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小说[金钗十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这孩子虽小,倒也不认生。而且许草看的出来,既然娃娃能发声,自是因为没人教她的缘故,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开口说话。许草也闲的无事可做,所幸把自己和苗苗两人的鞋子给脱了,盘脚坐在了炕头上,教苗苗说话。杨苗苗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许草,小手揪着她的红嫁衣,慢慢张开了嘴巴,“啊...啊..”“啊..啊..”小苗苗挥着小胖手,冲着许草啊啊的叫了起来。哎,没娘的孩子也真是可怜。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说话。小苗苗张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许草,慢慢的开口了,“..了..狼...”

农妇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农妇》作者:金钗十二【完结】

文案:

穿越到农家,嫁给一古代憨厚男人,

还附赠一肉呼呼的小包子,

且看她用自己的知识发家致富养包子。

内容标签:种田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草 ┃ 配角:富贵, ┃ 其它:家长里短种田文

第 1 章

许草握着长长的竹竿,瞪大眼睛,仰头望着那枝繁叶茂的枣树,枣树上挂着一颗颗青翠欲滴的枣子。枣子个头有些小,还要在等上一两个月方能成熟。

想到在过上一两月便能吃上那鲜甜可口的大枣子了,许草吞了口口水,告诫自己忍住,一定要忍住,现在的枣子还太涩了,打落下来也不好吃。

揉了揉有些酸掉的颈子,许草便听见枣树旁边的茅草屋里传来一个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她一慌,丢掉手中的长竹竿,冲站在脚边的一只浑身白毛的小土狗道:“小白,你在这里盯紧了,可别让人把这枣子打落了去。”

那小土狗不大,高度只到小女孩膝盖的位置,很瘦,只剩下副皮包骨了,听见小女孩的声音,很是兴奋,使劲摇了摇尾巴,冲着小女孩汪汪叫了两声。

名叫许草的小女孩这才慌忙朝着茅屋里跑了去,小白狗站在原地盯着小女孩的身影,直到小女孩进了茅草屋,小白狗这才懒洋洋的趴在了枣树下。

许草进了茅草屋,里面站着两个约莫七八岁岁的小女孩,瞧见许草,两个小女孩忙叫道:“大姐,那枣子能吃了不?我们好饿啊,四弟也饿了。”

茅草屋角落是一张大炕,炕上坐着一个二三岁的小男孩,小男孩正哇哇大哭着,瞧见许草,伸手抹了抹眼泪,抽抽噎噎的道:“大..姐,小山饿了。”

才两岁半的孩子说话还有些不清楚,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看着许草。

许草看了看弟弟妹妹,想了想,捞起旁边的渔网,冲那两个小女孩道:“我去河边抓鱼,看看能不能抓到,你们两个在家看着小山。”

两个小女孩忙点了点头。

如今才八月份,正是热的时候,外头赤日炎炎,头顶上的烈日烤着大地上的万物,此时正是晌午时分,外头一个人影都没有,只听见蝉鸣声。

许草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认命的朝着河边走了去。她今年十三岁半,生于漳河村,是许家最大的孩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二妹二丫九岁,三妹三丫七岁,弟弟小山只有两岁半。

来到这里她也很意外,她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本名叫许宝,生于中华共和国,有一个很幸福的家,某一次下课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上跌了下来,醒来就来到这个地方了,她也成了一个名叫许草的一岁小女孩。

是的,她才来时,这具身子才一岁,

如今她已经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呆了十二年半了!她是农大的博士生,本想着穿越就穿越吧,她也好凭着自己一身的本事让这个穷困的小家富裕起来。谁知,事与愿违,她那时才一岁,好不容易长到了五岁的时候,然后告诉自己的老娘怎么种田能让田地里粮食的产量翻倍,结果她老娘以为她鬼上身,说胡话,把她揍了个半死。

日后,每说一次,她老娘就凑她一次,她也想过自己侍弄那些田地的,结果只要被老娘发现,一顿揍就跑不了。

其实她也明白老娘的想法,这几年边疆战乱,税务繁重,老百姓们种的粮食几乎要上缴一半,所剩不多,还要养活一家老小,要真是让她弄得田地里颗粒无所,那一家人可都要饿死了。这种情况,老娘怎么会允许她碰田地。后来,她也就慢慢歇了这些心思,每天饱一餐饥一餐的长到了十三岁。

看多穿越女一穿越来就大显身手,发家致富的故事了,许草只想说这完全都是扯淡!

