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有罪时小说[丁墨]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

待我有罪时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待我有罪时》作者:丁墨【完结】

文案:

他说:“人人都判定我有罪,你呢?”

她说:“也许吧。”

他笑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寻找证据,要么给你洗清冤屈。要么抓你,再等你。”

他说:“好,说定了。”

文案就是来搞气氛的,不要被误导。本文极甜。

悬疑爱情文,每周一至周六中午12点更新3000+,作者一把老骨头周日休息不更。

作品标签: 正剧、总裁、腹黑、欢喜冤家

=====================

第一卷 迷魂路

第1章

天空灰白,云层浓厚杂乱,望不见一丝蔚蓝的天。这样的天空下头,是墨绿色的连绵高山。高山之下,是一片深绿色的树林。再往近处,就是深黄、浅黄、草绿和各色花朵夹杂的大片草原。

一条灰白的公路,就在眼前。

天空飘着一点小雨,风开始大了。路旁有几只绵羊,不顾风雨嚼着草,抬头望向尤明许。

尤明许没想到六月的藏地还会这么冷,她只穿了条防水裤,T恤外是件冲锋衣。长发束成马尾罩在头盔里。尽管身上冷,她的越野自行车还是保持均匀稳定的速度。

前后左右一个人都没有。

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再低头看表,今天就这样,也许该找个地方休息了。

但这片地区本就偏僻,居民稀少,只有一些驴友会走。她又骑了一阵,已是下午四点多,天更暗了,山边阴沉沉一片。雨滴在变大。

尤明许累了,也有些饿,就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和香肠,慢慢吃着。

她停了十几分钟,只有一辆车经过。本地牌照,很旧。开车的是位中年大叔。尤明许朝他挥手想要搭车,他跟没看到似地飞驰而去。

尤明许也不在意,靠在路旁树下,继续吃着冷冰冰的香肠。

又过了一会儿,远远驶来一辆摩托,摩托上坐着个长发年轻人。尤明许看着他不动,年轻人皮肤黝黑,穿着牛仔夹克,面相看着就有点鸡贼,那双眼更是绕着尤明许打转。

他在她车旁停下,盯了她两眼,问:“去哪里啊?”

尤明许这时听到汽车的声音,往后瞟了眼,又有辆汽车驶了过来。雨蒙蒙的,车灯亮着,一时间她看不清驾驶座上的人。

她往前方扬了扬下巴,示意摩托青年自己的方向。

摩托青年又问:“一个人啊?”

尤明许笑笑,答:“不,还有几个同伴,他们在后面,我骑得快。”

青年目光有点深,不吭声了,手按在摩托把手上,也不动。这时那辆后面来的车,从他们身旁经过,速度平稳不快。尤明许越过摩托青年,隔了缀着水滴的车窗,看到个年轻男人。皮肤挺白,轮廓也不像本地人。寸头,五官分明。他也穿着冲锋衣,黑色的,微微竖起的衣领里,露出一小片脖子和喉结。挺帅,而且是那种带着坚硬男人味的帅。

摩托青年也回头,打量了开车的男子几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尤明许把自行车头一抓,飞快跳上去就想走。哪知道摩托青年大概也是放羊打猎之类出身,又或者类似的事干过很多,反应也很快,身体偏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车头,另一只手就抓向她背后的包。

竟是个打劫的。

尤明许狠狠瞪他一眼,咬牙想要挣脱。两人立刻撕扯在一起。而前头那辆车已开出百余米远,只怕难以注意到身后的状况。尤明许把心一横,抱着背包,大喊道:“放手!你放手!救命啊……抢劫!救命……”

摩托青年凶相毕露,一拳朝尤明许的脸打过来,恶狠狠地骂道:“想死!闭嘴别喊了!”尤明许反应比较快,极为狼狈地躲开这一拳。青年顺势擒住了她的手腕,倒是愣了一下,触手只觉得柔软滑腻异常,再仔细看她的样貌,心尖就颤了一下。

