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你爱过才叫爱小说[艾鹿薇]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突然对话框里冒出来一行字:你输入很久了,和我说话要想这么久吗?他回:有多好? 我一下子就蒙了,硬着头皮回:特别好……我的心瞬间漏跳了好几下,脸滚烫滚烫的,最后我回了一个字: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好。我脑子一片空白,像傻瓜一样地回复道:苏医生好。23吃到一半,他用筷子夹住了我正在夹菜的筷子。我抬头,整个晚上第一次看向他的脸。 他说:“31床,这么安静,都不像你了。”

被你爱过才叫爱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被你爱过才叫爱(出书版)》作者:艾鹿薇【完结】

文案:

文案:

作者根据自己真实的感情经历所写的专栏连载,一场手术她遇见高冷的外科医生苏先生,一见钟情的他们从恋爱一路甜蜜至婚后,日常互动温暖有爱。真挚又暖心的故事让看完这本书的人感觉生活温暖美好。

我知道,不论我对男朋友有着多么执着完美的要求,这一次都有人刚好符合了那一条条。

而那几个原本嘲笑我会孤独终老的闺蜜们,在后来见过苏先生后,都通通闭了嘴。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

原来这样的人竟然真的被你抢到。

原来他就是你的苏先生。

——对啊,他就是我这个31床的苏先生。

苏先生带我见家长。

一起吃饭的时候,苏妈妈说苏先生从小就招女生喜欢,有一个姓刘的女生和一个姓田的女生还跑到他家哭,说喜欢苏先生喜欢的不能自拔。现在两个女生都特别有出息,一个是空姐,一个是公务员。

晚饭后,送我回家的路上,我问送苏先生:那空姐和公务员,现在选的话,你会选谁。

他:你毕业后想做什么?

当作家。我信誓旦旦。

他手掌覆在我的发顶上:我选作家。

婚后我做了人生第二个手术,术后对他说:“下辈子找老婆的时候先带去体验,找个病老婆,费钱又费力。”

他把温度计塞进我衣服里,揉揉我的头:“下辈子记得还嫁给我,我有钱,也有力。”

术后夜那么难熬都没哭的我,眼泪唰地就掉下来了。

第1章 遇见31床的苏先生

很闷很热的办公室里,他带来了一阵微弱的风。

我转脸看他,他眼睛清亮,皮肤白净,手指修长。】

我是艾鹿薇,一个天蝎妹子,爱写文,爱YY,爱扯着人聊天,爱吃肉,颜控,手控,声控……集众多控于一身的我曾被闺密们说,大概这一辈子我都找不到喜欢的男生了。

确实,遇见苏先生前,我身边也有与我关系好的男生,不过颜高的爱臭美,修图比我还在行;手美的太娇气,帮我提个行李箱还嗷嗷乱叫;声音好听的就更没谱了,手机里一堆素未谋面的妹子,天天电话粥煲不完。

所以直到上大学我还单着,且是宿舍里唯一一个单着的。 然后,我就得了气胸,听说这种病是急症,是胸膜腔进了空气的意思,都是几个室友天天发狗粮把我给气的。

我被送到了医院,做完一长串的检查后,被带到了住院部31床。

手术定在隔天早上,爸妈不在本地,我要自己签术前协议,术中可能大出血,可能晕迷,可能死亡……给我讲解协议的实习医生一脸严肃,我咬着嘴唇,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在我情绪快要崩溃的时候,一个医生走进来,穿着一身手术室的绿色无菌服,口罩挂在一侧的耳朵上,挨着我坐下来。

很闷很热的办公室里,他带来了一阵微弱的风。我转脸看他,他眼睛清亮,皮肤白净,手指修长。

他随口支走了实习生,办公室里只剩我和他。他转头看着我,说:“你的手术很小,一个小时就能完成,不用紧张。”

我看着他的脸,不知是因为他沉稳的声音,还是他极亮的眼睛,我的一颗心莫名就安定下来了。

他说:“我是你的主刀医生,我姓苏,如果叫医生让你觉得紧张,你可以叫我苏先生。”

见我手里握着笔,他说:“协议放心签,以上所有风险都不会发生。”

顿了一秒后,他又说:“我保证。”

