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一遇总统定终身》作者:明珠还【完结】

简介: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

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

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

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

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下场,你能猜到吧!

厉慎珩说,我的命是家族的,我的心是国家的,可我的命根子,却永远只是静微的……

第1章 你放手吧,我不爱你

厉公馆戒备森严,月色下恢宏迤逦。

授十字勋章的卫队持枪而立,尖顶的城堡耸入深蓝的夜幕,那一弯月牙就是它最美的点缀。

A国多少女人对厉慎珩趋之若鹜,可到最后,却不过又黯然退场。

但静微从来想的都是逃离。

逃离这一栋恢宏的金丝笼,逃离那个心狠手辣的纨绔二代厉慎珩。

她立在悬崖边缘,剧烈的风将她的一头长发吹的凌乱飞舞,她无处可去,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走来。

风将他短而锐利的头发吹乱,无可挑剔的五官在夜色里展露清晰。

他笑起来曾是星辉落入眼中的璀璨,但此时,他望着她的眼瞳中,只有无边无际的晦暗和沉寂。

“静微。”

他唤她的名字,比寒风还要冷冽的寒意沁入心脏最深处,她整个人蓦地颤了一下,却仍是缓缓向后退了一步。

碎石滚落山崖,几无声息,风过耳,呼啸凌厉,静微终是用力咬紧了嘴唇:“厉慎珩,你放手吧,我不爱你,自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宋业成一个。”

那人在她面前几步外停住,菲薄孤傲的唇却缓缓的挑了起来,他在笑,可那笑,却忽地让静微心口剧痛。

厉慎珩缓缓扬起手,他手掌心里一样东西被他掷出来,风力强劲,那小小吊坠堪堪落在静微身前。

是三年前,他生日时,她敷衍他随便在街市上买来的,她还记得价格,只要八十块,连他一双袜子都买不到,可他视若珍宝,日夜不曾离身。

但他现在亲手丢弃了。

静微忽然睁大双瞳,泪意滚滚而落:“厉慎珩……”

“阮静微,我成全你。”

他最后看她一眼,转过身去,再未停留,回头。

……

“这辈子,阮静微,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静微忽地从噩梦中惊醒,可眼皮却好似有千万斤重,怎样都无法睁开。

胸口像是压着巨大的石块,她快要无法喘息了,梦靥再一次席卷而来,她重又陷入无边无际的昏沉。

“静微,静微……”

年轻英俊的男人伏低了身子轻轻唤了几声,那躺在床上双腮嫣红,小腹高高隆起的女人,睡的极沉,毫无反应。

“她睡着了吧?”刘爱英推开卧室的门,探头进来问了一声。

宋业成点了点头,目光中滑过一瞬的不忍,刘爱英闪身进来,看着儿子的表情,冷冷一笑:“你也别心疼,将来你平步青云了,什么女人没有?你就要和虞政委家的千金订婚了,难不成真要为了她和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把你到手的前程都毁了?”

宋业成蹙了眉不说话,目光复又落在阮静微的脸上。

她生的美丽,性子柔弱,全心全意的爱慕着他,哪怕他就要娶亲了,可她却还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男人对于这样的女人,总会有几分的怜惜,可刘爱英说的也对,他不能因为这一桩桃色事件,毁了自己的前程。

“别磨叽了,她刚才虽吃了堕胎药了,但这么大的孩子可不容易掉下来,我得亲自动手。”

第2章 胎死腹中

“别磨叽了,她刚才虽吃了堕胎药了,但这么大的孩子可不容易掉下来,我得亲自动手。”

刘爱英从腰间裹着的围裙里抽出来一根擀面杖,直接走到了床前。

阮静微睡的很沉,不知做了什么梦,眉宇深深蹙着,说不尽的楚楚可怜,刘爱英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小贱货,不要脸勾引我儿子!

