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经济适用男小说[邹邹]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此时一把清爽的嗓声响起,笑道:“齐嫂子,这小姑娘便是原不想哭,被你这么一笑话,也得哭大方了。”这青衣妇人走上前来,细细打量了齐粟娘,点头道:“既是到了我们这儿,好生歇口气,吃口饭,其他再说。”转头对那齐姓女人道:“齐嫂子,你家虽有空屋子,天旺正住着,我家演儿不在,我正缺伴儿,就让她到我那儿歇着吧。”说罢,微微咳嗽了两声。青衣妇人柔声笑道:“你知道我是个爱热闹的,最受不得冷清,若不是有你时时叫我,我哪里还挨得过这日子?”“嗳哟哟,掉金豆了,好了好了。”那妇人似是既可怜她,又有些忍俊不住,偏又不善言词,只得一

清朝经济适用男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清朝经济适用男》作者:邹邹【完结+番外】

写作思路。

总体而言,我在这本书中力图描述的是一对原本没有靠山和背景的小夫妻,希望做一些对人对已都有利的事,所克服的困难与互相间的扶持,主线是他们的爱情和生活。

不同的写手选取这个题材时会有不同的写法,有的仅写内宅,有的仅写工作,有的仅写政斗,有的仅写言情,都非常好,这是各自的写作习惯,绝无高下之分。而邹邹我偏好大背景写作,就算不是政治斗争文,也不是阿哥清穿文,我也要把男女主的生活置于上、中、下三层背景之中。

在那样的等级社会中,上层、中层、下层互相牵扯极为严重,就算不参与政治斗争的纯臣,也没办法不受影响。个人的理想、夫妻的感情、亲人朋友的交往生活、,就是在这样的影响下,一起磕磕碰碰地前进。

第一卷是总纲,主要体现上层、下层的生活状态,也有少许的中层生活。为的就是把男女主有关的社会系统说明白。为后几卷,男女主中层生活受上层、下层的影响作铺垫,描写治河、漕运、阿哥政斗的作用都是如此。我知道连载文铺垫多了不好,让大家失去耐心,但本文不会太短,我个人十分看重文章内容充实和情节起伏,没有第一卷的铺垫,后面的内容就会既单薄又平淡。相信大家都是喜欢看无水文的。

不过,各位放心,我虽然偏好大背景写作,但我写的是仍是打发时间的休闲小说,就类型而言,本文的风格不红楼,我的笔力没法子驾御那种不出宅门的家族题材,它不是宫斗,穿越入宫其实真不好写,也不全然像种田,仅有生活琐碎很难写出起伏的情节,此文只是一篇历史言情。

小人物的历史言情。

第一章 京城郊外的粟娘

北京城。

寅时。

亮更钟响。

九门齐开。

天还是黑漆漆的,三辆破旧的大骡车急急驶出了京城朝阳门,在郊外官道上飞奔,向通州张家湾漕河码头驶去。

大年初一的拂晓寒风从骡车车厢的裂缝中刮了进来。齐理呆呆坐在破木厢里,她昨天傍晚醒来时,从一个二十多岁已经工作两年的桥梁水坝工程监理员变成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而且,还是被父母卖给了人牙子的有癫症的小女孩。

甩鞭声和人牙子的叱喝声连连响起,因为赶得太急,破车厢摇动得极是厉害,把车厢里的人甩得左摇右晃。齐理扫了一眼车厢里照旧睡得沉酣的十来个孩子。孩子们和她一样,都穿着破旧的粗棉衣裤和烂布鞋,隐隐约约看得见几个男孩脑后短短小小的辫子。齐理身上又是一阵哆嗦。她虽是工科出身,毕业后专泡在工地上,文史知识全不感兴趣,早抛到了脑后,也能一睁眼就看出现在是什么朝代。

齐理重重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她用过各种方法想让自己从恶梦里醒来,最后以痛得大哭而告终,她已经认命了。

“现在是康熙三十七年啊……”齐理喃喃自语,打听到年头对她实在没有任何意义。转生到这年代是年轻气盛的后果。当她发现工程事故是承包商偷工减料引起后,若是能沉住气,不让人察觉地报告给总监理师,便不会如此轻易被丧心病狂的承包商害死吧?齐理伸手抹了一把脸,长着茧子的粗糙小手带去了面上大半的泪水。好在有哥哥嫂子在,爸爸妈妈听到这个消息,能撑过去吧?

