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小说[萧纯]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为了提高效率与保证公平性,主持人按座位区域与公司团队点名提问,一个公司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项目中涉及强电与弱电工程的配合,我猜想贵公司也会找第三方工程公司来负责,如果我们与这些第三方工程公司的配合有问题,怎么解决?”薛齐发现大家的想法是相似的,所提出的问题基本都围绕在钱和责任上,即都想不担责任地赚大钱。甲方解答了一轮,还没轮到他们提问,老马已经在他罗列的问题清单上划去了好几条。薛炜冲着他的团队叮嘱道:“手举高点儿,再高点儿!”“您好,我有一个问题,现在的工程量都是预估的,我们都知道实际情况是不可控的,如

读心小说章节试读

《读心》作者:萧纯【完结】

文案

薛齐原本以为徐扬是父亲和小三的儿子,所以厌恶他。但后来,他的脸被打肿了——

薛齐X徐扬(伪兄弟)——自认为成熟又可爱的磁铁攻X冷清心理咨询师受

涉及异能和心理咨询,基本无金手指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扬,薛齐 ┃ 配角:方峥 ┃ 其它:

☆、第一章 徐扬(1)

下午三点半,阳光明媚。

薛齐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抬头望了一眼过分刺目的阳光。

这是圣托里尼岛上的小镇,蓝白相间的低矮建筑里挤满了各色小店,雪白的墙上订着木质花篮,里面盛放着鲜红的花朵。到处都是游客,白皮肤的,黄皮肤的,黑皮肤的……

薛齐不是来旅游的,而是来找人的。他让司机寻个地方停车,自己握着字迹潦草的纸条,离开热闹的街道,转入蜿蜒的小路。

就在昨天,他还在雅典参加工作会议。会议刚落幕,他便收到父亲的通知,让他回家的时候顺道把徐扬带回去。

徐扬是他的弟弟,不务正业,正在岛上度假。

前方的路越来越不好走,几乎都是向上的台阶,台阶越来越小,路面也越来越不平整。纸条上写着一间民宿的地址,这间民宿开在山上。随着视野的上升,入目的景色越发广阔,四周的房屋却渐渐失了颜色。这些年欧洲经济不景气,居民选择只粉刷最热闹的游客区。

连着看了两次纸条上的文字与民宿大门指示牌上的字符,薛齐确认自己找对了地方。用简单的英文与民宿主人沟通后,他被引了进去。接待室只有10平米左右,没有开灯,穿过黑黝黝的门洞,主人用钥匙打开另一扇门,门外的世界却是别有一番天地。随着嘎吱一声,刺目的阳光再度洒落下来。

这间民宿不仅开在山上,还开在悬崖边上。民宿与悬崖紧紧相依,打开卧室房门便是一个露天阳台,阳台不大,几步便能到头,尽头便是悬崖,往外望去,一片蔚蓝的天空连着一片更深的湛蓝海面,一眼不到头。而他的弟弟徐扬,正叠着双腿躺在一张躺椅上,一本敞开的书盖在脸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民宿的主人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薛齐,薛齐点了点头,主人便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薛齐在原地站了会儿,走向那片悬崖。这儿的风光独好,所视之处没有一丁点儿的遮挡,天空,山脉,海洋与房屋组成一副富有层次感的画面,震撼而美丽。

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沙沙声,薛齐有一瞬的失神,但很快他便被脚下的景色吓了一跳——尽管阳台的缘边围了一排栏杆,但栏杆在悬崖面前仍显得矮了些,仿佛稍有不慎便会坠落下去,粉身碎骨。

薛齐不禁往后退了几步,意识到自己在大太阳下出了冷汗,他转身走向躺椅,只见徐扬穿着宽松的白衬衣和破洞牛仔裤,在耀眼的阳光下好似发着光。薛齐清了清嗓子,一把抓起盖在他脸上的书本:“喂。”

徐扬立即睁开了眼睛,闭上片刻,又再度睁开,并没有说话。

每次与这位弟弟相处,空气总变得沉重而凝滞。

“我爸让我带你回去。”薛齐说完,顿了一顿,“我们爸。”

徐扬慢慢坐了起来:“什么时候?”

