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高热不止小说章节试读

《高热不止》作者:黄昏密度【完结】

文案:黑暗中,我们互相靠近。

爱与痛苦,治愈与相拥。

温郁金x许常。

HE。

第一章

许常下楼的时候,看到坐到客厅里的男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

沙发上的男人并不回他的话,只沉默地抽一支烟。他穿一套西装,外套搭在臂弯,袖口挽起来,露出流畅的肌肉线条。

许常走到他旁边,挨着他坐下,两个人腿贴在一起。许常感受着男人略高的体温,又问一遍:“你怎么来了?”

最近他来的频率有点高,经常是许常刚送完自家老公出门,刚转个身,男人就来了。这让许常陷入恐慌,男人和他老公会不会在电梯擦肩而过。

男人拿着烟的手抬起来,碰碰许常的脸,眼带笑意地看他一眼,又把过滤嘴放到他唇边,点一点。

许常只好就着男人的手,张开嘴衔住烟,小小吸一口。

许常其实不喜欢烟味,他光闻到就很不舒服,但男人总是喜欢和他分享一支烟。

男人喜欢 所以他做。

过滤嘴上微微有些湿意,是男人的唾液,许常一边吸一边用舌头去轻轻地舔,把它变得更湿。男人看着许常吐出烟雾,用手指抚了抚他脸颊,好像在说他乖。

男人又把烟塞回自己的嘴里,仿佛感受到了被唾液濡湿得过分的过滤嘴,他朝许常看一眼。

许常被看得脸都红了,明明事也是他干的。

男人深深吸一口烟,之后腿大张开,拿烟的手搭上沙发靠背,另一只手捏住许常下巴,侧过脸对他说:“舔。”

许常立马像条蛇一样从沙发上滑下去,他游到男人两腿之间,伸出细瘦的手指颤颤巍巍去拉男人的拉链,露出深色的内裤和内里鼓胀的东西。

许常仰头怯生生地看男人一眼,眼里含着一点点水光。男人微微俯下/身,拇指来回抚摸他的嘴唇:“做好了有奖励。”

许常听见甜甜地笑了,两只眼睛微微弯起来,伸出舌头把自己嘴唇润湿,然后隔着内裤去舔男人的玩意。

内裤很快被舔出一块更深的水渍,许常的舌头被男人教得很灵活,他又隔着内裤去吮去吸。

男人明显很舒服,仰头吐出一口烟,看着天花板说:“今天射给你好不好,嗯?”

回应他的是夹杂着暧昧水声的嗯。

后来的事和以前每一次偷情一样顺利成章,男人剥了许常的裤子,强势地卡进他的双腿间,两人的东西互相抵在一起摩擦,许常伸出手柔软地缠上男人的脖颈,两个人鼻尖都碰在一起地接吻。

“又撒娇?”

许常像小猫一样亲他。

男人掰开他的臀瓣,拿着烟头靠近大腿根的嫩肉,该是很细嫩的地方,但却全是各种伤痕。

许常看男人迟迟不下手,拿自己的手去握男人的手,很用力地朝自己腿根按下去,烟头都叠成一短节,许常深深呼吸了两下,就射了出来。

男人把烟头丢在地上,急切地想进入他。许常说我们去床上,男人也没说反对,钳制在他腰的手却一动不动。

许常被掐着脖子进入的时候,注意到外面的光歪斜着打进来,照着他和男人的身影,投在地上,影子像一只怪物。

完事之后,男人温柔地舔舐那块被烟头烫伤的衣服,微微刺痛。

许常感受到这一点痛,他扶起男人的肩膀,说:“你要走了吗?”

男人只好穿上衣服,拿上外套,离开了他的家。

许常躺在沙发上听到门关上的声响,咔哒一声,他的发条也被卸了下来,他懒得收拾自己,满身狼藉地蜷缩在沙发上昏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他的丈夫坐在他一旁的沙发上,滑动手机不知在看什么。

许常睡意猛消,猛得爬起来,冷汗都要爬满了背,他低头发现自己穿戴整齐。

又去看他面色如常的丈夫。

许常的耳朵全是咚咚得落水声,他准备开口说话,眼泪却抢先流出来。

他颤颤巍巍,带着哭腔:“……………………你发现了吗?”

