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不由衷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言不由衷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一切都是一场设计好的预谋,而他就是这个预谋里的猎物,毫无自知的一步步走进陷阱。直到近两年,他再也不会想过去的事了。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以至于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显得如此毫无防备。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巧合,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梁瑞的大脑有些空白,他想到了这一切的缘由,他想到江铭知道他还活着后大概不会放过他……却想不出该如何面对。当年他刚刚假死离开的时候,躲躲藏藏,也想过被发现后该怎么办?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演练……梁瑞慢慢的转过身,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梁瑞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幕幕记忆中的场景和眼前的一切渐

言不由衷小说章节试读

《言不由衷》作者:即墨遥【完结+番外】

文案

八年后,江铭再次见到梁瑞,才知道他原来还活着。

梁瑞看起来过的很好,而且连孩子都有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江铭只觉得心口堵的无法呼吸,原来这八年,过的不好的只有他一个,呵呵……这可怎么甘心。

#本文又名:黑化小攻漫漫追妻路#、#老婆总是不相信我爱他怎么办在线等#

食用指南:主料狗血,味道酸爽。1V1,年下,生子,强强,HE。

内容标签:强强 豪门世家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瑞,江铭 ┃ 配角: ┃ 其它:HE

☆、第1章 001

作者有话要说:开了新坑,希望亲们能够喜欢,能够多多支持作者,谢谢~爱你们~(づ ̄3 ̄)づ╭?~

梁瑞看了看手表,下午五点差十分。

虽然离放学还有段时间,但实验小学的门口已经停满了熙熙攘攘的车辆,堵的一眼望不到头。梁瑞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位子把车停下,然后锁好车门下了车,走到树荫下点了一根烟。

刚立秋的天气还是有些闷热的,梁瑞解开衬衣顶端的纽扣,耐心的站在一旁等待。

为了今天能准时来接梁源放学,他把所有的客户都推了,工作也都早早的安排好,特意留下了晚上的时间。今天是梁源的八岁生日,他早就答应了要带他去吃大餐的,怎么也不能爽约才是。

正有些走神的时候,前面传来一阵嘈杂和刺耳的喇叭声。

梁瑞不由得抬头看了过去,哪怕在密密麻麻的车流中,颜色鲜亮的跑车依旧十分扎眼,此刻被堵的进退不是,喇叭声响个不停,隔着老远似乎都能嗅到车里人焦躁勃发的怒气。

那辆车子梁瑞知道,在平城这个小城市算是颇为有名。平城只是一个四线小城市,虽然这几年买得起车的人多了起来,但能开得起这种豪车的仍就是少数,而这辆骚包的跑车更是锦城鼎鼎有名的大老板杜荣的独生子杜晓明所有,一个众所周知不务正业的二世祖。也不知怎么这个点跑到这儿来了,以杜大少爷的脾气来看,这会儿准已暴跳如雷。

梁瑞兴趣缺缺的收回视线,他早已经过了喜欢看热闹的年纪了。

刚好学校的大门也开了,小学生们一窝蜂的跑了出来。

梁瑞赶紧掐掉烟迎了过去,来接孩子的家长如同一股洪流,裹挟着他往前。

远远的一个小男生迈着小短腿往外走着,他长的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却偏偏摆出一副酷酷的表情,任凭身边的小朋友们跑来跑去,始终不疾不徐慢悠悠的,倒是颇为醒目。直到门口,才慢条斯理的和身边的小女生告别,然后朝着梁瑞摆了个鬼脸。

梁瑞忍住笑,才八岁就知道泡妞了,这臭小子。

他一把上前按住儿子的头揉了又揉,直到梁源憋的脸色通红,不情不愿的哼唧了一声:“单身狗,你在嫉妒吗?”

梁瑞:“……”好想打人怎么办?

好在他的表情也只僵硬了一瞬,随即笑眯眯的道:“晚上的大餐还吃吗?”