薛齐道:“今天晚上就走,先坐船去雅典,跟着买最近一班飞机飞回去。”

“那你等我一下。”徐扬慢吞吞地站起来,打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之后便不紧不慢地整理行李。

薛齐无事可做,只得在徐扬躺过的躺椅上坐了下来,随手翻阅刚才得到的那本书籍。这是一本带有哲学思想的诗集,晦涩难懂,十分适合拿来催眠。

他转头去看屋里,只见里头布置得十分简单,除了地理位置极佳与基本干净之外,没有其他过人之处。徐扬的行李不多,只是动作不快,但他并没有前去帮忙,也没有进屋。

待阳光渐渐失了温度,徐扬终于拉着行李箱从屋里出来,轻声对他说:“哥,我好了。”

薛齐把书扔给他,徐扬接住,默默将它塞进背包中。两人找主人结了账,便离开这间挂在悬崖上的屋子。

出了民宿,再度踏上狭窄的小道,不同的是,这次是向下走。走到半程,天空慢慢晕成了红色,是落日夕阳。薛齐停了脚步,从一面白墙向远处望去,只见那片海水也被染成了红色,波光粼粼,闪闪发光。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却见徐扬并未与他一样欣赏美景,他目光散着,不知在看些什么。

不知走了多久,两人终于寻到停车场,助理已等候多时。约摸半小时后,他们到达码头。圣托里尼岛的码头很是繁忙,每天运送游客往返城市与海岛之间,海岛与海岛之间。助理买了最近一班的船票,将两人送上船,自己则留了下来,仍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

游轮分为上下两层,船舱很大,摆满了柔软的座椅与沙发。考虑到要在船上过夜,助理买了含卧室的船票,两人一间,有独立厕所。这本是十分周道的安排,但当薛齐与徐扬一同挤进狭小的卧室空间时,他有些责怪助手的选择。他无法无视徐扬的存在,却又不知该如何与他相处,或许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折磨。这艘船将在海面上航行8个小时,于明天一早到达雅典。

徐扬似乎没有这种烦恼,他将包往角落里一扔,自顾自地爬上两张床中的一张,倒头便睡了下去。他没盖被子,衬衫皱了起来,露出小半截白皙的后腰。望着他安静而消瘦的背影,薛齐感到松了口气。

薛齐姓薛,徐扬姓徐,但薛齐的确是徐扬的哥哥,法律意义上的哥哥。在心理上,曾经也是。

徐扬是在薛齐五岁那年来到他家的,那年徐扬才三岁,个头十分矮小。薛齐的父亲牵着徐扬的手,对他说:“齐齐,从今以后他是你弟弟。”

那天一同来的,还有一个漂亮阿姨,她叫徐秋实。

那时,离薛齐的母亲过世还不到一年。

薛齐是真心喜欢过这个弟弟的,他早就想要个弟弟了,而徐扬作为一个弟弟几乎是完美的。他不仅长得像个洋娃娃,还非常听他的话,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十分乐意让徐扬做他的影子,不论他做什么事情都会带着他,连最心爱的玩具都愿意分他一半。

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弟弟的……曾经。

后来,薛齐听到家中亲戚的对话,他不记得是谁说的了,也不记得具体说了什么,但他忽然间懂事了。他明白了徐阿姨是坏女人,也懂得了徐扬是野种,一个不该长到这么大的野种。他的母亲才走了不到一年,他却已经三岁了。就算他还不会算术,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薛齐听见门外的人声,知道是船上的餐厅开了。他瞥了一眼熟睡中的徐扬,轻轻站了起来,推门出去。门外的世界热闹多了,没有门内的世界那么沉闷。

他穿过人群,来到餐厅,发现只有简单的汉堡与三明治套餐供应。他买了两份套餐,一份在餐厅用完,另一份则装在纸袋里,是给徐扬的。但他不急着回去,而是选了一个靠海的沙发坐了下来,对着窗外的一片漆黑发呆。在玻璃窗的反光里,他藏在额角的一条细细疤痕若隐若现,再度将他拉入回忆之中。

那是在夏天发生的事吧,那时他五岁,还是六岁?