嗵地一声,骡车似是从一个坑洞上驶过,将齐粟娘震得翻倒,也将她的思念伤感打断。她看着车厢里依旧熟睡着的孩子们,重新坐起。昨天晚上好像是大年三十,人牙子去隆福寺庙会看灯,凌晨方回,只留了一个帮闲看守,这些孩子也在院子里玩了半宿。

“粟娘,想爹娘了?”躺在齐理身边一个男孩不知是听到了动静,还是被震动晃醒,坐了起来,悄声问道。

齐理一惊,连忙用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含糊道:“有……有一些想,小崔哥,你不睡了?”昨天傍晚她醒来时,孩子们都在外头院子里玩耍,只有这个男孩在照料癫症发作的“粟娘”,别的孩童都叫他小崔哥。

刮进车厢里的寒风越发大了,破车门被吹得吱吱作响。“我在家里,这时节已经起来了。”小崔哥十四五岁的模样,比现在的齐理大了不少。他摸索着抱住了齐理,让她靠在怀中取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可好些了?昨儿晚上你癫症发作醒来后,又折腾了半宿,又是叫又是哭,我还以为你癫症又要发作了。好在人牙子和大伙儿都在外头,只有我凑巧在屋里。粟娘,这毛病不能让大伙儿知道,更不能让人牙子知道,否则你进不了大宅门做奴仆,不知会被卖到什么腌脏地方去。可记得了?”

齐理靠在小崔哥怀里,听着他切切的叮嘱,感觉到烂棉衣上传来的阵阵暖气,想着昨天晚上他毫不厌烦的安慰照料,原本绝望孤单的心慢慢安稳下来。她看了看四周还在熟睡的孩童,抬起头轻声道:“我记住了。小崔哥,我患的癫症,隔多少时间病发一次?”

小崔看了她一眼,“原来你在家没有发作过?我四妹出娘胎就有这个毛病,她几月发作一回,只是她身子不及你壮,不如你好得快。”

齐理听得这癫病“几月发作一回”,心里沉甸甸的,小崔似是觉察出她的不安沮丧,柔声逗她说话,“对了,咱们虽都是永定河水灾被卖的,你平日里少言少语,不和大伙儿亲近,大伙儿只知道你叫粟娘,你姓什么?家在永定河边哪个县?我是直隶沧州人。”

齐理沉默半晌,把头埋在小崔怀里,含糊道:“我姓齐……”

小崔轻轻笑道:“姓齐?齐粟娘?”

“……是,我叫齐粟娘……”当初的齐理,现在的齐粟娘把眼泪在小崔的衣襟上擦去,抬起头来,正要说话,只听得外头又是一阵鞭响,人牙子的叱喝声传来,“快!快走!”

车厢摇晃得快要散架了似的,小崔搂紧了齐粟娘,皱了皱眉头,疑惑自语道,“怎的这般着急?”车厢里的孩子们终于被晃得再睡不成,一个接一个坐了起来。

这些孩子小的不过是六七岁,大的不过就是十三四,都以小崔为首,和他说话,听他安排。小崔一时顾不上齐粟娘。齐粟娘见得孩子们都醒了,也不再开口。她来这世上,见着的只有人牙子、帮闲和孩子们。他们说话时遣词用句、行事时进退礼数,与她前世里全不一样,她稍不留意就会露了破绽。小崔虽是甚有见识,但心疼她有病,把她当自己的四妹一样照料,多半不会怀疑她,她也只敢说上几个字,更不敢去和别的孩子亲近,只能躲在小崔身边装呆愣,看着他和孩子们说话,暗暗模仿。

清晨的阳光一线接一线地漏了进来,照在了齐粟娘的脸上。齐粟娘侧目从车厢里的裂缝里看去,初升的太阳散发着金红色的耀眼光芒,康熙三十七年的大年初一开始了。

蓦然间,官道上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似是有不少马匹从后面赶上了来。小崔与齐粟娘同时一怔,便听得赶车的帮闲惶怕的叫声,“当家的,怕是昨儿晚上的事发了,咱们把那宝贝还回去——”

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马蹄声轰然渐近,后头的人已是策马赶上了最后一辆骡车,竟有百骑之多,不一会儿就把三辆骡车团团围住,赶下了官道,停在了道边稀疏的白杨林里。

齐粟娘满心惊异,马上的人个个穿着油光水滑的皮袄子,戴着皮帽子,显是出身不凡,有七八十人还挎着腰刀,皮袄子下的箭袖青袍看着分明是官服。

“是京城里的满旗大贵人。人牙子惹祸了。”小崔从车厢裂缝边转过头来,脸上有掩不住的震惊与不安,急急道:“大伙儿千万别出声,别哭,别招了贵人们的厌——”他的话还只说到一半,便听得一阵咒骂踢打之声,人牙子和两个帮闲被挎刀侍卫从车驾上拖下来痛打,凄厉的惨叫声接连响起,“大爷,小的再不敢了——”车厢里的孩子们个个惊得脸色苍白,两个最小的已是哭了出来。

小崔一把抱住那两个孩子,“不能哭,不能出声,安安分分的,才能保住命。”

