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章节试读

[台湾小言] 《恶夫自有恶妻磨(合拍夫妻之一)》作者:香弥【完结】

【内容简介】

她会成为明威集团的执行长夫人,其实一切都是意外──

要不是因为她打破雇主家里那个价值八千万的古董花瓶,

付不出钱的她也不会为了抵债被迫嫁给他,

更不会和这个冷血蛮横的暴君为了抢床位大打出手……

她看不惯他对待亲人的无情,更气他嫌她是粗暴的清洁工,

若不是那场意外的车祸,让她成了他贴身的看护及人肉拐杖,

她也不会发现原来他不是故意要态度冷漠,也不是真的不孝顺,

只是从小就没有人教他怎么去爱,让她忍不住为他心疼……

当他毫不保留的信任她、乐于接受她的弟妹喊他「姊夫」,

甚至史无前例的因为她而改变工作决策时,

她的心已逐渐失守,而他不遗余力的帮她解决公司危机,

并且笨拙的送花示好,更是让她既甜蜜又挣扎,

他怎么能这样犯规,她明明已经决定不再谈恋爱的!

楔子

黄昏时分,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追逐着一颗足球来到少年脚旁,她弯腰捡起足球抱在怀里,好奇的抬头看了眼坐在公园椅子上的少年。

「哥哥,你在哭吗?」

「才没有,走开。」年约十一、二岁的少年粗鲁的驱赶小女孩。

小女孩没有被他不友善的态度吓跑,圆润的小脸一脸疑惑,伸手指着他的眼睛,「可是你的眼睛红红的,还有水跑出来,你真的没有在哭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快点滚开,不要来烦我。」他口气凶恶,别开脸,伸手胡乱往脸上抹了抹。

小女孩横跨一步又站在他面前,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你看什么看?我叫你走你没听到吗?」少年被她惹恼了,恶声恶气的吼着。

小女孩把抱在怀里的球放在地上,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台模型小汽车,然后拉过他的手,放在他手心。

「哥哥,你不要哭,这是我今天打赢蔡士豪赢到的玩具,送给你。」

「我说我没有哭你听不懂哦,还有,谁要这种破烂玩具?」少年瞄了眼手上那辆陈旧的模型小汽车,嘴里嫌恶的说,却没有把手上的玩具丢掉。

「哥哥,你是不是被你妈妈打,所以才跑到这里来哭呀?」小女孩抱起球,爬上另一边的椅子坐下,仰起一张圆嘟嘟的脸问。

「才不是。」他瞪了小女孩一眼,见她认定了自己刚才在哭,他也懒得再辩解,只是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驱赶小女孩,他低头看着那台模型小汽车,好一会儿,才低声说:「我爸爸死了。」

小女孩还不太明白死亡是怎么回事,天真的问:「他是不是到天堂去当小天使了?」之前隔壁家的张叔叔忽然不见,爸爸说他死了,妈妈告诉她说张叔叔是到天堂去当天使了。

少年抬起泛红的眼瞅了眼小女孩,这才发现她还好小,大概只有六、七岁吧,是不可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见他不再说话,小女孩歪着脸看他,再问:「哥哥,你很想念你爸爸吗?」

「我才不想他。」少年倔强的道,停顿了下,语气里却不经意透露一丝怀念,「不过,我小时候,他曾经对我很好,在我学不会法语,被外公关在房间不准出来时,他会偷偷跑进去陪我。」

小女孩很有同感的点点头,「我被妈妈罚站,爸爸也会趁妈妈没看到时,叫我先坐下来休息一下,爸爸很疼我,我最喜欢我爸爸了。」

少年却说:「我最讨厌我爸爸了。」

「为什么?」她一脸不明白。

少年脸上透出一抹愤恨,「因为他做了一件很恶心的事,他背叛了妈妈,所以外公才把他赶出去,不让他回来,连他死了外公都不让我知道。」嘴上虽这么说,他仍在得知父亲的死讯后,难过得连课都不想上,跷课逃了出来。

小女孩其实听不太懂他的话,但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所以抬高手摸摸他的头,想安慰他。「哥哥乖,哪,我最喜欢的这颗球也送给你,你不要难过了。」

