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联姻小说[云起南山]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民国之联姻小说[云起南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也不是捡老爹爱听的说,谁都知道白家在天津的别院里还有个外姓主人,要不他妈为何从不跟着他爸来天津?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大户人家的老爷,没听说过谁不在外头养情儿。只是他爸身边的这位,性格倔得出奇,说死不肯低头做小,宁可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华医堂?没听说过的招牌。”白翰辰忍住笑意。老爹亲自试药,不深究缘由,只当他是爱子心切。白翰辰笑得肩膀微颤。白翰辰笑着打锸:“爸,继香火的事儿着什么急啊。您还硬朗,说不准哪天又给我添个弟弟妹妹。”白老爷四下看看——尽管这院儿里除了他们父子并无旁人——压低声音道:“前些天跟华

民国之联姻小说章节试读

《民国之联姻》作者:云起南山【完结+番外】

文案:付闻歌进京求学,于亲戚的安排下借住于京城第一富豪白家。

没过多久,他便发现自己原来是被许给了白家二少白翰辰。

而付闻歌受过西洋教育,对这段包办婚姻极为抗拒。

白翰辰似乎也不喜欢付闻歌,无论自家老爷子如何耳提面命,硬是拖着不肯成婚。

但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怼甜怼甜的。

【这本是医生故事系列的前传,看过那两本的可以找找熟人和彩蛋】

【作者北京土著,用母语写文,看不懂的可以留言问】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闻歌,白翰辰 ┃ 配角:忒多了 ┃ 其它:暂无

第一章

过了永定门,便算是进了北平城。

掀开车窗上的纱帘,付闻歌好奇地望向车外的街景,不多时便略感失望。目光所及之处,这座曾经的皇城和自小长大的保定却无太大差别。临街大多是搭出来的棚子,棚子后的墙面灰秃秃的,毫无生气。

黑色福特车稳稳重重地开着,遇上马车挡道,司机不耐地按响喇叭,骂骂咧咧。一架黄包车从车边跑过,车夫无意间与车窗后的付闻歌对视,脸上立时露出副惊艳的神情。

但马上,那眼里又挂满不屑。

放下纱帘,付闻歌转身坐正。他知那眼神里的含义:坐洋车的年轻后生,若不是老子家财万贯便是靠皮相换富贵,总归不是凭自己本事挣来的风光。

听到后面传来动静,副座上的中年人回过头,笑着问:“闻歌,北平可好?”

付闻歌应道:“没什么特别,都是旧东西,路倒是比保定宽。”

“这是南城,下九流待的地方,过了前门楼子就热闹了。”

“罗叔,你的北平口音越来越重了。”

“搁这地界儿待二十年,你也一样。”罗叔呵呵地笑着,“累了吧?甭着急,就快到白府了。”

付闻歌听了,稍稍直起身拽拽身上的学生服,把那几条久坐压出的皱褶拉平。又将放在腿上的学生帽拿起,对着后视镜戴端正。帽檐压在两条平直的眉毛上,遮挡住光洁的额头,也半遮住灵动的双眼。

“其实……罗叔,我住学校宿舍便好……住别人家里,横竖是添麻烦。”付闻歌轻声说。

罗敢垂下嘴角,忙不迭摆手:“那哪行,让你跟一帮子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虬一屋里,你爹能放心?”

摸摸脖子,付闻歌用指尖扣住发尾的细痣。这地方长痣,虽有男儿身却不能给自家祖宗传宗接代,倒是能替别的男人生儿育女,可又不如真正的女子好生养。这样的儿子养来白养,赶上灾年的时候,常有襁褓中的婴孩被扔到田间地头,任其自生自灭。

付闻歌无疑是幸运的,不但被精心养大还上了教会办的洋学堂。他更对得起这份培养,北平的国立医学院招生,全国只收不足一百人,他的成绩排在前十。

见付闻歌不说话,罗敢又说:“甭想旁的,白家是大户,不差你一间屋。你可这四九城儿看,连剃头刮脸的挑子都算上,哪个买卖不得白老爷点头才能开张?”

付闻歌轻轻皱起眉毛:“都民国多少年了,社会阶级还跟清朝似的。”

“呦,闻歌,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们这些洋学堂出来的孩子,眼睛顶在头顶上,瞧不见人间疾苦呐。偌大个北平城,没人管着,要乱的。”罗敢的话语中透着丝不以为然。

付闻歌略感不平:“罗叔,我学医,为的就是治人间疾苦。”

“寻常老百姓敢进医院找洋大夫么,进去一趟得多少现大洋?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还不都是去药店抓付药对付。”

“我将来开诊所,可以不收穷人的——”

付闻歌的话被司机一个急刹车打断,险些撞到座椅靠背。

迎面也开来一辆白色轿车,正是路面变窄的地段,错不开,可谁也不肯退。互相按了会喇叭,俩司机各自下车,立于车头对着叫板。罗敢在车上等了一会儿,见对面的司机一脸不忿儿地嚷嚷,皱皱眉推门下车。

“诶诶,爷们儿,来来,咱论个理儿。”罗敢拍拍对方司机的肩,指向白车驶来的方向,“您瞅瞅,您这车才进来几寸?您再瞧瞧我们这车,都快开到头儿了。”

司机趾高气昂,根本不把罗敢放在眼里,朝后反手一指:“我们白二爷的车在北平城就没退的道理!”

