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章节试读

[穿越重生]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作者:云裳【完结+番外】

文案:

古代神医少女穿越为紫玉国不受宠的王妃。

婆婆刁难,嫡姐阴险,情敌蛮横,个个都想将她从权王妃的地位上拉上去?

笑话,她楚若灵通晓毒术医术,聪明灵敏,也是谁人都可欺的?

斗婆婆,治情敌,耍嫡姐,让她们个个都没好下场。

却不想,斗得过他人,却难以敌那位高高在上,高冷霸气的王爷。

大喜之日,某男阴冷静脸冷血无情道:“今天给本王滚回娘家去。”

什么,还有这么欺负人的?

楚若灵愤慨至极,心底怒吼,誓词报仇……

第一章出嫁权王府

紫玉国,大将军府,楚若灵被几名丫鬟强行换上嫁衣,送上喜轿,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明明记得自己下班从医院赶回家,半路上不小心遭遇雷击不省人事,怎么现在不是躺在医院里或者火葬场,而是身处于古代中,一副要出嫁的样子?

真是太诡异了。

喜乐声悠悠响起,队伍随之启程,她的脑海里忽然涌现出一段陌生的记忆,南宫琦,年十五岁,将军府的庶出三小姐,天生废柴,胆小怯懦,处处受人欺凌,前不久,因为意外救了出宫祈福的太后,被太后下旨赐婚给权王尹傲天,今日,正是出嫁的日子……

难道,她穿越了?

一穿越过来就要嫁人,还真是够坑爹的。

楚若灵自问从小救死扶伤,连路边的阿猫阿狗都不放过,没理由这么倒霉的呀!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行动吧。记着,千万别闹出太大的动静,只要能将这废材庶女推下江里淹死,我们就有千两赏银拿了。”到了郊外,喜乐声戛然而止,外头传来一道恶毒的女声。

如果没有猜错,说话的就是权王府今日派来迎亲的花媒婆。

她所说的废材是指自己么,她要命人弄死的人,也是自己么?

楚若灵立刻探头往外看去,果然发现花媒婆正和轿夫乐师们聚在林子里交头接耳,满脸的邪恶,而原本跟着她一起陪嫁过来的侍女蓝珠早已被人打晕在地上,不醒人事。

楚若灵挑了挑眉,心底浮起一丝冷笑,这帮家伙原主跟他们无冤无仇,他们竟然见钱眼开,想要将她置之于死地,真是良心被狗给吃了。

还好,自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不然指不定就被他们给坑了。

“三小姐,您坐在轿子里那么久也累了吧,不如下轿歇息一会?”良久,花媒婆撩开喜轿的帘子,笑里藏刀道。

“不必了,不是说新娘子半路是不能下轿的吗,我不想破坏规矩。”楚若灵挑了挑眉,冷冷的拒绝。

花媒婆不肯罢休,接着劝,“这规矩是人定的可以改,你不是很喜欢金鱼吗,附近就有一条江,江中有许多金鱼不停地游来游去,可美了。”

“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条江的水是咸的,咸水里也能养出金鱼,还真是稀奇。花媒婆,我看你一定是老眼昏花活见鬼了吧,回去可得找个道士瞧瞧,不然可不得了。”楚若灵眨眨眼睛,言语中满是嘲讽之意。

花媒婆笑容僵硬,有些意外楚若灵怎么会变聪明,慌忙道:“没有,我真的没骗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轿夫和乐师们。”

“没错,江里的确有金鱼。”

“三小姐,一个人的话你不信,我们七八个人的话你总不能不信吧。”轿夫和乐师附和道。

楚若灵点点头。“嗯嗯,说得也是,可我现在懒得动身,觉得还是靠在花轿里比较舒服,不如,你们去给本小姐抓几条回来让本小姐开开眼界吧,这马上就要嫁入权王府,没有东西玩怪无聊的,养养金鱼也不错。”

“呃……”众人听了她的话,差点吐血,传言中她很好哄,别人说什么都信,怎么现在变得那么难搞定啦?

“你们干嘛还愣着?是不是金鱼跑了?抓不到的话就继续前行吧,可别耽误吉时。”楚若灵看他们全都愣住,嘴角不禁勾了勾,哼,想引我去江边弄死我,门儿都没有。

说着,把红盖头盖上,留下一脸纳闷的众人。

他们不禁产生疑惑,这真的还是当初那个胆小怯懦,单纯蠢笨的南宫琦吗,他们怎么感觉南宫琦今天嫁人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们可不能让楚若灵安然无恙地到达权王府,进入权王府大门,这样子别说能拿到赏金,定金都得退回去。

想了想,花媒婆赶忙抓住楚若灵的手腕想将楚若灵拉下轿。

“你要干什么?”楚若灵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臂,冷冷问。

花媒婆一阵吃痛,还没意识到楚若灵的可怕,冷笑,“得罪了,三小姐,有人要你死,我们不得不照做。”

“还有这样子的事?”楚若灵嘴角轻勾,无所畏惧,“可是本小姐我大好的青春年华没享受完,不想死那么快怎么办?”

