那点出息,傅家从前好的时候,这种玉可也真算不得什么。”齐氏对傅家曾经的盛年也有耳闻,也是因为这个,让她对傅老太太的坚持颇多隐忍,不过是说两句,听了也就过去了,何必跟一个历尽艰辛的老妇人较劲。

“哦。”明锦不懂玉,只得胡乱点了头。

“我都没进门,就定下了亲事。”齐氏哼了一声,“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也只有傅家这种书香门第做得出。”

齐氏的不屑不是没有道理,从她嫁进来傅家就已经败落了,半点高门大户的甜头都没有尝到,比商户齐家的生活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傅老太太还处处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齐氏自然不服气,尊重是一回事,过日子是另一回事,这礼貌上做小辈的让一让也没什么,婚姻大事可不能有半点含糊。

“可祖母说过要守信。”明锦低声道。

她倒不是为了什么守信,只是单纯的并不想出嫁,这副身体还没成年就要承担生儿育女的重任,她实在有些吃不消,若是她是个古代土著也就罢了,可十几年现代教育,从初中开始就开始的生理教育课不是白上的,她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呢。

“别的事都好说,这事没商量。”齐氏强硬起来,“他们陆家当年跟你祖父一样,也被贬回老家去,谁知道现在还记不记得住这桩婚事。”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秉烛游漆园《锦上花浓》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锦上花浓小说[秉烛游漆园]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0-4-15 19:28:38 字数:2311“什么?”明锦走过去,低头看她手里的东西。“牡丹啊。”明澜喜滋滋的凑过去,在绣线上划拉。第四章 各有道理从老太太那里出来,明锦立刻去了齐氏屋里,齐氏正在前面跟春香娘说话,见她过来示意她先进去,明澜正在里屋对着窗户龇牙咧嘴,看到明锦兴奋的嚷嚷,“大姐快过来看。”“这是荷包啊?”明锦小心的避开敏感话题,开始期待成品。明锦笑容僵了一下,慢吞吞地道,“明天能做的出来嘛,别累坏了眼睛。”...

2019-07-25 20:03:03

清朝经济适用男小说[邹邹]在线试读

此时一把清爽的嗓声响起,笑道:“齐嫂子,这小姑娘便是原不想哭,被你这么一笑话,也得哭大方了。”这青衣妇人走上前来,细细打量了齐粟娘,点头道:“既是到了我们这儿,好生歇口气,吃口饭,其他再说。”转头对那齐姓女人道:“齐嫂子,你家虽有空屋子,天旺正住着,我家演儿不在,我正缺伴儿,就让她到我那儿歇着吧。”说罢,微微咳嗽了两声。青衣妇人柔声笑道:“你知道我是个爱热闹的,最受不得冷清,若不是有你时时叫我,我哪里还挨得过这日子?”“嗳哟哟,掉金豆了,好了好了。”那妇人似是既可怜她,又有些忍俊不住,偏又不善言词,只得一...

2019-07-25 20:03:03

农妇小说[金钗十二]在线试读

这孩子虽小,倒也不认生。而且许草看的出来,既然娃娃能发声,自是因为没人教她的缘故,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开口说话。许草也闲的无事可做,所幸把自己和苗苗两人的鞋子给脱了,盘脚坐在了炕头上,教苗苗说话。杨苗苗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许草,小手揪着她的红嫁衣,慢慢张开了嘴巴,“啊...啊..”“啊..啊..”小苗苗挥着小胖手,冲着许草啊啊的叫了起来。哎,没娘的孩子也真是可怜。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说话。小苗苗张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许草,慢慢的开口了,“..了..狼...”...

2019-07-25 20:03:03

妾心如宅小说[姵璃]在线试读

不过是瞧了正门处的景观,便已如此目不暇接,晗初几乎能够想象得出,那些被抄手游廊阻挡了全貌的东西两苑,是如何雕梁画栋。饶是晗初已知晓了沈予的真实身份,但此时此刻,她还是为这座别院的精致所咋舌。一座私邸都有如此奢华的规模,遑论文昌侯府。沈予自问说得极为明白,这里只是给她暂住,以后他会光明正大地安顿她。晗初这才发现,这园子竟是建在水上,亦或是引了活泉入内。她跟着沈予步入其中,无端生出一种凌波之感,宛如走在水面之上。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别出心裁,当真是教她大开眼界。这算是……金屋藏娇吗?她很想开口询问,却自知没有...

2019-07-25 20:03:03

世家贵胄小说[盛世清歌]在线试读

☆、004 非奸即盗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之后,方悦容的面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变得极其难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大丫鬟,低声道:“去把六爷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姐弟俩彼此观察了一下,又问候了近况,倒是简练得多。所以方锦程也就耽搁了亲事,连同方锦衡也没娶妻,但是两人都订了亲事,只是不晓得姑娘家是否等得。方悦言姐妹俩说了好一会儿,她又央求着方悦容讨了些东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方锦衡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他与方悦容年纪相差甚少,当初属于三年抱俩。彼此之间也晓得脾性,只不过他一向不需要旁人操心,所以叮嘱得倒是少了。...

2019-07-25 20:03:03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2019-07-25 20:03:03

他的小甜猫小说[双喜丸子]在线试读

她感觉自己心跳逐渐加快,脸上一阵发烫,急于想要结束这种压迫感,她低声快速说道:“如果江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下一秒,她便绝望的发现,她身体的另一侧,瞬间也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他离她更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扫在她光滑的额头上,温热而撩拨。不过他并不答话,直接伸出修长的手,单手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就这么一直肆意看着她,似笑非笑。边说边抬脚打算从另一边逃走……终于,江杨看着她窘迫紧张的样子,眼底的戏谑逐渐演变成笑意...

2019-07-25 20:03:03

听说我是校草(重生)小说[卜鸥]在线试读

看来那语气中的不善并不是许莫非的错觉了。不过,许莫非并没有打算理睬。可宋双玉并不打算就此揭过,看着眼前毁了她大好前程的许莫非,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神色。宋双玉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想过无数次再见面的场景。可是她猜错了,许莫非的态度,让她感觉,似乎,许莫非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宋双玉也不算冤枉,事情本身也是由她引起的,结果也是她咎由自取。她看了看电梯的楼层标识,6楼和19楼已经有人按下了,刚好她要前往的楼层已经有人按过了,于是她便不再动作。似乎,两个月前的期末测评,不是许莫非在考试的前一天,在学校的官方直...

2019-07-25 20:03:03

我的娇妻我来疼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唐柏希兴奋的将她拥入怀中,神情略显激动,「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个答案,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以后不准再这么顽皮的吓我了,知不知道?」原本悬宕的心,此时终于能安然落回原来的位置了。***说完电话,蔡明慧一回头,便看见儿子站在身后,她那张年过半百却保养得没有一丝皱纹的秀丽脸孔,微露一抹歉疚。她眼如秋水,饱含浓浓的情意,羞怯的再说了一次,「我愿意。」他热切的覆上她甜美的唇瓣,用比以往加倍的热情,狂烈的吻着她。蔡明慧连忙解释,「柏希,你不要怪你爸爸,公司刚好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他一时走不开。」但唐柏希根本不在乎父亲怎...

2019-07-25 20:03:03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2019-07-25 20: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