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明珠还]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可阮静微却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一分钱没花不说,每学期还有奖学金。“私事?”阮思雨见状,立时道:“我们高中新来一个转校生,听说背景很了不得,小妹这一段时间都和那个人牵扯不清……”说到功课,阮思雨不由一阵气噎,她念这所重点高中是田小芬求爷爷告奶奶求到从前的老领导那里才给她争取来的名额,还花了一笔钱送礼。“她功课是一直挺好,我说的是,是她的一些私事……”“乖什么乖!我说她怎

一遇总统定终身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一遇总统定终身》作者:明珠还【完结】

简介: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

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

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

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

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下场,你能猜到吧!

厉慎珩说,我的命是家族的,我的心是国家的,可我的命根子,却永远只是静微的……

第1章 你放手吧,我不爱你

厉公馆戒备森严,月色下恢宏迤逦。

授十字勋章的卫队持枪而立,尖顶的城堡耸入深蓝的夜幕,那一弯月牙就是它最美的点缀。

A国多少女人对厉慎珩趋之若鹜,可到最后,却不过又黯然退场。

但静微从来想的都是逃离。

逃离这一栋恢宏的金丝笼,逃离那个心狠手辣的纨绔二代厉慎珩。

她立在悬崖边缘,剧烈的风将她的一头长发吹的凌乱飞舞,她无处可去,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走来。

风将他短而锐利的头发吹乱,无可挑剔的五官在夜色里展露清晰。

他笑起来曾是星辉落入眼中的璀璨,但此时,他望着她的眼瞳中,只有无边无际的晦暗和沉寂。

“静微。”

他唤她的名字,比寒风还要冷冽的寒意沁入心脏最深处,她整个人蓦地颤了一下,却仍是缓缓向后退了一步。

碎石滚落山崖,几无声息,风过耳,呼啸凌厉,静微终是用力咬紧了嘴唇:“厉慎珩,你放手吧,我不爱你,自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宋业成一个。”

那人在她面前几步外停住,菲薄孤傲的唇却缓缓的挑了起来,他在笑,可那笑,却忽地让静微心口剧痛。

厉慎珩缓缓扬起手,他手掌心里一样东西被他掷出来,风力强劲,那小小吊坠堪堪落在静微身前。

是三年前,他生日时,她敷衍他随便在街市上买来的,她还记得价格,只要八十块,连他一双袜子都买不到,可他视若珍宝,日夜不曾离身。

但他现在亲手丢弃了。

静微忽然睁大双瞳,泪意滚滚而落:“厉慎珩……”

“阮静微,我成全你。”

他最后看她一眼,转过身去,再未停留,回头。

……

“这辈子,阮静微,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静微忽地从噩梦中惊醒,可眼皮却好似有千万斤重,怎样都无法睁开。

胸口像是压着巨大的石块,她快要无法喘息了,梦靥再一次席卷而来,她重又陷入无边无际的昏沉。

“静微,静微……”

年轻英俊的男人伏低了身子轻轻唤了几声,那躺在床上双腮嫣红,小腹高高隆起的女人,睡的极沉,毫无反应。

“她睡着了吧?”刘爱英推开卧室的门,探头进来问了一声。

宋业成点了点头,目光中滑过一瞬的不忍,刘爱英闪身进来,看着儿子的表情,冷冷一笑:“你也别心疼,将来你平步青云了,什么女人没有?你就要和虞政委家的千金订婚了,难不成真要为了她和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把你到手的前程都毁了?”

宋业成蹙了眉不说话,目光复又落在阮静微的脸上。

她生的美丽,性子柔弱,全心全意的爱慕着他,哪怕他就要娶亲了,可她却还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他。

男人对于这样的女人,总会有几分的怜惜,可刘爱英说的也对,他不能因为这一桩桃色事件,毁了自己的前程。

“别磨叽了,她刚才虽吃了堕胎药了,但这么大的孩子可不容易掉下来,我得亲自动手。”

第2章 胎死腹中

“别磨叽了,她刚才虽吃了堕胎药了,但这么大的孩子可不容易掉下来,我得亲自动手。”

刘爱英从腰间裹着的围裙里抽出来一根擀面杖,直接走到了床前。

阮静微睡的很沉,不知做了什么梦,眉宇深深蹙着,说不尽的楚楚可怜,刘爱英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小贱货,不要脸勾引我儿子!