宋业成狠狠心,推开门,闪身出了卧室。

他一直走到厅外,站在卧室的窗台边,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攥着,有着钻心的剧痛。

他对阮静微,是有感情的,可男人更重要的是仕途和前程,他只能牺牲她。

静微,我会补偿你的,等将来,我成为人上人了,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窗内,刘爱英掀开阮静微身上盖着的被子,鲜血无声无息的涌出,湿透了她的衣衫和身下被褥,药效让阮静微依旧沉睡不醒,刘爱英撇了撇嘴,面目表情的将擀面杖放在了她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从前在村里时,她母亲就是十里八村的接生婆,那时候医疗条件落后,很多女人在乡间地头就把孩子生了,刘母靠着这把擀面杖也帮了几个难产的孕妇把孩子擀下来,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她没告诉宋业成,她给阮静微用的是虎狼药,孩子这会儿估摸着在肚子里已经没气了,她月份大了,又用了安眠的药物,此时沉睡不醒,使不出力,只能借助她的外力,将那死胎‘生’出来。

刘爱英一张脸上毫无表情,她粗糙的双手按住擀面杖的两头,从隆起的小腹最顶端用力往下推去。

“啊——”

一声惨叫几乎冲破屋顶,床上原本沉沉睡着的女人忽然如濒死的鱼一般挣扎起来,刘爱英腾出一只手,随便抓了什么东西塞在阮静微的口中,粗壮的身子半压上去制住她的动作,手下擀动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快,丝毫不停。

鲜血汩汩的向外涌,皮肉硬生生剥离的痛感比凌迟还要难以忍受,阮静微口中塞了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双手十指蜷缩起来,抓住了刘爱英的手臂,死命的抠着,想要将她推开……

刘爱英咬了牙忍着,最后一下,将身体上所有的重量都击中在擀面杖上,用力的往下一推……

阮静微双眼一翻,只觉得肚子里一团血肉彻底的被剥离自己的身体,她双手无力的垂下来,在死胎从身体里滑出那一刻,她沉沉的晕厥过去,好似再没了任何声息。

刘爱英松了一口气,脱力了一样瘫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床上几层褥子都被血染透了。

刘爱英歇了歇,站起来出了卧室,将早就从农家里搜罗来的草木灰拿了进来。

阮静微下身仍在不停的淌着血,几乎足月的孩子被硬生生的擀下来,刘爱英看也不看,将那几捧灰直接敷在了伤处。

第3章 阮家小女儿,连条狗都不如

晕厥不醒的女人,一丁点反应都没有,刘爱英看着那鲜血将草灰冲散,她就又敷了一把上去,直到鲜血流的越来越少,她方才冷哼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

二月春寒。

可为生计而忙碌的人们却天不亮就起床开始了一整日的操劳。

集市是最热闹的地方,可今日这热闹却又异于往日。

“看见了吗?那是个出了名的破鞋……听说她年纪轻轻就做人家小三!呸,真是不要脸!”

“就是,真是丢死人了,难怪人家不要她……”

不知是谁,将垃圾堆里扔着的一双臭鞋丢在了阮静微的身上,人群里一声哄笑。

阮静微裤管里淋漓都是血,每走一步,她都像是踩在刀刃上一样,痛楚无比。

可她不能死在这里,她不能就这样被人唾骂着死在这寒风刺骨的街头。

她不想背着一身的污名就这样死去。

可她却撑不住了。

渐渐泛白的天幕之下,寒霜满地,她伏在集市污水横流的地面上,鼻端满是腥臭之气,每呼吸一次,就像是刀子在生生的刮着她的气管一样。

下面仍在不停的淌着血,可她疼的已经麻木了。

醒来知晓孩子死了那一刻,她的心终于跟着死了。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甜言蜜语,全都是假的,她终于清醒了,可是,太晚了……

她将厉慎珩伤的体无完肤,一门心思的对宋业成付出,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心思,全都用在了宋业成的身上,可到头来,换的却是这样凄惨的结局。

静微恍惚看到极远处,宋业成拥着虞思雨,正立在那里,冷漠的望着她。

宋业成英俊的面容,清冷,漠然,而虞思雨,桀骜的微微抬着下颌看着她,唇角的笑容,是胜利者的不屑和轻漫。

静微垂下了眼帘,她能感觉到她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可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遗憾和懊悔。

