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是信以为真小说[晴天包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尤小悠有些恼怒,她知道他误会她做些不干净的事情,可是这样赤、裸、裸的侮辱也让她有些血气上涌。“谁包不是包,装什么清高。”慕久念叨出这句话,蓦然把她往怀里一拽。手腕脚腕却被那人巧妙的摁住,小只的她被强行塞进他怀里,就像是抱着一个布娃娃。“想拿几张拿几张,要求是……”慕久掀起一只眼皮,缓慢的说,“不许说话,不许走。”“你……”她刚要说话,手腕却被人一拽,狠狠的

他总是信以为真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他总是信以为真》作者:晴天包子【完结】

文案:

明明只是单纯的金钱关系,金主慕先生却总是信以为真。

尤小悠没想过还能再见到慕久,她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在刚睡完觉之后把人家钱包拿走。

慕久却一早想过,要是再见到蹦跶的很欢的尤小悠保证让她一看见他,就腿软。

尤小悠泪目,除了腿软以外,居然还要走心……慕先生你的要求是不是太过了?

那啥PSSSSS:

傻白甜小白文,呆萌小白花X一生放荡不羁爱圈养腹黑专情总裁

保证HE~~~甜宠系,微酸不虐~总裁什么的都是我瞎编,作者没文化,要是bug丛生,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右上点叉,表负相伤害,么么哒~

那啥大写加粗的重点PSSSSS:

本文天雷狗血,连作者都会被自己的LOW逼程度吓到,女主傻白甜,要看女强的真没有,不慎进入,请保护好自己的眼睛~么么哒~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尤小悠 ┃ 配角:慕久 ┃ 其它:

第1章

“尤小悠,我警告你,你再喝醉,我保证把你扔在大街上。”铃子从一旁扭过来,EMIL今季新出的“探险”从她的手肘内侧幽幽的飘出来,让人想起茂密丛林里忽然涌现的绝地风景。

尤小悠摩挲着鸡尾酒杯,抬眸看她,眼前的铃子穿着剪裁合体的露肩小白裙,头发烫成柔顺的大波浪,温柔的披在肩上,脸蛋尖尖,眼睛大大,好一朵风中摇曳的小白莲,她忍不住笑,“‘探险’都用上了,可不便宜,穿成这样,打算勾搭谁?

“还能有谁。”铃子夺过她掌心的appletini一口饮下,用精致的下巴指了指默默在远处饮酒的男人,“还能有谁,傅二少。”

尤小悠瞧一眼,咬了咬嘴唇,说:“傅二少看着可比老大靠谱。”

“那可不。”铃子说,“傅晴安太野,我没那胆子。”

“那我只能祝你成功了。”

“你看看这里的姑娘,哪个眼睛不是黏在他身上?”铃子叹口气,“我这就是想勾搭,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福分。”

尤小悠瞄了瞄远处沉默的男人,他坐在一圈黑色的皮质沙发里,露出了半张脸,略显忧郁的气质在蒸腾的氛围里愈显出挑,碎发星眸,年少俊朗。

傅家是做衣柜起家的,渐渐在家具界占有一席之地,而后家道中落,生意一度很惨淡,傅老爷子身体不太好,生意上的事儿就逐渐转给了傅家大少傅晴安,没想到这个不学无术又痞气十足的大儿子,除了会喝酒打炮遛鸟之外,做生意居然很有一手,不但把垂死边缘的傅家家居救回来了,还发扬光大了。只是脾气很不好,尤其是对上自己的弟弟傅晴明。据说傅老爷子住院没多久,就提溜着亲弟弟的小腿,倒提着给扔出了门。

傅晴明也是倔脾气,小孩头也不回的走了,一跑就跑到了法国,跟自家外祖父窝在一间小别墅里,天天做饰品玩儿,一做就是五年。前两天刚从法国回来,长大后的傅晴明眉眼极俊,青春逼人,像一株抖一抖就会掉下鲜嫩水珠的小白杨,看直了一帮小妖精的眼睛。