宋业成狠狠心,推开门,闪身出了卧室。

他一直走到厅外,站在卧室的窗台边,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攥着,有着钻心的剧痛。

他对阮静微,是有感情的,可男人更重要的是仕途和前程,他只能牺牲她。

静微,我会补偿你的,等将来,我成为人上人了,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窗内,刘爱英掀开阮静微身上盖着的被子,鲜血无声无息的涌出,湿透了她的衣衫和身下被褥,药效让阮静微依旧沉睡不醒,刘爱英撇了撇嘴,面目表情的将擀面杖放在了她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从前在村里时,她母亲就是十里八村的接生婆,那时候医疗条件落后,很多女人在乡间地头就把孩子生了,刘母靠着这把擀面杖也帮了几个难产的孕妇把孩子擀下来,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她没告诉宋业成,她给阮静微用的是虎狼药,孩子这会儿估摸着在肚子里已经没气了,她月份大了,又用了安眠的药物,此时沉睡不醒,使不出力,只能借助她的外力,将那死胎‘生’出来。

刘爱英一张脸上毫无表情,她粗糙的双手按住擀面杖的两头,从隆起的小腹最顶端用力往下推去。

“啊——”

一声惨叫几乎冲破屋顶,床上原本沉沉睡着的女人忽然如濒死的鱼一般挣扎起来,刘爱英腾出一只手,随便抓了什么东西塞在阮静微的口中,粗壮的身子半压上去制住她的动作,手下擀动的力道却是越来越快,丝毫不停。

鲜血汩汩的向外涌,皮肉硬生生剥离的痛感比凌迟还要难以忍受,阮静微口中塞了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双手十指蜷缩起来,抓住了刘爱英的手臂,死命的抠着,想要将她推开……

刘爱英咬了牙忍着,最后一下,将身体上所有的重量都击中在擀面杖上,用力的往下一推……

阮静微双眼一翻,只觉得肚子里一团血肉彻底的被剥离自己的身体,她双手无力的垂下来,在死胎从身体里滑出那一刻,她沉沉的晕厥过去,好似再没了任何声息。

刘爱英松了一口气,脱力了一样瘫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床上几层褥子都被血染透了。

刘爱英歇了歇,站起来出了卧室,将早就从农家里搜罗来的草木灰拿了进来。

阮静微下身仍在不停的淌着血,几乎足月的孩子被硬生生的擀下来,刘爱英看也不看,将那几捧灰直接敷在了伤处。

第3章 阮家小女儿,连条狗都不如

晕厥不醒的女人,一丁点反应都没有,刘爱英看着那鲜血将草灰冲散,她就又敷了一把上去,直到鲜血流的越来越少,她方才冷哼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

二月春寒。

可为生计而忙碌的人们却天不亮就起床开始了一整日的操劳。

集市是最热闹的地方,可今日这热闹却又异于往日。

“看见了吗?那是个出了名的破鞋……听说她年纪轻轻就做人家小三!呸,真是不要脸!”

“就是,真是丢死人了,难怪人家不要她……”

不知是谁,将垃圾堆里扔着的一双臭鞋丢在了阮静微的身上,人群里一声哄笑。

阮静微裤管里淋漓都是血,每走一步,她都像是踩在刀刃上一样,痛楚无比。

可她不能死在这里,她不能就这样被人唾骂着死在这寒风刺骨的街头。

她不想背着一身的污名就这样死去。

可她却撑不住了。

渐渐泛白的天幕之下,寒霜满地,她伏在集市污水横流的地面上,鼻端满是腥臭之气,每呼吸一次,就像是刀子在生生的刮着她的气管一样。

下面仍在不停的淌着血,可她疼的已经麻木了。

醒来知晓孩子死了那一刻,她的心终于跟着死了。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甜言蜜语,全都是假的,她终于清醒了,可是,太晚了……

