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莞昀]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副导演笑笑,“豆蔻,谢谢你的表演,回去等消息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肯放弃一丝希望,总想拼尽全力挣出一点出路的时候,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斩断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豆蔻点头,“好的,谢谢各位老师。”她鞠躬一礼,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牧容一眼,转身离开了试镜室。这个圈子里就是这么现实,有实力也努力的演员因为没有背景不知道被淹没了多少,他们心中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已经习惯了。她已经知道这个角色被牧容内定给了董薇,清楚副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说词而已。“你们觉得呢?

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章节试读

[现代情感] 《你是我的小克星》作者:莞昀【完结】

文案:

他是锦城人人敬畏,一手遮天的牧先生。

只有他不想要的人,没有他得不到的人。

豆蔻跟了他四年,从少女到女人。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他得不到的人,后来才明白她是他根本不想要的人。

豆蔻捏着带血的刀刺入自己的心脏,“牧容,放过他,我把我这条命赔给你。”

第1章 跪着吧

瓢泼大雨像断线的珠子噼里啪啦落下来,砸在皮肤上渗透入骨髓,寒的人心里发颤。

豆蔻看着正前方的男人,固执的昂着小脸,“我没有推董薇。”

“当时只有你们两个在场,不是你推的,难道董薇会自己跳出去被车撞?”

“我不知道,我去的时候董薇就已经被车撞倒在地上了。”

“豆蔻,有司机作证,你编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话,谁会相信?”牧容冷冷盯着她,“你就跪在这里吧,董薇什么时候醒过来,你就什么时候起来。如果董薇永远都醒不过来,你就给她陪葬。”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透过密密麻麻的雨夜像尖刀一样刺进豆蔻的心窝里。

豆蔻看着他,心痛如绞却不肯认输,“你不信我?”

“你有什么值得我相信?”牧容反问。

豆蔻呼吸窒了一瞬,“那我跟你在一起的这四年……算什么?”

“你父亲嗜酒好赌,欠下赌债。你弟弟患有自闭症,需要训练干预和药物治疗。你跟我口头交易,我替你父亲还债,为你弟弟治病,你跟在我身边,满足我的一切需求。”牧容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还需要我给你说的更详细一些?”

所以对于他说,这四年的相处只是交易,是她自己蠢没有看清楚。在他初恋女友回国之后,还想要奋力一搏,赌他对她也不是没有一丝感情。

豆蔻忽然笑了,“不用了,就是交易嘛。你是金主,你说的都对。”

“豆蔻,你该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有痴心妄想。跪着吧。董薇没醒之前起来,你弟弟的病就不用再继续治疗了。”牧容说完,在保镖撑开的黑伞下,一步一步走进了医院。

豆蔻握紧双掌,指甲刺入掌心,刺骨的锐痛却抵不过她此时内心痛苦的万分之一。

这个男人永远高高在上,对于他来说,她不过就是他养着的一个小玩意儿而已,除了能够陪他上-床这一点之外,可能连他养的一条狗都不如。

是她自己蠢,犯了最不该犯的错误,爱上了这个男人。

豆蔻咬牙跪在雨夜里,抬手重重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叫你不自量力,自作多情!叫你守不住自己的心!叫你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让豆蔻笑了出来。

她挺直了背脊跪在大雨瓢泼的医院院子里,她其实早就该想明白。

牧容帮她,不过是她拿随叫随到的身体作为交易而已。

她的人生中,早就已经注定了孤立无援!

豆蔻也不知道自己在雨中跪了多久,双腿和膝盖早就已经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唯独挺直的脊背,从挺直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弯下过。

一个保镖撑着一把黑伞走过来,“豆小姐,董小姐醒了,先生说你可以回去了。这里有伞。”

“谢谢。”豆蔻笑笑,慢慢的挪动已经僵硬到失去知觉的双腿,要站起来但刚刚起身又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脏污的泥水瞬间把她身上的白色长裙染脏,手臂和手掌还有腿上都被搓伤了。

“豆小姐。”保镖有些为难,“抱歉,先生说我们不能帮你。”

“我知道,他这是惩罚我伤害了他心爱的女人,谢谢你。”豆蔻撑着地站起来,踉跄了两下总算稳住了身形,转身往医院外走去。

病房中,董薇醒过来,看着站在窗边的男人,“牧容,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牧容拉上窗帘,“你刚醒,感觉怎么样?”

