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章节试读

《不要点进来[电竞]》作者:对四要不起【完结+番外】

文案:小主播屈一的直播间里有一位因为直播标题【不要点进来】而点进来的常驻金主。

金主霸霸的日常只有三件事——躺鸡,躺尸,躺礼物榜首,金光闪闪的那种。

菜得坦荡,壕得真实。

屈一和霸霸聊星星聊月亮,从极限跑毒聊到强压枪线,从相见恨晚到无话不谈。

屈一:霸霸你吃鸡还是很有天赋的!

霸霸:还好,比2UTen的队长靳塬好一点。

屈一:我觉得靳塬骚话太多脸太帅,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职业选手。

霸霸:是,他很帅。

后来——

屈一来到比赛现场,习惯性打电话给霸霸嘚瑟一下。

三秒后他从听筒里听到教练催促上场的声音。

屈一:???

这一场2UTen打的不能再燃,赛后靳塬手捧奖杯,准确地从人群中找到屈一。

主持人问他对自己的评价。

他说:我,靳塬,一个骚话太多脸太帅一看就不正经的职业选手。

屈一:你谁??????

食用指南:霸总流氓职业选手攻X沙雕可爱小主播受

*不懂游戏不影响阅读,不会写文案,求你们去看正文吧!

*霸霸=爸爸,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心中,啵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塬,屈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来了!跑了四个宿舍才借来的床帘!”少年用力拍了拍手里的布料。

“啊——”屈一倒头砸在书桌上,哀嚎着出声,“洪酱今天也是一样严格呢——”

洪建国将床帘抖开:“瞧瞧这花色,红里带绿,绿里带鸡屎绿,和你简直绝配啊!”

屈一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下,赶紧重新闭上:“拿开拿开,我宁愿用你的花裤衩做直播背景板。”

“你要我的花裤衩也不是不行……”

在洪建国翻箱倒柜搜索花裤衩的时候,屈一机械地从桌上爬起来,扯了自己的床单,用多功能钩子挂在身后,接着打开电脑,下载直播软件,整理好桌面上乱七八糟的图稿,最后插上手绘板的USB接口。

一切准备就绪,屈一拍了拍手,开启他“骗吃骗喝”的直播之旅。

万恶之源出现在三日前。

“2UTen还剩下塬爹和老八勉强苟在圈边,他们应该是清楚自己身后DAP和兔子队的位置,这两队交火以后进圈肯定只来得及走直线了,难免要遭遇2UTen!反观娃队这边,全员满编在圈中心架枪,完全没有压力!”音响里传来解说激动的声音。

屈一悠悠闲闲趴在桌上:“还是娃队强啊,2UTen不行。”

靠他最近的闻桓成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寝室里一共三人,闻桓成是娃队死忠粉,屈一是娃队路人粉,剩下一颗独苗洪建国,死死扒着2UTen这一亩三分地,每分每秒企图高举起义大旗。

洪·陈胜·吴广·建国喊道:“娃队现在键盘冒奶,马上天谴临头。”

“我不管,话就撂在这儿了,”屈一嘚瑟地用指尖点点屏幕,“2UTen能吃鸡,我直播吃翔。”

“丫就是一骗吃骗喝的。”洪建国拍他脑袋,“躺下去,挡着我看比赛了。”

屏幕上的游戏是PUBG,绝地求生,俗称吃鸡,正在进行的是PGI中国区预选赛。

娃队、2UTen和兔子是目前积分榜上排名最靠前的三只队伍,但因为积分咬的太紧,要到这局游戏结束,才能决出参加PGI的两个资格队伍。

屈一从上帝视角看着,小声嘀咕:“2UTen两个突击手都死了,靳塬和老八最少要杀五个才能拿到资格,可是整个圈里除了他俩就剩六个人了,”他冲洪建国嘻嘻笑,“简单来说,除非靳塬开挂,八百里外取敌将首级,不然做梦去吧。”

话音刚落,2UTen就和杀出重围的兔子队对上枪。

自由人老八先攻上去,靳塬端着M24在树后开镜。

“这么近距离还用狙,”闻桓成轻蔑地笑了声,“钢枪都不敢,靳塬还想吃鸡?”

