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朋友小说[卡比丘]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漂亮朋友小说[卡比丘]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沈宜游过了三个小时才下来,这有些出乎李殊的意料,不过在此期间,李殊恰好完成了完整的一项工作,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沈宜游走得慢吞吞的,踩着一双李殊没见过的毛绒拖鞋,穿睡衣和厚外套。走出小区大门后,沈宜游停下脚步,抬起头,像是漫无目的地看了几秒头顶的枯枝,再抬脚晃荡到了储物柜的密码屏边。这时候,李殊认为沈宜游像自己童年阅读过的一本童话书中,全书三十九页第五幅彩色插图里的蓝湖上的天鹅。李殊决定等见到沈宜游再走,他打开了电脑,一边看着昨晚艾琳做好的会议记录,一边留意储物柜和小区大门口的动静。李殊眼睛看着车窗外,离

漂亮朋友小说章节试读

《漂亮朋友》作者:卡比丘【完结】

文案:李殊X沈宜游。

一个关于完全不懂怎么爱的李殊,以及超级需要被爱的沈宜游的简单恋爱故事。

第一章

“你效率总是很低,因为你在无效社交上花了太多时间。”

李殊坐在落地窗旁的人体工学椅上,面无表情地对沈宜游说。

他的手肘撑在桌上,面前摆着两台笔电,穿着印有方程式的纯棉T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理得很短的浓密黑发自发根微微蜷曲,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因说话而张合着的嘴唇看上去非常柔软。

如果将此刻的画面录下后静音播放,大多数人会认为李殊善良无害,而非刻薄无情——但沈宜游正在听。

所以沈宜游看着他,干巴巴地复述:“无效社交。”

“你现在情绪激动,不同意我也理解。”李殊说着,扫了一眼左面的笔电屏幕,突然停止了说话,沉思少时,把手放到键盘上。

此后十分钟,房间里只剩下机械而乏味的打字声。

沈宜游不必走过去看,都知道李殊在给下属回邮件,只是这一次,沈宜游不但没有觉得自己被忽视,还松了一口气。

毕竟,从他九点钟随口说自己下周要陪一个朋友去逛装修市场算起,李殊已经没完没了地对他布了一个小时的自律之道。

沈宜游起初还反驳几句,后来就什么都不想说了,脑中只剩一句话翻来覆去地播放,“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李殊的心里永远只有自己,沈宜游想,他真的受不了了。

笔电的扬声器传出邮件发送的提示音。李殊的眼神又在屏幕上停留了几秒,才抬起头,温温吞吞地接着对沈宜游:“时间会证明一切,你以后一定会感谢我。”

沈宜游看着李殊的眼睛,忍不住反唇相讥:“你这么多道理怎么不去TED演讲,让全人类一起感谢你好了。”

李殊没听出沈宜游语气中的讥诮,只是用食指敲敲桌子,实事求是地告诉沈宜游:“我倒是收到过演讲邀请。”

“我没空去,”他又说,“你以为我对所有人都这么有耐心吗。”

沈宜游看他一会儿,才说:“那我谢谢你了。”

“不必。”李殊说。

他站起来,不疾不徐地地走到沈宜游身边,低下头吻沈宜游的脸颊,告诉沈宜游:“听我的话就是最好的感谢。”

李殊把手放在沈宜游的腰间,手心热度穿过睡袍,紧触皮肤,让沈宜游有了温暖安全的、想要持续拥抱的错觉,然后沈宜游抬头看他,温暖又消失了。

李殊仍然居高临下,高高在上,仍然不愿意放过沈宜游。他带着自己从不肯承认的傲慢和固执,持续地追问:“明白了吗?”就像要是两人达不成一致的意见,他就没法睡觉似的,

沈宜游脑袋里关于雪花的伏尔泰名言换成了更简单的短句。

他变得不能集中精力,也不能理智地思考,好像有悬浮着的邪恶幽灵附在耳边,轻柔地劝诱他“从房里出来”,“分手就能解脱”。

沈宜游心里反对的声音时而大,时而小,他把目光偏开,试图让自己冷静,但李殊扣住了他的下巴,不许他离远一寸。

李殊低头吻了他,边吻边含糊地说:“承认我是对的有这么难吗。”

沈宜游抿着唇,紧闭上眼睛,无声地抗拒着,又按着李殊的胸口,把他推远少许。

“李殊。”沈宜游很轻地说,但是没有看他。

他们还是挨在一起,李殊的手也依然放在沈宜游背上,他好像以为沈宜游马上就要服软了,准备把沈宜游抱起来带回房间,问沈宜游“想说什么”。

李殊的语气甚至带着期待,有很少的得意,听起来无思无虑,像块又烫又湿的厚毛巾,把沈宜游的脸严实地捂了起来。

沈宜游沉默很久,最后用自己都听不清的音量,对李殊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不想再这样了,”沈宜游从李殊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很慢地说,“我们真的不合适。”

至此,起居室陷入了长久的寂静。

这天室外疾风骤雨,不过李殊的公寓隔音很好,只能看见打在玻璃上的水大片大片地往下滑,看见蒙在水雾里的亮灯轮船和江景,听不见坏天气的动静。

李殊低着头,想了很久,才问沈宜游:“哪里不合适?”