脑子里有点气血上涌,青年想再干点别的了。他索性丢开摩托车,也不抢包了,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就往那几棵树后推,脸上似笑非笑地说:“你躲什么躲?我不抢了不抢了,这种天气,一个女孩子走这条路多不安全,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不好?”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浮,又开始动手动脚,尤明许哪里有不明白的,心中厌恶鄙夷无比。可当下的情形确实危急得很,她一面拼命挣扎抵抗,一面用尽全力再次大喊:“车牌号川AXXXXX的大哥,救命!求你救救我!有人抢劫强~奸!救命啊——”

摩托青年有点恼火,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那辆车居然真的没走,停在前面了。他犹豫这一下,尤明许趁机挣脱就跑。青年低低骂了句,刚想追上去,却见那辆车居然掉了个头,“叭——”尖锐的汽车喇叭声突然响起,车笔直朝他们开来。

尤明许踉跄跑了几步,一抬头,就看到黑色轿车离自己只有十几米远了。驾驶座上那人紧盯着她,目光警觉而坚定。而他的手一直压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声始终在持续,穿过雨帘贯穿公路,几乎响彻整片原野。

尤明许的心头就这么一热,莫名的安全感涌了上来。她似乎看到那人朝她点了点头,一个加速,车转眼就要到眼前。

尤明许回头,就见青年跳上摩托,一脚油门跑了。

尤明许像根木头似的,抱着背包,呆呆站着。

雨不知何时下得更大了,噼里啪啦落在地上,还有他的车上。他一个急刹,人从车里出来。尽管天色灰暗雨水重叠,在两人周围乃至远方,蔓延成一片灰蒙蒙的模糊世界。尤明许还是看得更清,他约莫一米八高,一身冲锋衣裤,身材结实,面容温和干净。

他看一眼尤明许,又往摩托车远去的方向望了几眼,露出几分凶狠神色,但立刻收敛了,转头又望向她,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尤明许摇摇头:“我没事。谢谢你……谢谢你掉头回来。要不是你,我真的就完了。”

他很温和地笑笑。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偶尔出手搭救的女孩,会长得这么明艳动人。在这么糟糕的背景里,那张脸也会叫人眼前一亮。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停,即刻移走,问:“你有没有其他同伴,要不要联系他们?”

尤明许答:“我现在就一个人。本来有个朋友一块儿,昨天她家里临时有事,先回去了。我想把剩下的路走完。”

男人没说话,手搭在车门上,随意地敲了敲。尤明许就看到有水滴沿着他削瘦分明的手背,无声滑落。

他问:“那接下来,你一个人能继续骑吗?需不需要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尤明许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的靴子。冲锋裤腿扎进靴子里,线条帅气利落。她答:“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到前面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实在骑不动,也不想骑了。”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

尤明许抬头,看到他微微皱了一下眉,那神色居然是有点勉强的。但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说:“好。”

尤明许对他一笑:“谢谢!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

雨水纷纷从天而落,混一片迷蒙颜色,而纤瘦的女人身处其中。他看着她两颗眼睛珠清澈动人,鼻子很秀气,一笑那饱满的红唇,竟有几分天生的性感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看了两眼,心里竟有一丝莫名的焦躁。当她望过来时,他已移开属于男人的无礼目光。

他开的是辆普通轿车,说:“后备箱装满了行李。”就帮尤明许把自行车系在了车顶上。

狂风骤雨来临了。

黑压压的云,压向山顶。天地间晕沉沉一片,车外只有轰隆的雨声,之前颜色丰美的藏地景色,仿佛转眼间褪去色泽。只余一团好像能吞噬掉一切的阴暗,能见度变得很低。

他的车开得不快,偶尔也会有别的车经过。车里有暖气,尤明许脱掉外套,只穿紧身长袖,坐了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回暖。

她偷偷望去,他似乎很专注在开车。刚才淋了雨,他把外套也脱了,里头是件深灰色长袖,很衬他。

过了一会儿,他问:“介意我抽根烟吗?有点累。”

尤明许答:“不介意。能不能给我一根?”

他这才有些讶异地看她一眼,眸中带了点笑。他伸手在中控台上抓了抓,摸出半包烟。尤明许向来知情识趣,直接拿起来,抽出一根先递给他。

他接过,说:“谢谢。”

尤明许自己含了根,他又摸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递给她。尤明许动作熟练地夹着烟,慢慢抽着。明明两个人依然话不多,感觉却比之前刚上车时要亲近熟悉了些。

他说:“顾天成。我叫顾天成。”

“尤明许。”她又扫了眼车外的雨,“要不是遇上你,我现在不知道淋成什么鬼样子了。”

他唇角一勾:“小事。”

尤明许问:“你是干什么的?”

