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音随行小说[二攸]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心中一动,脸上还是没变现出更多。这时店员将他刚才点的咖啡端了上来,他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平复了一下心情,嘴上有意无意地和对方聊了起来:“没想到乐先生也挺懂音乐的。”“其实看乐先生的样子不像是会喜欢这种音乐的呢。”其实乐臻看上去十分年轻,在高祺因看来他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但是大背头的发型给他带来了点成熟感,此时完完全全是一副商人模样。毕竟要是不懂音乐的人甚至根本不会知道不同合成器有着什么区别。“哦?”乐臻像是对他这话来了兴趣,人也放松了下来,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一般人在这种面对着可能是自己未来上司的情况下,本

如音随行小说章节试读

《如音随行》作者:二攸【完结】

文案

乐臻在新公司探人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高祺因,高祺因在四处碰壁依旧迷茫的时候正好遇见了乐臻

缘分一词大约说的就是在需要彼此的时候正好遇见

于是拍了两下算是合上了拍,高祺因成为了乐臻新公司旗下第一个歌手

从此往后,人生之路,音乐相伴,有你随行

(yue)乐臻x高祺因

音乐公司老板攻x天才创作歌手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臻,高祺因 ┃ 配角:同事朋友 ┃ 其它:

☆、第 1 章

“停车。”

马鹏飞闻言缓慢地将车停在了路旁,回头看了眼他的顶头上司。

旁边正好是处于H市市中心的一个比较大的开放性公园。中间有一个很精致的喷泉,经常被各大电视剧用来采景,被称作为环泉公园。

他回头一看,他的上司正目不转睛地透过车窗看着公园里。

他这个角度正好被公园门口的植被挡住,看不见里面的场景。还不等他问需不需要换个位置时,身后那位上司就已经解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此时刚过晚上七点不久,高祺因在公园里刚摆弄好他的吉他和小桌板。

这个公园还有个特色,就是一到了晚上就会有很多街头乐队在环绕着喷泉的小道两旁摆起乐器,音乐加美景,正是一副好景象。

高祺因大约是两个月前开始来这个公园的。他没有和别人成群结队地组乐队,只一人,拿着把木吉他,就这么不插电地每天在这个公园里表演,而小桌板上摆放着他的自制专辑,有时也会摆上在live house表演的宣传单。

即使是电子化的现在,大家家里通常都不会有CD播放机的时候,他依旧坚持着自费制作实体专辑,每天来公园里自我宣传。

不过个人自制的专辑往往没有那么精致,甚至连个专辑封面照都无处拍,只是在CD盘上稍花了点功夫,不过这个功夫也不过就是一个手写体的英文单词而已。

摞了好几叠的专辑旁还夹着个纸板,写着专辑和歌手的名字:“《START》——高祺因”,以及其中包含的四首歌的名字和介绍,以及价格:20元/张。

毕竟只是无名小卒,价格也不好定太贵,一杯奶茶钱足以。

而且摆CD卖的目的也不全因为赚钱,更多的是希望能有机会被音乐公司的星探发现自己的才能。

摆弄好了这些东西,高祺因就抱着他的吉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唱了起来。

三月份的天气依旧挺冷,他只穿了一件黑色厚卫衣,oversize的衣服显得他身板更加瘦弱,帽子一戴上几乎要盖住眼睛。不过其实也差不多了,因为他还戴着副到处可见的粗框黑框眼镜,几乎遮住半张脸。

即使是唱着歌的时候,他也是低着头,像是刻意不让人看见自己的长相似的。

不过这毫不影响他的歌声。几乎是开口的一瞬间,周围就有人被吸引了过去。

他特地选了一首由副歌部分开头的歌,就是为了一下子吸引到人。

这首曲子开头的部分并不像真正的副歌部分那样爆发式,而是可以称得上慢条斯理,像是拿着一根羽毛轻轻地撩拨着耳朵,让人不自觉地去注意这段音乐。

只这么一段便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少年的声音其实是有些清脆的,但唱低音的时候压得非常沉稳,和歌词的一样带着些许隐忍,紧接着进入真正的副歌部分,却又一下子爆发,近似于嘶吼地诉说着被写成歌的话。

