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章节试读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作者:白鹿【完结】

文案:有钱老男人包养清纯在校男大学生。

家道中落的明渊,自愿给了年纪能做自己父亲的蒋羡祺做情人。

高亮注意:非甜宠文,请注意。渣攻贱受,请自行避雷。本文金主包养文,不是道德样板文,不喜勿入。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都市爱情,年上,情投意合,HE。

第一章 是他逼你的?

“明渊,这边!”

方臻安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余明渊回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西装的年轻男人朝他挥手。

余明渊愣了一下,慢了半拍,才朝他走过去。

“臻安?”他看着眼前这张英俊不凡的面孔,不确定地问。

方臻安却不等他走近,上前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口气亲热道:

“是我,怎么,几年不见,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哪有。”

余明渊笑着说道,虽然不太适应方臻安自来熟的动作,但是也并不抗拒。

方臻安是他的初中好友,小学和初中念同一年级、同一班级,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不过,方臻安上初三的时候,家里突然出事,就匆匆搬走了。余明渊呢,刚刚上高中没几天,家里父亲生意失败,家里也供不起他读收费昂贵的私立贵族学校,跟着从原来的学校搬走。

两人自此失去彼此的消息,直到前两天,两人在偶然的场合再一次碰面,这才有了这一次的见面。

方臻安也没在意他的话,搂着他一起去了包间。

推开包厢厚重的大门,迎面高分贝的音乐声从房间内流泻出来,吵得人耳膜疼。

“大家把手上的活动都放一放,听我介绍一人。”方臻安带他进去,指着三三两坐着的人道。

包间很大,摆放了两套沙发座椅,坐了有六个人。四男两女,每个人都惊人的年轻,且长相不俗。

听到方臻安这么说,动作一致的把目光投向余明渊身上,或疑惑,或好奇,或冷漠,不一而足。

“我哥们,余明渊,都认识一下啊。”方臻安道,他放开余明渊,又指了坐在沙发上的人给余明渊一一认识。

余明渊目光在这些面孔中流转而过,大致记了一下他们的模样。又听其中一个叫小齐的站起来,对着余明渊道:

“我听方哥说过你,一直想认识你来着,不过——”他转头去瞧已经瘫坐在沙发上,拎了一瓶啤酒的方臻安道:“方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可没说,明渊长得这么帅!把我们都比下去了。”

“胡扯什么玩意,滚去坐好。”方臻安笑骂道,他递给了余明渊一瓶哈皮道:“你别听他满嘴跑火车,过来坐我这边,我们好好聊聊。”

余明渊接过啤酒,好脾气地笑笑,依言坐过去。

“他们都是你朋友?”余明渊没喝啤酒,只虚虚握着啤酒瓶,感受瓶身上冰凉的触感。

方臻安一笑,丝毫不在意的模样,说:“是啊,都是跟着我混吃饭的。”

余明渊哦了一声,好奇地问:“那你现在是做?”

方臻安听到他的问题,仰头闷了一口啤酒,直到把冰凉的液体咽进肚子里,他才道:

“什么赚钱的生意都接,不具体做什么事。你呢,你还在读书?”

他回答的很含糊,余明渊估计方臻安估计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点头道:“嗯,其实除了读书,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这倒是实话。他父亲生意失败之后,公司直接宣告破产。因为当初组建公司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公司的财产和个人财产没有分得那么清楚,导致公司完蛋,家里的流动资金也一并冻结。公司欠下的巨额债务一起压到余家四口人身上,房子被法院拍卖,几个人连住得地方都没有,境况着实狼狈。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余明渊的父亲余志烨在被逼债过程中,因为受不了这等屈辱,一时想不开,直接跳楼来逃避现实。他的母亲郝兰接受不了丈夫骤然逝世的残酷事实,当时人就瘫在地上,送去医院休养了大半年,人都还是迷迷糊糊的,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那时候,他才是十五岁,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半大孩子,出去打黑工,人家瞧他细胳膊细都不要他。他的姐姐余尚玥年纪倒可以出去打工,只是从小生下来就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性子绵软,被人奚落两句,都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抹眼泪,实在难堪大用。