“呦!二爷的车啊!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罗敢说着,直奔白车的后座。他摘下帽子,恭恭敬敬地靠近车窗,抬手轻叩玻璃。

遮挡阳光的白帘被拉开,露出一张眉眼俊朗却表情冷漠的脸。玻璃缓缓降下,车内人的目光依旧直视前方。

“二爷,您吉祥。”罗敢恭敬请安,然后用帽子指指黑车的方向,“车里是老爷的客人,说话就到您府上落脚了,您看……是不是行个方便?”

里面的人侧过头,然而不是看罗敢,而是望向罗敢背后的摊子:一个卖土窑瓷器的,一个卖大碗茶的,正把路堵一结实。

“让他们挪地方。”他漠然地对司机下命令,每一个字都透着股子寒气。

罗敢听了,大三伏天儿的连汗都不出了——正如司机所说,白家的车,在这北平城里便是没有退的道理。

摊主不肯挪,毕竟瓷器和茶桌搬搬抬抬的不方便。司机不跟摊主多废话,上脚便踹。瓷器茶碗碎了一地,一时间满地狼藉,周围怨声载道。

付闻歌在车上看了,当下对这霸道的行径升起团怒意,推门下车冲到白车边,愤然拽开后座门。一位身穿白色锦缎长袍,年约二十六七岁的男子稳坐在车内。

见车门被拽开,白二爷的英眉剑目微微爬上丝不悦。他那脸比电影海报上的男主角还禁看,但这副好皮相却无法引起付闻歌的好感,当即冲对方吼道:“已经民国了,想做天王老子,滚回清朝去!

罗敢一把没拦住这祖宗,又听他拿话杵兑白二爷,顿时一脸磕了麻筋儿的表情缩起肩膀。

白二爷上下打量了一番付闻歌,半响,冷冷哼出声鼻音,慢慢悠悠地说:“这是谁养的家雀儿,叽叽喳喳,吵死个人。”

“你——”

付闻歌正欲争辩,却被罗敢拽到身后低声叮嘱:“闻歌,这是白老爷的二公子白翰辰,你就是要去他们家借住,可不能这么说话。”

“车开不过去就掀人摊子,他没道理!”付闻歌气不过,更看不惯罗敢那畏畏缩缩的态度,高声道:“罗叔,白家要是都像他这种仗势欺人的主,我才不去住!”

就着他的话音,叮当几声响,车里甩出十几枚银元落到地上。两个摊主一看,也顾不上吵吵了,赶忙弯腰去拾银元,还差点为了谁该多拿一块动起手。

付闻歌白皙的脸颊顿时涨红。俗话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家里打小就这么教的。可眼下的局面,反倒让他刚才的抗争显得愚蠢而且多余。

白翰辰抬抬手,司机赶忙把车门给关上。坐在车里,白翰辰侧头对付闻歌说:“听说你是洋学堂出来的高材生,可记住了,别把书都念狗肚子里去。”

他转过脸,又说:“大力,开车。”

望着白色轿车碾过一地的碎瓷片扬长而去,付闻歌眉心紧皱,不甘地握起拳头。

——白翰辰,你那张破嘴连狗都不如!

TBC

作者有话要说:诶……终于开始写了

啊,北京话写着好亲切

老北京话里“我们”的“我”,是发近似“唔”这个音,但是写出来好奇怪我就没写了,说明一下

不要太探究历史背景,半架空的,民国太多不能碰的内容了

本系列已完结的两本《产科医院》、《妙手丹心》,有兴趣的可以去撸撸

基友文帮推荐一下:《和豪门霸总先婚后爱的日子[穿书+生子]》by一年春天,人前装乖,人后骚断腿撩汉受VS沉稳认真老干部攻

第二章

土路颠簸,车子慢慢悠悠地往前开着。罗敢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看到付闻歌沉着脸,面上十足不悦,仿若这车是把他往贼窝子里送一般。刚付闻歌敢叫板白翰辰,罗敢心里明镜似的,这便是“保定驻军参谋长家的大公子”身份给他的底气。