乐臻下了车,在喷泉附近驻足了一会儿后便径直走到了这个少年面前。

他一身笔挺西装,踩着一看就价格不菲的高级皮鞋,远远看去,或者只看背影的话其实是与这个平民化的公园格格不入的。他看上去应该在音乐厅里欣赏交响乐,而不是挤在这熙攘的公园里听着街头摇滚。

可要是正面观察他便会发现,领带已被他拉松,本应系得规矩的衬衫扣子也被解开了最上面两颗,西装外套自然也没扣上扣,两手一插兜还有点痞痞的感觉。

乐臻其实也的确是第一次踏进这个公园。

他正好最近在寻找适合的歌手,于是也听闻了这个公园晚上会有许多街头乐队。不过他结束了工作通常已经很晚,喷泉附近早就人去公园空,一直都没能找到机会过来。正好今天早下班,让助理送自己回家时又正好经过,下车来探探。

一到喷泉附近,他就被高祺因吸引了过去。

唱功不用多说,初次之外他还发现,他并不是在翻唱一些家喻户晓的老歌或是近期流行曲目,听上去更像是自己原创的。

敢于在这边摆出乐器唱歌的人,大多都是会自己作词作曲的,不过有些人会选择先翻唱一两首流行乐吸引听众,再开始自己的原创曲目进行自我表现,而这个人,却是抱着把木吉他直接唱起了自己的原创曲。

而高祺因一开口,他就知道,这人是有实力的,不仅是演唱方面的技巧,更有作曲方面的实力。

曲子的起伏,就像吸铁石一般吸引着他的听觉和视觉。

随着高祺因的演唱,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过来。

两个女生挽着手站到了乐臻旁边,看着高祺因惊叹道:“哇!他这首歌唱的好好听,以前好像没听过啊?”

“我也没听过,是原创的吧。”

“估计是的,你看旁边的专辑。”

“二十块,好像也不贵。”

“不贵是不贵,可家里有机器听CD吗?”

“说的也是,我笔记本电脑都没光驱了。”

“那还是算了吧,就随便听听得了。”

这声音说小不小,至少乐臻觉得高祺因应该是听得到的,也不知这位歌手会又什么样的想法。

不过高祺因依旧遮掩着自己的表情,恍若未闻,只是专注演唱着自己的歌曲。

三曲结束,周围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已经换了好几批。但乐臻就保持着双手插兜的姿势,在这听了十余分钟。

看高祺因停下喝水,他终于走上前,先是夸了一句:“唱得很不错。”

高祺因看有人走近,赶忙停下喝了一半的水。听到了对方的夸赞后似乎还是有些紧张,微微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

乐臻拿起小桌板上的一张CD说:“刚才唱的歌都是这张专辑里的?”

见对方对自己的自制专辑有意思,高祺因连忙点头道:“是的。”

乐臻将视线从CD移到歌手脸上,对方微抬起头看着他,他发现那副遮住小半张脸的黑框眼镜好像并没有度数,或是度数很低,并且仔细一看,那眼镜下的面容其实是长得极好的,却不知为何要特意留长刘海,戴起卫衣帽子,还戴着眼镜掩盖自己。

他手指点了点手上的碟,接着问道:“这几首都是原创的吗?”

“对的,这张专辑是我自己作词作曲。”高祺因一一回答他。

乐臻赞赏地笑了笑,摸出钱夹掏了张一百出来递给高祺因,说:“我挺喜欢的,买一张支持下。”

高祺因忙说“谢谢喜欢”。说了好几遍,一边接过了钱,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却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八十块。

他面露难色,将一百递还给乐臻,问:“不好意思,我零钱不够,能不能麻烦您等一会儿,我去把钱兑开来?”说到后面越发得小心翼翼。

乐臻却不介意,合上皮夹说:“那就不用找了。”