钢刀从刀鞘中拨出的声音蓦然响起,齐粟娘全身僵硬,牙齿打战,不过是正中那位满旗大贵人的一个手势,人牙子和两个帮闲哼都没哼一声,便丢了性命,咽喉上的伤口泊泊地流出鲜血,淌了一地。

空气中飘浮着浓浓的血腥味,车厢上的破木门吱呀一声被扯了开来。齐粟娘连吞了两口吐沫,强忍着恐惧,被小崔紧紧牵着,从车厢上走了下去。孩子们被十几个没挎刀的随从驱赶着,跪在白杨林中积雪未消的冻地上。十步外,人牙子和帮闲的尸体被白杨树的阴影掩盖着,黑红黑红一片。

“主子,找着了!”尖细阴柔的嗓声响起,一个白净无须的体面随从,利索地在死人怀中翻了一会,满脸喜色取出一个物件,转身走到一众侍卫簇拥着的高头骏马前打了个千儿,腰间的织锦荷包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着。

他捧着那物什笑道:“八爷,果然是这不长眼的人牙子顺了小格格脖子上的金锁片。”

或是因着没有树枝阴影的遮挡,满旗大贵人八爷身后的太阳光芒万丈,照着他一身织绵华服,腰间玉带莹光流动,脸却看不清,他手中的金锁片被阳光晃得闪亮亮,刺疼了齐粟娘微微抬起的眼。

“罢了,因是……昨夜方赏下来的,今儿必要上身,倒叫我年初一的出京追了几十里。”清亮的声音乍然响起,柔和的语调中带着森冷的贵气。原本就因恐惧而屏住呼吸的孩子们立时将气息压得更轻。齐粟娘觉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那随从陪笑道:“也是小格格生得贵气,……方才赏下这宝贝,主子,初一里头还有赐宴,时辰不早了,您看……”

八爷似是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回去了,李全儿,余下的事你料理了罢。”说罢,马蹄声起,近百骑快马从树林边疾驰上官道,在轰然声中向北而去。

李全儿目送八爷向京城而归,待得蹄声远去,再也见不到影儿,方转过身来扫了一圈地上的三十来个男女孩童,击了击掌,笑道:“小的们,替这些娃儿们寻条活路罢,也是主子打赏我们辛苦了一夜。”

侍立在两边的十来个随从齐齐尖声大笑,声音俱是阴柔,有那得脸的要拍李全儿的马屁,趋前踢了一脚死人,腆脸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狗手伸到小格格脖子上,以为连夜出城就能逃得出咱们李公公的眼睛?”齐粟娘听得“公公”两字,恍然大悟,原来都是改装的太监。小崔的手越发抓得紧了,齐粟娘随着他将头贴在了地上。

众人纷纷奉承,都赞李全儿在北京城脸面大,耳目广。李全儿不过听了几句,反是板了脸道:“我是知道你们的,昨儿带着小格格逛灯会的那几个奴才都被杖毙,连我也被福晋训得没脸,再不下心办事,我也护不了你们。”太监们个个陪着笑脸,李全儿不再多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孩童们,对起先说话的小太监道:“这事儿自不能叫人知道,便是主子爷没闲理这事,揭开了却是饶不了的。你且去城东把焦七唤过来,也省了我们的事。”

“公公,何不叫城西的刘独眼?他可是个爽快人,出价比焦七高了足足四成。”此话一出,立时便有四五个太监随声附和。

李全儿啐了一口,两马鞭不轻不重地抽在那小太监的身上,笑骂道:“亏你小子也是爷爷我带出来,眼皮子怎的这般浅?刘独眼专做各处私窠子里的买卖,不知坏了多少人命,赚得是绝户钱!焦七是京城官牙里难得的稳妥人,看这些娃儿模样多是上年永定河水灾被卖的,为奴为仆也是一条活路,咱们就当做善事,为主子爷积德!便是将来如何,也说得过去。”

众人更是马屁如潮,不需李全儿多说,几个太监将地上的尸体拖到了白杨树林深处掩埋,其余的人将孩童们赶上了三辆破旧大骡车。

小崔听得李全儿的话,松了口气,摸了摸齐粟娘的头。骡车上的挤坐的十来个孩子哭了起来,“小崔哥,俺们……俺们会被卖到哪里去……”

小崔哥一面招呼着孩子们靠在一起取暖,一边安慰道:“大伙儿都别多想,当初爹娘卖了我们,也是为了让我们有口饭吃,又能让弟妹们活命。虽是照旧要被卖出去,只要不被送去那些腌脏地,哪里都是一样。”

