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小说[五仁汤圆]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起来吧,孩子。”郭钊暗暗叹了口气。郭钊低下头,拍拍司渺的肩膀,“我考虑考虑。”现代社会常识:“我考虑考虑”约等于“你没戏”。最后还是郭钊先反应过来。司渺还沉浸在刚才的情境中,说话磕磕巴巴,“您、您觉得我、我怎么样?”走到门口,他才想起来自己还光着脚,又跑回来拿鞋。有好心的女员工拉住他,红着眼睛给他塞了几包纸巾。他走进电梯,按下顶层。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小说章节试读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作者:五仁汤圆【完结+番外】

文案:形婚婚礼当天,司渺起晚了,稀里糊涂上了婚车,被满场大佬惊得躲去卫生间。

结果裤子拉链还没拉好,清冷禁欲的男人突然出现:“该去敬酒了。”

这人长得……怎么和介绍人发来的背影照不太一样?

更可怕的是,从此以后,他的裤链再没拉好过。

介绍人说,司渺形婚对象是个网吧小老板,司渺便一直这么认为,直到电影节那天。

主持人:有请东方影业董事长季越东先生,为获奖者颁奖!

清冷禁欲·季越东:宝贝,恭喜斩获影帝。

获奖者司渺:????

吃瓜群众:……您家网吧真他妈大。

所以,结婚两年才发现上错婚车怎么办?

司渺:还能怎么办,凑合着过呗——真香。

CP:电影学院穷酸学生受X心机狠辣总裁攻

食用指南:

①日更,每晚23:00左右更新

②甜度+++++,1V1,双C,HE

③背景同性可婚,架空无逻辑,弃文不必告知,好意心领了

④作者微博:五仁汤圆圆,等待临幸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渺,季越东 ┃ 配角:作者专栏跪求收藏 ┃ 其它:作者专栏跪求收藏

作品简评:电影学院大二的学生司渺,为给母亲治病无奈之下同意和一位网吧老板形婚,哪知婚礼当天起晚了,稀里糊涂上错了婚车,错嫁给影视业龙头、东方影业的董事长季越东。在婚后的相处中,两人渐渐发现彼此的闪光点,互相扶持着走过了一段艰辛的岁月,司渺成功攀上事业巅峰,斩获影帝,同时也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爱情。本文行文流畅,语言轻松幽默,主角受看似温和的外表下,有一颗勇敢进取、永不屈服的心。主角攻对外冷漠狠辣,实则背地里一直默默帮助受。希望这个互相温暖、互相治愈的小故事,能陪读者们度过一个美好的夏天。

第1章 记一场稀里糊涂的婚礼

“这边!快点快点!”

司渺一身白西装,刚从小旅馆破旧的楼栋口出去,就见一排纯黑色的车列成长龙,似是在等待着谁。

为首的红车旁,戴白手套的司机翘着脚尖冲他挥手,“一会儿时间到了!”

司渺揉揉眼睛,被催的终于跑了两步,司机赶紧迎上来,看清他的相貌后先是愣了一下,拉开后门把他塞进后座。

“您系好安全带,咱们这就出发了。”

司机转头和司渺交代一句,踩下油门,手伸出窗外打了个手势。

后面的黑车随着手势发动,车队缓缓驶出小巷。

这是一条老路,横亘在老城区和新城区之间,穷人和富人像是被这条路区分开来,泾渭分明,谁也融不进谁的圈子。

路左边是司渺昨晚临时落脚的小旅馆,右边是五星级大酒店,司渺左右看了一圈,目光最后停在后视镜上,胡乱揉了几把额前的碎发。

婚车司机目光也鬼使神差地落到后视镜上,无他,这孩子看起来太小、太好看了。

干等二十分钟的怨气瞬间消失,司机笑着寒暄:“昨晚没睡好?小年轻就是爱熬夜,您多大了?”

司渺靠在座位上,歪着头反问:“您感觉我多大?”