“由不得你。”花媒婆使出另一只手,扯住了楚若灵的嫁衣。

楚若灵见状,挑了挑眉,突然趁其不备将花媒婆一脚给揣飞出去,红盖头之下,漾起一抹轻视。

哼,一个小小媒婆,也想欺负于她?

她楚若灵可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怯懦,人尽可欺的南宫琦,武功虽然不会,力气还是有的。

“哎哟”花媒婆摔得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哇哇痛叫,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个废材暗算了,颜面何存?

良久,站起身来恨恨道:“臭丫头,老娘你也敢揣,看老娘今天怎么报复你,来人呀,把她的衣服全部剥了,吊树上打死去。”

话音刚落下,轿夫和乐师们满脸的坏笑,十分兴奋。

南宫琦虽是个废材,但是长相还是蛮不错的,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谁不想看看她玲珑剔透的身子,一饱眼福,这剥衣服的同时,还能够偷吃点豆腐呢!

于是,争先恐后地扬起爪子向楚若灵扑去……

第二章王妃不好欺

楚若灵怒了,想不到这帮人竟然如此邪恶,看来,今日不给他们点教训,他们当真以为自己怕他们了。

挑了挑眉,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手腕处竟然发射出一种叫做“碧落黄泉”的毒气,花媒婆和众男还没答应过来,便全身麻痹,倒在地上抽搐不止,痛苦难耐。

“怎么会这样?”

“我的体内血液好像已经凝固,好难受。”

“我的也是,糟糕,我们会不会是中邪了。”

……

楚若灵终于走下轿子,用医术弄醒了躺在地上的侍女蓝珠,嘲讽道:“笨蛋,哪有中邪像你们这样子的,你们是中毒了好不好?”

“你,是你对我们下了毒?”花媒婆指着楚若灵,面露惊奇之色。

“还不算太蠢,总算明白过来了,想弄死我,现在倒不知是谁弄死谁了。”楚若灵挑了挑眉,步步紧逼。

她出生于医学世家,从小就懂得医术,祖上有一宝物叫水晶之链,蕴含着神奇的灵力,可通过主人的意念在三步之内无声无息下毒治病,如今居然也跟着她一同穿越过来,这些人想对付她,简直是自讨苦吃。

“三小姐,饶命呀,饶命呀,我们只是一时财迷心窍,知道错了!”花媒婆等人不停地磕头。

心底暗暗惊恐,这丫头不是一直都坐在花轿里吗,怎么对他们下毒的?真是太可怕了。

“饶命?刚才不是说要弄死我吗,现在居然还有脸说出这两个字,不觉得可笑吗?”

“这……”众人语塞。

楚若灵眼眸冰冷,又厉声质问:“说,是谁让你们害我的,从实招来。”

她平素最讨厌别人背地里暗算她,若是让她知道那个幕后主使者的名字,非得让她好看。

“是…是老王妃,是老王妃让我们除掉你的。”事已至此,花媒婆只能从实招来。

希望楚若灵能够看在老王妃的面子上,心有顾虑不敢动他们,给他们解药。

“老王妃?老王妃她为什么要害我?”楚若灵闻言,怔了怔。

脑海里残存的记忆告诉她,老王妃是权王尹傲天的母亲,紫玉国四大望门之一定国公的亲妹妹,太后对自己十分宠爱,她又不是没脑子的人,就不怕太后得知她是主谋跟她翻脸吗?

花媒婆回道:“因为老王妃她看不上您,不想让您嫁给王爷为正妃,所以就想到了这一招。今们其实都是易容乔装,不是真正的媒婆轿夫和乐师,就等着把您推入江中后马上离开,到时候谁也不知道您是被谁杀害的。”

楚若灵恍然大悟,心底浮起一丝怒火,咬牙切齿。

好个老王妃,竟然如此老谋深算,心肠歹毒。

就算看不上原主也不至于要取原主性命呀!