“疼,其他都还好。”董薇柔柔的笑了笑,向他伸出手,“你别怪豆蔻,我觉得她也是无心之失。而且她一个小姑娘,挺不容易的,你别为难她。”

“我自有安排。”

第2章 再见

豆蔻没有拿保镖递过来的雨伞,淋着大雨离开了医院。

她回到家刚洗过澡,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豆蔻,你刚才跪在医院门口?”

“嗯。”豆蔻一愣,“你怎么知道?”

“有人拍了视频和照片传到了网上,幸亏光线暗不熟悉你的人认不出来,视频和照片也没有引起什么关注,我这边已经处理了。”经纪人曹枚叹口气,“豆蔻,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薇出车祸的事情你知道了吧?牧容以为是我干的,惩罚我呢。”

曹枚一愣,“那牧先生以后不会断你资源吧?”

“不知道,他要断就断,不断我就继续混。而且就算他一手遮天,总还是有那么一些人不畏强权,不可能一条活路都不给我。”豆蔻说着,忽然皱起眉头,“嘶。”

“豆蔻,你怎么了?”

“我突然肚子疼,嘶……”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你那边。”

曹枚来的时候豆蔻已经疼的蜷缩在沙发上,面容苍白额头是一层冷汗。

“会不会是急性阑尾炎?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曹枚开车把豆蔻送去医院,医生进行了一番检查拍片得出了结论,“不是阑尾炎,只是动了胎气。”

豆蔻一愣,曹枚也傻眼了。

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查出怀孕了!

豆蔻握紧身下雪白的床单,“医生,我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早孕。”医生道:“你的子宫比较靠后,而且薄,比较不那么容易怀孕。这个孩子,你是怎么决定的?”

“我……我考虑一下,谢谢你,医生。”

医生点头,“如果你决定要这个孩子,就要好好的做检查。如果你不要,那就尽快安排时间做人-流。不过有一点我需要跟你说明白,你怀孕困难,如果不要这个孩子,以后有很大的可能不会再有孩子。”

“我知道了。”

曹枚扶着豆蔻从急诊室出来,在晚上漆黑的医院走廊里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你怎么打算的?要告诉牧先生吗?”

“不能!”豆蔻抓住曹枚的手,“曹姐,牧容不可能要我给他生的孩子,而且……董薇回来了,我在他身边应该待不了多长时间了,这个孩子……”

豆蔻紧紧咬着后牙槽,心里翻腾着绞痛,“这个孩子不能留。”

“那还是应该告诉牧先生吧?如果他知道你流掉了他的孩子,可能会生气。”

“不能让他知道。”豆蔻道:“曹姐,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你要帮我保守秘密。我知道你是心疼我的,不然也不会处处为我着想。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也不该有。”

“我可以帮你保密,可你也要考虑清楚。”曹枚看着她脸色煞白的样子也觉得心疼,“先不说牧先生承不承认这个孩子,刚才医生说的话你也听见了。如果拿掉这个孩子,你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怀孕了。”

豆蔻沉默。

两人就静静的坐在昏暗的走廊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豆蔻才终于开口,“不能就不能吧。就算有小孩,也不过是重复我的命运而已,没来到这世上,对孩子来说也是解脱。”

“你自己做决定吧。如果真的要拿掉,我来跟你安排医院。”

“曹姐……”

“放心,会避开牧先生的耳目。只是你不能坐小月子,一直休息。毕竟以你以前的工作状态,突然那样休息一段时间,会引起怀疑。”

“我知道。曹姐,谢谢你。”

“别谢我了。”曹姐叹气,“我给你接了一个女二号的试镜,明天上午做手术,下午去试镜。”

“没问题。”豆蔻站起来,“走吧,回去了。”

曹姐开车,豆蔻坐在后座转脸看着窗外,手不自觉的抚上平坦的小腹。

那儿这会儿正在孕育一个生命,如果不是今天的意外,她自己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是,刚有缘相见,马上就要说再见。

宝宝,不能做你的妈妈很遗憾。希望你再投胎能找到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辈子平安喜乐,健健康康的长大。

我……对不起……

眼泪突然夺眶而出。

豆蔻抬手抹掉,勾起嘴角低低笑了一声,那些不该奢望的东西就不要再奢望了。

她从十七岁开始跟着牧容,如今四年过去,再过几个月她就二十一岁了。

“曹姐,不要送我去公寓了,我想回家看看。”