如果能重来一次……

多好。

静微紧紧抠在冰冷地面上的手指蜷了蜷,最后一口气,终于艰涩的缓缓吐出……

她死了,死在二十二岁的芳华。

……

十六岁的阮静微坐在窗子前,托腮想着上辈子的事儿。

九月末的阳光暖融融的,从窗子里照进来,落在她的身上,脸上。

活着的感觉真好,而更好的,却是一切都为时未晚。

阮静微跳下椅子,转身走到卧室门口。

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大她一岁的姐姐阮思雨的生日,姐妹俩很巧合的生在同一日,在那个剖腹产还不怎么盛行的年代,该是很大的缘分,两人更该十分亲近才是。

可也许是姐妹两个八字不和,阮思雨打小就讨厌阮静微。

而阮家的父母,更是一股脑的偏爱嘴甜会卖俏的长女,对阮静微倒是平平,甚至可以说,阮家小女儿,在家中连条狗都不如。

阮正泽还好,小女儿虽然沉默寡言的,不会围着他撒娇,但到底生的漂亮功课又好,他对她的疼爱虽然比不上阮思雨,但也是记挂着的。

第4章 挨打

可田小芬却不一样,她对长女疼爱入骨,恨不得摘天上的月亮,可对这个害的她因为超生而丢了正式工作的次女,却视若眼中钉,肉中刺。

尤其在七年后,田小芬终于生了儿子扬眉吐气之后,她对静微的厌恶,更是达到了顶点。

生静微的时候,阮家罚了一大笔钱,田小芬丢了工作,生这根独苗苗的时候,阮家直接掏空了家底。

这几年阮正泽的厂子不景气,阮家一直没缓过劲儿来。

田小芬的意思,大女儿阮思雨马上要高考了,肯定是不能耽误的,次女这个年龄出去打工挣钱正好补贴家用。

但静微不肯,阮正泽也不肯。

二女儿学习不错,阮正泽不舍得让她辍学,而静微自己,更是酷爱读书。

田小芬拗不过丈夫,家里罚的四壁空空,这一肚子气,就全撒在了静微的身上。

上辈子,阮静微拼了命的想要讨好父母姐姐和幼弟,忍气吞声,做牛做马。

可后来,阮思雨还是将她踩入了泥沼之中狠狠的磋磨。

而自己那个独苗弟弟,却更是将她这个不被宠爱的姐姐,当狗一样呼来唤去。

她的母亲田小芬,更是到她死,都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阮静微站在卧室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上天让她重活一次,如果她依旧活成上辈子的鬼样子,那简直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

田小芬放下手里的菜篮子,走到小女儿的房间外就砰砰砰的叩门:“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知道起来帮我做家务,整天就知道坐吃等死,我真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下你这个扫把星!”

若在往日,不等田小芬叩门,静微一大早就爬起来帮忙买菜做早饭收拾屋子了。

可今日,田小芬砰砰敲完门,静微却仍是没有动静。

田小芬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死丫头你要造反了是不是!还不给我滚出来!你姐姐待会儿就回来了,耽误了你姐姐过生日,我揭了你的皮!”

静微淡漠一笑,缓缓伸手开了门。

田小芬正掐着腰在门外唾沫星子四溅的叫骂,冷不丁静微开了门,不像往日那样一副怯怯的懦弱样子束手束脚的站在那里,倒是一双清亮的杏核眼定定的望着她,殷红唇角笑意淡淡,不卑不亢。

田小芬的叫骂戛然而止,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静微,可静微却已经抬脚出了房门,径直走到了客厅门口。

田小芬转过身来,见她弯腰换鞋,细格子连衣裙下露出两条细长笔直白嫩嫩的小腿,雪白的晃人眼睛。

田小芬回过神来,冲过去扯住静微的胳膊斥骂:“死丫头你干什么,我叫你半天了你在里面装死,打扮的妖里妖气出去干什么?”

