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联姻小说[云起南山]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也不是捡老爹爱听的说,谁都知道白家在天津的别院里还有个外姓主人,要不他妈为何从不跟着他爸来天津?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大户人家的老爷,没听说过谁不在外头养情儿。只是他爸身边的这位,性格倔得出奇,说死不肯低头做小,宁可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华医堂?没听说过的招牌。”白翰辰忍住笑意。老爹亲自试药,不深究缘由,只当他是爱子心切。白翰辰笑得肩膀微颤。白翰辰笑着打锸:“爸,继香火的事儿着什么急啊。您还硬朗,说不准哪天又给我添个弟弟妹妹。”白老爷四下看看——尽管这院儿里除了他们父子并无旁人——压低声音道:“前些天跟华

民国之联姻小说章节试读

《民国之联姻》作者:云起南山【完结+番外】

文案:付闻歌进京求学,于亲戚的安排下借住于京城第一富豪白家。

没过多久,他便发现自己原来是被许给了白家二少白翰辰。

而付闻歌受过西洋教育,对这段包办婚姻极为抗拒。

白翰辰似乎也不喜欢付闻歌,无论自家老爷子如何耳提面命,硬是拖着不肯成婚。

但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怼甜怼甜的。

【这本是医生故事系列的前传,看过那两本的可以找找熟人和彩蛋】

【作者北京土著,用母语写文,看不懂的可以留言问】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闻歌,白翰辰 ┃ 配角:忒多了 ┃ 其它:暂无

第一章

过了永定门,便算是进了北平城。

掀开车窗上的纱帘,付闻歌好奇地望向车外的街景,不多时便略感失望。目光所及之处,这座曾经的皇城和自小长大的保定却无太大差别。临街大多是搭出来的棚子,棚子后的墙面灰秃秃的,毫无生气。

黑色福特车稳稳重重地开着,遇上马车挡道,司机不耐地按响喇叭,骂骂咧咧。一架黄包车从车边跑过,车夫无意间与车窗后的付闻歌对视,脸上立时露出副惊艳的神情。

但马上,那眼里又挂满不屑。

放下纱帘,付闻歌转身坐正。他知那眼神里的含义:坐洋车的年轻后生,若不是老子家财万贯便是靠皮相换富贵,总归不是凭自己本事挣来的风光。

听到后面传来动静,副座上的中年人回过头,笑着问:“闻歌,北平可好?”

付闻歌应道:“没什么特别,都是旧东西,路倒是比保定宽。”

“这是南城,下九流待的地方,过了前门楼子就热闹了。”

“罗叔,你的北平口音越来越重了。”

“搁这地界儿待二十年,你也一样。”罗叔呵呵地笑着,“累了吧?甭着急,就快到白府了。”

付闻歌听了,稍稍直起身拽拽身上的学生服,把那几条久坐压出的皱褶拉平。又将放在腿上的学生帽拿起,对着后视镜戴端正。帽檐压在两条平直的眉毛上,遮挡住光洁的额头,也半遮住灵动的双眼。

“其实……罗叔,我住学校宿舍便好……住别人家里,横竖是添麻烦。”付闻歌轻声说。

罗敢垂下嘴角,忙不迭摆手:“那哪行,让你跟一帮子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虬一屋里,你爹能放心?”

摸摸脖子,付闻歌用指尖扣住发尾的细痣。这地方长痣,虽有男儿身却不能给自家祖宗传宗接代,倒是能替别的男人生儿育女,可又不如真正的女子好生养。这样的儿子养来白养,赶上灾年的时候,常有襁褓中的婴孩被扔到田间地头,任其自生自灭。

付闻歌无疑是幸运的,不但被精心养大还上了教会办的洋学堂。他更对得起这份培养,北平的国立医学院招生,全国只收不足一百人,他的成绩排在前十。

见付闻歌不说话,罗敢又说:“甭想旁的,白家是大户,不差你一间屋。你可这四九城儿看,连剃头刮脸的挑子都算上,哪个买卖不得白老爷点头才能开张?”