“吃。”梁小源朋友怂的毫无节操。

这几年平城的经济发展还不错,人民的消费水平也提高了,比起以前的略显单调,各色餐馆商店新开了不少。最近就开了一家法国餐厅,据说请的法国厨师,连食材也是从国外空运进来的,装修的颇有格调,是目前平城消费最贵的一家餐厅,当初在平城这小地方还轰动了一阵。

梁瑞平时也不会来这样的地方吃饭,虽然这几年渐渐有了些基础,但毕竟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该节省的地方还是要节省的,不过只要是儿子的事,从来不属于需要节省的范畴。

梁瑞一走进餐厅,就看到靠窗的一个卡座里,柳思容正在向他招手。

她今天穿着一件得体的浅蓝色连衣裙,脸上画着淡妆,长发在脑后松松挽了一个髻。笑起来眉目弯弯,秀丽温婉,“这边这边。”

梁小源朋友眼睛一亮,蹭蹭蹭的就跑了过去,声音甜甜的,“容阿姨好~”

柳思容伸手捏了捏梁源肉呼呼的小脸蛋,“就等你了。”

梁小源朋友此时要多乖巧有多乖巧,不但丝毫不反抗,还恨不得把自己的另一边脸蛋也送上去给捏捏,和在梁瑞面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梁瑞:“……”这么小就知道喜欢美女了,长大了还得了。

梁小源:“嘻嘻。”自己为了老爸的幸福生活不惜牺牲色相,也真是操碎了心呢。

一大一小各怀心思坐下。

梁瑞对着柳思容无奈笑了笑,“又给你添麻烦了。”

“我们认识多久了,还这么见外。”柳思容嗔怪的看了梁瑞一眼。

梁瑞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这些年彼此也有过一些患难之谊,柳思容对他的心思他也知晓一二,却一直避而不谈。柳思容是个很好的女人,值得一个人的全心全意的对待,而自己却还没有做好这种准备。

柳思容十分了解梁瑞,虽然有些失望,却也很快放在脑后,她把一个蛋糕盒子推到梁小源面前,微笑:“当当当~生日快乐哦!阿姨亲手给你做的。”

梁小源迫不及待的拆开盒子,发出哇的惊叹声,随即抱住柳思容吧唧亲了一口,“谢谢容阿姨。”

这是一个三层的渐变色生日蛋糕,点缀了满满的水果和花朵,最上层是两只可爱的肉呼呼的粉色小猪,栩栩如生,精美非常。柳思容自己开有一家蛋糕店,虽然近两年很少自己动手了,但看得出来手艺并没有生疏。

看着梁小源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梁瑞也有些被感染了,由衷的笑了起来。

他看了看眼前甜美和睦的一切,又看了看窗外波光粼粼的湖面,思绪似乎荡远了一些。

很多事就好像上辈子发生的一样遥远了。

现在的生活才是他真切拥有的,也许他该尝试着放下,尝试着重新开始。对于现在拥有的一切,他没有任何不满足,他只希望他所在乎的人都能幸福开心。

梁小源朋友是今天的主角,所以点菜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也是交给他了。

此刻他整个脑袋都埋在了菜单里面,图片看的眼花缭乱……要点自己喜欢吃的,点爸爸喜欢吃的,点容阿姨喜欢吃的,最好还不要浪费……啊好纠结肿么办!全都想吃肿么办!

梁瑞和柳思容相视一笑,颇有点默契的感觉。

“我去一下洗手间。”梁瑞站起来温柔道。

“嗯,我在这里你就放心吧。”柳思容笑。

梁瑞起身离开,他对柳思容当然是放心的,记得当初刚来这里的时候……人生地不熟,自己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一无所有……若不是有柳思容在,恐怕要更艰难吧。他们是相互扶持着走到今天的。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人生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时间久了,就会知道很多烦恼都是庸人自扰。

梁瑞自嘲的笑着摇了摇头,推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似乎隐隐感受到一道刀一般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然而他转头四顾,除了一扇紧闭的门以外,洗手间里并没有其他人。

可是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梁瑞想了想,估计是错觉吧。他擦拭干净双手走了出去,还没走远,就听到洗手间里传来‘咣’的一声响,似乎有人在砸东西?梁瑞脚步顿了一顿,然后继续离开,他并不喜欢多管闲事。

回到餐桌旁,梁小源朋友已经点好菜了,没多久各色菜肴就摆满了桌子。

梁小源朋友不觉得在爸爸和容阿姨面前还要假装客气的样子,迫不及待的开动了起来,吃成了大花脸。梁瑞失笑,对柳思容举杯道:“谢谢你,这杯敬你。”

柳思容抿唇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顿饭两大一小三个人都吃的十分开心,边吃边欢声笑语不断。

比这精致的饭菜,比这里高档的场合……梁瑞曾经去过不少,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惬意过,那时候的他,甚至都算不上是为自己而活。

现在这样真的很好,梁瑞想。

吃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梁瑞亲自将柳思容送到楼下,“晚上早点休息。”

“我知道的。”柳思容微微一笑,“你也是。”

梁瑞凝视着面前女人姣好的面容,心里波澜不惊,他似不经意的错开视线,轻轻咳了一声,“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