一开始都想着搭傅晴安,但那家伙手腕厉害心眼也多,脾气还很另类,掀一掀眼皮就叫人心惊肉跳,什么幺蛾子都不敢耍,但亲弟弟傅晴明就不一样了,这样青葱,这样温润,略微抬起眼睛,忧郁的就叫人心里滴出水来。

但凡有些野心想上位的姑娘,谁不上谁傻、逼。

“哎,小悠,你之前睡慕久,用的什么法子啊?”铃子忽然想起了往事,瞥了一眼尤小悠,兴致勃勃的问,“教教我呗。”

“咳咳”尤小悠正眯着眼睛灌酒,听她这么一说,吓一跳,呛的满脸通红。

“怎么还害羞上了。”铃子顺手拍了拍她的背,“你那时候放的多开。”

尤小悠痛苦的捂住眼睛,说起这桩事儿,还真是难以启齿。那个时候的尤小悠刚走上社会,在N市中心租了房子,情窦初开,爱上了隔壁英俊挺拔的租客慕久。慕久其人,除了英俊之外,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疏离和神秘。有一回尤小悠坐电梯,刚准备出去,慕久进来了,穿一件白衬衫,第一颗扣子没扣,露出了线条好看的锁骨。他站在尤小悠旁边,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尤小悠觉得电梯里的灯光都黯了,只有他特别鲜明,他转过脸,尤小悠怦然心动。

然后尤小悠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在电梯里颠了好几个来回。

就这样尤小悠每天都默默的爱着意中人,有一天终于鼓足勇气打算表白的时候,才得知意中人要出国了。那晚尤小悠喝的有些多,跑去慕久门口一直敲,后来尤小悠就失去了意识。半夜莫名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睡在慕久床上,而一旁慕久的脸陷进枕头里,乌黑的碎发凌乱的贴在脸颊上,睡颜安静又美好,让人连碰触一下都觉得亵渎。

尤小悠觉得自己要爆炸了,她这是怎么把男神糟蹋了?想来想去,血液都要冲进脑子里,立刻轻手轻脚的爬下床,欲哭无泪的要跑,又一想,男神估计再也不会待见自己了,而且明天就要出国,总要留点念想。于是四处一搜索,居然看见了男神一张照片,想也不想抓在手上,闷头跑了。

回家之后赶紧藏起来,蒙着被子继续睡,结果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顶着巨大的黑眼圈,懵懵懂懂的听见敲门声,趴猫眼里一看,是低气压脸色很差但依然英俊的男神慕久。

尤小悠不敢开门,怕被揍,默默的扒猫眼上看,直到慕久终于愤怒的拖着行李箱离开,才敢拉开一小条门缝。

又是唏嘘又是遗憾又是悔恨。这时候唯有拿男神照片缅怀一下了,她拉开抽屉,刚想拿出照片,却意外的摸到了一个厚实的东西,额……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尤小悠掏出来一看,脸立刻黑了,马丹,这怎么是个钱包?匆匆打开来,厚厚一沓钞票,重要证件什么的倒都不在,唯有钱……这、这、这,尤小悠终于有些明白今早慕久复杂的神色了,她这真的是有口难言。之后她飞快的打了出租车追他,可惜茫茫人海,终究错失不见。

“喂,想什么呢?”铃子戳了戳尤小悠的脸蛋,“怎么走神了,想慕久了?”