“回你家?”曹枚愣了一下,才道:“好吧。”

曹枚调转车头,把车子开向这个城市的城中村。

这个地方老旧破烂,街上连几个亮的路灯都没有,到处都透着一股子破败的气味。

如今还住在这里的人,除了没等来拆迁没钱搬走的,就只剩下各种各样的租户。

毕竟房租便宜,还可以在外面偷电偷网。

曹枚把豆蔻送到楼下,说了明天一早来接她才离开。

豆蔻站在老旧的七层楼房下,借着昏暗的天光抬头往上看。

她在十七岁遇见牧容的时候,天真的以为这就是照进她黑暗人生中的一道光。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卑微胆怯的欣喜,像个小偷一样企图把这束光藏进口袋里。

可她忘了,光从不属于黑暗!

她也无法从这样的黑暗中挣扎出去。

说到底,她不过只是一个卑微又胆怯,从不敢大大方方的行走在阳光下的小偷骗子而已。

豆蔻低低一笑,迈步走进感应灯都不亮了的楼道。

楼道里很脏,有扔的垃圾,还有人喝醉了的呕吐物,长年累月也没人打扫。

豆蔻上到三楼,拿出包里的钥匙打开大门,扑面就是一股让人作呕的浓烈酒气。

她爸爸抱着酒瓶子躺在老旧的布艺沙发里,手上还捏着抽下来的皮带。

豆蔻心里一紧,快步走向房间,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

瘦小的小孩蜷缩在床脚,双手抱着瘦弱的身体,已经睡着了。

豆蔻打开灯走上前,一眼就看见了小孩手臂上被皮带新抽出来的伤痕。

“嗯?”小孩惊醒,下意识的发抖往后躲,等看清楚了是谁才停下来,结结巴巴又胆怯的开口,“姐、姐。”

“是我。”豆蔻把小孩抱到床上,“赖八喝醉酒又打你了?”

赖八就是她爸爸。

小豆子虽然已经十二三岁,但身形瘦弱,看起来就像五六岁的小孩子,而且因为患有自闭症,除了会结结巴巴的喊一声姐姐之外,再也不会说其他的话。智商发育也非常的迟钝,眼神中都透着痴傻。

他依恋的拉着豆蔻的手,根本听不懂豆蔻在说什么。或者说听懂了,也反应不过来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豆蔻咬牙,“别怕,姐姐给你上药。”

小豆子很依赖她,乖乖的坐着等她上药。

豆蔻看着他身上那些新旧交错的疤痕,后牙槽咬的嘎吱嘎吱想。

她混入娱乐圈,虽然现在混的还不怎么样,但好歹有些收入,早就想把小豆子接去跟她一起住。

但小豆子没有办法离开熟悉的环境,一旦离开就会焦躁,甚至自残。

豆蔻没有办法,只能让他继续住在这边,固定给赖八拿钱,警告他不许再打小豆子。但是现在看来,警告的效果并不明显。

“睡吧,姐姐守着你,别怕。”

小豆子看着她,好一会儿闭上眼睛睡觉。

等他睡着了,豆蔻才出去,一脚踹向躺在沙发上的赖八。

“妈的,谁啊?!找死老子恁死你!狗艹的玩意儿!”赖八被踹到地上,醉醺醺的爬起来,还没看清是谁就先破口大骂。

豆蔻冷冷的盯着他,“你从我这里拿钱的时候怎么保证的?”

赖八眯着眼这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家大老板啊。怎么的?跟别人当情儿卖肉有钱了,就觉得自己牛逼了,能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了?告诉你,不管你攀上谁多牛逼,那你也是老子射出来的玩意儿,你一辈子就活该养着老子!老子要钱,你就得……嗝……就得给!还敢威胁老子,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逼玩意儿了。哈哈哈哈!”

豆蔻胸口怒气翻涌,抬腿一脚踹上赖八的肚皮。

赖八醉醺醺的本来就站不稳,瞬间被她一脚踹翻,摔倒茶几上,霹雳乓啷的一阵又滚到地上。

“你从我这儿拿钱,保证不再打小豆子。你要是再打他,就别想再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听到没有?”