付闻歌轻轻皱起眉毛:“都民国多少年了,社会阶级还跟清朝似的。”

“呦,闻歌,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们这些洋学堂出来的孩子,眼睛顶在头顶上,瞧不见人间疾苦呐。偌大个北平城,没人管着,要乱的。”罗敢的话语中透着丝不以为然。

付闻歌略感不平:“罗叔,我学医,为的就是治人间疾苦。”

“寻常老百姓敢进医院找洋大夫么,进去一趟得多少现大洋?谁家有个头疼脑热的,还不都是去药店抓付药对付。”

“我将来开诊所,可以不收穷人的——”

付闻歌的话被司机一个急刹车打断,险些撞到座椅靠背。

迎面也开来一辆白色轿车,正是路面变窄的地段,错不开,可谁也不肯退。互相按了会喇叭,俩司机各自下车,立于车头对着叫板。罗敢在车上等了一会儿,见对面的司机一脸不忿儿地嚷嚷,皱皱眉推门下车。

“诶诶,爷们儿,来来,咱论个理儿。”罗敢拍拍对方司机的肩,指向白车驶来的方向,“您瞅瞅,您这车才进来几寸?您再瞧瞧我们这车,都快开到头儿了。”

司机趾高气昂,根本不把罗敢放在眼里,朝后反手一指:“我们白二爷的车在北平城就没退的道理!”

“呦!二爷的车啊!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罗敢说着,直奔白车的后座。他摘下帽子,恭恭敬敬地靠近车窗,抬手轻叩玻璃。

遮挡阳光的白帘被拉开,露出一张眉眼俊朗却表情冷漠的脸。玻璃缓缓降下,车内人的目光依旧直视前方。

“二爷,您吉祥。”罗敢恭敬请安,然后用帽子指指黑车的方向,“车里是老爷的客人,说话就到您府上落脚了,您看……是不是行个方便?”

里面的人侧过头,然而不是看罗敢,而是望向罗敢背后的摊子:一个卖土窑瓷器的,一个卖大碗茶的,正把路堵一结实。

“让他们挪地方。”他漠然地对司机下命令,每一个字都透着股子寒气。

罗敢听了,大三伏天儿的连汗都不出了——正如司机所说,白家的车,在这北平城里便是没有退的道理。

摊主不肯挪,毕竟瓷器和茶桌搬搬抬抬的不方便。司机不跟摊主多废话,上脚便踹。瓷器茶碗碎了一地,一时间满地狼藉,周围怨声载道。

付闻歌在车上看了,当下对这霸道的行径升起团怒意,推门下车冲到白车边,愤然拽开后座门。一位身穿白色锦缎长袍,年约二十六七岁的男子稳坐在车内。

见车门被拽开,白二爷的英眉剑目微微爬上丝不悦。他那脸比电影海报上的男主角还禁看,但这副好皮相却无法引起付闻歌的好感,当即冲对方吼道:“已经民国了,想做天王老子,滚回清朝去!

罗敢一把没拦住这祖宗,又听他拿话杵兑白二爷,顿时一脸磕了麻筋儿的表情缩起肩膀。

白二爷上下打量了一番付闻歌,半响,冷冷哼出声鼻音,慢慢悠悠地说:“这是谁养的家雀儿,叽叽喳喳,吵死个人。”

“你——”

付闻歌正欲争辩,却被罗敢拽到身后低声叮嘱:“闻歌,这是白老爷的二公子白翰辰,你就是要去他们家借住,可不能这么说话。”

“车开不过去就掀人摊子,他没道理!”付闻歌气不过,更看不惯罗敢那畏畏缩缩的态度,高声道:“罗叔,白家要是都像他这种仗势欺人的主,我才不去住!”

就着他的话音,叮当几声响,车里甩出十几枚银元落到地上。两个摊主一看,也顾不上吵吵了,赶忙弯腰去拾银元,还差点为了谁该多拿一块动起手。

付闻歌白皙的脸颊顿时涨红。俗话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家里打小就这么教的。可眼下的局面,反倒让他刚才的抗争显得愚蠢而且多余。

白翰辰抬抬手,司机赶忙把车门给关上。坐在车里,白翰辰侧头对付闻歌说:“听说你是洋学堂出来的高材生,可记住了,别把书都念狗肚子里去。”

他转过脸,又说:“大力,开车。”

望着白色轿车碾过一地的碎瓷片扬长而去,付闻歌眉心紧皱,不甘地握起拳头。

——白翰辰,你那张破嘴连狗都不如!