屈一摇摇头:“他应该是不想钢枪损坏身上的三级头和三级甲。”

老八和兔子队你来我往地扫了几波,把自己搞成残血,退到一块石头后面打血包,此时,右上角弹出击杀公告——

【2UTen丶Plateau使用M24 击倒了Rabbit丶XXL】

洪建国高呼一声,摇着屈一的肩膀:“一一!塬爹这个移动靶,帅不帅!”

“一一看不见,一一听不见,一一什么都不知道。”

屈一舔了舔嘴角,虽然他不是2UTen的粉,但靳塬的实力他还是佩服的。

职业联赛中少有的全能选手,靳塬,既能打狙击手,又能打突击手,还能兼顾指挥,在役一年,以一己之力,将半死不活的2UTen拉扯成了明星队伍,坐拥百万粉丝。

尽管这百万粉丝里,最少有五十万女粉是冲着靳塬这张脸来的,但这不妨碍2UTen如日中天,炙手可热。

用靳塬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帅也是本事,像你就没我这么有本事。

靳塬换了M4出来,还没来得及将XXL补掉,系统就又一次跳出击杀公告——

【Rabbit丶Calili使用AKM击倒了2UTen丶Eight】

残血的老八被击倒。

“2UTen就剩靳塬……”闻桓成手搭在屈一肩上,“兔子只要再杀一个,就超过2UTen了。”

“他肯定得救老八。”屈一说,“没有老八,他进决赛圈1V4,太难了。”

屏幕上,老八朝兔子队爬过去,企图获取更多视野,但却突然停住,身后随即滚出一颗烟雾|弹,靳塬在烟雾出现之前,快跑着拉开枪线,身子探入毒圈,三枪精准点射直接从侧面偷了Calili!

兔子被灭队!

靳塬回到烟雾中将老八拉起来,飞速打着血包。

“他们这么露位置,娃队应该马上就围过来了,”屈一挑眉,“洪酱,你塬爹活不长久咯。”

【2UTen丶Plateau使用M24 击倒了Immotals丶Clara】

屈一瞪了眼睛,确认是靳塬以后,抬手推了推,把自己下巴合上。

五秒之前,靳塬再扔出一颗烟雾|弹到兔子队的盒子边上,在所有人以为他要舔包的时候,蹭着烟雾边缘换到另一棵树下,将在三楼高点不断探头开镜的狙击手Clara一枪击倒。

“靠!”洪建国激动的仿佛在微博上抽中了他二次元老婆的手办,“塬爹牛逼!”

娃队在拉人,没了狙击手威胁的靳塬和老八切着圈边往里跑,在墙角遭遇蹲伏着的两个娃队选手,靳塬几乎是下意识反应抬了枪口对准来人,老八跟枪,将人击倒以后,没有犹豫直接补死。

“娃队没了。”屈一靠到椅背上,满脸生无可恋,“一一反着买,别墅靠大海。”

闻桓成蹙眉:“不一定,娃队剩下一个狙击手一个突击手,2UTen这边就剩靳塬,Eight钢枪不行。”

“剩靳塬就够了。”屈一目光随着靳塬视角挪动,“娃队这局一直天命圈,杀的人大部分是狙死的,包没舔到,装备没法和靳塬比,刚刚胡桃还被靳塬狙了一枪头,其实这些也都没什么,重点是——”

屏幕里靳塬往楼上连扔三个手|雷,老八打头阵攻楼,靳塬紧跟其后,子弹声交杂中,屈一扬了扬下巴:“靳塬钢枪比他俩强。”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靳塬一身浴血立于三个盒子中间。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所谓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用在洪建国身上就是:2UTen得道,屈一祭天。