穿越过来这十二年她都觉得自己快被同化成为一个古生古长的古代人了。好在那些本事她都牢牢的记着,她也相信总有一天会用上的。

许草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很快就来到村里那条漳河了,村里的名字都是以这条河命名的。这漳河很长,许草从未走到头过。

把渔网洒在河中固定好,许草便没什么事可做了,她找了个树荫的地方躺了下去。

这一觉许草睡到了未时,太阳已经有些偏西了。她忙爬了起来,撒开脚丫子朝着河边跑了去,她个子小,又有些瘦弱,费了好大力终于把渔网捞了起来,发现今个运气不错,网里有一条大草鱼,还有几条小鲫鱼。

许草咧嘴一笑,吞了口口水,这一个月来可是第一次网到这么大的鱼了,平日都是几条拇指粗细的小鱼儿,看来今天运气实在不错。早上起来的时候还听见喜鹊叫声了,莫不是今天真有什么喜事不成!

这草鱼足足有四五斤的模样,三条鲫鱼也有一斤左右的样子。

许草拖着鱼网回了家,发现娘跟爹爹还未回来,她嘱咐二丫去把锅里的水烧开,让三丫去后面的菜地里拔根萝卜回来。小山瞧见有大鱼,摇摇晃晃的爬下了炕头,跟着许草屁股后面瞎转悠。

“大..姐,鱼..鱼,吃鱼鱼。”小山走路还有些不稳,摇摇晃晃的。

许草回头冲着小山一笑,“好,吃鱼鱼,小山乖乖的去旁

边等着,等会就可以吃鱼鱼了。”

她说着,麻利的刮鱼鳞,破开鱼肚,掏出里面的鱼肠子,鱼鳔和鱼籽放在木盆里,鱼头剁掉,鱼身抹了薄薄的一层粗盐挂在房檐下晒了起来。今天晚上有鱼头炖萝卜和鱼杂吃就好了。

有这么好的菜,许草一咬牙,把豆子和粗米混在一起煮了一锅大豆饭。平日里可都是煮粥喝的,实在是好久没吃饭了,都有些馋了。

大豆饭蒸好,鱼头也差不多煮好了,门外才传来娘李氏和爹爹许自成的声音。

“啥味道,可真香啊。”

“怕是大丫头又出去抓鱼了,我闻着鱼头炖萝卜的香味了。”这是爹爹许自成的声音,许草似乎觉得爹爹声音里透着一股叹息。

小山听见爹娘的声音,摇摇晃晃的跑了出去,“啊啊..爹,娘..”

李氏瞧见宝贝的小儿子,忙笑眯眯的上前抱起了他,“小山真乖,还知晓出来接爹娘,来,给娘亲个,娘可想死你了。”李氏和许自成已经进了屋子,李氏看了锅里的大豆饭一眼,脸色立马就变了,她把小山往地上一放,就朝着许草奔了过去,一把揪住了许草的耳朵,吼道:“你这死丫头,不是跟你说了,这个月不能在蒸饭吃了,咱们家的粮食没剩多少了,照你这吃法,还没到月底全家都要饿肚子了,你这死丫头,是不是把老娘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啊!”

许草疼的哎呀呀的叫了起来,一手护着耳朵,“娘,娘,我错了,小山,二丫三丫他们饿了,我这才用大豆蒸的饭。”

许草欲哭无泪,虽说在这里生活了十二年早就习惯了老娘的重男轻女,她还是忍不住想哭啊。她前世到底造了多大的孽啊,这辈子把她丢到这种地方,遇到这种老娘!

“好了,大丫头也没啥错,你就别再揍她了。”许自从说着把蹲在地上的宝贝儿子抱了起来,“小山,走咱们吃饭去。”

李氏又冲着许草唠叨了半响,这才骂道:“还不赶紧滚去吃饭,难不成想要老娘把饭菜端过来给你吃啊!”

许草捂着耳朵跑去吃饭。

一个鱼头炖萝卜,一个炒鱼杂,还有个腌菜,许家人好久未吃到这般丰富的食物了,都是敞开了肚皮吃。外面的小白闻见了饭菜的香味,呜呜咽咽的叫了起来,这小土狗跟着许草也是可怜,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好在它自己有时候还能寻些食物,也就这样长大了。

许草慌忙扒掉碗中最后一口饭菜,把吃鱼头剩下的骨头全部扒拉到碗中,冲了出去。

隐约的,许草听见李氏叫骂的声音了,“死丫头,咱们都吃不饱了,她还有闲心养狗,赶明个老娘就把那死狗给杀了,好让小山吃顿好的!”

