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贵胄小说[盛世清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004 非奸即盗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之后,方悦容的面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变得极其难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大丫鬟,低声道:“去把六爷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姐弟俩彼此观察了一下,又问候了近况,倒是简练得多。所以方锦程也就耽搁了亲事,连同方锦衡也没娶妻,但是两人都订了亲事,只是不晓得姑娘家是否等得。方悦言姐妹俩说了好一会儿,她又央求着方悦容讨了些东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方锦衡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他与方悦容年纪相差甚少,当初属于三年抱俩。彼此之间也晓得脾性,只不过他一向不需要旁人操心,所以叮嘱得倒是少了。

世家贵胄小说章节试读

[古装迷情] 《世家贵胄》作者:盛世清歌【完结】

文案:

方悦言在不少人的眼中,就是一个悍妇,连续两次退亲。

连亲爹和祖母都被她算计,妥妥的嫁不出去!

偏偏在向许良的眼中,她就是生活必需品!

向许良在所有世家子弟中,是出了名的温文儒雅贵公子。

可惜家世太过复杂,虽未娶妻却已得克妻之名。

不过在方悦言的眼中,他就是超级大变态!

在这个有钱就任性、有权就能上天的世界里,

向许良绝对是个吊炸天的良配!

男主变态任性,女主聪慧任性,两人都很有钱!

向许良:我和方悦言之间的亲事,就是女神必须快嫁我!

方悦言:我和向许良之间的亲事,就是霸道变态爱上我!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方悦言离奇丧母,在查找真凶的同时,一路摆平渣爹,斗倒狠毒祖母。与一表人才的男主向许良,展开了从讨厌到相知相守的一段情缘。一个是女神悍妇,另一个是超级变态,两人超级般配!

男主吊炸天,女主聪慧任性,两人携手共度难关!开篇就埋下一个伏笔,让人好奇接下来的故事发展。作者文笔老道流畅,徐徐展开,让人欲罢不能。情节跌宕起伏,节奏把握得很好,在宅斗之中书写一段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

==================

☆、001 悲愤送丧

一片哀戚的哭声,到处都可见白衣缟素之人。这里是灵堂,正中间摆放着一口上等的墨漆楠木棺材,方悦言跪在正中间,头上还裹着麻布,当真是披麻戴孝,双眼通红。

棺材里面躺着的人是方悦言的母亲,方家长房嫡媳,可是如今却已经成了一具冰冷冷的尸体。

“姐姐,娘怎么了?”一道清脆而稚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正是方悦言的小弟弟方锦俞。

他今年不过三岁,刚会说话走路,对于这个世界懵懂得很。此刻也不明白他们的母亲究竟怎么了,为何要躺在那个木头匣子里,不说话也不动弹。只是看着身边的姨娘和其他兄弟姐妹,嚎啕大哭的模样,他也跟着红了眼眶。

跪在他身后的奶娘,立刻往前挪了小半步,轻轻地拍着方锦俞的后背。

“娘她死了,不会再哄你睡觉,也不会和你说话,更不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方悦言看了一眼方锦俞的奶娘,立刻那个奶娘就颤了一下,犹犹豫豫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再安抚方锦俞。

方锦俞抬起头看向方悦言,脸上露出惊惶的神色。他咧开嘴,就开始嚎啕大哭。尖利的哭声像是一把利剑一般,撕开灵堂之中这股子沉闷呆滞的气氛。

大殿里其他嘤嘤哭泣的人,都被这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嚎声给震住了,顿时只有这一道真正委屈而迷茫的哭腔传入耳中。

方悦言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再次流了下来,怎么都止不住,她小声地抽泣着,鼻子酸得受不了。

他们的娘死了,这一屋子哭得人就没个真心的,至少她要找个真心为娘亲哭泣的人。

大房的主母死前唯唯诺诺,死后倒是风光无限,平时不把她看在眼里的姨娘和庶子庶女们,如今都一窝蜂地跪在灵堂内,替她守丧。

棺材被钉死了,从灵堂之内抬走了。方悦言牵着方锦俞的手,跌跌撞撞地走在送丧的队伍前面。长长的送丧队伍,真正和死者有关系的,其实不过只有他们两个人。

“姐,我的脚好疼!娘,你起来抱抱锦俞,锦俞会乖乖的……”方锦俞死死地抓着方悦言的手,小声地抽泣着,他不敢像平时一样耍脾气也不敢停下不走,只是轻声地哀求着,语气带着十足的委屈。