好在如今占据这具肉身的人是自己,不然今日原主可就要遭殃了。

沉思一会,居高临下道:“要我放过你们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得听从我的吩咐。”

“好,三小姐请说。”只要他们不死,叫他们做什么他们都愿意。

楚若灵威严道:“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继续送我去权王府,不要耽误我进门的吉时。”

她本不想嫁,不过没有确凿可靠的证据证明老王妃真的有派人谋害她,一旦毁婚,必定会犯下抗旨之罪,哪怕太后不想伤她老王妃也不会放过她,定会借她毁婚之事将她除掉,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嫁进权王府。

她就不信,只要自己顺利的嫁进权王府,老王妃还敢杀她。

而今日之事,总有一天会让老王妃吃点苦头的,老王妃若是看到她平安无事的来到权王府会是什么心情呢,她倒是有些期待了。

“好。”花媒婆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虽然临阵倒戈,少不了会挨老王妃一顿骂,赏金也没了,但至少比丢了性命好呀。

于是,楚若灵坐回花轿,再次启动水晶之链为他们解毒,迎亲队伍又继续敲锣打鼓前进,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尹傲天一身黑衣劲装,高冷孤傲的伫立在风中,虽然并未听到楚若灵等人的谈话,却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望着花轿越行越远,眼眸眯起一道饶有兴致的光芒:“这是哪家新娘子?”还真有点“本事”。

“禀王爷,好像是王,王妃。”随从清宇想了想,恭敬地躬身道。

“王妃?”尹傲天蹙了蹙眉,俊美的容颜闪过冰冷的神色,“你的意思是说,她就是皇奶奶趁本王不在京城,下旨赐婚给本王的那名女子?”

“没错,今日也就只有王爷您大婚,而她出嫁的方向正好是郊外权王府,所以无疑是王妃没有错了。”

尹傲天嘴角轻勾,有些怀疑,“南宫琦不是个废材吗?那个女的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个没用的人。”

“属下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按理来说,新娘不会有错的。”

“走,回王府看一看。”尹傲天沉思了一会,好奇南宫琦为何不胆小怯懦,好奇南宫琦又是如何会下毒的,立即无声无息地跟回去。

清宇愣了愣,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不敢置信。

他家王爷,十天前听说太后赐婚给他,整张脸都阴气沉沉的,对南宫琦极为反感,怎么这会儿居然对南宫琦感兴趣来了?

这位主子的心思,还真是越来越难猜测了。

反应过来,赶忙道:“遵命。”

权王府大门口,高墙朱门,气派辉煌。

迎亲队伍还没到达终点,便被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热闹的百姓给围堵住了,他们的脸上满是鄙视,厌恶,对楚若灵指指点点的,总觉得尹傲天娶了楚若灵这个没用的王妃,真是人生不幸,丢脸。

楚若灵眯着眼睛半倚在喜轿内,将他们的话语全部尽收耳中,不禁蹙了蹙眉。

这帮家伙真心无聊,她和尹傲天成亲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这么侮辱她,真是无语。

偏偏他们是普通百姓,在天下人的眼中是弱者,自己不好对他们怎么样,只能忍让。直期待迎亲队伍能快点到达权王府,不然听多了他们的闲言碎语,真是心烦。

却不想,到达权王府大门口后,尹傲天没出来,老王妃也不在,只有权王府的林嬷嬷站在大门口外静静等候,一看见花轿到来立马趾高气昂地扯开嗓门大声道:“老王妃有旨,王妃娘娘未经过皇家选妃大会,不得进入王府内院,须得过了三关才能顺利进入,否则将被乱棍轰出去。”

第三章奴仆刁难

什么?

什么???

此言一出,全场轰动。

众人都知道楚若灵想要进权王府不容易,但怎么也没想到老王妃这么不待见楚若灵呀!

哈哈,传闻将军府庶女学识浅陋,天生废材,怎么可能轻易过得三关呢,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楚若灵脸色一沉,极为不悦。

老王妃那么快就得知自己没有死的消息,来了这一招,真是太恶心了。

还过三关?

是以为她是废材,学识浅陋,定是过不了关的对吗?

随即盖上红盖头,让侍女蓝珠将她扶出花轿,嘴角轻勾道,“这位嬷嬷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我是太后赐婚的,而老王妃半路上却搞出个选妃大会,是要打太后脸吗?”

太后虽然现在是去空山寺祈福不在京城内,但并不代表太后没有眼线留在京城,老王妃此举如此光明正大,怕也不是明智之举吧。

林嬷嬷笑了笑,“王妃误会了,老王妃对太后很尊敬,怎么会打太后脸呢?只不过这是皇室历来的规矩,不能破呀!”

“……”楚若灵但笑不语,好个历来规矩不能破,所以即便太后有意见,也拿老王妃没办法了是不是?

