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花浓小说[秉烛游漆园]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更新时间2010-4-15 19:28:38 字数:2311“什么?”明锦走过去,低头看她手里的东西。“牡丹啊。”明澜喜滋滋的凑过去,在绣线上划拉。第四章 各有道理从老太太那里出来,明锦立刻去了齐氏屋里,齐氏正在前面跟春香娘说话,见她过来示意她先进去,明澜正在里屋对着窗户龇牙咧嘴,看到明锦兴奋的嚷嚷,“大姐快过来看。”“这是荷包啊?”明锦小心的避开敏感话题,开始期待成品。明锦笑容僵了一下,慢吞吞地道,“明天能做的出来嘛,别累坏了眼睛。”

锦上花浓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锦上花浓》作者:秉烛游漆园【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想她傅明锦正是青春飞扬,活力四射的年纪,

也算是个知荣知耻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

征服世界那是悬了点,驯服个古代大老粗难道还不行吗?

第一章傅家有女初长成

天还没亮,外面是一片漆黑,正是所谓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明锦睁开了眼,旁边的明澜睡成一个大字,白嫩的大腿横跨过被子,重重的压在她身上。

“香艳啊。”明锦啧啧两声,遗憾道,“可惜姑娘我不近女色。”

伸手推开明澜,冰凉的触感让她皱了皱眉头,拽着被子给明澜盖上。

“唔。”明澜似乎被吵醒,抗议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再次将被子压在身子底下继续睡。

明锦无奈,冻感冒了可不是玩的,轻轻拍拍她,又用力将被子拉回来,换来明澜更大的抗议声。

折腾了一回,原本略发冷的身上反倒出了一层汗,明锦轻手轻脚钻出被窝,潮湿的空气让她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她快速的将衣服裹在身上。

已经是晚春,可清晨时分的空气还带着凛冽,明锦将自己收拾整齐之后出了门。

四下里一片漆黑,只有丫头屋里传来些微动静,让傅家院子显得不那么冷寂,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微微收拢起来,带着露水,像是在垂首的少女,带着优雅和谦卑。

那是太阳即将升起的地方,明锦像每天一样,远远看过去。

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好像是已经等待了漫长的岁月,黑暗,和光明相对,压抑而又沉郁,明锦却感到莫名的心安,好像每天的这一刻才是她所最为放松的时候,好像被这样的黑暗淹没过去,就能回到曾经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

明锦勾起唇角,眼神微黯。

等了一会儿,天边才勉强散出些亮的意思,从浓黑到深蓝,再一丝一丝的抽去浓重,淡蓝,灰蓝,白……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一跃升起,没有一丝停顿,没有半点迟疑,一瞬间点亮大片的天空。

“新的一天。”明锦喃喃自语,感受着被阳光的沐浴,觉得力量从一点一点的温暖中恢复过来,瞬间又状态全满,思维也变得清晰有力。

想她傅明锦正是青春飞扬,活力四射的年纪,也算是个知荣知耻五讲四美的大好青年,现在也没让她光膀子围树叶上山去逮野猪,也没让她钻山洞挂树枝的陪恐龙捉迷藏,不过是穿越到封建社会活一回,又有爹有娘,没饥没寒,还有什么好矫情,有什么过不去的?

“又是一个好日子。”明锦眯起了眼,笑得欢畅。

“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好日子?”齐氏从她身后走了过来,声音里带了一丝笑意。

“娘。”明锦回头看着齐氏,唇角翘得更高。

“明锦倒是精神好,从来都起得早睡得晚。”傅维安也走了出来,去看他先前种下的那株芍药,除了在书房读书,他最多的时间就是去伺候他的花草。

明锦心想,那是,她从来都是精力旺盛不知疲惫的姑娘,通宵达旦的上网那是常事,到这要啥没啥的地方日落而息可把她给憋坏了,天黑作幺是找抽呢,这天亮还不赶紧起来撒欢折腾。

“这是随我。”旁边的齐氏有些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伸手拉明锦,嘱咐道,“才暖和一点,别急着换薄衫,春捂秋冻。”

明锦笑眯眯的看着心疼自己的齐氏,回握住她的手道,“您摸我这手,暖和着呢。”

齐氏也笑了,点头携着女儿的手,往厨房去,明锦端了早餐,跟着齐氏一起到了傅老太太屋里。

春香早已经在外屋打扫,见两人来了欠身微笑,“老太太昨晚起夜,这会儿还睡着呢。”