“高中毕业没?我看顶多十七八。”

司渺笑笑:“十七八结婚......那可是犯法了,我两年前高中毕业,现在上大二。”

顿了顿,他道:“H电影学院。”

司机刚要问他在哪个学校上学,被他一句话堵了回来,不禁咋舌,“学电影的......以后就是明星了啊。H电那么难考,你是一次考过的吗?”

司渺点点头,这时司机接了个电话,听起来是对方在追问进度,司渺趁他接电话的功夫眯了一会儿。

除了白天上课以外,司渺还在酒吧兼职驻唱,一周去三次。昨晚有个顾客砸钱,他不好拂人家面子,一直唱到后半夜,今早差点没爬起来。

头发没来得及打理,租来的西装也没熨烫,看着实在不像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

不过他不在意,他连裤子上的折痕都懒得捋平。

这只是一场契约婚礼,结婚证都没领,两年合约期过去后,大家归为陌生人,用不着太把这场婚礼当回事儿。

司机看司渺睡了,挂掉电话后没再找他聊天,车子平稳运行半个小时左右,司机小声唤他,“先生,到地方了。”

司渺“嗯”了一声,睁眼道谢,打起精神准备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按照正常婚礼流程,对方应该亲自过来接亲的,既然没来接,说明对方也没把这场婚礼当回事儿,这倒挺合司渺胃口。

可毕竟是婚礼,对方不在意,对方的亲朋好友不一定不在意,说不定已经围在外面等着看他了。

司渺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下车。

“......师傅,您确定没开错?”

车队停在了一座庄园门口,透过哥特风雕花大铁门,能看到里面矗立的独栋别墅,以及别墅外分列两排的餐桌,和扎满鲜花的木质椅子。

司渺不是土生土长的H市人,但他对眼前这个地方多少了解一点——H市著名的富人区,偌大的地皮只开发出十座小庄园,售价高的令人发指,一根草的价格直逼一张软妹币。

司机被他问懵了,“......没错啊,就是这儿。”

“......谢谢您。”司渺再次道谢,抬腿往里走,“辛苦了。”

不怪司渺怀疑司机,他现在还记得婚介所给他的原话:“对方就是个网吧小老板,一年赚不了几个钱,能给你三十万你就知足吧,这可是他攒了好几年的老婆本呢!”

怎么想,都不像是能在这地界儿买得起房子的人。

估计是和亲人或者朋友借的房子吧。

庄园里人不多,大家都在互相交谈,服务生忙着给众人拿饮料,没怎么注意到他。

司渺没遇到被围观的情况,独自走到铁门前。

前脚跨进去,后脚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笑着过来,“您是新郎吧?跟我来。”

这男人说的是问句,行动却很笃定,说完话转身便走。

司渺随他走到左边角落,男人指了指凳子:“您在这稍等,需要您的时候我会来叫您。”

说着,他从花瓶里折下来一枝玫瑰,插到司渺胸前的口袋中,“如果有人找您交谈,您只需要微笑就可以了。”

司渺了解他话里的意思:多听多看少说话。男人见他挺乖的,安心离开,司渺无聊摸出手机。

昨晚他一直在台上,出酒吧的时候太晚,没回学校宿舍,随便找了个便宜的小旅馆,累的沾枕头就着,没来得及查收信息。

解开锁屏,蹦出来一条短信两条微信,司渺打开短信,是诈骗的,随手删了,他又打开微信。

周嘉言:【小司,我听说郭导那戏的男四号要换人】

周嘉言:【你去试试不?】

周嘉言是司渺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比他大两岁,小时候拍过广告,算是童星出身,后来高中毕业没继续念书,卷铺盖卷离家去影视城做了个群头。

群头就是群众演员的领队,周嘉言做了好几年群头,手下千八百号群演,司渺就是跑龙套时候和他认识的。

他能得到些小道消息,司渺毫不意外。

微信是昨晚八点发过来的,司渺连忙打字:【消息准吗?】

充话费赠的智能机反应有点慢,小圆圈转了几十秒才发出去,那边倒是回的很快。

周嘉言:【准,原来的男四号被朝阳群众举报,半个月前被警丨察逮进去了】

小司:【可我去哪找他呢】

周嘉言:【明天上午,郭导去东方要宣发费,你可以过去堵他】

周嘉言所说的“东方”即是东方影业,影视业内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前些年陆续成立了东方娱乐、东方传媒等子公司,投资的电影无论票房、口碑都相当不错。