他记得自己恨透了徐扬,不想再看到这个弟弟。那天下午,他骗了徐扬,说要带他出去玩。他从抽屉里抓了一把纸币揣在兜里,带着笑得灿烂的弟弟进了一辆出租车,随即报了一个他所知道的最远的地址——母亲曾带他去过的游乐园。他将徐扬带到游乐园门口,给他买了一只米老鼠气球,趁他被气球吸引的时候,迅速离开了他。

这就是他的计划,他要把他像垃圾一样丢在这里。他知道徐扬记不住家里的地址,他从来都是跟着他的,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他身上也没有一分钱,连公交都上不去。至于他最终会怎么样,这不属于他的考虑范畴。反正徐扬是个野种,野种消失就好了。

可薛齐忍不住回头看看,他要确认自己成功了没有,确认那野种没有跟上他。他蹲在马路对面的草丛后头,偷偷地观察着他。

野种终于发现哥哥不见了,他发着愣,往四处搜寻着他,无果。野种张开嘴,大概在叫哥哥,仍是无果。最后野种开始走动起来,走着走着,上了马路。

薛齐一直都觉得野种不如他聪明,比如他已经能认字了,野种就不能;比如儿歌他听几遍就会唱,野种就唱不好;比如他已经学会辨认红绿灯,野种还是不会——比如这时,明明还亮着红灯,野种偏要跌跌撞撞地冲到马路中间,笨得实在惹人讨厌。

眼看野种要被车撞倒了,薛齐不知自己是发了什么神经,他冲了过去,冲到马路中间对他大叫:“小心车!”

他看见野种笑了,笑着向他跑来。这让他更加气急败坏:“别跑,小心车啊,笨蛋!”

话音刚落,他便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随即自己失了重量,他还记得在失去知觉前,他看瞥见了一片艳丽的蓝天,他从未见过这样蓝的天空。待他再次获得知觉时,只听见野种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叫他哥哥。

“哥哥,你别死啊!”

结果徐扬没被扔掉,薛齐却被车撞了,住了一个月的医院,额头缝了好几针,不幸留了疤。

☆、第一章 徐扬(2)

怕长辈责怪,薛齐在醒来后对父亲撒了谎,他不敢把丢掉弟弟的想法说出来,只说是徐扬吵着要去游乐园,他就带他去了,又是徐扬乱穿马路,他为了救他,被车撞了。父亲板着脸没说什么,只安慰他好好养病。他不知道徐扬有没有对父亲乱说什么,让他露馅,也不知道父亲是否能看出些端倪,知他说谎。他只知道后来坏女人狠狠揍了徐扬一顿,罚他禁闭,这是家里的保姆告诉他的。他还知道自从他出了车祸,父亲就对他十分疼爱,连坏女人都不怎么搭理,只一心照顾他。

薛齐的思绪被一阵笑声打断,边上的游客不知在聊些什么,纷纷大笑起来。他忽然觉得有些犯困,便起身回到卧室。打开门,只见徐扬还是那么躺着,一动也没动过。

他将纸袋搁在桌上,犹豫片刻,走向床边,干巴巴地问道:“喂,吃饭吗?”

徐扬低低哼了一声,并未醒来,只向内收敛了手脚,将自己抱得紧了一些。

薛齐笨拙而生硬地拉起被子的一角,轻轻搭在了他的腰上,却没有将被子继续向上拉。这就是他能做的极限了。

片刻后,薛齐在另一张床上躺下,除了隐约从船外传来的水流声,室内一片静谧。他发现徐扬连呼吸都是那样的轻,几乎没有声音。在徐扬留学回国之前,他几乎都要忘了他。

他恨了徐扬多年,直到大学毕业那年,父亲找他谈话,要将企业交给他,这才告诉他真相,徐扬是徐秋实与前夫所生的孩子,与薛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以前不告诉你是希望你和所有人能把他当作家人,免得他们娘俩受人欺负。”父亲平静地对他说,“还有一点我必须重申,我知道你一直不信,但我和你徐阿姨确实是在你妈妈过世之后认识的。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有对不起你妈妈。要说对不起,反而是我对不起秋实,我们在结婚前约定好了,不能有我们的孩子,就是因为我答应了你妈妈,要把这个家传给你。”

薛齐不知道自己是该信还是不信父亲的话,只知道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自从他恨上徐扬之后,就无法再把他当成弟弟了。现在和他在同一间卧室里躺着的那个人,只不过是一个在法律上定义为弟弟的陌生人……罢了。

天色从墨黑变为靛蓝,又渐渐变成灰蓝。当薛齐醒来时,天已蒙蒙亮了,微弱的阳光穿透厚重的云层,再透过船舱窗户上的窗帘,最后落在他的眼睑上。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也不舒服,薛齐从床上坐起来,发现桌上的纸袋没被动过,徐扬也没有动。