手术如他承诺的,在第二天顺利完成。

我被推出手术室时,我爸妈围到了床边,他从手术室出来,在电梯口等着我。大概是麻药致使精神恍惚的原因,我记得我喋喋不休地说了好多话,可说了什么我却没有印象了。

后来我听我妈说了才知道,我那天对着那个医生笑得很甜,还循环往复地问了人家十几遍“你是谁”。

“那他怎么回答啊?”我问我妈。

“他说,他是31床的苏先生。”

我躺在病床上,胸侧还插着引流管,却埋着脸很甜很甜地笑了。

我知道,不论我对男朋友有着多么苛刻的要求,这一次都有人刚好符合了每一条。 而那几个原本嘲笑我会孤独终老的丫头,在后来见过苏先生后,通通感慨: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

“原来这样的人竟然真的能被你抢到。”

“原来他就是你的苏先生。”

——对啊,他就是我这个31床的苏先生。

【他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他说:“薇薇,谢谢你愿意让我走进你心里。”】

第2章 他是31床的苏医生

他按了号,开始接诊,广播响起来的同时,我听到他说:

“你是不是胖了点?”我满脸茫然地回头】

【01】

大学期间,我突发气胸,必须动手术。因为手术有风险,医院要求取动脉血。

我胳膊上的动脉血管很细,实习医生就带我到处置室从腿上取血。大概是紧张,加之经验不足,小男生连扎了几次都没成功,就去找来了苏先生。

苏先生进来后拉上了帘子,一只手捏着针,一只手搭在床上,对我说:“取血的地方在大腿根部,把内裤再往上扯一点。”

我看着白净帅气的苏先生,心里别提有多紧张,可还是佯装轻松,开玩笑说:“被你看光了,你负责吗?”

针头扎进皮肤里,很快便抽满了一管血。

我以为玩笑开过了,正后悔,就见他很认真地看着我,没笑没闹,回了一句:“我考虑看看。”

后来朋友聚会,有人问:“你们到底是谁先追的谁?”

我说:“是我。”

他沉默了一下,说:“是我先看光了她。”

一大桌子人哄笑,我脸都羞红了

【02】

手术前,苏先生找我谈话,把我的CT片贴在光板上,给我讲手术的步骤,以及手术在哪一部分有风险。

不知是医生办公室的冷气太足,还是我紧张,我只觉得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不知道他说到哪里时,我突然打断他,说:“如果切开胸腔,你觉得成功率不高,就把我缝上推出来,好不好?”

他怔怔地看着我。

我说:“我还有好多事想做,好多好多,起码给我一点点时间让我先做完那些。”

他抿了抿嘴唇,目光沉下来,说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

他说:“我会让你安然无恙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术后,我从麻醉中初醒,看到他站在床头,淡淡地笑着说:“手术很成功。”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我问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他笑着说:“在你说成功率不高就把你缝上推出来的时候。”

他没有反问我,可在心里,我也回答了同样的问题——爱上你,在我睁开眼再次看到你的那一刻。

【03】

我名字里有个“聿”字,好多人都不认识,在我住院前做检查时,常常有医生叫错我的名字。

住院部的护士也总把那个字喊成建、律、津这些字的音……

我小声给她们纠正过几次,可病人太多了,转眼她们就又忘了。但到了手术当天,护士长来接我的时候,字正腔圆地叫对了我的名字。

我刚开心了一下,就看到护士长手里的病历上,我的名字上面用铅笔加了一个小小的拼音:yu。

我指着病历说:“大姐你好可爱。”

她迷茫地看了看,之后也笑起来,说:“开早会的时候苏医生专门跟大家说了你名字的读音,还给我们都加了拼音。”

我有点吃惊地说:“苏医生好有文化哦。”

护士长摇头:“据说他前几天特意回家翻了字典……”

这一次,我心里仿佛有一千块糖悄悄融化了。

【04】

我做完手术第二天,护士长便要求我下地活动,说这样有助于恢复。

当时我身上还插着引流管,刀口痛得我咬牙切齿,可我还是提着输液瓶子,绕着病房一圈圈地走。

路过医生办公室时,苏先生出现在门口,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对我说:“四圈了,可以了。”

我顿时眉开眼笑,忍着痛说:“你在帮我数啊?那我是不是你的病人里最坚强的?”

