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甜猫小说[双喜丸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感觉自己心跳逐渐加快,脸上一阵发烫,急于想要结束这种压迫感,她低声快速说道:“如果江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我就先回去工作了。”下一秒,她便绝望的发现,她身体的另一侧,瞬间也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他离她更近了,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扫在她光滑的额头上,温热而撩拨。不过他并不答话,直接伸出修长的手,单手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就这么一直肆意看着她,似笑非笑。边说边抬脚打算从另一边逃走……终于,江杨看着她窘迫紧张的样子,眼底的戏谑逐渐演变成笑意

他的小甜猫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他的小甜猫》作者:双喜丸子【完结】

文案:

江氏集团继承人江杨清心寡欲二十多年,对身边狂蜂浪蝶的明骚暗撩习以为常、不为所动。

他一个都看不上。

“女朋友?”面对媒体的采访,他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一脸的漫不经心,“都听好了,我,江杨,三十岁之前,不恋爱,别骚扰。”

直到在酒吧差点被罗伊脱了衣服……

江杨:妈的,现在联系媒体,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

偏偏再遇见她,却发现她居然从良了,清纯无辜,纯良无害。

面对他的明骚暗撩,不但不为所动,还给他整了个情敌出来。

终于,他忍无可忍,当众把她拎到墙角,抵在墙上,狠狠碾过她的唇。

“当初差点脱了我的衣服,想不负责?”他捏住她的下巴,微眯的眼睛里写满威胁,“嗯?”

她满脸通红,低声道:“媒体采访时,你不是说……”

“我收回。”不等她说完,他便低头堵住她的嘴,辗转厮磨间,齿缝间挤出几个字,“去他妈的言而有信,老子什么都不要,只要你。”

**

纵使我的世界有万千规则,你若突破,我照单全收。--江杨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伊,江杨 ┃ 配角:钟妍,许舟,林轩,陈洛 ┃ 其它:甜文,宠文,职场,霸总

第1章 调戏了个男人

周末的酒吧里,音乐暧昧而躁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调酒师娴熟地晃动着手臂,调配出色彩斑斓的液体,缓缓注入酒杯。

罗伊面色微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顺手拿起吧台上的鸡尾酒,仰脸一饮而尽。

“谢谢~”她把空的高脚杯推回调酒师面前,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不等调酒师答话,便又起身离开,留下调酒师立在原地欲言又止。

“扣子,扣子……”她一边碎碎念,一边扑闪着大眼睛四处搜寻。

哈?就他了!

罗伊调皮地对着前方舞池中正在摇摆身体的男人眨了下眼睛,提起裙摆,歪歪扭扭地走了过去。

“嗨~”她轻轻拍了下男人的肩膀。

男人转身,垂眸看向她,深邃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冷冽,一副生人勿近的神情。

罗伊莫名感觉到一丝压迫感,不禁怔了怔,迎着他冷冽的目光,心虚地眨了眨内容空洞的大眼睛,嘴角挤出一抹笑,声音软软地开口:

“你衣服扣子开了…….”

嗯,拼了!

她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便整个人附了上去,双手娇滴滴地搭在男人胸前,仰起微红的小脸,吐气如兰,“我帮你扣上…….”

说话间,她灵巧的玉手已经悄悄移到男人衬衫上的第一颗纽扣上面,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搓,便解开了扣子,接着是第二颗……

咦?好像异常地顺利。

“你想干什么!”正在她沾沾自喜的时候,头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声音里明显地压着火气。

还剩一颗,怎么办?

豁出去了。

罗伊在心里暗暗吁了一口气,她不敢看男人此时的脸色,径直踮起脚尖,凑到男人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声音甜而魅惑,“嘘,别动…….”

