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章节试读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作者:痣鸽【完结+番外】

文案:元幸十八岁的时候烧坏了脑子,从此变成了个小傻子。

小傻子背井离乡去海底捞打工,发挥特长业务能力满分。

日子过的还算凑合,可惜没有一个好爸爸。

元幸总听别人说,爸爸会对他好,给他买吃买喝买糖果,住不会漏水的一百平米大房子。

就是不知道去哪儿找。

后来小傻子遇到了王先生。

王先生个高人帅钱还多,同事私底下喊他王爸爸。

小傻子:你能哄我睡觉给我唱摇篮曲吗?

王先生看了他几眼,默默掀开了被窝。

在王先生觉得自己可能要结束单身生活的时候——

小傻子在被窝里仰头看着他,眼神亮晶晶:你能做我爸爸么?

老王:……

小傻子不会用社交软件,只会发短信打电话。

王先生的手机提示音是“叮——”的一声。

只要“叮——”一声响起,他就知道是他的小傻子来找他了。

手机:叮——

老王:宝宝宝宝宝宝找我了!

手机:垃圾短信省略一百字……

老王:【脏话】

敲黑板:王 qiān yáng

不接受写文指导

爱看不看,不看别bb,你骂我我骂你。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撩过的前男友杀回来了》求预收咕咕咕看我一眼QAQ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智残患者元幸只有八岁的智商,在京城的火锅店打工时有幸遇到了王愆旸。两人在相识的过程中慢慢相知,王愆旸也逐渐了解了元幸可怜的身世,打算从朋友做起,一步步教会他一些人生道理,教会他什么是爱。元幸也在对方的教导下,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战胜自己不公的命运。同时也在医学帮助下,恢复智力,懂得了王愆旸多年来的付出,明白了相爱的含义。本文人物形象鲜明,用温暖细腻的文笔将元幸成长的过程描绘出来。内容饱满充实,小星星和开心先生,在人生中最关键的时候,互相走入彼此的生活,从朋友到家人再到恋人,温暖了一辈子,成为彼此的幸运。

第一章

步入冬季的十一月末,寒风携裹着自灰色穹顶降下的零星小雪,翩翩然旋转在晚八点的夜色中。

京市著名商圈迎来周五的夜晚,附近写字楼的年轻人们倾巢而出,在灯红酒绿下朝着休息日迈着轻快的步子。

商圈内一家火锅店,门前的座椅上满是排队等待叫号的年轻人,闲谈着本周的工作,吐槽老板,偶尔吃一块火锅店准备的小零食来过渡一下话语,顺便低头看看自己的排号。

“您好,需要加点妙脆角吗?”

一名火锅店的店员,一手拎着个巨大的装妙脆角的透明塑料袋,一手拿着一个小铲子,穿梭在排队的人群中,时不时拿着软糯糯的嗓音问一声。

“那个服务员!”人群中一个穿着打扮时尚的女生冲拎着妙脆角的店员喊道,“这边加点酸梅汤吧,麻烦了。”

“哦哦好的好的,稍等一下我这就来了。”这名店员闻言,赶忙回到等待区对面的工作台,放下妙脆角的袋子,拿起装着酸梅汤的瓶子走过去。

需要添加酸梅汤的女生在呼喊过服务员后,复又回头和同行的伙伴聊起天来。

突然,一只还带着婴儿肥的,白白净净的手伸到她面前。

“您好,把杯子给我一下吧。”

女生还没有中止和朋友的谈话,边说笑边把杯子递过去:“跟你说我同组那个Lisa,真是个绿茶婊无疑了……哎你胳膊肘撞我干嘛?”

“嘘——你自己回头看啊,小奶狗哎……”

女生闻言回头后眼睛蓦地一亮。

眼前的男生看着和高中生一样,但感觉个子不高,约莫一米七左右,穿着身火锅店统一的白色工作服,正低着头认真朝纸杯中倒着酸梅汤。

从女生的角度看过去,对方拿着纸杯的手虽然看起来带婴儿肥倒也五指纤细,指腹圆润,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手背上恰到好处绷出几条青筋,带着点些许的少年感。

小矮个小心翼翼地将纸杯放在狭小拥挤的桌面上,贴心提醒道:“酸梅汤倒好啦,小心一点不要洒了。”

然后他抬起头,在柔软暖光灯下弯起一双乖巧的下垂眼,黑亮的瞳孔里带过一道浓重的暖橙色,冲着面前两名女孩翘起唇角:“还要加零食吗?”