方悦言也才十岁,她咬着牙大步往前走,还得半拖半拉着方锦俞,十分辛苦。但是前头抬着棺材的人并不等他们,竟然逐渐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娘,女儿不孝,不能让大姐、大哥还有六哥来送您一程!娘,女儿连您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娘,女儿……”方悦言一下子扬高了声音,凄厉地哭叫道。那声音像是杜鹃啼血一般,生生地从耳边传到了心里。

前面那几个抬棺材的人都抖了一下,一个个竟是默契地放缓了脚步。不再那么故意地大步走,让他们姐弟俩追不上了。

方悦言的双眼通红,眼泪早已流干了。她看着那几个抬棺材的人,眼眸里闪烁着几分恨意。没想到送丧路上竟然会出现这种差错,他们俩步子小根本追不上,导致后面长龙般的队伍一起脱节了,瞧着甚是可笑!

她最后那句未说完的话,便是:娘,女儿一定替你报仇!

“驾!驾!”马蹄声响起,在这条小路上幽僻的小路上,显得尤为清晰而突兀。后面的人都为这匹横冲直撞的马让路。

“十妹,小弟!”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疲惫感。

“六哥!”两个人回头,就看到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方锦衡。

原本是英俊潇洒的少年,如今却显得风尘仆仆,一看就是匆匆赶来。他的身上只来得及裹了一件白布,面容憔悴,麻利地跨下马来,一下子将方锦俞抱进了怀里。

“小弟莫哭,六哥抱着你送送娘!”他的声音十分干涩,尾调甚至有些颤抖。

方锦衡单手抱着他,另一只手牵着方悦言,兄妹三人走在棺材后头,心里悲凉一片。方悦言的眼眶再次红了,鼻子酸胀得很,偏偏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她的六哥下巴上都长了胡茬,发冠也乱糟糟的,不知道几日没有打理过了。

甚至方才他骑的那匹马,待他下马之后,那马就自动地走到小路的边缘,直接趴在地上喘着气儿,想来这一路飞奔着实不易。

方国公府的大房共有三个嫡子,两个嫡女,若不是这位六少爷及时赶过来,恐怕送丧的就只有十姑娘和十四少爷这两位幼女稚童了。

“哗——哗——”土一捧一捧地将棺材掩埋,兄妹三人手拉手站在一旁,沉默地看着,心底紧紧地揪着。

当棺材彻底被泥土填平之后,一直跟在队伍后头的管家立刻走了过来,想要劝他们回去。只是他还没开口,方锦衡竟然眼一黑就直接趴在坟头边上了。

周围的众人一阵手忙脚乱,方悦言和方锦俞的奶娘们也都各自抱着他们离开了。

“姑娘,这是小厨房刚煮好的羊奶,您喝一些。这几日都瘦了好几圈了,奶娘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这大房天塌下来,还得有人顶着,您可不能再病了,否则……”薛奶娘心疼地看着她,手里端着碗热乎乎的羊奶,还冒着丝丝白气。

方悦言就坐在床边上,怔怔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屋子里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娘亲布置的。她此刻坐着的紫檀月洞式门罩架子床也是娘亲精挑细选来,上面的被套、枕套全部都是娘亲一一缝制的,图案还是她当初吵着要的小鸡啄米,童趣味十足,如今看起来只觉得伤心异常。

她吸了吸鼻子,制止自己再感伤下去,免得眼泪又要流出来了。“咕嘟咕嘟”几口就把羊奶喝了下去,热腾腾的羊奶流进胃里,让她稍微好受了些。

“六哥醒了没?”方悦言轻声问了一句。

“刚醒不久,老夫人和几位夫人已经过去瞧了。”薛奶娘从衣袖里掏出锦帕,细细地替她擦着嘴角。

“呵,她们现在就没病没灾了?无论是在灵堂还是去送丧,都看不见她们一个人影,不是头疼就是腰痛。现在倒好,巴巴地都跑去看六哥!她们这是做什么,是寒碜我娘吗?面对我娘就不屑一顾,但是对于她生出来的子女,却巴结得很,不觉得脸上臊得慌吗?”方悦言冷笑了一声,语气嘲讽至极。

她脸上原本悲戚的神色,一下子消散了,变成了讥诮十足的冷笑,乍然一看甚至有些狰狞。

薛奶娘默默地替她擦拭嘴角,一句话都没有接下去。只是瞧着她脸上的那抹阴冷笑容,心里发颤。

十姑娘的性子当真是越发厉害了,夫人在世时,十姑娘在五个子女之中,个性就是最不饶人的,偏偏还是爱面子的,所以行事作风之中总是绵里藏针。现如今弄成了这副田地,想来国公府还有的闹。至少他家十姑娘,就不会让这些人安生。