他看着我淡淡说了句:“是最漂亮的。”

在我心脏快要蹦出来的时候,他又补了句:“因为穿了最漂亮的病号服。”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医院新订了一批蓝格子的病号服,我是第一个领到手的。

但是直到现在,我都自动遗忘了他后面那句,只记得我是最漂亮的!

【05】

在爸妈的观念里,术后的病人要吃清淡的、好消化的东西,不可以吃油腻的,不可以吃生冷的,还不能洗头发。

六月份的天气,病房里虽然有微弱的冷气,可我的头发还是油腻腻的。

我跟我妈请示:“帮我洗下头吧。”

我妈断然拒绝,说:“做这么大的手术,要好好保养,怎么也要一个月后才能洗头。”

苏先生在隔天早上查房,我问了句:“可以洗头了吗?”

他看着我油腻腻的头,淡淡地笑了下,说?:“不可以。”

我妈很得意地瞪了我一眼。

午后,苏先生带着一个实习护士来病房,说要换药,把我家人都支了出去。 之后小护士十分麻利地端来一个水盆放在床边,对我说:“躺下吧,我帮你洗头。”

我惊诧万分,看向苏先生。他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严肃地说:“下不为例。

【06】

比起洗头,更难搞定的就是我这个病人的术后饮食问题。

术后40度的天气里,我喝着我妈炖的鸡汤,全身上下的汗跟自来水似的往下淌。

走廊里有小朋友拿着一块西瓜跑过去,我吞了吞口水,向我妈请示:“妈,我能吃西瓜吗?就一口。”

“那是凉性水果,吃香蕉吧。” “那我能吃个汉堡吗?我实在喝不下鸡汤了。”

那都是垃圾食品。”

中午,趁着护士长查房,我问:“我可以吃些什么啊?”

护士长:“术后需要补充营养,只要你有胃口,什么都可以吃。”

我刚想和我妈抗争,我妈一眼瞪过来:“她是你妈吗?她会比我对你好吗?”

好吧,我再次顺从母命了。

晚上医院不准陪床,我一个人刚要熄灯睡觉,听到床前的扩音器里有人喊:“31床,来趟医生办公室。”

我挪着腿一步步走到医生办公室,推门,偌大的办公室只有苏医生一个人,正在写手术记录。

见我进来,他指了指旁边,那是一大盒水果沙拉。

我眼睛都瞪圆了,刚想问是不是给我吃的,他就开口说:“点外卖送的。”

我狼吞虎咽,一会儿就吃完了一整盒水果沙拉,其间,他在旁边安静地写完了一台手术的记录。

我吃饱喝足,刚想对他致谢,他却看看空盒子,说了句:“你还真是没个吃相……”

【07】

后来我身体好了一些,在医院外面的平台上透透气,遇上隔壁病房的女生,她也是苏先生的病人。

她说苏先生是她高中时候的学长,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挺高冷的,想不到做了医生也没什么变化。

我连连摇头,然后热情地跟她讲苏医生是多么多么贴心,多么多么善良,给我洗头,还给我吃水果,我发誓说出去以后一定要给苏医生送一面锦旗。

女生一脸茫然地看着我说:“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我说了苏医生的名字。 她沉默了半晌,对我说:“31床,你大概是要中彩票了,五百万那种……”

我当时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后来参加苏先生高中校友聚会时,才知道上学时苏先生高冷惯了,他校友说哪个女生以后能让他主动示好,就等同于中了五百万。

【08】

我临出院时,医院发了一张住院满意度调查表,上面的内容十分详尽,从护工到医师,几乎包括了我住院期间接触过的所有人。

我一项项填写过去,到了主治医师那一条时,我把什么医术、医德等等都评了满意,只是在最后的建议那栏写道:“笑容太少了。”

表格交了不到半天,苏先生就出现在我床头,一只手拿着调查表,一只手敲敲我的床栏。

我猛地坐起来,一脸迷茫,不懂医院的调查表怎么会落在他手里。

“笑得多的能治病吗?能开刀吗?能取出肿瘤吗?能救活病人吗?” 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字,脑袋木木的,就答了一句:“能。”

他表情僵了一下,把表塞回我怀里,说:“重新填。”