“都多久的事儿了,怎么可能。”尤小悠打断她,又说,“我那法子你用不了,不合适。”

“不说拉倒。”铃子轻哼一声,从侍者手里接过一杯酒,往傅晴明那里去了。

尤小悠迷糊的窝在沙发里,看着一圈圈的光怪陆离发愣。今晚这个宴会是傅家为自己归家的小儿子傅晴明办的,算是私人酒会。尤小悠喜欢做菜,经常会做出一些创意口味极佳的作品,铃子推荐她发到网络上,没想到就此圈了不少粉,但尤小悠素来性子慢,又不爱管理这些,因此就和铃子搭伙,尤小悠负责做,铃子负责拍摄、剪辑后期等等,微博也是她在打理。尤小悠乐的清净,也能挣些钱,因此做的倒也尽心。

今晚的酒会是铃子的一个朋友跟傅家有些生意往来,便也给铃子讨了张帖子,铃子就拖着尤小悠来了,跟她说今晚负责的大厨不一般,资历本事都是一流,她既然感兴趣,完全可以去看看菜色,看看能不能启发什么灵感。

尤小悠窝在沙发里,没想到来的人还挺多,不过亲弟弟喝闷酒,亲哥哥傅晴安却根本没出现,这倒是真有趣。

不过傅晴安那家伙,本就不正常。尤小悠眯了眯眼睛,从侍者的托盘中接过一块糖浆松糕布丁,拿起银柄小勺,舀了一口放进口中,眯起眼睛,松软甜糥,味道确实很不错。

大厅里聚集了太多人,觥筹交错,耳鬓厮磨,灯光又暧昧迷离,尤小悠觉得有些头晕,看见铃子已经成功的挤到了傅晴明身边,便扭头出了大厅,出去透透气,结果一到外面,就看见一群人步履匆匆的忙着打扫和整理,一派如临大敌的样子。走得近了,听见有人窃窃私语。

“傅总不去陪亲弟弟,这是搞什么幺蛾子。”

“就是啊,接了个电话,烟都掉地上了,逢人就问口气清不清新……”

“连着遣我们下来整理打扫,明明就很干净啊。”

“难道是他女朋友要来了?要不傅总怎么这么激动,那态度啧啧,真谄媚。”

“肯定是个大美人,不然谁入了他法眼。”

“肯定胸很大。”

“肯定技术好。”

“不能再同意。”

“……”身为下属,这么了解老板好么,尤小悠眼见这里不好待,往旁边挪,结果经过走廊贵宾室的时候,忽而听见了剧烈的呻、吟声,带着声嘶力竭的酣畅。

哟,野炮,尤小悠扬了扬眉毛,谁这么好手段,今晚参加酒会的,非富即贵,搭上了自然前途无限。旋即打算走,她也不感兴趣,没想到那门忽然开了,匆匆跑出来一个年轻女孩,发型还是乱的。显然是没想到外头有人,吓了一跳,飞快的跑走了。

尤小悠也被吓了一跳,还没平复,男人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他一边整理西装一边用商量的语气说:“小姑娘,你当没看见可好?”

尤小悠点点头。

男人从兜里抽出几张红票子,塞进尤小悠手里,说,“就当是谢你帮我保守秘密。”

尤小悠不想碰他的手,心里膈应,正要推,身后却骤然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该不会是傅晴安等的人来了吧,惊讶的回头看,立刻愣在了当场。

为首的男人面目俊朗,考究的英式定制西装包裹着他修长的身材,头发漆黑而浓密,露出一双同样深邃的眼睛,硬朗、绅士、冷漠,像是卓尔不凡的年轻贵族。他单手插在兜里,大约是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眉毛微微拧起来。

他身后同样站着几名西装笔挺的年轻人,目不斜视整齐的站在两侧,一人晃晃悠悠的排众而出,瞄了一眼恼道:“陈不伦你个王八蛋,又在老子的贵宾室里乱搞。”

陈不伦没想到被这么多人撞见,傅晴安居然也在,这家伙可不是个善于之辈,急忙擦了擦鼻尖的汗,说:“傅哥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滚这就滚。”说完一把把钱塞进尤小悠手里,火烧屁股的滚了。

傅晴安向来嚣张惯了,这会儿转过头看男人,居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身后的员工份外惊悚,纷纷觉得画面很是辣眼睛。