“你也真是的,那狗也没吃咱们的粮食,都是自个出去寻食,要么就是大丫头给它些骨头啃啃,这你也说!好了,大丫头在咱们家也待不了多久了...”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许草却是一愣,什么叫她在家里待不了多久了?

把碗中的骨头抛给小土狗,许草就端着空碗急匆匆的跑进了屋子里面,看着爹娘,问道:“爹,娘,啥叫我在屋里待不了多久了?莫不是..莫不是...”她说着,面上现出惊恐的神色来。莫不是爹娘想把她卖给大户人家做奴才?

她一直知道娘就是嘴巴碎些,爱唠叨人,虽然经常揍她,但是也没什么坏心肠。可是,家里缺钱,前些时日小山病了,问大伯家借了几百文钱,难不成是大伯来催帐了?所以爹娘想把她卖掉换钱用?许草越想越害怕,这年代,这样的事情可不少。

李氏白了她一眼,“你这死丫头,瞎猜什么!老娘虽然讨厌你个丫头片子,却也不是那狠心之人,把你卖去给人家当奴才!今个我跟你爹给你说了门亲事,觉得男方还不错。”

第 2 章

啥?亲事?那不就是嫁人?许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娘和老爹。她撑死不过十四岁,还不到及笄的年纪,这就让她嫁人了,她说怎么早上那喜鹊在门外的枣树上叫了一上午。

许草欲哭无泪,端着空碗眼巴巴的看着自个的娘,耳畔响起爹爹许自成叹气的声音,“大丫头,你也别怪爹娘狠心,咱们家穷,前些日子小山病了,问大伯家借了几百文钱,如今你大伯家催着咱们还钱,我跟你娘也是没办法了。田地里的收成这几年都不大如意,上缴了一半的粮食,剩余的顾着咱们一家几口都有些困难了,我跟你娘虽说平日里也给人做些活计,但工钱也不多,全部花在了家里的用度上。不过,大丫头啊,你放心,给你寻的男人还不错,很是忠厚老实的。”

一屋子静悄悄的,二丫和三丫年纪虽小,却也大概知道如今在说什么,可能具体不知嫁人是什么概念,却也知道大姐日后就不是她们家的人了,要去别人家里生活了,想到这里,两个丫头眼眶都有些红了。小山还太小,啥都不清楚,正坐在李氏的怀中喝着浓白香滑的鱼汤。

李氏瞧见二丫三丫红着眼睛,瞪了她们一眼,怒骂道:“两个作死的丫头,哭什么哭!你们大姐要嫁人了,这是喜事,是好事,都不许哭了!”

二丫三丫缩了缩身子,显然平时李氏没少打骂她们。

许草看不过去,她最疼这三个弟弟妹妹了,道:“娘,既然你们都帮我寻了门亲事,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若是我嫁了人,你日后要对二丫三丫好些,别再打骂她们了,有好吃的也别老藏着给小山一个人吃。”

李氏被她说了面红耳赤,把小山放了下来,想去揪许草的耳朵。

许草机灵,三步两步窜到了门外,屋子想起李氏叫骂的声音了,“你这死丫头片子还敢躲了啊,胆肥了是不是?老娘怎么做还需要你个死丫头来说教不成?”

“得了,你赶紧坐下喂小山吃饭,别动不动就拿大丫头出气,大丫头你进来,今个咱们也好把亲事说清楚,在过不了几日男方家就要提亲了。那男人也是咱们漳河村的,叫杨辰安,人还不错,一手打猎的好本事。”

杨辰安?许草坐在小兀子上面仔细回想这叫杨辰安的男人,这名字在漳河村算是起的很有水准的,也很好听的了。奈何她绞尽脑汁都没想出村里何时多了个叫杨辰安的男人。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许自成,“爹,我咋不知道咱们村啥时候有个叫杨辰安的

男人了?”

好歹也算是漳河村土生土长的人了,村里上上下下,老老小小,还真没有一个她不认识,不记得的名字。

许自成的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他轻轻咳了一声,又看了许草一眼,方道:“就..就是...杨愣子...”

啥?许草长大了嘴巴傻傻的瞪着老爹,杨辰安是杨愣子?她怎么也不知道杨愣子竟然还有一个这般好听的名讳,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杨愣子,漳河村的人,如今已经二十岁了,长的那是又高又壮,身材魁梧,许草每次见着他的时候,这傻大个子都是一副憨笑的模样。许草也跟他说过几次话,愣是分不清楚这人是真憨还是假憨。

这杨家情况也挺复杂的,杨愣子的亲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掉了,后来他一岁的时候,杨老爹又娶了一个陈氏,陈氏这人对杨愣子开始还算好的,给他改了名叫杨富贵,后陈氏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对杨愣子自然不怎么样了。

这杨愣子也娶过一房媳妇的,结果媳妇给他生下一个女儿后,受不了婆婆的百般刁难,跑了!