顾天成答:“IT。你呢?”

尤明许:“服装,我做服装设计。”

顾天成笑了笑,轻声说:“难怪这么好看。”

尤明许听清了,不说话。也不知他说的是什么好看。他也安静着,就跟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似的。两人各自抽完烟,雨已小了些,她看了眼黑下来的天色,问:“还有多久能找到休息的地方?”

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前年来,再开个把小时,应该能看到藏民的家。”

尤明许说:“好。”抱紧双臂,靠在车椅里,过了一会儿,伸手擦了一下脸,然后按着额头。

顾天成察觉了,问:“怎么了?没事吧?”

然后就听到她把脸埋在胳膊里,闷闷的声音传来:“没事。就是想起刚才的事,还是有点怕。”

她的嗓音很平静,平静中带着一点自嘲的笑意,还有半点难以掩饰的委屈。之前顾天成就觉得这个女人非常胆大镇定。上车后也没有任何哭闹失态,神色如常地和他一起抽烟聊天。没想到过去这么一会儿了,她才后知后怕,终于也露出了几分属于女人的柔弱无助。

侧眸望去,女人的长发已经散开,微微带着波浪卷,乌黑浓密。小脸躲在手臂后,下面是纤细的腰身和修长双腿。胸口的线条更是玲珑饱满。她从手臂后露出眼睛,那里头清亮流光,倔强生动。

顾天成的心口就像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他抬头望着前方,这里是川藏交界处的荒原,天为幕,地为席。没有别人,远离城市。远离一切平凡、拥挤、勾心斗角和伪装。他却和这个女人,如浮萍般相遇,在同一辆车里,躲避风雨,温暖前行。。

尤明许和他目光交汇。他的神色还是淡淡,嗓音却柔和了几分:“别怕。我一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作者感言:

啦啦啦,编辑说要提前测试一下,所以我先传一章上来了。今天开坑,待会儿还会更新2章。 悬疑爱情新文,非推理,无科幻因素。看我的嘴型:是~甜~文~哦! 以后每周一至周六中午更新3000-4000字,周日休息不更。 谢谢大家,中午见~

第2章

天不知何时就黑了,雨也渐渐停了。原本广阔美丽的风景,此时变成个黑沉沉的无边无际的世界。这一片天空又是晴的,还有残云,零散几颗星子挂着。循着车灯,尤明许才分辨出,这是一片昏黄的土地,遍布着起起伏伏的岩石和土丘,有点雅丹地貌的意思。还有些湖泊,错落其中。湖面在夜色中,泛着点点幽蓝静谧的光。

开了这么久,顾天成依旧专注而平静。尤明许想,这样一个夜晚,和这样一个男人,开车旅行在望不到尽头的荒原公路上,原来并不是一件感觉糟糕的事。

“冷吗?”顾天成问。

天一黑,温度降得更快。尤明许抱紧双臂。他单手握着方向盘,转身从后座拿了件外套,放在她怀里。那是件深灰色男士冲锋衣,干净,微凉。尤明许懒得脱安全带了,把两个胳膊伸进去,衣服盖在身上,下摆都到膝盖了,于是只露出个脑袋在外头。

顾天成笑了,说:“像个小孩子。”

尤明许说:“我都二十五了。”

他说:“那比我小两岁。”

尤明许不说话,脸随意一动,就擦到了外套衣领上,有点硬的面料,带着股她没想到的男士香水味。尤明许微微抬眸,扫了眼顾天成。

“还有多久能到藏民家?”她问。

顾天成答:“我也不确定,两年前这附近就有。我们继续开,试试运气。”

见她不说话,顾天成略一沉思,问:“要不要听歌?”

尤明许说:“好啊。”

以为他要打开广播,或者连接手机蓝牙,却没料到他清了清嗓子,一只手放在大腿上,开始打拍子。然后开始哼歌。男人并不唱歌词,只是用低沉清亮的嗓音,抑扬顿挫地哼着。那是首很出名的民谣,唱的是走出城市,走向远方。

听他一本正经哼了好一会儿,尤明许忍不住笑了。顾天成斜眸看她,略带懒散的表情,那眼睛里却是神采飞扬、碎碎流光,显出几分孩子气。

“怎么?不好听?”他质问。

尤明许挑衅地摇摇头:“你怎么不说你是歌唱冠军啊?”

