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

重生八零:媳妇巧经商小说[沫芷]在线试读

想害自己,那就让她被蚂蚁咬吧。钟菱玉看上去很是着急,她心中却很清楚,刚才那一挥,她是掌握好了方向和力道的,别说伤了钟云清了,那是碰都没碰她一下啊。好整以暇地看着钟云清,只见她拿起白娟看了一眼,立刻就发出了疯狂的吼叫声。许是受到了刺激,白蚁吓得赶紧找了个地方钻进去,正好那个地方,就是钟云清的衣服。“不好意思啊堂妹,我刚刚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你没事吧,我有没有把你给伤着?”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钟云清如同疯子一般地,朝着钟菱玉扑了过来。如此循环了三次左右,钟云清再顾不得来扑倒钟菱玉了,伸手...

2019-06-25

秀才家的小娇娘小说[甲乙]在线试读

☆、第五章定论张婆子脸色一变,“大山死了,这几个孩子又不能照顾自己,我这当亲奶的能看着他们在外面饿死?”宋新桐见状,立即出声:“村长,阿爹去世这一年多,我们家虽然过得艰难,但还是能过得下去。”微顿后看着张婆子,“而且这一年多,宋家奶奶一次都没曾来看过我们,前些天家中断粮了,原本找宋家奶奶借粮,但……”说着呜咽的抽泣了几声,“幸好秋婆婆借了一些口粮,要不然.......要不然我们恐怕坚持不下去了。...

2019-06-25

帝台娇小说[画七]在线试读

安夏隐有一愣,随后嗫嚅着回道:“收在箱底里呢,娘娘您……”唐灼灼明媚的杏眸里闪过一丝阴霾,旋即站起了身子,望着桌上的明烛道:“拿过来。”那幅画卷被好好的放着,上头一点儿灰尘也无,唐灼灼是极爱惜的,她抿了抿唇,将画卷平放在那方紫檀木案桌上,用一方砚台压了画卷的一个角,那个角上立刻就染上了墨印。唐灼灼玉手托腮,盯着殿里熠熠发光的夜明珠摇头,良久,她眉心一皱,不知记起来什么,面色有些凝重地问:“那副画呢?”不会又...

2019-06-25

当初就该抱住你小说[湛夏]在线试读

——席振群买这栋房子的时候没想过家里会来这么多人,只是买来给老人颐养天年的。一大早几个刚学会跑的孩子在家里健步如飞,被家长喝止。他们是初生牛犊,不知道死亡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也不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他们的太爷爷慈颜永逝了。姜郁虚心听取:“多谢伯父教诲。”老爷子有三儿一女,也就有四个孙子辈的人物,眼下只有席漠燃没孩子。遗产分配得很均匀,没有念着谁在身边伺候得少一点,就少得一点。三家人姜郁都见过。...

2019-06-25

惑国毒妃小说[青青的悠然]在线试读

“是。”秋叶白垂下眸子,掩掉眼中玩味,对于杜珍澜这样的人来说,卑躬屈膝的人见多了,忤逆倔强的人更是触怒了她,反而倒是他这样不卑不亢,自然大方又不失恭敬,偶尔出手却狠辣的人,反而叫她新鲜。但他转身从帘子里出去的霎那,杜氏的声音忽然再次漫不经心地响起:“那个叫宁夏的丫头,处置了罢,跟在哥儿们身边,迟早把好好的哥儿带坏了,不成个样子。”离开了风华阁,风雪极大秋叶白慢慢地走着,直到回到自己所在地,看着在远处正在等着他的两个丫头,慢慢踱了过去。仿佛她召唤这个庶子在雪地里站了那么久,不过是为了赏赐一顿饭,说一句话罢了...

2019-06-25

重生嫡女:腹黑王爷心尖宠小说[木槿向西]在线试读

西籽仔细盯着宋清歌看,这个冷静、沉静,目光锐利的人,还是她家以前那个胆小、沉默的小姐吗?西籽道:“是的,小姐,奴婢将簪子藏起来了,小姐现在就要么?”西籽快速的钻到床下面,然后又快速的出来,将簪子递给宋清歌。如果此事利用得当,说不定她还能提前回到京城去。“西籽,我记得吩咐你帮我藏了一根簪子,是么?”宋清歌问道。这簪子是木质的,看着极为普通,也不值几个银子。但却是她娘给她留下的唯一遗物,她虽然没有见过她的亲娘,可血缘天性,她异常的珍惜这簪子。宋清歌瘦而粗糙的手,...

