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现代都市-阅文林语

咬上你指尖小说[苏景闲]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时隔小半月,楚喻又一个人摸到了青川路。早上对着粥叹气,突然想起来,在青川路的巷子里,好像闻到过一股特别香的味道。可惜今天黄历上八成写着诸事不宜。悬着的心稳稳放下,楚喻扔开手机,闭眼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他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恹恹的没胃口,却又总是半夜被饿醒。对方目的明确,“看着眼生,但相逢就是缘,拿点零钱花花?”原本只是下意识地报出这个名字试试,毕竟他统共就只认识这一个社会哥。

咬上你指尖小说章节试读

《咬上你指尖》作者:苏景闲【完结】

文案

楚喻颜值高家境好,就算性别为男,还是个无法拯救的学渣,也不妨碍他以超高得票数当选嘉宁私立的校花。

全校都知道,楚喻最看不惯的,就是次次年级第一、各类竞赛大奖拿到手软、清冷自律、对什么都一副漫不经心表情的校草陆时。

直到有一天,放学后,有人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看见,楚喻拉着学神白衬衣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陆时,给我咬一下吧,我一定轻轻的。”

陆时将手指放进楚喻嘴里,“重一点也没关系。”

---

楚喻惊恐地发现,一夜之间,他觉醒了奇异的血统,需要每天吸食一两滴鲜血才能活下去。但所有人的血都又苦又臭,除了……陆时。

#上天一定是在坑我#

---

两人接吻时,陆时嘴唇破皮了,渗了点儿血出来,又香又甜,楚喻忍不住反复舔咬陆时的嘴唇。

陆时扶着楚喻的后腰,轻笑,“这么贪吃,嗯?”

说完,直接压着人重重亲吻。

【高冷长得帅打架厉害的学神攻X美貌自恋性格好又有钱的学渣受】

1、1v1,he,脑洞大开的校园小甜文~甜甜甜,宠宠宠。

2、攻有一点偏执,不喜勿入。

3、日更到完结。有事推迟会在文案和微博请假。

4、谈恋爱时主角已成年。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能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时,楚喻 ┃ 配角:abcde ┃ 其它:

作品简评:

楚喻与陆时在开学第一天,便针锋相对,互无好感。但意料之外的是,因为此前一次偶然的相遇,楚喻被陆时的血激发出隐藏的奇异血统,需要每天吸食一两滴鲜血才能活下去。并且,除陆时外,所有人的血都又苦又臭,无法用来续命。作者文笔细腻,刻画生动。学神陆时,看似冷漠,对什么都漫不经心,偏执难懂,却背负着无比沉重的过往,难以挣脱,踽踽独行。“校花”楚喻,性格通透,十分自恋,在经历过成长的伤痛后,逐渐寻找到前行的意义。随着两人的牵绊不断加深,陆时和楚喻逐渐成为对方的心理支撑,彼此温暖,相互扶持。作者文字表现力强,两人与同学、好友间的一系列故事,也让人不禁感慨少年意气,青春飞扬。

==================

第1章 第一下

青川路是条老街,建筑杂乱破旧,办-证、贷款、卖药、刻章的小广告,仿佛长在了灰扑扑的水泥墙上。电线网密密麻麻地搭过头顶,胶皮外裹着厚厚一层灰,看不出本来颜色。

楚喻在这周围晃荡了大半个小时,成功迷路。

八月份,还是一天里最热的时段,楚喻心里烦躁。

他诚心反思,自己见着一公众号推送的本地美食隐藏攻略,被其中一张炖牛肉的照片和文字描述引得唾液腺分泌,接着就奔到了这又旧又破的鬼地方——

真他妈傻哔。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零碎念头,楚喻脚下没停,拐过墙角,隐约听见不小的动静。他迟疑着往前走了几步,探头一看,不得了,竟然还有人顶着这三四十度的高温,聚众斗殴?