梁瑞回到路边的时候,梁小源正趴在车窗边伸长脖子往他这边看,远远的对他露出一个鄙视的小眼神,鼻子皱了皱:“老爸笨蛋,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送容阿姨上楼。”

梁瑞差点踉跄了一下,现在的小孩子整天都想些什么呢!他严厉的盯了梁小源一眼:“你懂什么。”

可惜梁小源一点都不怕,他懒得和梁瑞说话并朝梁瑞翻了一个白眼。

梁瑞:“……”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一直到家,梁小源都没有给梁瑞一个好眼色,关门的时候摔的砰砰响。梁瑞知道这小子是闹别扭了,可是他根本没有招惹他呀!什么都没做就落的这个待遇……这还得了,一点父亲威严都没有了!梁瑞决定要树立自己的威信,不能把小孩子惯坏了。于是冷冷道:“你过来。”

梁小源吓的顿了一下,这个声音证明梁瑞是真的生气了。他还是有些怕梁瑞的,不甘不愿的低着头走了回来。

梁瑞顿了一下,“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

梁小源低着头不说话。

梁瑞盯着儿子头顶的旋儿,有些心软,可是又觉得不能把孩子的脾气惯成这样,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不说,还一言不合就发脾气。于是沉下声音:“白天那么能耐,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过了好半晌,梁源抬起头,白嫩嫩的脸上眼泪流个不停。

梁瑞一下子就慌了,脸色也有些板不住了。

梁小源哽咽着开口:“对不起,我不该随便发脾气,不该多管闲事,不该……不该……呜呜呜,我只是想要一个妈妈,为什么爸爸不给我找一个妈妈呢……”说着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梁瑞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他呆呆的看着儿子,似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然后一瞬间,愧疚溢满了他的内心。

梁源只是一个才上小学的孩子,哪怕他平日里总是装作小大人的模样,总是一副乐观开朗的样子,但也不能否认他只是一个八岁的……单亲家庭的孩子。

而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一点,自己有什么资格教训他呢?明明不合格,做的不对的是自己才是!而他竟然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梁瑞的手缓缓收紧,半晌又缓缓松开……轻轻放在儿子的头上,“对不起……”

梁小源却根本听不进去,似乎要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出来,一个劲的哭个不停。一直到床上还在哭,哭累了睡着了还死死抓着梁瑞的手不放。

梁瑞帮梁源盖好被子,凝视着他小小的脸庞,眼中浮现一丝复杂的情绪。

他是不是太自私了,因为自己的想要这个孩子,所以把他带来这个世界,因为习惯了孤独,就擅自决定了自己的人生……他自以为给了孩子他能给予的一切,却不知道孩子最需要的,只是一个完整的家庭而已。

那偏偏是……他无法给予的东西。

梁瑞苦笑一声,看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呢。

………………………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梁小源照旧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开开心心的上学去了。可梁瑞却不能没心没肺的不放在心上,他在认真的思考。

这些年,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接纳别人,本能的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哪怕是和柳思容这样亲近的关系,却也只当她是妹妹,没有想过要改变这种关系。

虽然现在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就作出决定,但他确实有了别的想法。

也想要尝试一下。

之后几天一直风平浪静的,梁瑞照旧每天上下班。只是偶尔觉得有人打量自己似得……自从那天梁源生日之后,梁瑞就时不时的有这种感觉,但是每当他看向四周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发现,因此只当自己想多了,毕竟在这小地方,又没有得罪什么人,应当不可能有人跟踪他才对。

今天工作有点忙,来不及去接梁源,他只好给柳思容发了一个消息,让她帮忙去接孩子。

而等他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深夜街上稀稀疏疏的没有什么人,梁瑞急着去接孩子,开的有些快,没有注意到前面拐弯处突然冲出来的车,措手不及撞了上去!好在车速不快,不算严重的交通事故,但交通纠纷总归是有些麻烦的,怕是要耽误时间了。

梁瑞不快的皱了皱眉,开门走了下去。

朦胧的夜色中,他看到那是一辆黑色的Jaguar XJL,车牌显示是外地的,深色的玻璃摇起来,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里面的人,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对方始终没有动静,也不见下车,梁瑞就有些着急了,难道对方受伤了?应该不至于吧?