沈宜游一开始没看着李殊的眼睛,李殊很轻地推了推他的手臂,他才抬头和李殊对视,他对李殊说:“哪里都不合适吧。”

李殊又安静了几秒,才说:“我不觉得。”又再低声下气了一些,对沈宜游说“别闹脾气,成熟一点”,然后又伸出手,想抱抱沈宜游。

沈宜游躲开了。

“我没有。”沈宜游对他说。

沈宜游不想多说,也没力气多说,径自往卧室边的衣帽间走,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李殊跟在他身后,站到房间门口抱着手臂看他,但始终没再开口。

沈宜游没在李殊的酒店公寓里放太多东西,因为他并不常住在这里。

李殊的家和事业都不在S市,从沈宜游认识他起,他永远在全球飞,为自己的流媒帝国锦上添花。他们隔一阵子见一次,大多数时候李殊来找沈宜游,少数时候沈宜游去找李殊。

沈宜游平时有自己的住处,在不远的一个小区有套两居室的小房子,不如李殊的公寓豪华,但不差,至少像个家。

沈宜游可以在里面尽情地进行李殊所谓的无效社交,或者躺着二十四小时什么都不做,也没人会在一旁企图感化他。

沈宜游摊开行李箱,把自己的衣服叠好了,一件件往里放,李殊一直守在衣帽间门口,当然没有帮忙,但也不曽制止。

等沈宜游理完东西,把行李箱合上,他才出声问沈宜游:“你想清楚了吗。”

沈宜游“嗯”了一声,扣上箱子的扣子,在衣帽间昏暗的灯光里,又听见李殊说:“你要分手,我不会留你。但你知不知道成年人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要是以后你后悔了,我也不会再——”

“那你放心,”沈宜游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李殊,“我不会死皮赖脸回来找你的。”

李殊被沈宜游瞪得怔了怔,噤声了。

沈宜游以为他接受了,但当沈宜游站起来,拖着行李箱经过他身边时,他还是用力拉住沈宜游的手臂。

李殊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力气特别大,把沈宜游握得很疼,沈宜游根本挣不开。

“我没说你死皮赖脸,”李殊侧着身,在衣帽间门口抱紧了沈宜游。他身上干干净净的沐浴乳味萦绕在沈宜游周身,是一种很容易让沈宜游心软的味道。

沈宜游问他:“你能不能放手。”

李殊没放,反而抱得更紧了,他说:“沈宜游,别跟我开玩笑。”

沈宜游想了一会儿,说疼,李殊才松手了。

沈宜游往门口走,李殊没拦他,只在后面大声说:“沈宜游!”

沈宜游没停下,开了门,经过走廊,按了电梯,没往后再看一眼。

第二章

电梯下行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楼层,沈宜游想到或许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电梯对面新换的兰花盆栽,又回头望了望镜子里眼睛泛红的自己,然后拖着箱子走了出去。