田小芬年过四旬,胳膊腿都粗壮起来,力气自然不小,静微被她扯的踉跄,头砰地一声撞在门框上,田小芬仍不肯松手,静微却张嘴‘哇’地大哭出声来。

筒子楼一户挨一户,谁家有点风吹草动都听的清楚无比,这边静微刚扯开嗓子哭,那边对门的李阿姨和旁边的赵奶奶就探出了头来。

第5章 嫉妒她生了这样一张脸

田小芬最好面子,平日里在外人跟前,对两个女儿都是疼爱有加的模样,关起门来却是变了脸色。

静微从前性子乖巧怯弱,在家挨了揍,出门还要帮田小芬打掩护,周遭邻居几乎都不知道内情。

此时她嚎啕大哭,田小芬惊呆了不说,邻居们也纷纷出来看:“这是怎么了?”

“孩子头怎么磕成这样了?哎呦呦,小芬啊,这是怎么回事?”

赵奶奶最是热心肠爱管闲事,又是居委会的妇女主任,静微哭着扑过去抱了赵奶奶:“今儿我生日,我和同学约好了去公园玩,我妈不让,非让我在家给我姐做饭……”

赵奶奶和李阿姨对视了一眼,刚要开口,一道娇俏女声忽然响起:“这是怎么了?小妹怎么哭了?妈你也真是的,每年过生日都非要小妹在家里好好庆祝,人家想和同学出去玩你都不许。”

阮思雨娇嗔开口,轻轻搂住了静微:“姐姐看看,没事儿吧?有点肿,没破皮,走,姐姐回去给你涂点药……”

阮思雨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对几个邻居道:“妈就是舍不得小妹,总想把她关家里,女孩子大了,想要出去交朋友,多正常啊是不是……”

田小芬忙也配合笑道:“可不是嘛,现在街上小流氓也多了起来,我们微微这么漂亮,我才管的严了一些……”

“微微啊,你妈也是心疼你,快别哭了,今儿生日呢……”

“待会儿大家都来家里吃啊,我炖了肘子!”

田小芬热情的招呼着,和阮思雨一左一右夹着静微,将她推入了屋子中去。

客厅的门辅一关上,田小芬的脸就拉了下来,阮思雨冷笑一声,放了包就坐在沙发上,翘了个二郎腿嗑瓜子。

田小芬随手抄了个鸡毛掸子就往静微身上打去。

若在往日,静微定然是躲也不敢躲,可今日,田小芬的鸡毛掸子还没落下来,静微就放开嗓门哭喊起来。

她这边一哭一喊,田小芬就再也打不下去了,待会儿邻居再来,又怎么解释?

阮思雨磕瓜子的动作一顿,目光抬起落在静微的脸上,不由得又蹙紧了眉毛。

这个妹妹她打小就不喜欢,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却偏生生了这样一张脸,阮思雨自恃貌美,身边追求者甚众,可这一切,都在阮静微也考入了她念的高中之后,成了空谈,笑柄。

从前她听的最多的话是:‘思雨你生的真漂亮,跳舞又这样好,将来说不定就能成大明星呢……’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明珠还《一遇总统定终身》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2019-07-25 10:04:52

他的小甜猫小说[双喜丸子]在线试读

她感觉自己心跳逐渐加快,脸上一阵发烫,急于想要结束这种压迫感,她低声快速说道:“如果江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下一秒,她便绝望的发现,她身体的另一侧,瞬间也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他离她更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扫在她光滑的额头上,温热而撩拨。不过他并不答话,直接伸出修长的手,单手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就这么一直肆意看着她,似笑非笑。边说边抬脚打算从另一边逃走……终于,江杨看着她窘迫紧张的样子,眼底的戏谑逐渐演变成笑意...

2019-07-25 10:04:52

听说我是校草(重生)小说[卜鸥]在线试读

看来那语气中的不善并不是许莫非的错觉了。不过,许莫非并没有打算理睬。可宋双玉并不打算就此揭过,看着眼前毁了她大好前程的许莫非,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神色。宋双玉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她想过无数次再见面的场景。可是她猜错了,许莫非的态度,让她感觉,似乎,许莫非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宋双玉也不算冤枉,事情本身也是由她引起的,结果也是她咎由自取。她看了看电梯的楼层标识,6楼和19楼已经有人按下了,刚好她要前往的楼层已经有人按过了,于是她便不再动作。似乎,两个月前的期末测评,不是许莫非在考试的前一天,在学校的官方直...