「我才不要这么脏的球。」看见她把怀里那颗脏兮兮的足球塞到他身上,弄脏了他身上的白色羊毛衫,少年皱起眉,把足球推回给她。

「这颗球是我最喜欢的耶,你真的不要?」小女孩睁大眼,似乎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拒绝。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冬天日落后,天色便暗得很快,公园里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发现到时间不早了,她一个小孩却还逗留在这里,少年不禁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那哥哥你怎么也不回家?」小女孩反问。

「我不想回去,我跷了李老师的经济学跑出来,外公一定很生气,回去后肯定会处罚我。」少年闷闷的说。

他前面的话小女孩听不懂,但是后面的处罚她懂,她眼睛一亮,热心的说:「哥哥,我跟你说,我妈妈也常常处罚我,还会打我屁股哦,可是我教你一招,你外公就不会打你了。」

她立刻跳下椅子表演给他看,蹲下来,两手抱着头,嘴里嚷着——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不要再打我屁股了。」演完,她歪着头看向少年,「哥哥,你学起来了吗?」

少年嘴角一抽,翻着白眼,「我才不会做这么白痴的事。」

「那我还有第二招哦。」说着,小女孩跳到他腿上,把头往他怀里蹭了蹭,稚气的嗓音撒娇的说:「爸爸,我最爱你了,你叫妈妈不要打我。」

少年被她娇软的小身子抱着蹭着,脸上泛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她好小、好软、好可爱,他从小就没有玩伴,每天都被安排了密集的学习课程,不曾接触过这么小的小孩,有些手足无措。

往他怀里钻了几下,小女孩抬起脸,一脸期待的望着他,「哥哥,你会了吗?这一招最有用了哦。」

「你、你快点下去啦。」少年脸上微露一抹困窘。

从他腿上跳下去,小女孩睁着乌亮的眼睛,兴高采烈的道,「哥哥,你回去对你外公这么做,你外公就不会处罚你了,真的。」

他怎么可能对外公做出这么蠢的事,但少年只是沉默的看着她,不想泼她冷水。

见他没说话,小女孩再说:「哥哥,我家住在朝阳街五十八巷六十一号三楼。」

「噢。」少年不懂,她干么要把家里的住址告诉他?

小女孩抬起下巴,抱着心爱的足球,眨眨大眼睛再说:「哥哥,你可以送我回家吗?我迷路了。」

少年愕然瞪住她,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她缠上他的目的,要他送她回家!与她大眼瞪小眼片刻,他问:「那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本来在我家门口玩球,后来跑来了一只白色的猫咪,它很可爱哦,我追着它想跟它玩,它却一直跑一直跑,我就一直追一直追,追到这里,它突然不见了,我不认得回去的路,所以就一个人在这里玩球。」她用稚气的嗓音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少年起身,「走吧,我带你回去,以后不要再自己跑出来玩,万一遇到坏人,你被拐走,就再也回不了家,看不到你爸爸和妈妈了。」

「我知道哥哥你是好人。」她笑咪咪说。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好人?」少年怀疑的问。

「因为你刚才在哭呀,坏人是不会哭的,因为我妈妈说他们都是没血没眼泪的人。」

她因为这种原因而认定自己是好人,少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他扳过她的脸,郑重的开口,「我再跟你说一次,我没有哭,刚才那是……因为我眼睛不舒服。」

小女孩愣愣看着他,「哥哥,那你眼睛好了吗?」

「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少年耳朵有些发红,牵起她的手,走出公园。

他不知道朝阳街在哪里,但是计程车一定知道,所以他招了辆计程车,带她坐上去。

结果开了几条街就到了,车在巷口停下来,小女孩看见了母亲,飞快的打开车门跳下去。

「我妈妈在那里,哥哥,再见。」

隔着车窗,少年看见小女孩奔向一名女子,那女子似乎是在斥责她,打了下她的头,小女孩对着女子比手划脚的说了什么,那女人朝这边望过来,向他点了点头。

少年给了司机一个地址示意他开车离开,刚才在公园里被小女孩这么一闹,他原本低落的心情好了不少,准备回去面对外公的处罚,结束了这半天,同时也是他这一生唯一一次的逃课。

第一章

屋外飘着绵绵春雨,许初霞站在这栋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豪宅的二楼,半眯起眼,检查米白色大理石地砖是否还有脏污没有清理干净。

看见光可监人的地板清晰的倒映出自己的身影,确定上面连一丝灰尘都没有,她那张明艳的脸庞这才满意的扬起嘴角,拿起清洁的工具往前走,穿越这条被她擦拭得闪闪发亮的走道,准备下楼继续清理客厅。

就在接近楼梯口时,她杏眸蓦然瞠大,瞪着光洁地板上留下的一排清楚的鞋印,刚才她明明把地板拖得很干净,这些鞋印是从哪里来的?