他经过自动打开的玻璃门,找到自己的车,打开后备箱,费劲地搬起行李放进去。

后备箱很小,箱子却很大,沈宜游吃力地把箱子往里推了推,才勉强把箱门合上。

沈宜游在车尾站了几秒,觉得自己眼睛有点疼,但是心跳还算平缓。

他慢慢走了几步,坐进车里,看着亮起的仪表盘,眼里终于难以自控地泛起一层水汽。

反正他又白长了三岁,二十六岁生日临近,又重新变回单身一人。

“算了,不要你了。”沈宜游用气声自言自语,然后把眼里的水汽眨走了,调大音乐声,踩下了油门。

近十二点的高架路空荡了许多,前后车辆都罩在暴雨里,车灯的鹅黄光晕边缘朦朦胧胧,时大时小地在视野里移动着。

沈宜游开得飞快,迅速地变换着车道,从高悬的路灯和沿线高楼旁经过,雨刮器把糊住了玻璃的雨水刮走,很快又有新的雨滴掉下来。

如同沈宜游的糟糕心情,离李殊越来越远,仍然不见好转。

快到家时,沈宜游接到了刑沛的电话。

刑沛是沈宜游的多年好友,也是李殊所谓的“沈宜游无效社交圈”中的一位,但沈宜游很喜欢和刑沛在一起,因为刑沛关心他,却不会管教他。

刑沛那头背景音很嘈杂,大声问沈宜游现在在哪儿,喝酒要不要来。

沈宜游安静了十来秒钟,没思考刑沛的问题,只是不由自主地发呆,直到刑沛重新提高音量问了他一次,他才陡然惊醒,告诉刑沛他在开车,又让刑沛发个定位,他马上到。

刑沛和其他几个朋友在一家俱乐部唱歌,沈宜游进了包厢就埋头喝酒。

他酒量不好,没几杯已经面红头晕。他觉得燥热难当,把外套脱了,恰好看见手机从口袋里滑了出来,就拿着看了一眼。

没有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新信息,往后应该也不会再有,李殊就是这样,沈宜游在被酒精催快的隆隆的心跳声里抑制不住地想,李殊对前男友和对前雇员的态度还真是如出一辙。

李殊在沈宜游面前开除过一任助理,因为助理没有及时处理他的要求。他劝电话那头的人去投简历,说“或许某些新的初创公司会接纳你去做前台。”

那时沈宜游坐在李殊的书桌上,两人的手紧紧握着。沈宜游看李殊的侧脸,和他说话的样子,觉得李殊看起来明明心平气和,做事慢条斯理,好像脾气那么好,那么温柔,说的话却这么无情。

挂下电话后,李殊吻了沈宜游的眉心,让沈宜游等等,然后拨了人力主管的号码,要对方立刻招聘接任的助理。

沈宜游与李殊正在热恋,开玩笑问李殊:“你跟我分手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果断。”

李殊没说“我们不会分手”,他说“你不一样”。

而沈宜游没有在意,他觉得李殊的眼神认真得很可爱,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角,李殊便顺势按住沈宜游的背,沉默地和沈宜游接吻。

他的手牢牢地贴着沈宜游的身体,也要沈宜游与他贴紧。

谈恋爱的时候,沈宜游听到过许多类似言论,说他对李殊而言很特别、很不一样。

沈宜游最初喜爱听这样的话,因为他也觉得自己特别,后来渐渐清醒了,他才想明白,即便是真正的特别,但也只是无足轻重的那一种。

包间顶上的效果球灯一直在转,四周吵闹的声响含混不清地挤进沈宜游耳朵里。

沈宜游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就在沙发上闭眼休息了一会儿,刚感觉稍稍清醒了些,刑沛挨到他身边来,悄声问他:“你怎么喝这么多?”

她按着沈宜游肩膀,又说:“你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沈宜游睁开眼看看她,摇了摇头,不说话,刑沛觉得自己猜对了,拿起沈宜游的手机,强行对着他的脸解了锁,打开通讯录。

说起来挺怪的,沈宜游从来没带他男朋友出来过,也不常提,刑沛和沈宜游算得上很亲近了,都只知道对方名叫李殊。

“我让他来接你吧,好吗?”她把李殊的号码找出来,放在沈宜游面前晃了晃,询问沈宜游说。

沈宜游不说话,刑沛擅自拨了号,对面几乎是立刻接了,问这头:“什么事。”沈宜游的男朋友的声音还挺好听的,但音调不知怎么压得很低,语气也很冷淡。

刑沛愣了愣,有些尴尬地说:“你好,我是沈宜游的朋友,他喝多了,你方便来接他吗?”

她边说边抬眼去看沈宜游,沈宜游乖乖坐着,老老实实地看着她。

“你打给谁。”沈宜游问。他长了一双漂亮得让人过目难忘的眼睛,在缓缓转动着的斑驳的氛围灯灯光下,拥挤的、充满轻松快乐的俱乐部包房里,好像有些格格不入的伤心。

刑沛感到刹那的酸楚,既像有细针轻扎,也像被拳头一把攥紧。她想拍拍沈宜游的背,说我打给李殊,他肯定很快会来接你,但还没有抬手,她就听见电话那头的人告诉自己:“不方便。”短暂停顿了一秒后,对方接着说:“他已经和我分手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刑沛愣住了,对方重新问了一遍,是否可以挂电话,刑沛本能地“嗯”了一声,通话就结束了。

耳边的扬声器没有任何声音了,但沈宜游还一声不吭地看着她,像在等她回答或传话。

刑沛很是窘迫,不知该不该怎么对沈宜游转达,正犹豫时,沈宜游伸手把她握着的手机抽走了。

他紧紧抓着,贴在耳边听了听,又放到眼下,看见了静止的联系人页面,呆了几秒,小声地自言自语:“挂了啊。”

“他说什么?”沈宜游又问刑沛,他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有少许苦恼。

刑沛和他对视着,脑袋好像跟着变空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好在沈宜游没在意,他把手机放一边,想了少时,叫她:“沛沛。”然后很轻地说:“你帮我叫个代驾吧。我想回家了。”