保定虽不比北平繁华,却是重要的战略城市。一如当年,打下了保定,北平以南便守无可守,只能定下“君子协议”交接军权。保定军校更是当今实力派掌权者们的发源地,将军们的恩师同僚、宗族亲眷在此根系深厚,以至于保定驻军长官的地位甚至在南京的某些高官之上。

只是罗敢没想到,付闻歌面上看着书生柔弱,却跟他老子一样,内里是个眼中揉不得沙子的脾气。而且这洋学堂出来的学生,还真不怎么接市井间的地气,将来怕是少不得要吃亏。

思量至此,罗敢端出宗亲长辈的身份,奉劝道:“闻歌,听叔一句劝,现如今你出来了,不比在学校里清静。往后说话办事唔的,留个心眼儿,甭太较真儿。”

“罗叔,倘若今天是您的摊子被踹了,您咽得下这口气?”

“白二爷不是赔钱了么?”罗敢反问,“你想,守那么个破摊儿,整天介日头暴着,到头来能挣几个大子儿?十几块现大洋,一个月的嚼谷出来了,谁不乐意?”

“那尊严呢?不值钱么?”付闻歌抬起眼,目光坚定,在后视镜里与罗敢的视线灼灼相碰。

罗敢嗤笑:“饭都吃不饱,有个屁的尊严。闻歌,这居家过日子啊,图个安稳,没你们这些学生那么硬的脊梁,见天介嚷嚷强国兴邦。少吃一顿干的,走路脚底下都发飘。你跟他谈尊严,那不是对牛弹琴?”

“……”

付闻歌垂下脸,双眼全然埋于帽檐的遮挡之下,没再说话。

白家大宅位于紫禁城西侧、后海北沿,规制宽阔,占地二十余亩。外院墙光街门就有五扇,进去之后还分中西东三院,大大小小百十来个房间。付闻歌听罗敢说,这地方以前是亲王府。庚子年间八国联军进城,抢完给放了把火,烧得面目全非。现有的建筑是白家老爷从家道败落的地主手里买下地契后,在原址上复建起来的。

重建的依旧是清代王府风格的建筑。付闻歌下了车,望着那厚重的铜钉大门,不免在心里暗叹宅邸主人思想老旧。现在都兴住小洋楼,好比他家里的那栋。前庭带个院子,进身是栋白色三层小楼,车可以直接开到楼门口。

哪像这儿,车只能停街边,进门还得抬腿跨过那一尺多高的门槛。装潢虽说都是新的,但整体看上去老气落伍,全然是那旧式皇亲国戚的传统规制。

建筑老式,规矩也老。来客不能马上进屋,得在门房儿候着等人去通报。不多时,门房老冯头回来告诉他们,太太已经到前厅了,请客人们进去。

穿过走廊时,罗敢笑着轻问:“闻歌,你可看出那看门的老冯头,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付闻歌想了想,说:“嗓音尖细,举止像个老妇人。”

“他是个太监,十一岁就净身入宫了。”罗敢的嘴角挂起一丝不屑,“服侍过皇太妃,可大清一亡,失了势。自己养的面首跟地痞勾结,愣是光着腚被赶出家门。哎,要说这老冯头想当年也是个吆五喝六的主,你再瞧现在……所以说啊,一天做奴才,一辈子都是奴才。”

然而付闻歌并不认同:“揣着做奴才的心,才是做奴才的命。”

罗敢眉头微皱,说话间俩人已到前厅。前厅按旧制不设座,白太太端庄立于堂前,见着付闻歌,淡淡抿出丝笑意。

“夫人吉祥。”罗敢进屋还是那套老派打招呼的方式:右脚后撤,左膝微曲,左手脱帽,右手虚握至于身前斜指地面。

付闻歌不喜这皇城遗老遗少的做派,仅仅颌了下首,递上带来的礼品,道:“白太太,您好。”

让身边的丫头接下礼物,白太太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付闻歌,笑意渐开:“这就是闻歌吧,真是越长越像你爹了。还记得我么?十多年前我跟老爷去保定府的时候,你才这么高。”

说着,她伸手朝供桌边比划了一下,约莫四五岁孩童的高度。

付闻歌摇头:“太小,记不得了。”

然而他记得,只是不便提起。那时这位白太太还是侧室,进了屋只能站着,在旁边看着老爷太太和自己的双亲聊天,一句话也不能搭。吃饭时不能上主桌,带着儿子跟司机和警卫一桌。现如今终是把大太太熬走了,当时那副讨好般的笑脸,现下满是压抑了多年的骄傲。

罗敢在旁边说:“太太,按白老爷的吩咐,人我送到了,后晌还有事儿,就……先回了。”

白太太赶忙挽留他:“罗爷,老爷说了,大热天的跑这一趟辛苦了,得好好谢谢你。我中午订了正阳楼的菜,说话儿就送到了,你喝两杯,落个汗、歇会儿腿再走。”