直到船快靠岸,徐扬才醒,只单调地说了一声“早”,便坐在床上发呆。

两人下船的时候,助理预定的车已经到了,直接将他们送去机场,航班将在下午两点半起飞。机票订得仓促,已经没有两个连着的位置,薛齐倒是乐得清静,终于与徐扬短暂的分开了。

待飞机降落至S市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薛齐在连廊出口处等徐扬,等了好几分钟才见到他出现。徐扬终于在衬衫外披了一件薄风衣,仍是松松垮垮的,显得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瘦小,但实际上他的身高有一米八二。经过漫长的飞行,他的脸色不如原先,显得有些苍白憔悴。薛齐转头从一面玻璃中寻找自己的影子,发现自己的脸色也有些发黑。

两人汇合后吸引了不少目光,薛齐从小就是大家口中的帅哥,不论走到哪儿都十分惹人注目。但后来徐扬回来了,身边的人又开始将徐扬称为男神,虽然他一直不认同,但时间久了也勉勉强强信了一半。所以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路人是看他的多,还是看徐扬的多。

等行李与找车又花了一些时间,等到家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正好赶上饭点。家中的保姆将两人的行李接了下来,薛齐的父亲薛炜对两人招手:“赶紧洗洗手,来吃晚饭。”

家里的餐桌一向是沉闷的,大概从徐秋实来了之后便是如此。当薛齐的生母还在的时候,餐桌总是热闹的,母亲会问他很多问题,会说许多的话,还会发出好听的笑声……后来母亲不在了,她的椅子上坐着另一个女人,起初她也会说出些好听的话来,但慢慢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也不爱说话了。往往只有父亲一个人在说话,对他说,也对她说,但听着就和和自言自语没什么两样。

“雅典的会开的怎么样?”薛炜一如既往地做了开场白。

薛齐知道是在问他,敷衍道:“还不错,收获不少。”

安静了会儿,薛炜转头看向徐扬:“度假呢,玩得开心吗?”

徐扬低着头道:“还行。”

薛炜停下筷子,清了清嗓子:“扬扬,明天下午公司有个招标会,把时间空一空,陪我一起去,学习一下也是好的。你不是学心理学的嘛,顺便可以给点意见。”

徐扬握着筷子的手指明显顿了一顿,说:“好。”

薛炜看似松了口气,脸上笑盈盈的:“那就说好了,明天一起去。今天吃完饭就在家里住下,我让阿姨把你的房间好好打扫一下。”

徐扬抬起头来,用顺从而温和的口气道:“不用了,不麻烦。我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必须回家……而且我还认床,换床睡容易失眠。”

薛齐不免转头看了他一眼,心想不知道在船上的破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的人是谁。

而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薛炜只得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每次你都这样说。小年轻是不是都这样,特别喜欢有自己的空间,喜欢搞独立?”

这回他的视线落在徐秋实的脸上,徐秋实笑了一笑说:“大概是吧。”

此后餐桌便安静下来,只剩餐碟碗筷碰撞的声音。

用完晚饭,徐扬便离开了,背着他的背包,拖着他的行李箱,拒绝了司机的好意,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总能这样客客气气的,轻而易举的把所有人的好意拒之门外。

临睡前,薛齐敲响父亲书房的门,等父亲同意后,他踏了进去,从里面锁上了门。

“爸,我把会议资料整理后发给你了。”

薛炜侧过身来,微微点头,看向儿子,知道他还有别的话要说。

薛齐道:“我想问你,明天的招标会为什么要让徐扬参加?”

薛炜一副了然的表情:“之前我带着扬扬去过几次招标会,我随口让他猜猜招标方定下的标底价,没想到他都猜得挺准,每回都差不了多少。有一次我就想试试看吧,万一能成呢,没想到真的用他猜的金额中了一个标。我想他没准是我的福星,所以想明天也带上他,让他帮忙推测推测标底金额……明天的项目对公司很重要。”

薛齐无语:“他哪有这个本事,他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完结小说作者萧纯《读心》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6-25 15:40:45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6-25 15:40:45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6-25 15:40:45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6-25 15:40:45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6-25 15:40:45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6-25 15:40:45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6-25 15:40:45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6-25 15:40:45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6-25 15:40:45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6-25 15:4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