她感觉男人身体一僵,于是趁机快速解开了男人衬衫的第三颗纽扣……

“好了!”罗伊心满意足地伸手拍了拍男人冷俊的脸,扑闪的眼睛里分明闪着一丝戏谑的光,她调皮地对着男人眨了下眼睛,转身欲走。

下一秒,她的手腕便被男人握住。

男人阴沉着脸,稍微用力往回一拉,罗伊便又重重跌回男人宽阔的胸前。

“调戏完就想跑?”男人看向她,微眯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危险。

罗伊不禁动了动被男人紧紧抓着的手腕,他怎么那么用力,有点痛。

“说话。”偏偏男人手部又用力了些,听得出来,他的语气里已经透着不耐烦。

完蛋了,该怎么收场?

经过这么一吓,罗伊酒醒了一半,她惊慌失措的抬头看向男人,碰上男人凌厉的目光之后又迅速弹开,内心后悔得不得了。

唔……真是作死,面对强大的敌人,只好装可怜求放过了。

“我…….”罗伊一脸委屈地看向男人,纠结着眉头,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视线逐渐变得朦胧起来,眼泪慢慢溢满眼眶…….

果然,男人明显地一愣,抓着她手腕的手也松了下来。

“你哭什么?”男人虽然依然冷冷的,但是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我又没怎么你。”

罗伊转转眼珠,一滴眼泪便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透过泪花朦朦胧胧地看着男人有所缓和的表情,趁机说道:“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吐……”

说完,她试着甩了甩被男人抓住的手腕,没想到男人居然放开了她。

她心里窃喜,伸手捂住嘴巴,假装想吐的样子,敷衍地对着男人摆了摆手,连忙头也不回地跑向了洗手间。

“江少?”旁边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探过头来,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这女人不错啊,有手段,差点被她推倒了吧。”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罗伊的身影完全消失,这才转过头来,瞥了花衬衫男人一眼,不以为意地勾勾嘴角,“是吗?”

“哎,你别装啊。”花衬衫男人不依不饶,“哪个女人能近你身,这个可是明目张胆地把你衣服扣子都解开了。”花衬衫男人看了一眼他半敞的胸.口,又撇着嘴补充,“而且还能全身而退,牛批……”

男人低头看了眼自己半敞开的衬衫,抬手把扣子重新一颗一颗扣起来,微眯着眼睛瞥了一眼花衬衫,未置可否。

“走了,喝酒。”他迈着长腿,率先转身离开了舞池。

罗伊在洗手间待了很久,直到紧张的心情完全平复了下来,她才慢腾腾地重新走出来。

刚走没几步,迎面一个流里流气的老男人吹着口哨迎了上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妞,过来陪陪本大爷!”他边说边伸手去摸罗伊的脸。

罗伊心里很害怕,但还是佯装镇定地一把打掉老男人的肥手,“请让开!”

老男人被拒绝,脸上收起了笑容,开始骂骂咧咧,“装什么,刚刚是怎么勾引男人的,以为我没看见?”

罗伊一听,瞬间明白了,原来这个老男人早就盯上自己了,估计认为她是什么不正经的女人了吧?

自作孽不可活,她好后悔啊!

得抓紧想办法逃离魔爪。

她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自己正处于过道的里面,因为位置比较偏,往来的人很少,想要逃掉,只能经过老男人这一边了。

“哥!”罗伊突然冲着老男人身后挥了挥手。

趁着老男人转身回看的机会,她迅速往前跑,试图从老男人旁边跑掉,偏偏老男人反映了过来,在她经过他的一瞬间,伸手抓住了她。

“放开我!”罗伊拼命挣扎。

老男人根本像没听见一样,嘴角咧着猥琐的笑,一步一步把罗伊推向过道的墙壁上。

罗伊吓得直接哭了出来,闭着眼睛,挥舞着手臂,胡乱挣扎着。

就在她已经快绝望的时候,一个冷厉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放开她!”