第二章 漕河船上的粟娘

焦七是个青脸瘦汉,带点文气,唇上两条八字胡,粗蓝布的长袍左角时常掖在元青束腰带上,着着极是精明干炼,一口地道的京片儿,却不知是旗人还是汉人。

他带了三个帮闲,赶着骡车在土路上颠簸了几天便到了京城附近通州张家湾漕河码头。

此时虽已立春,漕河水面厚冰未消,河面如琉璃般冻得剔透,却极是热闹,来来往往全是木制冰筏。冰筏下钉铁条,或载人,或承货,转瞬即去,甚是快捷。焦七寻了四个大冰筏,载着众孩童,不过几日便过了通州、直隶。待得冰封渐消,焦七在山东临清寻了艘因故滞留的江苏漕船带上,扬帆顺流,直下江南。

因是在河上,焦七也不禁他们乱走。齐粟娘终日站在舱面上眺望发呆,见得开春水浅之时,河道堵塞,淤堵处不时有民夫赤腿站在冰水中清淤。便是顺风,五百石以上的大船仍需纤夫沿岸拖曳而行,岸边纤夫口中“邪许”声声,如耕牛粗喘,响彻千里漕河上空。

崔浩见得齐粟娘日日呆愣,只道她想爹娘,又在白杨树林里见了死人,受了惊吓,便时时逗她说话,平日里也颇多照应。过得几日,齐粟娘终是少了些发呆的时间。

齐粟娘虽是学了些说话时的腔调用词,但自知破绽仍多。她只是个被爹娘卖了的孤女,比人牙子的命更不值钱,哪里敢随便多行一步,多说一句?她平日里不和女童们在一起,只紧紧跟着小崔,却又因着她缠住了小崔,女童们暗地里都不带见她。

小崔自不会提防她,每日里带着她说些闲话,吃饭耍玩。这般过了几日,齐粟娘便也知晓他原识得几个字,父兄皆是沧州镖局趟子手,他也随父兄在河上跑过几回漕镖,比众孩童醒事明理。那些孩童多是河边人家,对漕河沿岸热埠大镇知晓一二,时时沿途指点。托他们的福,齐粟娘也慢慢知晓了康熙三十七年的世情,面上的说话行事也脱去了前世的痕迹。

“小崔哥,你知道这船是打算到哪里去么?”齐粟娘抓着刚刚分到手的窝窝头,悄悄地问小崔。

小崔笑着将过来寻他玩闹的女童莲香、双虹哄走,正要回答,船头一个漕船水夫却与焦七的帮闲吵了起来,只听那水夫大声骂道:“狗攮的杀才!老子的火煤方才分明放在这里,就你这杀才过了身,不是你还是谁?上回不过是块破油布,俺没有理论,你这杀才越发猖狂了!”那帮闲似是争辩了两句,水夫越发大声:“狗杀才!你需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还敢嘴硬?小心老子给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焦七连忙将手中食篮塞给另一个帮闲,赶过去劝解。

齐粟娘听得这水手粗狂,不免吃惊。小崔似是司空见惯,拉着齐粟娘走远了些,低声道:“江苏淮安是黄、淮、漕三河汇流之地,河上大镇。我听人说河道、漕运总督府都在那边,他们多半是要去的。再者,他们既是要到南边去,也总会去扬州、杭州走一趟,替京城里的贵人买几个扬马苏戏回去。”

齐粟娘一惊,“扬马苏戏?”小崔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出声。齐粟娘看他脸色,隐约知晓“扬马苏戏”所指为何,她所知不多的诗词除了“床前明月光”,“鹅鹅鹅”之类外倒还有“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便有些忧心,再想想李全儿夸焦七的话,自我安慰了一番。

“粟娘,你怎么不吃了?”小崔见得齐粟娘咬了两口窝窝头便停下,不禁问道,齐粟娘猛然惊醒,含糊道:“我呆会儿吃……”说罢,便推说口渴,走开了,却只觉小崔的目光落在她背上,久久不放。

齐粟娘随着众人上岸,果然见得江苏淮安府城门口人流如潮,城内南北货物如山,极是繁华。焦七老于此道,早早寻好地方安顿下来,一边从众人中点选出色孩童,一边教训道:“你们听着,焦爷我也算是养了你们一场,给你们指个明道,在大宅里做奴才可不像在乡下家里,你们原是没根底的,人人能欺,切记嘴巴哑着,耳朵聋着,眼睛瞎着,否则贱命一条,没人稀罕!”

孩童们面面相觑,因这焦七平日待人也不算刻薄,便有胆大的问道:“焦爷,老爷们买我们是要做工的,若是眼睛、嘴巴、耳朵都闲着,哪里还能干活?”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邹邹《清朝经济适用男》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7-25 20:02:57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7-25 20:02:57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7-25 20:02:57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7-25 20:02:57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7-25 20:02:57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7-25 20:02:57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7-25 20:02:57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7-25 20:02:57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7-25 20:02:57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7-25 20: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