“妈的,你个贱人,竟然敢打你老子!老子今天打死你!”

豆蔻一脚踩在他身上让他动弹不得,“赖八,我告诉你!你要不是我亲爹,我早就杀了你了。”

赖八这才愣住。

豆蔻从包里拿出一千的现金扔到地上,转身回了小豆子的房间。

她关上门,还能听到赖八在房间里叽叽歪歪的骂人,最后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不用说,赖八肯定是拿着那钱又出去赌了。

豆蔻疲惫的站了一会儿才躺到小豆子旁边,挨着小孩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她给小豆子买了早餐,嘱咐他要好好吃饭吃药才跟曹枚一起离开前往医院。

曹枚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没睡好?昨晚又跟你爸动手了?”

“嗯,他又打了小豆子。”豆蔻揉揉眉心。

“你想办法把小豆子接出来住吧。”

“没用的。我之前试过,把他带出去住他就会不安,还自残,那次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人都已经救不回来了。”豆蔻转头看车窗外,“先治病吧,等病治好了,自然就能带出来了。”

曹枚想说小豆子就算在治病,但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还总是被打,恐怕治疗的效果也微乎其微。

这就像一个死循环,小豆子的病不治好,就无法离开那个家。可治病的时候待在那个家里,那又是导致他换上自闭症的病因。

一边治疗一边诱发,什么时候是个头,谁都不知道。

而豆蔻就被绕在这个死循环里,永远看不到未来在哪里。

到了医院,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等要进入手术室的时候,曹枚道:“豆蔻,你想清楚了吗?进去出来,就没法再反悔了。”

“想清楚了。别担心,这样的事情……我已经习惯了。”

不抱有任何的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她身处黑暗,睁开眼睛能看见的也只有黑暗,那她只能闭上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豆蔻笑笑,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躺上手术台。

护士在旁边做着准备工作,医生拿着针筒,“现在要给你注射麻-药,可以吗?”

“可以。”

豆蔻盯着天花板,脑袋逐渐陷入昏沉。

宝宝,再见。HY

第3章 搏一份出路

“豆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曹枚按照医生的规定,在合适的时候摇醒豆蔻,“有没有觉得身体有哪里不舒服?”

完结言情小说小说作者莞昀《你是我的小克星》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你是我的小克星小说[莞昀]在线试读

副导演笑笑,“豆蔻,谢谢你的表演,回去等消息吧。”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肯放弃一丝希望,总想拼尽全力挣出一点出路的时候,别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斩断你之前所有的努力。豆蔻点头,“好的,谢谢各位老师。”她鞠躬一礼,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牧容一眼,转身离开了试镜室。这个圈子里就是这么现实,有实力也努力的演员因为没有背景不知道被淹没了多少,他们心中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已经习惯了。她已经知道这个角色被牧容内定给了董薇,清楚副导演这样说不过是说词而已。“你们觉得呢?...

2019-07-25 10:03:49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2019-07-25 10:03:49

盛世娇宠:腹黑帝王心机妃小说[璇箫]在线试读

慕容清早知有这一著,但还是不愿说出违心之语:“嫔妾并无冒犯德妃娘娘之意,只是边塞苦寒、物料紧缺,非亲身体会不能知晓……”“嫔妾不敢且并无此意,请皇上明察!”慕容清跪倒在地,心里像是在激烈地敲呐打鼓一般“请皇上息怒!”除太后以外,皇后和殿内的其他人都同时下跪,瞬间吓得惊慌失色。“母后言重了,请母后指教。”萧承安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愤然。“你的意思是,本宫配不上这华贵水貂了吗?&...

2019-07-25 10:03:49

(快穿)总有病娇想害朕小说[故里安]在线试读

白九川被盯出些门道,合着这小子不是真的想侍寝罢!"容渊脏了。""容渊。"白九川忽悠道:"孤方才在古沐殿跟你道歉,只是因孤考虑不周。却只顾了同你解释,忘了纠正你这思想了。"容渊盯着白九川,"殿下真的愿意?""为何不愿意?"她的心脏蹦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容渊落进她眸子里晃着的光,一时失声。就见原本正经非常的皇太女跺脚道:"罢了!你若是实在过不去这个"白九川咬牙,"孤也去找那么多的...