逼仄的小巷子里,站着两方人马。

一方估计七八个人,穿一个款的黑背心,大花臂,只要露肉的地方,通通盘着青龙纹身,一看就是混社会的,气势汹汹,很不好惹。

另一方就站了一个,从楚喻的角度,只看见那人的小半个侧脸,年纪不大,穿件简单清爽的白T恤,牛仔裤,露出来的手腕清瘦白皙,和对面的一群大花臂做对比,很不经打啊。

楚喻琢磨了几秒,总觉得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利索地打110报了警。

估计这种打架斗殴,挑事儿那方都会先来个开场白,说说原委因由,或者凸显一下自己的威慑力。

大花臂这边的老大穿一条鲜红色运动短裤,身材魁梧,肌肉扎眼,还戴了个亮晶晶的鼻环。他十分具有大哥风范地往前跨一步,抬下巴,看小鸡仔一样,“陆时,你他妈老实跪下来跟爷爷们磕头赔罪,爷爷们今天就留你一条胳膊!”

他说完,后面站着的一排小弟配合着大声哄笑。

楚喻屏着呼吸悄悄围观,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花臂哥这台词不太行,老套没气势。

“屁话这么多?还没吃午饭,我有点饿了,节约时间,你们一起上。”

“……”

啊?

楚喻倒吸一口气!

这嗓音懒懒散散的,挺好听,抓耳得很,就是说的内容实在太欠,再加上散漫又鄙视的语气,挑衅程度百分百啊。

楚喻原以为那几个大花臂该忍不了要动手了,但对方没按这个套路走,穿红色运动短裤的老大没动,仿佛有两分——忌惮?

叫陆时的那个人心态好,还是懒散的语气,开口就带刺激效果,“不敢?那跪下叫三声爷爷,就放你们这群孙子走,怎么样?”

他这句话说出来,语气平稳,连点儿起伏都没有。但套用在这个环境这个时间,跟往火药桶里扔了根点燃的火柴一样,“轰”一声爆了!

红裤子老大阴着三角眼,肌肉鼓胀,抡起拳头狠狠朝陆时砸下去。

楚喻吓得往后退了小半步,正想闭眼,下一秒,就见纹着青龙的拳头被正面握住,陆时抓着对方的拳头往下狠拽,同时右腿屈曲,膝盖往上顶,正中腹部。

这撞在肉上的沉闷声响,楚喻听着都觉得疼!

被顶了一膝盖,红裤子老大本能地弓起背,张嘴干呕,紧接着,又被陆时一脚踹在了膝盖上。眨眼的功夫,就趴地上连声呛咳,死狗一样再起不来。

陆时又说话了,“啧,这么不经打?”好好的陈述句,他偏偏还把尾音往上扬了扬,蔑视度满分。

果然,后面站着的几个大花臂被激的暴怒,一边飚着国骂,一窝蜂冲了上去。

这时候,楚喻才看清了陆时的正脸。

豁,竟然还是个大帅逼!

那张脸的视觉冲击有点强,楚喻缓了缓才回神,这时候,陆时已经身手极利落地接连放倒了两个人。

这人打架时脸上半点不见热血或兴奋,相反,神情漠然,眼里一丝温度都没有,眸子黑沉沉的,凉的渗人。

“咵”的一声,骨节脆响,一个大花臂手腕被废了,嗷嗷痛叫起来。像是被这惨叫搞得有点烦,陆时抬手一扭,把人下巴也卸了。

世界安静了。

巷子里,只剩下皮肉重击的声音,以及喘粗痛叫。

人倒了一地,只剩最后一个大花臂还站着。

那人求生欲极强,扔开手里不知道哪儿捡的木棍,双腿一软,在地上跪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爹!我爷爷!我——”

“吵死了。”

大花臂一秒闭嘴。

他颤着胆子打量眼前这个少年,对方眉宇满是横冲直撞的戾气,看人跟看木桩子一样,阴沉沉的没一丝鲜活气儿。

大夏天的,他觉得后背发凉。

陆时左手手臂上被划开了一道血口,鲜血顺着指尖往地上滴,他也没管,垂眼看地上跪着发抖的人,说话,“看够了?”

楚喻早就注意到那人手臂上的伤口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往下滴的血,他有些晃神——总觉得突然嗓子发干,还痒,口渴,又不太想喝水,这是怎么了?