2019-06-25

冷傲王爷恶毒妃小说[杨家小将]在线试读

“奴婢……奴婢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侍女说着,慌张地捡起盆子,飞似得就跑出去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大小姐与其男宠白日宣淫”的流言就会传遍将军府了。不管惊羽有没有在后悔跟她回来,反正她是有点后悔了。满京城都在骂姜楚沫,但见过她真容的却没几个,再说就算遇上了她也不怕,毕竟没人会真被戳脊梁骨戳死。就算有,也绝不会是她。“哐当……”路过的侍女听到这话,立刻手滑,铜盆掉在地上发出了...

2019-06-25

隐婚蜜爱:傅先生,请多指教小说[兔斯基]在线试读

那可是傅司年啊!若是让傅司年以为她利用他,她在他面前的脸还往哪搁?二人正通着话,病房门忽然被乔母推开,乔以沫连忙擦了把眼泪,“萧筱姐,我先挂了……”她深吸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地骂,“那可是傅司年啊!”乔以沫回过神来,哑着嗓子,坚定拒绝,“萧筱姐,我不想炒。”乔母端着热水进来,乔以沫望向她身后,却不见父亲的身影。乔母愣了愣,将热水给她倒杯子里,这才有些尴尬的道,“你爸气不过,闹着要去傅家说理去,估计...

2019-06-25

我们不能是朋友小说[阿亚梅]在线试读

一开始我只是有点好奇,当褚克桓在外面寻找刺激的同时,他女朋友正在做什么?是忠心地在家为男友等门?假装忙碌撇开对男友的想念?还是联络不到男友,正焦虑地在网路上发表一些不开心的情绪性短语?我耐着性子往前爬了几个月的动态,发现褚克桓和高子媛虽然一直稳定交往,却不是同进同出黏答答的情侣,高子媛出席的几场朋友聚会,几乎看不到褚克桓出席的踪迹。要不是他们的私生活太独立,就是他们貌合神离已久,所以褚克桓才开始参加联谊?这是最直觉的推断,但我不满足这样的结论。照片时间是一年前,但这已是我所能找到最近期的一张合照了,我把照...

2019-06-25

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小说[池陌]在线试读

再说她未来老公还是人人惧怕的人物,抱大腿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重活一世,她一定得抱紧了大腿不动摇。次日,方茴毫不客气地找杜美霞要嫁妆。方茴笑眯眯的,“好啊,不给就让你女儿嫁。”还好她很快就要嫁人了,去郁家住豪宅可不比在这受气强?如果……郁文骞对她没感情,俩人最终也没能修成正果,那也没关系,只要他过得好,她也就不用愧疚了。“你说话时也不看看头顶,不怕天打雷劈?你是我妈吗?你把我嫁给植物人,我的聘礼你这个后妈还想私吞,你真当我好欺负是吧?&rdqu...

2019-06-25

我,捉鬼,不谈情小说[枸杞珍珠]在线试读

里头一个老头子甩甩袖袍,白色的胡子微颤:“我们易家单传三十五代,终于在轩儿这一代暴富了!”“对对对!可惜!”这都是些,什么东西……老奶奶手里的拐杖敲了敲地板,扬起下巴:“找我曾孙子,易清轩。”“可惜没了个媳妇。”另一个老头子附和。“谁啊。”易清轩语气懒散。易清轩满脸懵逼:“什么?我没有祭祖拜神啊。”...

2019-06-25

妾本难为小说[妖童素足]在线试读

“罢了,带着一块儿去了。反正也不过是和老丞相夫人,说两句体己话。”在外头跪着的安澜,被老夫人派了个人打发,只说要安澜回去重新敛敛衣容,待会儿陪老夫人去燕镶寺祈福。采袭瞧了这主仆二人狼狈的样子,也不免搭了把手,扶着安澜。一握安姨娘的胳膊,可真是冷,都冷到了骨子里了。还有,便是瘦,这么细的腕儿,好像力道大些,就断了。这景儿至今未娶,这永安侯嫡妻之位的人选,那是可要好好掂量掂量。福嬷嬷神色一动,“是。”去燕镶寺上香,那又是站又是跪,不折腾人命了吗?好容易到了安澜的...