顾天成也笑了,嗓音低低的:“那你来。”

尤明许答:“我不。我从来都不会唱歌。所以才不献丑。”

他嘴角笑意更深,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整个人也更放松散漫的模样。尤明许不由得注意到他在夜色里暗暗的侧脸,从额头到鼻梁,再到下巴的线条,非常清晰明确。她想起曾在书上看过,这样长相的人,意志大多坚韧,也固执吧。

他说:“既然你不肯唱,又看不上我唱的,那就只能听广播了。”他调了几个按钮,短暂微弱的电流声后,就到了音乐电台,正在播放一段悠扬悦耳的音乐。

两人都静静听着。

周遭的夜色似乎更深了,路两旁的景色完全看不清了。车仿佛一头扎进更深更远的世界。

“累就睡会儿。”顾天成说。

尤明许答:“不想睡。”

“有我在,安心。”他轻声说。

尤明许沉默片刻,嘴角泛起一丝微苦的笑,说:“顾天成,我认识你才两个小时。”

他说:“所以呢?”

尤明许说:“你是好人吗?我可以信赖你吗?”

顾天成神色静默,说:“自己判断。”

过了一会儿,听到她轻声说:“你是好人。”

不过,被风雨耽搁在这个夜晚这条路上的,不止他们两个。

远远的看到路旁有个骑车的人,在朝他们拼命挥手。从身形看,是个高个男人。不仅挥手,还蹦了几下。

顾天成的车缓缓减速。尤明许注意到他神色平静,微蹙眉盯着那人,似在观察打量。尤明许说:“你其实不想搭人对不对?”

顾天成眉头舒展,看她一眼。

尤明许嘴唇微翘:“之前我想搭车,你也有点为难的样子。差点见死不救了吧?”

顾天成笑了,说:“不是见死不救。这一路要让人搭车,实在搭不过来。我这趟出来,本来就是想休假放松,本来想一个人慢慢开,开到哪儿算哪儿。睡车上或者帐篷都行。”

尤明许很是理解,又说了一遍:“谢谢啊。”

顾天成目视前方:“我乐意让你搭车。”

尤明许差点脱口而出“为什么”,生生忍住了。潜意识里,不想问。

车已停在那人身边。

那人摘下头盔,是个很年轻的男孩,二十出头的样子。头发有点长,几乎遮住眼睛。皮肤白皙,鼻梁挺拔,唇厚。他往车窗上一趴,露出个兀自灿烂的笑:“哥们儿,搭个车行吗?这大晚上的,我实在骑不动了,又累又饿,带我一段路,行不?”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丁墨《待我有罪时》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待我有罪时小说[丁墨]在线试读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

2019-07-25 10:04:17

夫人不当白月光小说[寄秋]在线试读

「你找过我?」她想笑,却呜咽着捂住嘴,不让凄楚的哭声流出,叫人看轻了她。「你不认为我和情郎私奔了?毕竟在我绣架下发现一只男人的鞋。」她语气中含着很重的怨气,好像她受辱的冤屈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因为他,她成了人尽可夫的贱妇。「你相信我有什么用,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所有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时,你根本不在!」她好恨,恨自己眼瞎,一心想嫁的男人却撑不起她头顶一片天。「不,不能忘,我一直在找你,可我找不到你。」不论他费了多大的劲,花了多少银子和心力,她和孩子都如石沉大海,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是的,我找过你,上...

2019-07-25 10:04:17

以心相约小说[薛慕深]在线试读

雨落噘着嘴,也懒得再和周辞搭话,偏头望向窗外,噘着嘴的脸鼓的像个小包子,惹得周辞一阵一阵的发笑,忍不住同她搭话。雨落听见这话,转过头来:“呸,你想什么呢,还不是我爸我妈,不知道怎么就给我找了这么一门亲事。”雨落听了这话,便不再说话了,她和父母关系从来就没有那么好,如果她们真是为了钱,还真是有这么个可能。她撇撇嘴,这个表情刚好被开车的周辞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你是怎么想的要嫁这么一个老头子,为了钱啊?”想到这里,她居然鼻头一酸的想哭。“那有怎么样,陆...