这还不算,余尚玥原本有个订过婚的门当户对未婚夫,在余家败落的时候,不仅没有伸出援手,反而想要解除婚约。

这也不怪人家。订婚的时候,余家是门当户对的亲家,余家破产了,当然就门不当户不对了嘛。

余尚玥因为这件事,更是一蹶不振,情绪愈加脆弱。余明渊跟她在一起,甚至连多余的话都不敢说,生怕一不小心就惹得余尚玥哭个不停。

余家老得死的死,躺病床的躺病床,长女又不是一个能依靠的。每天医院的账单、房租、生活费、学费、法院的不间断传票,亲戚朋友登门催债的拍门声,都让余明渊一朝从云间坠落,尝尽人间疾苦。

落得如此境地,余明渊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能做什么?

余明渊想到了方臻安,当年才十四岁的方臻安是怎么渡过家里败落的转变呢?他是怎么熬过去的呢?

这也是余明渊乍然碰见方臻安之后,答应与他见见面的最根本原因。

他们有着共同的成长经历,余明渊觉得他们也许还能继续以前的友情。

方臻安扭头看着余明渊,房间内的灯光昏暗,或明或暗的镭射光线从他的脸上滑过,只听方臻安犹豫地说:

“明渊,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余明渊握紧手里起了一层水雾的啤酒瓶,水雾濡湿了他的手掌心,让他的皮肤一凉。

“什么?”余明渊说,心里却有一种预感。

方臻安紧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道:“那天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蒋先生?”

果然。余明渊呼出一口气,他眨了眨眼睛,把一口未动的啤酒瓶放回光可鉴人的大理石造的桌面上。

余明渊看着他,点头道:“是蒋先生,他是我父亲生前的朋友。我家败落之后,多亏了蒋先生的帮忙才撑过去。”

方臻安听到他的话,脸上一惊:“生前?”

“我父亲很早去了,现在就剩我妈、姐姐和我自己了。”余明渊语气平淡地说,转而安慰方臻安:“都过去了,我们现在生活都挺好的。——对了,叔叔阿姨现在身体怎么样,二老都还好吧?”

方臻安似乎还没从余明渊说的话中回过神,眉毛拧得死紧,说:“你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怎么没去找我?”

余明渊闻言,抬眼看方臻安的脸,见他神情的悲痛不似作伪,这才展颜道:

“都说了,过去了,你别放在心上了。”

连姐姐的未来姐夫都嫌他家是个麻烦,他和方臻安只不过是童年好友,又怎么张得了口?

况且,那时候,方家的情况恐怕也不比余家好多少。

不过,余明渊想,方臻安今天能这么说,已经很让他的心里熨帖了。

“你说,多亏了蒋先生帮忙……”方臻安斟酌着措辞,一字一句慢慢道:“明渊,不怕你笑话我,我高中没读完就已经在外面自己打拼了。据我所知,蒋先生可不像你说得那么仁善……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帮余家?而且,那天你和蒋先生——”

那天,方臻安帮忙一个朋友送食材去一个私人趴体。那趴体开在一艘游艇上,场面十分奢华。因为开趴体的主人大方,在他们忙完后,特许他们可以在游艇上的甲板上一起享受美食。方臻安就是在甲板上看到了余明渊。

余明渊站在二楼的甲板上,似乎是受不了趴体的喧闹嘈杂,独自一人出来吹吹海风。那是供贵宾休闲娱乐的楼层,方臻安帮忙布置趴体的时候,都没资格进去。

余明渊怎么会在那儿?

他一开始没认出余明渊,只觉得这个长相秀美的年轻人有些面熟,不自觉地,他就多看了几眼。

这个漂亮的年轻人站了没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正装、气质沉稳干练的男人跟着走出来,站到了他的旁边。

男人和男人平等的谈话,和男人跟自己的附属物进行甜言蜜语的距离是截然不同的。

方臻安看着两人站得那么近,又彼此熟悉的模样,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他在外面闯荡了这些年,什么糜烂的关系没见过?