林嬷嬷见她没有说什么,继续道:“王妃娘娘也别怪老王妃,要知道老王妃曾经也是在选妃大会上过五关斩六将才被选为老王爷正妃的,而如今只是让您过三关,算便宜的了。”

“是吗,老王妃还真是菩萨心肠,琦儿是不是得感激涕泪?”楚若灵言语中充满了嘲讽,若不是换了身份,在现代早就爆粗口了。

“王妃不用感动到流泪,努力闯关就好。”林嬷嬷语气悠悠,满是轻视。

“这是自然,只是我好奇如果过不了关,老王妃又该怎么安置我?相信,毁婚一定是不敢的吧。”楚若灵嘴角微微勾起,眼底划过一道精光。

林嬷嬷面色僵硬,随即又恢复过来,“当然,只不过王妃过不了关就得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你开什么玩笑。”一旁,侍女蓝珠脸色一沉,不满道,这跟毁婚有何区别?

权王府真是欺人太甚!!!

林嬷嬷瞪了她一眼,高调道:“太后只说要王爷娶王妃,但并没有说王妃一定要住进王府里面,所以老王妃的做法有何过错?

王妃请放心,老王妃已经交代过,王妃就算回将军府也不用担心,权王府会每月交出一定的银子给大将军,不会让王妃受委屈的。”

话音一落,全场再次轰动。

从古至今,女子出嫁都是住进夫家的,可从未听说过嫁了人还长住娘家,这还真是稀奇。

这下,更加期待南宫琦没有好下场了。

他们真想看到楚若灵重新上花轿,并哭着被抬回去的可怜模样!

肯定很爽,很过瘾。

闻言,蓝珠哑口无言,楚若灵怒了,不禁拽起拳头。

这老王妃还真是够恶毒的,杀她不成,就想逼死她,谁不知道戴着王妃的头衔被叫回去,下场会有多么凄惨,她如此处心积虑地对待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简直真是过了。

完结+番外言情小说小说作者云裳《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邪王欠治:医妃傲娇不寻常小说[云裳]在线试读

南宫三小姐真是太厉害了,是谁说她是废柴,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的?简直就是误传。林嬷嬷慌了,老王妃一直都不待见楚若灵,好不容易想出那么好的计策来阻止楚若灵进门,若是知道她把事情没办妥的话还得了。“这位嬷嬷还有什么事,莫非老王妃想要出尔反尔?”楚若灵面对着她,温柔端庄的莞尔一笑。“哇——”话语一落,引来全场喝彩声。依他们看,楚若灵能在短时间内想出答案,分明就是很有才的样子,怕是能和天下第一才女霍雨桐一较高下了!这句话听了真欠揍,若非楚若灵理...

2019-07-24 10:05:02

盛世娇宠:腹黑帝王心机妃小说[璇箫]在线试读

慕容清早知有这一著,但还是不愿说出违心之语:“嫔妾并无冒犯德妃娘娘之意,只是边塞苦寒、物料紧缺,非亲身体会不能知晓……”“嫔妾不敢且并无此意,请皇上明察!”慕容清跪倒在地,心里像是在激烈地敲呐打鼓一般“请皇上息怒!”除太后以外,皇后和殿内的其他人都同时下跪,瞬间吓得惊慌失色。“母后言重了,请母后指教。”萧承安竭力按捺住内心的愤然。“你的意思是,本宫配不上这华贵水貂了吗?&...

2019-07-24 10:05:02

(快穿)总有病娇想害朕小说[故里安]在线试读

白九川被盯出些门道,合着这小子不是真的想侍寝罢!"容渊脏了。""容渊。"白九川忽悠道:"孤方才在古沐殿跟你道歉,只是因孤考虑不周。却只顾了同你解释,忘了纠正你这思想了。"容渊盯着白九川,"殿下真的愿意?""为何不愿意?"她的心脏蹦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容渊落进她眸子里晃着的光,一时失声。就见原本正经非常的皇太女跺脚道:"罢了!你若是实在过不去这个"白九川咬牙,"孤也去找那么多的...

2019-07-24 10:05:02

这绿帽我不戴[娱乐圈]小说[君还记]在线试读

沈璐上学的时候就没有什么运动神经,但是举一反三倒是做得很好。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沈璐渐渐的有了感觉,把相机看成是篮球,把季霄的脑袋看成是球框,身体放低,尽量往高处抛,果然真的一击就中,准确的砸到了季霄的脑袋上。没想到沈璐用了季霄的身子,季霄平时锻炼的肌肉就发挥了作用,再加上季霄现在人小体重轻,沈璐没有被季霄带下去,沈璐用力一拉,反而把季霄拉了上来,季霄为了站稳不自觉的环住了沈璐的腰,小巧的小脚丫踩在沈璐的拖鞋上面,两人面对面,两片薄唇相贴,大眼瞪小眼。这他妈的就尴尬了!沈璐走到衣柜面前,翻出来一条厚实一点的...