“姑娘,您要不要去瞧瞧?”薛奶娘轻声问了一句。

“去,怎么不去?我倒要看看,那些人的脸皮究竟厚到什么程度!”方悦言轻哧了一声,立刻就有丫头过来替她穿上披风。

“锦衡,你可总算醒了。若是再不醒,老夫人可得拿拐杖抽打那些个没用的大夫了!”方悦言前脚刚踏进院子里,就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这两句话说得极其好听,语气里带着焦急。

屋里立刻就响起了一阵附和声,甚至还有人在殷殷切切地哭着。

方悦言进来的时候,就瞧见了几位贵妇陪着老夫人坐在屋子里,一个个面上又哭又笑的。对于六少爷能醒过来,将喜极而泣的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落在方悦言的眼里,却只觉得刺眼得很。

她从衣袖里摸出锦帕,稍微按了两下眼角,一双妙目就已经变得通红了。

“六哥。”方悦言颤着声音喊了一声,不由得往前走了一步,却是直接踉跄了。身边的大丫鬟及时地扶住她,摇摇晃晃地往方锦衡的床边走,那哀戚的模样似乎随时都要昏过去。

“十妹。”方锦衡刚才还耐着性子和老夫人拉扯着,现在瞧见方悦言走过来的模样,当下脸色一变,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扶她。

方悦言哪里会让他起来,立刻就快走了几步,直接扑倒在床边,用力按住了他的手。

“悦言这是怎么了?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你们十姑娘起来,地上凉得很!”老夫人脸上那种慈爱的神色不见了,冲着方悦言身边的大丫鬟说了一句,语气硬邦邦的。

方悦言也不说话,就捂着脸小声地抽泣着。即使身边有两个丫头扶着,可是她就是站不稳当,摇摇晃晃的就像随时要晕倒。

屋子里那种关心备至的温暖气氛一下子就消散了,任谁看着一个小姑娘不说话,但就是哭得快背过气去了,都不会觉得心情好。

☆、002 疑虑重重

“悦言,你究竟在哭什么?快莫哭了,你六哥该心疼了。他之前快马加鞭赶回来,都跑死了两匹马,别再让他担忧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边说边有人走了过来,掏出锦帕细细地替她擦眼泪。

此人正是之前方悦言进屋时说话捧着老夫人的,国公府五房的夫人,也就是她的五婶婶。

“五婶之前在哭什么,我就在哭什么。只不过想起六哥要那么拼命地赶回来,却没有与娘见上一面,我的心里就跟针扎似的!就连祖母和各位婶婶们都不好去看她,只能在六哥屋子里哭……”方悦言见好就收,立刻止了泪水,只是面上悲戚的神色依旧。

边说还边抬起手来,捂住胸口,似乎是遭受了莫大的刺激。

只不过她这声情并茂的一番话说完之后,屋子里的气氛却变得更加紧绷了。

刚刚下葬不久的大房夫人,因为身份敏感,所有人都避开她。连谈论都很少,但是今儿这位十姑娘就是不让她们好过,还句句不离开她,哭得那样伤心,分明就是打她们脸呢!而且这小丫头片子,不过是几句话而已,就把她们对六少爷的关心给转换了,变成躲在这里替她那短命鬼的娘哭丧呢!

“十妹!”旁人心底暗恨得紧,但是方锦衡却是心疼得要命。轻声唤了一句,冲着她招了招手,明显是要她坐过去。

老夫人看着方悦言又要哭的模样,眉头立刻皱成了川字型。她是真的受不住有人拼命在她面前哭,更何况还是为了那个不待见的人。

“成了,你们兄妹俩也许久没见了,好好说说话。有什么缺的尽管跟你二婶开口!”老夫人轻声说了一句,便带头离开了院子。

剩下的婶娘们自然不会多留,紧跟着就告辞出去了。方才还挤满了人的房间,此刻只剩下兄妹俩,外加几个伺候的人。

“快过来让我瞧瞧,哭坏了没有?你呀,何必要与她们一般见识!”等到外头彻底没有了声音,方锦衡立刻就跳下了床。丝毫方才在老夫人面前那副苍白的模样,相反还精神头十足,显然已经恢复过来了。他手里拿着锦帕,细细地替她擦拭着眼泪。