TBC

作者有话要说:诶……终于开始写了

啊,北京话写着好亲切

老北京话里“我们”的“我”,是发近似“唔”这个音,但是写出来好奇怪我就没写了,说明一下

不要太探究历史背景,半架空的,民国太多不能碰的内容了

本系列已完结的两本《产科医院》、《妙手丹心》,有兴趣的可以去撸撸

基友文帮推荐一下:《和豪门霸总先婚后爱的日子[穿书+生子]》by一年春天,人前装乖,人后骚断腿撩汉受VS沉稳认真老干部攻

第二章

土路颠簸,车子慢慢悠悠地往前开着。罗敢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看到付闻歌沉着脸,面上十足不悦,仿若这车是把他往贼窝子里送一般。刚付闻歌敢叫板白翰辰,罗敢心里明镜似的,这便是“保定驻军参谋长家的大公子”身份给他的底气。

保定虽不比北平繁华,却是重要的战略城市。一如当年,打下了保定,北平以南便守无可守,只能定下“君子协议”交接军权。保定军校更是当今实力派掌权者们的发源地,将军们的恩师同僚、宗族亲眷在此根系深厚,以至于保定驻军长官的地位甚至在南京的某些高官之上。

只是罗敢没想到,付闻歌面上看着书生柔弱,却跟他老子一样,内里是个眼中揉不得沙子的脾气。而且这洋学堂出来的学生,还真不怎么接市井间的地气,将来怕是少不得要吃亏。

思量至此,罗敢端出宗亲长辈的身份,奉劝道:“闻歌,听叔一句劝,现如今你出来了,不比在学校里清静。往后说话办事唔的,留个心眼儿,甭太较真儿。”

“罗叔,倘若今天是您的摊子被踹了,您咽得下这口气?”

“白二爷不是赔钱了么?”罗敢反问,“你想,守那么个破摊儿,整天介日头暴着,到头来能挣几个大子儿?十几块现大洋,一个月的嚼谷出来了,谁不乐意?”

“那尊严呢?不值钱么?”付闻歌抬起眼,目光坚定,在后视镜里与罗敢的视线灼灼相碰。

罗敢嗤笑:“饭都吃不饱,有个屁的尊严。闻歌,这居家过日子啊,图个安稳,没你们这些学生那么硬的脊梁,见天介嚷嚷强国兴邦。少吃一顿干的,走路脚底下都发飘。你跟他谈尊严,那不是对牛弹琴?”

“……”

付闻歌垂下脸,双眼全然埋于帽檐的遮挡之下,没再说话。

白家大宅位于紫禁城西侧、后海北沿,规制宽阔,占地二十余亩。外院墙光街门就有五扇,进去之后还分中西东三院,大大小小百十来个房间。付闻歌听罗敢说,这地方以前是亲王府。庚子年间八国联军进城,抢完给放了把火,烧得面目全非。现有的建筑是白家老爷从家道败落的地主手里买下地契后,在原址上复建起来的。

重建的依旧是清代王府风格的建筑。付闻歌下了车,望着那厚重的铜钉大门,不免在心里暗叹宅邸主人思想老旧。现在都兴住小洋楼,好比他家里的那栋。前庭带个院子,进身是栋白色三层小楼,车可以直接开到楼门口。

哪像这儿,车只能停街边,进门还得抬腿跨过那一尺多高的门槛。装潢虽说都是新的,但整体看上去老气落伍,全然是那旧式皇亲国戚的传统规制。

建筑老式,规矩也老。来客不能马上进屋,得在门房儿候着等人去通报。不多时,门房老冯头回来告诉他们,太太已经到前厅了,请客人们进去。

穿过走廊时,罗敢笑着轻问:“闻歌,你可看出那看门的老冯头,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付闻歌想了想,说:“嗓音尖细,举止像个老妇人。”