虽然谈不上厌恶,但是也瞧不上眼。

这么一想,他想要了解的心思就淡了,正要转过脸。

那年轻人恰好转身,海风吹拂起他的额发,露出光洁好看的额头。方臻安瞳孔一缩,马上确定了他的身份。

十四岁的余明渊,和七年之后的余明渊样貌差距还没大到让人认不出地步。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不加遮掩,余明渊身边的男人微微皱眉扭过脸,犹如实质的目光落到方臻安身上。余明渊慢了半拍,后知后觉地望过来,看到方臻安,他的脸上一点一点地露出惊讶的神色。

看来他也认出了方臻安。

“臻安。”余明渊声音高了一些,语气破有警告的意味。

方臻安却皱着眉头看他,并不妥协。

余明渊看着这样的方臻安,最后松了肩膀,坐回沙发上。他目光平直地看着矮桌上的大理石纹路,许久才道:

“你想知道什么?”

方臻安凑近他,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有些急促地说:“你真的……?你对得起叔叔和阿姨对你的栽培吗?”

余明渊不想看他的眼睛,只沉默地摇头。方臻安不明白他的意思,继续紧张地问:“是他逼你的?”

余明渊又摇头,这次他抬起头,眼睛雪亮:

“没有人逼我。”

第二章 你就当是我爱慕虚荣吧。

不是被逼的,那就是自愿去干这等男盗女娼的事了。

方臻安把余明渊看了很久,目光犹如刀刃,十分锐利。

余明渊不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打量目光,比方臻安更为羞辱的都遇到过。他想,这一次出来也许太莽撞了。

他朝方臻安笑了一下,笑容仍然像刚刚进门前的一样,不浅不淡,并不介意的样子。

他站起身说:“时间不早,臻安,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方臻安微怔了一会儿,才迟缓地点点头。他放下啤酒瓶,跟着从位子上站起来道:“我送你。”

“不用,你好好陪你的朋友吧。”

他们两人说话的这点时间,房间里的其他人不知道暗暗看了他们多少次。

方臻安却不管他的话,径直绕过他,率先拉开门,姿态很强硬。

余明渊怔了怔,不知道方臻安是什么意思。

“不走?”方臻安回头问。

余明渊看着他的脸色,微微一愣,然后点头,抬脚走过去。

两人走到走廊上,谁都没有说话。

一开始余明渊抱着期待来,心里有紧张有兴奋。碰面后,方臻安跟他勾肩搭背,气氛热烈。谁想转眼间,情况便急转而下。

只怕此次见面之后,方臻安就会和他划清界限,再也不会往来了。

——也是,一个清白正直的正常人,谁会接受自己的朋友被金主包养呢?

余明渊心里有些可惜,他和方臻安早年那些最纯粹的友情,恐怕就要这么消失不见了。

不过,虽然觉得可惜,余明渊却没有去挽回什么。

在他看来,方臻安是过去的人,是贮存在记忆里一段美好的回忆。

回忆固然美丽,但是却是回不去的时光。

他的人生早在十五岁那年,走向了另一条不能回头的路了。

两人之间近乎凝滞的沉默气氛突然被一串音乐声打断,——那是余明渊的手机铃声。

余明渊听到这个铃声,立马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他甚至没看来电显示,对方臻安歉意地笑笑,转身走向一个僻静的角落接电话。

“还没回去……嗯,见一个朋友……你不认识……算了,我自己回去。”