她将厉慎珩伤的体无完肤,一门心思的对宋业成付出,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心思,全都用在了宋业成的身上,可到头来,换的却是这样凄惨的结局。

静微恍惚看到极远处,宋业成拥着虞思雨,正立在那里,冷漠的望着她。

宋业成英俊的面容,清冷,漠然,而虞思雨,桀骜的微微抬着下颌看着她,唇角的笑容,是胜利者的不屑和轻漫。

静微垂下了眼帘,她能感觉到她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可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遗憾和懊悔。

如果能重来一次……

多好。

静微紧紧抠在冰冷地面上的手指蜷了蜷,最后一口气,终于艰涩的缓缓吐出……

她死了,死在二十二岁的芳华。

……

十六岁的阮静微坐在窗子前,托腮想着上辈子的事儿。

九月末的阳光暖融融的,从窗子里照进来,落在她的身上,脸上。

活着的感觉真好,而更好的,却是一切都为时未晚。

阮静微跳下椅子,转身走到卧室门口。

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大她一岁的姐姐阮思雨的生日,姐妹俩很巧合的生在同一日,在那个剖腹产还不怎么盛行的年代,该是很大的缘分,两人更该十分亲近才是。

可也许是姐妹两个八字不和,阮思雨打小就讨厌阮静微。

而阮家的父母,更是一股脑的偏爱嘴甜会卖俏的长女,对阮静微倒是平平,甚至可以说,阮家小女儿,在家中连条狗都不如。

阮正泽还好,小女儿虽然沉默寡言的,不会围着他撒娇,但到底生的漂亮功课又好,他对她的疼爱虽然比不上阮思雨,但也是记挂着的。

第4章 挨打

可田小芬却不一样,她对长女疼爱入骨,恨不得摘天上的月亮,可对这个害的她因为超生而丢了正式工作的次女,却视若眼中钉,肉中刺。

尤其在七年后,田小芬终于生了儿子扬眉吐气之后,她对静微的厌恶,更是达到了顶点。

生静微的时候,阮家罚了一大笔钱,田小芬丢了工作,生这根独苗苗的时候,阮家直接掏空了家底。

这几年阮正泽的厂子不景气,阮家一直没缓过劲儿来。

田小芬的意思,大女儿阮思雨马上要高考了,肯定是不能耽误的,次女这个年龄出去打工挣钱正好补贴家用。

但静微不肯,阮正泽也不肯。

二女儿学习不错,阮正泽不舍得让她辍学,而静微自己,更是酷爱读书。

田小芬拗不过丈夫,家里罚的四壁空空,这一肚子气,就全撒在了静微的身上。

上辈子,阮静微拼了命的想要讨好父母姐姐和幼弟,忍气吞声,做牛做马。

可后来,阮思雨还是将她踩入了泥沼之中狠狠的磋磨。

而自己那个独苗弟弟,却更是将她这个不被宠爱的姐姐,当狗一样呼来唤去。

她的母亲田小芬,更是到她死,都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阮静微站在卧室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上天让她重活一次,如果她依旧活成上辈子的鬼样子,那简直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

田小芬放下手里的菜篮子,走到小女儿的房间外就砰砰砰的叩门:“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知道起来帮我做家务,整天就知道坐吃等死,我真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下你这个扫把星!”

若在往日,不等田小芬叩门,静微一大早就爬起来帮忙买菜做早饭收拾屋子了。

可今日,田小芬砰砰敲完门,静微却仍是没有动静。

田小芬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死丫头你要造反了是不是!还不给我滚出来!你姐姐待会儿就回来了,耽误了你姐姐过生日,我揭了你的皮!”