谁料对方更急,抓住了他的手腕说:“那不行!”虽然高祺因曾经一直对自己的作品挺有信心,但自认还是没到四首歌一百元的价值,并且那份信心还在时间中逐渐变得弱小起来。

高祺因说完,发现自己拉着对方,连忙松开了手,又道了声“不好意思”。

“那……”乐臻低喃了声,又拿了四张专辑,“那我就买五张吧,真的很好听,拿去和朋友分享一下。”说完又冲对方一笑。

高祺因估计也是第一次碰到有人这么喜欢,一下子愿意买这么多张专辑。加上看到对方好看的笑,他甚至有点想去趴在喷泉旁看看自己是不是红了脸。

他有点不知所措,嘴巴开开合合,想要找出许多好话来表达自己的谢意,最终道出的却一直只有“谢谢”二字。

见乐臻转身要走了,他又想起一件事。

“先生!”他小声喊道。

乐臻又看向他,他拿起一旁的一张传单,双手递给乐臻:“周五在Heaven Bar有live,我会出场,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

待乐臻接过了传单,他又连忙补充道:“当然,不是说非要您去,如果有时间的话……”演出是晚上八点开始,乐臻这个点还如此穿着,看上去不像是可以朝九晚五准时下班的人,要是麻烦到对方也不好。

不过出乎他意料,乐臻看了眼传单上的时间和地点,又抬头笑着和他说:“好的,如果有时间我会去看看的。”

“谢谢您!”高祺因再次道谢,嘴角的笑挂上了就摘不下来。他眼神一直看着乐臻走远,直到对方身影消失在转角的树丛后面。

马鹏飞靠在车门上看着手机,一抬头看到乐臻手上拿着一摞专辑走了出来,赶紧收起手机站定。

乐臻走近后说了声“上车”,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马鹏飞坐进驾驶室,拉着安全带扣好,后座的乐臻就把其中几张碟放到了前座,嘴角提着,跟马鹏飞说:“这人挺有资质的。”

马鹏飞拿起专辑看了看,发现都是同样的专辑,CD上面只有一个专辑名和歌手名。他回头看着乐臻,发现对方心情似乎不错,自己也不自觉地笑问道:“老板,买了这么多张,这么好听吗?这是找到合适的目标了?”

乐臻说:“差不多吧。唱功不错,又是自己作词作曲,刚才听的几首歌都很不错,具体的回去再听听专辑里的吧。”

“您都说可以了,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了。看来乐音一定能有个好开头。”马鹏飞把专辑放回副驾驶座,回应道。

乐臻脸上笑意更深,嘴上却保留余地:“还说不定呢。”

他又看向手上那张传单,传单上写着Heaven Bar的地址,在泽西街。

泽西街是本市一条著名的酒吧一条街,因此地下live house也数不胜数。

他盯着那三个字,捏着传单的手指动了动,问道:“周五晚有什么会议吗?”

马鹏飞拿过一旁的备忘本,翻了一下,回答说:“没有会议,不过太太给您安排了和榆江企业的江沛小姐吃个饭。”

乐臻突然皱了皱眉,说:“跟她说我没空,不去。”

“这……”马鹏飞稍显为难。

“算了,我自己和她说。”乐臻有些认命地向后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

马鹏飞只得回应:“好的老板。”

乐臻维持着姿势揉了揉眉心,遇见高祺因这个歌手带来的惊喜转瞬就被母亲的压力盖过,使得他又联想到多年前的事,一点好心情瞬间不见踪影。

他深呼吸一口气,说:“开车吧。”

☆、第 2 章

到家之后,乐臻直接给他母亲宋晓蕾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不待对面说话,乐臻先抢下主动权问:“您又擅自安排了和榆江企业的饭局吗?”

电话那头宋晓蕾带着些不耐的声音回他说:“只是和沛沛吃个饭而已,不是什么重要的饭局。”

乐臻冷笑了一声:“既然您说不是重要饭局,那我推了也是没什么关系的吧。”

“你有什么事?我和你助理确认过周五你没有会议。”

乐臻只答:“公司的事。”

这回冷笑的却变成了宋晓蕾:“哼,公司?你说的是乐晓,还是你一时兴起注册的那个破音乐公司?”

这边乐臻眉头紧蹙,再开口已经带上了怒气:“妈!”