方臻安双手插在裤袋里,目光冷冷地看着余明渊打电话。

只言片语远远的传来,方臻安放在裤袋里的手指握紧又松开,最后他无声地笑了一下,一脚狠踹身边的门柱,惊得路过的人纷纷拿眼看他。

方臻安看不看他们,大步走向余明渊,一把夺走他手上手机,毫不犹豫地甩到对面的墙壁上。

新款的苹果手机砸到墙面上,顿时四分五裂。

方臻安的动作太快,余明渊都没反应过来,手机已经变成一地的碎片。

“跟他分了吧。”方臻安斩钉截铁道。

余明渊皱起眉,他看了看地面上的手机,又抬起看看站在身边脸色难看的方臻安,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方臻安却寸步不让,道:“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余明渊抿起嘴唇,他张了张口,想解释什么,最后看到方臻安的眼神,又把这些话都咽回肚子里,只道:“算了,你就当今天没见过我吧。”

说完,余明渊也不管手机了,侧身绕过方臻安,朝大门口走去。

方臻安没达到目的,哪会轻易放他走。在余明渊经过身前的时候,一把拉住他的肩膀,说:“明渊,听我的话,跟他分了。”

他们这边刚刚举动,引起了服务员和一些走动的顾客的注意。余明渊不喜欢在大庭广众跟人拉拉扯扯,他回头看向方臻安:“你先放手。”

方臻安看他神情严肃,知道余明渊已经有些动气了,依言松开手劲。

他顾着余明渊的脸面,低声道:“明渊,他的年纪能做你父亲!即使他之前对你有天大的恩情,那也不能一直要挟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早还清了。听我的劝,跟他断了。以后你过正常人的生活,要是你有困难,就来找我。——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我不能看你这样糟蹋自己!”

余明渊原本还有些怒气,听到他的话,也生不气起来。

“臻安,谢谢你。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这些话了。”他朝方臻安笑了一下,脸颊两边有两道微微凹陷的酒窝。

方臻安这才发现,余明渊这个笑跟之前碰面的笑容有些不一样。他看着这样的余明渊,恍惚看到以前跟他一起上学放学的那个纯真男生。

“那你?”方臻安听着他的话不对劲。

余明渊却还是坚持自己原来的意见:“没人逼我,臻安,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他说完,见方臻安表情徒然阴沉下来,想了想,又张口道:

“蒋先生没有你想的那么卑鄙龌龊。你就当是我爱慕虚荣吧。”

方臻安听到他这番辩解,胸中的怒火不禁烧得越发猛烈,“你就这么执迷不悟?你知不知道蒋羡祺早就结了婚,还有一个只比你小两岁的儿子?!”

余明渊垂下眼睫,遮住眼里的情绪,轻轻点头。

方臻安见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气得用手指了他的脸,然后道:“行,行——余明渊,就当我方臻安当年瞎了眼,跟你这种人做了朋友。你的事,我管不了,今后也不想管了,你走吧。以后要是再见到,我也不会再讨人嫌,非要上赶着去认识你。”

余明渊听到这番断交的话,猛然抬起头。

方臻安这次无所谓的笑了笑,干脆利落地转身朝原来的包厢方向走去。

“不打扰你了,咱们后会无期。”他背着身,伸出手懒懒地挥舞了两下。

余明渊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瞬间想伸出脚去追他。但是脚尖刚刚想伸出去,一股不知名的念头又将按在原地。

直到方臻安消失在视线里,余明渊才慢慢转身,一步一步朝大门口方向走去。

他垂头丧气地下楼,刚刚下完最后一节阶梯,视线一暗。

他停下脚步,抬起头,一个身着灰色西装的男人朝他恭敬道:“余少,蒋先生在等你。”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白鹿《金丝雀的自我修养》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1:34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1:34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小说[Annie馨奶昔]在线试读

什么叫做他,是表面风度翩翩的影帝,幼稚狂躁的一面只有少数人知道?什么叫做他明明知道如何演戏唱歌跳舞,但为了不让疑心过重的他怀疑自己只好隐藏自己的实力被世人唾骂?什么叫做另一个受尽伤害心中的爱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磨殆尽内心深处却深爱着对方只是不愿意受伤?52.什么叫做他,是被迫和他隐婚的单纯小白花,却在相处的过程中却渐渐同他产生感情?53.小张火急火燎地跟宋临风的经纪人取得联系:“对,我们这边是想发个律师函,就说是有人盗号并且故意抹黑......您放心我们这边真的没有蹭热度的意思,咱们也没有利益冲突......