眸光一瞥,她发现旁边书房的门半开着,并没有关上,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看来刚才有人进去找杜总裁。

她皱着眉蹲下身,从水桶里拿出一块抹布,先把那些鞋印抹去,再用干净的拖把仔细拖干净。

她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打算要偷听别人谈话,但半开的门缝让书房里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并购光力的事,你再和汤经理与王副总仔细研究研究,不要太仓卒做决定,光力的负债比太高了,我们若是把它并购下来,对我们恐怕弊多于利。」

她认得这道低沉略显沙哑的嗓音是来自明威集团总裁杜泽松,他也正是这栋豪宅的主人。

前两天,她替同事来这里打扫时,曾过见他一次。

接着响起的是另一道略显冷硬的年轻嗓音——

「外公,这些我都做过评估了,我看中的是光力的产能,以我们目前的产能再加上光力,一旦合并后,天河的产量就是全球第一了。」

许初霞来回拖着地板,眼神忍不住透过门缝瞟向书房里,接着认出了里面说话的男人是谁,她没见过他本人,但在新闻上见过他几次,他是杜泽松的孙子杜轩怀,他面孔冷峻英挺,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强悍的霸气,他的眼神很锐利,却显得过于冷漠无情。

「光力的财务体质不佳,到时候很可能会拖累天河,」说到这里,杜泽松直接对孙子说出自己的看法,「轩怀,我不赞成并购光力,经营企业最重要的是稳健,没有必要去追求全球第一。」

听见外祖父不赞成他的决定,杜轩怀冷峻的脸孔登时一沉。「外公,你老了,难道胆量和远见也变小了吗?现在的业界是大者恒大,唯有先抢下市占率,才能够主导市场的需求,以天河目前的产能,在业界只能算是第三,若是我们不赶紧提高产能,早晚天河会被另外两家公司打垮。」

天河是他六年前一手创立的?IC?设计公司,虽然只是明威集团的子公司,且它的资本额也仅占明威集团十分之一都不到,但这些年来,他花了不少心血在上面,一心想将天河推上龙头的地位,此刻有这么好的机会,他绝不会放弃,因为要在短时间内扩大产能,透过并购是最快的手段。

不知是不是被孙子无礼的话给刺激到,杜泽松喘咳了好几声,一时无法开口。

不等他咳完,杜轩怀再说:「现在跟光力谈的并不只有天河,还有其他的公司,若是让别人抢先一步,天河就很难有机会翻身,等收购光力后,我会彻底整顿光力,不会让它拖累天河。合约书我已经带来了,请外公签名盖章。」说着,无视于外公面露疲惫苍白的神色,杜轩怀从公文包里取出并购光力的合约书放在他面前。

他那张冷峻英挺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抿紧的唇瓣透露出不容拒绝的强硬。

这些年来外公已是半退休状态,公司实际上几乎都是由他在管理,但因为外公仍挂名公司总裁一职,所以程序上,并购的事还是需要他本人亲自签名。

杜泽松愈咳愈严重,彷佛连心肺都要咳出来似的。

杜轩怀眉峰微皱,脸上微露一丝不耐烦,将合约书翻到最后一页,递给他一枝笔,催促着,「我还赶着回公司开会,请外公快点签名。」

听到这里,许初霞再也听不下去,将手上的拖把一扔,便用力推开书房的门,大步走进去,伸手指向杜轩怀痛骂,「你没有听到你外公咳得都快没气了吗?只顾着要逼他签名,一点都不管他死活,你这个人的血是不是冷的啊?」

突然看见一个陌生女子闯进来,一开口就指着他破口大骂,杜轩怀微愣了下,接着便脸色一厉的质问,「你是谁?」

许初霞朝还在咳个不停的杜泽松走过去,伸手轻拍着他的背为他顺气,抬起脸怒瞪他。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眼睛是瞎掉了吗?没看见你外公咳得这么厉害,还一直逼他,你是怎么做人孙子的?」由于父母猝逝,让无法再孝顺父母的她一直很遗憾,因此看见有人对长辈不孝便无法忍受。