这几日哭得多了,那双水波似的眼睛,早就红肿了起来。此刻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盯着方锦衡瞧,当真是可怜。

“六哥是男子,自然不会和她们见识。但我是女子,不与她们见识,她们就要吃人呢!当初娘亲和阿姐不都是吃了那个亏,我们把她们当一家人,她们可不认得这些!”方悦言哼了一声,乖乖地站着让他擦眼泪,只是语气里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国公府乃是百年世家,一向倡导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孝敬长辈,爱护幼辈,团结友爱得让皇上都快要颁发五好家庭旨意了。可惜那些不过都是假象而已,越长久的世家,内里就越发的腐臭不堪。

表面是金镶玉,若是挖开内里,酸臭得让人作呕。

“是六哥不好,不该着急去边疆的,应该守着你们。这样娘也不会……”方锦衡长叹了一口气,声音里充满了懊悔和苦涩。他低着头,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一方锦帕,似乎不敢抬头看亲妹的表情。

提起这件事儿,兄妹俩的神色都不太好看。长房的大爷方锦程,也就是他们的嫡兄。跟随祖父去边疆征战,本以为这次必定战功赫赫,哪晓得竟然出了意外,音信全无。六爷立刻就请命与五叔去筹措粮草,盼着能离边疆近一些,也好打探到大爷的讯息,

“六哥,你也是心里着急!”方悦言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面颊。

方锦衡毕竟是十六岁的男子了,寻常人家已经是可以娶娘子的年纪了,只是因为国公府规矩大,所以才一直拖着。

“只是大哥的讯息,我也没有探听到,连祖父都没能见上一面。能赶回来送丧,还是五叔请了旨意,皇上开恩让我回来的。”提起兄长的事情,方锦衡再次陷入了一片落寞之中。

屋漏偏逢连夜雨,方家长房当真是最近撞了煞星,什么糟心事儿都凑到了一起。

“呵,那还真得好好谢谢五叔,他回来之后肯定要因为这事儿被念叨的。你等着瞧好了,这国公府里,人人都等着看我们长房的笑话,长房主母没了,明明有五个嫡子女,却只有两个幼女幺儿送丧,而且我连娘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他们也真够狠的!”方悦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眯起了眼眸,冷声道。

若不是五叔心疼他们几个,恐怕娘亲死的消息都不会传给方锦衡,那还真只有两个幼儿送丧。偌大的方国公府,高贵的大房夫人,却只有这样的凄凉下场,当真是欺人太甚!

方锦衡听她这么说,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来。往常十妹虽然不耐烦应付家里这些人,总说他们虚伪,但是好歹不会这般言辞激烈。

“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会没见到娘亲最后一面?”方锦衡连自己身边最信任的人都撵了出去,拉着她坐到了椅子上,面色变得十分严肃。

方悦言一下子就变了脸色,显然她十分不想记起那件事儿。

“那日早晨我去请安的时候,娘亲还好好的。只是午后却忽然听人说她吐了血,情况十分危急。当时我在柳家参加赏花会,等我赶回来的时候,太医都来了,诊断她没有呼吸了。理由是气血攻心,情绪太过激动!娘亲的身体虽然不好,但是怎么可能好好的就成了这样!我不相信!一定是那些人趁着我们兄妹几个都不在娘的身边,就下了这样黑手!”方悦言的语气越来越急,每一句话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她的身上弥漫着滔天的恨意和怒气,双眼圆瞪,那模样根本就不像刚满十岁的孩子。

方锦衡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方悦言最后一句话虽说是气话,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国公府对待他们娘亲,根本就是不闻不问,甚至还觉得她是个累赘。

就连那些下人们都会议论:若不是大夫人生了这几个好儿女,恐怕早就归西了。

“那爹呢?”方锦衡沉默了片刻,才挤出三个字。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盛世清歌《世家贵胄》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世家贵胄小说[盛世清歌]在线试读

☆、004 非奸即盗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之后,方悦容的面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变得极其难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大丫鬟,低声道:“去把六爷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姐弟俩彼此观察了一下,又问候了近况,倒是简练得多。所以方锦程也就耽搁了亲事,连同方锦衡也没娶妻,但是两人都订了亲事,只是不晓得姑娘家是否等得。方悦言姐妹俩说了好一会儿,她又央求着方悦容讨了些东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方锦衡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他与方悦容年纪相差甚少,当初属于三年抱俩。彼此之间也晓得脾性,只不过他一向不需要旁人操心,所以叮嘱得倒是少了。...