静微淡漠一笑,缓缓伸手开了门。

田小芬正掐着腰在门外唾沫星子四溅的叫骂,冷不丁静微开了门,不像往日那样一副怯怯的懦弱样子束手束脚的站在那里,倒是一双清亮的杏核眼定定的望着她,殷红唇角笑意淡淡,不卑不亢。

田小芬的叫骂戛然而止,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静微,可静微却已经抬脚出了房门,径直走到了客厅门口。

田小芬转过身来,见她弯腰换鞋,细格子连衣裙下露出两条细长笔直白嫩嫩的小腿,雪白的晃人眼睛。

田小芬回过神来,冲过去扯住静微的胳膊斥骂:“死丫头你干什么,我叫你半天了你在里面装死,打扮的妖里妖气出去干什么?”

田小芬年过四旬,胳膊腿都粗壮起来,力气自然不小,静微被她扯的踉跄,头砰地一声撞在门框上,田小芬仍不肯松手,静微却张嘴‘哇’地大哭出声来。

筒子楼一户挨一户,谁家有点风吹草动都听的清楚无比,这边静微刚扯开嗓子哭,那边对门的李阿姨和旁边的赵奶奶就探出了头来。

第5章 嫉妒她生了这样一张脸

田小芬最好面子,平日里在外人跟前,对两个女儿都是疼爱有加的模样,关起门来却是变了脸色。

静微从前性子乖巧怯弱,在家挨了揍,出门还要帮田小芬打掩护,周遭邻居几乎都不知道内情。

此时她嚎啕大哭,田小芬惊呆了不说,邻居们也纷纷出来看:“这是怎么了?”

“孩子头怎么磕成这样了?哎呦呦,小芬啊,这是怎么回事?”

赵奶奶最是热心肠爱管闲事,又是居委会的妇女主任,静微哭着扑过去抱了赵奶奶:“今儿我生日,我和同学约好了去公园玩,我妈不让,非让我在家给我姐做饭……”

赵奶奶和李阿姨对视了一眼,刚要开口,一道娇俏女声忽然响起:“这是怎么了?小妹怎么哭了?妈你也真是的,每年过生日都非要小妹在家里好好庆祝,人家想和同学出去玩你都不许。”

阮思雨娇嗔开口,轻轻搂住了静微:“姐姐看看,没事儿吧?有点肿,没破皮,走,姐姐回去给你涂点药……”

阮思雨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对几个邻居道:“妈就是舍不得小妹,总想把她关家里,女孩子大了,想要出去交朋友,多正常啊是不是……”

田小芬忙也配合笑道:“可不是嘛,现在街上小流氓也多了起来,我们微微这么漂亮,我才管的严了一些……”

“微微啊,你妈也是心疼你,快别哭了,今儿生日呢……”

“待会儿大家都来家里吃啊,我炖了肘子!”

田小芬热情的招呼着,和阮思雨一左一右夹着静微,将她推入了屋子中去。

客厅的门辅一关上,田小芬的脸就拉了下来,阮思雨冷笑一声,放了包就坐在沙发上,翘了个二郎腿嗑瓜子。

田小芬随手抄了个鸡毛掸子就往静微身上打去。

若在往日,静微定然是躲也不敢躲,可今日,田小芬的鸡毛掸子还没落下来,静微就放开嗓门哭喊起来。

她这边一哭一喊,田小芬就再也打不下去了,待会儿邻居再来,又怎么解释?

阮思雨磕瓜子的动作一顿,目光抬起落在静微的脸上,不由得又蹙紧了眉毛。

这个妹妹她打小就不喜欢,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却偏生生了这样一张脸,阮思雨自恃貌美,身边追求者甚众,可这一切,都在阮静微也考入了她念的高中之后,成了空谈,笑柄。

从前她听的最多的话是:‘思雨你生的真漂亮,跳舞又这样好,将来说不定就能成大明星呢……’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明珠还《一遇总统定终身》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7-25 10:04:52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7-25 10:04:52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7-25 10:04:52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7-25 10:04:52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7-25 10:04:52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7-25 10:04:52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7-25 10:04:52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7-25 10:04:52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7-25 10:04:52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7-25 10: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