我只好画掉了那一行,改成:苏医生亲近又和蔼,医术高明,再世华佗。

他这才一脸满意地拿着调查表走了。

后来我听护士说,那调查表并不是医院发的,是科室内部使用的,她也好奇怎么只有我一个人收到了。

再后来,我再看到那张调查表时,是在他书桌上的相框里。

病人某某,主治医师某某——他说那是我和他的名字第一次被写在一起。

【09】

我那次手术,从开始住院到出院一共就七天,因为医院病床紧张,要把床位腾出来给其他病人。

我死赖着不想走,和苏先生说:“我全身痛,喘不上气,呼吸困难。”

苏先生给我填好了出院单,说:“出门左转,呼吸科在门诊三楼。”

我撇着嘴,心里暗想他好无情、好冷酷,却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他能不能给我手机号,万一我不舒服,万一我旧病复发,万一……我一万个理由还没说完,他就从本子里抽出一张字条递给我。

上面有他的手机号、办公室电话、门诊出诊日期、本月及下月的停诊日期,以及他哪个时间段会在病房——重点是,以上都是手写的!

我差点就脱口而出:这是你给我准备的吗?但话到嘴边,我还是咽下了,只开开心心地把字条收好。

后来我把这事说给舍友听,她说:“哇,苏先生的心意很明了啊,他就差在字条上写:我很有空,来追我吧。”

所以,从那天起,我就真的开始追他了。

10

出院后,我想见苏先生就没那么简单了,每月一次的复检成了唯一的理由。可是他的门诊永远都挂不上号,我有一次早上五点就去排队,却还是败给了前一晚就排在那里的大爷大妈。

到了医生上班的时间,我在护士台来回溜达,心想着能不能趁机偷溜进去。

结果护士台的大姐冲我挥挥手,说:“你是×××吧?这是苏医生给你留的号……”

后来我听医院的清扫大姐说,苏先生的号在外面黄牛手里卖到了天价。

11

我第一次去复查时,不知道要提前做什么检查,一大早就去了门诊。

接待台的小护士给了我一张单子,上面有四项检查,她建议我挨个做完,拿着片子再来。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做,身后就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苏先生刚从电梯里走过来,就有一大堆病人拥了上去。

我被人群挡在了后面,估摸着他都没有看到我,正失落,结果就听小护士叫我名字,让我进去。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艾鹿薇《被你爱过才叫爱》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被你爱过才叫爱小说[艾鹿薇]在线试读

突然对话框里冒出来一行字:你输入很久了,和我说话要想这么久吗?他回:有多好? 我一下子就蒙了,硬着头皮回:特别好……我的心瞬间漏跳了好几下,脸滚烫滚烫的,最后我回了一个字: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打招呼才好。我脑子一片空白,像傻瓜一样地回复道:苏医生好。23吃到一半,他用筷子夹住了我正在夹菜的筷子。我抬头,整个晚上第一次看向他的脸。 他说:“31床,这么安静,都不像你了。”...

2019-07-25 10:03:54

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莞昀]在线试读

副导演笑笑,“豆蔻,谢谢你的表演,回去等消息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肯放弃一丝希望,总想拼尽全力挣出一点出路的时候,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斩断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豆蔻点头,“好的,谢谢各位老师。”她鞠躬一礼,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牧容一眼,转身离开了试镜室。这个圈子里就是这么现实,有实力也努力的演员因为没有背景不知道被淹没了多少,他们心中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已经习惯了。她已经知道这个角色被牧容内定给了董薇,清楚副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说词而已。“你们觉得呢?...

2019-07-25 10:03:54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2019-07-25 10:03:54

盛世娇宠:腹黑帝王心机妃小说[璇箫]在线试读

慕容清早知有这一著,但还是不愿说出违心之语:“嫔妾并无冒犯德妃娘娘之意,只是边塞苦寒、物料紧缺,非亲身体会不能知晓……”“嫔妾不敢且并无此意,请皇上明察!”慕容清跪倒在地,心里像是在激烈地敲呐打鼓一般“请皇上息怒!”除太后以外,皇后和殿内的其他人都同时下跪,瞬间吓得惊慌失色。“母后言重了,请母后指教。”萧承安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愤然。“你的意思是,本宫配不上这华贵水貂了吗?&...