男人沉默的立在原地,场面便显出诡异的安静,傅晴安好奇的来回看,似乎是在揣摩他的意思。

而尤小悠这时候已经完全懵了,她捏着钱,实在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再见他,在她睡了他还拿了他钱包跑路的情况下……

这个让傅晴安都严阵以待的男人,此刻正半敛了眼皮,用一种冷漠的似笑非笑的神情望着她,黑色的西装衬得他皮肤愈发白,居高临下的姿态压迫力十足。

“怎么,认识?”傅晴安看出点儿意思,玩味的看了看男人的脸。

男人这才重新抬起脚步,尤小悠立刻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经过尤小悠的时候脚步又止了,尤小悠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俯下身,凑近她的耳边,轻声问:“换金主了?”

尤小悠说不出话。

男人的视线掠过那几张皱巴巴的票子,好看的眼睛流露出细微的诧异与讥讽,那声音酥酥麻麻,撩拨着她的耳朵,“几年不见,这么便宜了?”

第2章

尤小悠幻想过无数次重逢,却从来没想过这一种,他临走时说的话,让她心口绞痛了一天。自从她不小心拿了他的钱包后,她在他心中的形象就已经奔着奇怪的地方去了,事隔这么多年,她已然无法解释。可是昨天的事情,她还是不想他误会,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因为几百块钱就跟别人“啪啪啪”的女孩。

“走什么神,这些下班之前整理成电子档给我。”一叠资料“啪”的一声被丢在桌面上,整齐的A4纸,密密麻麻的测试数据,尤小悠皱了皱眉毛,抬眼看。

周静然把一身职业装撑的凹凸有致,衬衫在胸口那里欲遮还休的开了个口,姣好的弧度圆润饱满,尤小悠几乎可以听到身后男同事喉结滚动的声音。

“这不是你的工作么?”尤小悠推开资料,平静的说。

“没办法,经理有别的事情安排给我。”周静然摊开手,蜜橙色的指甲像是炙热夏天的最后一丝凉意。

这款指甲油叫“半夏”,是今年EMIL夏季系列的明星产品,深得女孩儿喜欢。尤小悠除了在微博上传美食视频,写写美食专栏以外,她是有工作的,在EMIL的香薰部做一名调香学徒。

EMIL名声在外,经营的范围十分广泛,时装、高定、皮包、珠宝、香水、彩妆等等一应俱全,且每一样产品都闻名遐迩,在全球都有贸易商区,虽然是在法国注册的公司,创始人却是实打实的华人,时至今日,已经形成了根系庞杂的商业帝国。

现如今,许多品牌的香水开发业务都是外包给原材料公司,只有寥寥几家还有调香师一职,而EMIL就有一位大师级人物——林清晨。这家伙是尤小悠的顶头上司,脾气那真是一言难尽,整天埋头在实验室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新来的小助理给他送饭,被他斥责的几乎要以死谢罪,再也不敢贸然踩进他的地雷阵中。

尤小悠知道周静然讨厌她,她语气里若有似无的不屑与嘲讽,把自己复杂无趣又耗费体力的工作硬塞给她,都是她拙劣的挑衅方式。可她也没办法,毕竟有人罩着她么。尤小悠下意识的扫向了办公室里悠闲坐镇的经理,跟傅晴安一样的品位,大胸至上。

“知道了。”尤小悠答,开始把资料规整在一起,又认命的打开了EXCEL。

周静然则欢喜的扭头走了。

A4纸上的数据密密麻麻,还夹杂着各种公式与方程式,输起来那叫一个繁琐,不知什么时候下的班,周围的人都走光了,嘴里说着下班之前给我的周静然,蹬着高跟鞋快速的溜了,尤小悠连叫住她的时间都没有。

华灯初上,玻璃上是她疲惫的脸,伸了个懒腰,把资料放到一边,打算第二天再继续的时候,实验室那里却忽然发出了巨响,“哐当”一声,是椅子砸在地板的闷响。

尤小悠立刻站了起来,林清晨这厮搞什么鬼?要不要去看?可是会不会被骂?这么一琢磨,她又默默的坐下来,实验室安静了一下,忽然飘出了有气无力的哼唧,“有活着的没?”