2019-09-03 07:31:34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小说[五仁汤圆]在线试读

“起来吧,孩子。”郭钊暗暗叹了口气。郭钊低下头,拍拍司渺的肩膀,“我考虑考虑。”现代社会常识:“我考虑考虑”约等于“你没戏”。最后还是郭钊先反应过来。司渺还沉浸在刚才的情境中,说话磕磕巴巴,“您、您觉得我、我怎么样?”走到门口,他才想起来自己还光着脚,又跑回来拿鞋。有好心的女员工拉住他,红着眼睛给他塞了几包纸巾。他走进电梯,按下顶层。...

2019-09-03 07:31:34

漂亮朋友小说[卡比丘]在线试读

沈宜游过了三个小时才下来,这有些出乎李殊的意料,不过在此期间,李殊恰好完成了完整的一项工作,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沈宜游走得慢吞吞的,踩着一双李殊没见过的毛绒拖鞋,穿睡衣和厚外套。走出小区大门后,沈宜游停下脚步,抬起头,像是漫无目的地看了几秒头顶的枯枝,再抬脚晃荡到了储物柜的密码屏边。这时候,李殊认为沈宜游像自己童年阅读过的一本童话书中,全书三十九页第五幅彩色插图里的蓝湖上的天鹅。李殊决定等见到沈宜游再走,他打开了电脑,一边看着昨晚艾琳做好的会议记录,一边留意储物柜和小区大门口的动静。李殊眼睛看着车窗外,离...

2019-09-03 07:31:34

民国之联姻小说[云起南山]在线试读

他也不是捡老爹爱听的说,谁都知道白家在天津的别院里还有个外姓主人,要不他妈为何从不跟着他爸来天津?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大户人家的老爷,没听说过谁不在外头养情儿。只是他爸身边的这位,性格倔得出奇,说死不肯低头做小,宁可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华医堂?没听说过的招牌。”白翰辰忍住笑意。老爹亲自试药,不深究缘由,只当他是爱子心切。白翰辰笑得肩膀微颤。白翰辰笑着打锸:“爸,继香火的事儿着什么急啊。您还硬朗,说不准哪天又给我添个弟弟妹妹。”白老爷四下看看——尽管这院儿里除了他们父子并无旁人——压低声音道:“前些天跟华...

2019-09-03 07:31:34

言不由衷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一切都是一场设计好的预谋,而他就是这个预谋里的猎物,毫无自知的一步步走进陷阱。直到近两年,他再也不会想过去的事了。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以至于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显得如此毫无防备。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梁瑞的大脑有些空白,他想到了这一切的缘由,他想到江铭知道他还活着后大概不会放过他……却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当年他刚刚假死离开的时候,躲躲藏藏,也想过被发现后该怎么办?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演练……梁瑞慢慢的转过身,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梁瑞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幕幕记忆中的场景和眼前的一切渐...

2019-09-03 07:31:34

动物爱人小说[魏丛良]在线试读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宇智波哀酱 1个;名字是我瞎起的、Ares 5瓶;第4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姜也南对他说,下午想见一面。“我把地址发给你。”...

2019-09-03 07:31:34

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

时隔小半月,楚喻又一个人摸到了青川路。早上对着粥叹气,突然想起来,在青川路的巷子里,好像闻到过一股特别香的味道。可惜今天黄历上八成写着诸事不宜。悬着的心稳稳放下,楚喻扔开手机,闭眼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他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恹恹的没胃口,却又总是半夜被饿醒。对方目的明确,“看着眼生,但相逢就是缘,拿点零钱花花?”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报出这个名字试试,毕竟他统共就只认识这一个社会哥。...

2019-09-03 07:31:34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2019-09-03 07:3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