2019-06-25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小说[戈壁小树苗]在线试读

其实在这一带,好多孩子放暑假都会去钓黄鳝。她是长房的长女,同辈里没有和她同龄的人,比她大几岁的,都是叔叔姑姑辈的。等到她大一点了,他们都读书出去了,回来的时候,也不爱玩这个了。素琼姑姑晚上也跟着去照电筒,子央听着很眼热也想去,可惜人小腿短他们肯定不会带她的。可是,子央就从来没有去过。子央就跟着素琼姑姑到了五阿公家。子央坐在桌子边随手翻了一下课本,语文二年级下期。...

2019-06-25

凤唳九霄小说[青墨烟水]在线试读

“是!”紫陌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急迫,慌忙应道。还好衣服来到外间,只见桌上已摆了十几道精美的菜肴,边上侍立着一个少年,而让她惊诧的是,这少年的容貌几乎和紫陌一模一样,不细看都察觉不出是两个人!不过,这一大桌子菜让她一个人吃倒也罢了,可还有两个美少年在旁边盯着就让她有点食不知味了。“现在不喜欢了。”苏海陵嫌恶地皱皱眉头,又道,“还有这些床帐被褥,明天统统都换掉!”苏海陵朝天翻了个白眼,无奈地叹气。这个小公主真是……什么恶趣味啊!“是。”紫陌怔了怔,磨磨蹭蹭地去了。昊月来得很快,但神色中明显带着一丝愤懑:“殿下有...

2019-06-25

金宫小说[云霓]在线试读

男人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根黄金的带子,随便系在额头上,闪耀的金黄色,好像把他的睫毛都映照地像麦稍一样,稍微抖动就像风吹起了波纹。“小清雅还在想他吗?”男人笑笑,“谁都可以想,就别去想他。不然……”没有接着说下去。不论是谁,好像都跟我差距挺大的,他们是主子,我就是最底层的小人物,我过我的日子,他们挥霍他们的,反正以后都没有瓜葛。只不过他们总是主上主上的叫,弄的我也挺好奇,想知道那个主上到底是什么人。我虽然没弄懂什么意思,但是不由自主地脸红到耳根。头带党,果然是头带党,我早就说,头带党都是强盗,一点都没错。穿...

2019-06-25

造作时光小说[月下蝶影]在线试读

“等等。”昌隆帝叫住他,“外面冷,你把朕的披风穿上再出去。”“殿下,您慢走。”太监总管赵三财目送太子走远,直到太子车架看不见影之后,才拍去身上的积雪,换上一双干净的鞋子,回内殿伺候。赵三财摇头:“殿下离开之前,只说了让奴等伺候好陛下,并未提及其他。”“父皇,儿臣不打扰您与贤妃娘娘的交谈,儿臣告退。”太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站起身,朝昌隆帝作揖行礼后,就准备离开。御前总管捧了披风,亲手伺候...

2019-06-25

医心索爱:致命总裁小娇妻小说[柠檬有他]在线试读

走到育幼院的外面,夕阳西下,陆子沐远远的看到了李修男的身影,觉得有些眼熟,难以理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他,李修男当时正在陪孩子们堆沙堡,陆子沐突然出现在她背后,冷不丁地问了句,“你在这儿干什么?”那些孩子都害怕陆子沐,觉得他总是板着一张脸,很不亲近,每次陆子沐来的时候他们都往教室里躲,现在有了李修男,就像有了靠山一样,躲在李修男身后。只是他从来不会陪这些孩子唱歌,更不会陪他们玩游戏,每次来只是照例带些慰问品,这都是子钰的心愿,陆子沐坚持了三年,没...

2019-06-25

黑莲花和她的骑士们小说[墨染欣雨]在线试读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许迹寒静静的看着小姑娘的动作,悠悠道:“你姐……不,你的房子在上海,你是打算搬过去还是怎样?”“我还没想好……”“你也知道,我父母如今就剩下我这么一个女儿,他们是肯定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去上海的,如果我带他们一起去的话,他们又舍不得这里,所以……”悦凄凄对许迹寒摊手:“我比较为难的是这个。&rd...

2019-06-25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小说[柳暗花溟]在线试读

只是为什么他这样的人会陪着赵宸,还很得信任的样子?但赵平安既然对自己的重生产生了怀疑,自然要把当时出现的穆远调查得清清楚楚。可此时乍见,还是大大出乎她的预料。自己导的戏,含着泪也要演完,破坏形象什么的也顾不得了。这样论起来,他就是有资格进到皇宫后苑的那种人,何况他还是陪着皇上来的,这样在道理上也说得通了。自从两人在东京城御街上匆匆相遇,之后再未见过,至少是没有离得这么近见过。再者,穆氏父子也是她棋盘上的棋子,虽说感念穆远的救命之恩,但谁又知道穆定之没在这些阴谋里掺了一脚呢。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小时候挨揍...

