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小说[五仁汤圆]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小说[五仁汤圆]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起来吧,孩子。”郭钊暗暗叹了口气。郭钊低下头,拍拍司渺的肩膀,“我考虑考虑。”现代社会常识:“我考虑考虑”约等于“你没戏”。最后还是郭钊先反应过来。司渺还沉浸在刚才的情境中,说话磕磕巴巴,“您、您觉得我、我怎么样?”走到门口,他才想起来自己还光着脚,又跑回来拿鞋。有好心的女员工拉住他,红着眼睛给他塞了几包纸巾。他走进电梯,按下顶层。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小说章节试读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作者:五仁汤圆【完结+番外】

文案:形婚婚礼当天,司渺起晚了,稀里糊涂上了婚车,被满场大佬惊得躲去卫生间。

结果裤子拉链还没拉好,清冷禁欲的男人突然出现:“该去敬酒了。”

这人长得……怎么和介绍人发来的背影照不太一样?

更可怕的是,从此以后,他的裤链再没拉好过。

介绍人说,司渺形婚对象是个网吧小老板,司渺便一直这么认为,直到电影节那天。

主持人:有请东方影业董事长季越东先生,为获奖者颁奖!

清冷禁欲·季越东:宝贝,恭喜斩获影帝。

获奖者司渺:????

吃瓜群众:……您家网吧真他妈大。

所以,结婚两年才发现上错婚车怎么办?

司渺:还能怎么办,凑合着过呗——真香。

CP:电影学院穷酸学生受X心机狠辣总裁攻

食用指南:

①日更,每晚23:00左右更新

②甜度+++++,1V1,双C,HE

③背景同性可婚,架空无逻辑,弃文不必告知,好意心领了

④作者微博:五仁汤圆圆,等待临幸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渺,季越东 ┃ 配角:作者专栏跪求收藏 ┃ 其它:作者专栏跪求收藏

作品简评:电影学院大二的学生司渺,为给母亲治病无奈之下同意和一位网吧老板形婚,哪知婚礼当天起晚了,稀里糊涂上错了婚车,错嫁给影视业龙头、东方影业的董事长季越东。在婚后的相处中,两人渐渐发现彼此的闪光点,互相扶持着走过了一段艰辛的岁月,司渺成功攀上事业巅峰,斩获影帝,同时也获得了属于自己的爱情。本文行文流畅,语言轻松幽默,主角受看似温和的外表下,有一颗勇敢进取、永不屈服的心。主角攻对外冷漠狠辣,实则背地里一直默默帮助受。希望这个互相温暖、互相治愈的小故事,能陪读者们度过一个美好的夏天。

第1章 记一场稀里糊涂的婚礼

“这边!快点快点!”

司渺一身白西装,刚从小旅馆破旧的楼栋口出去,就见一排纯黑色的车列成长龙,似是在等待着谁。

为首的红车旁,戴白手套的司机翘着脚尖冲他挥手,“一会儿时间到了!”

司渺揉揉眼睛,被催的终于跑了两步,司机赶紧迎上来,看清他的相貌后先是愣了一下,拉开后门把他塞进后座。

“您系好安全带,咱们这就出发了。”

司机转头和司渺交代一句,踩下油门,手伸出窗外打了个手势。

后面的黑车随着手势发动,车队缓缓驶出小巷。

这是一条老路,横亘在老城区和新城区之间,穷人和富人像是被这条路区分开来,泾渭分明,谁也融不进谁的圈子。

路左边是司渺昨晚临时落脚的小旅馆,右边是五星级大酒店,司渺左右看了一圈,目光最后停在后视镜上,胡乱揉了几把额前的碎发。

婚车司机目光也鬼使神差地落到后视镜上,无他,这孩子看起来太小、太好看了。

干等二十分钟的怨气瞬间消失,司机笑着寒暄:“昨晚没睡好?小年轻就是爱熬夜,您多大了?”

司渺靠在座位上,歪着头反问:“您感觉我多大?”

“高中毕业没?我看顶多十七八。”

司渺笑笑:“十七八结婚......那可是犯法了,我两年前高中毕业,现在上大二。”

顿了顿,他道:“H电影学院。”

司机刚要问他在哪个学校上学,被他一句话堵了回来,不禁咋舌,“学电影的......以后就是明星了啊。H电那么难考,你是一次考过的吗?”