“加!”女孩双眼放光,她拉住小矮个的衣摆,“加零食之前,能加个微……”

从店内传来的一嗓子打断了她:“喂!傻子元幸!这边送菜缺个人手,赶紧过来帮忙!”

“噢噢好,等下我这就来了的!”元幸一听,赶忙丢下这边试图加他微信的小姐姐,举着酸梅汤的玻璃瓶风风火火地朝店内跑去。

“你这二缺怎么还拿着酸梅汤的瓶子!”男同事语气不悦地指着身边料理台上的盘子,“说你是傻子你还真给我卖傻啊?!赶快把瓶子放回去,然后把这几盘牛肉片送到10号桌上!”

元幸拿着瓶子,抿着唇,唯唯诺诺道:“好,好的。”

待他又跑走后,刚刚凶巴巴的男同事又换上一副好脸色,对着身边一样无所事事黄色头发的女同事道:“玲玲你看他那样子,真是个傻子。”

女同事懒懒地靠着墙,耸了下肩,笑了一下没说话。

“我们的牛肉片怎么还没送到!”10号桌的顾客已经不满了起来,带着火气催促。

元幸刚放下瓶子,听到这声催促又急急忙忙跑回后厨,从两名看戏的同事身边端起盘子朝10号桌跑去:“不好意思,这就送来了。”

他奔跑的太急,没注意地上一小滩水,脚步一滑没收住架势,其中一份牛肉带着盘子一起从托盘上滑落,撞倒了一位客人的杯子,可乐洒了满桌。

“哈哈你看这傻子又闯祸了。”同时间,刚刚嘲笑元幸的恶毒男同事发出一声嗤笑,“真是傻子哟。”然后抄着手继续看热闹。

“哎你这个服务员怎么回事儿?!没长眼???”那名遭殃的客人看起来似乎是个大哥一样的人物,脸色一黑,脸肉一横,起身似一座山,身高压了元幸一头多。

座内几名小弟看大哥起身,个个也跟着站起来。其中一名因为块头比较大不小心把玻璃杯带到地上,又是清脆“啪!”一声,引来了店内所有人的目光。

“对不起对不起。”惹了祸的元幸仿佛也被吓到,杵在原地一个劲地说对不起,也不知道帮着大哥擦一下身上的饮料污渍。

满桌的人都站起来,看着元幸杵在原地,双手抓着工作服雪白的衣角,使劲眨着眼睛,真像是被吓傻了一样,一个劲地低声重复:“对不起,对不起。”

大块头的客人一看他的模样,差点被气笑:“遭殃的是我,怎么反倒你快哭出来了,是我给你吓哭的?”

元幸瘪着嘴,秀气的眉头起了皱,下垂眼里带着泪水,眼角的泪痣似乎也要往下掉,活脱脱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客人直接笑了出来,挠挠头,火气消了大半:“行行行我自认倒霉,也不用你赔我的裤子了,你去跟你们店长说一声别再用童工了,不然下次我就要投诉了。”

闻言,元幸像是得到赦免一样,这才有所动作,飞快地偏头在肩膀上蹭了一下,双手仍旧是绞在一起。

他细声细气又道了句歉,还有极为小声的一句:“我成年了……”

虽然客人已经把这件小事化了,但这片动静还是引来不少人,包括店长本人。

火锅店的店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京多年依旧一口家乡方言,脾气火爆,平时下属犯点错误她就骂的起飞,唯独不喷小元幸。

“不好意思打扰您用餐了,我是本店店长。”张玥走到10号桌前,不动声色地把元幸朝身后一拉,看了眼前情景,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遭殃的客人开口,张玥道:“很抱歉给您用餐带来了不好的体验,这顿饭就当我请大家了,自家员工出了点差错,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哈,您这裤子多少钱?我照价赔偿。”

元幸看着面前帮自己解围的张玥,悄悄伸手抹了抹快掉下来的眼泪。

事了。

凌晨一点,众客一派餍足后散去,火锅店的员工餐这才开始。不少急着回家的员工便放弃这餐,留下的人不多。

那名晚上嘲笑过元幸的男同事背着包打算开溜:“玥姐再见,我就先回家了。”

“回你马的家,赵继明今天你眼瞎了还是眼瘸了?”张玥一脚踹上了门,“嘭”一声阻断了他的去路。

赵继明显然还想继续装下去:“呃,怎么了玥姐?今天火气这么大,是不是元幸惹祸给你气的?”