尤小悠蹭的又站起来,挪到实验室门口,老实的说:“有。”

实验室又没了动静,过了片刻,声音又响了,咬牙切齿的,“那还不快点进来。”

“哦。”尤小悠缓慢的推开了门,心脏却在扑通扑通的跳,哎呀,这可是林清晨的实验室啊,他往常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谁都不让进,不是嫌这个红尘味儿重,就是那个脂粉味儿沉,就他一个人,清高的跟神仙似的。

入目所及,全是各种试管烧瓶,瓶瓶罐罐铺了好几桌子,散落的花瓣与成堆的原材料整齐的码在墙角,厚厚的资料好几书柜。

林清晨跌坐在一片碎屑之中,黑色的碎发沾满了细小的粉末,他身上套了一件简单的长款白色制服,这时候也涂满了奇怪的颜色,浅浅的瞳孔从黑框眼镜中望上来,像是荒野里盛开的矢车菊,没有那样浓烈的颜色,却一样的纯净清澈。

尤小悠刚来工作没多久,还是第一回见到他,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好看,惊讶的不行。林清晨是EMIL特意挖来的,费了大价钱,脾气大还难伺候,但是才华横溢,又一门心思搞研究,做出来的产品代代都极受追捧,因此EMIL分区总裁都把他当心肝宝贝似的捧着。这几天不知道又抽什么风,比往常还要拼,常常加班到深夜。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晴天包子《他总是信以为真》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他总是信以为真小说[晴天包子]在线试读

尤小悠有些恼怒,她知道他误会她做些不干净的事情,可是这样赤、裸、裸的侮辱也让她有些血气上涌。“谁包不是包,装什么清高。”慕久念叨出这句话,蓦然把她往怀里一拽。手腕脚腕却被那人巧妙的摁住,小只的她被强行塞进他怀里,就像是抱着一个布娃娃。“想拿几张拿几张,要求是……”慕久掀起一只眼皮,缓慢的说,“不许说话,不许走。”“你……”她刚要说话,手腕却被人一拽,狠狠的...

2019-07-25 10:04:01

被你爱过才叫爱小说[艾鹿薇]在线试读

突然对话框里冒出来一行字:你输入很久了,和我说话要想这么久吗?他回:有多好? 我一下子就蒙了,硬着头皮回:特别好……我的心瞬间漏跳了好几下,脸滚烫滚烫的,最后我回了一个字: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好。我脑子一片空白,像傻瓜一样地回复道:苏医生好。23吃到一半,他用筷子夹住了我正在夹菜的筷子。我抬头,整个晚上第一次看向他的脸。 他说:“31床,这么安静,都不像你了。”...

2019-07-25 10:04:01

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莞昀]在线试读

副导演笑笑,“豆蔻,谢谢你的表演,回去等消息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肯放弃一丝希望,总想拼尽全力挣出一点出路的时候,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斩断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豆蔻点头,“好的,谢谢各位老师。”她鞠躬一礼,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牧容一眼,转身离开了试镜室。这个圈子里就是这么现实,有实力也努力的演员因为没有背景不知道被淹没了多少,他们心中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已经习惯了。她已经知道这个角色被牧容内定给了董薇,清楚副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说词而已。“你们觉得呢?...

2019-07-25 10:04:01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2019-07-25 10:04:01

盛世娇宠:腹黑帝王心机妃小说[璇箫]在线试读

慕容清早知有这一著,但还是不愿说出违心之语:“嫔妾并无冒犯德妃娘娘之意,只是边塞苦寒、物料紧缺,非亲身体会不能知晓……”“嫔妾不敢且并无此意,请皇上明察!”慕容清跪倒在地,心里像是在激烈地敲呐打鼓一般“请皇上息怒!”除太后以外,皇后和殿内的其他人都同时下跪,瞬间吓得惊慌失色。“母后言重了,请母后指教。”萧承安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愤然。“你的意思是,本宫配不上这华贵水貂了吗?&...

