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章节试读

[台湾小言] 《恶夫自有恶妻磨(合拍夫妻之一)》作者:香弥【完结】

【内容简介】

她会成为明威集团的执行长夫人,其实一切都是意外──

要不是因为她打破雇主家里那个价值八千万的古董花瓶,

付不出钱的她也不会为了抵债被迫嫁给他,

更不会和这个冷血蛮横的暴君为了抢床位大打出手……

她看不惯他对待亲人的无情,更气他嫌她是粗暴的清洁工,

若不是那场意外的车祸,让她成了他贴身的看护及人肉拐杖,

她也不会发现原来他不是故意要态度冷漠,也不是真的不孝顺,

只是从小就没有人教他怎么去爱,让她忍不住为他心疼……

当他毫不保留的信任她、乐于接受她的弟妹喊他「姊夫」,

甚至史无前例的因为她而改变工作决策时,

她的心已逐渐失守,而他不遗余力的帮她解决公司危机,

并且笨拙的送花示好,更是让她既甜蜜又挣扎,

他怎么能这样犯规,她明明已经决定不再谈恋爱的!

楔子

黄昏时分,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追逐着一颗足球来到少年脚旁,她弯腰捡起足球抱在怀里,好奇的抬头看了眼坐在公园椅子上的少年。

「哥哥,你在哭吗?」

「才没有,走开。」年约十一、二岁的少年粗鲁的驱赶小女孩。

小女孩没有被他不友善的态度吓跑,圆润的小脸一脸疑惑,伸手指着他的眼睛,「可是你的眼睛红红的,还有水跑出来,你真的没有在哭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快点滚开,不要来烦我。」他口气凶恶,别开脸,伸手胡乱往脸上抹了抹。

小女孩横跨一步又站在他面前,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你看什么看?我叫你走你没听到吗?」少年被她惹恼了,恶声恶气的吼着。

小女孩把抱在怀里的球放在地上,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台模型小汽车,然后拉过他的手,放在他手心。

「哥哥,你不要哭,这是我今天打赢蔡士豪赢到的玩具,送给你。」

「我说我没有哭你听不懂哦,还有,谁要这种破烂玩具?」少年瞄了眼手上那辆陈旧的模型小汽车,嘴里嫌恶的说,却没有把手上的玩具丢掉。

「哥哥,你是不是被你妈妈打,所以才跑到这里来哭呀?」小女孩抱起球,爬上另一边的椅子坐下,仰起一张圆嘟嘟的脸问。

「才不是。」他瞪了小女孩一眼,见她认定了自己刚才在哭,他也懒得再辩解,只是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驱赶小女孩,他低头看着那台模型小汽车,好一会儿,才低声说:「我爸爸死了。」

小女孩还不太明白死亡是怎么回事,天真的问:「他是不是到天堂去当小天使了?」之前隔壁家的张叔叔忽然不见,爸爸说他死了,妈妈告诉她说张叔叔是到天堂去当天使了。

少年抬起泛红的眼瞅了眼小女孩,这才发现她还好小,大概只有六、七岁吧,是不可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见他不再说话,小女孩歪着脸看他,再问:「哥哥,你很想念你爸爸吗?」

「我才不想他。」少年倔强的道,停顿了下,语气里却不经意透露一丝怀念,「不过,我小时候,他曾经对我很好,在我学不会法语,被外公关在房间不准出来时,他会偷偷跑进去陪我。」

小女孩很有同感的点点头,「我被妈妈罚站,爸爸也会趁妈妈没看到时,叫我先坐下来休息一下,爸爸很疼我,我最喜欢我爸爸了。」

少年却说:「我最讨厌我爸爸了。」

「为什么?」她一脸不明白。

少年脸上透出一抹愤恨,「因为他做了一件很恶心的事,他背叛了妈妈,所以外公才把他赶出去,不让他回来,连他死了外公都不让我知道。」嘴上虽这么说,他仍在得知父亲的死讯后,难过得连课都不想上,跷课逃了出来。

小女孩其实听不太懂他的话,但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所以抬高手摸摸他的头,想安慰他。「哥哥乖,哪,我最喜欢的这颗球也送给你,你不要难过了。」

「我才不要这么脏的球。」看见她把怀里那颗脏兮兮的足球塞到他身上,弄脏了他身上的白色羊毛衫,少年皱起眉,把足球推回给她。

「这颗球是我最喜欢的耶,你真的不要?」小女孩睁大眼,似乎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拒绝。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冬天日落后,天色便暗得很快,公园里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发现到时间不早了,她一个小孩却还逗留在这里,少年不禁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那哥哥你怎么也不回家?」小女孩反问。