“他是个太监,十一岁就净身入宫了。”罗敢的嘴角挂起一丝不屑,“服侍过皇太妃,可大清一亡,失了势。自己养的面首跟地痞勾结,愣是光着腚被赶出家门。哎,要说这老冯头想当年也是个吆五喝六的主,你再瞧现在……所以说啊,一天做奴才,一辈子都是奴才。”

然而付闻歌并不认同:“揣着做奴才的心,才是做奴才的命。”

罗敢眉头微皱,说话间俩人已到前厅。前厅按旧制不设座,白太太端庄立于堂前,见着付闻歌,淡淡抿出丝笑意。

“夫人吉祥。”罗敢进屋还是那套老派打招呼的方式:右脚后撤,左膝微曲,左手脱帽,右手虚握至于身前斜指地面。

付闻歌不喜这皇城遗老遗少的做派,仅仅颌了下首,递上带来的礼品,道:“白太太,您好。”

让身边的丫头接下礼物,白太太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付闻歌,笑意渐开:“这就是闻歌吧,真是越长越像你爹了。还记得我么?十多年前我跟老爷去保定府的时候,你才这么高。”

说着,她伸手朝供桌边比划了一下,约莫四五岁孩童的高度。

付闻歌摇头:“太小,记不得了。”

然而他记得,只是不便提起。那时这位白太太还是侧室,进了屋只能站着,在旁边看着老爷太太和自己的双亲聊天,一句话也不能搭。吃饭时不能上主桌,带着儿子跟司机和警卫一桌。现如今终是把大太太熬走了,当时那副讨好般的笑脸,现下满是压抑了多年的骄傲。

罗敢在旁边说:“太太,按白老爷的吩咐,人我送到了,后晌还有事儿,就……先回了。”

白太太赶忙挽留他:“罗爷,老爷说了,大热天的跑这一趟辛苦了,得好好谢谢你。我中午订了正阳楼的菜,说话儿就送到了,你喝两杯,落个汗、歇会儿腿再走。”

“真不介,您甭忙活,约了,中午约了。”罗敢轻推了下付闻歌的胳膊,“闻歌,陪太太聊会天儿,有什么事儿,往会馆打电话找我。”

听到这话,付闻歌忽然想起临出门前阿爹的嘱咐,问:“白太太,府上有电报机么?我想给我爹发份电报报平安。”

“有。”白太太朝身后招呼着,“玥儿,带付少爷去西院儿找裴先生发电报。”

谢过白家太太,付闻歌跟随叫做玥儿的使唤丫头出了门。

等付闻歌走远,白太太脸上的笑意散尽,冲罗敢使了个眼色:“罗爷,甭忙走,我这儿,还得耽误你一会儿。”

罗敢跟着她进了正堂偏厅。

白太太拿起放在方案上、用红纸包好的银元棍儿递到他手里,说:“老爷的吩咐,租轿车和司机的钱,还有你的辛苦费,都在这儿了。”

“呦,太太,这怎么话儿说的,能替白老爷办事那是天大福分,怎么好意思收钱啊。”罗敢虽然嘴上推辞,心里却暗暗盘算着刨除车钱和司机的钱,自己能落多少。

“拿着,甭嫌少。”白太太执起丝帕按按嘴角,“这件事儿,得亏你在中间说和,要不乔安生怎么肯把付闻歌给送白家来……我知道,他心里死瞧不上我和我儿子。”

罗敢赶忙说:“没那个,这您可是多心了。”

白太太冷冷哼出声鼻音:“罗爷,咱自家人不说两家话。保定府谁不知道他乔安生以死相逼不许付参谋长的侧室进门儿,现如今让他跟我这个侧室出身的人结亲家,怕不是要呕出口老血。”

“不能,要不是当年您慧眼识人,劝白老爷拍出几万现大洋给付君恺打点上头,他当个狗屁的参谋长!这俗话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如今他付君恺得了势了,不得报答您和白老爷的恩情?”罗敢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呦,得,刚在路上碰着二爷了,付少爷跟他起了点摩擦……我琢磨着,这俩人互相都没看上眼儿。”

“不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就得听家里的。再说翰辰知道轻重,有了付参谋长这座泰山靠着,建兵工厂和供给军需的事儿就有着落了。”