老男人下意识地松开了抓着罗伊手臂的手。

罗伊睁开眼,循着声音望去,刚好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睛。

“你没事吧?”男人语气淡淡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看不出此时的情绪。

想起自己刚刚对这个男人所做的事情,罗伊不禁红了脸,她垂下眼眸,小声回道:“我没事……”

一旁站着的老男人看着他俩的互动,觉得自己被忽视了,非常不爽,于是恶狠狠地指着男人:“你特么别管闲事……啊!啊,痛!”

他刚一开口,男人便一把抓住他的手指,逆向用力掰了下去,顺势把他抵到墙上,眼神阴冷,齿缝间低低地挤出一个字:“滚。”

老男人连连点头,揉着自己被掰折的食指,屁滚尿流地迅速离开。

罗伊此时犹如惊弓之鸟,她紧紧贴着墙壁一动不敢动,愣愣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吓坏了。

男人回过头来,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移开目光,抬脚打算走掉。

他余光扫到罗伊手臂上被抓出来的红红的印记,胳膊上一片,应该是刚刚那个老男人抓的。

手腕也有隐隐约约的红色印记。

男人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

“这是我弄的?”男人阴沉着脸,看着罗伊的手腕。

“额……”罗伊下意识的抬起手腕,用手遮住,“也许,是的吧……”

其实就是的。

男人不自觉地伸展了下指节分明的手,又轻轻握成拳头,他咬了咬后牙槽,声音有点哑,“我不是故意的。”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对不起。”

“没事,没事。”罗伊愣了一下,连忙摆手。

明明是她招惹他在先的,他怎么先道歉了,搞得她很没道理的样子。

男人又抬眼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走掉了。

**

天色大亮,明艳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罗伊睡到自然醒,她刚想起身,却感到头部一阵抽痛。

“唔……,昨晚聚会又喝嗨了……”她自言自语道。

慵懒地翻了个身,她突然一个激灵,昨晚自己好像被一个男人给非礼了?!

拍拍沉重的脑袋,她仔细回想昨晚的经历……

“喝喝喝……干杯……干杯……”

“伊伊到你了,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那么怂有什么意思,我选大冒险!”

“好……,那么就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成功解开他三颗扣子就算过关,怎么样?”

“小意思,你们瞧着吧……”

接着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影……硬朗帅气的脸……深邃的眼睛,以及,温暖结实的胸膛……

罗伊一下子清醒过来,什么被人非礼啊,分明就是自己招惹别人在先。

不对。

罗伊揉了揉自己有点酸痛的胳膊,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猥琐的老男人…….

果然被人给非礼了?

她皱着眉头,仔细回想,昨晚零散的记忆碎片逐渐拼凑起来。

好像后来那个男人救了她?

嗯,原来还有英雄救美。

但是想起昨晚自己大胆又香艳的举动,罗伊还是懊恼不已,白皙的脸蛋又泛起红晕。

果然喝酒误事啊,丢死人了。

“伊伊,你终于醒啦!”室友陈洛推门而入,举起手里的外卖,“给你带的粥,你昨晚喝了不少酒,喝点粥养养胃!”

“噢,谢谢……”想着陈洛也是昨晚自己调戏事件的目击证人,罗伊心虚地不敢多言,生怕陈洛提起昨晚的事。

陈洛把粥放在罗伊的桌上,“快起床刷牙,要不然粥要凉了哦!”

“噢!”罗伊简短回答。

偏偏,陈洛话题一转,一副兴师问罪的调笑表情:“我说罗伊,咱俩同居这么多年我都没发现,你撩汉功夫一流啊,你说咱俩大学四年形影不离的,你这魅惑功夫哪学的,你趴在那个男人耳边说了什么?”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着陈洛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罗伊只好求饶:“哎呀,丢死人了,这种糗事就别再提啦,简直就是我纯洁人生的一个污点,我们一起忘了它好吗?——好的!”罗伊自问自答,眨巴着眼睛,充满期待的望着陈洛。

陈洛摆摆手:“快收起你那魅惑人间的小眼神儿,忘了就忘了呗,你脸红什么……”

罗伊:“……”

真的很丢人好吗……

茫茫人海,永不相见!