许草也从来只知道他叫杨愣子或者杨富贵,却不知他还有如此好听的一个名字。

她嘴巴张了又张,想多问些什么,却发现实在没必要了,对这杨愣子虽不是很了解,但是该知道也全部都知道。她没想过嫁不嫁这个问题,她倒不是在乎父母之命媒唆之言什么的,只要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自个家里是什么情况。如此贫困的家庭,如此平凡的长相,期待小说里那般遇见名门贵族的少爷公子,然后少爷公子对她一见钟情什么的,那她就真是傻子了。

她清楚什么叫门当户对,前世活了三十岁,这辈子也活了十几年了,有些道理她太清楚了,不会去像小女孩一般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

而且,许草想了想,这男人似乎还不错,虽有些憨厚,但憨厚的男人好掌控些,两人相处也会轻松许多。虽有个小包子,不过三个弟弟妹妹都是她照顾大的,在多照顾一个也没啥。

说起来,这种类型的男人算是许草中意的了,若真是给她一个不分五谷的读书人,她可就真的哭死了。

这样一想,许草就松了口气,甜甜的笑道:“成,爹,娘,那男方啥时候提亲?”

许自成和李氏都楞了下,他们倒是没想到大丫头会这么轻快的答应下来,毕竟那杨愣子长的人高马大,年纪也不

小了,还带着个拖油瓶,没几个姑娘愿意往这火坑里跳的。他们也是逼不得已才让大丫头嫁给他的。

这时代大家都喜欢清秀书生型的男子,许草不爱小白脸,她就喜欢壮实一点的。

李氏看着眼前的大姑娘,心里突然有些难受,她一直都喜欢小山,对这三个姑娘非打即骂。其实她也不愿啊,她穷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活在这样的时代,若是你不生个男娃娃出来,周遭的人非用唾沫星子淹死你。李氏的眼眶有些红红的,她直愣愣的看着许草,叹息道:“大丫头,娘也不想打骂你的,实在...实在是..”

许草不等她说完,忙道:“娘,您别伤心了,我觉得富贵挺好的,打猎的好手,我在勤快些,日子不会比旁人差的。”

好歹日后是自己的男人了,可不能在叫什么杨愣子了。

李氏感概啊,这大姑娘从小就比旁人懂事啊,就是从小有些神神叨叨的,老是说胡话。希望她嫁出去后可千万别再说那些稀奇古怪的话了,还说什么能把田地里的粮食改良成杂交水稻,这样日后粮食的产量就能增收一倍。哎哟,当初五岁的小丫头片子跟她说这话,她没差点吓死!不行!她一定要趁着出嫁前好好跟大丫头说说,嫁过去之后可万万不能说这些胡话了。

许自成和李氏知晓大丫头不反对这门亲事,都松了口气,一家人早早吃了晚饭就去休息了。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个月的时候,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都完成了,只等两个月后男方来迎亲了。

而今天男方刚把聘礼送过来,男方的聘礼还不错,许草都没想到陈氏会允杨富贵送这么多聘礼来,相比应该是富贵的私房钱吧。

李氏喜的见牙不见眼,“哎呀,真是没想到这杨家还不错,给了这么多的聘礼,瞧瞧看,还给了六两银子啊!”

其他的聘礼虽多,但是不值钱,全部加起来恐怕也没六两银子。

许自成也是满脸的笑意,蹲在茅草屋钱磕着草鞋上的干泥巴,笑道:“这杨家还真不错,我瞅着这几天不忙,准备去山上砍几颗树,好歹给大丫头打些陪嫁的家具出来。”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金钗十二《农妇》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农妇小说[金钗十二]在线试读

这孩子虽小,倒也不认生。而且许草看的出来,既然娃娃能发声,自是因为没人教她的缘故,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开口说话。许草也闲的无事可做,所幸把自己和苗苗两人的鞋子给脱了,盘脚坐在了炕头上,教苗苗说话。杨苗苗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许草,小手揪着她的红嫁衣,慢慢张开了嘴巴,“啊...啊..”“啊..啊..”小苗苗挥着小胖手,冲着许草啊啊的叫了起来。哎,没娘的孩子也真是可怜。这才两岁了都还不会说话。小苗苗张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许草,慢慢的开口了,“..了..狼...”...