2019-07-25 20:02:39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2019-07-25 20:02:39

他的小甜猫小说[双喜丸子]在线试读

她感觉自己心跳逐渐加快,脸上一阵发烫,急于想要结束这种压迫感,她低声快速说道:“如果江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下一秒,她便绝望的发现,她身体的另一侧,瞬间也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他离她更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扫在她光滑的额头上,温热而撩拨。不过他并不答话,直接伸出修长的手,单手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就这么一直肆意看着她,似笑非笑。边说边抬脚打算从另一边逃走……终于,江杨看着她窘迫紧张的样子,眼底的戏谑逐渐演变成笑意...

2019-07-25 20:02:39

听说我是校草(重生)小说[卜鸥]在线试读

看来那语气中的不善并不是许莫非的错觉了。不过,许莫非并没有打算理睬。可宋双玉并不打算就此揭过,看着眼前毁了她大好前程的许莫非,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神色。宋双玉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想过无数次再见面的场景。可是她猜错了,许莫非的态度,让她感觉,似乎,许莫非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宋双玉也不算冤枉,事情本身也是由她引起的,结果也是她咎由自取。她看了看电梯的楼层标识,6楼和19楼已经有人按下了,刚好她要前往的楼层已经有人按过了,于是她便不再动作。似乎,两个月前的期末测评,不是许莫非在考试的前一天,在学校的官方直...

2019-07-25 20:02:39

我的娇妻我来疼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唐柏希兴奋的将她拥入怀中,神情略显激动,「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个答案,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以后不准再这么顽皮的吓我了,知不知道?」原本悬宕的心,此时终于能安然落回原来的位置了。***说完电话,蔡明慧一回头,便看见儿子站在身后,她那张年过半百却保养得没有一丝皱纹的秀丽脸孔,微露一抹歉疚。她眼如秋水,饱含浓浓的情意,羞怯的再说了一次,「我愿意。」他热切的覆上她甜美的唇瓣,用比以往加倍的热情,狂烈的吻着她。蔡明慧连忙解释,「柏希,你不要怪你爸爸,公司刚好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他一时走不开。」但唐柏希根本不在乎父亲怎...

2019-07-25 20:02:39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2019-07-25 20:02:39

她来时有星光[娱乐圈]小说[咎书]在线试读

“好啊。”苏漓江热情地说,“时间你定,我来请。”苏漓江向她挥了挥手,余嘉一坐上车,开往英龙的方向。推开办公室的门,穿着一件花衬衫的皮卡正翘首以待,他抬起头:“嘉一,我可是专门等了你很久哦。”“还是要谢谢你帮我解围。”余嘉一不见外地拍拍他的胳膊,“今天公司还有事,改天一定请你吃饭。”余嘉一道:“那我先走了。”“矮油~为了你,我特地让人把他们的事都排到下午...

2019-07-25 20:02:39

待我有罪时小说[丁墨]在线试读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

2019-07-25 20:02:39

夫人不当白月光小说[寄秋]在线试读

「你找过我?」她想笑,却呜咽着捂住嘴,不让凄楚的哭声流出,叫人看轻了她。「你不认为我和情郎私奔了?毕竟在我绣架下发现一只男人的鞋。」她语气中含着很重的怨气,好像她受辱的冤屈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因为他,她成了人尽可夫的贱妇。「你相信我有什么用,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所有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时,你根本不在!」她好恨,恨自己眼瞎,一心想嫁的男人却撑不起她头顶一片天。「不,不能忘,我一直在找你,可我找不到你。」不论他费了多大的劲,花了多少银子和心力,她和孩子都如石沉大海,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是的,我找过你,上...

2019-07-25 20:02:39

以心相约小说[薛慕深]在线试读

雨落噘着嘴,也懒得再和周辞搭话,偏头望向窗外,噘着嘴的脸鼓的像个小包子,惹得周辞一阵一阵的发笑,忍不住同她搭话。雨落听见这话,转过头来:“呸,你想什么呢,还不是我爸我妈,不知道怎么就给我找了这么一门亲事。”雨落听了这话,便不再说话了,她和父母关系从来就没有那么好,如果她们真是为了钱,还真是有这么个可能。她撇撇嘴,这个表情刚好被开车的周辞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你是怎么想的要嫁这么一个老头子,为了钱啊?”想到这里,她居然鼻头一酸的想哭。“那有怎么样,陆...

2019-07-25 20: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