正说着,就听见里面老太太的动静,春香忙走了进去伺候老太太起身。

齐氏带着明锦给老太太行了礼,又伺候着洗脸装扮。

虽然傅家已经远不如从前的光景,家里所有下人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傅老太太仍然觉得某些礼仪是必须坚持并且严格遵守的,傅家就算贫穷,就算没落,也是书香门第。

商户出身的齐氏不以为然,可胳膊拧不过大腿,身为媳妇哪儿能跟婆婆叫板,她只能寄希望于将来给儿子明瑞讨个听话的老婆,好一举把这些年的憋屈和劳累都讨回来,到时候……

“咳咳。”明锦低声清嗓子,提醒显然已经走神的母亲。

齐氏迅速回神,正巧对上老太太探究的眼神,忙低下头装乖。

老太太眼里闪过一丝不满,慢吞吞地道,“想什么呢?”

“呃。”齐氏尴尬不已,真是大意了。

“多大的人了,说话还坑坑巴巴。”老太太声音和缓,却字字不饶人,“最大的明锦都已经是这么大的姑娘了,你也算是长辈,在小辈面前也该有些顾忌,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任性。”

齐氏勉强咽下堵在喉咙中的话,强笑着道,“您说的是。”

老太太见她没有回嘴,似乎有些满意,又道,“咱们傅家和齐家不一样,书香门第四个字不是白说的,虽说是在自家屋里,可偏就是在家里没人看着才更要立得稳,守得住。”

“是我疏忽了,请您责罚。”齐氏被说得没法,笑得益发不自然。

“责罚倒是不用了,你也这么大年纪,总得在孩子面前给你留点脸面。”老太太瞥了一眼明锦。

齐氏心里暗骂,都已经当着明锦的面说到这份上,还留什么脸,脸色益发不好看。

旁边明锦绷住了劲儿,任凭老太太眼刀扫过来,纹丝没动。

老太太对明锦的反应还算满意,扭头淡淡道,“你吩咐厨房,今年都不要做玫瑰糕。”

齐氏一呆,忍不住问,“可是做得不好?”

“不是。”老太太面上更淡,风轻云淡地道,“昨儿个明澜跟我说,想吃玫瑰糕。”

齐氏咬住牙,替女儿求情,“她年纪还小……”

“都已经开始读书识字,不小了。”老太太语气加重,警告的意味很浓,“瞧你教出来的闺女。”

齐氏沉默了,她知道自己要是再说,怕是老太太要变本加厉的两年不再吃那糕点。

“闺女就得有个闺女的样子,”老太太却似乎被挑起了兴致,又开始老调重弹,“傅家人都得是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的!姑娘家是能随便要东西吃的吗?将来都是要嫁出去的,要这么给老傅家丢人,还不如都别嫁出去!”

她见齐氏还要说话,扬高了嗓子沉声喝道,“谁再馋嘴,就给我掌嘴。”

齐氏眼里快要冒出火星来,就要说话,被明锦轻轻拉了一把,才重新坐了回去,低头顺了一会儿气,用尽量平淡的语气道,“媳妇也有件事情要跟娘商量。”

“什么事。”老太太恢复了平静,声音也和缓了些。

“明锦的年纪也大了。”齐氏压住火气,小心翼翼地道,“我瞅着是不是该找个媒人帮忙留意,寻个婆家。”

明锦只觉得头皮发麻,果然,自家娘亲又要提这茬,眼瞅着老太太的脸又黑了半边。

“明锦的婚事早就已经定下。”老太太铁青着脸道,“你不用管。”

“我是明锦的亲娘。”齐氏终于忍不住,努力压着声音不要太高,“这桩婚事一直都没个说法,难道就让明锦一天一天耗下去?”

“你是在跟我叫板吗?”老太太斜睨着齐氏,声音低沉,眼神凌厉,“你是亲娘,我难道就不是亲祖母?”