「我不想回去,我跷了李老师的经济学跑出来,外公一定很生气,回去后肯定会处罚我。」少年闷闷的说。

他前面的话小女孩听不懂,但是后面的处罚她懂,她眼睛一亮,热心的说:「哥哥,我跟你说,我妈妈也常常处罚我,还会打我屁股哦,可是我教你一招,你外公就不会打你了。」

她立刻跳下椅子表演给他看,蹲下来,两手抱着头,嘴里嚷着——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不要再打我屁股了。」演完,她歪着头看向少年,「哥哥,你学起来了吗?」

少年嘴角一抽,翻着白眼,「我才不会做这么白痴的事。」

「那我还有第二招哦。」说着,小女孩跳到他腿上,把头往他怀里蹭了蹭,稚气的嗓音撒娇的说:「爸爸,我最爱你了,你叫妈妈不要打我。」

少年被她娇软的小身子抱着蹭着,脸上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她好小、好软、好可爱,他从小就没有玩伴,每天都被安排了密集的学习课程,不曾接触过这么小的小孩,有些手足无措。

往他怀里钻了几下,小女孩抬起脸,一脸期待的望着他,「哥哥,你会了吗?这一招最有用了哦。」

「你、你快点下去啦。」少年脸上微露一抹困窘。

从他腿上跳下去,小女孩睁着乌亮的眼睛,兴高采烈的道,「哥哥,你回去对你外公这么做,你外公就不会处罚你了,真的。」

他怎么可能对外公做出这么蠢的事,但少年只是沉默的看着她,不想泼她冷水。

见他没说话,小女孩再说:「哥哥,我家住在朝阳街五十八巷六十一号三楼。」

「噢。」少年不懂,她干么要把家里的住址告诉他?

小女孩抬起下巴,抱着心爱的足球,眨眨大眼睛再说:「哥哥,你可以送我回家吗?我迷路了。」

少年愕然瞪住她,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她缠上他的目的,要他送她回家!与她大眼瞪小眼片刻,他问:「那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本来在我家门口玩球,后来跑来了一只白色的猫咪,它很可爱哦,我追着它想跟它玩,它却一直跑一直跑,我就一直追一直追,追到这里,它突然不见了,我不认得回去的路,所以就一个人在这里玩球。」她用稚气的嗓音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少年起身,「走吧,我带你回去,以后不要再自己跑出来玩,万一遇到坏人,你被拐走,就再也回不了家,看不到你爸爸和妈妈了。」

「我知道哥哥你是好人。」她笑咪咪说。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好人?」少年怀疑的问。

「因为你刚才在哭呀,坏人是不会哭的,因为我妈妈说他们都是没血没眼泪的人。」

她因为这种原因而认定自己是好人,少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他扳过她的脸,郑重的开口,「我再跟你说一次,我没有哭,刚才那是……因为我眼睛不舒服。」

小女孩愣愣看着他,「哥哥,那你眼睛好了吗?」

「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少年耳朵有些发红,牵起她的手,走出公园。

他不知道朝阳街在哪里,但是计程车一定知道,所以他招了辆计程车,带她坐上去。

结果开了几条街就到了,车在巷口停下来,小女孩看见了母亲,飞快的打开车门跳下去。

「我妈妈在那里,哥哥,再见。」

隔着车窗,少年看见小女孩奔向一名女子,那女子似乎是在斥责她,打了下她的头,小女孩对着女子比手划脚的说了什么,那女人朝这边望过来,向他点了点头。

少年给了司机一个地址示意他开车离开,刚才在公园里被小女孩这么一闹,他原本低落的心情好了不少,准备回去面对外公的处罚,结束了这半天,同时也是他这一生唯一一次的逃课。

第一章

屋外飘着绵绵春雨,许初霞站在这栋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豪宅的二楼,半眯起眼,检查米白色大理石地砖是否还有脏污没有清理干净。

看见光可监人的地板清晰的倒映出自己的身影,确定上面连一丝灰尘都没有,她那张明艳的脸庞这才满意的扬起嘴角,拿起清洁的工具往前走,穿越这条被她擦拭得闪闪发亮的走道,准备下楼继续清理客厅。

就在接近楼梯口时,她杏眸蓦然瞠大,瞪着光洁地板上留下的一排清楚的鞋印,刚才她明明把地板拖得很干净,这些鞋印是从哪里来的?