司渺点点头,这时司机接了个电话,听起来是对方在追问进度,司渺趁他接电话的功夫眯了一会儿。

除了白天上课以外,司渺还在酒吧兼职驻唱,一周去三次。昨晚有个顾客砸钱,他不好拂人家面子,一直唱到后半夜,今早差点没爬起来。

头发没来得及打理,租来的西装也没熨烫,看着实在不像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

不过他不在意,他连裤子上的折痕都懒得捋平。

这只是一场契约婚礼,结婚证都没领,两年合约期过去后,大家归为陌生人,用不着太把这场婚礼当回事儿。

司机看司渺睡了,挂掉电话后没再找他聊天,车子平稳运行半个小时左右,司机小声唤他,“先生,到地方了。”

司渺“嗯”了一声,睁眼道谢,打起精神准备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按照正常婚礼流程,对方应该亲自过来接亲的,既然没来接,说明对方也没把这场婚礼当回事儿,这倒挺合司渺胃口。

可毕竟是婚礼,对方不在意,对方的亲朋好友不一定不在意,说不定已经围在外面等着看他了。

司渺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下车。

“......师傅,您确定没开错?”

车队停在了一座庄园门口,透过哥特风雕花大铁门,能看到里面矗立的独栋别墅,以及别墅外分列两排的餐桌,和扎满鲜花的木质椅子。

司渺不是土生土长的H市人,但他对眼前这个地方多少了解一点——H市著名的富人区,偌大的地皮只开发出十座小庄园,售价高的令人发指,一根草的价格直逼一张软妹币。

司机被他问懵了,“......没错啊,就是这儿。”

“......谢谢您。”司渺再次道谢,抬腿往里走,“辛苦了。”

不怪司渺怀疑司机,他现在还记得婚介所给他的原话:“对方就是个网吧小老板,一年赚不了几个钱,能给你三十万你就知足吧,这可是他攒了好几年的老婆本呢!”

怎么想,都不像是能在这地界儿买得起房子的人。

估计是和亲人或者朋友借的房子吧。

庄园里人不多,大家都在互相交谈,服务生忙着给众人拿饮料,没怎么注意到他。

司渺没遇到被围观的情况,独自走到铁门前。

前脚跨进去,后脚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笑着过来,“您是新郎吧?跟我来。”

这男人说的是问句,行动却很笃定,说完话转身便走。

司渺随他走到左边角落,男人指了指凳子:“您在这稍等,需要您的时候我会来叫您。”

说着,他从花瓶里折下来一枝玫瑰,插到司渺胸前的口袋中,“如果有人找您交谈,您只需要微笑就可以了。”

司渺了解他话里的意思:多听多看少说话。男人见他挺乖的,安心离开,司渺无聊摸出手机。

昨晚他一直在台上,出酒吧的时候太晚,没回学校宿舍,随便找了个便宜的小旅馆,累的沾枕头就着,没来得及查收信息。

解开锁屏,蹦出来一条短信两条微信,司渺打开短信,是诈骗的,随手删了,他又打开微信。

周嘉言:【小司,我听说郭导那戏的男四号要换人】

周嘉言:【你去试试不?】

周嘉言是司渺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比他大两岁,小时候拍过广告,算是童星出身,后来高中毕业没继续念书,卷铺盖卷离家去影视城做了个群头。

群头就是群众演员的领队,周嘉言做了好几年群头,手下千八百号群演,司渺就是跑龙套时候和他认识的。

他能得到些小道消息,司渺毫不意外。

微信是昨晚八点发过来的,司渺连忙打字:【消息准吗?】

充话费赠的智能机反应有点慢,小圆圈转了几十秒才发出去,那边倒是回的很快。

周嘉言:【准,原来的男四号被朝阳群众举报,半个月前被警丨察逮进去了】

小司:【可我去哪找他呢】

周嘉言:【明天上午,郭导去东方要宣发费,你可以过去堵他】

周嘉言所说的“东方”即是东方影业,影视业内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前些年陆续成立了东方娱乐、东方传媒等子公司,投资的电影无论票房、口碑都相当不错。

司渺一颗心蠢蠢欲动:【谢谢,我明天去试试。】

周嘉言:【跟我还说什么谢谢[敲头],对了,你千万别被东方那个神秘的老总看见哈,据说他脾气很古怪、很差、很变态[骷髅]】

东方影业名义上是季国立控制,实际上大部分股权已经被他儿子吞了。这位季公子不喜欢出现在镜头前,所以到现在,外界还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子。

估计是地中海加啤酒肚的标配,那种大佬应该不会无聊到,看他一个小龙套抱着导演大腿哭吧。

司渺承诺无论这次成不成都会请周嘉言吃饭,周嘉言隔着屏幕扔给他一个飞吻。

与此同时,别墅内。

季奶奶坐在轮椅上,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毯子,透过玻璃向外看,嘴里不住嘀咕:“不错,不错,真是个好孩子。”

季越东握着季奶奶的手,“您喜欢就好。”

“什么叫我喜欢就好?”季奶奶嗔怪道,“最重要的是你喜欢!”