“媳妇不敢,是我一时糊涂,说错话了,您别跟我计较。”齐氏忙垂下脸,又软声赔笑道,“只是咱们傅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总养着一个闺女在家里,面上也不好看。”

“你不用管。”老太太斩钉截铁的道,“到时候我自然有安排。”

齐氏又试着开口,却总是被傅老太太料敌先机的堵回来,憋得她眼都红了。

两人好容易从老太太那里脱身,齐氏匆匆往书房里去,明锦见她神色不对,慌忙跟上,“娘。”

“你别管。”齐氏怒气冲冲,越走越快,声音拔高了好几度,“回屋里去等我。”

明锦张了张口,无奈的停下脚步,却偷偷转了个弯,绕到书房窗后,侧耳细听。

第二章 河东狮吼

更新时间2010-4-13 23:24:56 字数:3654

书房里传来很大声响,显然是齐氏发了火,正摔打东西撒气,明锦低头屏息,努力分辨着声音的来源。

先是老爹的红木椅子倒在地上的声音,听起来显然老爹没有坐在上面,逃过一劫。

“这是干什么?”书房里立刻传来傅维安的叫声,可惜压低了嗓门,明显失了气势。

接着是铁镇纸砸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托盘,齐氏还是舍不得那些瓷碗,又不敢摔傅老爹的心肝宝贝书,从书房挑那仅有的几个能摔又不怕摔的东西出来,还真是难为她了。

然后,是一声打在身上的闷响。

好脾气的傅老爹终于炸了毛,“你这女人,跑书房里撒泼是怎么?”

明锦慌忙捂住嘴,免得笑声溢出来。

齐氏中气十足的叫嚣,“你个没良心的,我天天为了这个家从早到晚的做活受累,还要在你娘面前装孙子陪小心,当着闺女的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能回嘴吗?”

“自然……不能。”傅维安一听到傅老太太,明显被打消了气焰,声音软了下来,柔声劝道,“你就忍忍,老太太就这脾气,她没坏心。”

“没坏心,难道我就是坏人吗?”齐氏恨恨道,又拔高了嗓门,“我忍这么些年,那还不行我打她儿子出出气?”

傅维安无奈,“夫人小声些,别让人听见。”

“我偏要高声,我让全村人都听见,给我评评理,”齐氏依然气势逼人,声音却明显小了很多,“我嫁到你们家那么多年容易嘛,除了这破房子,傅家还剩下什么?我是跟着你吃好的了还是穿好的了?”

“委屈你啦。”傅维安声音很低,像是叹息。

“我不管,”老太太都没说哭的齐氏听了丈夫两句软话,声音立刻哽咽了,“这是明锦的终身大事,别的事让就让了,这事我半点都不会让的!”

“这个自然,”傅维安忙安抚道,“明锦的婚事不能含糊。”

齐氏没说话,接过傅维安递过来的帕子,抹了抹眼睛,又擦了擦鼻子。

“不过明锦才多大一点,”傅维安又有些好笑,“至于现在就忙不迭的安排人家吗。”

“你这爹是怎么当的。明锦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齐氏抱怨道,“再说了,就算她现在不大,也能先把亲事定下来,再留两年也安心啊,你以为好孩子那么多呢,不早点下手,都让别家抢光了。”

“你当是买东西呢。”傅维安轻轻拍拍齐氏的后背,失笑道,“还要抢的。”

“谁跟你开玩笑,”齐氏气哼哼地拍开他的手道,“前些日子听思荣说,已经给春雨寻了婆家,就是城里的王家少爷,春雨那丫头哪点比得上我们明锦。我再不赶快给明锦找,这几个能看上眼的怕是都得被她们寻摸走了。”

明锦在窗后听得一脸黑线,这竞争意识,齐氏没去做生意真是屈了大才。

“那丫头都到嫁人的年纪了?”傅维安吃惊,“我上次见她才跟桌子一边高。”

“春雨比明锦只大两个月。”齐氏忍不住掐了傅维安一记,疼得他“嘶”了一声,才满意的收回手来,“你说我听了能不急吗?”

“是是。”傅维安心有余悸的握住齐氏的手,“夫人说得是。”

“咱明天去齐家一趟,”齐氏推他一把,却靠近了些,嗔道,“你去跟娘说,我不想过去再挨一顿。”

“好,”傅维安满口答应了,又问,“去送贺礼?”