白太太说着,幽幽顺了口气。

“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跟南京的那些官儿太太们平起平坐了。”

TBC

作者有话要说:唔~这篇的节奏明显比之前那基本要慢一点,民国背景嘛,调子放缓慢些

科普下老北京土话:来客的客发“且”的音(北方很多地区都这么说),一说家里来客人了,老北京话叫家里来且了;还有那个“说话办事唔的”中的“唔”,是之类的意思;嚼谷,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就是生活费的意思;脊梁的梁,发音是“娘”,说出来是脊娘骨这么个音儿;还有,“落个汗”中的落,发的是LAO的四声,北方应该大多这么说,还有落脚,落停(停也是四声)之类的

还有啥看不懂的可以留言问,或者你们听过的什么北京话不明白啥意思的,也欢迎留言共同探讨(老实说我现在要是听老北京南城人说话,也有好多听不懂的)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云起南山《民国之联姻》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360度被追求手册[娱乐圈]小说[七度糖心]在线试读

不得不说,萧太傅一生看走的眼,大概都在齐漠身上了。“我回头就说,你别放在心上。”齐漠,又在嘴里转了又转,终于把打了腹稿老久的话倒出来,“萧先生受我连累出了车祸,我冒昧让人查了你的家庭情况……”齐漠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公司别的不敢说,但绝对不走圈子里潜规则那一套。”年轻、意气、骄傲、正直。萧琰:“请帮我转告,失礼无状,还请见谅。”你看,要是他们没关系,他和阿琰说想跟你做朋友,十足十像大尾巴狼,而他现在“欠了”阿琰,用补偿的名头接近,就成了勇于承担错误、思想积极健康的好青年。齐漠跟萧琰的初遇不大美好,在一次...

2019-09-03 07:31:00

听说我是金手指[娱乐圈]小说[夜寄]在线试读

“可我高三了。”周时安说。“真是精打细算啊。”周时安说:“那就把合约发过来让我好好看一看。”第4章 周时安被他说得很心动,主要他在他考试前确实需要一位指导老师。“如果我们合作的话,那么在你高考结束后我会给你安排两份工作,在你大学假期同样也可以拍戏。”周时安的演员朋友还很坦诚的说这种合同就是在帮公司广撒网,说不准就捕着好鱼了。对大公司来说,制作班底一般的电视剧的男四男五男六并不是什么难得的资源。...

2019-09-03 07:31:00

高热不止小说[黄昏密度]在线试读

许常眨眨眼睛,那摸过温郁金的手抠着睡衣上的扣子。他感觉鼻子呼吸不上来,就稍稍张开了嘴呼气,一张嘴就感觉眼泪溢出来划过鼻梁慢慢浸入枕头。一哭鼻子就堵住了,他的脚无意识在床单上小弧度的划两划,感觉到身后某处慢慢溢出的冰凉液体,许常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静悄悄地哭。“好好睡觉。”早上的时候温郁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舔自己,他感觉有些不对,掀开被子看到许常挤在他两腿直接,趴着,伸出细软的舌头一下一下舔他的小腹。他微微抬头,夜色里,温郁金睁着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许常突然清醒了,连带着房间里都冷了下来,温郁金放开抓住他的手...

2019-09-03 07:31:00

鹤翎银扁小说[Hairyleg]在线试读

“要不是昨天你喝多了,咱们准能听见些什么!”有个战鬼抱怨道。“嘿嘿嘿嘿有道理有道理。”鬼车被她揪得一激灵:“哎哟哎哟,轻点儿,我正在看呢,刚才还看见一点光,现在那光怎么不见了......诶?那光朝着我过来了?”“黑黢黢的,啥都看不见。”鬼车的十八只眼睛轮流看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鬼车的九个头就差拧成麻花塞进那个洞里去了:“别着急嘛,老大平日里最迟辰时就起床了,现在都巳时了还没动静,肯定是昨晚太累了嘿嘿嘿。”弈澜迷迷糊糊醒过来,耳畔似有一阵鬼吼鬼叫的吵闹,紧接着一只手捂住他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隔绝了杂音。等弈澜...