眸光一瞥,她发现旁边书房的门半开着,并没有关上,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看来刚才有人进去找杜总裁。

她皱着眉蹲下身,从水桶里拿出一块抹布,先把那些鞋印抹去,再用干净的拖把仔细拖干净。

她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打算要偷听别人谈话,但半开的门缝让书房里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并购光力的事,你再和汤经理与王副总仔细研究研究,不要太仓卒做决定,光力的负债比太高了,我们若是把它并购下来,对我们恐怕弊多于利。」

她认得这道低沉略显沙哑的嗓音是来自明威集团总裁杜泽松,他也正是这栋豪宅的主人。

前两天,她替同事来这里打扫时,曾过见他一次。

接着响起的是另一道略显冷硬的年轻嗓音——

「外公,这些我都做过评估了,我看中的是光力的产能,以我们目前的产能再加上光力,一旦合并后,天河的产量就是全球第一了。」

许初霞来回拖着地板,眼神忍不住透过门缝瞟向书房里,接着认出了里面说话的男人是谁,她没见过他本人,但在新闻上见过他几次,他是杜泽松的孙子杜轩怀,他面孔冷峻英挺,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强悍的霸气,他的眼神很锐利,却显得过于冷漠无情。

「光力的财务体质不佳,到时候很可能会拖累天河,」说到这里,杜泽松直接对孙子说出自己的看法,「轩怀,我不赞成并购光力,经营企业最重要的是稳健,没有必要去追求全球第一。」

听见外祖父不赞成他的决定,杜轩怀冷峻的脸孔登时一沉。「外公,你老了,难道胆量和远见也变小了吗?现在的业界是大者恒大,唯有先抢下市占率,才能够主导市场的需求,以天河目前的产能,在业界只能算是第三,若是我们不赶紧提高产能,早晚天河会被另外两家公司打垮。」

天河是他六年前一手创立的?IC?设计公司,虽然只是明威集团的子公司,且它的资本额也仅占明威集团十分之一都不到,但这些年来,他花了不少心血在上面,一心想将天河推上龙头的地位,此刻有这么好的机会,他绝不会放弃,因为要在短时间内扩大产能,透过并购是最快的手段。

不知是不是被孙子无礼的话给刺激到,杜泽松喘咳了好几声,一时无法开口。

不等他咳完,杜轩怀再说:「现在跟光力谈的并不只有天河,还有其他的公司,若是让别人抢先一步,天河就很难有机会翻身,等收购光力后,我会彻底整顿光力,不会让它拖累天河。合约书我已经带来了,请外公签名盖章。」说着,无视于外公面露疲惫苍白的神色,杜轩怀从公文包里取出并购光力的合约书放在他面前。

他那张冷峻英挺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抿紧的唇瓣透露出不容拒绝的强硬。

这些年来外公已是半退休状态,公司实际上几乎都是由他在管理,但因为外公仍挂名公司总裁一职,所以程序上,并购的事还是需要他本人亲自签名。

杜泽松愈咳愈严重,彷佛连心肺都要咳出来似的。

杜轩怀眉峰微皱,脸上微露一丝不耐烦,将合约书翻到最后一页,递给他一枝笔,催促着,「我还赶着回公司开会,请外公快点签名。」

听到这里,许初霞再也听不下去,将手上的拖把一扔,便用力推开书房的门,大步走进去,伸手指向杜轩怀痛骂,「你没有听到你外公咳得都快没气了吗?只顾着要逼他签名,一点都不管他死活,你这个人的血是不是冷的啊?」

突然看见一个陌生女子闯进来,一开口就指着他破口大骂,杜轩怀微愣了下,接着便脸色一厉的质问,「你是谁?」

许初霞朝还在咳个不停的杜泽松走过去,伸手轻拍着他的背为他顺气,抬起脸怒瞪他。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眼睛是瞎掉了吗?没看见你外公咳得这么厉害,还一直逼他,你是怎么做人孙子的?」由于父母猝逝,让无法再孝顺父母的她一直很遗憾,因此看见有人对长辈不孝便无法忍受。

被她一而再的怒声指责,杜轩怀沉下脸。

「你到底是谁,是怎么混进来的?」家里的佣人早在二十几年前便因为某个原因被外公遣散了大部份,只留下管家李叔、厨子、园丁、司机和一名在杜家待了二、三十年的女佣,不过门口尚有保全看守,是不可能这么随便就让人闯进来的。

「我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许初霞仰起下巴瞅他一眼后,就不再理他,将眼神移向坐在书桌前的杜泽松,「杜总裁,你咳得这么严重,要不要去看医生?」

又咳了好几声,杜泽松才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这是老毛病,天气一冷就会这么咳,没什么事。」现在已是初春,因为今天有寒流来袭,温度很低,气管受了寒,才会一直咳。