2019-07-25 20:02:52

妾心如宅小说[姵璃]在线试读

不过是瞧了正门处的景观,便已如此目不暇接,晗初几乎能够想象得出,那些被抄手游廊阻挡了全貌的东西两苑,是如何雕梁画栋。饶是晗初已知晓了沈予的真实身份,但此时此刻,她还是为这座别院的精致所咋舌。一座私邸都有如此奢华的规模,遑论文昌侯府。沈予自问说得极为明白,这里只是给她暂住,以后他会光明正大地安顿她。晗初这才发现,这园子竟是建在水上,亦或是引了活泉入内。她跟着沈予步入其中,无端生出一种凌波之感,宛如走在水面之上。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别出心裁,当真是教她大开眼界。这算是……金屋藏娇吗?她很想开口询问,却自知没有...

2019-07-25 20:02:52

世家贵胄小说[盛世清歌]在线试读

☆、004 非奸即盗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之后,方悦容的面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变得极其难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大丫鬟,低声道:“去把六爷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姐弟俩彼此观察了一下,又问候了近况,倒是简练得多。所以方锦程也就耽搁了亲事,连同方锦衡也没娶妻,但是两人都订了亲事,只是不晓得姑娘家是否等得。方悦言姐妹俩说了好一会儿,她又央求着方悦容讨了些东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方锦衡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他与方悦容年纪相差甚少,当初属于三年抱俩。彼此之间也晓得脾性,只不过他一向不需要旁人操心,所以叮嘱得倒是少了。...

2019-07-25 20:02:52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2019-07-25 20:02:52

他的小甜猫小说[双喜丸子]在线试读

她感觉自己心跳逐渐加快,脸上一阵发烫,急于想要结束这种压迫感,她低声快速说道:“如果江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下一秒,她便绝望的发现,她身体的另一侧,瞬间也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他离她更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扫在她光滑的额头上,温热而撩拨。不过他并不答话,直接伸出修长的手,单手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就这么一直肆意看着她,似笑非笑。边说边抬脚打算从另一边逃走……终于,江杨看着她窘迫紧张的样子,眼底的戏谑逐渐演变成笑意...

2019-07-25 20:02:52

听说我是校草(重生)小说[卜鸥]在线试读

看来那语气中的不善并不是许莫非的错觉了。不过,许莫非并没有打算理睬。可宋双玉并不打算就此揭过,看着眼前毁了她大好前程的许莫非,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神色。宋双玉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想过无数次再见面的场景。可是她猜错了,许莫非的态度,让她感觉,似乎,许莫非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宋双玉也不算冤枉,事情本身也是由她引起的,结果也是她咎由自取。她看了看电梯的楼层标识,6楼和19楼已经有人按下了,刚好她要前往的楼层已经有人按过了,于是她便不再动作。似乎,两个月前的期末测评,不是许莫非在考试的前一天,在学校的官方直...

2019-07-25 20:02:52

我的娇妻我来疼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唐柏希兴奋的将她拥入怀中,神情略显激动,「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个答案,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以后不准再这么顽皮的吓我了,知不知道?」原本悬宕的心,此时终于能安然落回原来的位置了。***说完电话,蔡明慧一回头,便看见儿子站在身后,她那张年过半百却保养得没有一丝皱纹的秀丽脸孔,微露一抹歉疚。她眼如秋水,饱含浓浓的情意,羞怯的再说了一次,「我愿意。」他热切的覆上她甜美的唇瓣,用比以往加倍的热情,狂烈的吻着她。蔡明慧连忙解释,「柏希,你不要怪你爸爸,公司刚好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他一时走不开。」但唐柏希根本不在乎父亲怎...

2019-07-25 20:02:52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2019-07-25 20:02:52

她来时有星光[娱乐圈]小说[咎书]在线试读

“好啊。”苏漓江热情地说,“时间你定,我来请。”苏漓江向她挥了挥手,余嘉一坐上车,开往英龙的方向。推开办公室的门,穿着一件花衬衫的皮卡正翘首以待,他抬起头:“嘉一,我可是专门等了你很久哦。”“还是要谢谢你帮我解围。”余嘉一不见外地拍拍他的胳膊,“今天公司还有事,改天一定请你吃饭。”余嘉一道:“那我先走了。”“矮油~为了你,我特地让人把他们的事都排到下午...

2019-07-25 20:02:52

待我有罪时小说[丁墨]在线试读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

2019-07-25 20: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