被她一而再的怒声指责,杜轩怀沉下脸。

「你到底是谁,是怎么混进来的?」家里的佣人早在二十几年前便因为某个原因被外公遣散了大部份,只留下管家李叔、厨子、园丁、司机和一名在杜家待了二、三十年的女佣,不过门口尚有保全看守,是不可能这么随便就让人闯进来的。

「我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许初霞仰起下巴瞅他一眼后,就不再理他,将眼神移向坐在书桌前的杜泽松,「杜总裁,你咳得这么严重,要不要去看医生?」

又咳了好几声,杜泽松才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这是老毛病,天气一冷就会这么咳,没什么事。」现在已是初春,因为今天有寒流来袭,温度很低,气管受了寒,才会一直咳。

「外公,你认识这个女人,她是谁?」杜轩怀质问。

喝了口温水,杜泽松咳嗽逐渐缓和下来,抬头睇向许初霞,眼里微露一抹兴味,脸上则透着温煦的笑回答孙子。「她是清洁公司的员工。」

自从遣散了大部份的佣人后,杜宅的清洁工作便委由清洁公司负责。之前来打扫的是两名中年妇人,不过这两天,则换成了她和另一个中年女子来打扫。

知道了她的身分,杜轩怀冷冷的开口。「你被解雇了,出去!」

闻言,许初霞一怔,接着挑起那双弯月般的秀眉。「我又不归明威集团管,你凭什么解雇我?」

「好,你不是明威集团的员工,我无权解雇你,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们清洁公司的人不用再来了。」

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许初霞先是一阵错愕,接着那双黑亮的杏眸跳动着两簇怒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公司可是有跟你们签合约,你的意思是想片面毁约吗?」

他冷哼,「毁约?清洁公司的员工竟然窃听屋主谈话,还出言谩骂屋主,这就已经构成解约的条件了。」

许初霞怒吼,「你这是想公报私仇对不对?因为我刚才骂你不孝,所以你就恼羞成怒想找我们公司麻烦。」

杜轩怀抬起冷锐的黑眸,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批评道:「是你的工作态度有问题,我想没有一家清洁公司的员工会打扫到一半,突然闯进书房对主人破口大骂。」

许初霞立刻反呛回去,「你才是态度有问题,刚才不管你外公身体不舒服,只想着要逼他签名盖章,有你这样当人家孙子的吗?我怀疑你根本是想气死他吧!枉费你外公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带大,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吗?简直是狼心狗肺!」她的脾气是不好,不过这件事她自认没有做错,因为不孝子人人得而诛之。

她之前听说过,杜轩怀的母亲很早就过世,而他的父亲也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跟别的女人跑了,他可以说是杜泽松一手带大的,却如此蛮横不敬的对待一手抚养自己长大的外祖父,让她实在忍无可忍。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香弥《恶夫自有恶妻磨》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恶夫自有恶妻磨小说[香弥]在线试读

「是什么办法?」她张大眼问。听完监定师的话,挂上电话,许初霞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脸茫然,两眼呆滞。「静芸,监定师说那只花瓶真的是宋朝的古董,价值好几千万-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仓皇无措的拉着好友的手。沉吟片刻,杜泽松睐向她,缓缓说:「我有一个办法,让你可以不用赔这笔钱,不知你愿不愿意?」第二章「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你也可以去找监定师来监定这只花瓶的真伪,看看是不是出自宋朝的古物。」乔静芸思索了片刻,文静秀气的脸庞牵起一抹笑。「既然杜泽松相中你当他的孙媳妇,我看你就答应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不用赔钱,还...

2019-07-25 10:04:29

她来时有星光[娱乐圈]小说[咎书]在线试读

“好啊。”苏漓江热情地说,“时间你定,我来请。”苏漓江向她挥了挥手,余嘉一坐上车,开往英龙的方向。推开办公室的门,穿着一件花衬衫的皮卡正翘首以待,他抬起头:“嘉一,我可是专门等了你很久哦。”“还是要谢谢你帮我解围。”余嘉一不见外地拍拍他的胳膊,“今天公司还有事,改天一定请你吃饭。”余嘉一道:“那我先走了。”“矮油~为了你,我特地让人把他们的事都排到下午...