2019-07-25 10:04:17

他总是信以为真小说[晴天包子]在线试读

尤小悠有些恼怒,她知道他误会她做些不干净的事情,可是这样赤、裸、裸的侮辱也让她有些血气上涌。“谁包不是包,装什么清高。”慕久念叨出这句话,蓦然把她往怀里一拽。手腕脚腕却被那人巧妙的摁住,小只的她被强行塞进他怀里,就像是抱着一个布娃娃。“想拿几张拿几张,要求是……”慕久掀起一只眼皮,缓慢的说,“不许说话,不许走。”“你……”她刚要说话,手腕却被人一拽,狠狠的...

2019-07-25 10:04:17

被你爱过才叫爱小说[艾鹿薇]在线试读

突然对话框里冒出来一行字:你输入很久了,和我说话要想这么久吗?他回:有多好? 我一下子就蒙了,硬着头皮回:特别好……我的心瞬间漏跳了好几下,脸滚烫滚烫的,最后我回了一个字: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好。我脑子一片空白,像傻瓜一样地回复道:苏医生好。23吃到一半,他用筷子夹住了我正在夹菜的筷子。我抬头,整个晚上第一次看向他的脸。 他说:“31床,这么安静,都不像你了。”...

2019-07-25 10:04:17

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莞昀]在线试读

副导演笑笑,“豆蔻,谢谢你的表演,回去等消息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肯放弃一丝希望,总想拼尽全力挣出一点出路的时候,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斩断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豆蔻点头,“好的,谢谢各位老师。”她鞠躬一礼,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牧容一眼,转身离开了试镜室。这个圈子里就是这么现实,有实力也努力的演员因为没有背景不知道被淹没了多少,他们心中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已经习惯了。她已经知道这个角色被牧容内定给了董薇,清楚副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说词而已。“你们觉得呢?...

2019-07-25 10:04:17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2019-07-25 10:04:17

盛世娇宠:腹黑帝王心机妃小说[璇箫]在线试读

慕容清早知有这一著,但还是不愿说出违心之语:“嫔妾并无冒犯德妃娘娘之意,只是边塞苦寒、物料紧缺,非亲身体会不能知晓……”“嫔妾不敢且并无此意,请皇上明察!”慕容清跪倒在地,心里像是在激烈地敲呐打鼓一般“请皇上息怒!”除太后以外,皇后和殿内的其他人都同时下跪,瞬间吓得惊慌失色。“母后言重了,请母后指教。”萧承安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愤然。“你的意思是,本宫配不上这华贵水貂了吗?&...

2019-07-25 10:04:17

(快穿)总有病娇想害朕小说[故里安]在线试读

白九川被盯出些门道,合着这小子不是真的想侍寝罢!"容渊脏了。""容渊。"白九川忽悠道:"孤方才在古沐殿跟你道歉,只是因孤考虑不周。却只顾了同你解释,忘了纠正你这思想了。"容渊盯着白九川,"殿下真的愿意?""为何不愿意?"她的心脏蹦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容渊落进她眸子里晃着的光,一时失声。就见原本正经非常的皇太女跺脚道:"罢了!你若是实在过不去这个"白九川咬牙,"孤也去找那么多的...

2019-07-25 10:04:17

这绿帽我不戴[娱乐圈]小说[君还记]在线试读

沈璐上学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运动神经,但是举一反三倒是做得很好。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沈璐渐渐的有了感觉,把相机看成是篮球,把季霄的脑袋看成是球框,身体放低,尽量往高处抛,果然真的一击就中,准确的砸到了季霄的脑袋上。没想到沈璐用了季霄的身子,季霄平时锻炼的肌肉就发挥了作用,再加上季霄现在人小体重轻,沈璐没有被季霄带下去,沈璐用力一拉,反而把季霄拉了上来,季霄为了站稳不自觉的环住了沈璐的腰,小巧的小脚丫踩在沈璐的拖鞋上面,两人面对面,两片薄唇相贴,大眼瞪小眼。这他妈的就尴尬了!沈璐走到衣柜面前,翻出来一条厚实一点的...

2019-07-25 10: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