2019-07-25 10:04:52

我的娇妻我来疼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唐柏希兴奋的将她拥入怀中,神情略显激动,「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个答案,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以后不准再这么顽皮的吓我了,知不知道?」原本悬宕的心,此时终于能安然落回原来的位置了。***说完电话,蔡明慧一回头,便看见儿子站在身后,她那张年过半百却保养得没有一丝皱纹的秀丽脸孔,微露一抹歉疚。她眼如秋水,饱含浓浓的情意,羞怯的再说了一次,「我愿意。」他热切的覆上她甜美的唇瓣,用比以往加倍的热情,狂烈的吻着她。蔡明慧连忙解释,「柏希,你不要怪你爸爸,公司刚好有重要的事要处理,他一时走不开。」但唐柏希根本不在乎父亲怎...

2019-07-25 10:04:52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2019-07-25 10:04:52

她来时有星光[娱乐圈]小说[咎书]在线试读

“好啊。”苏漓江热情地说,“时间你定,我来请。”苏漓江向她挥了挥手,余嘉一坐上车,开往英龙的方向。推开办公室的门,穿着一件花衬衫的皮卡正翘首以待,他抬起头:“嘉一,我可是专门等了你很久哦。”“还是要谢谢你帮我解围。”余嘉一不见外地拍拍他的胳膊,“今天公司还有事,改天一定请你吃饭。”余嘉一道:“那我先走了。”“矮油~为了你,我特地让人把他们的事都排到下午...

2019-07-25 10:04:52

待我有罪时小说[丁墨]在线试读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

2019-07-25 10:04:52

夫人不当白月光小说[寄秋]在线试读

「你找过我?」她想笑,却呜咽着捂住嘴,不让凄楚的哭声流出,叫人看轻了她。「你不认为我和情郎私奔了?毕竟在我绣架下发现一只男人的鞋。」她语气中含着很重的怨气,好像她受辱的冤屈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因为他,她成了人尽可夫的贱妇。「你相信我有什么用,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所有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时,你根本不在!」她好恨,恨自己眼瞎,一心想嫁的男人却撑不起她头顶一片天。「不,不能忘,我一直在找你,可我找不到你。」不论他费了多大的劲,花了多少银子和心力,她和孩子都如石沉大海,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是的,我找过你,上...

2019-07-25 10:04:52

以心相约小说[薛慕深]在线试读

雨落噘着嘴,也懒得再和周辞搭话,偏头望向窗外,噘着嘴的脸鼓的像个小包子,惹得周辞一阵一阵的发笑,忍不住同她搭话。雨落听见这话,转过头来:“呸,你想什么呢,还不是我爸我妈,不知道怎么就给我找了这么一门亲事。”雨落听了这话,便不再说话了,她和父母关系从来就没有那么好,如果她们真是为了钱,还真是有这么个可能。她撇撇嘴,这个表情刚好被开车的周辞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你是怎么想的要嫁这么一个老头子,为了钱啊?”想到这里,她居然鼻头一酸的想哭。“那有怎么样,陆...

2019-07-25 10:04:52

他总是信以为真小说[晴天包子]在线试读

尤小悠有些恼怒,她知道他误会她做些不干净的事情,可是这样赤、裸、裸的侮辱也让她有些血气上涌。“谁包不是包,装什么清高。”慕久念叨出这句话,蓦然把她往怀里一拽。手腕脚腕却被那人巧妙的摁住,小只的她被强行塞进他怀里,就像是抱着一个布娃娃。“想拿几张拿几张,要求是……”慕久掀起一只眼皮,缓慢的说,“不许说话,不许走。”“你……”她刚要说话,手腕却被人一拽,狠狠的...

2019-07-25 10: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