作者有话要说:

“嘘,别动。”

罗伊:让你别动,你就不动,你是不是傻。

江杨:......中了你的邪。

【接档新文,欢迎围观】么么哒~

《穿书后被反派大佬揉进怀里》--夏天送给小天使们一个爽甜爽甜的故事

跑龙套女孩秋暖意外穿书,成了大明星私生女、后妈眼中钉、女主妹妹的情敌、被反派男配当枪使的炮灰。

直接穿进表白现场的秋暖表示,要什么男主,作什么死,她要的是C位出道,人生巅峰。

只是她费了半天劲终于搞定老爸,摆平后妈,撇清情敌关系,为私生女身份正名,到头来却莫名其妙栽反派男配手里了?

“再敢跟老子划清界限,老子就真的要强吻你了,把你亲哭信不信?”

教学楼里,秋暖被凌傲堵在楼梯拐角处威胁。

想到铁窗泪,秋暖哇的一声哭出来。

N年后,凭借金手指已小有名气的她,真人秀现场,被突然空降的某大佬圈在怀里,霸道强吻,震惊整个娱乐圈。

秋暖懊恼抗议:“我的公众形象……”

“换个形象行不?”凌傲咬着她耳垂,嗓音沙哑暧昧,“凌夫人,怎么样?”

其实他第一眼见到她,就只想把她揉进怀里欺负。

**

【又野又暴占有欲强校园大佬*心思通透软萌小仙女 】

**

前期校园,后期娱乐圈

第2章 被老板留了下来

周一的早上总是特别忙碌,罗伊匆匆收拾好自己,便急急忙忙地出门,“拜拜洛洛,我上班去啦!”

“快走吧,别迟到了……”陈洛抬头,她早已闪人。

偏偏周一的早高峰异常拥堵,罗伊坐在车里焦躁的不停摁喇叭,无奈车流还是龟速前进。

“千万别迟到啊,周一还要开晨会呢,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时习机会,还指望着好好表现留下来呢!”她一边嘟囔着自言自语,一边焦急地望眼欲穿。

走走停停地开了许久,终于,“缤聚购物广场”几个大字逐渐进入视野。

罗伊松了一口气,轻轻转动方向盘,将车拐进地下车库,目光四下搜寻,寻找停车位。

哈,终于看到一个空车位,不过旁边停的这辆车怎么这么扎眼。

她看着这辆蓝色的跑车,心想,我等贫下中农还是离土豪远一点吧……

唉呀,没时间了,要迟到了。

算了,就停这儿吧!

罗伊麻利地挂倒挡,踩油门,准备倒进车位。

“嘭!”!

她心里一惊,匆忙下车查看。

果然,旁边那辆跑车,高贵的车身上多了几道划痕。

“唉!”她自认倒霉地跺了跺脚。

不过没时间让她多想,她返回车上重新停好车,打算先留个联系方式,下班再商量赔偿的事情。

她低头在包里翻了好一会儿,没有纸笔,怎么办?

有了!

她灵机一动,笑眯眯地从包里掏出口红,接着豪车的车窗上便多了一串华丽丽的数字。

罗伊对着豪车眨了眨眼睛,“我可没有肇事逃逸哦!”说完转身匆忙赶往办公室。

*****

“快点,开晨会了!”

刚上楼,来不及喘口气,她便又匆匆加入开晨会的队伍,照例站在第一排最边上。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双喜丸子《他的小甜猫》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7-25 10:04:46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7-25 10:04:46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7-25 10:04:46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7-25 10:04:46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7-25 10:04:46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7-25 10:04:46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7-25 10:04:46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7-25 10:04:46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7-25 10:04:46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7-25 10: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