2019-09-03 07:31:00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小说[禾九九]在线试读

“呃……”店主对上颜言那如小鹿一般无辜的脸,只觉得灵魂在接受拷问,尴尬道,“199,就收您个染发膏的钱吧。”颜言拿钱的手一顿,“不是1999元吗?”“您长得这么好,我剪得发型都增色不少,我给您优惠,您能不能给拍张照放微博,给我们店宣传宣传?”“老板,多谢。”颜言站起身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拿出钱包要付钱给店主。他原本还宰客宰的心安理得,可对着颜言这张脸实在黑不下心。却不知道这家店是一家网红店的加盟店。评论一水“这样的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太好看了,心都要化了”“作为一个男生,我竟然觉得心动,我是不是弯了”...

2019-09-03 07:31:00

当爱人变成爱过的人小说[拉条子]在线试读

“……你!”张宇航听着像是孩子耍赖一样,完全没了脾气,“那你让我上一次,我可以答应你,试着和你一起相处,但是你不能再像现在一样逼迫我” 他不是不想让张宇航上,是怕张宇航再次离开,躲着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就是唯独离开他这一点不答应,他也没办法答应。 “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做了!”张宇航说完也不顾凌乱不堪的衣服,捡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的上了楼。 “你都没试着和我相处,怎么会知道你不喜欢,你不要把我当成朋友,你把我当成男朋友,爱人,甚至床伴都可以,就是不要做朋友。” “我没有逼迫你”杜闻明显不干,低头又重新吻住了...

2019-09-03 07:31:00

怀孕之后我翻红了[娱乐圈]小说[核桃酸奶]在线试读

“有钱了。”“没钱了。”“你睡不睡,不睡滚!”“哥,你以前为什么要离开娱乐圈?”“那你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脾气容易得罪人,就不是混娱乐圈的料,尤其是偶像这一行,说错一个字都能被黑一整年,但他当年就是硬着头皮进了,还偏偏成了偶像。...

2019-09-03 07:31:00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小说[白鹿]在线试读

蒋羡祺想了一会儿都没有头绪,他站起身去书桌的抽屉拿东西,就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视线的余光扫到一只嫩嫩的小手伸出书桌的桌肚外。蒋羡祺一怔,他想到自己这一天确实忙得没空在书桌前坐下,当然更加没注意到他的书桌下还另有乾坤。那晚是蒋羡祺亲自抱着余明渊,把他交到余志烨手上的。余志烨接过还在睡觉的余明渊,很是惶恐不安,又见余明渊身上还披着蒋羡祺的外套,马上想拿下来。难道是绑架?哪个绑匪胆子大到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来让我出丑?不要命了?那只小手带着婴儿肥,手腕雪白,肉肉的手背在灯光下,显现出五个凹陷的窝窝。“唉,蒋总,没...

2019-09-03 07:31:00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小说[痣鸽]在线试读

顾客来去的频率慢慢稳定下来,店员们绷紧的神经终于稍稍松懈了下来。左看右看暂时没发现张玥和吴圆圆,赵继明找上了元幸:“喂,那边十八号桌的客人需要换汤底,你去一下。”“哪儿这么多废话。”赵继明把一个番茄的汤底放到元幸面前的桌子上,毫不客气,“倒个酸梅汁这活儿傻逼都能干,你去干点长智商的活吧脑残。”平复过心情后,元幸抱着史迪奇从犄角旮里探出头来,先是朝刚刚那桌客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长的好看的客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才赶快走到门口的等待区,继续给客人倒酸梅汤递妙脆角。赵继明还记得昨天的事儿。元幸抿了下嘴唇,没反...

2019-09-03 07:31:00

不要点进来[电竞]小说[对四要不起]在线试读

屈一把手机拿远了:“什么意思?”屈一:【不想捡】“我靠?”屈一从床上弹起来,看着这条霸总气息十足的回复连续卧槽了好几遍。老板:【地上有一毛钱,你想不想捡?】他想了想,蚊子再小也是肉,按理说自己会捡的,但是捡了又好像不会用,回来也是被扔在角落里,所以还是不捡吧。屈一扭过头看他们:“我在哭。”“不要开灯,”屈一躺回床上,“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贫穷的泪水。”...

2019-09-03 07: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