“继续给我装。”张玥简直想一巴掌拍上去,“今天指使元幸指使的挺开心啊?地上的水都没拖?今天是你负责厅内卫生吧?是想被扣工资吗?”

赵继明“啧”了一声,一记眼刀剜给了张玥身边那个脸带雀斑,身材略胖的小姑娘,嘀咕一声“告状精臭娘们。”

“玥玥姐。”元幸在张玥发飙喷人之前扯了扯她的衣服,“玥玥姐别生气,今天是我犯错了,姐姐你不要再骂人了。”

一口一个甜甜的玥玥姐,让张玥无奈收嘴,手一挥让赵继明滚蛋。

“元幸啊。”张玥扭头,瞬间换了另一张脸,苦口婆心,“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脾气以后可不能这么好啊?今天是碰巧我来店里转了一圈,下次呢?”

元幸乖巧地递给她一双筷子:“玥玥姐,吃饭吧,下次我不会这样了。”

张玥无奈,接过筷子入座。

老板险些发飙,大家也都急着回家,一顿员工餐吃的飞快。

一点半左右,大家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

脸带雀斑的小姑娘拨了下鬓边的头发,拿着还剩一大半的妙脆角塞走到元幸身边:“元幸。”

元幸正在整理围巾,毛茸茸的红色格子衬着他面色越发细白:“嗯?怎么了呀圆圆?”

吴圆圆伸手把那袋妙脆角递过去:“这袋剩下的妙脆角你带回家吃吧,店里的不能留到明天的。”

元幸的下垂眼弯了一弯,双手接过塑料袋,熟练地打了个结,露出一口小白牙:“谢谢你啊圆圆,你人真好。”

吴圆圆带着脸上的小雀斑一红:“不,不客气!”

“两个小屁孩整什么琼瑶呢?”张玥落了门店的锁,一手敲在吴圆圆的脑袋上,“赶紧回家去。”

元幸家离得不近,所幸凌晨还有一班绕城线。凌晨时刻大街上没有什么车辆,公交车开的飞快,一刻钟后就到了元幸家楼下。

京城里难得保存下来的筒子楼,带着上个世纪的影子,没有电梯,声控灯,元幸住在风吹日晒的顶层五楼。

一楼和二楼的声控灯坏了一个月也没有人换,三楼的房子里传来夫妻双打和小孩子的吵闹声,四楼主播妹子的电容麦里源源不断传来歌声,双打的夫妻吼着孩子还要抽空吼一句四楼的小贱人唱歌声音小点,环境之艰苦可见一斑。

生活不易,幸幸也不叹气。

元幸抱着那半袋妙脆角,唇角天生带笑,只看一眼就觉得眼前的小孩满身幸福感爆棚。他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拧开了门。

还未关门,元幸就着声控灯踩在屋内的绒垫上,弯腰准备脱掉鞋子。

“啪嗒”一声,一个薄薄的绿色小本从元幸身上掉落,砸在他的鞋面上。

门缝里透过来一道光,正好打在小本本封面上烫金图案和密密麻麻的字上,折射着细碎的光芒。

“呜呜呜呜我不想写作业!”

“给老子写!小兔崽子!”

“小贱人你能不能关掉你的臭麦闭上你的臭嘴!”

“大妈你嘴巴能放干净一点吗?”