2019-07-24 10:05:02

买个皇帝揣兜里小说[猫说午后]在线试读

第4章 她虽然被姜灼华说得委实挂不住脸面,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宋照和在一起,这点子不适,便很快被喜悦取代。走到他面前时,思弦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爱意和激动,羞红着脸,细弱蚊声得开口唤道:“宋哥哥……”说罢,转身便往内室走去,多一眼都不想再看宋照和。姜灼华委实不想再多看宋照和一眼,转头对思弦道:“还杵这儿干什么?等我给你备份嫁妆风光大嫁吗?”思弦闻言,头垂得更低,下巴都贴上了衣襟,强撑着脸皮给姜灼华行了个礼,转身迈着小碎步朝宋照和走去。姜灼华尚未来及转过身,桂荣便扭头单刀直入的呛道:“你这疯狗不要乱咬人,是你...

2019-07-24 10:05:02

随身空间闯九零小说[壹月]在线试读

陆忠白天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到了晚上才回来,好在诊所里的护士看她一个小姑娘可怜,买饭的时候也搭着给她买一份。得知这县城与大宁朝的县城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人们的衣着打扮不同,外头街上有铁甲一样的汽车跑来跑去,还有电视,各种小人儿在电视里跳来跳去,陆昭起先觉得新鲜,后来看过几次,也就习以为常了。陆昭眼睛转了转,说道:“我也不知道。”陆昭吹不得风,除了上厕所,这几天就没下过地。每次陆昭给了钱,总要拉着护士聊一会儿天。肯定是来催债的那帮子人。“我去看看。”...

2019-07-24 10:05:02

侯门医妃有点毒小说[我吃元宝]在线试读

谢氏带着一大帮人赶往芷兰院,不料,竟然在门口遇到了顾大人。“老爷怎么来了?”“二丫头闹着寻短见,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李串恍然大悟,“谢谢马师爷指教,小的这就去叫我家少爷。”谢氏暗道一声不好。谢氏急忙跟上。“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死了,岂不是让那起子黑心烂肠的狗东西称心如意。”...

2019-07-24 10:05:02

扑倒王者大神小说[苏弎]在线试读

毒奶小小酥朝着吴安然眨了眨眼睛,一切有我的样子。淡淡的瞥了一眼身边坐着的人,面无表情,然后继续闭目养神。“你好。”吴安然向毒奶小小酥投去感激的眼神,刚刚自己差点没绷住,这些人真多太吓人了。可能是他们刚刚说话的声音太大,吵醒了坐在她旁边的男生,他掀开身上的毛毯坐直了身子。她看的有些痴了。“哈!”吴安然这才清醒过来,身边的人已经半弯腰站了起来。...

2019-07-24 10:05:02

重生之悍妻小说[梅果]在线试读

青玉咬了咬牙,手放到了顾星朗的腰间,动作生疏地往下解顾星朗的囚衣。青玉一个跟头跌在地上,爬起来扑到顾星朗的身上,哭道:“三少爷,你总得留个后啊!”“三少爷,”青玉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女孩儿家的矜持了,低头就要亲吻顾星朗。顾星朗低声哼哼了一声,神情痛楚。顾星朗因为青玉的这个动作,身子一震,狠咬一下舌尖,让自己醒神之后,伸手就把青玉推到了一边,急促地喘息了几声,说了声:“走!”“三少爷!”青玉坐在积着污水的地上哭,“青玉愿意,青玉想为三少爷留后。”“三少爷?”青玉又到了顾星朗的身旁。...

2019-07-24 10:05:02

末世女王临世小说[欣曳露]在线试读

她有点纠结的,是老板娘那句小妹妹,这具身体明明已经十八了,却比较娇小点,像是十五六岁的萝莉,出来买这么一大堆东西,实在让人侧目。搞定了这个,白凌微出来也随手选了几只鸟和其他动物,等人送到她停车的地方,看到处没人之后,她才钻进车里,把笼子去了,将一批动物收进空间。就说,原主日子都是怎么过的,这附近有些什么全然不知,好歹,有几个比较大型的超市也该清楚啊!等东西放进去后,那老板只需要把门帮忙拉下来,就能自动锁上。所以说,选上这家,就是因为老板没有看她年龄小,就不重视,还没担心过,她到底给不给得出钱。由此可见,白...

2019-07-24 1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