“喂,你没事吧?”梁瑞担忧的敲了敲玻璃,靠近了些,探头往里面看去。

然而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觉得后颈一痛,随即眼前一黑。

晕过去前梁瑞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习惯了这些年来远离纷争的平静生活,他确实是大意了。

☆、第2章 002

梁瑞渐渐恢复意识,他感到自己躺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眼前却始终一片漆黑,显然是被蒙上了,双手也被绑缚在身后。不过除了后颈还有些疼以外,倒没有别的不适。

他很快冷静下来,这显然是一场绑架,但对方是什么人他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梁瑞仔细想了又想,他的私生活十分简单,除了柳思容和他走的比较近,基本上没有别的什么人际交往,因此不存在得罪人的可能性;至于工作上,他替平城本地的一家不大不小的贸易公司工作,最近也没有什么纷争,何况他们是正经商人,一向和气生财,应当不至于有人会动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当年从他决定假死离开的时候起,便可以说已经彻底脱离了曾经游走的灰色地带以及那个羁绊他的世界。

难道……真的只是意外?现在租豪车碰瓷的也不是没有,夜深人静顺便把他给打劫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这样也未免太倒霉了点罢。

梁瑞一瞬间想了许多,表情却不动声色,沉声开口:“你们是什么人?”

四周一片寂静,梁瑞又询问了几句,依旧悄无声息的,难不成身边没有人?他渐渐产生这种疑惑。

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梁瑞没有坐以待毙的习惯,他曲起双腿,尝试挪动身体站起来。但是上身刚刚仰起,忽然一只冰冷的手按上他的胸口,将他狠狠的按回地上!

那只手力量很大,他竟无法动弹!

梁瑞额头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有人在身边!而他刚才完全没有察觉!

那个人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观察着他,听他说话……却装作自己不在。直到他开始反抗,才突然的出手,无情的镇压!粉碎梁瑞所有的侥幸!

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静行为,一点也不像一个普通的绑匪。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梁瑞大声道,一边试探对方,一边试图驱逐这冷寂的氛围,和心头强烈的不安。

但对方显然没有回答梁瑞的意思,寂静中梁瑞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

那只手将梁瑞死死的按在地上,然后另一只手隔着薄薄的衬衣开始缓缓的在他的身上移动。梁瑞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该不是碰到变-态了吧?!

“你,你要做什么?!”梁瑞的声音终于不平静了。

可惜他的质问无法改变任何事,那双手的动作丝毫不为所动,缓慢而坚定的从他的眼睛、鼻梁、嘴唇……一点点往下,不放过他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温柔的如果情人的抚摸,又冷酷如对待待宰的羔羊。

微凉的指尖掠过梁瑞的腹部下方时,让他忍不住绷紧了身体。

好在对方并未在那里停留多久,慢慢的继续往下,让梁瑞紧绷的神经松了一下。最后那双手停留在梁瑞的脚踝处,他的鞋子已经被脱掉了,对方的指尖轻轻勾了一下他的脚心,梁瑞忍不住发出一声笑。

完结+番外现代都市小说作者即墨遥《言不由衷》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动物爱人小说[魏丛良]在线试读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宇智波哀酱 1个;名字是我瞎起的、Ares 5瓶;第4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姜也南对他说,下午想见一面。“我把地址发给你。”...

2019-09-03 07:30:54

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

时隔小半月,楚喻又一个人摸到了青川路。早上对着粥叹气,突然想起来,在青川路的巷子里,好像闻到过一股特别香的味道。可惜今天黄历上八成写着诸事不宜。悬着的心稳稳放下,楚喻扔开手机,闭眼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他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恹恹的没胃口,却又总是半夜被饿醒。对方目的明确,“看着眼生,但相逢就是缘,拿点零钱花花?”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报出这个名字试试,毕竟他统共就只认识这一个社会哥。...

2019-09-03 07:30:54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2019-09-03 07:30:54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2019-09-03 07:30:54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0:54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0:54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0:54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0:54

离婚热搜小说[是笙]在线试读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果然——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好。”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2019-09-03 07:30:54

前男友背着我偷偷养崽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他绰号阿猛,其实名字是孟新,你怎么喊他都行。”江恒说道。“嗯?”江恒看了一眼他面前的设备,“对,一般跟这里的差不多,稍次一点的就只能在酒店配置的电脑里打,不然平时都是选择这种。”“好。”言辞没有推拒,大方的坐在了电脑桌前。他跃跃欲试的打开了电脑的PUBG页面,手快的先输入了一行数字,突然发觉那是自己的大号,这样一弄岂不是要掉马?他想了想,换了一个账号登陆。任他再自恋的多想一层,可能就会以为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只是言辞表面上不说,江恒也就不打算多为难他什么,平常人一样的带他去这里四处转转。“老于应该跟你说...

2019-09-03 07:3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