被催了三天直播的屈一终于被迫扛起了被2UTen踩在脚底下的Flag。

“叮——”电脑显示,直播软件下载完毕。

屈一挑的深海TV是新直播平台,最大流量也就是PUBG的2UTen战队和LOL冠军队伍MG,除此之外没有热度很高的主播在。

但是光靠这两队就已经足够养活整个平台了。

鉴于“直播吃翔”这种Flag太过绝情,洪建国表示,只要屈一开摄像头就行。

于是,屈一将摄像头对准了手绘板,回头朝洪建国露出一个十分不要脸的笑容。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洪建国掐了掐他的后脖颈。

准备工作都做好,账号也申请好,屈一想了想,在标题处填上:不要点进来。

点击开始直播。

三分钟后,直播间进来第一位观众,ID为【sadasafaqw】

第2章

靳塬关上门,长腿一跨直接倒在床上。

会议过去不到五分钟,Waste的话还在耳朵里。

“真的对不起大家,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我,最后几盘不会那么艰难。”Waste的指尖在微微颤抖,“我之前也和经理说了,能打一定打,但是现在……我的手伤已经不允许我再打了,我也不想继续拖累队伍……”

Waste是队里的突击手,比靳塬先进队多年,这次预选赛会打得这么艰难也是因为他手伤状态不好,对枪对不过先被击杀,导致队伍在游戏半程就出现减员情况。

Waste的退役决定让2UTen全员陷入了悲伤的情绪之中,但谁也没有责怪,在职业联赛这条路上,因为伤病退役实在是谁也无法阻止的事情。

而2UTen将面临的更大问题是,队伍里缺少强力突击手。

目前的突击位替补实力勉强,打打国内赛事可以,但要面对国际强队,还是稍有些欠缺。

靳塬躺在床上,费力思考着要不要花钱买个突击手回来,手指却无意识地点开直播软件。

就在他越想越烦躁的时候,眼前滑过一个清丽脱俗的标题——

【不要点进来】

他“嘁”了一声:“这年头还有人搞这种标题党,谁会点进去……”

吐槽完,他把页面往下拉,还没两下,他又回到了刚刚那位标题党的位置,点击进入。

屈一刚调整好摄像头,房间里就进来一位观众,看这个【sadasafaqw】的ID,应该是个没注册的游客名,于是就友好地打了个招呼:“朋友晚上好,朋友吃了吗,朋友不介意的话小脚丫挪一挪,换个直播间观看更愉快哦。”

然而sadasafaqw却没有离开。

屈一也无所谓,调整好桌面后撩开床单喊道:“洪——酱——我开直播了!”

“房间号告诉我!”

“749532!”

屈一吼完,屏幕右下角出现一句话。

【sadasafaqw:你们寝室还分两个山头住?】

“……”屈一打开PS,“是了,我们寝室,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先对一首山歌开开嗓。”

Sadasafaqw没有再发表评论。

屈一从桌上找出压感笔,习惯性在指尖转了转,然后随意地搁在手绘板上。

此时,直播间又进来一位观众,ID【小萝卜包】。

还没等屈一赶人,小萝卜包就先评论:【这个标题哈哈哈哈我真的忍不住想点进来,然后!主播的手真好看!prprprprpr】

屈一弯了弯手指,自己观察了一圈,叹口气悠悠道:“是啊,真好看啊……”

【小萝卜包:???】

停顿的这几分钟里,直播间人数涨到了一百多,屈一看着提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观众,大家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缘分让我们相遇在首页】

【标题党hhhhh,建议明天去UC震惊部上班!】

【主播是新人?我看分区选在生活区,是播什么的?】

【喜欢小哥哥的声音,还有手TAT】

【我当然是活的!至于其他的就不知道是不是了!】

【活的+1】

屈一“哦?”了一声,撑着胳膊想了会儿,好像深海TV是会给新人主播一个随机上首页的机会,这些观众应该是从这个渠道来的。

“我不是主播,就播今天一次,”屈一指关节在手绘板上轻敲了敲,“现在就给大家表演一个直播吃——”

“你直播呢!注意用词!”洪建国在床上喊道。

屈一笑了一声。

【啊啊啊啊你麦拿远一点,我耳朵怀孕了你得负责!】

“我不是很想对你的耳屎负责……”屈一选了打草稿用的笔刷,手慢慢动起来,“我直播画个……美食鉴赏家。”

洪建国在床上:“你是人吗?”