挟裹着盛夏燥热的风吹过来,楚喻皱皱鼻子,好像闻到了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但再仔细闻,那股味道又没了。

真好闻啊……

正入迷,忽然听见三个字的问句——懂,自己这是被发现了,话也是跟他说的。

从墙角边上走出来,对上这位一挑八的社会哥黑沉沉的眼睛,楚喻心里打了个突,想起对方刚才动手时的狠戾,没再纠结渴不渴的问题,连忙表明立场,“我只是路过!”

他眨眨眼,歇了口气,见社会哥还盯着自己看,干脆一鼓作气,“其实吧,我……我刚刚报警了……”

青川路派出所。

这是楚喻人生第一次进派出所,看什么都新奇。不大的房间里,大花臂躺了一地,正嗷嗷叫痛,“警察!就是那小子!我他妈年纪这么小下手这么狠!操啊,你快找医生看看我这手,老子这左手是不是废了!”

负责录笔录的是一男一女两个民警。女民警三十多岁,皱紧眉毛,拿笔拍桌子,“安静!再嚷嚷试试?你们一个个的,案底比字典厚,这个月还没过半,数数,第几次进来了?真当来我们这儿吹空调不交电费啊!”

中气十足地吼完,女民警看向楚喻两个人,声音温柔八个度,“来,别怕,你们现在很安全,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还起身替他们倒了两杯温开水,一人给了一颗水果糖。

那边被打的胃酸都快吐出来了的红裤子老大抢话,“那个小兔崽子——”

女民警:“你闭嘴!”

楚喻低着头,双手捧着一次性纸杯,偷偷拿眼看坐自己旁边的陆时。

和之前不一样,坐他旁边这个人吧,褪去眉眼间的戾气和尖锐,安安静静地坐在淡蓝色塑料凳上,身形清瘦,脊背挺直,坐姿挺好看的。搭在膝盖上的右手手型漂亮,派出所冷白的灯光下,皮肤下的血管泛着青。而左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止了血,被衣袖遮着,看不见,可惜——

可惜什么?

忽略掉心里那点儿奇怪的情绪,放下水杯,楚喻觉得饿,又剥开女民警给的水果糖,塞嘴里含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准备回答女民警的问题。

不过他刚张口,音还没发出来,就被陆时的发言打断了。

“我叫陆时,十七岁,高二学生,这是我同学。”

和他以为的不一样,社会哥竟然还在上学,念高二?

不对,这不是重点。

楚喻眨眨眼,反应过来,自己这位叫陆时的“同学”,是要开始编瞎话了?

冷不丁地对上陆时看过来的目光,楚喻吓一跳,把嘴里含的水果糖都咬碎了。

脑子里疯狂闪过陆时冷漠捶人的画面,以及那人打架时,身上冷到骨子里的尖锐戾气,他犹豫两秒,决定配合一下表演。

“我叫楚喻,十七岁,我们是同学。”

他脸小,五官长得漂亮,皮肤又细又白,头发颜色天生就浅,灯光下泛着点浅棕,发质也软软的,眼神清澈,是毫无攻击性的长相。特别是一脸信任看着人的时候,非常轻易地就激起了女民警的保护欲。

女民警一脸亲和,“没事没事,慢慢说。”说着,又拿了一颗糖给楚喻,“今天吓到了吧?”

楚喻伸手接过糖,礼貌道谢,又因为嘴里含着糖块儿,说话含糊绵软,“嗯,确实被吓到了。”

不过接下去,楚喻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干脆偏头看着陆时,等他的“同学”展示演技。

这一看,他发现这个社会哥是越看越好看,五官很精致,皮肤白,鼻梁高,瞳仁黑,睫毛也长,双眼皮顺着眼形划过去一条线,眼尾狭长又漂亮。

接收到楚喻的暗示,陆时偏头,看了眼后面几个大花臂,又飞快地撤回视线,开口道,“今天……我和楚喻约出来一起看新上映的电影,从巷子里走是想绕近路,没想到正好撞见这群人在打架。”

楚喻惊了,约个屁的电影哦,这面不改色,不愧是社会哥!