“以前你说要做音乐,现在又自说自话开音乐公司,你自己想想这合适吗?”宋晓蕾深吸一口气,软下了声音和他说,“我们家又不是做这些的,何必花这么多时间精力在不需要的地方呢,还不如给家里公司多开拓开拓业务。”

几年来,这样的话语似乎发生过许多次,从一开始一言不合就开始的争吵,到后来放下身段的好言相劝,都没能使这母子俩握手言和。

乐臻听到这话,知道和对方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反正每次到最后都是不变的几句话。他强势地说道:“总之,周五的饭局就推掉吧。还有,合作我自己会谈,不需要用任何其他方式。”说完,在宋晓蕾刚发出一个音来的时候他就掐了电话。

Heaven Bar是今年过完年刚在泽西街落成的一个小酒吧,内装精致,舞台虽不大但在音响效果上下了功夫,所以这两个月也备受年轻人喜爱。

老板当然是抓紧了这个机会,在这两个月以高频率办着live,几乎每周都有一到两场,其中有专场,也有混演。

高祺因参加的这场就不是专场,只是当天出场的四五个乐队或个人中的其中一员,分配到的时间也不过十五分钟。

周五晚上七点半,高祺因在休息室做着准备。

虽然说是休息室,但Heaven Bar毕竟占地面积小,不像泽西街最著名的酒吧长岛吧一样,地下还有供每个艺人休息的单独休息室,这里的休息室都是大家一起用,各占一个化妆台。

高祺因倒是不需要化妆。他依旧是之前那套简单的行头,套头卫衣加牛仔裤,脸上还架着那副黑框眼镜。

他这时没把帽子戴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想到,前两天那个买了五张专辑的陌生人会不会来看他的演出呢。

高祺因来环泉公园唱了两个多月,但卖出的专辑不算这五张,其实两只手都数得出来。

他听到过无数次类似于“家里没有CD播放机”、“自制专辑不正规没什么好买的”之类的话,但他也明白现在的市场,心里没有怨恨,只不过已不如原先那般内心强大,有时也会觉得有些累,干脆放弃得了。

于是每一次卖出专辑无异于是对他的一次认可,比任何路人的口头评价都有用。足以给他缺了口的信心再加以填补,让他又能重装上阵。

所以高祺因还是因此高兴了好一会儿的,以至于打工或写歌的时候都不自觉地笑出声。

到了时间,负责人来喊人到后台准备。高祺因套上卫衣帽子,背上吉他,正要走出休息室,却又看了看镜子,将卫衣帽子摘了下来,拨了拨稍稍挡眼的刘海,似乎能使视野开阔一些,也方便他找人。

高祺因的出场顺序是第二个,前面的一个单人歌手唱了三首歌,已经将场内气氛炒得火热。

他站在舞台边的幕布后,按理说不是第一次在live house演出了,但他突然有些紧张,也不知是因为很久没站上过live house的舞台了,还是因为心里悄悄期待着台下会不会有那个喜欢他的歌曲的人。

直到前一位歌手下台,而这种表演往往没有会让气氛冷下来的主持,高祺因跟着就上台。

过渡的时候,舞台上灯光比后台还要明亮一些,高祺因一上台被亮光刺到了下,眯了下眼睛。台下传来欢呼声,也许有些是冲他这个人,但也许更多纯粹是享受演出的气氛。一些比较专业看live的人手腕上绑着毛巾的一端,挥舞着叫嚣着。

Heaven Bar的舞台前一大片都是空场地,而最后面靠墙的一排放着几张高脚桌,供有些客人边喝酒边听歌的。

高祺因适应了灯光的亮度,拨了几下吉他回应台下的欢呼,一时间欢呼声变得更加嘹亮,而高祺因往正前方一看,正看到那天的陌生人即使到了live house里也依旧是一身西装,手上端着杯酒站靠在高脚桌旁的墙上,看到他看向自己了还举了举杯与他示意。

高祺因冲那人一笑,然后右手握着麦克风,直接喊道:“Let‘s start!”

高祺因为这场演出准备了三首歌,而这混演的演出最重要的就是气氛,所以除了那首《START》以外,他并没有唱专辑中的抒情歌,而是准备了另外两首没有收入专辑的歌。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二攸《如音随行》点评:构思新颖,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6-25 15:42:50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6-25 15:42:50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6-25 15:42:50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6-25 15:42:50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6-25 15:42:50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6-25 15:42:50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6-25 15:42:50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6-25 15:42:50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6-25 15:42:50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6-25 15:4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