“还没定下来呢,等定了再说。”齐氏笑道,“是我上回说的那个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傅维安安静下来,屋子里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明锦警觉地直起身,准备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模模糊糊的听见傅维安的轻声叹息,“好吧。”

那声音很轻,却让明锦顿住了脚步,傅维安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温柔和蔼的,可这一声叹息里却似乎饱含着从没有过的情感,沉重而辛酸,让明锦觉得心像是被细弱的针刺了无数下,这种疼并不尖锐,却在心口缠mian久久不去。

明锦咬住了唇,从阴影里走出来,快步回去齐氏屋里。

果然,齐氏没一会儿就回来,眼睛还微微泛着红,明锦心里一疼,觉得眼眶有点发胀。

这是母亲,这世上最疼爱自己的人。

明锦是家里第一个孩子,万众期待之下,居然是个女娃,傅老太太虽然自恃身份并没有说过一句重话,那张脸却阴沉了足有半年,对明锦也总是不闻不问。

傅老爷当时年纪轻,见母亲不高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敢时常看女儿,更不敢面对傅老太太的眼神,索性缩进书房里闷头读书,以至于明锦直到会说话都没有名字,还是齐氏自己给取了“明锦”,齐氏家里是做布料生意的,她能想到最美丽的女孩名字大概就是“锦”了。

按说孩子应该不会记得那么清楚,可明锦却不一样,从她一出生起傅家发生的所有事情,她全都记得。

或许是因为傅老太太对明锦的冷淡,加上某些莫名的同仇敌忾的情绪,齐氏对明锦异常疼爱,几乎超过了那一对双生儿女,成天的带在自己身边,明锦也比普通孩子懂事,教她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全不用她费心,还能不时的帮些小忙。

“娘还真舍不得你嫁人。”齐氏怜爱的摸了摸明锦的脑袋。

明锦坐起身,认真的对齐氏道,“那我就先不嫁人,陪着娘。”

这是实话,见识过傅老太太的样子,明锦对嫁人这件事明显有抵触,她还想过这样的日子,没事撒撒娇就能得点甜头,犯了错耍赖也能混过去,可要是嫁人就全不一样了。

“那哪儿行。”齐氏笑话她,也坐直了身子,“你已经到了年纪,若不是这附近真没什么好人家……”

“娘,”明锦软着嗓子靠在齐氏身上扭啊扭,她也就敢在母亲面前放肆,颇有些恃宠而骄的意思,“祖母不是说了,我定过亲。”

不说还好,一说倒把齐氏说红了眼眶,她狠狠啐了一口,“那老头们之间喝醉了酒胡说八道也能做得准?”

其他事她可以看在傅维安面上不计较,不过是老太太想找个面子,她是小辈,让也就让了,可要是拿自家闺女终身幸福赌气,她拼死也不会答应。

明锦伸手从衣服里拉出荷包,里面是一块莹润的玉璧,老实说,“我瞅着,这不像是石头。”玉佩应该是挺贵重的礼物了吧,也不能真是胡说八道。

“瞧你那点出息,傅家从前好的时候,这种玉可也真算不得什么。”齐氏对傅家曾经的盛年也有耳闻,也是因为这个,让她对傅老太太的坚持颇多隐忍,不过是说两句,听了也就过去了,何必跟一个历尽艰辛的老妇人较劲。

“哦。”明锦不懂玉,只得胡乱点了头。

“我都没进门,就定下了亲事。”齐氏哼了一声,“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也只有傅家这种书香门第做得出。”

齐氏的不屑不是没有道理,从她嫁进来傅家就已经败落了,半点高门大户的甜头都没有尝到,比商户齐家的生活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傅老太太还处处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齐氏自然不服气,尊重是一回事,过日子是另一回事,这礼貌上做小辈的让一让也没什么,婚姻大事可不能有半点含糊。

“可祖母说过要守信。”明锦低声道。

她倒不是为了什么守信,只是单纯的并不想出嫁,这副身体还没成年就要承担生儿育女的重任,她实在有些吃不消,若是她是个古代土著也就罢了,可十几年现代教育,从初中开始就开始的生理教育课不是白上的,她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呢。

“别的事都好说,这事没商量。”齐氏强硬起来,“他们陆家当年跟你祖父一样,也被贬回老家去,谁知道现在还记不记得住这桩婚事。”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秉烛游漆园《锦上花浓》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7-25 20:03:03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7-25 20:03:03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7-25 20:03:03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7-25 20:03:03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7-25 20:03:03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7-25 20:03:03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7-25 20:03:03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7-25 20:03:03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7-25 20:03:03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7-25 20: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