嘈杂的声音又一次从楼下传上来。

掉在地上的绿色小本,封面上最显眼的是四个字——“残疾人证”。

第二章

楼道里的声控灯短暂地灭了一瞬,很快又被邻居们的吵闹声叫醒,那道自门缝而来的光依旧打在元幸的残疾人证上。

元幸捡起棕绿色的证件,自言自语地嘟囔:“哎呀怎么掉了呢,万一丢了可就不好办了,丢了的话就……”

然后他关上门,打开灯,穿着一身还带着雪气的行头,坐在深灰色的小沙发上,解开妙脆角的袋子,一口一个,咔嚓咔嚓地像只乖巧的小仓鼠。

他一口一个还不过瘾,玩耍般将妙脆角套在五指上玩花样,对着空气比划了一阵子才吃得一围巾食物残渣。

时针过了两点,元幸一点困意都无,但是又无事可做,只好关了灯,呆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远处繁华的灯红酒绿,听着脚下聒噪的吵吵闹闹。

最终在打过第一个哈欠后,元幸起身去洗脸刷牙,脱掉衣服后迅速钻进小被窝里,将泡的热乎乎的脚丫蜷起来,抱着一个枕头睡觉了。

*

因为餐饮业特殊性,元幸不是每天都要去火锅店上班,没有排班的日子里他一般选择呆在家里晒太阳。

昨日小雪过后温度又骤降了不少,厚重的铅灰色乌云将元幸的太阳藏了起来。

元幸醒来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左右,他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就一直搓着手在客厅的窗前徘徊,好像多转悠几次就能把太阳给盼出来一样。

然而一直到墙上的钟表晃了两圈,元幸都没把太阳盼来,他穿厚厚的棉服裹着毯子蔫蔫地坐在沙发上,吃着昨天剩下来的妙脆角,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的云层,偶尔因为冷缩几下胖脚丫。

风声拍打着窗户,呼啸声你追我敢。跟晚上比起来,元幸的白天安静的多,也无聊的多。

突然一阵土里土气的音乐打破了此时的寂静,是元幸那台智能机自带的铃声,来自——“宇宙第一大美女玥玥姐”。

元幸用冻得不大利索的手摁开了通话,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喂,玥玥姐,我是元幸,怎么了呀?”

“那个元幸啊。”张玥那边听起来似乎十分嘈杂,“在家没事的话就来店里一趟吧,今天突发情况人手不太够,还是老规矩一百五十块钱。”

“在!我在家的!”元幸抖掉身上的毯子,一扫刚刚蔫了吧唧的模样,说话都带了点活力,“玥玥姐你,你等等我半个小时就好!”

白天没有绕城线,元幸家门口也没有直达商圈的车,还好目前共享单车业务普及,骑车快的话去火锅店正好半个小时。

元幸熟练地输入密码开锁,跨上车,半截红格子围巾扬在风里,提亮了阴沉的天色,涂上一抹元幸式雀跃,藏在围巾下的唇角不知是天生翘起还是因当下翘起。

总之,跟家里那个一言不发的元幸相比,现在的元幸还是有一点点小开心的,不是因为那一百五十块钱的加班费。

还没进火锅店,元幸就听到了店内的吵吵嚷嚷,于是边解围巾边往店里跑:“玥玥姐我来了!”

“慢点慢点元幸,地上有水。”张玥忙出声招呼道,“加个班看把你高兴的。”

“嘿嘿没有的。”

换上工作服后,元幸也赶忙投入了工作的行列,发现今天所有的同事们几乎都在。

本来按周末正常的客流量来算的话,排班表上的人数是绝对够用的,但今天早上突然接到一个公司预定包场的电话,这才造成了人手不够的情况。

虽然情况紧急,但店内的服务质量不能有丝毫的下降,元幸比平时忙多了,一手酸梅汤一手妙脆角,哪里需要就跑哪里。

其他人也在张玥的指挥下各司其职,连昨天欺负过元幸的赵继明也忙得看不见人影。

“服务员,这边再给我们家小孩来点零食吧。”有顾客发出需求的声音。

“好,您稍稍等一下吧。”元幸看了看袋子里所剩无几的妙脆角,赶紧折回工作台取了袋新的,却听到一阵尖锐刺耳的稀里哗啦声。

动静之大引来了店内店外所有人的目光——赵继明失手打碎了托盘上所有的盘子,不仅如此,一盘雪花牛肉还倒扣在一名顾客身上,剪裁精良的衣物瞬间添了彩也折了价。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痣鸽《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31:29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31:29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31:29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31:29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31:29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31:29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31:29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31:29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1:29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