屈一挑眉,在画布上快速勾出草稿。

他不是专业主播,也不是真的直播,说起来是没有义务陪聊,但当他打完草稿以后,直播间的人数已经到达一千多,而且还有人一直在问他究竟画的是什么。

“这里是英俊无比,帅气逼人的我,”屈一把鼠标挪到小人的手上,“这里是我室友的晚餐。”

洪建国:“我准备要下床了,你有两秒钟逃跑时间。”

屈一新建图层,简单快速地勾线,大致模样出来以后,他揉了揉手腕:“歇一会儿,今天下午刚交了画稿,需要安排个马杀鸡,各位稍等……不等的话就去别的直播间玩吧。”

【色情主播,举报了】

【感觉像被青楼姑娘赶出来的女票客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啊我好想看到这个声音这双手背后的那张脸啊……】

【主播是在寝室里直播?哪个大学的?】

最小化PS后,屈一想了想,看电影……看不完,打吃鸡……费手劲。

不然,斗地主?

当机立断,屈一下载了一个斗地主客户端。

“打打斗地主吧,”屈一点开界面,“我虽然没玩过,但是我经常看主播们玩,基本规则我还是懂的。”

靳塬看着右下角视频框里的修长手指不见了,便翻过身将手机架远。

“对了个四!要不起吧!”

“三个二带俩K!大大大大你!”

“3……5678???我的四呢?”

“我刚打掉了?我真的打掉了?”

“完了……”

靳塬疲惫地揉了揉眼睛,重新把手机捡起来,屏幕上的顺子已经断了,而且还没有一张大牌,傻主播的鼠标在“3”上徘徊,明显是无从下手。

靳塬钩着嘴角,在评论框里输入:【憨憨,托管吧。】

“托管,不存在的,无敌的人从来不托管。”

傻主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无论什么样的好牌都能被他用一种异于常人的清新角度输掉,靳塬第不知道多少次在公屏上敲字:【你做地主上家,不能让他过小牌,出大牌卡他。】

“那我自己不要过小牌啦,我出不完,也不能赢啊。”

靳塬:【那地主出完了你能赢?】

“……我不管。”

屏幕上再次出现失败跪地的小人,弹幕却喜大普奔:

【主播还是接着画图吧哈哈哈哈哈游戏不适合你】

【我真的是头一次看到斗地主这么菜的主播】

【这是个真憨憨啊】

新手和系统送的豆子已经被花光,屏幕一动不动,靳塬不自觉松了口气。

本来看着傻子主播的手指,听着傻子主播的声音,下午会议室那点郁闷都散去了大半,结果斗地主一开,靳塬感觉自己时时刻刻走在了暴躁的刀锋上。

傻子主播已经拒绝回答他的弹幕了,并且一本正经地假装没看见。

“成成哥哥——你在看我直播吗?”屈一将头探出床单。

“……在看,你要干嘛?”闻桓成说。

屈一露出个恳求的笑脸:“你的QQ密码没换吧……上面有欢乐豆的吧……”

“没换密码,你直接上号,欢乐豆可能没有,只有系统送的。”闻桓成顿了顿,“不然我给你充一点?”

“不不不不不,系统送的就够了,”屈一搓搓手,换号,“等我逆风翻盘的好消息。”

靳塬手指在退出键上放了放,最后还是选择侧卧着接受新一轮的挑战。

“王炸!看见没有!”

“对面怎么还有2?”

“为什么这个人一直有大牌啊!”

“啊……怎么就最后一次系统送豆了……”

靳塬嘴角抽动,指尖落在键盘上:【你这双手,还是留着画画吧】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对四要不起《不要点进来[电竞]》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31:22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31:22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31:22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31:22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31:22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31:22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31:22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31:22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1:22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