他默默撕开水果糖的包装纸,先把糖含嘴里给自己压压惊。

后面蹲一排的大花臂里,红裤子老大爆粗口,“滚你妈的蛋!狗崽子编故事编到你强哥头上了,你——”

“安静!听不懂啊?”女民警怒斥,“嗓门这么大,把人小同学吓到了怎么办!”

楚喻自觉,假装抖了一下,一副被黑社会的大嗓门吓到了的脆弱模样。然后又得了一颗水果糖做安慰,他乐滋滋地揣进口袋里。

陆时继续说话,“我和楚喻就看见他们在打架,好像是起了什么矛盾,我们听见有人在说,什么场子里几次遇到事儿,兄弟们都伤几个了,强哥也不出头,这个老大不够格,另外有人反驳,吵着吵着就打起来了。大概就是这样,我们看情况不对,想起老师以前教导的,楚喻就用手机报了警。”

啊?

嘴里的糖不小心又给咬碎了,当事人楚喻眼神茫然,配合着点头,一边悄悄在心里想,这回答情节逻辑都很在线,听着还挺真实的。

“妈的他撒谎!”

被女民警死死瞪着,强哥收声,重新蹲下,脚尖恨的快把地板砖碾碎了。

强哥是青川路附近那片儿收保护费的,向来横行霸道惯了,没想到夜路走多了撞鬼,栽这儿了。

他心里恨恨嘀咕,这小崽子看起来不能打,一膝盖差点把他胃顶出来!现在呢,和那个不知道哪儿钻出来的同学一唱一和,派出所里装纯良,竟然还没人怀疑!这他妈大家都瞎眼了吗!

楚喻吃了糖,说话都带甜味儿,嗓音软软的,“对,是我报的警,这是我手机,上面还有通话记录。当时的场面吓死我了,幸好你们来的及时!”

女民警温言细语,“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别怕,以后要是遇到这样的事,记得打电话报警。”

楚喻连点几下头,陆时也接话,“嗯,老师说过,维护社会安定,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职责。”

听陆时如此流利地把这句话说出来,楚喻又悄悄看了眼自己这个“同学”。

事情已经很清楚,强哥他们还要被留下来批评教育,而楚喻和陆时在笔录上签上名字,就能走了。

临跨出门,强哥蹲地上,保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努力抬下巴,顶着女民警的视线,叫住陆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兄弟几个都是青龙帮的,你们哪个帮哪个派的?有胆就报出来!等老子出去再切磋一次!”

楚喻心想,怪不得整整齐齐纹了满身的青龙,还真叫青龙帮啊。

“青龙帮很厉害吗?”楚喻从陆时身后探了半个脑袋出去,声音响亮,回答,“我们共青团的!”

第2章 第二下

楚喻从派出所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全是被女民警强塞进去的水果糖,满满一小袋子,花花绿绿。

选了颗树莓味儿的,剥开糖纸放嘴里,楚喻想起什么,转头问旁边站着的陆时,“那个……同学,糖,你要吗?”

他跟陆时对视,还有点怕,尾音都是虚的,总觉得比起里面蹲成一排的大花臂,眼前这位更吓人。

风很大,天气闷热得厉害,陆时心里躁,看了眼左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拒绝,“不要,先走了。”

“哦,好。”楚喻点点头,习惯性地想说再见,又飞快地把话咽回来——再什么见啊,再也不见才好。

等人走远连背影也看不见了,楚喻在派出所门口站了会儿,发呆,忽然记起自己来青川路的目的——他的牛肉!

犹豫两秒,对自己找路的水平感到由衷失望,楚喻决定拉下面子,去旁边的便利店买瓶水,再趁机问问路。

陆时就住在青川路,三十年前的老式楼房,外墙是灰扑扑的水泥色,楼门矮,过道狭窄,楼梯栏杆上的绿漆一块一块地掉,露出内里的铁锈,墙角还有蜘蛛结网。

他有点不轻不重的洁癖,回家先冲了个澡,特意把手多洗了三遍,左手臂上的伤口被水浸的发白,陆时看也没看,懒得管。

换上干净的白色T恤,陆时正擦头发,手机就响了。

“石头?”