季越东侧头向外瞥了一眼——坐在角落的男孩低头看着手机,他似乎有些营养不良,身子特别单薄,发稍微微泛着黄。

皮肤白到几近透明,隐在阴影里的下颌线十分柔和,似是感受到这边的目光,他收起手机,抬起了头。

窗子贴了单面膜,季越东知道男孩看不见他,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

阳光跳耀在男孩脸上,勾勒出清爽的五官和清澈的眸子,左眼下一颗小小的美人痣,又为他平添了几分缱绻的味道。

这样两种矛盾的气质糅合在一起,竟让人有种想要更深一步探究的冲动,

说实话,男孩的年纪和相貌季越东没预料到,他当初和远房表舅提的要求,是长相中等,人听话、没有花花肠子就可以。

“哎,能看到这一天,我死也知足了。”季奶奶满足地叹气。

季越东皱眉:“您别再这么说了。”

季越东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不久后两人各自成立家庭,把他丢给爷爷奶奶抚养。

他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爷爷前几年因病去世,奶奶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打去年年底开始,一直在私人医院调理。

孙子的年龄已近而立,奶奶最盼望的,便是在入土前看到最爱的孙子成家。

为了实现奶奶愿望,季越东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找人形婚。这场婚礼没请多少宾客,甚至连父母那边都只给了一个消息,其实就一场戏给奶奶看。

离得太远,季奶奶看不清细节,她拍拍季越东,“你把那孩子带来,我仔细看看。”

“好。”季越东起身,把轮椅推离窗口,出去却发现男孩不见了。

季越东叫住刚才穿白衬衫的男人,“晓辉,人呢?”

王晓辉是季越东的助理,“我看他往卫生间那边去了,我把他叫过来?”

“不用,我去吧。”

季越东穿过人群,接受了几个合作伙伴的祝福后转到卫生间,伸出修长的手指,扣了两下门。

司渺裤子拉链还没拉好,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得手一个哆嗦,拉链卡在中间,更拉不上去了。

他手忙脚乱弄了半天,敲门声又礼貌的响了两下,司渺拉开门,“需要.......”

他以为是刚才接待他的人找他,没成想换成了另一个人。

这人身量极高,目测一米九还多,五官是那种属于成熟男人的深邃硬朗,比例极好的身材包裹在剪裁合身的西装下,宽肩窄腰大长腿,十分养眼。

司渺有点腿控,他努力把视线从那双腿上收回来,正巧看到了对方上衣口袋里,插着的玫瑰花。

???!!!

所以这就是......他的形婚对象?

现在网吧老板的硬件都这么强了吗?

这种反应季越东经常见到,早就习以为常,他张口道:“跟我来。”

男人的声音更是说不出的低沉悦耳,司渺跟在他后面,心情稍微好了点。

——对方看起来像是个正人君子。

以后要共处一室,司渺挺怕对方对他用强的,因为签订的合约里,对方要求他“履行婚姻义务”。

别的“婚姻义务”他都能履行,收钱办事天经地义,只是关于夫夫生活这一块......他真的接受不了。

男人带他走到一间屋子门口,低声嘱咐:“里面是我的奶奶,一会进去,你听我说就行。”

司渺秒懂,对方花三十万找他的目的,是安抚老人。

司渺点点头,男人打头进去,“奶奶,他来了。”

“孩子,快过来,让奶奶好好看看。”季奶奶激动地转过轮椅。

作为一个预备役演员,这种剧情司渺接的毫无压力,他走过去,半跪在地上,乖巧打招呼,“奶奶好。”

这孩子这么俊,又这么乖,季奶奶都快笑开花了,她摸摸司渺的头,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八卦:“孩子,你和东东是怎么认识的?”

原来形婚对象叫东东啊,司渺一直不知道呢。他噤声等着“东东”回答。

季越东说:“我们是......”

“没问你!”季奶奶打断他的话,“我问孙婿呢。”

好不容易能跟刚到手的热乎孙婿聊会儿天,那臭小子非得插什么嘴,季奶奶剜了季越东一眼,慈爱地看着司渺。

司渺:“......”

司渺抿抿嘴唇,试探道:“奶奶,我们是在......网吧上网认识的。”

作者有话要说:跟小天们厚脸皮推一下自己的接档文《我氪的纸片人竟是我偶像》,巨苏巨爽的现代**,玩偶像变成被偶像玩,戳开我的作者专栏就能提前关注么么哒。

文案如下:

十八线小明星宋眠最近在玩一款虚拟恋爱游戏,他将主角偷偷设置成偶像陆时亦的形象,把演手撕鬼子赚的钱全氪了进去。

顶级流量陆时亦最近家里总出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甚至K信里还多出来一个怎么删都删不掉的联系人。

两个月后,可怕的事发生了——

宋眠亲眼目睹偶像穿着【他氪给纸片人的衣服】上节目,吓到差点头掉!

更让人头掉的是,下了节目,偶像把他堵在角落,死活不让他走!

陆时亦修长两指夹着他手机,“宋眠,你竟然玩儿我?”