此时他的丈夫才把手机放下,抬头看他。

意味不明地说:“我发现了什么?”

第二章

许常哭得满脸都是泪,但又不出声,看着十分可怜。他的丈夫只好轻轻叹一口气,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用拇指给他擦眼泪。

他仰头去看他,他的丈夫说:“你又是做什么哭?”

许常听到心中更是不安,他一定是知道了他一定是知道了!许常哭得更厉害了,眼泪不停地流,像是要把眼睛融化,却不知开口说什么。

他的丈夫也不说话,只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和他对望。

过了不知多久,他丈夫放开了他的脸,突然站起来说:“该吃饭了。”然后转身走开。

许常楞在原地,他摸摸自己眼睛,好像没有眼泪了,但他的脸很疼。

温郁金一定知道了,许常出轨这件事。

温郁金是许常的丈夫,他们结婚好几年,开头还是好的。温郁金是个很好的人,对人对事都很温柔,对许常也很温柔。他会在每晚临睡前同许常说第二天温度嘱咐他穿好衣服,在大小节日送许常礼物,在众人面前牵他的手。

后来的某天许常回头去看他的丈夫,他和温郁金对望着,温郁金没有回避他的眼神,毫无阻碍,可空茫茫地,许常浑身发冷,咚咚咚地落水声又响起来。

那一刻,许常想,他不爱我啊。

他做不好一切事,就连偷情这件事都这么快被发觉了。

许常坐在地板上,又慢吞吞爬起来,走去饭厅。

温郁金在等他,餐桌上放了两副碗筷,他还给许常舀了饭。等许常坐下,拿起碗筷的时候,温郁金才动筷。

许常拿着筷子,虚空夹两夹,也不去夹菜,踌躇地看着他的丈夫,他的丈夫家世良好,吃相也很好,他看着温郁金的嘴巴吞咽,又张开,又合上。

“…………郁金…………”许常小小地叫他一声。

温郁金看着他的碗,说:“怎么不吃饭?”

许常如梦初醒一般点点头,胡乱夹了几筷子菜到碗里,一边说:“哦……哦,哦!”,一边往嘴里塞饭。

温郁金皱皱眉:“你慢慢地吃。”

许常又像被按下暂停键一样,停下所有动作,一口饭卡在嗓子眼,吞不下去吐不出来。他突然猛烈的咳嗽,饭粒被他咳到了饭桌上。温郁金拿了纸给他擦嘴,许常着急想去把饭桌上的饭粒弄干净。

温郁金只说:“没事,先吃完了再说。”说完又坐下吃饭,许常看到温郁金夹了一夹菜,菜旁边好像就有他咳出来的饭粒。

许常突然不想吃了。

太糟糕了,我怎么连和温郁金吃饭都做不好呢。

他没了动作,眼神放空在饭桌上,温郁金看他,只深深叹一口气。

许常看着温郁金向他走过来,摸摸他的头顶,说:“算了,不想吃就不吃了。”

之后自己收拾碗筷上了楼。

许常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温郁金上楼的背影。他眨眨眼,总算没有哭了。

他想,温郁金生气了吗?

是因为他不吃饭生气,还是因为他出轨生气了呢。

要是因为出轨,明天他就和男人说断了好了。

那个男人算什么呢,温郁金才是他的丈夫,温郁金才是他的爱人啊。

等他来了,我就让他以后不要来了。

许常坐在沙发上等了男人一天,门铃都没有响过,屋子里静悄悄的,像什么都没有。许常躺在沙发上,想把自己蜷缩进沙发的缝隙。

为什么没来呢,是因为他也知道我要和他说再见了吧。

说再见,说再见。许常眼前又浮现男人的脸,他觉得自己又有点舍不得,他忘记怎么和男人认识的了,但莫名其妙他们就脱了衣服滚在一块。

男人话不多,很爱抽烟,这点和温郁金一点也不一样。许常不喜欢烟味,却很喜欢在男人身上闻到。他们第一次的亲吻是许常主动的,他眼睛亮晶晶的,像小动物一样凑过去啾一口男人的嘴,然后退开。