“真不介,您甭忙活,约了,中午约了。”罗敢轻推了下付闻歌的胳膊,“闻歌,陪太太聊会天儿,有什么事儿,往会馆打电话找我。”

听到这话,付闻歌忽然想起临出门前阿爹的嘱咐,问:“白太太,府上有电报机么?我想给我爹发份电报报平安。”

“有。”白太太朝身后招呼着,“玥儿,带付少爷去西院儿找裴先生发电报。”

谢过白家太太,付闻歌跟随叫做玥儿的使唤丫头出了门。

等付闻歌走远,白太太脸上的笑意散尽,冲罗敢使了个眼色:“罗爷,甭忙走,我这儿,还得耽误你一会儿。”

罗敢跟着她进了正堂偏厅。

白太太拿起放在方案上、用红纸包好的银元棍儿递到他手里,说:“老爷的吩咐,租轿车和司机的钱,还有你的辛苦费,都在这儿了。”

“呦,太太,这怎么话儿说的,能替白老爷办事那是天大福分,怎么好意思收钱啊。”罗敢虽然嘴上推辞,心里却暗暗盘算着刨除车钱和司机的钱,自己能落多少。

“拿着,甭嫌少。”白太太执起丝帕按按嘴角,“这件事儿,得亏你在中间说和,要不乔安生怎么肯把付闻歌给送白家来……我知道,他心里死瞧不上我和我儿子。”

罗敢赶忙说:“没那个,这您可是多心了。”

白太太冷冷哼出声鼻音:“罗爷,咱自家人不说两家话。保定府谁不知道他乔安生以死相逼不许付参谋长的侧室进门儿,现如今让他跟我这个侧室出身的人结亲家,怕不是要呕出口老血。”

“不能,要不是当年您慧眼识人,劝白老爷拍出几万现大洋给付君恺打点上头,他当个狗屁的参谋长!这俗话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如今他付君恺得了势了,不得报答您和白老爷的恩情?”罗敢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呦,得,刚在路上碰着二爷了,付少爷跟他起了点摩擦……我琢磨着,这俩人互相都没看上眼儿。”

“不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就得听家里的。再说翰辰知道轻重,有了付参谋长这座泰山靠着,建兵工厂和供给军需的事儿就有着落了。”

白太太说着,幽幽顺了口气。

“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跟南京的那些官儿太太们平起平坐了。”

TBC

作者有话要说:唔~这篇的节奏明显比之前那基本要慢一点,民国背景嘛,调子放缓慢些

科普下老北京土话:来客的客发“且”的音(北方很多地区都这么说),一说家里来客人了,老北京话叫家里来且了;还有那个“说话办事唔的”中的“唔”,是之类的意思;嚼谷,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就是生活费的意思;脊梁的梁,发音是“娘”,说出来是脊娘骨这么个音儿;还有,“落个汗”中的落,发的是LAO的四声,北方应该大多这么说,还有落脚,落停(停也是四声)之类的

还有啥看不懂的可以留言问,或者你们听过的什么北京话不明白啥意思的,也欢迎留言共同探讨(老实说我现在要是听老北京南城人说话,也有好多听不懂的)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云起南山《民国之联姻》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言不由衷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一切都是一场设计好的预谋,而他就是这个预谋里的猎物,毫无自知的一步步走进陷阱。直到近两年,他再也不会想过去的事了。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以至于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显得如此毫无防备。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梁瑞的大脑有些空白,他想到了这一切的缘由,他想到江铭知道他还活着后大概不会放过他……却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当年他刚刚假死离开的时候,躲躲藏藏,也想过被发现后该怎么办?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演练……梁瑞慢慢的转过身,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梁瑞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幕幕记忆中的场景和眼前的一切渐...

2019-09-03 07:31:00

动物爱人小说[魏丛良]在线试读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宇智波哀酱 1个;名字是我瞎起的、Ares 5瓶;第4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姜也南对他说,下午想见一面。“我把地址发给你。”...

2019-09-03 07:31:00

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

时隔小半月,楚喻又一个人摸到了青川路。早上对着粥叹气,突然想起来,在青川路的巷子里,好像闻到过一股特别香的味道。可惜今天黄历上八成写着诸事不宜。悬着的心稳稳放下,楚喻扔开手机,闭眼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他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恹恹的没胃口,却又总是半夜被饿醒。对方目的明确,“看着眼生,但相逢就是缘,拿点零钱花花?”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报出这个名字试试,毕竟他统共就只认识这一个社会哥。...

2019-09-03 07:31:00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2019-09-03 07:31:00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2019-09-03 07:31:00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1:00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1:00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1:00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1:00

离婚热搜小说[是笙]在线试读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果然——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好。”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2019-09-03 0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