「外公,你认识这个女人,她是谁?」杜轩怀质问。

喝了口温水,杜泽松咳嗽逐渐缓和下来,抬头睇向许初霞,眼里微露一抹兴味,脸上则透着温煦的笑回答孙子。「她是清洁公司的员工。」

自从遣散了大部份的佣人后,杜宅的清洁工作便委由清洁公司负责。之前来打扫的是两名中年妇人,不过这两天,则换成了她和另一个中年女子来打扫。

知道了她的身分,杜轩怀冷冷的开口。「你被解雇了,出去!」

闻言,许初霞一怔,接着挑起那双弯月般的秀眉。「我又不归明威集团管,你凭什么解雇我?」

「好,你不是明威集团的员工,我无权解雇你,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们清洁公司的人不用再来了。」

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许初霞先是一阵错愕,接着那双黑亮的杏眸跳动着两簇怒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公司可是有跟你们签合约,你的意思是想片面毁约吗?」

他冷哼,「毁约?清洁公司的员工竟然窃听屋主谈话,还出言谩骂屋主,这就已经构成解约的条件了。」

许初霞怒吼,「你这是想公报私仇对不对?因为我刚才骂你不孝,所以你就恼羞成怒想找我们公司麻烦。」

杜轩怀抬起冷锐的黑眸,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批评道:「是你的工作态度有问题,我想没有一家清洁公司的员工会打扫到一半,突然闯进书房对主人破口大骂。」

许初霞立刻反呛回去,「你才是态度有问题,刚才不管你外公身体不舒服,只想着要逼他签名盖章,有你这样当人家孙子的吗?我怀疑你根本是想气死他吧!枉费你外公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带大,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吗?简直是狼心狗肺!」她的脾气是不好,不过这件事她自认没有做错,因为不孝子人人得而诛之。

她之前听说过,杜轩怀的母亲很早就过世,而他的父亲也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别的女人跑了,他可以说是杜泽松一手带大的,却如此蛮横不敬的对待一手抚养自己长大的外祖父,让她实在忍无可忍。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香弥《恶夫自有恶妻磨》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见到你就怂小说[炒旦旦]在线试读

秦悦然就是那个时候缠上苏九晗的。“九晗~”秦悦然看到苏九晗之后立马加快了步伐。“嘿嘿。”秦悦然给了苏九晗一个爱的抱抱,“放心吧,我可是练过的,穿着高跟鞋跑一百米都不成问题。”大姨妈期间的苏九晗小腹微微坠痛,心情控制不住的烦躁,见高年级的人向自己推搡过来,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气,那天在洗手间里的高年级学生都被苏九晗痛揍了一顿。大老远的,苏九晗就看见秦悦然脚踏高跟鞋,健步如飞的向自己走来。不得不说苏九晗也只有在秦悦然的面前才会笑的那么开怀...

2019-07-25 10:04:29

豪门小仙女小说[胖瓜]在线试读

——被放开的时候脖子都僵了。顾南萱无奈,所有人都关心她的头。“我也是心疼萱萱的。”顾夫人心里略有点愤愤,当姑姑的都知道让侄女休养,她那两个姐姐却硬拽着萱萱学习?学什么学!顾美玲从嚎啕大哭到抽抽涕涕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南萱的脖子卡在她两只交叠的胳膊间。“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就让你小叔……”顾美玲激动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倏忽意识到,连忙咽下剩下的半句,看到顾南萱疑惑的目光,笑着拍她的肩膀,转移话题:&ldquo...

2019-07-25 10:04:29

生旦净末你小说[栗久]在线试读

“一起换?”顾孟平抱住人吸了一口:“香的。”见宋烟没挣扎,大手就要作乱。顾孟平没反应过来,平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过会儿朝着卫生间喊道:“宋烟,以后再让你喝冰可乐我就把名字倒着写!”“你干嘛?”“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事事如意,一夜暴富。宋烟闹肚子几乎闹了一晚上,跑了三四躺厕所,两个人谁也没能睡安稳。后半夜的时候,顾孟平实在是担心,让人去医院找了个医生来看...

2019-07-25 10:04:29

(复联同人)嗜血时有你小说[东唯]在线试读

经过探讨,大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但是目前为止,除了娜塔莎被时空裂缝拉扯至一个多月后,其余的人,好像都没有太多变化。闻言,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在索尔身旁站定,娜塔莎转过身面对众人继续说道:“要么是改变后的时间错乱,令他躲过了灭霸的击杀,要么是他遇上灭霸后,有了不一样的结局。”如果是前者,洛基连灭霸的面都没见过,那么时空错乱改变的东西,将会延绵不绝。娜塔莎揉揉他的头发,叹息一声,“我们独当一面的小英雄。”娜塔莎与彼得异口同声:“斯里兰卡!&rdqu...