男人诧异得看着他,许常却突然不合时宜地说,我结婚了,我有一个丈夫。男人突然扑倒了他,去咬他的脖颈,急切地进入他。

然后对许常说:“我不在乎。”之后他们又滚做一团。

许常想,我怎么能和这么爱我的人说再见呢。可他怎么今天不来,是我昨天让他走他生气了吗。

许常一直等。

天都黑了,男人一直没来,温郁金也没回来了。

作者有话说:本来想让温先生回来路上给傻常带一把花,但温先生好像没想到。

温先生想要评论(是我想)

第三章

许常把脸埋在沙发背里,呆着不动。过了一会又去摸手机,打开手机漫无目的地看东西。也不知道看什么,他只是开了好几个信息资讯app来回地翻。许常把视线移到手机屏幕右上方,已经九点了。

温郁金还不回来吗?

他泄气地把手机塞进沙发缝里,扒着那条缝看,又想把自己也塞进去。

突然那条狭小的缝里传来振动和响铃,许常半发着呆,差点被吓掉到地上去。手机还在响,他伸手扣了半天才把手机拿出来。

屏幕上显示的是个不认识的号码,许常有点不想接。

但手机一直在响,没有挂断的迹象。

许常只好划开接通,他吞了吞口水,脊背挺直,颤颤巍巍地开口:“……喂?”

“您好,请问是许常先生吗?”对面是个女生,听声音挺温柔的,许常胆子稍稍大一点。

“嗯……我是许常。请问…………”

“许常先生您好,我是温总的秘书。温总让我告诉您,他今晚要加班,大约要10点才下班。”

“啊…………是郁金的秘书。加班吗?原来是加班啊。”

“嗯是的,因为公司一些突发状况。对了许常先生,温总还让我提醒您记得吃饭。”

这么一说许常突然想起来原来自己还没吃饭。

“…………哦好的谢谢你。”挂了电话之后,许常看着手机屏幕暗掉之后,才慢慢走去厨房找吃的。

他开了冰箱,看了几眼,拿了两个鸡蛋。又去找锅,找油。等油热了之后,许常看了放在桌子上的鸡蛋,又没胃口。于是他把火关掉,把锅洗干净放好,想了想,又把出来的鸡蛋敲碎之后倒进洗手台冲掉,蛋壳扔进垃圾桶里。

许常站在垃圾桶里盯着蛋壳看了很久,过了一会又慢吞吞走出厨房。

他拿着手机看时间,想着刚刚秘书在电话里和他说的大概十点的大概到底是要多久。

许常等了一会,觉得真的好久。但想到他的丈夫只是因为加班才回来晚而已,不是因为生气就好。

结果他傻傻地等,快到11点了,才看到温郁金打开家里的门。

许常抬头去看温郁金,发现他一只手拿着外套,一只手扣在领带上。他跑过去主动结果他的外套,又帮温郁金解了领带。

温郁金低声和他说谢谢。

许常举着手机给他看,说:“都要11点啦。”但也没到11点,这也算是“大概十点左右”吗?他有点郁闷。

温郁金看着屏幕的时间,一跳,已经11点了。他又低头和许常说抱歉。又走去给自己倒水喝,一边喝水一边捏着鼻梁,空了还问许常吃饭了没有。

许常笑起来,露点牙齿,说:“吃了,吃了两个鸡蛋。”