刑沛的酒醒了,她扶着沈宜游下了楼。

外头雨停了,风很大,沈宜游裹紧了风衣外套,坐进车里。刑沛和代驾确认了地点,看车子驶离视野,才转身回去。

第三章

把公司本月财报发送给老板的半分钟后,大洋彼岸的艾琳·菲尔顿收到了回复:上线开会。

她抬头看了一眼办公桌对面挂着的东一区、东八区和西八区的标准时钟,确认了李殊所在的当地时间,半夜十二点半。

下属们早已习惯李殊的工作节奏,没多久就高效地聚在了视频前。

李殊的视频画面开得很早,镜头前没坐人,等高管都到齐了,他才端着水杯走过来。

艾琳已经将财报发送至各位高管手中,大家无声地翻看着报表,等李殊开口。

“我不满意。”李殊说。

艾琳打字的手停下来,看了李殊一眼,心中一沉。

李殊是旧金山湾区最年轻有为的创业者之一。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华裔中产家庭,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他的父亲是机械工程师,母亲是家庭主妇,祖父曾是军官,战后携全家赴美定居,落地生根,在五十年间散出一支庞大的亲缘族系。

与大部分硅谷天才的故事相似,李殊有着求知欲强烈的、自我意识过剩的孤僻童年,喜爱闷头躲在家中的地下室钻研,没有朋友,也几乎不和人交流。直到进入大学,加入了兄弟会,有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才自然有了不大却稳定的社交圈。

十九岁时,由于视频网站的数据统计缺陷,室友的账号被错误删除,李殊用自己两年的Putnam的奖金租了服务器,买了一台新电脑,和室友创办了Eps,日夜颠倒地在宿舍公共休息室的角落写出了第一版程序。

半年后,他们获得了第一位风险投资家的青睐。至今十年,公司出过巨大丑闻又化险为夷,曽接近破产边缘而起死回生,也曾与投资人反目,对峙法庭,占据湾区新闻头条数周。

媒体给李殊贴的最大标签是怪。

李殊经营流媒体和环保公司,善于利用舆论造势,却极度厌恶镜头,几乎从未公开出镜。

他在南湾区有两栋毗邻的玻璃大厦,在硅谷的大多数时间,他都在主楼45楼至47楼挑空建造的一栋怪异的半玻璃半水泥建筑里办公。

别有用心的好事者将这栋建筑与巴黎圣母院的钟楼的图片放在一起比较,猜测李殊一定像钟楼里丑陋的怪人,因此龟缩在角落,不愿现身。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卡比丘《漂亮朋友》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民国之联姻小说[云起南山]在线试读

他也不是捡老爹爱听的说,谁都知道白家在天津的别院里还有个外姓主人,要不他妈为何从不跟着他爸来天津?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大户人家的老爷,没听说过谁不在外头养情儿。只是他爸身边的这位,性格倔得出奇,说死不肯低头做小,宁可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华医堂?没听说过的招牌。”白翰辰忍住笑意。老爹亲自试药,不深究缘由,只当他是爱子心切。白翰辰笑得肩膀微颤。白翰辰笑着打锸:“爸,继香火的事儿着什么急啊。您还硬朗,说不准哪天又给我添个弟弟妹妹。”白老爷四下看看——尽管这院儿里除了他们父子并无旁人——压低声音道:“前些天跟华...

2019-09-03 07:31:06

言不由衷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一切都是一场设计好的预谋,而他就是这个预谋里的猎物,毫无自知的一步步走进陷阱。直到近两年,他再也不会想过去的事了。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以至于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显得如此毫无防备。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梁瑞的大脑有些空白,他想到了这一切的缘由,他想到江铭知道他还活着后大概不会放过他……却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当年他刚刚假死离开的时候,躲躲藏藏,也想过被发现后该怎么办?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演练……梁瑞慢慢的转过身,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梁瑞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幕幕记忆中的场景和眼前的一切渐...

2019-09-03 07:31:06

动物爱人小说[魏丛良]在线试读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宇智波哀酱 1个;名字是我瞎起的、Ares 5瓶;第4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姜也南对他说,下午想见一面。“我把地址发给你。”...

2019-09-03 07:31:06

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

时隔小半月,楚喻又一个人摸到了青川路。早上对着粥叹气,突然想起来,在青川路的巷子里,好像闻到过一股特别香的味道。可惜今天黄历上八成写着诸事不宜。悬着的心稳稳放下,楚喻扔开手机,闭眼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他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恹恹的没胃口,却又总是半夜被饿醒。对方目的明确,“看着眼生,但相逢就是缘,拿点零钱花花?”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报出这个名字试试,毕竟他统共就只认识这一个社会哥。...

2019-09-03 07:31:06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2019-09-03 07:31:06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2019-09-03 07:31:06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1:06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1:06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1:06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