2019-07-25 10:04:01

(快穿)总有病娇想害朕小说[故里安]在线试读

白九川被盯出些门道,合着这小子不是真的想侍寝罢!"容渊脏了。""容渊。"白九川忽悠道:"孤方才在古沐殿跟你道歉,只是因孤考虑不周。却只顾了同你解释,忘了纠正你这思想了。"容渊盯着白九川,"殿下真的愿意?""为何不愿意?"她的心脏蹦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容渊落进她眸子里晃着的光,一时失声。就见原本正经非常的皇太女跺脚道:"罢了!你若是实在过不去这个"白九川咬牙,"孤也去找那么多的...

2019-07-25 10:04:01

这绿帽我不戴[娱乐圈]小说[君还记]在线试读

沈璐上学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运动神经,但是举一反三倒是做得很好。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沈璐渐渐的有了感觉,把相机看成是篮球,把季霄的脑袋看成是球框,身体放低,尽量往高处抛,果然真的一击就中,准确的砸到了季霄的脑袋上。没想到沈璐用了季霄的身子,季霄平时锻炼的肌肉就发挥了作用,再加上季霄现在人小体重轻,沈璐没有被季霄带下去,沈璐用力一拉,反而把季霄拉了上来,季霄为了站稳不自觉的环住了沈璐的腰,小巧的小脚丫踩在沈璐的拖鞋上面,两人面对面,两片薄唇相贴,大眼瞪小眼。这他妈的就尴尬了!沈璐走到衣柜面前,翻出来一条厚实一点的...

2019-07-25 10:04:01

买个皇帝揣兜里小说[猫说午后]在线试读

第4章 她虽然被姜灼华说得委实挂不住脸面,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宋照和在一起,这点子不适,便很快被喜悦取代。走到他面前时,思弦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爱意和激动,羞红着脸,细弱蚊声得开口唤道:“宋哥哥……”说罢,转身便往内室走去,多一眼都不想再看宋照和。姜灼华委实不想再多看宋照和一眼,转头对思弦道:“还杵这儿干什么?等我给你备份嫁妆风光大嫁吗?”思弦闻言,头垂得更低,下巴都贴上了衣襟,强撑着脸皮给姜灼华行了个礼,转身迈着小碎步朝宋照和走去。姜灼华尚未来及转过身,桂荣便扭头单刀直入的呛道:“你这疯狗不要乱咬人,是你...

2019-07-25 10:04:01

随身空间闯九零小说[壹月]在线试读

陆忠白天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到了晚上才回来,好在诊所里的护士看她一个小姑娘可怜,买饭的时候也搭着给她买一份。得知这县城与大宁朝的县城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人们的衣着打扮不同,外头街上有铁甲一样的汽车跑来跑去,还有电视,各种小人儿在电视里跳来跳去,陆昭起先觉得新鲜,后来看过几次,也就习以为常了。陆昭眼睛转了转,说道:“我也不知道。”陆昭吹不得风,除了上厕所,这几天就没下过地。每次陆昭给了钱,总要拉着护士聊一会儿天。肯定是来催债的那帮子人。“我去看看。”...

2019-07-25 10:04:01

侯门医妃有点毒小说[我吃元宝]在线试读

谢氏带着一大帮人赶往芷兰院,不料,竟然在门口遇到了顾大人。“老爷怎么来了?”“二丫头闹着寻短见,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李串恍然大悟,“谢谢马师爷指教,小的这就去叫我家少爷。”谢氏暗道一声不好。谢氏急忙跟上。“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死了,岂不是让那起子黑心烂肠的狗东西称心如意。”...

2019-07-25 1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