司渺一颗心蠢蠢欲动:【谢谢,我明天去试试。】

周嘉言:【跟我还说什么谢谢[敲头],对了,你千万别被东方那个神秘的老总看见哈,据说他脾气很古怪、很差、很变态[骷髅]】

东方影业名义上是季国立控制,实际上大部分股权已经被他儿子吞了。这位季公子不喜欢出现在镜头前,所以到现在,外界还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子。

估计是地中海加啤酒肚的标配,那种大佬应该不会无聊到,看他一个小龙套抱着导演大腿哭吧。

司渺承诺无论这次成不成都会请周嘉言吃饭,周嘉言隔着屏幕扔给他一个飞吻。

与此同时,别墅内。

季奶奶坐在轮椅上,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毯子,透过玻璃向外看,嘴里不住嘀咕:“不错,不错,真是个好孩子。”

季越东握着季奶奶的手,“您喜欢就好。”

“什么叫我喜欢就好?”季奶奶嗔怪道,“最重要的是你喜欢!”

季越东侧头向外瞥了一眼——坐在角落的男孩低头看着手机,他似乎有些营养不良,身子特别单薄,发稍微微泛着黄。

皮肤白到几近透明,隐在阴影里的下颌线十分柔和,似是感受到这边的目光,他收起手机,抬起了头。

窗子贴了单面膜,季越东知道男孩看不见他,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

阳光跳耀在男孩脸上,勾勒出清爽的五官和清澈的眸子,左眼下一颗小小的美人痣,又为他平添了几分缱绻的味道。

这样两种矛盾的气质糅合在一起,竟让人有种想要更深一步探究的冲动,

说实话,男孩的年纪和相貌季越东没预料到,他当初和远房表舅提的要求,是长相中等,人听话、没有花花肠子就可以。

“哎,能看到这一天,我死也知足了。”季奶奶满足地叹气。

季越东皱眉:“您别再这么说了。”

季越东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不久后两人各自成立家庭,把他丢给爷爷奶奶抚养。

他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爷爷前几年因病去世,奶奶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打去年年底开始,一直在私人医院调理。

孙子的年龄已近而立,奶奶最盼望的,便是在入土前看到最爱的孙子成家。

为了实现奶奶愿望,季越东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找人形婚。这场婚礼没请多少宾客,甚至连父母那边都只给了一个消息,其实就一场戏给奶奶看。

离得太远,季奶奶看不清细节,她拍拍季越东,“你把那孩子带来,我仔细看看。”

“好。”季越东起身,把轮椅推离窗口,出去却发现男孩不见了。

季越东叫住刚才穿白衬衫的男人,“晓辉,人呢?”

王晓辉是季越东的助理,“我看他往卫生间那边去了,我把他叫过来?”

“不用,我去吧。”

季越东穿过人群,接受了几个合作伙伴的祝福后转到卫生间,伸出修长的手指,扣了两下门。

司渺裤子拉链还没拉好,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得手一个哆嗦,拉链卡在中间,更拉不上去了。

他手忙脚乱弄了半天,敲门声又礼貌的响了两下,司渺拉开门,“需要.......”

他以为是刚才接待他的人找他,没成想换成了另一个人。

这人身量极高,目测一米九还多,五官是那种属于成熟男人的深邃硬朗,比例极好的身材包裹在剪裁合身的西装下,宽肩窄腰大长腿,十分养眼。

司渺有点腿控,他努力把视线从那双腿上收回来,正巧看到了对方上衣口袋里,插着的玫瑰花。

???!!!

所以这就是......他的形婚对象?

现在网吧老板的硬件都这么强了吗?