2019-07-25 10:03:54

(快穿)总有病娇想害朕小说[故里安]在线试读

白九川被盯出些门道,合着这小子不是真的想侍寝罢!"容渊脏了。""容渊。"白九川忽悠道:"孤方才在古沐殿跟你道歉,只是因孤考虑不周。却只顾了同你解释,忘了纠正你这思想了。"容渊盯着白九川,"殿下真的愿意?""为何不愿意?"她的心脏蹦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容渊落进她眸子里晃着的光,一时失声。就见原本正经非常的皇太女跺脚道:"罢了!你若是实在过不去这个"白九川咬牙,"孤也去找那么多的...

2019-07-25 10:03:54

这绿帽我不戴[娱乐圈]小说[君还记]在线试读

沈璐上学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运动神经,但是举一反三倒是做得很好。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沈璐渐渐的有了感觉,把相机看成是篮球,把季霄的脑袋看成是球框,身体放低,尽量往高处抛,果然真的一击就中,准确的砸到了季霄的脑袋上。没想到沈璐用了季霄的身子,季霄平时锻炼的肌肉就发挥了作用,再加上季霄现在人小体重轻,沈璐没有被季霄带下去,沈璐用力一拉,反而把季霄拉了上来,季霄为了站稳不自觉的环住了沈璐的腰,小巧的小脚丫踩在沈璐的拖鞋上面,两人面对面,两片薄唇相贴,大眼瞪小眼。这他妈的就尴尬了!沈璐走到衣柜面前,翻出来一条厚实一点的...

2019-07-25 10:03:54

买个皇帝揣兜里小说[猫说午后]在线试读

第4章 她虽然被姜灼华说得委实挂不住脸面,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宋照和在一起,这点子不适,便很快被喜悦取代。走到他面前时,思弦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爱意和激动,羞红着脸,细弱蚊声得开口唤道:“宋哥哥……”说罢,转身便往内室走去,多一眼都不想再看宋照和。姜灼华委实不想再多看宋照和一眼,转头对思弦道:“还杵这儿干什么?等我给你备份嫁妆风光大嫁吗?”思弦闻言,头垂得更低,下巴都贴上了衣襟,强撑着脸皮给姜灼华行了个礼,转身迈着小碎步朝宋照和走去。姜灼华尚未来及转过身,桂荣便扭头单刀直入的呛道:“你这疯狗不要乱咬人,是你...

2019-07-25 10:03:54

随身空间闯九零小说[壹月]在线试读

陆忠白天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到了晚上才回来,好在诊所里的护士看她一个小姑娘可怜,买饭的时候也搭着给她买一份。得知这县城与大宁朝的县城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人们的衣着打扮不同,外头街上有铁甲一样的汽车跑来跑去,还有电视,各种小人儿在电视里跳来跳去,陆昭起先觉得新鲜,后来看过几次,也就习以为常了。陆昭眼睛转了转,说道:“我也不知道。”陆昭吹不得风,除了上厕所,这几天就没下过地。每次陆昭给了钱,总要拉着护士聊一会儿天。肯定是来催债的那帮子人。“我去看看。”...

2019-07-25 10:03:54

侯门医妃有点毒小说[我吃元宝]在线试读

谢氏带着一大帮人赶往芷兰院,不料,竟然在门口遇到了顾大人。“老爷怎么来了?”“二丫头闹着寻短见,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李串恍然大悟,“谢谢马师爷指教,小的这就去叫我家少爷。”谢氏暗道一声不好。谢氏急忙跟上。“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死了,岂不是让那起子黑心烂肠的狗东西称心如意。”...

2019-07-25 10:03:54

扑倒王者大神小说[苏弎]在线试读

毒奶小小酥朝着吴安然眨了眨眼睛,一切有我的样子。淡淡的瞥了一眼身边坐着的人,面无表情,然后继续闭目养神。“你好。”吴安然向毒奶小小酥投去感激的眼神,刚刚自己差点没绷住,这些人真多太吓人了。可能是他们刚刚说话的声音太大,吵醒了坐在她旁边的男生,他掀开身上的毛毯坐直了身子。她看的有些痴了。“哈!”吴安然这才清醒过来,身边的人已经半弯腰站了起来。...

2019-07-25 10:0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