2019-07-25 10:04:29

就怕上司变老公小说[石秀]在线试读

“你要回去了吗?”邱蕾仍然摆着姿势,轻声问道。邱蕾点点头;“好,再见。”江皓天驱车赶回公司,踏进秘书办公室,便看到陈依蓝被工程部的李主管指着鼻子教训,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打电话向求救,快要被气笑。断了电话,江皓天向邱蕾,皱了皱眉头,看来,对方并无心嫁,也罢了,出来和用餐,也不过为了应付家里,既然对方无意嫁,也不会勉强,反正能向妈交差就好。“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处理,那今天的午餐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结帐。”江皓天拿下餐巾,起身准备离开。...

2019-07-25 10:04:29

女尊国小事纪小说[暖酒倾风]在线试读

第4章贺又兰盛情邀请,她也不好拒绝,跟着贺又兰吃喝玩乐了一整天,顺便逛遍了整个郡伯府,顾问墨感叹这才是京城真正的大户人家,跟她那一亩三分地的小院儿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郡伯府院落极宽阔,小院落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是第一次进府院的人都会迷路在这里十八弯的九曲回廊中。顾问墨婉拒了贺又兰留宿的邀请,直接回了自己那处小破院儿,她休息了一日,想了想,贺又兰的消息估计还得再等上些时间才有结果,她也想知道冷慕宸最近到底是过得怎么样了。想到此,顾问墨身体便开始不听使唤的行动起来,等她渐渐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冷...

2019-07-25 10:04:29

处暑小说[周弯弯]在线试读

第3章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散得七七八八,留下来善后的都是方炜生前特别亲近的人。平地的对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山丘上的绿树成林,在绵绵的阴雨中生出一层淡薄的雾气。这雾气仿佛映照进了她的眼底里,把她的眼眶也染得湿润湿润的。她当然理解他,毕竟换了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朋友有红颜。路上耽搁了许久,任知意达到殡仪馆的时候,追悼会已经结束了。他那时已经对治疗不抱希望,且不想把人生最后的日子耗在空气中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所以说服了父母,在家中静养。其实就是不久前的事,但那时的情景在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段特别模糊的影像,做过什...

2019-07-25 10:04:29

月有阴晴圆缺小说[耕梦]在线试读

从未见过美惠爹流过泪,那此时他也呜呜咽咽,眼泪落在地上,嘴里悲切的说道:“你怎么就这样凄凉的走了呀?”按照风俗美惠妈的灵柩就在家里停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就出殡。在灵柩的后面是锣鼓声,哀乐声,康母入土后美惠和刘勇双膝跪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您安息吧。”刘勇也是心中一怔,他见美慧跪在地上呼天喊地,于是他用力扶起美惠。刘勇喉咙哽咽眼泪在眼里打转,他劝说美惠和他爹道:“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是继续活下去。你们也要节哀顺变。”1977年农月,五...

2019-07-25 10:04:29

龙凤双宝:老婆,领证吧小说[歌月]在线试读

见陆晋阳伸手要关门了,姜茵哪还管的上那么多,都让人给羞辱了,不达目的也不能罢休。“五分钟就够了?”男人一手压着门,可能是感觉到她拦着门的力气不小,他哼笑了一声,眸低嘲讽更甚,“你不像这么容易满足的。”但这个陆晋阳,真的是嘴巴太毒了。姜茵,“……”她眼疾手快,伸腿就朝着门沿口直接一横,同一时间,双手抱住了外门的门把手,“陆先生,五分钟就够了。”“知道唐突还要做?&rdquo...

2019-07-25 10:04:29

沈家规矩多小说[君琳琅]在线试读

老爷子说完就再不说话了,沈念池也拿起筷子开吃,弄得小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倒是过了还是没过。几个师兄弟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拿眼斜他们希望给点提示。高博一一瞪回去,几个小伙子只能老老实实扒饭碗,沈家规矩,食不言,师父点评也只能都放下饭碗,说完话才能开吃。高博陪着老爷子喝了半壶茶,老爷子起身,三个人一起向前院去,已经早上七点半,虽然离开饭还有三个小时,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厨房里,师兄弟四个已经收拾干净,一溜的大水箱里放着今天席面要用的海货,虾虎,大虾,墨鱼,蛏子,花甲,牡蛎,扇贝。老爷子伸出手在水箱里一...

2019-07-25 1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