这种反应季越东经常见到,早就习以为常,他张口道:“跟我来。”

男人的声音更是说不出的低沉悦耳,司渺跟在他后面,心情稍微好了点。

——对方看起来像是个正人君子。

以后要共处一室,司渺挺怕对方对他用强的,因为签订的合约里,对方要求他“履行婚姻义务”。

别的“婚姻义务”他都能履行,收钱办事天经地义,只是关于夫夫生活这一块......他真的接受不了。

男人带他走到一间屋子门口,低声嘱咐:“里面是我的奶奶,一会进去,你听我说就行。”

司渺秒懂,对方花三十万找他的目的,是安抚老人。

司渺点点头,男人打头进去,“奶奶,他来了。”

“孩子,快过来,让奶奶好好看看。”季奶奶激动地转过轮椅。

作为一个预备役演员,这种剧情司渺接的毫无压力,他走过去,半跪在地上,乖巧打招呼,“奶奶好。”

这孩子这么俊,又这么乖,季奶奶都快笑开花了,她摸摸司渺的头,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八卦:“孩子,你和东东是怎么认识的?”

原来形婚对象叫东东啊,司渺一直不知道呢。他噤声等着“东东”回答。

季越东说:“我们是......”

“没问你!”季奶奶打断他的话,“我问孙婿呢。”

好不容易能跟刚到手的热乎孙婿聊会儿天,那臭小子非得插什么嘴,季奶奶剜了季越东一眼,慈爱地看着司渺。

司渺:“......”

司渺抿抿嘴唇,试探道:“奶奶,我们是在......网吧上网认识的。”

作者有话要说:跟小天们厚脸皮推一下自己的接档文《我氪的纸片人竟是我偶像》,巨苏巨爽的现代**,玩偶像变成被偶像玩,戳开我的作者专栏就能提前关注么么哒。

文案如下:

十八线小明星宋眠最近在玩一款虚拟恋爱游戏,他将主角偷偷设置成偶像陆时亦的形象,把演手撕鬼子赚的钱全氪了进去。

顶级流量陆时亦最近家里总出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甚至K信里还多出来一个怎么删都删不掉的联系人。

两个月后,可怕的事发生了——

宋眠亲眼目睹偶像穿着【他氪给纸片人的衣服】上节目,吓到差点头掉!

更让人头掉的是,下了节目,偶像把他堵在角落,死活不让他走!

陆时亦修长两指夹着他手机,“宋眠,你竟然玩儿我?”

宋眠心虚得厉害:“抱歉,要不您......再玩儿回来?”

陆时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当晚,宋眠曾经恶趣味氪给纸片人的兔尾巴、猫耳朵,全都回到了自己身上:)

对外冷淡对受不说人话顶级流量攻X对外执拗对攻不干人事十八线演员受

第2章 他的名字

“东东”是开网吧的,他去网吧上网,和老板一来二去勾搭上了,这剧情很OK,很合逻辑,很没有破绽。

季奶奶的表情顿时变得一言难尽。

身后男人面具一般板着的脸,也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可惜司渺背对着他,看不到。

季奶奶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东东,你都多大了......”

怎么还去网吧冲浪呢?电脑又不是买不起,是不是还要捞漂流瓶什么的啊?

顾虑着在孙婿面前训斥孙子不太好,更何况去网吧冲浪,能冲来这么个小帅哥,说到底还是孙子赚到了。

季奶奶咽下剩下的话,又问了问司渺现在的情况,司渺如实回答在H电上学。

只聊了这么几句,奶奶的脸上便已现出疲态,季越东看出她累了,找王晓涛过来送她回医院。

司渺也乖顺的跟着大家一起送,上车前奶奶拉着他非要加微信,看到这一幕,季越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看起来奶奶很满意他的形婚对象,也不枉他打破平静的生活,强迫自己接纳一个陌生人到家里碍眼。

车子疾驰而去,季越东转向司渺,勾勾唇角,“走吧,小网友。”

司渺:“......”

.

送走一个“观众”,庄园里还有更多的“观众”,司渺天生不喜欢应酬,不得不挂上虚假的笑,和那些人觥筹交错。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五仁汤圆《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31:11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31:11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31:11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31:11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31:11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31:11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31:11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31:11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1:11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