电话对面,魏光磊一惊一乍,粗着嗓子,“我草他祖宗!陆哥,赵家强那棒槌是不是带人堵你了?”

陆时:“谁?”

“……”魏光磊跟被掐了脖子一样,满肚子的火喷不出来,他只好先耐着性子解释,“就那个喜欢穿个红裤衩,纹满膀子的青龙,走哪儿都爱说自己是青龙帮老大的强哥!”

陆时把人和名字对上号,“嗯,中午在街后面的巷子里堵我了。”

“真堵了?”魏光磊又急了,“陆哥,我亲哥欸,你没把人打残吧?人还活着吧?”

还真不是他喜欢瞎脑补,实在是陆时才搬来青川路的时候,不少人见他初中刚毕业的年纪,家里也没个大人,走哪儿都是孤零零一个,身上穿的脚上踩的又还不便宜。

完结现代都市小说作者苏景闲《咬上你指尖》点评: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租客是只鹿小说[一条会修图的鱼]在线试读

陈昊洛说:“你这镜子挺别致的啊,也是旅游景点买的?”陈昊洛耸了耸肩膀,决定闭嘴。陈昊洛内心简直日了狗了,他说:“我要说什么?”紧接着,丰驰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背面是古铜色,还带了一个弯曲的手扶支架,正面则光可鉴人。“不是,这是祖传的八卦镜,市面上一般买不到,”对方把这面八卦镜摆在了床头柜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昊洛:“要是在旅游景点看见了这东西,别买,肯定是假的。”你个道士还来劲了是吧?陈昊洛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锻炼甩手臂的?”陈昊洛小心翼翼的给了一个答案出来,他看广场上总有些老头没事就甩...

2019-09-03 07:30:43

别对我说谎小说[山核桃]在线试读

周媛眼一闭,跨下两层楼梯,正好踩在玻璃球上,摔了一跤,差点没闪着腰。不过也摔的够惨了,文件散一地,楼道回声效果好,那“哎哟”一声在楼栋里直回荡。楼梯空荡,不常有人走,所以周媛叫那么大声了,又在地上哼哼半天也没见着个人来。这个精明的尚雪臣,适合做自己的触发点吗?尚雪臣睡醒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醒盹儿。揉揉手腕子,垂头看地面,地上绒毯多了些脚印。站起身,自己的廉价黑西装上沾了不少的灰。尚雪臣低头看一眼,随手拍了拍,想小间休息室也太脏了点,把自己这么不讲究的人都变得讲究起来。周媛抱着文件下楼梯,走路分神,踩着个什么...

2019-09-03 07:30:43

初晓小说[毛球球]在线试读

同样的话,乔珝每周都要听无数遍,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他推开纱门,进了斜对面的厨房,盛了满满一盆子饭,挑了些踩,在门口停了几秒,推开乔则彦的房间门。“厂家不同,是同一种药,你自己没文化,只会看药盒,爱吃不吃。”乔珝把饭盆摔在床头柜上,推门走了,乔则彦耳聋,听不清乔珝的话,仍在屋内咆哮着。乔珝站在走廊的尽头,水池边有一块空出,可供站立,乔珝看向走廊的窗外,那是一栋红色的居民楼,也是玻璃厂的员工宿舍,比筒子楼的质量高上很多,起码是套房。“老不死的东西,成天就知道吃。”许虹坐在乔珝的床边,在隔壁不堪的声音中,不耐...

2019-09-03 07:30:43

大小姐小说[烟猫与酒]在线试读

“啊,”小梁半个身子窝在车底想了想,刚才光琢磨狗了,“他签那个字儿,好像叫……上饶?”什么几把东西。司机吓得加了个速,扭头看他:“好家伙,我以为你跟后边儿点了个麻雷子。”“名字都没问?”宋琪吐了口烟。宋琪:“……”“感冒了吧,”司机抽两张纸递给他,把车窗又往下降了降,“一到换季全民感冒,我这车上就跟个病毒流动交流站似的。”“可不。”...