2019-06-25

金牌嫡女小说[九尾小妖]在线试读

昭华咬牙道:“倒要看看,你这个做娘的女人有多心狠?虎毒还不食子呢。”林氏哭道:“你别做傻事!娘都听你,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的眼泪簌簌而落,“我……,就算心死了,肉身也要为你们姐妹俩活着,我的儿啊。”林妈妈急忙把昭华的袖子挽起来,先用清水洗过,再用纱布一圈一圈的缠绕起来。看着小小的胳膊,上面鲜红一片,不免垂泪,“昭姐儿,你这又是何苦呢?傻丫头啊。&rdqu...

2019-06-25

殿下必将加冕为王小说[苏宝玉]在线试读

我想了想,明白了。又把笛子在抚仙池里涮了涮再给他。总不能是被我刚刚打聋了吧……这仙君……好像身手不在我之下……仙君却没有接。谁料这位风华卓绝的仙人依然不伸手。我无措地搓了搓手,看着手上的笛子,连忙小跑追上去。他却没有理我,还在继续向前走。他没有回头,一句话不说还要往前走,袖子却留在了原地。...

2019-06-25

锦绣清宫:四爷,脑洞大小说[雪中回眸]在线试读

然后……雅利奇就被玉兰脱得只剩下了月牙白的里衣塞进了帐子里头。小格格头回侍寝嘛,四阿哥自觉他需要主动点。四阿哥却吃的津津有味。也没什么好说的,四爷说了一句该安歇了。与四阿哥大眼瞪小眼了一下,四阿哥就‘善意’的主动伸手了。于是不小心就多吃了几口,虽然四阿哥觉得自己很节制了,但是对上小格格的脸,他觉得小格格又装委屈了。雅利奇有点疼,倒不是四爷粗暴了,正常都得疼。...

2019-06-25

穿越成一流算命大师小说[n逍遥笑红尘n]在线试读

“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楚怀玉笑笑,低头,不在说话,专注的弄着手里的小配饰。然后,对着一堆数字都能调理清晰的楚怀玉眼睛成了蚊香了,艾玛,这怎么这么扣手啊,那小钻跟小米粒儿差不多大,还分正反面,用胶沾上去,简直、简直——楚怀玉真是无语凝噎了。累死累死的将钻起了下来,楚怀玉欲哭无泪,一怒之下将这个蝴蝶样的发帖扔一边了,然后开始挑挑拣拣,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整的。“那天我让你早点走早点走,你就不听,非要多等一会儿,挨浇了吧。想挣钱也不是这么个挣法儿。”大婶唠唠叨叨,虽然是埋怨,却也是真的关心楚怀玉。这是一个小发帖,...

2019-06-25

嫡结良缘小说[莫风流]在线试读

是害怕,所以不敢回头?蓉卿等了等,见那人不开口,她深呼吸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壮士,小女子虽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难处,可是这里虽是庵庙,但防备也很森严,劝你在没有被人发现前,赶紧离开这里。”她只当没听到前院的喧哗,角度奇怪的对着门说话,“小女子知道一处隐秘下山的路,可以指给你!”“我自会离开。”那人语气淡漠,声音沉冷,每一个字都让人不寒而栗,说完,瞥了蓉卿一眼。他又去看僵硬的站着,以一种怪异姿势背对着他的背影……那人目光微动,转身在桌边坐了下来,动作有些僵硬的捂住胸口。血腥味越来越浓,看来伤的很重。蓉卿背...

2019-06-25

另类影后小说[睡包少女]在线试读

可好的机会呢……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她们怎么甘心一直受下去呢?舒娅回头,发现许樱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试图安慰她,表示自己没关系。星光娱乐当年也是曾经跻身一线娱乐公司末尾的,只是这几年越发衰落,已经掉下二线,更难以回天。公司里也挤满各种不会做事的关系户,她和刘艾君反倒成了这家公司的异类,很多时候反倒是她们再给公司那群人收拾烂摊子。公司应该给艺人提供良好的发展平台和环境,可舒娅手下的艺人机会都是他们自己打拼来的,公司什么都不管,譬如钱嘉羽这样的关系户,一进来就公司大手笔地让她空降到大制作的电影剧组。梁思川其实...

2019-06-25

    页次:1/1 每页25 总数25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