2019-07-25 10:03:49

这绿帽我不戴[娱乐圈]小说[君还记]在线试读

沈璐上学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运动神经,但是举一反三倒是做得很好。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沈璐渐渐的有了感觉,把相机看成是篮球,把季霄的脑袋看成是球框,身体放低,尽量往高处抛,果然真的一击就中,准确的砸到了季霄的脑袋上。没想到沈璐用了季霄的身子,季霄平时锻炼的肌肉就发挥了作用,再加上季霄现在人小体重轻,沈璐没有被季霄带下去,沈璐用力一拉,反而把季霄拉了上来,季霄为了站稳不自觉的环住了沈璐的腰,小巧的小脚丫踩在沈璐的拖鞋上面,两人面对面,两片薄唇相贴,大眼瞪小眼。这他妈的就尴尬了!沈璐走到衣柜面前,翻出来一条厚实一点的...

2019-07-25 10:03:49

买个皇帝揣兜里小说[猫说午后]在线试读

第4章 她虽然被姜灼华说得委实挂不住脸面,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宋照和在一起,这点子不适,便很快被喜悦取代。走到他面前时,思弦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爱意和激动,羞红着脸,细弱蚊声得开口唤道:“宋哥哥……”说罢,转身便往内室走去,多一眼都不想再看宋照和。姜灼华委实不想再多看宋照和一眼,转头对思弦道:“还杵这儿干什么?等我给你备份嫁妆风光大嫁吗?”思弦闻言,头垂得更低,下巴都贴上了衣襟,强撑着脸皮给姜灼华行了个礼,转身迈着小碎步朝宋照和走去。姜灼华尚未来及转过身,桂荣便扭头单刀直入的呛道:“你这疯狗不要乱咬人,是你...

2019-07-25 10:03:49

随身空间闯九零小说[壹月]在线试读

陆忠白天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到了晚上才回来,好在诊所里的护士看她一个小姑娘可怜,买饭的时候也搭着给她买一份。得知这县城与大宁朝的县城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人们的衣着打扮不同,外头街上有铁甲一样的汽车跑来跑去,还有电视,各种小人儿在电视里跳来跳去,陆昭起先觉得新鲜,后来看过几次,也就习以为常了。陆昭眼睛转了转,说道:“我也不知道。”陆昭吹不得风,除了上厕所,这几天就没下过地。每次陆昭给了钱,总要拉着护士聊一会儿天。肯定是来催债的那帮子人。“我去看看。”...

2019-07-25 10:03:49

侯门医妃有点毒小说[我吃元宝]在线试读

谢氏带着一大帮人赶往芷兰院,不料,竟然在门口遇到了顾大人。“老爷怎么来了?”“二丫头闹着寻短见,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李串恍然大悟,“谢谢马师爷指教,小的这就去叫我家少爷。”谢氏暗道一声不好。谢氏急忙跟上。“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死了,岂不是让那起子黑心烂肠的狗东西称心如意。”...

2019-07-25 10:03:49

扑倒王者大神小说[苏弎]在线试读

毒奶小小酥朝着吴安然眨了眨眼睛,一切有我的样子。淡淡的瞥了一眼身边坐着的人,面无表情,然后继续闭目养神。“你好。”吴安然向毒奶小小酥投去感激的眼神,刚刚自己差点没绷住,这些人真多太吓人了。可能是他们刚刚说话的声音太大,吵醒了坐在她旁边的男生,他掀开身上的毛毯坐直了身子。她看的有些痴了。“哈!”吴安然这才清醒过来,身边的人已经半弯腰站了起来。...

2019-07-25 10:03:49

重生之悍妻小说[梅果]在线试读

青玉咬了咬牙,手放到了顾星朗的腰间,动作生疏地往下解顾星朗的囚衣。青玉一个跟头跌在地上,爬起来扑到顾星朗的身上,哭道:“三少爷,你总得留个后啊!”“三少爷,”青玉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女孩儿家的矜持了,低头就要亲吻顾星朗。顾星朗低声哼哼了一声,神情痛楚。顾星朗因为青玉的这个动作,身子一震,狠咬一下舌尖,让自己醒神之后,伸手就把青玉推到了一边,急促地喘息了几声,说了声:“走!”“三少爷!”青玉坐在积着污水的地上哭,“青玉愿意,青玉想为三少爷留后。”“三少爷?”青玉又到了顾星朗的身旁。...

2019-07-25 10: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