2019-09-03 07:30:43

我只想好好读书小说[朽木刁也]在线试读

意识到自己想到什么,秦欢连忙收回视线。医生也看着他。对上医生的眼神,秦欢的手猛地收紧,用力将萧默按在自己怀里,与此同时,医生也动了手。萧默很白,皮肤很好,从秦欢的角度看,甚至能够看见他脸上的绒毛,而且秦欢还发现,萧默的睫毛很长,眨眼睛的时候扑扇扑扇,像是小扇子一样,让人禁不住想去摸一摸。他看向医生。萧默的表情终于变了变,嘴唇直接发白了。医生松开了手,对萧默说:“接好了,等会儿帮你打石膏固定。我看你是打架了吧,年轻人要少点火气,以后别打了,要是多骨折几次,小心骨质疏松,那就很麻烦了。”...

2019-09-03 07:30:43

爱而不得那十年小说[微辣不是麻辣]在线试读

“你戒指呢?”邱示君忽然问,许庭深一惊,他下意识去摸左手,略带紧张地说:“我....不习惯戴....昨天洗澡的时候摘了。”许庭深似乎很怕邱示君再追问下去,他先岔开话题说:“示君,最近有歌要发吗?”许庭深又不是个时髦的人,他有点老派,手机里听来听去那几首老歌,他连明星都不认识几个。邱示君没回答,许庭深也觉得自己啰嗦,气氛诡异地冷场。邱示君闻言拿起了筷子,他夹了一块糖藕放到许庭深的碗里,他深深地看一眼,然后说:“是吗。”“有,有一首前两年填的词被莫琪收走了,就快发了。”“下个月可能得去青海一趟。”...

2019-09-03 07:30:43

离婚热搜小说[是笙]在线试读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果然——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好。”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2019-09-03 07:30:43

前男友背着我偷偷养崽小说[城非虞]在线试读

“他绰号阿猛,其实名字是孟新,你怎么喊他都行。”江恒说道。“嗯?”江恒看了一眼他面前的设备,“对,一般跟这里的差不多,稍次一点的就只能在酒店配置的电脑里打,不然平时都是选择这种。”“好。”言辞没有推拒,大方的坐在了电脑桌前。他跃跃欲试的打开了电脑的PUBG页面,手快的先输入了一行数字,突然发觉那是自己的大号,这样一弄岂不是要掉马?他想了想,换了一个账号登陆。任他再自恋的多想一层,可能就会以为他是专程来找自己的。只是言辞表面上不说,江恒也就不打算多为难他什么,平常人一样的带他去这里四处转转。“老于应该跟你说...

2019-09-03 07:30:43

没完小说[晚春寒]在线试读

陈诺言刚进屋子就把拐杖直直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江川季身上。陈诺言刻薄的话语还没有骂出来,自己先呆住了。江川季的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她没有去管江川季受伤没有,反而是扑着过来询问陈诺言的脚伤。陈诺言自知自己没错,但这种时候也免不了有些心虚。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等着他们给自己一个解释。江川季和林秋棠相识于大学,结婚于毕业,是同学眼中爱情的真正样子。但这都是外人看到的,陈诺言看到的只有江川季飞奔于各个地方签下的合同和产房外只有陪护和远亲等着的样子。陈诺言拄着拐杖横冲直撞的去闯大厅,没有得到抱抱的江观海一气之下...

2019-09-03 07:30:43

刀尖舔蜜小说[莫逢君]在线试读

安全带还没扣上,他俯身过去闻了闻,男人身上只有清浅的木质香,很干净的香气。“我喝的茶。”沈戾等他扣好安全带,发动引擎,“你家在哪儿?”他才回国不久,房子是家里给置办的,目前没别的住处。陆长亭是有些醉意的,不然也不会让沈戾送,他们的关系还没亲近到这种程度……他把车钥匙递给沈戾:“你喝的是什么?”等车停在自家别墅楼下,陆长亭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沈戾送他回家,自己要怎么回家?“你要不要在我家将就一晚?”...

2019-09-03 07:30:43