2019-07-25 10:04:29

待我有罪时小说[丁墨]在线试读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

2019-07-25 10:04:29

夫人不当白月光小说[寄秋]在线试读

「你找过我?」她想笑,却呜咽着捂住嘴,不让凄楚的哭声流出,叫人看轻了她。「你不认为我和情郎私奔了?毕竟在我绣架下发现一只男人的鞋。」她语气中含着很重的怨气,好像她受辱的冤屈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因为他,她成了人尽可夫的贱妇。「你相信我有什么用,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所有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时,你根本不在!」她好恨,恨自己眼瞎,一心想嫁的男人却撑不起她头顶一片天。「不,不能忘,我一直在找你,可我找不到你。」不论他费了多大的劲,花了多少银子和心力,她和孩子都如石沉大海,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是的,我找过你,上...

2019-07-25 10:04:29

以心相约小说[薛慕深]在线试读

雨落噘着嘴,也懒得再和周辞搭话,偏头望向窗外,噘着嘴的脸鼓的像个小包子,惹得周辞一阵一阵的发笑,忍不住同她搭话。雨落听见这话,转过头来:“呸,你想什么呢,还不是我爸我妈,不知道怎么就给我找了这么一门亲事。”雨落听了这话,便不再说话了,她和父母关系从来就没有那么好,如果她们真是为了钱,还真是有这么个可能。她撇撇嘴,这个表情刚好被开车的周辞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你是怎么想的要嫁这么一个老头子,为了钱啊?”想到这里,她居然鼻头一酸的想哭。“那有怎么样,陆...

2019-07-25 10:04:29

他总是信以为真小说[晴天包子]在线试读

尤小悠有些恼怒,她知道他误会她做些不干净的事情,可是这样赤、裸、裸的侮辱也让她有些血气上涌。“谁包不是包,装什么清高。”慕久念叨出这句话,蓦然把她往怀里一拽。手腕脚腕却被那人巧妙的摁住,小只的她被强行塞进他怀里,就像是抱着一个布娃娃。“想拿几张拿几张,要求是……”慕久掀起一只眼皮,缓慢的说,“不许说话,不许走。”“你……”她刚要说话,手腕却被人一拽,狠狠的...

2019-07-25 10:04:29

被你爱过才叫爱小说[艾鹿薇]在线试读

突然对话框里冒出来一行字:你输入很久了,和我说话要想这么久吗?他回:有多好? 我一下子就蒙了,硬着头皮回:特别好……我的心瞬间漏跳了好几下,脸滚烫滚烫的,最后我回了一个字: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好。我脑子一片空白,像傻瓜一样地回复道:苏医生好。23吃到一半,他用筷子夹住了我正在夹菜的筷子。我抬头,整个晚上第一次看向他的脸。 他说:“31床,这么安静,都不像你了。”...

2019-07-25 10:04:29

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莞昀]在线试读

副导演笑笑,“豆蔻,谢谢你的表演,回去等消息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肯放弃一丝希望,总想拼尽全力挣出一点出路的时候,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斩断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豆蔻点头,“好的,谢谢各位老师。”她鞠躬一礼,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牧容一眼,转身离开了试镜室。这个圈子里就是这么现实,有实力也努力的演员因为没有背景不知道被淹没了多少,他们心中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已经习惯了。她已经知道这个角色被牧容内定给了董薇,清楚副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说词而已。“你们觉得呢?...

2019-07-25 10:04:29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2019-07-25 10:04:29

盛世娇宠:腹黑帝王心机妃小说[璇箫]在线试读

慕容清早知有这一著,但还是不愿说出违心之语:“嫔妾并无冒犯德妃娘娘之意,只是边塞苦寒、物料紧缺,非亲身体会不能知晓……”“嫔妾不敢且并无此意,请皇上明察!”慕容清跪倒在地,心里像是在激烈地敲呐打鼓一般“请皇上息怒!”除太后以外,皇后和殿内的其他人都同时下跪,瞬间吓得惊慌失色。“母后言重了,请母后指教。”萧承安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愤然。“你的意思是,本宫配不上这华贵水貂了吗?&...

2019-07-25 1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