宋眠心虚得厉害:“抱歉,要不您......再玩儿回来?”

陆时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当晚,宋眠曾经恶趣味氪给纸片人的兔尾巴、猫耳朵,全都回到了自己身上:)

对外冷淡对受不说人话顶级流量攻X对外执拗对攻不干人事十八线演员受

第2章 他的名字

“东东”是开网吧的,他去网吧上网,和老板一来二去勾搭上了,这剧情很OK,很合逻辑,很没有破绽。

季奶奶的表情顿时变得一言难尽。

身后男人面具一般板着的脸,也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可惜司渺背对着他,看不到。

季奶奶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东东,你都多大了......”

怎么还去网吧冲浪呢?电脑又不是买不起,是不是还要捞漂流瓶什么的啊?

顾虑着在孙婿面前训斥孙子不太好,更何况去网吧冲浪,能冲来这么个小帅哥,说到底还是孙子赚到了。

季奶奶咽下剩下的话,又问了问司渺现在的情况,司渺如实回答在H电上学。

只聊了这么几句,奶奶的脸上便已现出疲态,季越东看出她累了,找王晓涛过来送她回医院。

司渺也乖顺的跟着大家一起送,上车前奶奶拉着他非要加微信,看到这一幕,季越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看起来奶奶很满意他的形婚对象,也不枉他打破平静的生活,强迫自己接纳一个陌生人到家里碍眼。

车子疾驰而去,季越东转向司渺,勾勾唇角,“走吧,小网友。”

司渺:“......”

.

送走一个“观众”,庄园里还有更多的“观众”,司渺天生不喜欢应酬,不得不挂上虚假的笑,和那些人觥筹交错。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五仁汤圆《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漂亮朋友小说[卡比丘]在线试读

沈宜游过了三个小时才下来,这有些出乎李殊的意料,不过在此期间,李殊恰好完成了完整的一项工作,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沈宜游走得慢吞吞的,踩着一双李殊没见过的毛绒拖鞋,穿睡衣和厚外套。走出小区大门后,沈宜游停下脚步,抬起头,像是漫无目的地看了几秒头顶的枯枝,再抬脚晃荡到了储物柜的密码屏边。这时候,李殊认为沈宜游像自己童年阅读过的一本童话书中,全书三十九页第五幅彩色插图里的蓝湖上的天鹅。李殊决定等见到沈宜游再走,他打开了电脑,一边看着昨晚艾琳做好的会议记录,一边留意储物柜和小区大门口的动静。李殊眼睛看着车窗外,离...

2019-09-03 07:31:11

民国之联姻小说[云起南山]在线试读

他也不是捡老爹爱听的说,谁都知道白家在天津的别院里还有个外姓主人,要不他妈为何从不跟着他爸来天津?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大户人家的老爷,没听说过谁不在外头养情儿。只是他爸身边的这位,性格倔得出奇,说死不肯低头做小,宁可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华医堂?没听说过的招牌。”白翰辰忍住笑意。老爹亲自试药,不深究缘由,只当他是爱子心切。白翰辰笑得肩膀微颤。白翰辰笑着打锸:“爸,继香火的事儿着什么急啊。您还硬朗,说不准哪天又给我添个弟弟妹妹。”白老爷四下看看——尽管这院儿里除了他们父子并无旁人——压低声音道:“前些天跟华...

2019-09-03 07:31:11

言不由衷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一切都是一场设计好的预谋,而他就是这个预谋里的猎物,毫无自知的一步步走进陷阱。直到近两年,他再也不会想过去的事了。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以至于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显得如此毫无防备。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梁瑞的大脑有些空白,他想到了这一切的缘由,他想到江铭知道他还活着后大概不会放过他……却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当年他刚刚假死离开的时候,躲躲藏藏,也想过被发现后该怎么办?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演练……梁瑞慢慢的转过身,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梁瑞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幕幕记忆中的场景和眼前的一切渐...

2019-09-03 07:31:11

动物爱人小说[魏丛良]在线试读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宇智波哀酱 1个;名字是我瞎起的、Ares 5瓶;第4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姜也南对他说,下午想见一面。“我把地址发给你。”...

2019-09-03 07:31:11

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

时隔小半月,楚喻又一个人摸到了青川路。早上对着粥叹气,突然想起来,在青川路的巷子里,好像闻到过一股特别香的味道。可惜今天黄历上八成写着诸事不宜。悬着的心稳稳放下,楚喻扔开手机,闭眼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他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恹恹的没胃口,却又总是半夜被饿醒。对方目的明确,“看着眼生,但相逢就是缘,拿点零钱花花?”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报出这个名字试试,毕竟他统共就只认识这一个社会哥。...

2019-09-03 07:31:11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2019-09-03 07:31:11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2019-09-03 07:31:11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1:11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1:11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