温郁金说那就好,放下水杯走过来摸摸许常的头,让许常早点睡。从他手里结果外套和领带,自己上楼进房间了。

许常站在客厅里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突然好恨他。

他都没有去看垃圾桶怎么就相信我吃了鸡蛋,我还等了他好久好久,电话也不是他自己亲自打过来,都晚上九点了才想起来告诉我在加班。

我不是他的爱人吗?是领了结婚证,接受过众人祝福的爱人啊。

许常又想到男人,只要自己想他,男人就会出现。

有一次许常窝在躺椅里看书,那天风轻轻柔柔地,他跑到院子里晒了一会太阳,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有人叫他。他抬头去找声音的来源,看到男人出现在二楼的阳台上,靠在栏杆边浅浅地对他笑。

许常一步并做两步地跑上楼,他被蛊惑了,胸口传来重重地响声,打开门,撞进男人的怀里。

男人亲亲他的耳尖,他怕痒地缩了缩。

之后他被按在栏杆上,男人掐着他的腰进入。他舒展身体动情的呻吟,手抓着栏杆,指节微微发白。

许常想转头和男人接吻,男人却按着他的后脑不让他转过来,俯身亲亲他的后颈,只说:“这可是阳台,你不怕?”

许常瑟缩了一下,好像是害怕。

“现在才知道怕?”

“那我把你藏起来好不好。”

男人撤开按在他后脑的手,从他身体里出来,扯了阳台后落地窗的窗帘,把他罩住一些,遮住了他的脑袋和脖子,剩下一大半垂在外面,。窗帘是奶白色的,被盖住之后并不会,许常看到从窗帘外透进来的光。他眯着眼睛,想去摸,却被男人牵住手,又深深地进入了。

“啊——嗯——”

许常叫得又甜又黏。

男人说了句乖奖励他。

他最后射在了窗帘上,还有一些落下去,好像滴在草地上了。

后来温郁金回来的时候疑惑书房的窗帘怎么没了,许常支支吾吾地说他端了果汁上来喝,不小心撒在上面,拿去洗了。

因为心虚所以说得磕磕巴巴,许常自己都不太信,可温郁金竟然毫不怀疑,只和他说下次小心一些,这种事下次留给家政来做。

许常看着温郁金拿着笔记本出了书房,好像是换了个房间办公。

他又自己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去找楼下那几根沾上他精/液的草。

好像没了,是进了土里吗?那东西好像很补的样子,那么我的爱情会发芽吗?

许常有点脸热,把脸贴在栏杆上降温甜蜜地想。

我可是有一个要把我藏起来的情人,丈夫不爱我又算什么呢。

作者有话说:这章写得不太满意,以后再改吧

第四章

关于温郁金的名字,许常一开始好奇过。那时候他们还只是许常叫他温先生的关系。

“温先生的名字,是郁金香吗?”

温郁金看他一眼:“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因为郁金香美好又高雅,是一种很温柔的花。”

那时候他们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不远处有乐者在弹钢琴,谈得是德彪西,温郁金也不再是一副扣子扣好领带系紧的严肃模样。

那样好的环境,那样好的人。

“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温郁金拿起酒杯摇了摇,念了一句诗。许常有点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眨眨眼睛。

“不是花,是一味药。”

许常确定了自己脑海里关于这个叫郁金的药一无所知,又觉得不能让话题断在这里,只好呆呆说说一句:“是很苦的那种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鼻梁眉毛微微皱起,一副真的很苦的模样。

温郁金仿佛被他逗笑,轻轻笑了一声:“也许。”

“嗯!中药好像也没有不苦的了。”

“那是可以治什么?”

温郁金也被问住,老实说他对自己名字的由来也是听母亲提过几句,他对药并没有什么兴趣,听到了由来也就这样了。

许常看温郁金答不出来的样子,兴致勃勃地说:“我查一查好了!”

他点开手机,兴致勃勃地去输温郁金的名字,低声去念找到的答案:“……利胆,止痛,行气……”

许常在舌尖来回翻滚两个字。

止痛。

果然还是很温柔啊。

结婚之后,许常开始叫他郁金。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黄昏密度《高热不止》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32:03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32:03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32:03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32:03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32:03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32:03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32:03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32:03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2:03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